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花世界

2196浏览    1127参与
东山采薇

【飞云系】花花世界 第二章

顾熙跑到罗云熙家附近商场的游戏厅里,找到人。

罗云熙见到他,起初还惊讶了一下,可一听对方是来抓他回家受教育的,脸立刻冷了。

十四岁的叛逆少年,众所周知,但凡有胆敢找上门来,规劝自己听爸爸妈妈话的,都要被插上“叛徒”的犯由牌,坚决归类到敌对阵营里去,不管这个叛徒才从北京回来,穿着令他好奇的时髦衣裳,往游戏厅五彩斑斓的灯光里一站,多神奇好看,罗云熙就是目不转睛盯着游戏机屏幕,有钢铁一般的意志。

顾熙让罗云熙跟他回家,罗云熙不理他。顾熙说什么,罗云熙都不理他,自己玩自己的,虽然因为顾熙在旁边,他没法集中注意力,一局一局地输,很快花光了钱。罗爸爸早交代了他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让老人不要再...

顾熙跑到罗云熙家附近商场的游戏厅里,找到人。

罗云熙见到他,起初还惊讶了一下,可一听对方是来抓他回家受教育的,脸立刻冷了。

十四岁的叛逆少年,众所周知,但凡有胆敢找上门来,规劝自己听爸爸妈妈话的,都要被插上“叛徒”的犯由牌,坚决归类到敌对阵营里去,不管这个叛徒才从北京回来,穿着令他好奇的时髦衣裳,往游戏厅五彩斑斓的灯光里一站,多神奇好看,罗云熙就是目不转睛盯着游戏机屏幕,有钢铁一般的意志。

顾熙让罗云熙跟他回家,罗云熙不理他。顾熙说什么,罗云熙都不理他,自己玩自己的,虽然因为顾熙在旁边,他没法集中注意力,一局一局地输,很快花光了钱。罗爸爸早交代了他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让老人不要再给罗云熙零花钱,免得他都拿去打游戏。

这一点点钱都是罗云熙狠心克扣自己的伙食费。

早餐省一元,午饭省两元。心狠才能干大事。

顾熙后来也是说累了,干脆闭了嘴,但也没放弃,罗云熙换去哪台游戏机,他就跟到哪台游戏机。罗云熙也许有钢铁般的意志,但在跟人较劲这方面,顾熙也绝对是个狠人。

钱花光不能玩了,罗云熙本来还站着看看别人玩,无奈身边阴魂不散跟着一个高自己一大截的顾熙,别人都以为那是他哥,可两个人又不说话,主要,是罗云熙不跟顾熙说话,就有人开始不停看罗云熙,窃窃私语。罗云熙心里不舒服,拿起书包撒腿就跑了。

顾熙跟着他出了商场,到了街上终于一把拉住他手腕。

“等一下。”

“干啥子?”

罗云熙回头甩了一下居然没有甩开,这才意识到对方比自己大了好多岁,身高力量简直都被碾压。但就这么两秒钟的时间里,他还扫到了顾熙抓住他的那只手,手腕上戴着只好看的手表。

看着就很高级,是配得上电视里“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那种的高级。在外面的日光下,他再次打量好久不见的顾熙。其实这几年顾熙每年回来一两回,罗云熙觉得他回回都有变化,从衣着,到谈吐,逐渐变成了一个妈妈嘴里“见过世面”的人。罗云熙虽然还叫他顾熙哥哥,但也隐隐觉得这个逐渐跟周围显得格格不入的人,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打完篮球回家,跟他隔了一条马路打招呼的顾熙了。

挺奇怪的,这一股陌生感涌上来,他反而没法像刚才那样任性了。

罗云熙转过身来,不再挣扎,而是清了清嗓子又问他:“你找我,到底干啥子嘛。”

他其实想说,你是我爸爸的学生,又不是我的哪个,凭啥子管我?

