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流

11.1万浏览    1131参与
哎哎哎艾佛森

[花流/宫三]ABO 融合 番外(二)小孩子

其实没什么,以防万一还是倒图链接吧👇


 https://shimo.im/docs/hvYTYGcC9cdYgRT6/ 


其实没什么,以防万一还是倒图链接吧👇


 https://shimo.im/docs/hvYTYGcC9cdYgRT6/ 

十甫
2020樱木生日贺图:礼物(一...

2020樱木生日贺图:礼物(一)


狐狸……咳咳……明天,咳咳……別忘了哦……

2020樱木生日贺图:礼物(一)


狐狸……咳咳……明天,咳咳……別忘了哦……

九色shine

接着小魔王和小王子的设定~不会有比花流更适合幼驯染的啦~~~~~至于小恶魔的翅膀,因为不会画所以就设定成可以自动隐藏吧,至于角啊,小尾巴啊~全都隐藏吧【多随便的设定阿喂……】

小王子我就是想看我们小枫扎辫子呀~搜罗了一下网上的宫廷装,觉得这两个人走这个路线还是很帅气的咧(然而特么的也太不好画了……)

小恶魔的衣服是我瞎画的……扶额……

至于为毛不上色……上色毁所有说的就是我……

接着小魔王和小王子的设定~不会有比花流更适合幼驯染的啦~~~~~至于小恶魔的翅膀,因为不会画所以就设定成可以自动隐藏吧,至于角啊,小尾巴啊~全都隐藏吧【多随便的设定阿喂……】

小王子我就是想看我们小枫扎辫子呀~搜罗了一下网上的宫廷装,觉得这两个人走这个路线还是很帅气的咧(然而特么的也太不好画了……)

小恶魔的衣服是我瞎画的……扶额……

至于为毛不上色……上色毁所有说的就是我……

佛洛听

【花流】敌意 17

樱木:虽然我的恋爱还没有成功,但是我的脑补很丰富!

ao3

wp

wa

樱木:虽然我的恋爱还没有成功,但是我的脑补很丰富!

ao3

wp

wa

九色shine

喔吼~~~~亲儿子要过生日了!所以四月份我要宠大花~~~

魔王大人和人类小王子的幼驯染设定,八成我们魔王大人在还是恶魔小王子的时候就把人家的性别认错了(漂亮软萌长头发,小枫这其实还是怪你……),于是这又是惨烈的认错了性别的故事咩?

不过没有什么是魔法世界办不到的。你不就是想跟他生孩子么!这事儿妥了!!!

关于魔王大人的翅膀啊……我实在是画不好哈哈哈哈~~~~

喔吼~~~~亲儿子要过生日了!所以四月份我要宠大花~~~

魔王大人和人类小王子的幼驯染设定,八成我们魔王大人在还是恶魔小王子的时候就把人家的性别认错了(漂亮软萌长头发,小枫这其实还是怪你……),于是这又是惨烈的认错了性别的故事咩?

不过没有什么是魔法世界办不到的。你不就是想跟他生孩子么!这事儿妥了!!!

关于魔王大人的翅膀啊……我实在是画不好哈哈哈哈~~~~

佛洛听

【花流】敌意 16

一边写一边被可爱到,我儿子真的好可爱555 会撒娇的攻不好吗?

ao3

wp

wa

一边写一边被可爱到,我儿子真的好可爱555 会撒娇的攻不好吗?

ao3

wp

wa

雒楠

山茶文具店

我住在位于丘陵山麓的一座独幢小房子里,地址属于神奈川县镰仓市。虽说在镰仓,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带,离海边很远。(#)

我们家族源自江户时代、是有悠久历史的代笔人家,我是雨宫惠子,这一代的代笔人。

酷暑难耐,我打着遮阳伞出去寄信,觉得知了趴在我的伞上似的,怎么也摆脱不了。

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红头发的男生站在店门口,朝里张望,看起来像是一个运动员。

我出声询问,“你好,我是店主,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那人转过身来,说他要代笔写信。

我把他请进屋来,想着天气炎热,拿了两瓶冰好的橘子汽水。

上代(我的外婆)交代不要盯着顾客的脸看,她说来求代笔的人都会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我只好盯着他的...


