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滑

16469浏览    1281参与
仙女顾软软.GR

不负赤忱与热爱——羽生结弦.

冰上人如玉   公子世无双.

写这篇文的时候,我正是哭完的时候。对他开始有好感是从很久以前开始的。对他,对羽生结弦,是从羡慕变成了喜欢,再从喜欢变成了梦想。(文章可能比较长,谢谢耐心观看。)
我知道我也许上不了冰,但是一看到那无瑕的冰面,我心里就久久不能平静。那个少年是多么爱那片冰啊。他总是会爱怜地抚摸着那片冰。少年樱红色的薄唇勾勒出黝黑的流淌着温柔的双眸,是我一辈子的心之所向啊。

“不就是个日本人吗。”

我不止一次听到过这样的言论。

每次在母亲旁边看羽生的比赛时,我妈都会这样说。

我说,那是民族歧视,柚子是真的很好,他没有侵略中国,为什么要对他持有那么多...

冰上人如玉   公子世无双.

写这篇文的时候,我正是哭完的时候。对他开始有好感是从很久以前开始的。对他,对羽生结弦,是从羡慕变成了喜欢,再从喜欢变成了梦想。(文章可能比较长,谢谢耐心观看。)
我知道我也许上不了冰,但是一看到那无瑕的冰面,我心里就久久不能平静。那个少年是多么爱那片冰啊。他总是会爱怜地抚摸着那片冰。少年樱红色的薄唇勾勒出黝黑的流淌着温柔的双眸,是我一辈子的心之所向啊。

“不就是个日本人吗。”

我不止一次听到过这样的言论。

每次在母亲旁边看羽生的比赛时,我妈都会这样说。

我说,那是民族歧视,柚子是真的很好,他没有侵略中国,为什么要对他持有那么多偏见。

没错,日本和中国的战争是惨烈,是悲怆。但是这不是全部日本人,为什么要对一个当时他们还未出生时的,那么悲伤的一件事对他们进行歧视和偏见。

(图源堆糖,侵删)

在我写这里的时候,去了一下咨询台。热门内容下的热评就是一句“可惜是个日本人”那如果我来自外太空我是不是还得来句“可惜是个地球人”啊?到时候又是拼命地维护了。这是他的梦啊,为什么就因为一个国籍问题去粉碎他的梦想。他生在日本不是他能选择的啊。

历经世俗,砥砺前行

东京大地震,使他不得不到处跑冰演来练习,但也塑成了他坚强的样子。

索契冬奥会,他一举夺冠,引来万千冰迷。但有了期望,就越可能会失望。

后来,脚踝受伤,整个赛季就参加了一站比赛,不断地调整自己,希望给万千冰迷们一个完美的冰上世界。

平昌东奥会,他复出了。叙一和晴明,他的确完成了冰迷们的希望。并成功拿到了金饼饼,成为了近半个世纪以来第一个卫冕冬奥会冠军的人。

每次都比赛都遭到isu的针对,却每一次都在努力,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炙热而又真诚。

他经历的,实在太多了。

(图源堆糖,侵删)

或许这是从天上渡仙下来的天使,违反了上天的命令,所以让他一生坎坷。

我每次膜牛,一边羡慕这神仙颜值,一边心疼他每次比完赛大口喘气的疲惫模样。

谁又怜他一身病骨

他的辉煌,或许很多人都知道。

但是谁又知道他很小就有了哮喘。哮喘最忌讳的就是剧烈运动,但花滑很累,需要消耗运动员大量的体力。每次比完赛大口喘气的模样,让人替他高兴但是又心疼。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第二名的领奖台的时候,我湿了眼睛。
isu真的做回人吧,他是真的爱这片冰啊,他是拿命在拼啊。

他已经二十五岁了,不是刚刚二十。他似乎稚气未脱,但是他走过的,不是花路,是碎玻璃的路啊。鲜血淋漓,扎进了脚底,他痛了,但也变强了。

他背后有个小小的疤,这是我在偶然的一次知道的。

肯定很疼吧。

(图源微博,侵删)

“二十五岁的生日礼物想要什么?”

