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瓶

33681浏览    1077参与
ALOEE

心动摘抄——《花瓶》

1.天真的人更残忍,多情的人最无情。

2.笨蛋,这世上怎么会有永不变心的人?只看你使出什么手段,让他变得不爱你,还是变得更爱你。

3.他并没有指望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是贪恋那短短一瞬的温暖而已。

就像飞蛾扑向火光。

就像他走向秦致远。

4.你心里爱着一个得不到的人,虽然会有辗转反侧的痛苦,但同时也会有舍不得说出口的甜蜜,难道不是吗?

5.顾言并不挣扎,只是抬手按住他的胸口,反问道,“你的心已经空下来了吗?并不是非得忘记某个人,但至少不能优柔寡断、拖泥带水。”

6.“我还去找过张奇,问了他关于车祸的事,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你为什么从来没有提?”...


1.天真的人更残忍,多情的人最无情。

2.笨蛋,这世上怎么会有永不变心的人?只看你使出什么手段,让他变得不爱你,还是变得更爱你。

3.他并没有指望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是贪恋那短短一瞬的温暖而已。

就像飞蛾扑向火光。

就像他走向秦致远。

4.你心里爱着一个得不到的人,虽然会有辗转反侧的痛苦,但同时也会有舍不得说出口的甜蜜,难道不是吗?

5.顾言并不挣扎,只是抬手按住他的胸口,反问道,“你的心已经空下来了吗?并不是非得忘记某个人,但至少不能优柔寡断、拖泥带水。”

6.“我还去找过张奇,问了他关于车祸的事,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你为什么从来没有提?”

    顾言静了静。

    他原本大可以说“没有机会提”或是“提了也没用”,无论怎样的嘲讽秦致远都能接受,可他偏是大大方方的说:“只是手上留了个疤而已,不是什么要紧事,反正我的手本来就不好看。”

    顾言在电话那头低低的笑:“嗯,至少不及你的眼睛好看。”

    秦致远反而比他更激动:“但自从车祸之后,你就没有亲自下过厨了,你的手可能再也不能……”

    顾言飞快地打断了他的话:“你听说这个消息后,心里是怎么想的?愧疚?感激?还是觉得我的梦想不能实现了,一定很可怜?如果是这些的话,大可以省一省了。”

    “顾言……”

    “不如猜猜我是怎么想的吧。”顾言仍是那样笑着,柔声道,“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谢天谢地,我爱的这个人平安无事。”

6.那时候……他还不曾打碎他的爱情与梦想。

7.秦致远哭笑不得:“尊老就是调戏我爸,爱幼就是垂涎我弟弟,顾言,你真了不起。”

8.秦致远说不出话,半晌才道:“但我并没有救你于水深火热,我只不过是伸了伸手。”

顾言微笑起来,将手指按在他唇上,道:“这样已嫌太多。”

友时

致敬马蒂斯

喜欢他的作品 

油画作品改成电脑上色

致敬马蒂斯

喜欢他的作品 

油画作品改成电脑上色

七海千秋

四格漫画,最后一个是设定(这玩意还会更新)草这设定太好玩了(bushi)

四格漫画,最后一个是设定(这玩意还会更新)草这设定太好玩了(bushi)

火烧

我什么时候才能拍出大佬的感觉

尝试

1

滴。

我什么时候才能拍出大佬的感觉

尝试

1

滴。

微酣本憨

花瓶

花瓶  困倚危楼 
[图片]

花瓶  困倚危楼 

time goes on

稻田小记(3)(补完)

刚发的好像断了没发完整,现在补全了

——————

张起灵在门外站了会儿,没多久解夫人拿了钥匙上来,二话不说把门打开了,“进去吧,你们多交流一下。”

“妈你干吗!”门忽然被打开躺床上的解语花猛地起身刚想发脾气发现自己母亲走进来硬生生憋住。

“你好好跟起灵相处,作业有不懂的也可以问他,起灵成绩很好的。”

“嘁,成绩好还会做人保镖么。”

“这跟成绩没关系,是你爸拜托起灵的父亲找位值得信任的人来保护你,”解夫人用手指轻轻戳了戳解语花的额头,“还有,不是教你要懂礼貌么?起灵算是你的哥哥,可不是你的保镖。”

“哥哥?”解语花捂着额头感觉更不高兴了,“我不需要哥哥,妈你怎么老向着他!”

