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爷

2153浏览    18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31 09:50
域说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解语花,是现在九门解家的当家。我们两个互为外家,算得上是远房的亲戚。小时候拜年的时候我记得我们几个小鬼经常在一起玩儿,不过吴邪你不那么合群,性格又内向,又是从外地来的,所以可能并不熟络,所以记不得我了。”
                     
           ...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解语花,是现在九门解家的当家。我们两个互为外家,算得上是远房的亲戚。小时候拜年的时候我记得我们几个小鬼经常在一起玩儿,不过吴邪你不那么合群,性格又内向,又是从外地来的,所以可能并不熟络,所以记不得我了。”
                     
                       ——《盗墓笔记》

齐晨子

欧美版本的#盗墓笔记,#GGAD 向 #瓶邪

欧美版本的#盗墓笔记,#GGAD 向 #瓶邪

悦之无因

今天这两集,看的我挺难过的……
我记得小说里写过,王盟和花爷关系不错 但他们与吴邪的感情好像截然不同。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王盟是真的对吴邪好,在吴邪还不认识那些朋友的时候,他就跟着吴邪了,他负责给在外冒险的吴邪送钱洗衣服,他比吴邪还清楚自己的行程还要熟悉吴家,他把吴邪当做神人,他不太喜欢吴邪外面认识的朋友,认为那些人除了疯子就是怪人,没一个正常的。可即便是这样,为了吴邪,他还是愿意做一个局内人……
我也一直都知道,吴邪对王盟不一般,他可以把现金银行卡和所有私人物品托付给王盟,但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推开他,不让他入局……
这和吴邪但花爷的感情完全不一样……
从小竹马竹马,还差点订了娃娃亲,他们...

今天这两集,看的我挺难过的……
我记得小说里写过,王盟和花爷关系不错 但他们与吴邪的感情好像截然不同。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王盟是真的对吴邪好,在吴邪还不认识那些朋友的时候,他就跟着吴邪了,他负责给在外冒险的吴邪送钱洗衣服,他比吴邪还清楚自己的行程还要熟悉吴家,他把吴邪当做神人,他不太喜欢吴邪外面认识的朋友,认为那些人除了疯子就是怪人,没一个正常的。可即便是这样,为了吴邪,他还是愿意做一个局内人……
我也一直都知道,吴邪对王盟不一般,他可以把现金银行卡和所有私人物品托付给王盟,但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推开他,不让他入局……
这和吴邪但花爷的感情完全不一样……
从小竹马竹马,还差点订了娃娃亲,他们两个的感情,不仅仅是“九门中人”那么简单,他们是局内人,是惺惺相惜的知己好友,所以花爷支持吴邪,帮助他……
王盟的想法大概就是“吴邪这些年,吃的苦够多了,他该回家,做他天真无邪的小三爷。”
花爷是想法大概是“这是他选择的路,再苦再累,我也要陪他走完。”
王盟与花爷,他们对吴邪的心,二者本无不同……

喂鱼

小受们是怎么叫——床的

1、花爷:“啊…爽…嗯啊…混蛋啊…你给…啊…爷…轻…轻点……”

“你他…娘的…啊……这姿势…嗯…太深…啊啊啊…”

2、雀雀:“会…会长…嗯…好快…啊啊…”

“啊…啊…好喜欢…嗯…”

3、吴邪:小哥…啊…不行了…太嗯…嗯啊…啊…太..久了……唔…太多…嗯嗯嗯…

1、花爷:“啊…爽…嗯啊…混蛋啊…你给…啊…爷…轻…轻点……”

“你他…娘的…啊……这姿势…嗯…太深…啊啊啊…”

2、雀雀:“会…会长…嗯…好快…啊啊…”

“啊…啊…好喜欢…嗯…”

3、吴邪:小哥…啊…不行了…太嗯…嗯啊…啊…太..久了……唔…太多…嗯嗯嗯…

要要要福

Neuer und Höwedes- Zwei Freunde in der Wüste (ZDF)


小新和阿花11年接受的一档采访,充满分手后再见面的ex气场,对视柔出水…… 看完瞬间站了新花西皮【泪 



大概翻译:



采访一开始相互介绍彼此,新总先说”这是阿花,出生在Haltern am See,现在是沙尔克04的队长“,然后阿花介绍新总:”这是小新,来自Gelsenkirchen,是世界上最好的门将【笑“ 然后新总转头边看阿花边笑边说”你看他自己都笑了“,阿花还是忍不住笑,说没有没有


然后记者问2012...