我住在位于丘陵山麓的一座独幢小房子里,地址属于神奈川县镰仓市。虽说在镰仓,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带,离海边很远。(#)

我们家族源自江户时代、是有悠久历史的代笔人家,我是雨宫惠子,这一代的代笔人。

酷暑难耐,我打着遮阳伞出去寄信,觉得知了趴在我的伞上似的,怎么也摆脱不了。

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红头发的男生站在店门口,朝里张望,看起来像是一个运动员。

我出声询问,“你好,我是店主,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那人转过身来,说他要代笔写信。

我把他请进屋来,想着天气炎热,拿了两瓶冰好的橘子汽水。

上代(我的外婆)交代不要盯着顾客的脸看,她说来求代笔的人都会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我只好盯着他的手看,他的手有很多茧子,我想平时打球一定很努力吧。

“惠子小姐,我想写一封告别信。”

不得不说,对面的这个孩子很讨人喜欢,看他笑,我也觉得开心不少,我问他,“写给谁呢?”

“给臭狐狸,他是我篮球部的队友。”

果然是个运动员呢,我猜对了。

“臭狐狸?”

“嗯,信里可以叫他臭狐狸,死狐狸,烂狐狸,弱狐狸……这些都可以。”

关系真好呢,我想。“那他本名叫什么,收信人要写真名,樱木君。”

“流川枫。”

都说春赏樱花秋赏枫,倒是很有缘分的两个名字。

“你们为什么要告别呢?”

他喝了几口茶,好像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我只好等他,橘子汽水咕噜咕噜吐泡,像是我正在听的故事,慢慢浮出水面。

“他要去美国打球,暑假结束后就走,我现在还没有钱去,老爹,也就是我们教练说大学可以申请留学交换,我可以到时候再去,所以要先告别一段时间。”

他倒是把贫穷说得坦诚,一点不自卑,“那你想在信里写什么呢?”

“大概就是让他在美国等着本天才,不要老是想出风头,我肯定会打败他之类的,另外,告诉他不要妄想瞒着本天才偷偷走,我已经知道他要离开的消息了。”


我突然对他们两个的事很好奇,看着他们这样纯粹,我好像也年轻了不少。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他本来想偷偷离开,但是你在教练那里看到了他的申请表。”

“嗯,他是很讨厌的家伙吧,惠子小姐,只想着自己,都没有为我们篮球部考虑过,还有秋之国体和冬季选拔赛两场重要的比赛呢。”

“樱木君,我想他这样也是怕你伤心。”

“伤心?我开心还来不及呢,我作为篮球部的皇牌加队长,终于可以不用忍受这臭脾气的家伙了,非常开心。”

我脑中出现上代的声音,“高中生的话要反过来听,因为他们不擅长表达自己。”

我生了戏弄他的念头,“既然他这么讨厌,我帮你在信里骂他一通好不好?”

樱木君脱口而出,“不行。”

他的橘子汽水又下去了不少,看来说出真实的想法很不容易。

“他脑子很笨,整天除了打球就是睡觉,连骑车都能睡着,也没什么朋友,身体还弱,他那个样子到国外一定会吃亏的……”听着他断断续续的声音,我觉得他其实很担心流川。

“所以惠子小姐,希望你在信里也能把我这个天才队长的教诲表达出来,我作为队长,有义务对湘北队的球员负责,即使他出国了也不能丢队里的脸。”

说实在,我还没有写过这样的信,其实我很想问,他为什么不自己写。

兴许是察觉到我有些疑虑,樱木说,“惠子小姐,你怎么写都行,都会比我写的好,我平常跟流川,很少有正经对话的时候,每次都会以吵架结尾,我想,如果是写信的话,应该不会吵起来。”

看着他那么认真地推测,认为只有写信不会吵架,我开始好奇流川收到信的样子了,我想樱木身边一定有很多朋友,包括他要写信的这位,虽然言语上针对,但他应该还是很关心流川。


我留樱木吃了午饭,不得不说,运动员挺能吃的,樱木走后,我开始构思这封信。


我打算用玻璃笔写字,玻璃那般纯粹很适合形容他们的感情,另外,我挑选了红色的墨水,那是樱木的代表色。开头一般要仔细斟酌语体,但考虑到他们的关系,我就写下了“湘北篮球部的狐狸启:”。


我想樱木和流川应该都不是长篇大论的类型,还是简短点比较好。

正文如下:

湘北篮球部的狐狸:


我已经知道你要走了,你费心掩饰的演技真差,比你的球技还要差,说到球技,有机会再一对一,到时你绝对没自信可以胜过我。

Ps.我才是MVP。

Pss. 那个你的富丘学弟让我转告你,你打篮球不错,人品还行,其实没有那么讨厌。


             