夫人...

刚发的好像断了没发完整,现在补全了

——————

张起灵在门外站了会儿,没多久解夫人拿了钥匙上来,二话不说把门打开了,“进去吧,你们多交流一下。”

“妈你干吗!”门忽然被打开躺床上的解语花猛地起身刚想发脾气发现自己母亲走进来硬生生憋住。

“你好好跟起灵相处,作业有不懂的也可以问他,起灵成绩很好的。”

“嘁,成绩好还会做人保镖么。”

“这跟成绩没关系,是你爸拜托起灵的父亲找位值得信任的人来保护你,”解夫人用手指轻轻戳了戳解语花的额头,“还有,不是教你要懂礼貌么?起灵算是你的哥哥,可不是你的保镖。”

“哥哥?”解语花捂着额头感觉更不高兴了,“我不需要哥哥,妈你怎么老向着他!”

夫人也不跟他争辩,对张起灵温和地笑笑,“小花这孩子有时候就是这样,怪我,把他惯坏了,起灵你别在意。”

张起灵摇了摇头。

身为长者,对张起灵的懂事夫人是很满意的,她抬手又戳了戳解语花的脑门,“你看起灵多懂事,你多跟人家学学啊。”

“妈!”解语花恼怒地皱起眉头,解夫人没搭理他,带着笑云淡风轻地飘出房间。

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张起灵,解语花一脸反感地盯着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你要保护我?”

“嗯。”

“我说什么你都会照做?”

“合理的要求我会照做。”

“合不合理我说了算,你过来,”见张起灵走到自己面前,解语花指了指一边的椅子,“坐吧,我不喜欢仰视别人。”

张起灵不知道解语花想做什么,拉了椅子坐下。

“我不懂的你都会教我么?”见张起灵点头,解语花笑起来,“那太好了,我不懂的事儿可多了呢!”

十四岁的男孩还没有男人的棱角,柔美的五官笑起来让人晃神,张起灵第一次看到解语花笑,开始有些理解为什么那两个孩子会争论解语花和另一个女孩子谁好看了。

“你是处男么?”

“嗯?”张起灵愣了一下,疑惑地看向解语花,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你是处男么?跟人做过没?”解语花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看你这反应,大概是做过了?”

“没有。”

“哦?嘿嘿嘿……”解语花调整了一下姿势,双手撑着床,让腿自然得垂到床下,“那,你教教我平时你都是怎么让自己舒服的,嗯?起灵哥哥。”

最后四个字音拖得长长的,让人隐隐觉出一种讽刺。

张起灵自然是听出解语花刻意的挑衅了,眉头微微皱起来,像刚才在泳池边那样,带着一丝恼意。

“不是说我不懂的你都会教我么?”解语花偏了偏头,显得天真无邪,“课本上怎么定义青春期来着,十二岁?十三岁?反正我到了,这些东西老师都不会讲,我爸妈也不给我讲,我又不懂,你再不教我,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张起灵没有回答,他看着解语花,有些不明白现在的小孩都在想什么。因为父亲是退役军人,哪怕是不太喜欢他,父亲也对他管教甚严,要是说出这种话来,肯定免不了一顿打——更何况张起灵也不是会问这些事的性子。

“起灵哥哥?”解语花扬高了声音又喊了一声,抬手拽了拽张起灵的手,唇边多了一丝促狭,“是靠看片吗?或者幻想哪个女孩子,然后手y?”

张起灵猛的收回手,过了半晌才吐出了一句话,“你可以去看青春课本,”说完便起身要往外走,“我回房了。”

解语花一把拽住他,露出个天真的笑脸,“诶诶,我妈不是让你跟我多交流么!”