顾熙看了他一会儿,深呼吸像是在组织语言。

刚张嘴,罗云熙心里咯噔一跳,脑子里蹦出一句——你太让我失望了,罗弋。

想完,罗云熙自己也是懵的。

顾大研究生衣锦还乡,还早一个星期妈妈就在饭桌上提过无数遍了,这样别人家的孩子,会对他罗云熙抱什么希望?没有希望何来失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句话。

“罗弋,你太瘦了。”顾熙说的是。

而且顾熙说的是普通话。

罗云熙继续发懵。

在成都的大街上,这一句普通话让他觉得自己在跟一个好看的男主角演电视剧。

“你看你这个手腕腕,跟鸡脚杆一样。”又突然变成了四川话。

顾熙说着拉起他的手,好像在展示证据。

罗云熙听到“鸡脚杆”三个字,一下气到了,使劲儿一甩,终于把顾熙的手甩掉。

他已经十四岁了,到了在意外貌和别人评价的年纪。他在学校可是备受女同学追捧,经常收到情书表白礼物,顾熙却在这里说他丑。不能忍。

他转身就要跑,又被顾熙拉住后衣领,“你去哪儿?”

普通话又来了。罗云熙就觉得听着特别刺耳。

“你管我喃!你放手!” 他挣了挣,挣不开,“放开放手!”

顾熙倒也不说话了,就不放手,看着他把上衣都挣扎得歪了,才发现罗云熙是真的好瘦。他想到罗老师跟师娘,想到父母都气成这样了,罗云熙居然还有钱打游戏,顾熙这么聪明的人,立刻明白了罗云熙的钱是哪儿来的。

不吃饭,把钱用来打游戏呗。

“你闭嘴!”

顾熙已经二十六了,声线也变低沉。

这一声,罗云熙始料不及,真吓了一跳。没想到顾熙会冲他发火。他也许叛逆,却绝不是那种能在街上跟人打起来的混球。顶多就是在顾熙拉着他后衣领拖走的时候,不那么配合对方。

“去哪儿嘛……”边不配合拖拖拉拉地跟着走,边嘀咕。

“吃东西!”顾熙也不看他,就拖着他走。好像真的生气了。

“不回家啊……”罗云熙小声试探。

顾熙带他在外面吃东西当然比回家挨批评的好。虽然之后回家一样要挨批,但能拖一时是一时。

“你也不看看几点了?”顾熙回头瞪他一眼,“你打游戏的时候我就给老师打了电话,我带你在外面吃。想吃什么?”

“……顾熙……”罗云熙顿了顿,“哥哥”两个字卡在喉咙里,始终没有叫出来。

顾熙这一生气,他心里刚才涌起的陌生感突然烟消云散,罗云熙甚至有一丝丝微妙的激动,觉得这是顾熙从未在他面前展示过的一面,觉得新鲜,有趣……也是从这一天开始,他再也没有喊过对方哥哥。

他说,“你能不能讲四川话……你讲普通话我听着就想笑……像在看电视剧……”

顾熙又回头瞪他,“问你想吃啥子!”

罗云熙就笑了,“肥肠粉儿。我们去吃肥肠粉儿嘛。”

顾熙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拉着他往他们都知道的好吃的粉店走。

罗云熙就去抓他的手,“你放开我领子,我自己走……”

……

后来罗云熙也总是会去想,自己到底是怎么喜欢上顾熙的?

又或者,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欢顾熙?

还是,只是一种日久以后形成的,习惯性的爱慕。

而习惯很难改变。

很难。

再后来,当他第一次以情人的身份,跟另一个比他小整整十二岁的小孩去异国旅行时,夜里两个人并肩走在横跨河流的大桥上,大风掩盖了身边人的声音,直到小孩伸手一把将他揽进怀里抱紧,他才反应过来几秒钟以前竟是想到了顾熙。完全控制不了。

他想到的是好多年前,电话里那个人跟自己说要出国,半夜里他随便裹了件外套,出了宿舍走到附近的大桥上,吹着相似的大风讲了两个多小时的话,直讲到电话没电,嗓子完全哑掉。回去之后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起床匆匆忙忙收拾行李要跟队里一起从澳门回上海,还在飞机上就发起了高烧。

罗云熙用飞机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迷迷糊糊想到,原来,他跟顾熙之间的,根本不是什么青梅竹马细水长流,而是一个在最后部分才高潮迭起的悬疑故事。

悬疑故事。谁能料到呢?