Neuer und Höwedes- Zwei Freunde in der Wüste (ZDF)


小新和阿花11年接受的一档采访,充满分手后再见面的ex气场,对视柔出水…… 看完瞬间站了新花西皮【泪 




大概翻译:


 


采访一开始相互介绍彼此,新总先说”这是阿花,出生在Haltern am See,现在是沙尔克04的队长“,然后阿花介绍新总:”这是小新,来自Gelsenkirchen,是世界上最好的门将【笑“ 然后新总转头边看阿花边笑边说”你看他自己都笑了“,阿花还是忍不住笑,说没有没有


然后记者问2012就要来了(?)对彼此有什么祝愿吗(足球方面的),新总祝阿花带着他的球队取得好成绩,阿花先说希望俩人在国家队能一起夺冠,然后又祝小新在拜仁一切顺利,想拿几分就拿几分,希望自己球队能和对方有竞争力,新总转头望着阿花说你们已经做到了啊


记者又问两人现在还联系吗?相互打电话发短信会不会尴尬,被新总断然否认了w 新总表示还是照常联系,如果最近没有国家队比赛相互见不到,两人就会打打电话发个短信,一切照旧,没有什么改变的。


然后是一个有关巴伐利亚的问题:记者问阿花,有没有觉得新总哪里变得巴伐利亚了。阿花笑着指了指新总身上拜仁的红球衣,然后仔细端详了一下新总,说其他就不知道了。新总说自己除了有个巴伐利亚女盆友其他都没巴伐利亚化,是因为俩人太久没见所以阿花才把女盆友这条忘了,阿花望着天花板笑着说是啊,我忘了【哎呦


对了阿花还提了下说巴伐利亚扑克Schafkopf新总原来就会打,不是去了拜仁现学的


记者问阿花:”都说慕尼黑的生活水平最高,是这样咩?“阿花耸耸肩说他也不知道,他从没在慕尼黑待过两天以上,每次都是去比赛【新总都不带人家去家里看看嘛


然后记者问新总去了慕尼黑还会想Gelsenkirchen吗,新总说会啊会想这里的老朋友老同事什么的,但是即使这样仍然不后悔转会


然后记者问阿花说对比下曾经的新队,他这个队长是更严厉呢还是更宽松呢,阿花觉得自己不是特严厉的那型


记者说现在你们俩队都在多哈,训练场又挨着,会去看对方训练吗?俩人都否认了,说只专注自家训练,而且两边几乎同时训练,训练完了还要吃饭啥的,没机会去看对方。


记者再问想德甲夺冠吗?(新总立马扭头看阿花) 阿花回答得挺官方的,说今年竞争激烈啊,四五只球队在排行榜上混战呢,估计得季末才能决出胜负。新总就霸气多了,说当然想夺冠啊,不过也希望沙尔克能拿到第二【阿花快揍他       (。・`ω´・)


然后记者问了新总一个特欠揍的问题:“即使没有您沙尔克也能夺冠吗,在Benedikt的带领下?”(此时原本笑着的阿花突然不笑了)新总立马严肃地把破矿夸了一遍说当然没问题啦他们很厉害哒blahblahblah,而且他们跟BVB一样积分了,我希望他们能超过BVB (。・`ω´・)


记者继续欠揍,问阿花:“您俩既然是好盆友,那拜仁赢了您会开心吗?”阿花笑了笑说为了小新我开心啊,然后记者又回问新总,新总说沙尔克赢我一直都开心的,记者又问那他们夺冠也开心吗?新总回答:“这种情况对我来说有些复杂……”


接着记者问阿花觉得这赛季小新能拿几个头衔,阿花先说破仁实力很强的,说不定能一下拿三个呢,他们也有能力争欧冠冠军(转头看小新,小新不好意思笑了一下),至于DFB杯,我们作为卫冕冠军已经不幸出局了(苦笑)所以我更希望Manu能赢了。至于德甲现在大家还混战呢,不过拜仁今年绝对有机会赢好几个大的【谢谢你啊阿花,愿景很美好,现实很残酷QvQ


然后记者问私下对对方有什么祝愿呢,新总先说希望阿花健健康康,身边人都好,希望身边一切都能这么保持下去,因为他认识阿花不少朋友,熟人和亲戚(这三个名词各说了一遍,说完俩人还对视笑了),然后阿花也祝新总健健康康,说足球运动员最希望的就是这个了,然后说也希望新总身边一切都好无变故,因为他也认识新总身边不少人


最后一个问题记者让两人吐槽对方不擅长啥,阿花吐槽说新总最怕输了,平时训练要是被进球了绝对会炸,进球那人会被新总用球打w 小新傲娇说一句怎么不行嘛,阿花马上安抚说可以啊~ 新总夸阿花场上全能什么位置都能打,不过守门可能不行。然后记者问新总阿花是不是Schafkopf也打得很好,新总吐槽说阿花唯一会打的估计只有Mau-Mau了【虽然不知道是啥但是名字好可爱啊QvQ




这俩人萌虐萌虐的不要太带感(*/ω\*)

要要要福

花爷真汉子

微博上看到的,花爷今天在脸书上写了一段话。
原句非常慷慨激昂,翻毁了orz

迄今为止,我曾32次身披国家队战袍,曾32次在唱国歌时肌肤战栗。
“统一,法制和自由”(注:德国国歌歌词)是民主的意义,唯有同心协力才能捍卫它。
眼下这动荡的局势正需要大家团结一致。
今天,我将作为一位民主的追随者,前往汉诺威。
因为当大家并肩站立时,我希望自己也在场。
为那些受害者,为法兰西,为民主,为人性。

#我们团结一心#(原tag为法语)

花爷真汉子

微博上看到的,花爷今天在脸书上写了一段话。
原句非常慷慨激昂,翻毁了orz


迄今为止,我曾32次身披国家队战袍,曾32次在唱国歌时肌肤战栗。
“统一,法制和自由”(注:德国国歌歌词)是民主的意义,唯有同心协力才能捍卫它。
眼下这动荡的局势正需要大家团结一致。
今天,我将作为一位民主的追随者,前往汉诺威。
因为当大家并肩站立时,我希望自己也在场。
为那些受害者,为法兰西,为民主,为人性。

#我们团结一心#(原tag为法语)


花爷真汉子

清席

凭谁问花解语?

