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羽

13400浏览    69参与
鹖羽

〔槿林x花羽〕小甜文1

*难得写写〔槿林x花羽〕昂

*小学生文笔,快来提建议

*甜的没刀子放心看么

她看晚霞,我看她

-今天作业好多

-嗯

-写完给我……听见没

-6

-快点回答我

-6

敷衍我是吧,槿林气的直接在桌子下面掐花羽大腿

-总得给我时间写吧,祖宗

花羽叹了口气,手里的笔继续飞舞着,槿林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又开始在本子上画着什么

随着花羽伸了个懒腰,数学练习册如约到达了槿林桌子上

-这么快?666

-6

还是一样敷衍的回答,花羽趴在桌子上,看这架势剩下的晚自习大概是打算睡过去

槿林瞟了一眼老师,全然没把花羽睡觉当回事

唉,不愧是学霸,睡觉都没人管,槿林心想

老师忽然起身,...

*难得写写〔槿林x花羽〕昂

*小学生文笔,快来提建议

*甜的没刀子放心看么

她看晚霞,我看她

-今天作业好多

-嗯

-写完给我……听见没

-6

-快点回答我

-6

敷衍我是吧,槿林气的直接在桌子下面掐花羽大腿

-总得给我时间写吧,祖宗

花羽叹了口气,手里的笔继续飞舞着,槿林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又开始在本子上画着什么

随着花羽伸了个懒腰,数学练习册如约到达了槿林桌子上

-这么快?666

-6

还是一样敷衍的回答,花羽趴在桌子上,看这架势剩下的晚自习大概是打算睡过去

槿林瞟了一眼老师,全然没把花羽睡觉当回事

唉,不愧是学霸,睡觉都没人管,槿林心想

老师忽然起身,走到花羽旁边,吓得槿林直接把练习册藏在了书下面

-今天上课讲的背了吗

老师敲了敲桌子

-明天早读背

花羽抬起头看着老师,漫不经心地说

-现在立刻马上背

-好~

她戳了戳槿林“老师来了叫我”接着便用书挡在前面继续睡觉

槿林无奈地点头答应了,谁让花羽是她的作业帮呢,惹不起惹不起



-槿林……

她扭头看她,槿林怎么会知道,她哪里是在睡觉,其实是一直在看她,少女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更加俊俏,红唇和深邃的眼眸清冷却又温柔,花羽发觉自己看的入神

-怎么啦

槿林一阵脸红

-晚霞好美……

花羽装作不经意地移开目光






回礼是画的



灰子

浪漫的延续(序)

我来开新坑啦!这回想续画浪漫的故事,感觉原作还有很多遗憾想要弥补,

这章是前序,(这篇故事会有作者本人的oc常驻出没(就推动一下剧情啦,不能接受的小伙伴,出门左转。)还有亲友的oc孩子会在里面。

之后就都是爱娘和她的小伙伴们的快乐日常啦

主线前的前序,主要交代俺的oc灰子和华砂家的西布莉入学搞事【划掉】推动后续事件的剧情。

p3、4是客串人物的设定

浪漫的延续(序)

我来开新坑啦!这回想续画浪漫的故事,感觉原作还有很多遗憾想要弥补,

这章是前序,(这篇故事会有作者本人的oc常驻出没(就推动一下剧情啦,不能接受的小伙伴,出门左转。)还有亲友的oc孩子会在里面。

之后就都是爱娘和她的小伙伴们的快乐日常啦

主线前的前序,主要交代俺的oc灰子和华砂家的西布莉入学搞事【划掉】推动后续事件的剧情。

p3、4是客串人物的设定

灰子

《因为可乐是上古烈酒所闹出来事 1》

群里的点梗,又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沙雕东西,我喜欢搞一些令人眼前一黑的东西  ,各种意义上的。

《因为可乐是上古烈酒所闹出来事 1》

群里的点梗,又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沙雕东西,我喜欢搞一些令人眼前一黑的东西  ,各种意义上的。

灰子

《关于众人看到爱娘穿婚纱出现》

内有作者出没,讲的是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苦逼还账人和不想补考实战课的作者一起哄爱娘换无数风格的衣服留照贿赂补课老师和债主顺便造福小伙伴们的故事【?】

《关于众人看到爱娘穿婚纱出现》

内有作者出没,讲的是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苦逼还账人和不想补考实战课的作者一起哄爱娘换无数风格的衣服留照贿赂补课老师和债主顺便造福小伙伴们的故事【?】

晨羲载曜
花羽:✧(◍˃̶ᗜ˂̶◍)✩...