“赢。”

这两句话真的太扎我心了。
柚子完全是因为热爱这片冰所以还在这片被污染的净土上啊。可在这个四周跳跳得越多越好的时代,谁会在意你热不热爱啊。请尊重他的梦想啊。

柚子一直说没有达到我们的期望,但是我觉得,我们想要看到的是一个快乐而且轻松的羽生结弦。

你记住,你不弱,你很强。

花滑就像一张纸,即使没了以前的平滑,但也不负年少的一片赤忱和热爱。

此文谨记——羽生结弦。

世界上最好的羽生结弦。


sukkato.w

粉 到 深 处 自 然 黑

我是粉不是黑盒盒盒盒盒

没有丑化

柚子我还是爱你的


若有侵权请务必私聊。


粉 到 深 处 自 然 黑

我是粉不是黑盒盒盒盒盒

没有丑化

柚子我还是爱你的


若有侵权请务必私聊。




草头明
想知道花滑的小裙子都是哪里来的...

想知道花滑的小裙子都是哪里来的
真的好像啊
左上2019花滑大奖赛日本站女单科斯托纳雅  右上奇暖安魂镇灵曲
左下索契冬奥会扎吉托娃  右下奇暖红舞鞋
我的天🤫😁

想知道花滑的小裙子都是哪里来的
真的好像啊
左上2019花滑大奖赛日本站女单科斯托纳雅  右上奇暖安魂镇灵曲
左下索契冬奥会扎吉托娃  右下奇暖红舞鞋
我的天🤫😁

妖A

让ISU和JSF见鬼去吧(羽生结弦爽/甜同人)


001 第一章没有归处,才是起始(上)


位于17层的办公室采光绝佳,午后的暖阳以恰好四十五度的角度斜斜地洒在玻璃制大理石的瓷砖上,这是日本冰协理事长的办公室,大概有四十平方米,在宽大舒适又不失奢华的真皮座椅后是两扇顶天立地的书架,上面满满的摆放着一座座金黄璀璨的奖杯,最近刚刚获得的一座,正是心头好,摆在最耀眼的位置,是由日本政府颁发——推动日本冰上体育事业卓越贡献奖。

Elsa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垫着脚坐在写字台上,平日里炸毛的头发被梳成了一股小鱼尾辫,甩在脑后,因为睡眠不足,两道黑眼圈儿明晃晃挂在忽闪的大眼之下,起床气没消,此刻嘟着一张小口,拿着整块巨型的红豆吐司无神...


001 第一章没有归处,才是起始(上)

 

位于17层的办公室采光绝佳,午后的暖阳以恰好四十五度的角度斜斜地洒在玻璃制大理石的瓷砖上,这是日本冰协理事长的办公室,大概有四十平方米,在宽大舒适又不失奢华的真皮座椅后是两扇顶天立地的书架,上面满满的摆放着一座座金黄璀璨的奖杯,最近刚刚获得的一座,正是心头好,摆在最耀眼的位置,是由日本政府颁发——推动日本冰上体育事业卓越贡献奖。

Elsa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垫着脚坐在写字台上,平日里炸毛的头发被梳成了一股小鱼尾辫,甩在脑后,因为睡眠不足,两道黑眼圈儿明晃晃挂在忽闪的大眼之下,起床气没消,此刻嘟着一张小口,拿着整块巨型的红豆吐司无神的正往嘴里塞。

羽生今天穿的也是正装,出门前姐姐给他打了一条暗蓝色的领带,昨日的邻家少年,如果更多了几分色厉内荏的成熟,他静默的站着,对着写字台的方向,办公室里只能听到Elsa手里吐司面包塑料外包装的摩擦声。

“这老头他来不来?大早上叫我们过来,他自己倒好……指不定在哪个温柔乡里睡回笼觉呢!”Elsa把一大块吐司咽了下去,“连杯水都没有—”说完,故意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站在自己对面的羽生。

“外面的办公区有饮用水,你跟着指示牌就能找到。”羽生垂着眼睑,面色干净得几近苍白,最近的哮喘有复发的征兆,病情没发作前,受到折磨的先是无法上冰的心绪。

Elsa看他脸色,“你是不是不舒服—”结果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头发已经黑白参半,两腮无肉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羽生撤了一步,转过身,躬身向来人行礼问好,而Elsa从桌子上下来,撇撇嘴角,站在羽生的身后,故意也垂着头不说话。

中年男人没理会羽生的问候,径直走到写字台后的椅子上坐下,慢条斯理的翻翻今晨送来的报纸,不说话也不表态,过了约莫五分钟,才好像突然想起房间里还有两个喘气的大活人似的,语气傲慢,挑了单边的眉,微蹙眉心,冲着羽生冷言,“这位不请自来的小姐是哪位?”