大家新年快乐哟

凭谁问花解语?













大家新年快乐哟

WawyFine

那天突然看到在微博上说你生病了的事,今天终于打开INS看到的依旧是坚强乐观的你。

记得有一次看到檀木有说花队长私下其实是很温柔的暖男,他的笑容是全世界最美好的风景,做他的女朋友一定会是特别幸福的妹子。

花暖男的事说也说不完,各种慈善不说,前几天还特意去球员通道去送过生日的小球童自己的球衣,他总是这样默默 默默地不求回报地做着,在球场上的他更是如此,即使是世界杯前的公共发布会上都没有记者愿意去采访他。

他总不是最瞩目的,可在爱他的人眼里,他一定是最好的那个。

感性的花,连参加个访谈 也总是被主持人说几句就泪光闪闪的男人,我是多么心疼。

场上你会吼,会怒,你是队长,你会在对手背后偷偷指挥地队友往哪儿传球,怎...

那天突然看到在微博上说你生病了的事,今天终于打开INS看到的依旧是坚强乐观的你。

记得有一次看到檀木有说花队长私下其实是很温柔的暖男,他的笑容是全世界最美好的风景,做他的女朋友一定会是特别幸福的妹子。

花暖男的事说也说不完,各种慈善不说,前几天还特意去球员通道去送过生日的小球童自己的球衣,他总是这样默默 默默地不求回报地做着,在球场上的他更是如此,即使是世界杯前的公共发布会上都没有记者愿意去采访他。

他总不是最瞩目的,可在爱他的人眼里,他一定是最好的那个。

感性的花,连参加个访谈 也总是被主持人说几句就泪光闪闪的男人,我是多么心疼。

场上你会吼,会怒,你是队长,你会在对手背后偷偷指挥地队友往哪儿传球,怎么去做。


可你还是终究内心柔软的人,不管场上的你多么强硬。


Lisa病了,两个人请一定都要坚强。



一直守候在她身边的你又要上战场 扛起肩上的责任了。


无论如何,Benni和Lisa,请一定要幸福,相信都会好起来的。
今年夏天Lisa一定会是那个穿上最美的婚纱朝你走来的人。

西粒仔

男神x你[盗墓笔记]

×突发的灵感
×文风……没有文风这种东西
×有ooc
×这次只有胖子和花爷的,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的……看灵感吧
×大纲一样的随便
×其实有很多很甜的细节,不过要细细品
×小心心和评论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_(┐「ε:)_
×废话到此结束_(:3」∠❀)_

  相遇【没有时间线】
  
  【胖子】
  
  你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你只知道你在病床上醒来时,你就看到了他。
  胖胖的体型,一脸的焦虑,看到你醒来后脸上的表情瞬间被喜悦和激动代替。
  “医……”他张张嘴,到嘴边的话没说完又咽了回去。
  “嘿嘿,趁医生还没...

×突发的灵感
×文风……没有文风这种东西
×有ooc
×这次只有胖子和花爷的,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的……看灵感吧
×大纲一样的随便
×其实有很多很甜的细节,不过要细细品
×小心心和评论是我更文的最大动力!_(┐「ε:)_
×废话到此结束_(:3」∠❀)_

  相遇【没有时间线】
  
  【胖子】
  
  你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你只知道你在病床上醒来时,你就看到了他。
  胖胖的体型,一脸的焦虑,看到你醒来后脸上的表情瞬间被喜悦和激动代替。
  “医……”他张张嘴,到嘴边的话没说完又咽了回去。
  “嘿嘿,趁医生还没过来,再睡会儿好不好?”他笑着对你说。
  圆圆的脸,莫名的顺眼好看。
  你点点头,然后无意识的盯着他看。
  他刚才要说什么?他是谁?他为什么在这儿?我认识他么?
  你知道你从小身体不好,经常进医院,虽然热爱美食但总有许多忌口,你做过几次大手术了,你记得每次都是你自己来医院,住完院再自己离开。
  家人呢?朋友呢?除了医院还有其他的生活么?
  你的头有些疼,你想不起来什么了,你不想去思考了。
  “很疼么?赶紧睡会儿,一会儿胖爷我给你买猪蹄。”胖子一脸紧张的看着你。
  确实是位“胖爷”。你这样想,然后笑了起来。
  胖子仿佛松了一口气,也跟着笑了。
  你闭上眼,不再去想,沉沉入睡,隐隐约约听到耳边有人在说什么。
  说的是什么呢?你不去想,只觉得有些扰人,但却令人安心。
  后来胖子带你出院,开始你还很沉默,只盲目的跟着他。你有些担心,但你心里很知道胖子不会害你,那你在担心什么呢?
  后来你渐渐变得话多起来,胖子带你去很多地方,吃很多美食,玩许多你以前没见过的东西。
  看到你惊喜愉快的样子,胖子也会跟着露出喜悦的笑。
  但他从不问你什么。
  你问过他,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你确信你们之前认识。
  胖子说,他陪一个有严重肺病的人来医院看医生,刚好你和那个人是同一个病房。那时你还在昏迷中,胖子听说了你的情况,很同情你,于是就一直陪着你啦。
  你知道胖子在说谎,你们绝对不是在医院相遇的。但你没有揭穿,没关系,这样就很好。
  “过去不重要。”胖子说。
  你点点头,你觉得也是,但你只是有些担心,担心什么呢?
  哦,对了,你还没问胖子,那个有严重肺病的人死了没,在哪儿呢?
  突然好想见他。
  见谁呢?
  