花羽:✧(◍˃̶ᗜ˂̶◍)✩

寅哲:端木银,敢骑老子,给本座记着(ꐦ°᷄д°᷅)

银:阿哲(●´∇`●)(薅毛)


用了模板

花羽:✧(◍˃̶ᗜ˂̶◍)✩

寅哲:端木银,敢骑老子,给本座记着(ꐦ°᷄д°᷅)

银:阿哲(●´∇`●)(薅毛)


用了模板

坎瑞亚进口青蛙

【芙罗拉x凯亚】所谓爱情

拉郎人永不服输


正是这份宁静的不起眼,使得她能在这一刻无限靠近“亲切的”凯亚先生的内在:如同冰雾花在湖畔封锁自我,不时散发尖锐的雾气抵挡所有人的接近,自我垂怜着注视着水面上哀泣的自己。

把这一刻留下,你必须这么做。有谁低声吟道。此时余晖渐渐消逝,弯月探出,风神的叹息再次响起,为何远方传来了吟游诗人的歌唱?

芙罗拉抚摸今日唯一留下的小灯草,它是那样优美,散发着朦胧坚定的光芒,在半个小时前芙罗拉决定将它留在自己身边,半个小时后她想没有人比凯亚先生有资格得到这株小灯草的爱意。于是她向他走去。

街旁的犬轻吠,引来猫尾酒馆出门散步的猫咪的好奇,路灯盏盏亮起,如同-----...

拉郎人永不服输






正是这份宁静的不起眼,使得她能在这一刻无限靠近“亲切的”凯亚先生的内在:如同冰雾花在湖畔封锁自我,不时散发尖锐的雾气抵挡所有人的接近,自我垂怜着注视着水面上哀泣的自己。

把这一刻留下,你必须这么做。有谁低声吟道。此时余晖渐渐消逝,弯月探出,风神的叹息再次响起,为何远方传来了吟游诗人的歌唱?

芙罗拉抚摸今日唯一留下的小灯草,它是那样优美,散发着朦胧坚定的光芒,在半个小时前芙罗拉决定将它留在自己身边,半个小时后她想没有人比凯亚先生有资格得到这株小灯草的爱意。于是她向他走去。

街旁的犬轻吠,引来猫尾酒馆出门散步的猫咪的好奇,路灯盏盏亮起,如同-----


多年后在炎热的午后,芙罗拉终于明白凯亚·亚尔伯里奇的朝她投来的注视里都蕴藏了什么,那只深邃的,被她喜爱着的眼睛里,原来早早就刻下了某位女孩不知名的心悸。

只不过那只眼睛已经伴随它的主人沉溺于冰雪覆盖下。

芙罗拉起身,随手将膝上的骑士故事放下,她要给家中的鲜花灌溉清水,保证它们的生机与自由。水滴溅落在翠绿的叶片上,反射出谁眼角后知后觉的泪。





就,芙罗拉的话和凯亚的交集就完全是拉家常的程度,或许比这还要低的交流,但是芙罗拉是否会在某一个时间突然触碰到这个男人的心呢,她看不透甚至无法察觉不对,但她仍然遇见了这颗冰冷的心




总之就是女孩后知后觉的一点喜欢

和凯亚完全没有关系


基拉度的圈外女友.

【花羽】我只爱你

基拉度×枯龙

渣渣文笔!!!

首次写文 不喜勿喷

背景大家可以理解为圣混还未交战

话不多说 放文~


人潮涌动 熙熙攘攘的酒吧里

一位衣着华丽的男子一口闷下一整瓶威士忌 眉毛因酒的苦而皱了皱 可是酒再苦也比不过心中的苦 

下午看到的场景又不住出现在了枯龙的脑中:枯龙开心的去找基拉度 没想到却看到基拉度单膝跪地 捧着一束花 深情的对着勇圣母雅娜说出了他梦寐以求的三个字——我爱你 看到这个场景 枯龙的心仿佛被捅了一把刀  他无助的靠着墙 ...