看他一直走神,身边几乎高他一头的小朋友把他整个人搂在怀里,埋头去吻他冰凉的耳尖。

他浑身哆嗦了一下,说,对不起。

小朋友凑得更近,贴着他耳朵说,不准说对不起。

他觉得痒,轻声笑起来,说,那,谢谢你。

小朋友在他耳边“啧”了一声,语气有些不善,说,也不准说谢谢。

罗云熙一挑眉,抬头顶开那个毛茸茸的脑袋,说,讲点儿道理,陈飞宇小朋友。这也不准说,那也不准说,那你告诉我,我能说什么?

说你喜欢我。

陈飞宇抬起罗云熙的下巴,用一双典型的狗狗眼看着他,罗老师,说你喜欢我。说,罗云熙喜欢陈飞宇。

罗云熙垂下眼帘,眼尾跟耳尖同时烧起来。觉得一定是大桥上的零落灯火太浪漫了,自己的心怎么跳得这么快。

三十多的人了,不应该。

陈飞宇根本也不等他平复,直接又埋头去吻。

这次动作比刚才还要急切,年轻人用吻去催促他。用起伏的胸膛去贴他的胸膛,罗云熙觉得自己有些耳鸣,呼吸跟心跳都变成了桥下解冻的春水一般。汹涌。和年轻人谈恋爱……真要命。

两个人抱着动情地吻了一会儿,罗云熙才轻轻推开陈飞宇,微微仰着头说,其实这次我跟你出来,也是有一些事,想要告诉你。你听完之后,如果还想听我说那句话……

陈飞宇迫不及待答他,说,我当然想,我想听,我任何时候都想听。

罗云熙就看着他。

罗老师……说着说着又撒起娇来,年轻人凑到罗云熙颈窝,去嗅恋人的味道。灼热的呼吸激得罗云熙又哆嗦几下。

我们回去吧。罗云熙轻轻揪住他短而扎手的发尾。像抓一只黏人又执着的小狗。他在狗狗的耳后根处轻轻吻了吻,说,洗个热水澡,我慢慢讲给你听。



东山采薇

【飞云系】花花世界 楔子+第一章

写在前面:

开个鱼X云的大长篇,半纪实文学,细节全靠瞎编乱造。

三观不正,不要来纠缠。

云在鱼之前喜欢过别人,没结果的一段初恋。


楔子

罗云熙是在快六岁的那个夏天里的某一刻,意识到自己很好看的。

一九九四年的夏天,从大到小的学生一概放着暑假,家属区的篮球场被大孩子和年轻职工占领,天气闷热,年纪小的孩子就像往常一样聚在公园池塘里的假山下,卷着裤腿,拿着塑料水桶跟长柄的鱼网抓池塘里的小鱼。

公园是和工厂、家属区差不多时间修起来的。当初建厂时,有很多江浙一带的高工和大学生来这里援建,所以公园里人造太湖石错落,景墙白墙灰瓦,乍一看像江南园林。罗云熙在家里的相册里看过,妈妈还怀...

写在前面:

开个鱼X云的大长篇,半纪实文学,细节全靠瞎编乱造。

三观不正,不要来纠缠。

云在鱼之前喜欢过别人,没结果的一段初恋。




楔子

罗云熙是在快六岁的那个夏天里的某一刻,意识到自己很好看的。

一九九四年的夏天,从大到小的学生一概放着暑假,家属区的篮球场被大孩子和年轻职工占领,天气闷热,年纪小的孩子就像往常一样聚在公园池塘里的假山下,卷着裤腿,拿着塑料水桶跟长柄的鱼网抓池塘里的小鱼。

公园是和工厂、家属区差不多时间修起来的。当初建厂时,有很多江浙一带的高工和大学生来这里援建,所以公园里人造太湖石错落,景墙白墙灰瓦,乍一看像江南园林。罗云熙在家里的相册里看过,妈妈还怀着他时,扎着烫过的时髦卷发,背靠在月门上的照片。景墙后面花径两边栽着茂密的栀子和美人蕉,角落里有桃树,梨树,都是典型的南方绿植。公园四周还有一圈围廊,顶上盘坠着藤萝,此时正是花期,一道道紫练垂下,随风而动,是乘凉散步的好地方。