羽生这才直起腰,给了Elsa一个眼色,示意她先出去,结果当然是得到了对方回过来的一个白眼,她不走,羽生是想到的,只能沉着声音回答朽木藤,“她是目前负责我工作和训练的经理人—Elsa。”

朽木藤连余光都没给Elsa一下,也不顾及她听到,直接脱口而出,“听说你最近病情又复发了,准备退役?”

几乎办公室里的空气在此刻凝窒一秒,滴答,滴答。

“没有很严重,不至于影响参赛,”少年抬起头,没有显现出一点儿多余的表情。

他很爱笑的,平日里,经常在冰场上,课余也好,热身也罢,和后来的小将们或闹作一团,或是哄他们开心,似乎春风拂面总相伴,他永远是不会皱眉烦恼的小小少年。

可,只有站在他的位置上,你才知,他是有两颗心啊,一颗给别人,温暖炙热到燃烧自己给世间光亮;一颗留给自己,把所有人的期望也好,咒骂也罢,都背在肩头,窝在心里,他不声张,从不,你问他,他会温柔的弯弯眼睛。

朽木藤听了他的话,笑了两声,“你也是我看着一步一步比赛到的今天,可是—这风景也不能在你这儿独好,也该是新人该露露头脚的时候了。”

羽生沉默,两天前家里接到电话,通知他来面见朽木藤的时候,他就知道,就料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倒没有很吃惊,从今年新的赛季开始,几乎所有裁判的恶意打低分,到刚刚他的那番话,他都了然于心的,树大招风,他不攀附,众人无利可拿,早晚会发生的情况。

他不反抗,亦不退缩,十余年铁马冰河,炼就不死之心。

每一步,他算得到,却不动摇,才是他的可怕可敬之处。

“选个时间—会给你个体面的——”朽木藤的声音带着腐蚀的刺激性,Elsa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羽生,他的背很直,很挺,而且,很挡人,所以。

她伸出一只手把羽生稍稍往边上推了一步,不耐烦的挠挠头发,让本来梳的整齐的头发垂下来一绺,然后上前两步,双手撑在写字台上,俯身,勾出一个笑,“你好呀!”

朽木藤被女孩突然上前的动作激了一下,下意识的后背靠坐在椅子上,恢复镇定,眼神带着鄙夷,闷声,“出去。”

Elsa不以为意,又探着身子往前了一些,她个子不大,很小只,此时像是一只雀跃的鸟儿,站在枝头,他怕她摔倒,本是有意要去扶她的,后来转念一想,她应该不会有摔倒的概念。

“哦,出去?你上次好像也是这么和我打招呼的,”Elsa骨碌碌的转着眼眸,“朽木藤,你怎么一把年纪说话不算数呢?”

此话一出,羽生只看到对方坐着的身形一颤,瞬间抬起头打量了一眼身旁的Elsa,然后慌张的,几乎是准备手脚并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然而他太害怕了,不停地抖,让他根本无力起身。

“别怕呀—”Elsa绕过写字台,走到朽木藤的身侧,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冰冷噬骨的凉意瞬间透过衣服直达他的心肺,“既然这么害怕,你为什么还不听我的话呢?”

“我错了,我错了—”朽木藤抖着声音,连连认错,这么大年纪的人几乎带着哭腔,羽生不解的看向Elsa。

后者则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说过嘛,我真的是jsf的克星,”然后再次坐到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朽木藤,“给你个解释的机会—”

“好,好!不是我故意的,是他,是他不配合!”

朽木藤一边说一边慌张的指向羽生。

Elsa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摸摸下巴,打量起羽生来,作出一副陷入深思的模样,“—为什么不配合?”

朽木藤苦着一张脸,“是他不同意,和我没关系。”

Elsa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又嫌他聒噪的很,摇摇指尖便是一道薄冰封住了他的口。

“喂!”

羽生无辜的看着Elsa。

“你为什么不配合?”她是真的想不明白。

“—配合什么?”

Elsa摆出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懒洋洋的开口,“当然是把他女儿嫁给你喽!”

沉默。

羽生:“原来一个月前,他说让我和朽木樱玥在一起,是你的主意?”

Elsa得意洋洋:“当然当然,这可是我左思右想出来的,一个长治久安的妙计。你想啊,他女儿是滑女单的,而且又暗恋你多年,他这个人呢,坏的很,却是女儿奴,你和他女儿在一起,可不是干儿子!妥妥的亲儿子!”