基拉度×枯龙

渣渣文笔!!!

首次写文 不喜勿喷

背景大家可以理解为圣混还未交战

话不多说 放文~


人潮涌动 熙熙攘攘的酒吧里

一位衣着华丽的男子一口闷下一整瓶威士忌 眉毛因酒的苦而皱了皱 可是酒再苦也比不过心中的苦 

下午看到的场景又不住出现在了枯龙的脑中:枯龙开心的去找基拉度 没想到却看到基拉度单膝跪地 捧着一束花 深情的对着勇圣母雅娜说出了他梦寐以求的三个字——我爱你 看到这个场景 枯龙的心仿佛被捅了一把刀  他无助的靠着墙 坐在地上 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回想完这一切 枯龙自嘲的发出一声轻笑 基拉度 我们的那么多 在你心里 又算什么?到头来 原来我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终究抵不过一个她…不知名的液体顺着他清秀的脸庞滑了下来 滑进了他的嘴里 原来眼泪是这么苦的啊 他想

枯龙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 哭着回了家


第二天…

枯龙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以后再也不喝那么多酒了 

“咚咚咚”

听见门口的敲门声 枯龙强忍头痛去了门口

一开门 基拉度的脸印入了他的眼帘 枯龙刚要打招呼 昨天下午不幸的回忆突然又出现在了他的脑中 于是 枯龙冷冷的问

“你有事?”

基拉度虽然对枯龙的态度很不解 但也没有多想

“你去换身衣服 跟我来 我带你去个地方”

枯龙本想拒绝 但抵不过基拉度的软磨硬泡 只好跟他走了


“诶基拉度你放开我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基拉度捂着枯龙的眼睛

“等一等 快好了”

“唉不是我说你 哇!”

枯龙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用玫瑰摆成的爱心中 基拉度单膝下跪 爱心的左右两边还放着一些他平时喜欢的东西

“枯龙 我爱你很久了 我不想再等了 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不愿意”

枯龙怎么会不愿意?他梦寐以求的就是嫁给基拉度啊 但是他不想再失望了 也不想让基拉度背上渣男的名号

基拉度瞳孔震了一下“为…为什么?是我对你不够好吗 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 我改 行吗”

“够了!基拉度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渣?昨天刚刚跟雅娜求完婚 今天又来撩我?你的真心 就这么廉价吗?”

枯龙扭过头 不看基拉度 他怕再看一眼那张脸 他会哭出来

“这都哪跟哪跟哪啊 我跟雅娜求婚?你听谁说的?”

枯龙的一番话把基拉度说的一愣一愣的 自己什么时候跟雅娜求婚了?

“我不是听谁说的 我...我看见的 你就是...昨天下午跟...跟雅娜求婚 你这个渣男 呜呜”

枯龙委屈的不行 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基拉度这可算明白了 原来就为这事啊 感情今天他家小宝贝对他这么冷淡是因为些事啊 他笑了

“哦~我明白了 原来我的小天使吃醋了呀”

基拉度站起身来 一步步靠近枯龙

“谁...谁吃你的醋”

枯龙看基拉度这样 有些害怕 一步步往后退着 不去直视基拉度

基拉度掰过枯龙的脸 强迫枯龙与他对视

“昨天那是因为我要跟你求婚所以去求助雅娜 让她帮我指导情感 并不是在跟她求婚啊 我是在为跟你求婚做准备”

枯龙愣住了 

“原…原来是这样啊 是我误会了...”

基拉度装出一脸委屈的样子

“刚才你还不理我 你还凶我”

“啊不是 你听我解释 我...那个...”

但枯龙看到基拉度笑了

“我又怎么会真的怪你呢?你吃醋也是因为你在意我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

说罢 他又重新单膝下跪 深情注视着眼前那人

“所以 你现在愿意嫁给我了吗”

“我愿意!”