罗云熙他们小孩子们喜欢去的地方,是公园正中一个人造池塘。池塘里有小鱼,从哪儿来的谁也不知道。直径大致六七米,深两三米,圆形,沿着水泥石阶可以下到水面高度。池塘中间还立着一座假山。假山空心,钻进去之后别有洞天,内部大概两米多高,站下四五个小孩绰绰有余。

那天罗云熙他们已玩了一下午,到了差不多家长下班时间,忽而炎光西坠,夕照刺得人睁不开眼,孩子们就相继躲进假山里面,互相攀比着抓到的小鱼。比着比着有调皮的不服气自己抓得不如别人多,动手泼起了水,一时间打水仗的嬉笑声在中空的假山体里回荡,像一群洞府里吵闹着谁的猎物多的小妖精。混战里罗云熙一边回击朝他泼水的人,一边怕鱼跑了,用手肘挡住脸,小心把装鱼的塑料带系紧。刚系好,果不其然听见有人脚下一滑,“啊”一声整个跌进池塘里,嘴里喊着,别泼了别泼了,鱼都跑了!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家长们放心小孩子来玩,因为这个池塘并不深,池塘底有排水装置,还有人定期清除青苔和垃圾。罗云熙还有半个月满六岁,以他不到一米二的个头,走到最深处水面刚好没过胸口。有时没人他会自己偷偷钻进这假山里,脱下衣服裤子,放到露出水面的石头上,然后只穿着短裤跳下水,踮起脚尖,跳几个从舞蹈老师爸爸那里耳濡目染来的芭蕾动作。

假山腹内的空间,比起外面天光大亮显得晦暗不明,但池水清凉,粼粼波光印着凹凸不平的石壁,浮力托着他翩翩起舞,跳着跳着他会不自觉闭起眼睛,感受那个微微晃动的水流滑过皮肤,还有光线从四面洞口照射进来投映在眼睑上。那些仿佛是他最初享受舞蹈的时刻。在那些美好的时刻里,他想象自己是一尾鱼。

那个掉进池塘全身湿透的小伙伴先上了岸,又有小伙伴的爷爷来叫人回家吃饭了,同伴一个个离开,罗云熙也钻出来。刚刚在里面互相泼了一身的水,风里生出些凉意,他扶着假山石壁打了几个颤,两条腿在水里泡久了,嘴唇发青。天色暗了些,好在盛夏白日漫长,至少还有两三个小时才会黑,阳光还是暖的。

他拿着装了鱼的口袋,爬上水泥石阶坐到池塘边上,弯腰穿起自己不知被谁踩得湿漉漉的塑料凉鞋。那个时候大家的鞋都长得差不多,其实穿错也没关系,但他的脚比一般男孩子要小,之前的家伙肯定是把脚丫子伸进去,发现鞋后跟带子怎么也提不上来,才知道穿错了。

罗云熙穿好鞋,把装着鱼的塑料口袋提到眼前,看见里面三条状如栀子叶般的小鱼悬浮着与他对视,圆润鱼腹在阳光下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简直叫人目眩神迷,那些鱼鳞像细细碎碎的钻石,又像一颗颗小小星子,他默默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口袋倒过来,哗啦一声,小鱼又被他倒回了池塘里。

家里没有鱼缸,没有地方养它们。有一回小伙伴看见他把鱼倒回去,还问,为什么不让爸爸妈妈买个小鱼缸?他也不理解,他喜欢的是来这里抓鱼,不是回家养鱼。就算家里有了小鱼缸,又能放下几条鱼呢?只要鱼在池塘里,他就能永远享受抓鱼的快乐不是吗。

他把空掉的塑料袋系了个结揣进裤兜里,一个人走上环绕公园的围廊,漫不经心地往家走,妈妈下班晚,今天爸爸下午有课,也不会早回,他小时候,很过了这样一段没什么人看管的逍遥日子,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他敢旷课在商场打游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但这样不被干扰的自由生长,同样带给他一种独立,和与自己独处时的安定感——他很少感觉孤独,独处对他来说是怡然自得的。