  
  
  “过去一点都不重要。是的,还好你忘了,如果想起来的话,一定很难过吧。”胖子看着你满脸明媚的笑,决定这一辈子,都不要让你记起从前了。
  
  
  
  你曾跟着那个爱抽烟的光头满世界跑。
  你曾连夜在医院里照顾那个光头。
  你曾笑着对光头说被拉下水也没关系。
  你曾决定每天为那个光头做早餐。
  你曾很严肃的提醒光头别抽烟。
  你曾多少次为了那个人杀人豁命。
  你曾在医院里为他泣不成声。
  “吴邪!你睁眼看看我啊,你睁眼好不好,我再也不缠着你了,对不起,对不起……”
  你哭昏过去,一睡半年。

  那半年的梦里,你的人生重新来过,与之前一般无二,只不过,经历一段,便忘却一段罢了。
  走一路落一路的回忆。罢了,不捡了,不想捡了。
  终于,你的过去成了真正无法触及的“过去”。
  吴邪死了,事情结束了,忘的忘,逃的逃,怨的怨,回的回,大家都散了。
  而胖子还等着你。
  他一直在等着你。
  他知道你身体不好,他给你做营养美味的早饭。
  他知道你喜欢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每次倒卖东西都给你留意。
  他知道你不喜欢医院,他身边总有给你备的药。
  他知道你害怕下斗,每次他都给你讲段子让你不那么害怕。
  他知道喜欢吴邪,所以他不曾表白过自己的心意。
  
  
  那天夜里,吴邪躺在病床上,再也动不了。
  小哥还未归,黑瞎子解雨臣正在抢救中。
  你在医院外哭的撕心裂肺,你不敢在医院里哭,你害怕打扰到他们。
  胖子就站在你身后,为吴邪,为小哥,为潘子,为黑瞎子,为解雨臣,为伙计们,为你,无声的泪流满面。
  他是有多心疼。
  
  
  
  
  【解雨臣】
  第一次相遇,是在戏园子。
  你被朋友拉着去听花爷的戏。
  戏曲这种东西,你不甚热爱,也不排斥,偶尔听听也是可以的。
  但是,你不得不承认,你被台上的那个人迷住了。
  随着虞姬最后一个翩然转身后倒在台上,台下观众的心也随之落下。
  惊艳。你的目光紧随着台上的那人,直到一曲结束,你还未回神。
  从此,花爷又多了一位执着的小迷妹。
  他是解家当家解雨臣,戏园霸主解语花,你呢?你什么也不是,你只能默默仰慕他。

  第二次相遇,是在斗里。
  感谢小三爷,把你带到这里。
  你是个完完全全的菜鸟,什么都不懂,偏偏这个斗又十分凶险。
  于是没一会儿,你便伤痕累累了。他没有看你一眼,也是,不值得。
  机关被触发,这次不是小三爷的锅,是你的。
  墓道有变,你们一行人被隔开。
  还好你一直执着的跟在花爷身后,所以你们没被分开,而现在也只有你们两个在一块儿了。
  没办法,花爷只好带着你一路向前。
  确实是个凶斗,一路上你不知受了多少伤,为了和吴邪交差,花爷只好护着你别让你死了,弄得自己也十分狼狈。
  可能墓外边又过去了一个白天,你俩终于筋疲力尽。
  停下休息,还好食物和水都还充足。
  你是第一次下斗,所以十分谨慎,除却必要的武器和食物,你还带了很多医药用品。
  吴邪还嘲笑你,说在斗里生死往往是瞬间的事,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去上药等伤口愈合?带点绷带和止血的东西就可以了。
  你在自己的包里翻翻找找,找出了一堆绷带和药瓶。
  你十分艰难的给自己能上药的地方上完了药,花爷并无援助之意。
  因为此时花爷自己也自身难保了。现在的他哪还有台上的风光?一身狼狈还不足形容处境的凄惨。
  你看着花爷,咬咬牙,忍着痛凑了过去。
  “花爷,我给你上药。”
  他抬了抬眼,看了看你,没说话,只点点头,又合上眼,不知睡了还是昏了。
  大概两个小时后,你满头汗水,因为害怕一不小心将花爷的伤口弄得更严重了,所以你十分小心,精神高度集中,再加上你也身受重伤,所以给花爷上完药后,你还没松口气,眼一闭就跟死了似的。