清晨的阳光多么明媚 一对恋人幸福的拥抱在了一起 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

“基拉度 你爱我吗”

“我爱你 我会永远爱你”

“并且 枯龙 我只爱你”




完结撒花🎉🎉🎉

写的不好 各位见谅~




冷圈选手莫桓

我这个站花羽的基拉度粉现在越看枯龙越觉得像个大猛A,让人随时想跪下来喊龙哥踩我,鬼知道我当初年少轻狂刚嗑上花羽的时候一口一个“枯龙小天使” “枯龙小可爱”是怎么叫出来的,罪过…………

基拉度和枯龙的羁绊,绝对不是简单的贵族霸总攻和卖萌娘炮受就能一笔带过的。

要知道,因为领头老大是也伮这么个货,混徒之间基本不会拥有真正的信任,只有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才会偶尔在一起并肩作战。可是即便是这样,有一种默契也是很难培养出来的。人类尚且不能做到如此,何况每天刀尖舔血的混族。

然而基拉度和枯龙做到了,不论是在最后决战时的混舞庵上把后背交给对方的默契,还是准备随时在背后捅对方一刀的默契,他们两人...

我这个站花羽的基拉度粉现在越看枯龙越觉得像个大猛A,让人随时想跪下来喊龙哥踩我,鬼知道我当初年少轻狂刚嗑上花羽的时候一口一个“枯龙小天使” “枯龙小可爱”是怎么叫出来的,罪过…………

基拉度和枯龙的羁绊,绝对不是简单的贵族霸总攻和卖萌娘炮受就能一笔带过的。

要知道,因为领头老大是也伮这么个货,混徒之间基本不会拥有真正的信任,只有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才会偶尔在一起并肩作战。可是即便是这样,有一种默契也是很难培养出来的。人类尚且不能做到如此,何况每天刀尖舔血的混族。

然而基拉度和枯龙做到了,不论是在最后决战时的混舞庵上把后背交给对方的默契,还是准备随时在背后捅对方一刀的默契,他们两人都心照不宣。

除了他们俩之外,还有两对组合也做到了。导演组和编剧其实有一个偏向特别明显的安排,只要细细品就能看出来。就是七个混徒之间,可能除了乌丽小姐姐是个女性所以被摘出去之外,剩下的六个基本上正好能组成三对搭档:咔恰和砰芭,基拉度和枯龙,猾士厄和里斯。

第一对不用多说,基本上在剧里他俩无论出任务还是讨论下一步作战计划,都是待在一起的,甚至连揍里斯、杀害蓝天父母也是结伴行动。咔恰和砰芭虽然是老一老二,但是相比于其他混徒要单纯得多。可以说,他们两个人的默契是最纯粹的,也是最接近人类所谓的友谊的。

猾士厄和里斯这对,就很有意思了。或许是猾士厄有点“耿”的性格使然,他在所有混徒里居然是最重情义的那个,我不禁怀疑他是不是七人当中年龄最大的那个,但是看着真的很像。除了在误杀里斯后猾士厄怀疑人生追悔莫及看着自己的手之外,他对里斯似乎还有一种单箭头的关心,类似于特殊照料,不管从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他和基拉度、枯龙一起谋划怎么整里斯,但与后两者不同的是,他会在和里斯对峙的时候问他“你这么做值得吗”,也会在里斯被芙洛媞打的时候及时冲出来救他,问他“干嘛不还手?”

说到这,这句“干嘛不还手”就很有灵性,我当时看的时候脑袋里一串问号,好家伙这怎么看怎么像老大哥看见自家弟弟被媳妇家暴之后心疼孩子的画风啊,我心想哥你真的是反派吗,你怎么和基拉度枯龙的画风都不一样啊?

哦不对,这个画面好像似曾相识,这不是枯龙被天堂哥打了之后基拉度气冲冲地上去要反击结果不成只好把枯龙拉起来搀扶着走远了的场景吗。


真的觉得这些混徒曾经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因为这样的羁绊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养出来的。

那可是六千年啊,整整六千年。

六千年可以让这群毫无人性的家伙,明知道对方在背刺自己还津津乐道地和对方称兄道弟。

用辣条欺负你[置顶调印]

道道尔闺蜜四人组逛街

闺蜜四人组逛街

         (是东方爱,伊邪那美,杜尔迦,花羽一起出来逛街,除东方爱其他都是男装,路人视角)


         !!!姐妹儿们快来看帅哥美女!

          最旁...

闺蜜四人组逛街

         (是东方爱,伊邪那美,杜尔迦,花羽一起出来逛街,除东方爱其他都是男装,路人视角)

          

         !!!姐妹儿们快来看帅哥美女!

