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花落

39.9万浏览    5394参与
小棹归时(不要连赞)

【sofa】裂帛 6

    🌕ooc预警,狗血故事没有逻辑,慎入。

         破镜重圆。

         2.6k字,久等啦!


正文:


    花落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紧张过。


    服务生端着木桶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十杯杜松子酒炸裂出的浓重酒气直抵鼻腔,花落几乎是下意识地皱眉侧过...

    🌕ooc预警,狗血故事没有逻辑,慎入。

         破镜重圆。

         2.6k字,久等啦!


正文:


    花落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紧张过。


    服务生端着木桶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十杯杜松子酒炸裂出的浓重酒气直抵鼻腔,花落几乎是下意识地皱眉侧过身去。等花落掰正身体时,余光瞥到那桶烈酒已经稳稳当当地送到了soso他们的卡座上。


    花落闭上眼小声骂了一句脏话。


     不远处的卡座没有一个人说话,盯着十杯酒鸦雀无声。


     木桶盛着大量冰块,和着酒吧昏暗的灯光漫出汹涌的寒意,森森冷气里整齐地码着十杯酒气扑鼻的杜松子酒。透明的酒液像隐藏獠牙的毒蛇,带着高浓度的酒精危险地吐着信子。


      海啸看着这桶烈酒,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被吓醒了。一想到soso主动提出喝十杯四十多度的杜松子酒就为了谁回不回头的赌注,他又觉得自己是不是醒得不够彻底,否则怎么会有人提出这么不要命的要求。


      花落在远处紧张地关注着soso的声音,只见soso神色如常地端起玻璃杯,平淡地抬手将一整杯杜松子酒一饮而尽,然后把玻璃杯轻轻搁在桌上,伸出食指说道:


      “一。”


      四十多度烈酒下肚,口中的杜松子浆果和浓重的柑橘味如同猛烈的炸弹,来势汹汹直冲脑门,几乎是同一时候,红晕就攀上了soso的脸颊,连脖子都一并染上颜色。


      一开始soso打算用十杯杜松子酒当赌注的时候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即使知道依照soso的性格,他作出的决定就一定会去履行。


      当花落听到soso报出的数字时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炸开了,任谁都知道他早就被动地被soso摆上了赌博的牌桌,骄傲不许他轻易认输投降,前几天的直播已经为他们之间画下楚河汉界,他今晚欲盖弥彰地悄悄来酒吧已是自损心气,怎么能再继续妥协。


       但他低估了牌桌上的对手,花落不知道soso到底有多不要命才来玩这出。


       他迅速拿出手机点开和祁醉的对话框:


      Flower:他真喝了?


      Drunk:嗯,第一杯。


       背对着soso 的花落看不见任何具体的情况,他如坐针毡,心脏像是被攥在手掌心反复蹂躏,慌乱和紧张不由分说涌上心头。


       Flower:他疯了你们脑子也跟着被灌糨糊了?你们就这么让他喝???


      他发完消息的时候soso已经解开了衬衫领口的第一颗扣子,修长的手指扣住玻璃杯壁,喉结耸动,将第二杯杜松子酒也喝了下去。


       这次他显然比第一杯喝得更慢一些,干燥浓郁的液体在身体里炸开强烈的酒香,杜松子酒独特的花香被冰块遮得一干二净,像极了凛冬肃杀的玫瑰,浓烈又锋锐。


       即使什么都看不见,花落背后的衬衣已经被冷汗浸湿,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形容现在的心情,恐怕这个酒吧里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全都理智尽失。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后悔今天来了这里,soso拿酒发疯不仅是在迫害自己的身体,更像是拿着一柄利刃一刀一刀凌迟花落的心脏。他如同自虐,看似势均力敌的一场豪赌,花落早就在做好准备来酒吧的那一刻就折掉一半筹码。


    突然,他的耳朵清晰地捕捉到了一个声音: 


     “二。”





      花落低头看手机,祁醉没有回复。


       就在花落心乱如麻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背后的人群突然一阵喧闹,人群的惊呼和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快要穿透花落的耳膜,他坐直身子想知道更多细节,但那一串喧闹似乎被谁制止住,没办法透露给他任何蛛丝马迹。


      他想问问祁醉是不是出事了,却发现祁醉已经先一步发了消息过来:


      Drunk:这你还能沉得住气,你真不怕他出事儿?