“起灵哥哥~~”解语花语气软下来往张起灵身上蹭,一脸无辜的睁着泛着水光的眼看着张起灵,“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不是说不正确引导的话可能会酿成大错嘛……”

“学校没发相关的书么?”

“没有啊。”

“我明天去给你买。”

“那你先坐下,我们继续交流啊,我还不了解你呢。”

张起灵坐回椅子上,有些胸闷,不再看解语花,只想快点了结快点回房间。

“起灵哥哥,你跟你爸爸和哥哥的关系怎么样?”

张起灵的心颤了一下,他不知道解语花是不是听说过什么才问了这个问题。张起灵不受父亲待见的原因除了自己性格冷以外,其实更主要是因为他在一个重组家庭,他的妈妈离婚后带着他嫁给了当时丧偶的父亲,哥哥是父亲的亲生儿子,而自己是妈妈和前夫所生。

“起灵?”见张起灵不说话,解语花催了一句,“你哥哥对你好么?”

“嗯。”

张起灵企图用一个单音含混不清地敷衍过去,解语花却没有就此打住,拽着他的手防止他一不小心又溜号了。

“他多大了?”

“二十三。”

“比你大6岁啊,有个哥哥管着感觉应该不太好?”两人的年纪相差比自己跟张起灵的年龄差大的多,解语花单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突然多了个张起灵要跟着他,这才第一天他就很不爽了,真难想象这样要一直有人盯着的生活。

张起灵没有回答,他回想起在家里的生活。

time goes on

稻田小记(2)

回到家只有一个佣人在,偌大的房子空空落落的,张起灵放下解语花拎着他的鞋子往洗手间走去。

“喂!你放在那里就好,一会儿让秦阿姨洗就行了!”

张起灵闻言折回来,有些无所适从地看着解语花,解语花也打量着他,“你没事儿干么?”

“……”

“我爸都交代你什么了?”

“保护你。”

“我现在要去洗澡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身边忽然多了个人寸步不离的跟着,解语花还是有些不习惯,而且还是个面瘫,看着心情实在不太好,哼着歌洗着澡谋划着怎么样才能让他哪儿来回哪儿去。

意外的是从浴室出来就没再看到张起灵,这让解语花反而有些在意。回到自己房间带上耳机躺下,眯了一会儿觉得无趣便摘了耳机坐起身,正在这时扑...

回到家只有一个佣人在,偌大的房子空空落落的,张起灵放下解语花拎着他的鞋子往洗手间走去。

“喂!你放在那里就好,一会儿让秦阿姨洗就行了!”

张起灵闻言折回来,有些无所适从地看着解语花,解语花也打量着他,“你没事儿干么?”

“……”

“我爸都交代你什么了?”

“保护你。”

“我现在要去洗澡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身边忽然多了个人寸步不离的跟着,解语花还是有些不习惯,而且还是个面瘫,看着心情实在不太好,哼着歌洗着澡谋划着怎么样才能让他哪儿来回哪儿去。

意外的是从浴室出来就没再看到张起灵,这让解语花反而有些在意。回到自己房间带上耳机躺下,眯了一会儿觉得无趣便摘了耳机坐起身,正在这时扑通的水声从打开的窗户外传进来。

走到窗边,看到张起灵正在泳池里游泳。他游得很快,姿势很漂亮,水花在他强健的手臂边迸裂开,倒三角的脊背不时露出水面。

解语花回过神时,才意识到张起灵一口气游了八个来回,自己也目不转睛的看了他八个来回。

从水里钻出来后张起灵靠在池壁上休息了一会儿,微喘着气看了看时间,这时一个清亮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游这么久不累么?”

解语花光着脚拿着块毛巾站在岸边俯视着张起灵,在他哗啦一声上岸后把手里的毛巾扔到他头上,“擦干净,别感冒了传给我。”

“谢谢。”张起灵拿下毛巾,习惯性地甩了甩头,水珠溅了解语花一脸。

“喂都溅到我脸上了!”

