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甜

14973浏览    464参与
雪影之蜜

《住宿》 双宅,微花甜

★相关剧集:S5

★脑洞:如果黑宅作为独立人格存在(私设黑博士叫Dark)

★组合如题,黑×宅,大概是非cp向?但也可以当糖

★微花甜

自从某件事后,Dark与宅博士彻底分离,成为各自独立的两个人,但问题也就随之而来:Dark脱离他的“组织”,现在应该休息在哪里?

宅博士挺困惑的,说起来吧,Dark也是另一个他,是他因为灰心星球和月舞组织势力“干涉”而衍生的后天人格,他到现在,还不太清楚该怎么样和Dark相处。Dark是不愿意被拿来和他比较的,或者说任何人都不喜欢被当成别人的影子,所以打招呼时,他一定不能说:“你好,另一个自己。”

那么自己已经按Dark的强烈要求叫他“...

★相关剧集:S5

★脑洞:如果黑宅作为独立人格存在(私设黑博士叫Dark)

★组合如题,黑×宅,大概是非cp向?但也可以当糖

★微花甜

自从某件事后,Dark与宅博士彻底分离,成为各自独立的两个人,但问题也就随之而来:Dark脱离他的“组织”,现在应该休息在哪里?

宅博士挺困惑的,说起来吧,Dark也是另一个他,是他因为灰心星球和月舞组织势力“干涉”而衍生的后天人格,他到现在,还不太清楚该怎么样和Dark相处。Dark是不愿意被拿来和他比较的,或者说任何人都不喜欢被当成别人的影子,所以打招呼时,他一定不能说:“你好,另一个自己。”

那么自己已经按Dark的强烈要求叫他“Dark”了,可还是觉得内心十足的违和感。

妆容再不一样,他们也太像了。尤其是因为Dark对于外界身份尴尬,所以讨厌麻烦如他每次在普通民众面前还是经常扮成宅博士的亚子……只有他们自己、五超、音乐超人和为数不多的其他知情人分得清两者的差别,虽然这差别可太明显了。

比如眼神,比如语气,比如看到门和桃子姐姐的表情。虽然Dark在宅博士哀号无数次后终于能收敛到看见门也只会冷哼一声,并且也表示过对桃子姐姐一定“真心”认可……但这样的细节对于有心分辨之人还是太明显了啊喂!

况且Dark喜欢出门,某段时间更是毫不心疼钱地买了无数付费音乐……嗯,听音乐是二人少有的共同爱好,不过这样的行为掏腰包的是宅博士,享受乐趣的却是黑博士和音乐超人两人……宅博士炸了!炸了!他给桃子姐姐打call也没有花这么多钱,超人曾经最败家时也没砸过这么多钱,而且宅家那段吃土时光还正好对应他被病毒感染——所以都是黑博士的锅!他要找Dark谈谈——

然后就莫名谈回住宿问题了。

黑博士嫌弃地表示,他不稀罕宅博士那典型宅男的房间。

那你住哪?

随便。

……我给你扩建个房间吧。

……你还有钱?

!你还敢提这一点!

乖。黑博士拍拍宅博士的帽檐。我当然敢。

后来宅博士名下就多了两款新专利,那钱来的快得,用大小怪的脑子想都知道是谁替谁发明的。


但住宿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宅博士感觉Dark每天都是一大早在客厅晃荡,晚上又神神秘秘不知去哪里,加上家里电费渐涨,后来……

后来反叛小心半夜意外发现Dark都在实验室上网。Dark还错把他认成了天真小心,就笑着暗示他打小报告的后果。

反叛小心是谁?分身中最爱作死的一个。后来全宅家都知道增加的电费不只是甜心超人在夜读。

反叛小心被小心超人护着,没事;Dark和宅博士谈了很久。

后来Dark被宅博士推到他房间监督着休息。宅博士的房门第二天没有“任何”原因被拆了。

算是某人的抗议。


Dark特别“感谢”反叛小心的告状,因此看透了“新博士”本质的花心超人悠哉悠哉地调侃,Dark更像小宅。那个动不动“炸毛”耍小脾气的小宅。

宅博士惊异于花心超人了解小时候的自己,Dark就轻描淡写地暗示,吃惊的某只五超不仅了解而且还亲自照顾过某小。自此博士与五超的感情又深了很多。但是后来Dark与甜心超人谈了什么,她热情地给花心超人做了一桌子菜。