羽生咬咬唇,竟然觉得自己一时间无言以对。

“你怎么不说话啦?”Elsa瞅着羽生的脸色比刚刚被朽木老家伙训话的时候还要沉上几分,不明所以,自己可是为了他好呀。

“你考虑考虑?其实你别看这老家伙不好看!他女儿漂亮的很—我都是有见过的—”Elsa越说声音越小,我明明做的是好事,有什么可心虚的。

“—”羽生扭头就推门出了办公室,Elsa知道,他生气了。

他会对朽木藤生气,但那不是真的;他会对自己生气,才是真的。

Elsa挠挠头,纤指一动,把朽木藤用冰封在座椅上,和自己面面相觑,开口,“你说说他为什么不配合?说对了,今儿就放了你—不对的话,咱们就继续上次的游戏,这次,恰好,17层。”

朽木藤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月前,自己被眼前这个小姑娘用冰封挂在酒店9层的外壁之上,足足半个小时,现在眼前只觉得一阵晕眩,如果今天是17层,那还不如直接要了他的命呢。

对了,他有遗言,以后,千万不要让孩子看《冰雪奇缘》,这哪里是童话故事,分明是恐怖片好不好。

Elsa把掌心摊开,一只冰蓝色的权杖就凌空出现,璀璨的光通体闪耀,然后熟稔的握紧一扫,办公室内,所有的奖杯全部腾空而起,然后随着权杖朝着落地窗的玻璃用力一挥,所有的荣誉都破窗而出,化作金粉,飘零飞扬。

上一秒还嬉皮玩笑的女孩变得一脸冷漠:“他这种,在你们的世界里,是不是很傻?”

朽木腾在看到金粉飞扬的那一刻后,已经一副失了智的模样,他也不知道那句话是不是问他的,此刻房间内只有他和Elsa。

“我只是按照你们习惯的思维去办事,哪里错了吗?”Elsa灵巧的五指敲打着权杖,“让你活着,就要长记性,嗯?”

朽木藤点头似筛糠,目送着Elsa送已经破碎的窗口飞了出去,喃喃自语,“为什么—”

 

暖暖的风里,Elsa的发丝飞扬而起,乘着阳光沐浴清新,她飞得那么高,看着这栋楼下,一个已经被无尽缩小的身影,独立行走于道路旁,手里还拿着一瓶她爱喝的果汁。

 

为什么会突然醒来?

为冰雪?还是为你?

还是,你就是冰雪本身—

Elsa一个转身,飞到了这栋楼的顶层,坐在天台上,把鞋子脱掉,翘起足尖,今晚我该去哪呢?

 


PS

这篇真的是胡扯的啊~写的不好看/不喜勿进!自我不满意~


墨生花想过百粉吖

表演滑看完我蒸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图说明一切(可能大家都已经看过表演滑了?)
这个节奏真的是敲在心上的那种,后摇滚步神仙♥♥
面对神仙我词穷了……
最令我激动的是,几乎每次我想什么,羽生.超宠粉.结弦就来什么啊
星降之夜的贝尔曼和这次的晴明,全中啊啊啊!!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被正主翻牌的错觉~(好的我在做梦)
总之这是一份特别的圣诞礼物呢

表演滑看完我蒸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图说明一切(可能大家都已经看过表演滑了?)
这个节奏真的是敲在心上的那种,后摇滚步神仙♥♥
面对神仙我词穷了……
最令我激动的是,几乎每次我想什么,羽生.超宠粉.结弦就来什么啊
星降之夜的贝尔曼和这次的晴明,全中啊啊啊!!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被正主翻牌的错觉~(好的我在做梦)
总之这是一份特别的圣诞礼物呢

芈潇

2019日锦:旅行期间云追全日

旅行期间云追全日观赛杂谈

#太累了,这次没有图

#提羽生宇野花织梨花公园新叶太少就是个无tag杂谈


键盘上的一个键(acd)坏了所以说话有些费劲

原先看完短节目觉得花织同学状态终于回来了非常开心见到她的久违的笑容,可惜她延续了SP和FS定有一抽的惯性,FS那个分数我都没忍心看……我还是喜欢那个笑得眼睛都没了的小花:D

梨花看样子也是连轴转折腾个够呛,状态也not perfect,远远没有当时加拿大硬刚莎皇的那种“精气神”。赛事太多真的会让人疲劳。但是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世锦赛加油,四大洲加油,亚洲独苗。

霓虹女单可能是现在唯一可以和大鹅争锋的了。任何一个运动里一个国家独领...