“抱歉。”

解语花皱着眉看着抬手擦头发的张起灵,视线停留在他身上无法挪动分毫。

张起灵只穿了条泳裤,宽肩细腰窄臀,裸露着的上身布满正往下汇聚流淌的水珠,肌肉群在他的动作下小幅度的拉动。解语花鬼使神差的抬起手勾勒起他形状美好的腹肌,“为什么我没有?”

张起灵愣了一下,“你还小。”

“我长大就会跟你一样了?”

“嗯……会的吧。”

手指从腹部下滑到泳裤边缘,毫无预兆地捏了一把泳裤包裹的那一团,“这里也会一样么?”

张起灵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一步,有些恼怒地看向解语花。

“你在害羞?”解语花眨了眨眼,对这张面瘫脸上出现的恼怒表现得感兴趣之至,“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我还以为你没表情呢。”

张起灵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跟他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继续擦着头发。

或许是出于小男生对线条优美肌肉紧实的身材的羡慕,解语花的目光还是没有从张起灵身上移开,“你多大了?”

“十七。”

“高三刚毕业么?除了保护我我爸还说过什么事?”

“……作业不会的,可以问我。”

“……”解语花的表情僵硬了一瞬,“我不是说这个,你很厉害?”

张起灵看着他。

“要是没点儿本事,就别跟着我,我不喜欢有人管我,你自己走的话,张叔叔和我爸面前也好说得过去。”解语花有些挑衅地看着张起灵,微眯着的眼里是满满的骄傲,“至于你的鞋,我会赔给你。”

张起灵没有动,看着他,似乎在考虑什么事。

解语花也看着他,冷不丁伸出了手在他胸前推了一把。

张起灵冷不防被解语花这么一推,几乎是本能地拿住了解语花的手腕子,身体踉跄了一下还没稳住,解语花又不依不饶地另一手劈了过来,跟着抬膝就往他腿间撞,张起灵侧身躲开,锁住他双腕就要将他背身拧向自己,又连忙松了手,不得不往后让了一小步躲开解语花的肘击,他本就站在泳池边,这一退刚好踩空,眼看着就要和解语花一起掉进游泳池里,他轻推了解语花一把,把解语花推出自己怀里,“扑通”一声跌进了水里。

最后那动作解语花看在眼里,但被张起灵压制的挫败感占了上风,他站在岸边看着张起灵撑着地准备上岸,蹲下身用力把他又推进了水里。

迅速从水里钻出来的张起灵抹了把脸,看了解语花一眼,飞快的翻了个身用力蹬了一脚池壁游向对岸,速度之快解语花完全没来得及反应,只看到他在水里像条鱼似的摆动着肢体迅速上了岸。

“喂……”

“吃饭了少爷,夫人回来了。”

解语花正不服气的想要继续找茬,不料被佣人打断,只好干瞪着眼回到屋子里。

张起灵湿漉漉的站在岸边,重新拿了条毛巾擦干了身体,回房换了身宽松的衣服。没人招呼他,想想总得先见见女主人,便也去了餐厅。

解夫人是位温婉的女人,样子也生得好看,和解语花有几分相似,三十出头的年岁,举止大方得体,想来是配得上解家女主人的身份的。

她提前从丈夫那里知道张起灵要来,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叫他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问了两句解语花今天的表现,倒是很放心地把儿子交给了他,还微抱歉意地说解语花性子骄傲,有的时候还爱胡闹,让张起灵多担待担待。

这话让解语花老大不高兴,一脸不服气却又不好顶撞母亲,只好一直瞪着张起灵,饭菜没吃多少便放下筷子,说了一句“吃饱了”之后便溜回了房间。

“这孩子有时候虽然任性,本性还是温和”。解夫人看出了解语花的不满,让张起灵多和解语花亲近亲近,她希望张起灵能够长期留下来照看解语花,自然不想这两人一开始就有矛盾。

没多久,张起灵也吃好了饭,在解夫人的要求下去敲了解语花的门。

“少爷?我可以进来么?”