花心超人突然惊醒,原来Dark除了幼稚、傲娇,他还腹黑。这报复方式犯规。

博士说,好了别发牢骚啦,我帮你支开甜心超人,倒了吧。

甜心超人仍然不满意花心超人那天的态度,她说,离开我们,你上哪吃这么温暖的家庭料理啊。

一语成谶,后来花心超人深入敌方,最后牺牲得太多不是Dark差点就回不来了。


星际情势很紧张,所以大家格外珍惜为数不多的安定的日子。Dark和音乐超人联系越来越频繁,宅博士忍不住问:你们谈恋爱吗?

得,Dark翻白眼,居然第一次尴尬了,说,关你啥事。你和桃子能算谈恋爱?

宅博士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同情地问,你也单相思?

这下宅博士捅到了某个点,Dark决定尬死这个情商为负的宅男。于是他从“朋友”分组call通音乐,无比温柔道:“小音乐?”

音乐超人非常淡定地问他一句他发烧了没,然后轻笑一声挂断了电话。呃,Dark觉得他的脸烧起来了。

宅博士自以为善解人意地劝了Dark很久,但Dark又不是甜心超人。于是那天下午宅家大门没了。


最后住宿问题不了了之。

实验室的灯夜晚常亮,大家知道,那是其中一个博士进不了房间。

日常轮换。

FxOS_

打算回坑了!摸张鱼!P2试试LOF的美丽滤镜。


甜是正常甜花不是正常花【…可以当成半黑化花来看,画到他的时候画着画着线条逐渐嚣张了起来😂

灵感来自十季18集花甜高帅组合技。


打算回坑了!摸张鱼!P2试试LOF的美丽滤镜。


甜是正常甜花不是正常花【…可以当成半黑化花来看,画到他的时候画着画着线条逐渐嚣张了起来😂

灵感来自十季18集花甜高帅组合技。





☞.忧郁菌君の哮天
好久之前改的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久之前改的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久之前改的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言梦一辞

风吹月明




灯忽地灭了,整个世界都回归漆黑,大家都拿着筷子的手下意识地停顿一下,欢声笑语戛然而止。“粗心超人,把你昨天买的蜡烛拿出来。”粗心十分不好意思地朝向博士的方向望了一眼,挠挠头:“我好像忘记扔到哪里了。”花心很无奈地勾起嘴角,跳下椅子走到窗口,果然看到全市的楼房没有透出一丝光亮,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沉吟片刻才开口:“我们并没有接到停电的通知,不排除是怪兽的阴谋。大家得分头行动,开心和我到市区保护市民的安全,甜心和粗心、博士留在家里,粗心尝试修电路,博士跟国防部的人联系一下,小心和伽罗到周围搜寻有没有可疑的人或怪兽。”甜心没有收到专门给自己分配的任务,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花心也自是猜到她的心思,...





灯忽地灭了,整个世界都回归漆黑,大家都拿着筷子的手下意识地停顿一下,欢声笑语戛然而止。“粗心超人,把你昨天买的蜡烛拿出来。”粗心十分不好意思地朝向博士的方向望了一眼,挠挠头:“我好像忘记扔到哪里了。”花心很无奈地勾起嘴角,跳下椅子走到窗口,果然看到全市的楼房没有透出一丝光亮,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沉吟片刻才开口:“我们并没有接到停电的通知,不排除是怪兽的阴谋。大家得分头行动,开心和我到市区保护市民的安全,甜心和粗心、博士留在家里,粗心尝试修电路,博士跟国防部的人联系一下,小心和伽罗到周围搜寻有没有可疑的人或怪兽。”甜心没有收到专门给自己分配的任务,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花心也自是猜到她的心思,放慢脚步悄悄绕到甜心身后低身耳语道:“我可是给你最重要的任务呢,保护博士和那东西的安全,责任重大。”“不用你提醒,我知道。”甜心一脸不屑地走开,上扬的语调却显得格外愉悦。“那我们赶紧出发吧。”开心一把抓住花心的手腕,急匆匆地飞了出去,小心和伽罗也迅速地出了门。粗心从房间一个大箱子胡乱地翻出手电筒,才又重见光明,他抬头望着天花板上自己的影子微笑,然后拿着工具开始紧张地检查电路,没有人为破坏的痕迹,转身盯着打电话的博士。博士抬头对上目光随即放下手机苦笑两声:“看来真的是供电站那边要维修而已。”甜心坐在餐桌边心不在焉地夹着冷透的饭菜送进口中,慢慢嚼完,回答道:“即使这样也不能放松警惕,说不定他们会趁虚而入。”粗心没说话,点点头。