旅行期间云追全日观赛杂谈

#太累了,这次没有图

#提羽生宇野花织梨花公园新叶太少就是个无tag杂谈


键盘上的一个键(acd)坏了所以说话有些费劲

原先看完短节目觉得花织同学状态终于回来了非常开心见到她的久违的笑容,可惜她延续了SP和FS定有一抽的惯性,FS那个分数我都没忍心看……我还是喜欢那个笑得眼睛都没了的小花:D

梨花看样子也是连轴转折腾个够呛,状态也not perfect,远远没有当时加拿大硬刚莎皇的那种“精气神”。赛事太多真的会让人疲劳。但是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世锦赛加油,四大洲加油,亚洲独苗。

霓虹女单可能是现在唯一可以和大鹅争锋的了。任何一个运动里一个国家独领风骚都难免让人犯嘀咕,中国的乒乓球也一样。我还是希望亚洲女单可以杀出血路。更何况梨花是个多可爱的姑娘——恭喜全日冠军。意料之内的冠军。

(说到这个意料之内,双人荒漠只有一对选手参赛,他们的冠军就更加意料之内了……

公园姐姐还是老样子靠P行走天下,说是姐姐、老运动员,其实年龄也和我没什么差距,21岁,大学生,人家是著名运动员,我是著名咸鱼。勤能补拙大概是公园姐姐的代名词,但是在大鹅天才井喷的如今,她也只是在为自己的梦想坚持行走。

新叶致敬洗牙一如既往的喜欢。新叶很结实,很有力量,完全没有莎莎和千金那种纤细柔弱的感觉(莎皇的四周可一点都没有显得柔弱!!)。也恭喜新叶拿到了世锦赛的门票。

霓虹女子天团可以出道了。虽然怎么说都可能输给大鹅天团,但是只要你们曾经奋斗过,没有遗憾,就够了。我永远都会在下面鼓掌的。我猜世锦赛的时候我已经开学half a month了。

提到男单我只看了两个人。平昌冬奥会金牌得主和银牌得主。

银牌得主算是实现了他赢金牌得主的愿望吗?

说实话,看SP的时候,我欣喜于宇野的回归(同时希望天总也能稳定起来你看看人家的4F你再看看你的四辣子),也再次惊艳于秋日。牛总很好地总结了GPF决赛的经验,为了给自己容错性,放弃了后段连跳10%的加分,在开场就完成了4T连跳,稳如老狗,让人安心。110的巨分也让我看到了他的王者归来。

——说真的,GPF的97和那个零分的4T太让我伤心了。

我是真没想到这次牛总的FS这么让我伤心。

宇野的FS就先放一放,恭喜一下全日冠军(是卫冕冠军吗我cannot figure out this clearly)。羽生的FS……又让我有点难受。

心里一抽一抽的,但没到决赛那种让我哭出来的程度。符号、黄灯吃得我难过但又cannot speak。

他也not the one who will find excuses for himself,就算时差和连轴转压得他喘气困难,就算五四让他跪地折腰,他还是会说“是我太弱了”。

哪里是你太弱了,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啊大神。你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了,我not like你身负重担的样子。我还是喜欢快乐划水。

2019世锦赛,羽生再战陈三。陈三not当年的陈三,秋日和origin还是当年的两套节目。大奖赛的剧情是否会重演呢?

千万no,因为我的眼泪着实欠缺得很。

诚挚希望我可以在家里的大屏电视上收看四大洲。

霓虹天团新征程加油。


p.s.我真的not mean to call it霓虹,我是真的键盘坏了cannot type that letter,所以说话奇怪的地方就是因为键盘坏了只能替换同义词……同时诚挚希望我早日修好电脑继续码字。


墨生花想过百粉吖

没赶上看表演滑的我一直不知道这场是什么,结果进了b站就哭了……
真的是晴明!天啊!是我心心念念的许愿的,实现了,可能还有别的原因夹杂其中,反正我真的秒哭了,昨天都没有这个感觉强烈。

图片b站来的,因为太激动了我就不找原出处了见谅

没赶上看表演滑的我一直不知道这场是什么,结果进了b站就哭了……
真的是晴明!天啊!是我心心念念的许愿的,实现了,可能还有别的原因夹杂其中,反正我真的秒哭了,昨天都没有这个感觉强烈。