     花落抹了一把脸,尽量忽视背后的声音:


      Flower:刚怎么了


      Drunk:第三杯喝得太急呛到了,打碎了玻璃杯。


      Drunk:现在还没出大事,你再不拦着这个疯子说不定一会儿真要出事了。


      花落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形。


       哪怕他现在不断地告诉自己所有的感情都过去了,没必要再回头看,soso自作自受哪怕身体垮了也不关自己一点事。花落假装自己是铜墙铁壁百毒不侵,鼓起勇气割裂往事,却发现soso哪怕是一点点小动态都会让他溃不成军。


       他到底该讨厌激进极端不把身体当一回事的soso,还是讨厌即使下定决心一千遍却仍然没法抽身而退的自己。


      酒吧里别的喧闹声似乎都不复存在,他的耳朵里传来soso的声音:


       “三。”






       时间的参照物究竟是什么。


       如果时间只会滚滚而前,那为什么已经熟络起来的关系还会重回冰点。如果两个人较分别时的距离没有丝毫进展,又算不算时间也停滞了三年。


        第五杯酒灌下去的时候,soso感觉自己的嗓子和胃已经彻底烧了起来,脑袋昏昏沉沉,世界都在地动山摇。


       Soso看到花落来酒吧的时候,感觉自己心头久违地陷入了软软的一团,连绵如水般的情愫增注着,他似乎又抓住了花落的喜欢,哪怕只是一点也够他回头。


       他本来打算只要花落回过头来看他一眼,他就找他把所有的情愫全部坦白清楚,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他不会再轻易地放手。


      赌一把,哪怕只有一半胜率也值得一博。


       但随着一杯又一杯杜松子酒杯饮尽,他为数不多的信心似乎也随着理智散了七七八八。Soso的胃一阵一阵地传来痛感,他知道这样不要命,但是这一次他不想再让自己后悔了。


      他的额头浸出细密的汗珠,海啸和业火在旁边随时开着手机拨号120的界面,打算一看到soso撑不住了就马上叫救护车。






      有人以为soso稳操胜券,故意醉酒笃定了花落会流露关心。可是soso知道自己才是那个最徘徊犹豫又矛盾的人,他没有任何底牌来确认自己在花落心里还有足够的分量。


       Soso盯着花落一动不动的后脑勺苦涩地笑了笑,他沉沦又清醒,知道自己不甘心又没勇气,是他自己画地为牢,才被困于这心头三寸地。


       soso低下头闭上眼静默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压下胃部的灼烧感,拿起了第六杯杜松子酒。


      杯沿近在咫尺,突然有人强硬地抢过酒杯,愤恨地将它摔碎在地。


       Soso睁开眼,花落站在身旁与他四目相对,他气得眼圈发红,忍无可忍地对soso吼道:


      “你不要命有一万种方式,就非得当着我的面是吗?”


      “喝够了吗?!好玩吗?!我来了你就高兴了?!”


       花落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之前一直背对着soso不知道soso 到底怎么样,祁醉也一直不告诉他状况如何。未知才最让人慌张,一声又一声数字像一道道雷炸在他耳边,又如同寸寸短刀捅在心口叫他备受煎熬。


       可是当他摔碎酒杯,清晰地看到soso的样子时,他才发现之前的寸寸凌迟带来的难受原来只是九牛一毛。


        Soso张着嘴轻轻地呼气,周遭全是酒气,他全身都染上了粉色,深邃的眼睛此刻也蒙上了淡淡的水雾,迷茫又执着地看着他。衬衣的前襟被酒液浸湿,显得狼狈极了。


      突然,Soso缓缓地、小心地握住他的手,似乎是怕花落下一秒就甩开,他压下嗓子轻声说道:


      “不高兴。”


       花落被soso难受的眼神烫得心头一颤,他似乎突然丧失了行动能力,指尖的温度让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在听到soso声音的那一瞬间不争气地红了眼圈。


        指尖的力道突然一紧,他感受到soso看着他,眼睛里有晕不开的委屈,声音杂糅着浓烈的醉意,听上去低沉又难过:


       “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


——————分割线——————————

        抱歉我剧情拉得太慢了啊啊啊啊,写了两千多了还没写到上一章预告的部分,这一章就不设预告了,接下来就是上一章预告里显示的(跪下)。

        最近身体状态一直不好,不断有新的毛病,药就没停过(大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因为生病回家缺席了一直很看重的决赛,之前的比赛已经占用很多时间了,近两个月也没有更文,确实觉得蛮遗憾的。

        久等了!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应该还有一更(突然变快)不会因为这样你们就不给俺留评论了吧😭😭😭

        今天卡了好一会儿,写的可能不太好😭大家见谅呜呜呜。

        想看到更多和文章内容有关的评论,宝贝们就尽量别评论“求更踹”了好不好☹️谢谢各位乖宝们!