                                                  红头白痴寄




傍晚乘凉,我才想到,我只是替樱木写了几行字而已,还都是他提过的句子,不过从他给我的报酬来看,确实是等价的交易。


——————————

开篇是引用《山茶文具店》的句子,我很喜欢这本小说,很温暖。

关于最后的信件,我不知道该怎么更好地表达,好像怎么说都表达不了樱木的心情,我就假装,一切都在one on one 里了。

写的时候,想象樱木坐在我对面,他就是这样一个口是心非的幼稚男生。

————————————

非常幼稚的代笔,但是大家要相信,这是字很漂亮的代笔人写的,这就够胜过樱木了。

雒楠

落汤狐狸和蛋糕

流川常常想起那个夜晚,关于那块蛋糕。


球场里寂静无比,只有他运球的声音,混着屋外的雨声,他能感受到自己异常的情绪,他不是故意独自留下练球的,只是那天是樱木生日,大家都去参加他的生日聚餐了。


他以为自己会很庆幸耳边没有樱木的声音,却意料之外地觉得烦躁极了。


“为什么白痴会有那么多朋友?”


流川想要回家,可是大雨依旧没有停,他被留在篮球部。


百无聊赖,还有点饿,流川拖完了地。


樱木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打着一把红色的雨伞,和他的头发一个颜色。

流川看着那把伞,心里想,“也许这把伞可以装下两个人。”


“喂,给你,本天才的生日蛋糕。”


流川才注意到那...


流川常常想起那个夜晚,关于那块蛋糕。


球场里寂静无比,只有他运球的声音,混着屋外的雨声,他能感受到自己异常的情绪,他不是故意独自留下练球的,只是那天是樱木生日,大家都去参加他的生日聚餐了。


他以为自己会很庆幸耳边没有樱木的声音,却意料之外地觉得烦躁极了。


“为什么白痴会有那么多朋友?”


流川想要回家,可是大雨依旧没有停,他被留在篮球部。


百无聊赖,还有点饿,流川拖完了地。


樱木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打着一把红色的雨伞,和他的头发一个颜色。

流川看着那把伞,心里想,“也许这把伞可以装下两个人。”


“喂,给你,本天才的生日蛋糕。”


流川才注意到那人手里还端着纸盘,白色的奶油上还点缀着几块猕猴桃,是他喜欢的食物。


他就一直看着,不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


“臭狐狸,快点过来吃掉。”


流川想不出那人善良的原因,先说了拒绝。


“快点,臭狐狸,不要害我输了比赛,没时间了啊。”


“那你输吧。”流川转身去了更衣室,语气里听不出色彩,但只要熟悉他的人会知道,他有些愉悦。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流川知道,那个人穿着踏过水的鞋走进了球场,“白痴,又要再拖一次地了。”


流川被堵在了更衣室里,那人毫不迟疑地把蛋糕塞到了流川嘴里,当然,连带着糊了他一脸奶油。


“这下是花狐狸了”,那人呼了一口气,应该是庆幸自己完成了任务,“怎么样,本天才的蛋糕好吃吧。”


“蛋糕确实还不错”,流川想,然而他不想对方过早地完成任务。

他现在双手被束缚,头发上也沾有奶油,显得有些狼狈。


看着面前靠近的脸,感受着对方的呼吸喷在脸上,又难受又不甘,他要想方法还击。


头往前蹭了蹭,流川利用这亲密的距离,把脸上的蛋糕蹭到对方脸上,甚至还擦到了对方的唇。



樱木明显被这一举动吓到了,他猛地往后退了两步,头还不小心撞到了柜子,说:“花狐狸,你竟敢偷袭本天才。”


“是你先偷袭我的。”


随后两人又争抢一个水龙头冲掉奶油,等到樱木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过了游戏的规定时间。


估计聚餐的大家也都散场了,流川心情大好。


雨还在下,甚至比刚才还大,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喂,别忘了打扫卫生,这里的水迹都是你踩的,我会举报。”


“可恶!还不是为了给你送蛋糕我才进来的,你直接过来吃不就好了。”


“……”

流川什么也没说,又继续练习投球了,虽然刚才只吃了一点蛋糕,但他觉得自己还能力气再练一会球。


直到身后的声音响起,“狐狸,你该不是没有伞回不去,所以才留在这打球的吧。”那人托着腮,像是在思考,“这样吧,本天才勉为其难送你回家,你帮我打扫卫生。”


流川瞪了眼前人一下,他其实有些窘迫,但自尊不允许他落下风头。


“不用。”说完流川就走了出去,他其实不想和雨水这样亲密接触的,“可恶,怎么就冲动走了出来。”