  待你睁开眼时,入目是一片白,你无意识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脑袋和眼神一样空。
  医院?
  空气中的苏打水唤醒了你的神经。
  我是怎么出来的?花爷呢?他有没有事?小三爷他们怎么样了?
  大脑里涌现出许多问题,没有一个答案。
  后来医生给你做了检查,医生说,那几个重伤的人早已醒来走了,只有你一连昏迷了好几天,不过他们已经帮你把药费都付了,你可以在医院安心养病。
  你不知道该做什么,该回哪儿去,刚好你也不那么反感医院,所以你就在医院住了两个月。
  每天无所事事。

  第三次遇见,不是偶然。
  夜里,你的公寓里闯进了个人。
  明明门窗都锁的很好,你不知道花爷是怎么进来的,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到的,只知道早上睁开眼,床上多了个人。
  花爷?!
  你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在做梦。
  后来发现不是。
  你不知道他为何来找你,你问他,他说躲仇家。
  你问他怎么知道你家,他说很好查。
  “为什么到这儿来,吴邪那儿不是更安全么?”
  花爷看了你一眼:“你不显眼,不会被调查到。”
  是啊,你只是听过一次花爷的戏,和花爷下过一次斗而已,花爷身边这样的人多了去了,自己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未来的一段日子里,花爷一直窝在你的公寓里。
  你每天买菜,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玩游戏,看书。他每天也不出去,只是在不大的空间里练功,稍微吊下嗓子,化妆,睡觉,有时会给你帮一些忙。
  日子不咸不淡,你一直恍惚着,梦一样的过了两个月。
  
  
  那天,他说明天就可以离开了,问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他会答谢你的。
  “嘿嘿,哪天能再听花爷的一出戏就很满足了。”你呲着牙笑着说,心里难过。
  
  
  第二天,一早花爷就没了身影,不知是不是在夜里离开的。
  这天是你19岁生日,看着空荡荡的公寓,之前还觉得窄小的很,不能让花爷好好练功,现在却似乎有些大得过分了。
  生日还是要过的。
  你打开手机,已经有朋友邀请了你出去。
  你不是没有朋友,而是那些朋友很铁,不用经常见面联系也没关系的那种。
  你本就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你和朋友不常聚。
  你回复说“好”。
  你那些单纯可爱的朋友们惊喜万分。
        过生日?其实你只是不想待在公寓里吧。
  结果那天,凌晨一两点你才回到公寓,喝得烂醉。
  本来你的朋友是不想让你回来的,都准备好玩到天亮了,结果你坚持要回去,酒劲儿上来了还又哭又闹的,没办法,只好让一个没喝醉的女孩儿打车把你送回来了。
  你难受,很难受,你不知道你在难受什么。
  不,你知道。
  结束了,你早有预感。
  能听他一出戏,陪他下次斗,给他做过饭洗过衣服,你已经很满足了。
  你从未奢求更多,你害怕失望。
  当花爷说要离开时,你就有预感,不会再见了。
  故事都是在最完美时结束,不是吗?
  落幕后的童话故事,不,这里没有童话。
  
  
  你醉得不省人事。
  你记得自己在床上大哭,抱着个什么东西,枕头?被子?不重要。
  醒来,你头疼欲裂,身子也疼得要命。
  恍神了一阵,你什么都想起来了。
  什么枕头被子,那是花爷啊!
  昨夜里,花爷在家等你,你看到他坐在沙发上,脚边许多烟蒂。
  花爷不是不抽烟吗?花爷不是很爱干净吗?烟灰缸就在茶几上啊。
  你当时这样想。
  然后,你的朋友离开,花爷抱着你说了什么。
  语气如何,表情如何,你都不记得。
  后来……后来……
  不知为何就发展到了床上,似乎是很自然的酒后乱性。
  不,不自然,一点都不。
  花爷也喝酒了吗?
  头疼得无法思考。
  花爷人呢?
  屋里一点他的痕迹都没有。
  你抱紧自己,哭,只能哭。
  哭完这一场,我就忘了这一切。你这样想。
  明天依旧是花爷的小迷妹,我只听戏,不下斗,换个大点的公寓,再也不碰酒。你这样想。
  可他总是扰乱你的一切。
  
  
  你看着眼前的他,大脑停止了思考。
  明明昨天上完了自己就跑了的,今天怎么……
  花爷一身完美的白色西装,笑容温柔,容颜精致,光芒万丈。
  而你,一身白色的婚纱,很配。
  “晚上真是个带走你的好时候。”你看着花爷单膝跪下,觉得自己也应该跪下,“别让别人带走了。嫁给我吧。”
  你突然泪流满面,拼命点头。
  “别哭了。妆都花了。”花爷起身,温柔的将你揽进怀里。
  管他呢,反正婚礼还早呢,一会儿再补妆也可以吧。
  真是个不浪漫的故事。你想。

  
  
  不,其实你也知道,是个很暧昧的故事吧。
  

穆鵺鸩
上次发车居然没人看(ノ=Д=)...