博士则及时通知了开心,此时开心和花心忙着维护交通秩序和疏散街上慌乱的人群满头大汗,听完也只是平淡地应了一声,看来这一时半会是脱不了身了。花心盯着那些大声嚷嚷拎着包包横冲直撞的大妈们气得够呛,出于主角良好的修养与优雅的风度还是露出招牌笑容,硬着头皮上前费力解释,然后被大妈的口水差点淹死,看着不远处精力始终充沛的开心,不由感叹一句是不是自己老了。


小心和伽罗则显得悠闲许多,在静谧幽深的树林里自在地踱着步,黑暗中铺满落叶的羊肠小道仿佛没有尽头,墨蓝色天空弯弯的新月咧出一丝甜蜜,轻柔的风夹着淡淡的银色扑面而来,最后化作诉不清吹不散的馨香。伽罗眯着莹蓝得想让人钻到深不可测的海底寻找可燃冰的蕴含深意的眸子,假装望月沉思的同时不经意瞥了一眼身旁神情紧绷保持高度警惕的小心,不由嗤笑出声,然后赶紧咳嗽掩饰自己的心思。小心的脸色更不自然了,伽罗轻轻地拍了他的肩,有些好笑地盯着他被自己头发而照得熠熠生辉的侧颜,颇有几分兄长的口吻:“不用太紧张,现在什么事也没有。”


“你都咳嗽了,还逞强。”小心轻咬着唇,冷冷地对上伽罗的目光,忽地又低下头逃避什么似的数着目光所及的树叶,枯黄得就像一只只蝴蝶的残骸。知道他在担心自己的旧疾,伽罗微微一笑,分辨不出此时的感情,摸了摸小心的头,声音比往日更加清澈动听:“放心吧,我身体硬朗得很,倒是你,才刚病好,别累坏了。”小心敷衍地应了一声,头压得更低了。伽罗见气氛不太对劲,思前想后,看到不远处一片灌木丛里天真似被什么生物吸引住眼球,刚巧路过的邪恶嫌弃地瞄着他。伽罗眼睛一亮,箭一般的速度窜到邪恶面前,放下那些无关紧要的面子疯狂给邪恶洗脑,两人经过一轮问答握手达成共识后,伽罗又火速追上小心,想到刚才的主意,伽罗就不由得勾起嘴角,小心盯着反常得像个白痴一样的人无奈地用手指碰碰他的额头,就差没问出你是不是发烧了这样的问题。


两人又走了十几分钟,始终没见到一点异样,倒让小心更加惴惴不安了,望着伽罗轻松闲适像没事人的样子,小心眉头轻拧刚想开口,就看到邪恶端着一堆好吃的向自己慢慢走来,笑吟吟地说:“本体,你一定没吃饱吧,要不来点夜宵?”小心犹豫良久,空空的胃暗暗跟他抗议,终于下定决心伸出手掀开堆在最上面的盒子,是六个抹着沙拉酱、洒上紫菜的章鱼小丸子。大家围坐在一棵粗壮佝偻的老树下,叶子被风吹出“哗啦哗啦”的乐曲,不甘寂寞地应和着秋天的主旋律。大家津津有味地品尝着,突然从层层叠叠的树影中透来一抹刺眼的光束,开心和花心拿着手电筒在空中挥舞着向他们示意,稳稳地着地。开心一看到美食就情不自禁扑了上去使劲软磨硬泡,邪恶只得不情愿地递给一块披萨并白了一眼。开心也不介意,碰到披萨狼吞虎咽地吃着,花心静静地站着,朝伽罗作了个手势,伽罗会意,回了个淡淡的笑,花心又将视线转向慢条斯理吃着夜宵的小心,见他毫不知情的样子不由欣慰地咧开嘴角,洁白如珍珠的牙齿煞是好看。开心吃完又毫不客气地要了一块,舔舔嘴边的残渣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才不慌不忙地开口:“供电站的问题已经解决,我们可以回家了。”小心吃完瞬移到一棵树上,见城市灯火通明、光彩夺目,轻轻地点点头。柔和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却仿佛失了最纯粹最令人心动不已的魂魄,想是亮堂堂的灯喧宾夺主了吧。伽罗从背后悄然抱住他,似在传递着体内所有的温暖:“我们回家吧,外面冷,别感冒了。”