图片b站来的,因为太激动了我就不找原出处了见谅

妖A

让ISU和JSF见鬼去吧(羽生结弦爽/甜同人)



镜头里的少年还没平复呼吸,面色微微泛着绯红,清朗的眉目像是丹青点染,不落纤尘,他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没带着半点儿的恶意与肮脏,就这么一个人,或行走或停留在这,黑色的人世间。

“羽生选手近来辛苦了,对于本次大赛摘银有什么想法呢?是否是因为赛程太紧张了?”女记者把早已准备好的腹稿一股儿脑全倒出来,瞥了一眼少年暗紫色考斯滕边缘隐约露出的一段哮喘检测器,嘴角不经意的轻蔑一撇,感叹眼前这个少年不知天高地厚,一个人要挑战整个日本冰协的利益和权威。

少年听完提问,神色似乎凝固了一下,但仍挂起笑容,弯着眼角,“没有别的原因——”

可是话还没说完,突然的,从他身后闪过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纤细身影...



镜头里的少年还没平复呼吸,面色微微泛着绯红,清朗的眉目像是丹青点染,不落纤尘,他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没带着半点儿的恶意与肮脏,就这么一个人,或行走或停留在这,黑色的人世间。

“羽生选手近来辛苦了,对于本次大赛摘银有什么想法呢?是否是因为赛程太紧张了?”女记者把早已准备好的腹稿一股儿脑全倒出来,瞥了一眼少年暗紫色考斯滕边缘隐约露出的一段哮喘检测器,嘴角不经意的轻蔑一撇,感叹眼前这个少年不知天高地厚,一个人要挑战整个日本冰协的利益和权威。

少年听完提问,神色似乎凝固了一下,但仍挂起笑容,弯着眼角,“没有别的原因——”

可是话还没说完,突然的,从他身后闪过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纤细身影,挟带着一丝冰冷而过,直接单手轻盈的按了一下对面摄影机的开关键,屏幕瞬间黑了下去。

女记者张口就要叫嚣,这可是她整场活动的影像纪实。

“您好,在您开口前,容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那个纤细的身影边说边转过身,先对着羽生轻轻点点头,又转过来,吊起眉眼,扫了一遍在场的新闻媒体,用不大不小的声音笑了,然后淡淡开口,“我是由ANA公司特聘来的,专门负责羽生选手的,职业经理人,Elsa容,以后和在座的各位免不了要有工作上的接触,在这里给大家问个好,今后请多多关照。”说罢,面对各种好奇又揣测的目光,直接转身,扶着羽生的手臂就离开了采访区。

“你是谁?”

“刚刚没听到吗?”Elsa直接上手去碰他胸口上的检测器。

“我不记得和我说过有指派经理人。”羽生抓住她已经伸过来的手,对视。

“那就当刚刚是通知你,”Elsa甩开对方的手,仍要去拿检测器,“我呢,你可能也不清楚,毕竟一直为人低调,说了你可能也没听过,简而言之,我就是ISU和JSF的克星。”

羽生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瞪着一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看着自己。

“我不需要。”

Elsa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你是不在乎,嗯,但你想过你退役之后,其他的选手也会遭受这种不公吗?他们未必有你的坚定—或许很多有天赋的,拼尽全力的孩子就这么被埋没了——”

她的话说完,就看到,羽生的目光开始动容。

“你凭什么说自己可以对付那些人?”他的确不怕自己行走于黑夜,但是他也无比希冀今后冰场能够真正的无暇。

“这个嘛?”Elsa取下他的哮喘检测器,看看数值,四下扫了一眼通道里并没有人,然后打了一个响指。

只见,刹那,她的指尖瞬间迸出一道湛蓝的光,在她的五指之间灵活跳跃,只待她伸出一根食指轻轻朝着自己一点,那道蓝光就朝着羽生而去,飞逝到他的肩头,手臂,眼前,最后是掌心,凝成了一颗心形的寒冰。

少年难以置信的看着掌心的冰晶,抬头,Elsa与他对视,“这下信了吗?”

“你到底是谁?”

“冰雪奇缘看过吗?”