他抬手指尖拂过那些垂下的紫藤萝,花链外面是一丛挤着一丛的美人蕉,红的,黄的,缀着杂色斑点的,早些时候下过一场小雨,花上都是圆滚滚的雨水珠,在他路过的眼角闪闪发亮。晚饭时间人都回家了,他左顾右盼一番,确定了没人会吹着哨子来罚款,就趴到长廊的扶手上,弯腰摘了两朵下来。美人蕉的花摘下来,像一个个小漏斗,底下是可以吸的,花汁有淡淡的甜味,花瓣咬破了也会有淡淡的颜色沾在唇上,嘴角。

他叼着美人蕉,穿过景墙,正对着公园入口的地方另有两个正方形的小水塘,水是从旁边的小河里引进来的活水。池面轻柔荡着涟漪,浮着小巧碧绿的水莲圆叶,花半开,隐隐露出半透明的粉色,像美人抹了淡色胭脂的妆面。罗云熙停在水塘边,想整理一下自己玩了一天之后的头发和衣服,上次回家被妈妈看见,数落了半天,说九月开学你就是个小学生了,还成天在外面疯,跟个野娃儿一样。

他蹲下来,以水面为镜先整理的是半湿的柔软的头发,嘴里含着美人蕉的花,头顶就是那朵半开半合的睡莲,他眼波流转,突然就停下了动作。

美这个意识仿佛是灵光一闪出现在他脑子里,像顿悟。神话绝不是空穴来风,爱上自己影子的水边纳喀索斯当然存在,只是神没有理性,神只有被预言决定了的命运。

罗云熙那时当然还不知什么是爱。他只是意识到了美。这个发现让持久了一下午的快乐留下的强悍余音也瞬间安静了。

他就那么和水里面那个自己对视着。

这是他人生里很重要的一个时刻。

因为,一个人若对自己的美无意识,只是动物性的,就像蜂房的结构,蝴蝶的翅膀,雄鸟的尾羽,它们生得精密齐整又或是绚丽夺目,是为了生存,是为了繁衍。

而美一旦有了意识,就成了命运。

罗云熙与纳喀索斯的不同,在于他知道水里那个人是自己。但归根结底,又没有什么不同。



一九九四年那个夏天的傍晚,罗云熙,哦对了,那个时候他还叫作罗弋,罗弋蹲在公园的小水塘边,窥见了命运向他揭开的一条缝儿。他觉得整理自己开始变得前所未有的有趣,起身放下裤腿,又把短袖衬衫下摆扎进裤子里,拽平褶皱。走出公园的时候,脚像是有了自己的落地节奏,回家的马路熟悉中也多了一丝陌生,夕阳里是骑自行车下班回家的人,还有几个抱着篮球满头大汗的大孩子,在路沿上边走边运着球,他认出其中一个是爸爸的学生,叫顾熙。

顾熙哥哥去年考上了北京的大学,爸爸很开心,但也忍不住说过,顾熙很有天赋,以后不走跳舞的路了有些遗憾。妈妈听见了就说,考上大学当然念大学,跳舞能有什么出息?罗爸爸就埋头笑,不再说什么。上礼拜顾熙放暑假回家,去罗云熙家坐了坐,带了礼物给老师。一瓶白酒两袋水果。那些水果里的荔枝很甜,罗云熙一颗一颗吃得很节省,因为贵,那时并不常吃到。

顾熙也看见罗云熙了,两个人隔了一条马路,顾熙把球抱在怀里抬起另一只手臂跟罗云熙打了个招呼,他四肢修长,体态有力又优美。夕阳里那个招呼直到现在罗云熙都觉得是金色的,像他后来跳过的所有神话,或者童话故事里的男主角,又许是因为一遍一遍忆起磨平了棱角,柔和无比。

他记得自己那时很乖地喊了声,顾熙哥哥。

然后路边电线杆上的喇叭里响起了厂里下班的广播,当,当,当,当,当,一组组渐强的钢琴声,是他那时喜欢看的电视剧《包青天》的主题曲,叫作《新鸳鸯蝴蝶梦》。每天剧尾这首歌响起来,他都要跟着一起唱的,还唱得特别投入。有时妈妈在旁边削着水果笑他,爱情两个字好辛苦?你晓得啥子叫爱情?还格老子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罗云熙不管,他是那种,只要自己觉得好听,别人越笑他,他就要唱得越大声的人。这些歌词他不知道什么意思就死记硬背下来,每天依然唱得很投入。后来有一天,他到外地参加活动,航班晚点了,当在深夜空荡的候机厅里再听见这首歌,空灵仿佛是一段回忆,才明白小时候虽然有很多东西不懂,但种子却已早早地埋在了心里,不知不觉就生了根发了芽,当人愕然发觉,早已长成了盘根错节的参天大树。