他听见断续传来的声音,“落汤狐狸,就你那身体,被雨淋了还能打球吗,不要到时候拖累本天才。”


当红色雨伞笼着流川时,他想他现在应该也是红色的,抬头望了望伞,“确实能撑下两个人啊。”

AxxtheG

🏀有版权搬运 SD短篇同人漫

🏀Dunk Beat

🏀流川枫*樱木花道

😸真的是不打不亲嘴(?)花道懊恼又迷惑,还有那么一点点心动

按照中间黑圆圈里的数字顺序阅读😸

尊重画手太太,请不要二改二传哦

🏀有版权搬运 SD短篇同人漫

🏀Dunk Beat

🏀流川枫*樱木花道

😸真的是不打不亲嘴(?)花道懊恼又迷惑,还有那么一点点心动

按照中间黑圆圈里的数字顺序阅读😸

尊重画手太太,请不要二改二传哦

安西玛丽

花流,流花,一样恩爱

镜子里才能看到黑头牙刷流川

花流,流花,一样恩爱

镜子里才能看到黑头牙刷流川

十甫
电脑绘:行动管制期间(二) 禁...

电脑绘:行动管制期间(二)


禁止运动!

不能做爱做的事,太苦恼,生活无聊,感情会散的喂!

电脑绘:行动管制期间(二)


禁止运动!

不能做爱做的事,太苦恼,生活无聊,感情会散的喂!

十甫
电脑绘:行动管制期间(一) 不...

电脑绘:行动管制期间(一)


不能外出,阿花、流川你们俩就乖乖在一屋檐下吧,別打架喎!

电脑绘:行动管制期间(一)


不能外出,阿花、流川你们俩就乖乖在一屋檐下吧,別打架喎!

佛洛听

【花流】敌意 14

樱木:想不到青春期的少男背地里会做出什么事吧!

ao3

wp

wa

找到可以打开ao3的地址了,上面的都可以打开。

樱木:想不到青春期的少男背地里会做出什么事吧!

ao3

wp

wa

找到可以打开ao3的地址了,上面的都可以打开。

安西玛丽

扇ゆずは的一幅花流插图,一直没找到彩色版(图二)的大图。

扇ゆずは的一幅花流插图,一直没找到彩色版(图二)的大图。

十甫
电脑绘:抗疫期间你要做的事 瞬...

电脑绘:抗疫期间你要做的事


瞬间由亲密変陌路……

善用科技维持联系。

电脑绘:抗疫期间你要做的事


瞬间由亲密変陌路……

善用科技维持联系。

肉松饼干怪

(流花/花流)不可言说 ②

   他来了他来了,ooc大师又来了,接上一篇,

链接在这里 不可言说  ① 这次可能能能也ooc了。ball ball you鼓励一下我吧👋🏻❤️
     流川枫是个不善表达的人,就连骂人也只会用白痴,笨蛋。所以今天他开展了一项除篮球和演戏之外的新技能——写日记。
    是有点土,思考一晚上的无聊产物居然是日记本。他真是高估自己作为成年人的高效率,单相思的路上果然还是要靠自己脑补吗……流川回头拢了一把白色的纱...

   他来了他来了,ooc大师又来了,接上一篇,

链接在这里 不可言说  ① 这次可能能能也ooc了。ball ball you鼓励一下我吧👋🏻❤️
     流川枫是个不善表达的人,就连骂人也只会用白痴,笨蛋。所以今天他开展了一项除篮球和演戏之外的新技能——写日记。
    是有点土,思考一晚上的无聊产物居然是日记本。他真是高估自己作为成年人的高效率,单相思的路上果然还是要靠自己脑补吗……流川回头拢了一把白色的纱质窗帘,嗜睡的人不知不觉熬了通宵。

     他揉了一把通红的眼睛,他拥抱黎明的曙光。

     他走到卧室的书架旁把上面垒起的篮球杂志和一些新闻报刊扒开,吸食被冷风混杂的尼古丁味道和樱木花道残留在他脑内的无限绻恋。他往里面掏了掏,一边还要把书一摞一摞地往下搬,一次又一次。就算是再怎么有激情,看着满屋子书也会扫兴。