上次发车居然没人看(ノ=Д=)ノ┻━┻(这次再没人看就不发了-小声哔哔)

上次发车居然没人看(ノ=Д=)ノ┻━┻(这次再没人看就不发了-小声哔哔)

新.(开学,死了)

团宠小鸭梨4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


今天草稿丢了两次😭😭

————————————————————


吴山居内


王胖子:天真,小哥呢?


吴邪:在房间呢。


王胖子:带我去找他啊!


吴邪:等会儿吧,等会儿小花他们要来,等他们来了,我去叫小哥。


王胖子:也行吧。


三分钟后


解雨臣:小邪哥哥,小哥回来了,他怎么回来的?


吴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王胖子:行了,去叫小哥吧!


吴邪:哦对,那你们就先等着,我去叫小哥。


张起灵门外


“叩叩叩”


吴邪:小哥,胖子他们来了,我们去客厅吧!


张起灵:嗯。


张起灵说着就抱...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


今天草稿丢了两次😭😭

————————————————————


吴山居内


王胖子:天真,小哥呢?


吴邪:在房间呢。


王胖子:带我去找他啊!


吴邪:等会儿吧,等会儿小花他们要来,等他们来了,我去叫小哥。


王胖子:也行吧。


三分钟后


解雨臣:小邪哥哥,小哥回来了,他怎么回来的?


吴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王胖子:行了,去叫小哥吧!


吴邪:哦对,那你们就先等着,我去叫小哥。


张起灵门外


“叩叩叩”


吴邪:小哥,胖子他们来了,我们去客厅吧!


张起灵:嗯。


张起灵说着就抱起了黎簇,出了房门,黎簇也没反抗,乖乖的待在张起灵怀里


而吴邪看着张起灵抱着黎簇出来,微微抿了抿唇,不知是在吃谁的醋。


客厅


“哟!小哥”


“小哥”


“哑巴”


“族长”


张起灵:嗯。


黎簇:哥哥,他们是谁啊?


黎簇虽然知道他们是谁,但不能暴露啊!只好装得天真单纯什么都不懂的看着他们。


王胖子:哟!小哥,这是谁的小崽子啊?莫非……


吴邪:胖子,瞎想什么呢,他叫黎簇,就是他带小哥回来的。


众人心里疑惑,这漂亮精致的小家伙怎么带张起灵回来的?

————————————————————

有点少,是的没错,我就是在敷衍。

别介意,习惯就好,我的日常敷衍。


吴邪有点动心了哦!

忽然有点心疼胖爷。


忽然好想写小鸭梨因为漂亮精致惹人喜欢,被花爷签到自己公司,童星出道。。。



肝物语 -齐年哒哒哒哒哒哒

四十五的时候大花家的玻尿酸堆满整个仓库

解雨臣四十五岁生日的时候,举办过一场相当大型的酒会。地址,排场,关系群和参加人员都是精良并且有品味的。

我也算是特邀嘉宾之一,一开始想着一套欧度在这种地方就足够了,但是到了现场,整个空气都蔓延着上流档次的味道还是多少给我了些打击,九牧王在这里都显得掉价。

那天解雨臣登场的时候,没有粉红色。亚光黑的休闲西装里面配合着暗紫色的衬衫让这个不显老的男人又多了份深沉。

身体本质的老化速度悄无声息的比大脑察觉要来的更快,那天收礼快结束的时候,我发现了他不太明显的眼角纹和快显出来的法令纹,这个人是相当爱护皮肤的,何况是面部皮肤松弛对他来说这应该是个不小的打击。

毕竟他也老了。

我决定为我的朋友做点...

解雨臣四十五岁生日的时候,举办过一场相当大型的酒会。地址,排场,关系群和参加人员都是精良并且有品味的。

我也算是特邀嘉宾之一,一开始想着一套欧度在这种地方就足够了,但是到了现场,整个空气都蔓延着上流档次的味道还是多少给我了些打击,九牧王在这里都显得掉价。

那天解雨臣登场的时候,没有粉红色。亚光黑的休闲西装里面配合着暗紫色的衬衫让这个不显老的男人又多了份深沉。

身体本质的老化速度悄无声息的比大脑察觉要来的更快,那天收礼快结束的时候,我发现了他不太明显的眼角纹和快显出来的法令纹,这个人是相当爱护皮肤的,何况是面部皮肤松弛对他来说这应该是个不小的打击。

毕竟他也老了。

我决定为我的朋友做点什么,不过化妆品这种东西我知道的微乎其微,毕竟我到现在还是个只用大宝SOD密的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吧,最终我还是捞了两盒玻尿酸上门前去送礼。解雨臣后来拆开包装也没说什么,他抱了我一下表示感谢然后带我进去他的储藏室。

我开始怀疑我是从他这里进的货。

杳兮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有参考照片。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有参考照片。
苏杭.