羽生没有回答,但是脑海里浮现出来动画片的阿伦黛尔王国的长公主,那个拥有魔法的女孩。

Elsa笑笑,“别想太多,你就当做我是阿伦黛尔王国的第七百三十二代女王好了,如果你信的话。”

羽生垂下眼睑,要相信,一个心智正常的人,很难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你的哮喘没有复发—”Elsa将检测器放到西装口袋里,“走吧,去吃饭。”

“?”

“魔法又不能当饭吃。”

“Elsa—”少年第一次叫她。

“走吧,收拾好心情,我们好去打败—ISU和ISF的那些混蛋!”

 



—Elsa:"我的名字是致敬我的祖先,我是千千万万年后唯一继承魔法的后代。"

—羽生:“你为什么而来?”

—Elsa:"不光是你,于我而言,冰雪也是至高无上,不容玷污的。"



PS:

这篇真的是胡搞!!不喜千万别骂我!我怕!哈哈!我是想出口恶气才写的····

长篇/不混饭圈/勿扰/不上升真人/

妖A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根据明代郎瑛《七修类稿》引《清暇录》关于此诗的记载,此诗是黄巢落第后所作。

黄巢在起义之前,曾到京城长安参加科举考试,但没有被录取。科场的失利以及整个社会的黑暗和吏治的腐败,使他对李唐王朝益发不满。考试不第后,他豪情倍增,借咏菊花来抒写自己的抱负,写下了这首《不第后赋菊》。

——2019.12.22 我花开后百花杀 

ps:我曾在自己的文中写到,顾安怀是个从不落泪,从不自戕,从不妄自菲薄的人,希望你也如是,你不弱,从不。

这诗的戾气太重,不要沾。只愿,我们不曾被这世界改变,如果可以足够强大,  ...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根据明代郎瑛《七修类稿》引《清暇录》关于此诗的记载,此诗是黄巢落第后所作。

黄巢在起义之前,曾到京城长安参加科举考试,但没有被录取。科场的失利以及整个社会的黑暗和吏治的腐败,使他对李唐王朝益发不满。考试不第后,他豪情倍增,借咏菊花来抒写自己的抱负,写下了这首《不第后赋菊》。

——2019.12.22 我花开后百花杀 

ps:我曾在自己的文中写到,顾安怀是个从不落泪,从不自戕,从不妄自菲薄的人,希望你也如是,你不弱,从不。

这诗的戾气太重,不要沾。只愿,我们不曾被这世界改变,如果可以足够强大,  那就在阳光下,保护他。所以大家要好好学习,努力工作,当我们可以不再无力改变的时候,请施予援手,即使对方不再是羽生。


妖A
倘若你的眼睛真是这样冷, 在你...

倘若你的眼睛真是这样冷, 在你的鉴照下,有个人的心会结成冰。

——《西山的月》 沈从文

ps:图文无关。

倘若你的眼睛真是这样冷, 在你的鉴照下,有个人的心会结成冰。

——《西山的月》 沈从文

ps:图文无关。
妖A

没有肝完的半成品,画完出原图。

没有肝完的半成品,画完出原图。

妖A

出图预告/今晚肝不下去了🌟

ps:全日祈祷模式,我牛威武。

出图预告/今晚肝不下去了🌟

ps:全日祈祷模式,我牛威武。

lylycia

请回答ysjx— 新一章You can't say

WTT的Gala结束后,因为采访等例行公事,羽生要跟日本队大部队一起行动,所以不能如期和仙台五人组一起吃东西庆祝,但五个人还是抽空见了一面,



“结弦你现在滑巴散更加游刃有余了呢!” 风呼称赞他,


“抱歉啊,不能和你们一起吃晚饭了。”羽生表示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你有事要忙啊,我们到时候视频就行了,对吧,小星。” 美奈子推了推小星问,


“对啊,别在意啦!还有,羽生,表演滑的节目,好好看啊!还有最后的新跳跃,完全帅气!” (好感度up百分之20~)


“谢谢你。”被夸的羽生脸上和心里同时开心着,


“小星,大家,好久不见啊!”是菜子的声音,


“你是村...