彼时他跟顾熙隔着一条马路打完招呼,罗云熙踏着广播里音乐的节奏继续往前走,无聊就把别在裤腰后面的鱼网取下来,顽皮地左右挥舞,好像下水捉完鱼,现在又扑着空中并不存在的蝴蝶。

没走两步一个年轻的姐姐骑在自行车上迎面而来,兴奋地喊着:“顾熙!顾熙!”罗云熙只觉那条白色连衣裙像一朵被吹鼓起来的柔软的云。

他下意识回头看,姐姐双脚落地刹了车,停在顾熙身边,热络打着招呼。

顾熙显然也很开心,讲了两句就把怀里的篮球顺手放进车筐,接过车翻身上去。

姐姐则侧身轻盈一跳上了车后座,自然搂住顾熙的腰。

两个人一起骑远了。

几年以后罗云熙才知道姐姐的名字叫陈非语。

陈非语是顾熙的初中同学。

顾熙上高中、考大学,陈非语读书不怎么样,所以念了中专,毕业以后就进了厂里工作……这些都是后来顾熙出国以前告诉他的。

顾熙二零零九年年底去了美国。

那年十一月十九日,罗云熙参加完澳门回归十周年文艺晚会,跟队里的其他人一起,从东亚运动会体育馆坐车回宿舍,洗完澡出来,发现手机上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顾熙打来的。

几个月的辛苦排练终于看到了成果,演出结束快三个小时了,他的心跳还有些快,没来得及打电话回家问爸爸妈妈观后感,倒先给顾熙回了电话。他把电话夹在肩膀上擦头发,听到对方接起来,没打招呼就直接问道:“怎么样,顾熙?我今天发挥得不错吧,只有那么一两个动作有些小失误……”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他已经好几年不叫顾熙哥哥了,变成了直呼其名。

顾熙说他,他不听,就这么顾熙顾熙的一直叫,一直叫,最后变成了被默许。

顾熙大学毕业以后考上了本校研究生,毕业时罗云熙已经十四岁了,正在念初二,那是一段他因为沉迷游戏,心理又逆反,叫爸爸妈妈跟老师一道操碎了心的时间。接着顾熙在北京找到了工作,入职前从学校搬东西回家,顺道上门看望老师,问起怎么不见罗云熙。

罗老师叹着气告诉他,小孩不听话,成天跑去外面打游戏,成绩一落千丈,怎么教育都不听。那天师娘留顾熙吃饭,正在厨房忙着做晚饭,不无失望地说,罗弋这个娃儿,要有你一半听话我也就满足了。你说,他现在这个样子,考不起高中咋个办?他爸说,他喜欢跳舞,喊他去学跳舞。

顾熙接过话头,说,如果他喜欢的话……

师娘打断了他的话,说,不得行,跳舞以后搞啥子嘛,没得出息,不然小顾你当初也不会选择去北京了……

好了!

罗老师叫她少说两句的语气里,难得带了些愠怒:“自己的娃儿不听话,在别个面前紧到起说,说啥子嘛。”

顾熙温顺地朝罗老师使了个眼色,开口说,老师你不要跟我见外,罗弋几岁的时候我就看到起他长大,他是我弟弟,你们不反对的话,我管哈他。

罗老师嘴张开还没发出声,师娘的声音已经从厨房里传出来,小顾,你管!你随便管。

顾熙就看见罗老师微微垂下的头,和略显尴尬和疲惫的眼角。

他从罗老师家出来的一路上,脑子里都是初高中时,罗老师在舞蹈教室里上课时意气风发的样子。罗老师喜欢舞蹈,热爱这份工作,顾熙当然知道。顾熙自己也喜欢跳舞,他能在舞蹈中找到一种别处感受不到的自由和释放。如果,他是想,只是如果,他能有一个正常一些家庭的话,也许,他就可以选择不那么拼命地学习,可以选择舞蹈,可以选择像罗老师一样,用接下来的人生做一件自己真正热爱的事。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他的爸爸在他三岁时,因为工伤死在了职工医院的急救病床上。他妈妈身体一直不好,两个人靠拿爸爸的抚恤金生活,直到顾熙拿奖学金上了大学,开始在学校里打工补贴家用。