“好。”小心很自然的握住伽罗的手,像只小鹿一样轻盈地跳了下来,花心复杂地盯着他们,意味深长地说:“小心,这短假哥给你放得不错吧?”小心露出可爱的虎牙,眼神聚焦到一点又漫无边际,似是明白了一切,握住伽罗的手用的力更大了,“谢谢。”


回家的路在时间的推移下显得格外漫长,月光洒在满地的落叶比公主哭泣掉落的钻石还要闪耀。小心此时什么也不担忧,只是呆呆地望着那双莹蓝的眸子,发出一串银铃般清脆但却小得随时会被尘埃淹没的轻微笑声。


不再惧怕黑暗,因为他有了光。


不再怕风的冷,因为怀揣着暖。


不再对未来感到迷茫,因为,他能跟他在意的人一起战斗,一起度过,一起承担。


月色真美。小心喃喃地说。


---end




*本戏出自玉树临风温柔潇洒的花心导演,小心因为前几天跟怪兽打架不小心受伤了,蓝后愤怒的伽罗和开心花心就扫荡了一波。花心想给小心放个假轻松一下于是就让伽罗拉着小心玩去了。

花心(你俩谈恋爱我去忙工作太无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副热带沙漠🏜

【开联‖花甜】制造爱情

*指定词:大衣、醉、书。

-

推开咖啡厅的玻璃门,女孩踏着轻盈的步伐进入店内,饶有兴致地环顾着店内。

「不好意思,我们打烊──咦?」停下了擦拭马克杯的动作,穿着围裙,皮肤黝黑的男人望向女孩,神情带着疑惑不解的意味。

「花心,记得我吗?我是甜心。」拉下宽大的兜帽,她冲着男人笑了笑,并小跑步到了柜檯前。

「甜心(Sweetheart),我当然记得妳。」

甜心的脸颊染上一抹绯红,她并未回应,而是将手搁在柜檯上──眼尖的花心自然注意到了这点:她的手与以往的模样不甚相同。

曾经,她的手白皙柔软,犹如初生婴儿的肌肤,令人爱不释手。而现在亦是如此,女孩子的皮肤总要好好保养的,不过她修剪整齐的指...

*指定词:大衣、醉、书。

-

推开咖啡厅的玻璃门,女孩踏着轻盈的步伐进入店内,饶有兴致地环顾着店内。

「不好意思,我们打烊──咦?」停下了擦拭马克杯的动作,穿着围裙,皮肤黝黑的男人望向女孩,神情带着疑惑不解的意味。

「花心,记得我吗?我是甜心。」拉下宽大的兜帽,她冲着男人笑了笑,并小跑步到了柜檯前。

「甜心(Sweetheart),我当然记得妳。」

甜心的脸颊染上一抹绯红,她并未回应,而是将手搁在柜檯上──眼尖的花心自然注意到了这点:她的手与以往的模样不甚相同。

曾经,她的手白皙柔软,犹如初生婴儿的肌肤,令人爱不释手。而现在亦是如此,女孩子的皮肤总要好好保养的,不过她修剪整齐的指甲上多了指甲油的鲜豔色彩,以及几块细碎的水钻。