WTT的Gala结束后,因为采访等例行公事,羽生要跟日本队大部队一起行动,所以不能如期和仙台五人组一起吃东西庆祝,但五个人还是抽空见了一面,




“结弦你现在滑巴散更加游刃有余了呢!” 风呼称赞他,


“抱歉啊,不能和你们一起吃晚饭了。”羽生表示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你有事要忙啊,我们到时候视频就行了,对吧,小星。” 美奈子推了推小星问,


“对啊,别在意啦!还有,羽生,表演滑的节目,好好看啊!还有最后的新跳跃,完全帅气!” (好感度up百分之20~)


“谢谢你。”被夸的羽生脸上和心里同时开心着,


“小星,大家,好久不见啊!”是菜子的声音,


“你是村上佳菜子选手?”看gala时,小星大概记住了日本队几个人的名字,所以看到菜子的脸,她大概能认出她来。


“对啊,我是菜子啊,小星你是在开玩笑装不认识我吗?” 菜子对小星的反应感到疑惑,


”那个,其实我..." 


“你什么你啦,以后再慢慢跟菜子说吧。你们快点回去吃饭吧!”羽生温柔地摸了摸小星的头说道,


“菜子,你是来叫我去集合的吧,我们走吧,各位,我先走啦,你们连带我的份多吃一点哦!”羽生打着圆场,不想让小星尴尬.




“诶?好,那我们走吧。” 菜子对羽生的反应感到更加不解了,自己其实是想来找羽生一起吃饭的,怎么换了个方向发展了?但既然结弦君说要集合,那就去集合吧。




“阿里嘎多,羽生。” 就在羽生他们要离开的时候,小星笑着对羽生道谢,谢谢你以这样的方式让我避开尴尬的场景。


“巴嘎。” 羽生对小星笑了一下,他可不想一直听到小星对自己道谢,这都是他心甘情愿为她做的。


 但是菜子听到了小星对羽生称呼的变化,以前,不都是叫结弦君yuzu的吗?这两个人不是在交往吗?但现在看她们的相处模式,一点都不像情侣,反而比以前多了些客气礼貌的感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自己又有机会了吗?菜子决定亲自向羽生提出自己的疑惑.....




在忙完了所有事后,羽生被一边的菜子叫住,




“结弦君,我发现你和小星之间,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菜子一针见血地说,




”诶?”听到菜子这样说的羽生很诧异,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但我还是能看出来,结弦君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在乎小星呢,小星也很关注结弦君你。”


“是吗?” 听到菜子提到小星,羽生温柔地笑了下, 




“所以,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结弦君你还是..很喜欢小星吗?”




“是啊.."羽生笑得很满足地回答她,




“我知道了。加油啊结弦君!不管你们现在遇到了什么阻碍,但,一定会好起来的。” 菜子故作元气地说着,但羽生并没有发现她眼角流过的一丝失落,自己果然,还是在自作多情啊,但真的,忘不掉结弦君,即使已经决定不再想着这个人了,但看到他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地关注他,现在只能希望,他和小星之间存在的阻碍,永远都不要消失了...... 自己也很讨厌自己有这样自私的想法,但是,就是没办法忘记他啊......




日本队一行解散后,羽生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件很想做的事情。




此时已经很晚了,但羽生还是默默地来到小星她们住的民宿门口,他的手上拿着一枝红玫瑰。地址是之前都市发给他的,五个人这次还是没能聚在一起吃饭。但就在刚才再次向菜子表明自己对小星心意的羽生,此刻非常的想见到小星,他很想发信息叫她下来,自己只是想见到她,看她一眼,就很满足了。




她一定睡着了吧,此刻的羽生心里千万个想叫她出来,但房间暗着的灯告诉他,她已经休息了。




羽生笔直地站在铁门门口,深情地看着二楼的窗,温柔又害羞地笑了,自己竟然在大晚上拿着一枝花在傻站着,电视剧里的情节,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之后的羽生坐在路边的台阶上,就这样默默地坐了一晚上,直到凌晨,天快亮的时候,他认真地把玫瑰夹在大门旁的缝隙,又看了一眼二楼的窗,然后就离开了,他要坐中午的飞机回加拿大。下次再见了,小星,还有大家。




这段的BGM:《You can't say》--齐豫




就在羽生离开后没多久,小星就开门出来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怎么睡着。看到大门处的玫瑰后,她上前取下,看了几眼,




“哪个傻瓜,连自己女朋友家住哪里都不知道。”她吐槽着,但眼睛笑成了小月亮,她很喜欢大早上看鲜花,




“难怪我总是想出来,原来是你在叫我哦!“  她笑着拿着花回去了。




羽生2014到2015的赛季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休赛季和新赛季会发生什么故事呢,失忆的小星还会和羽生重新在一起吗?小星会恢复记忆吗?还会有什么新人物出现帮助或者阻挠他们吗?


新的篇章见!








本章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