“不行!”

time goes on

稻田小记(1)

“那你说秀秀好看还是小花好看?”

“明明是秀秀!”

“才不是!是小花!”

“是秀秀!”

“小花!”

解语花倒在村口河边的大石头上,袜子塞进运动鞋甩在一边儿,白白的小腿垂到河里,脚丫子浸进水里,一晃一晃的,在水面上划出一圈圈不完整的涟漪,旁边是一片连着一片的水稻田,泥土的腥气混合着水稻的香气弥漫在周围,熏得解语花昏昏欲睡。

他用脚撩起一点水,感受着水流在脚趾缝里钻过去的微痒,偏了偏头,那两个本来是说找自己玩的小伙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竟争着争着抛下自己去打架了——这以后得变成哥俩好吧?

那本来是他最讨厌的一个问题,不过今天的阳光暖融融的,河水清凉凉的,舒服得他不想说话,一句话...

“那你说秀秀好看还是小花好看?”

“明明是秀秀!”

“才不是!是小花!”

“是秀秀!”

“小花!”

解语花倒在村口河边的大石头上,袜子塞进运动鞋甩在一边儿,白白的小腿垂到河里,脚丫子浸进水里,一晃一晃的,在水面上划出一圈圈不完整的涟漪,旁边是一片连着一片的水稻田,泥土的腥气混合着水稻的香气弥漫在周围,熏得解语花昏昏欲睡。

他用脚撩起一点水,感受着水流在脚趾缝里钻过去的微痒,偏了偏头,那两个本来是说找自己玩的小伙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竟争着争着抛下自己去打架了——这以后得变成哥俩好吧?

那本来是他最讨厌的一个问题,不过今天的阳光暖融融的,河水清凉凉的,舒服得他不想说话,一句话也不想说,索性就随他们去了。

爸爸怎么会挑这么个地方呢,一群傻瓜……

解语花闭着眼睛想。

单从穿衣风格看解语花就不像这乡野里的小孩,他是解家的少爷,会来到这里,是因为他妈妈前些日子说总在家闷着,心里不太舒坦,想到乡下清净清净,他爸就寻了这处杭州郊外的村落,挑了些值得信任的佣人和保镖,正好是暑假,便把他也顺带送了过来。

来这里有几天了,十四岁的解语花年纪不小了,他不怎么习惯这里的生活,但也不排斥,只是有时候忍不住会想——爸爸不会是因为自己那天不小心砸了他收藏的白玉瓶才把自己塞过来的吧?

就这么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混乱的念头,意识渐渐变成了一根羽毛,飘飘荡荡,最终安稳地落了地。

他睡着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醒来,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向他走近,迷迷糊糊地手一碰,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他撑着身体坐起来,看见一个人逆光站在他躺着的石头边,那个角度的光线让他忍不住用力眨了两下眼。

“你有什么事?”解语花揉了揉眼睛抬头看一眼天色,踢了踢水,把放在河里的脚抬起来。

“你姓解么?”那个人开口问,声音凉凉的,像那河水一样。

解语花忽然皱了皱眉,左右看了看,“是啊,你找我干什么?我不认识你吧?”

“解叔叔叫我过来保护你。”那人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你叫什么名字?”解语花漂亮的眉头皱着,左顾右盼像在找什么东西,问得也是漫不经心。

“张起灵。”

“喂,张起灵。”解语花终于确认东西不在,抬起了头,满脸不悦,“你刚刚吵到我睡觉,我把鞋子碰下去了。”

估计是顺着水流漂走了。

张起灵轻轻眨了眨眼。

“去帮我找回来啊,愣着干什么?”

解语花的态度算是有些无理取闹了,张起灵没有答话,转身便走。

解语花也没明白他是个什么意思,扯着嗓子问了两句,张起灵也没回答。

老头子这是找的什么保镖啊!