「噢,妳完全变了样。」花心上下打量着她──那不是他所熟识的、天真善良、纯樸可爱的女孩儿。她身上浓重的脂粉味使他感到万分厌恶,令他作呕。

「人总是会蜕变的。」她纤细的手指轻抚过陈旧迂腐的残破书本,那是她的旧情人赠与她的生日礼物。在他们成了两条平行线後,她将其狠狠撕烂,却仍随身携带。

「哈哈,但我觉得我完全没有变。」花心自小巧的纸盒里掏出一支雪茄,熟练地点火,放在脣边吸了一口。

菸草味和咖啡豆的味道混在一起实在难闻,他自己也知道。只不过他叛逆的心告诉他,他想气一下眼前的小姑娘。

「甜心,其实我真的很愚蠢。」

「怎麽说?」放下手中的银制钻戒,甜心抬起头,正好对上他一双黯淡的眸子。

憔悴。这是她脑海闪过的唯一想法,向来机灵她并不懂,不懂为何一场恋情的终结能使一个阳光男孩改变如此之多──即使他认为那还是原本的自己。

「妳伤害了我,对吧?但我还是很爱妳,爱到无可救药了。」他捻熄菸蒂,慵懒地伸出修长手臂勾上女孩的肩,而後者嫌弃似地与他拉开距离。

「你知道的,我讨厌菸味。」

「但对酒就挺有兴趣了。」她从薰衣草色的挎包里掏出两罐啤酒──这是那种廉价的品牌?我记得妳只喝好酒。花心眯起眼问道。

她掩着嘴角笑道:「其实我酒量差,容易醉,却又喜欢追求刺激。」

花心冲她挑了挑眉,语气轻佻道:「妳是在邀请我吗?」

甜心在他脣角留下一个淡粉色的脣印,香水和化妆品的气味强势地窜入鼻腔。

「你说呢?」她一手勾上男人的脖颈,一手轻巧地解开大衣的钮扣。

「跟妳的旧情人做这种事,你不後悔?」

「从没有人会後悔制造爱情(make love)。」

路人路过

神奇实验室花心截图01                          等十三季好难受,重温神奇实验室,花心怎么可以这么好啊!私心截了几张花甜,花心帅图挺多的,但想把剧情截出来就没截,花心颜值真的耐看啊!

神奇实验室花心截图01                          等十三季好难受,重温神奇实验室,花心怎么可以这么好啊!私心截了几张花甜,花心帅图挺多的,但想把剧情截出来就没截,花心颜值真的耐看啊!

路人路过

开宝第4部开心大冒险第49集泡泡的世界(本部在优酷免费)部分截图,有点怀念以前情商还不那么高,孩子气的二花了

开宝第4部开心大冒险第49集泡泡的世界(本部在优酷免费)部分截图,有点怀念以前情商还不那么高,孩子气的二花了

路人路过

还是忍不住再看了一遍战归4这集花甜真的是,首先甜妹受伤花心跑了过去把甜心抱了起来,甜心:大   大家都没事吧。花心摸了一下鼻子(表述好奇怪)摆出一个棒的手势笑着说:甜心超人你成功了。后来开粗小跟怪兽干架,背景里花心是站起来,看了开粗小,下一帧花就把甜扶起来了,我个人认为花心可能是不想让甜心倒下,但直接碰着肩对女孩子又不太好,下一帧之后花心的手直接竖着扶甜心的胳膊而且花心的那一句真的回来了简直圈粉啊,其实花心智商挺高的,只不过很多时候需要让小心来表现(题外话:小心戏份少台词也少没有特别的地方,很容易被忽略)

还是忍不住再看了一遍战归4这集花甜真的是,首先甜妹受伤花心跑了过去把甜心抱了起来,甜心:大   大家都没事吧。花心摸了一下鼻子(表述好奇怪)摆出一个棒的手势笑着说:甜心超人你成功了。后来开粗小跟怪兽干架,背景里花心是站起来,看了开粗小,下一帧花就把甜扶起来了,我个人认为花心可能是不想让甜心倒下,但直接碰着肩对女孩子又不太好,下一帧之后花心的手直接竖着扶甜心的胳膊而且花心的那一句真的回来了简直圈粉啊,其实花心智商挺高的,只不过很多时候需要让小心来表现(题外话:小心戏份少台词也少没有特别的地方,很容易被忽略)

路人路过

上次截出来被忽略的花甜,大家好像有只看1p只看图的习惯啊

上次截出来被忽略的花甜,大家好像有只看1p只看图的习惯啊

路人路过

看开宝不会真要一帧一帧的看吧,P4我开了0.5倍速才看见啊

看开宝不会真要一帧一帧的看吧,P4我开了0.5倍速才看见啊

路人路过

禁止打开花甜截图01,本集花甜粮超多

禁止打开花甜截图01,本集花甜粮超多

路人路过

图片出自还是你最好,这糖真的好甜啊

图片出自还是你最好,这糖真的好甜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