          最旁边的那个个子较矮的帅哥有虎牙,还戴着一对毛茸茸的猫耳朵,看起来真的可可爱爱像小奶猫一样还会撒娇!

         中间的那个帅哥扎着利落的高马尾,看起来又阳光又酷,但笑起来的时候眼镜会弯成好看的月牙,还不时会露出小虎牙,真的就像可奶可凶的先狼狗,对别人冷冷酷酷的,一对那个女生就甜甜的粘着她简直不要太反萌差!

         另一边的那个帅哥棕色卷短发,却一点都不违和,丹凤眼,偶尔一个眼神过来我整个人酥掉一半,就像是只高贵而又妖艳的波斯猫充满了魅力!

        这都是什么神仙帅哥!我太可以了了!

        还有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那个女生,紫色短发,矮矮的,但是真的好可爱!看起来乖乖巧巧的笑起来真的好甜!!!我一个女的看了都心动!

        呜呜呜我想和帅哥美女贴贴!

药药想要变可爱

2021了我还在搞花羽

贴一个传送门:想不到吧我还在搞花羽 

[图片]多多支持鸭

2021了我还在搞花羽

贴一个传送门:想不到吧我还在搞花羽 

多多支持鸭

用辣条欺负你[置顶调印]

同人本《众生之爱》十张内插

前五张画手@Hela 

后五张画手@优微娜 

同人本《众生之爱》预售指路同人本《众生之爱》预售 

同人本《众生之爱》十张内插

前五张画手@Hela 

后五张画手@优微娜 

同人本《众生之爱》预售指路同人本《众生之爱》预售 

用辣条欺负你[置顶调印]

浪漫传说同人本《众生之爱》正式预售

全员合志本,三万五千字,十张内插,一张明信片,60不包邮,淘宝搜空谷工作室,名字叫“众生之爱笔记本”封面是个小仓鼠(怕被屏蔽),4.18中午12点正式预售,预售期一个月,到5.18,每两个星期印一次本子,如果预售超过三十本还可以送周边小物鸭

作者:用辣条欺负你

封面加插图:优微娜

明信片加插图:hela

校对:用辣条欺负你

排版加封设代售:空谷工作室

浪漫传说同人本《众生之爱》正式预售

全员合志本,三万五千字,十张内插,一张明信片,60不包邮,淘宝搜空谷工作室,名字叫“众生之爱笔记本”封面是个小仓鼠(怕被屏蔽),4.18中午12点正式预售,预售期一个月,到5.18,每两个星期印一次本子,如果预售超过三十本还可以送周边小物鸭

作者:用辣条欺负你

封面加插图:优微娜

明信片加插图:hela

校对:用辣条欺负你

排版加封设代售:空谷工作室

清明咕咕子

关于枯龙为什么要偷婚纱。

关于枯龙为什么要偷婚纱。

猫跑跑
印象最深的是怀里俩馒头2333

印象最深的是怀里俩馒头2333

印象最深的是怀里俩馒头2333

仪尘

结局

俺想要评论(扭捏


“我相信,你们一定会让这个世界变得富有生机和活力。”女王迈着稳健的步伐款款走下台阶,浑身散发着纯洁的亮光。她严肃起来,全身上下似乎自带一种庄严感。

  “女王殿下,我们一定会拯救世界的!”三位天女露出自信的微笑,齐声大喊。

  “顺便把朵法拉也带上吧。”女王轻描淡写的说着,转身踏上云梯。

  混族的领土终究是我的,我才是唯一的女王。

  哥哥,只能让你牺牲一下咯。女王拢了拢碎发,嘴角是嘲讽的笑。


  混舞庵。

  枯龙揉着眉心,...