      找不到一本空白笔记本。


     流川看了一旁的小山似的书,满腔怒火顿时堆积在已经容不下其他事物的心尖上,如履薄冰,岌岌可危。
     “…你有病吧!”他好像把手上的书当成千金秤砣,重重砸在地上。看什么都不顺眼的样子像来了脾气难以被哄好的,蛮不讲理的电视剧女主人。
      他甚至都不知道翻书柜这种普通行为触到他什么雷点了,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会冠冕堂皇地说出“她不和我玩”这种简单又真挚的理由……
      他不和我玩…他不和我玩!该死的樱木花道,又是他。
     烦死了,烦死了,为什么他说走就走,也不发短讯不打电话,等等他起床了吗,肯定又在呼呼大睡吧,他在和谁睡??!现在几点!是几点!
     流川讨厌自己社交能力几乎为零,在同龄人中很难有几个知心朋友,他需要,他迫切需要一个人的倾听,晴子也好,彩子,木慕……


  我喜欢樱木花道已经快要一年了,我想让他知道。
   
     他垂手低头看了那摞书。窗外的知了确实很吵,和流川澎湃的内心一样,但是,知了在地下厚积薄发,也许是三年也是十七年,它最终是可以展开双翼在夏天传递自己的生命的。

    那流川呢?他只不过是想渴望被爱渴望得到爱,可他什么努力也没有做,他甚至连可笑的空白日记本都找不到,更不要谈情说爱了…他一度怀疑自己真的有爱人的资格吗。


       “大白痴!”


       一声惊吼把窗外枝头上麻雀吓走,就连玻璃也想抖三抖。小山一样密密麻麻的书以为他会一脚或者一拳捶在它瘠薄的脸上。它觉得它已经做好了以“自我牺牲法”联合小伙伴们势必要掀起这栋楼里的腥风血雨。

     此时有风吹过。

     是炎热又潮湿的的属于夏天的风,流川目眩片刻,一年的隐秘感情侵入到刚才嘶哑的喉咙里,又被吐出换来一身疲惫。空调的制冷系统似乎出了一点问题,咔呲咔呲地不停发出冷嘲的声音,风铃,晴天娃娃,夏天的风,都没有变。他抬手捏一下眉头,用指甲狠狠碾压眉间仿佛想要在上面做个记号,提醒自己要时刻保持冷静。流川迷茫地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是有云飘过的。

    ……原来天空也不是十全十美,我讨厌飘忽不定的云。

    偶尔有乌鸦飞过,有电车的声音,有小孩哭闹戏耍的声音,有隔壁邻居破旧录音机里发出的早间新闻的声音。
      
  可是没有你的声音,可是都比不上你的声音。


  你来个电话好吗?求你。
       

哎哎哎艾佛森

[宫三/花流]ABO 融合(三十五)终章

就在三井被宫城突然的求婚搞得不知所措而呆在原地的时候,他被两只手猛的推了一把,向宫城的方向跌了个趔趄


回过头就是流川一成不变的狐狸脸和笑的阳光的樱木站在自己身后。两个人闲着的那只手都捧着一篮晒干的玫瑰花瓣,花瓣的正中央也如他所想夹着一封信


“小三别看了,良亲在等你的答复呢!”


“学长,标记自己的alpha可要跟一辈子哦。”


只要三步,他就能走到宫城面前,也只有这三步了,自己就要完完全全的属于这个曾经互相伤害过又爱他入骨的男人。这一天刻意回忆的那些片段此刻也像倾泻的流水一样涌进三井的大脑,不管是喜是悲,都确实是他们两人共同度...

就在三井被宫城突然的求婚搞得不知所措而呆在原地的时候,他被两只手猛的推了一把,向宫城的方向跌了个趔趄

 

回过头就是流川一成不变的狐狸脸和笑的阳光的樱木站在自己身后。两个人闲着的那只手都捧着一篮晒干的玫瑰花瓣,花瓣的正中央也如他所想夹着一封信

 

“小三别看了,良亲在等你的答复呢!”

 

“学长,标记自己的alpha可要跟一辈子哦。”

 

只要三步,他就能走到宫城面前,也只有这三步了,自己就要完完全全的属于这个曾经互相伤害过又爱他入骨的男人。这一天刻意回忆的那些片段此刻也像倾泻的流水一样涌进三井的大脑,不管是喜是悲,都确实是他们两人共同度过的经历,是他已过的人生里最精彩最难忘的部分

 

曾经只想着追求稳定生活的三井突然发现如果没有那些颠簸的经历,自己又怎会想着追求稳定呢,真正稳定下来的话,自己是否又会想念那些难忘的时刻呢?所以与其死咬着理想的生活不放还不如随心的看着眼前过日子,毕竟发生什么都是未知的,而他也知道自己的快乐才是宫城最想要的

 

宫城深爱三井,而三井又何尝不是呢?