如何骗吴山四美上床(三)

吴山四美之一——解雨臣(一)


首先跟大家解释一下剧情,因为我目前只看了《盗墓笔记》,我在努力接着看哈哈哈哈,大家也知道盗墓笔记里对于小花描写不多,所以可能对解雨臣的描写和原著上有冲突,我尽量还原原著,最近一直在看花儿爷的同人文和他的一些视频,就是为了找到写他的这种感觉,如果写的不太像的话,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ooc警告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私设你是二月红的关门弟子,是解雨臣的师妹,你们已经确定关系,有种情感不必言明


吴邪带上三叔面具之后,花儿爷,潘子帮吴邪清理手下的人,在那个适合流血的晚上...


吴山四美之一——解雨臣(一)



首先跟大家解释一下剧情,因为我目前只看了《盗墓笔记》,我在努力接着看哈哈哈哈,大家也知道盗墓笔记里对于小花描写不多,所以可能对解雨臣的描写和原著上有冲突,我尽量还原原著,最近一直在看花儿爷的同人文和他的一些视频,就是为了找到写他的这种感觉,如果写的不太像的话,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ooc警告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私设你是二月红的关门弟子,是解雨臣的师妹,你们已经确定关系,有种情感不必言明



吴邪带上三叔面具之后,花儿爷,潘子帮吴邪清理手下的人,在那个适合流血的晚上


















“今晚上很关键”小花道,“我们刚刚的成果,今天晚上必须有人变现,潘子今天必须到场,确定几个盘口在咱们这边,王八邱和老六必须除掉”



“什么意思?”吴邪问



“事不过夜 ,这是三叔的规矩,王八邱肯定也清楚,他也不会束手待毙”小花又看了看天说“今晚要下雨,流血的天气”



吴邪诧异道“这么可怕的事,怎么让你说的一点压力也没有”



我站在门后,安静的听着,听到这,我心里不自主的抽痛了一下



他怎么会有压力,这句话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听过了,第一次杀人,他也不过十几岁,解家当家,怎么会那么好坐……



想到这些,我感觉鼻子有些酸酸的,这些年里,我虽然一直在他身边,但被他保护的极好,从未经历过那些他所经历的事,自然也不会知道他的无奈,八岁开始撑天下,我多想让他是一个普通人……



小花顿了顿笑着说:“刚才那句话,是我爷爷说,我妈转述给我的,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才17岁”



他叹了口气,又接着说“压力这种东西,说着说着,就没了……”



我在门外安静的听着,说是偷听,也不算,可他从来不让我接触这些,我也不是不懂,他是在保护我,我真的很心疼他,他总笑着承受一切



“吴邪哥,你来了!”我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之前听小花说过,现在的三叔就是吴邪,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扯起嘴角,朝他走过去



他显然震惊了一下,可能也在奇怪我怎么一下就认出他来了,“阿邢?你怎么在这?你怎么认出我的?”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我以后可是要做这解家夫人了…”


我说的有些心虚,抬头看向小花,他还是在笑,但是看到我眼圈红红的眉头一皱,却很快恢复了那副笑容



“小花?你和阿邢?”吴邪眨眨眼问道



小花没有说话,掏出手机,坐在一旁开始摆弄着



我悄悄拉着吴邪说道“在外人面前,我们不能太过亲密,解家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看,他怕连累到我,虽然他行事谨慎,可百密总有一疏……”



吴邪点点头,说这小花也是真的对我很上心啊,又继续问我怎么认出他来的


我笑着说那肯定是啊,等到以后稳固好解家和霍家,我们就可以结婚了,再说你这身高要是和三叔比还差点,阿臣早就告诉我了等等一系列的话



小花在一旁发着信息,应该是在布置今晚的计划,他在那里打了几个电话,又发了几条短信后,这才走过来



“外面凉,去屋里,我和吴邪出去吃点东西”小花笑着对我说



我知道计划要开始了



“阿臣,我…等你回来”我不知道这次的行动危不危险,我只能告诉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在等他



他脚步一顿,最终头也没回的走了



我也知道,他从小的生活环境使他必须做到了无牵挂,他不能有朋友,这样就不会为了行动失败丢下同伙而悔恨难过,他必须绝情,他必须活着



我不想做他的累赘,可我更不想他再也回不来,我能做的,就是告诉他,我在等他



“小邢,开门”门外传来小花的声音,我赶紧披上衣服,直奔楼下,给他开门,打开门,看见小花架着吴邪站在外面,吴邪满身酒气,还在不停的嘟囔什么,别说,带着三叔的面具,不得不说还有些……好笑



我瞬间就明白他要干什么了,这次任务,他打算保护吴邪,不让他参与,我连忙让他进来,他把吴邪放在床上安顿好,我看着小花,他正在发信息,低着头眉头稍微有些皱起



“这次危险吗?”我坐在他身边,他关上手机,锁上屏幕,转过头来看着我,他还是笑着,仿佛没有一点压力,“放心吧,王八邱还不足为患,主要是看看有几个盘口在我们这边”他伸手抚了抚我的脸,“再说…你还欠我个孩子呢”他略带几分戏谑的笑容让我微微安心