俺想要评论(扭捏




“我相信,你们一定会让这个世界变得富有生机和活力。”女王迈着稳健的步伐款款走下台阶,浑身散发着纯洁的亮光。她严肃起来,全身上下似乎自带一种庄严感。

  “女王殿下,我们一定会拯救世界的!”三位天女露出自信的微笑,齐声大喊。

  “顺便把朵法拉也带上吧。”女王轻描淡写的说着,转身踏上云梯。

  混族的领土终究是我的,我才是唯一的女王。

  哥哥,只能让你牺牲一下咯。女王拢了拢碎发,嘴角是嘲讽的笑。


  混舞庵。

  枯龙揉着眉心,眼睛偷偷瞟着基拉度。另一只手紧紧攥着鸟羽,露出决绝与不舍的神情。猾士厄也收起那幅共产主义好儿女的模样紧紧抱着双臂,内心焦灼面上却没怎么表现出来,只是眉头紧皱,苦棕色眼睛迸射出两道寒光。

  基拉度倒是轻松自若,把玩着手中玫瑰尖刺,倒是没有一点紧张感。

  自己真的不在乎成败吗?真的吗?他隐藏着内心的汹涌情绪。他是了解自己的,没有好处的事情绝对不会去做,那个狠厉阴毒的,矛盾的爵士。

  心里的小魔鬼露出嘲讽兴许。只要那回朵法拉,不仅混族子民能拿到应有的权利,他也会获得至高的威信。自己可以肆意屠杀圣族,可以用各种酷刑对待他们。被人践踏,生不如死的感觉……就像他们当初这么对待自己一样。

  说到底这这根本不算什么野心,只不过是想实现自私的复仇的快感罢了。

  “一日即永世,一日即永世……”爵士喃喃念着混族誓言,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单调重复的机械嗓音在混舞庵迅速扩散,猾士厄和枯龙闻声转过头,神情复杂的望向自己。

  “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放过他们?”基拉度勾唇,眼里全无笑意,是死水般的冰冷。原本在这几个碍事的圣女出现时,只要全部出动就可以完完全全让他们消失。

  为什么呢?为什么非要一个一个送死,给她们成长的机会……一次一次的施行所谓的妇人之仁。这不是养虎为患还能是什么!

  没人回应他,大家都太累了。争执还能有什么用呢……

  天女们的欢叫打破了寂静。“我们要加油啊!一定不能让那些邪恶的大叔得逞!”

  “怎么不是圣族?”猾士厄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看着远处的活力少女。他不想伤害任何不相关的人……可……

  基拉度明白了。借刀杀人,圣族策划了一场鹤蚌相争的好戏。天女族是单纯的锋利的刃,随叫随到,怀揣着救世主的中二梦想,心甘情愿的当圣族的狗。而我们更惨,只是任人宰割的刀板上的肉。

   基拉度挥动黑玫瑰,极速念动咒语脚下跳起弗朗明戈舞步,灵活跳跃走位就像在地面蜿蜒游行的眼镜蛇。

  “熔岩混啸阵!”基拉度一曲跳毕,向虚空一指。脸上虽然还带着笑意,可额头的汗珠出卖了他。几块巨大岩石随着火山一同喷薄而出,怒吼着奔向正飞速赶来的天女们。

  他努力控制着岩石的走向,但毕竟这东西没什么灵活性,对身材娇小的天女当然是形同虚设。她们在躲闪中仍然匀速前进,眼睛望向同一个位置——天舞台。

  “不好!”枯龙此时也顾不上什么了,指着那个满是粉红泡泡的地方,嘴里喊着基拉度。

  猾士厄很快反应过来。“快跳!不能让他们抢夺先机!”脚下很快跳起来,一刻也不敢松懈。枯龙和基拉度也不敢怠慢,气场全开。这两种舞步本就能很好的融汇贯通,这次也不例外。只见两人脚下生出一股奇异的力场,墨绿眼瞳闪出绮丽光芒,黑羽玫瑰奏出阎魔乐章。

  速度。只要我们跳的更快,就一定能赢!

  对于其他两位,这或许只是一场赌上尊严和姓名的战役,可对基拉度来说意味着更多。母亲的身影和仗势欺人的圣族刻在了他的脑海,这是永远也抹不去的东西。

  可,已经回天乏术了。

  天女们挥动法杖,光波汇集,炙人的能量。

  真的要在这里结束了吗……才几分钟而已……不甘心啊。基拉度扶额,却笑了起来。

  枯龙像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向爵士走来,勾住他的下巴使劲靠近自己的额角,恶狠狠的语气带着宠溺。“既然有你……应该算是善终。”

  爵士回报以一个蜻蜓点水的浅吻,算是给他的补偿。后者笑着跑走,开心的像个孩子。

  枯龙总是这么容易满足吗?