解语花不爽地拽了一根稻穗在手上撕扯,又不想光脚回去,打算等着哪位叔叔婶婶下田的时候看到自己给自己帮帮忙。

没想到的是一盏茶的功夫不到,刚才那个素色的身影又转了回来,顺着田埂往这边走。“你穿这双。”

解语花看着张起灵脱掉脚上的鞋递过来,手上拿着的自己的鞋还在往下滴水。

解语花忽然想起爹有个朋友也姓张,在政府工作,那位张先生有两个儿子,其中小儿子张起灵很不受喜欢,连他都知道。

是这个喽?

解语花愣了两秒,突然扭开了头,“我不要,谁要穿你的鞋子!”

前段时间就听他爸说他越来越喜欢到处瞎跑胡闹了,指不定哪天会出事,要给他找个保镖,这就是所谓的保镖?这么一副冷冰冰的态度,搞得跟求着他来似的,谁要他管啊!

解语花越想越不舒坦,手一撑在石头上站起来,向张起灵伸手,“把我鞋子给我。”

张起灵沉默地看着他,将拿着湿鞋的手离远了些,白色的袜子踩在地上,能看见边缘沾到的污泥。

解语花伸手去够自己的湿鞋,张起灵往后退了一点,解语花更加不爽,抬脚就将张起灵刚刚脱下放在石上的鞋子踢下了水。

“扑通”一声,鞋子落进了水里,顺着水流一晃一晃地漂远了。

两人看着这一幕,哑然无语。

解语花刚将鞋踢下水就后悔了,怎么说也是爸爸朋友的儿子,他也是为了自己好,自己这样做实在有些不地道。可就是绷着脸不想服软,扭开头不看张起灵。

“……走吧。”

过了一阵,解语花听到张起灵的声音,回过头,看见张起灵在石头边微欠了身子,示意他到背上来。

“你……”

“你没有袜子,走泥地容易划伤。”

解语花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他看了看小河,张起灵的鞋子已经漂得没影;再看了看张起灵,他的裤腿估计是因为刚刚替自己下河捞鞋卷了起来还是湿了一大块;天色也变深沉了,可能快要下雨。过了半晌,他终于走过去趴到了张起灵的背上,手抱着他脖子。

“我爸叫你来的?”

“他请我父亲帮忙找人保护你。”

“那你就来了啊,你不是张叔叔的儿子么,派儿子来保护别人,好奇怪……”

“……”

“喂!走错了我住那边!”

知晚

盘点耽美里的顾姓😂

原耽第一大姓 顾氏家族

所谓十顾九基😏


顾飞    《撒野》by巫哲

顾沉舟《沉舟》by楚寒衣青 

顾依凉《我嗑了对家X我的cp》by PEPA

顾延舟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by木瓜黄

顾清池《碰瓷界翘楚》by陈隐

顾青裴《针锋对决》by水千丞

顾昀    《杀破狼》by Priest

顾远    《夜色深处》by淮上

顾成林《温木成林》by一个米饼

顾晏  ...

原耽第一大姓 顾氏家族

所谓十顾九基😏

 

顾飞    《撒野》by巫哲

顾沉舟《沉舟》by楚寒衣青 

顾依凉《我嗑了对家X我的cp》by PEPA

顾延舟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by木瓜黄

顾清池《碰瓷界翘楚》by陈隐

顾青裴《针锋对决》by水千丞

顾昀    《杀破狼》by Priest

顾远    《夜色深处》by淮上

顾成林《温木成林》by一个米饼

顾晏    《一级律师》by木苏里

顾言    《花瓶》by困倚危楼

顾棠    《昨日如死》by回南雀

顾逍    《助理建筑师》by羲和清零

顾子星《再打我辅助试试》by凉慈

顾射    《识汝不识丁》by酥油饼

顾胥    《顾先生与陆恶犬》by酱子贝

顾白    《妖怪公寓》by醉饮长歌

顾海    《你丫上瘾了》by柴鸡蛋

顾平林《重生之宿敌》by蜀客

顾宁远《糖水浇灌成的黑莲花》by狐狸不归

顾书白《道长,镇山河!》by一袭白衣

顾长安 《暗度陈仓》by郑二

占tag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