“我不给你生孩子,要生自己生”我嗔怪道,他抬头看了看表,已经快12点了,外面刮起了风,看着是要下雨了



“到时间了”他对我说



“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我对他说



他这一次回头朝着我笑,不同于往日的逢迎,而是那种幸福的笑



“放心吧,我知道你在等我……”他朝外面走去,声音飘渺却还是被我听到了,我想,他应该很少听到这样的话吧,毕竟他能够完全信任的人不多 ,之前是师傅,霍奶奶,现在是多了秀秀和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对于王八邱我也早有耳闻,知道他不是个善类,但对于潘子和阿臣的身手,我还是很放心,可这王八邱终是亡命之徒,保不齐会做出什么想不到的事,我开始有些发慌



连忙拨打了我安排在阿臣身边的眼线,他接了电话,也知道我要问什么


“嫂子,花爷不让我进去…”


我忽然明白了,以解雨臣的谨慎怎么可能没有发现他是我的眼线,他早就料到了我会询问,特意不告诉我


电话那头还在说:“喂?嫂子,嫂子”


“啊?”我答到



“嫂子,花爷没事,放心吧,你听……”说着他似乎把手机拿进了一些距离,我可以稍微听见那里杂乱的声响



“花爷,怎么样,没伤着吧?”这是潘子在说话



“没事,潘子,你怎么样?”这是小花的声音



“这他妈算个屁,这几个小崽子还伤不到我,他娘的,王八邱这次是拼了,能动的家底都使出来了”潘子答道



“王八邱,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是投降还是……死?”小花冷冷的说


没听到王八邱的回答,但一声巨大的枪响,使我浑身一震


我实在想像不出此时的阿臣脸上的表情,十几年来,他一直笑着看着我,从来没有落出一丝凶狠,久到我都忘了他是道儿上的“心狠手辣”的花儿爷了


原来他把所有的温柔都留给了我……



“喂?嫂子,我挂了啊…”那人对我说,我嗯了一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外面开始下雨了,倾盆大雨一泄而下,洗刷了一整晚的血腥……



凌晨四点,外面的雨不见小,小花还没回来,我整晚也没有合眼,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屋外响起了车声,我连忙穿好鞋子,在门口等着



咔哒一声,门开了,小花和潘子全身是血的站在门外,小花看见我在面前,有一点惊讶,却又有点理所当然



他把潘子交给管家,带他去吴邪的房间清理伤口



我向来受不了血腥味,在门口站了会儿差点没吐出来,小花知道我这个毛病,话也没说直接冲向浴室,将满是血的衣服仍在屋外



此时我才反应过来,站在浴室门口,血腥味已经不在了,我开口问他“没受伤吧?”



他在里面说话含糊不清,大概是说没有,你还不信我吗,王八邱根本伤不着我,这些血不是我的



我忽然很想笑,因为我感觉自己好幸福,可以在这个人见人怕的阎王爷花儿爷面前打打闹闹,哭哭笑笑,他也不恼,在我面前,他是最温柔的人



这就很好……



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我躺在床上,半睡半醒间,感觉一只手附上了我的腰,我知道是他



他搂着我的腰,脖子靠在我的肩膀上,说“让你担心了?”他轻轻拍着我的后背



我转过身,钻进他的胸膛,“阿臣,我知道你必须这样做,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你辛苦了”



他怎么不辛苦,八岁撑天下,十几岁尝尽世间炎凉,本该逍遥快活的年纪,他却有着无比巨大的压力,他不杀人,就要等着人来杀他



他紧紧抱着我,我在睡着的前几分钟想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可不好过,多希望阿臣是一个普通人,不用背负这些……



早上醒来时,他已经不在身边了,这次计划应该跟成功,现在他应该在吴邪那里,我打开手机,上面有一条未读信息,是阿臣的



“阿邢,我爱你”



我心脏开始狂跳起来,于是给他回了一条



“看在这份上,那我还你个孩子好了?”


他不曾说爱我,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另一边,小花打开手机,信息就跳了出来,他盯着手机屏幕笑了一下,吴邪凑过来,“怎么了小花?王八邱那有什么消息?”



“他死了”小花淡淡的说,转而挑了下眉,笑着说“还有,我要有孩子了”



吴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傻乎乎的看着他



小花也不理,转身出去了“我还有事”



我在厨房里做早饭,突然背一个人抱在怀里,他头埋在我的脖颈处,我笑着嗔怪道“干嘛?你不怕他们看到吗?”



“我才是解家当家”



“那你现在想干嘛?”


“生孩子~”


看着他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这些话,我也笑了


“好”









我有很努力的去了解雨臣,那个我们的小花,道儿上的花爷,如果这次写的不太好,我争取多去看看花爷,下次继续努力哈❤️

老福



「花爷不是同人小说里动不动就炸毛的女王受,而是桀骜风流把粉红衫穿出一身杀气说一不二的解家当家。」
 (非原创)




 「花爷不是同人小说里动不动就炸毛的女王受,而是桀骜风流把粉红衫穿出一身杀气说一不二的解家当家。」
 (非原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