顾熙径直跑去罗老师家附近的商场游戏厅揪住了罗云熙。

那是罗云熙第一次见顾熙发火的样子。

 

 

<tbc.>


开局一只驴
——23:00—— 是小薄荷,...

——23:00——


是小薄荷,二爷的小鸟(?)


没画完

但我撑不住了我不行了我累了萎了一滴不剩了

——23:00——


是小薄荷,二爷的小鸟(?)


没画完

但我撑不住了我不行了我累了萎了一滴不剩了

杜鹃花和巴别塔

【尼罗情人节24h】瞎几把乱捅刀

-17:00-


“他无涯的人生整个儿就是一场迎来送往,无休无止,无尽轮回。再爱也停不下,再好也留不住。”


写了《恶徒》,《民国遗事1931》,《花花世界》,本身计划里还有《残酷罗曼史》,《义父》和《无心法师》,但是最近状态太烂了,实在不舍得写。写好的几个也不好看,拍得也不好看…。

尼罗任何一篇文里的感情线都能捅死我(?)。

我真诚安利!!!!一定要看!!!!

【尼罗情人节24h】瞎几把乱捅刀

-17:00-


“他无涯的人生整个儿就是一场迎来送往,无休无止,无尽轮回。再爱也停不下,再好也留不住。”


写了《恶徒》,《民国遗事1931》,《花花世界》,本身计划里还有《残酷罗曼史》,《义父》和《无心法师》,但是最近状态太烂了,实在不舍得写。写好的几个也不好看,拍得也不好看…。

尼罗任何一篇文里的感情线都能捅死我(?)。

我真诚安利!!!!一定要看!!!!

鹤

【尼罗情人节24h】至死方休

-12 :00-

缝合怪来了,接合原著把小薄荷第一次写了一遍,上班实在没空偷了个懒,谢谢策划带我玩

石墨链接:至死方休 

微博链接:至死方休 

ao3链接:至死方休 

-12 :00-

缝合怪来了,接合原著把小薄荷第一次写了一遍,上班实在没空偷了个懒,谢谢策划带我玩

石墨链接:至死方休 

微博链接:至死方休 

ao3链接:至死方休 

Nowhere
今天去看了个还不错的展。各种拍...

今天去看了个还不错的展。各种拍照。

今天去看了个还不错的展。各种拍照。

居家呆鱼
路边的一片木棉花这个品种应该是...

路边的一片木棉花
这个品种应该是美丽异木棉

路边的一片木棉花
这个品种应该是美丽异木棉

居家呆鱼
洛神花五六片,平阴玫瑰6朵,方...

洛神花五六片,平阴玫瑰6朵,方糖2块
一杯愉快的下午茶😊

洛神花五六片,平阴玫瑰6朵,方糖2块
一杯愉快的下午茶😊

居家呆鱼

老福特我回来了,虽然找不回原来的老号,但是我这风格可不能丢🤔

老福特我回来了,虽然找不回原来的老号,但是我这风格可不能丢🤔

芯慢谷 95304
“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浪里个浪呀嘛浪
老妈,生日快乐🍰🍰🍰🍰

老妈,生日快乐🍰🍰🍰🍰

老妈,生日快乐🍰🍰🍰🍰

刘二

去天津旧租借地逛了逛,想起尼罗笔下的人物。由孙殿英的名字想起小薄荷和余二的故事。街道上的海棠花未开,只有关在旧居中的开了,好像与世隔绝,不曾凋谢。

去天津旧租借地逛了逛,想起尼罗笔下的人物。由孙殿英的名字想起小薄荷和余二的故事。街道上的海棠花未开,只有关在旧居中的开了,好像与世隔绝,不曾凋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