 

海浪拍岸的声音掩过了那三步落在沙地上的脚印,但那向着自己而来的身影却从未有过的清晰,宫城像罹难的小孩,在三井伸出左手的那一瞬间得到了来之不易的糖果。他欣喜若狂的将那枚戒指套在了漂亮的中指上,紧紧的将自己的爱人拥进了怀里

 

三井看到了他不停颤动的瞳孔,被抱紧时也感受到了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就连樱木流川洒在他们身上的玫瑰花瓣也显得没那么夸张幼稚了

 

“幸亏你答应我了,不然这样的景色我可不想一个人看。”宫城放开了三井,蒙住他的眼睛转向大海的方向。在重见光明的那一刻夕阳的光辉笼在了三井的身上

 

北半球的冬季白日越来越短,夕阳的到来也更早了一步,黑蓝色的海面中央有了金黄的痕迹,但让三井震惊的不是这灿烂的余晖,而是萦绕在自己身边纷飞的初雪

 

“这也在你的计划之内吗?如果是真的话,你也太会玩浪漫了吧!”

 

“我发誓要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求婚。”

 

“说的漂亮,光我同意可不行,我都没见过你父母呢!”

 

“这不重要,反正我现在也跟家里没往来了。”

 

“你又耍小孩子脾气是不?你爸妈能怪你多久?你不是他们亲生的?我不管,我要所有的祝福,他们不同意我就不嫁!”

 

耐不住三井强行逼迫,宫城还是应下了带他见父母的要求,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样子让樱木无比羡慕,他也好想能名正言顺的向流川求婚,收到流川父母的祝福,可他现在只是一个穷大学生,不继续努力是无法像做到像宫城一样给自己爱的人制造一个美满的未来的

 

“大白痴,不要羡慕他们,他们有的我们也会有。”

 

“啊啊啊啊你这只小狐狸又读我的心!羡慕就羡慕了!我天才樱木以后一定会给你比他们还浪漫的求婚!小狐狸,好好等着吧!”

 

 

其实宫城父母确实早就没有怪自己儿子了,他们也经常看电视上转播的儿子的比赛,关注报纸上宫城的近况,但无法联系和家长的面子让他们没有先一步去寻找宫城

 

好不容易把儿子盼回来还没来得及数落他受伤的脸就被领回来的儿媳妇给勾走了魂

 

宫城的母亲喜欢三井到不行,务实的生活态度,帅气的外形以及良好的家教修养都给她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儿子是如何追到这么完美的媳妇儿的

 

这融洽的婆媳关系让宫城预知到了未来生活的艰辛,但无论如何,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景象也是正常人喜闻乐见的

 

 

“快点呀,怎么捧花还没送到,这不是早就该准备好了的吗?”

 

“我也不知道啊彩子姐,我再去催一下。”

 

“新人打扮好了吗?客人都要进场了,加快速度呀!”

 

大厅里井上彩子进进出出忙碌的身影让本就热闹的婚礼现场更加火热,宫城三井各自的好友都前来道贺帮忙,一时礼堂里喧闹不已

 

在化妆间等候的三井就像高三与翔阳队对战前一样坐立不安,结婚可是比比赛更重要的人生大事,没有彩排也不可能重来,他和宫城一起设计的婚礼虽然经过了深思熟虑,但典礼前的他也耐不住婚前恐惧症出了一身的汗

 

宫城车厂的那对夫妇朋友确实是非常好的服装设计师,他们为三井设计的礼服华丽却不失含蓄,立体的裁剪把他修长的腰身展现的淋漓尽致,一开始微感别扭的他最终也受不住多方的夸奖而爱上了这套礼服

 

 

终于全场安静了下来,经典的婚礼进行曲飘荡在大厅每一个人的耳中。三井跟着父亲一步一步的走在红毯上,不远处就是神父与自己合法的丈夫,很快他又走到了只有那三步的距离

 

父亲放下了自己的手,三井再一次看进了那慵懒的眼神里,这一次再没有停顿和犹豫,这三步也只有原本两秒的距离,紧紧相握的手拉近了彼此的心,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在那神圣的一刻都永远的融合在了一起

 

三井抛出的捧花落在了流川的手里,伴着朋友的欢声笑语传递了美好的祝福,也促成了不久的将来樱木和流川美丽的婚礼

 

 

 

end.

 

 

 

后记:既然是abo我就要贯彻到底,会有番外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