  天女们将这耀眼的光芒不带任何感情的射来,这群连对待玩偶都小心翼翼的天使如今却冷血的残杀另外一个种族的生命,真是好笑。

  基拉度目光涣散,将玫瑰花瓣揉烂捏碎,准备迎接最终结局。一束光朝着猾士厄,一束则对着自己。

  等等......

  只有两束!

  基拉度不假思索的拉住枯龙一把推至身前。他看不见枯龙的表情。 

  他会难过吗?时间太短,他无法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他看到的只有两具干枯焦黑的尸体。

  他狼狈逃离。

  天女们在笑。撕心裂肺的大笑,听来让人心寒。

  


  酒馆。大雨。

  基拉度拉低帽檐,用衣袖擦着湿漉漉的脸,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们都死了。他在心里呐喊。

  里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他该死。猾士厄帮助里斯,他也该死。咔恰砰芭那两个头脑简单的蠢货,被杀死也是必然。乌丽的死和自己毫无关系,只怪她实力太弱保护不好自己。

  只有枯龙不该死。他把心托付给自己,偶尔还会做出些可爱的行为。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开心的,那是基拉度唯一可以不去伪装的时候。他可以随意跷二郎腿,也不用思考说出来的话是否会惹他不高兴。

  我错了吗?他可是我最在乎的人......

  可你最在乎的人是谁,不是已经有结果了吗?

  你到底最在乎谁?基拉度掩面大笑,他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

  枯龙......你一定也不希望我死吧?让我好好活着才是你的愿望对吗?基拉度佝偻着身子打开门,醉的不轻。

  那就让我活下去吧。请让我活下去吧。

  门外是漆黑的夜。

  街道上空无一人。

仪尘

枯骨生花7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从基拉度的种花技巧,乌丽的微商大业到猾士厄今天看了多少战争纪录片,基拉度每说到一件有趣的事都会偏头低低的笑。枯龙也没多想,本着和基拉度联络联络感情,开玩笑似的说了。“没想到是我吧?”

  基拉度突然沉默了。他眉头紧锁,眼睛慢慢变成了墨绿色。什么嘛……还是有所顾忌吗。枯龙试图笑着把话再解释一遍,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不如等着他开口。

  “是没想到。”基拉度突兀响起的磁性声线在偌大的客厅里显得非常不自然。枯龙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盯着对面的爵士看了又看。

  “我本来是想着咱们永远都不会见面的……”基拉度望着他,“但是没...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从基拉度的种花技巧,乌丽的微商大业到猾士厄今天看了多少战争纪录片,基拉度每说到一件有趣的事都会偏头低低的笑。枯龙也没多想,本着和基拉度联络联络感情,开玩笑似的说了。“没想到是我吧?”

  基拉度突然沉默了。他眉头紧锁,眼睛慢慢变成了墨绿色。什么嘛……还是有所顾忌吗。枯龙试图笑着把话再解释一遍,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不如等着他开口。

  “是没想到。”基拉度突兀响起的磁性声线在偌大的客厅里显得非常不自然。枯龙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盯着对面的爵士看了又看。

  “我本来是想着咱们永远都不会见面的……”基拉度望着他,“但是没想到你也来了,我本来以为你会是那种胸无大志的混徒。”

  “至少也是混族z大毕业的。”枯龙小声反驳着。

  “但是至少我也没那么累了。你来了之后,终于能有可以好好说话的人了。看起来我和他们关系都不错……其实深聊起来也没什么话可讲。所以只能对他们疏离一些……尽量有礼貌,这样也不至于被他们嫉恨。我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他喝了口水。“我给每个人都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基拉度随意打开香水,喷了几下。“你一定会觉得很好笑……共事了几十年,还不如一个只见过一次的陌生人。”

  枯龙刚想说话,却被这香气乱了心智。这香水..不太对劲。他试图思考,却起了反应,胸口随着呼吸起伏,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看见基拉度越来越近,然后吻上了他的唇。他本可以动用末力把香水的作用抑制下去,可他不想,仿佛是在给自己不恰当的行为找个借口。“基拉度……唔……”

  “我承认,我很想你。”基拉度生涩的迎合着,技巧并不熟练。这个吻从未给过别人。

  抱歉……我太想找个人依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