零乱

🐨

整理了一下我大学自学的ps修图和pr视频剪辑的教程,网盘满了,删了的话很浪费,毕竟自己当时学习的时候是很用心的,如果需要的,扣一留私信发给你 ​​ ​​​😁

整理了一下我大学自学的ps修图和pr视频剪辑的教程,网盘满了,删了的话很浪费,毕竟自己当时学习的时候是很用心的,如果需要的,扣一留私信发给你 ​​ ​​​😁

月归清

sofa【窗户纸】

ooc快乐芜湖

来ooc

o不被定义的ooc

无脑短甜文

————————————————————————————


花落趴在门边,悄咪咪看着训人的soso,soso脸上没有笑意,一脸严肃地训着青训生。他忽然抬眼向二楼望了一眼,跟花落的眼神对上了,花落忙不迭的窜回了房间。


花落靠着门,心跳的声音让他快疯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对soso有了不该有的情感,也许是刚进战队,又或许是他撞进soso延里的那一刻,他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不要把自己不该有的感情显露出来。


门被敲响,“花儿,能开一下门吗”soso在门外问着,花落调整好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然后再打开......

ooc快乐芜湖

来ooc

o不被定义的ooc

无脑短甜文

————————————————————————————




花落趴在门边,悄咪咪看着训人的soso,soso脸上没有笑意,一脸严肃地训着青训生。他忽然抬眼向二楼望了一眼,跟花落的眼神对上了,花落忙不迭的窜回了房间。


花落靠着门,心跳的声音让他快疯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对soso有了不该有的情感,也许是刚进战队,又或许是他撞进soso延里的那一刻,他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不要把自己不该有的感情显露出来。


门被敲响,“花儿,能开一下门吗”soso在门外问着,花落调整好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然后再打开了门。


soso见他开门,立马脸上带笑,调戏到:“花队刚刚看着我,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吗”  花落脸立马泛红,支支吾吾的说:“谁……谁对你有企图,滚开,我要去练习了!”   花落说完,立马跑下楼,戴上耳机,用来掩饰熟透了的耳朵。soso揉揉他头发,拉了张椅子坐在他旁边静静地看着他打游戏。花落察觉到soso的目光,一整局人不在状态,一个疏忽,被人爆了头。soso皱眉,花落打的实在烂,太久没训他,已经开始恃宠而骄敷衍了?


花落手心不断冒汗,刚刚soso看着他打了一整局,一整局他人都不在线,他已经准备好被soso劈头盖脸一顿骂了,都是soso只是扯了个笑,跟他说:“花儿,状态不好,等会再练,这样打没意义”


soso怎么可以这么温柔,他想,很想沉沦在soso温柔的梦境,他不清楚soso对他的感情,他听说过,soso以往交往的都是女朋友,他甚至不清楚soso的性取向,若是他表白了,soso拒绝,他要怎么让关系变回从前,他不想看见soso冷脸对着他,他想要soso的特殊对待。


knight经理找到他们两个,大致说了一下上层想让他们做的事,花落有些震惊“装……装cp?”,他偷偷瞟了一眼soso,想看看他的反应。soso没多大情绪表现,没反对,也没答应。花落突然就有些失落,经理看他们两个反应,笑着道:“没多大事,就在基地内拍几张照,况且你们两个平时不也这样亲密吗?”花落没说话,他也想靠着这个假CP关系,再满足自己的私欲多一些。soso默认,经理立马笑开花:“哎,第一次看见你们这么没异议,简直要载入史册,好好好,今天晚上我请客吃饭!”


晚上,花落套好外套,上了车,他一路上刷着手机,直到在酒吧前下车,他推开包厢门,立马就被一群人围上来灌酒,到最后他坐下时,头晕到极致了,他看着soso一杯接一杯地替他挡酒。


又是这么温柔


他闷闷不乐,一整晚没说什么话,soso一直关注着花落,一边又替他挡酒。


他一直对花落有特殊的感觉,但是他怕他表露的太明显,把人吓跑了,他只好一点点的,不动声色的把感情表达出来。


回到基地,花落坐在soso房间里,等着soso,可能是因为喝了酒,他现在觉得自己无比勇敢。soso进门,刚拉下领带,就被花落压在墙上,soso挑眉,轻笑:“怎么,花队,想干一炮?”

花落红了脸,鼓起勇气说:“soso,我……我喜欢……你”,soso愣住了,他没想到花落会这么主动。


soso扯起一个笑,反手将花落逼在角落,一直腿挤在花落中间,两人近的鼻尖都快碰上,soso哑声说“花落,是你先撩人的。”


花落没说话,他们之间的窗户纸太薄,但两人谁也没捅破,花落想改变关系,就算soso拒绝,他也要捅破这层窗户纸。现在被soso抵在墙上,他还有些后悔,也有些隐隐的兴奋。


月光照在花落身上,皮肤更为白皙,衣服散落一地,花落咬着牙,被soso调戏狠了才口丩一声,得到了人,soso反而将人弄的更狠,水渍玷污了床单。


花落被弄的晕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全身草莓,还被soso紧箍住了


soso被弄醒了,他轻吻了一下花落的脸颊


“早安,我的花儿”




辞冉yik

awm绝地求生[花落&soso]

花落虽然穿的是一群人里最花的那个,却笔直的很,这点soso深有感触,从少年进青训队soso就时常注意到他,无他,因为这小孩实在是太拼了,后来因伤退役那天花落赌气不理他,但酒水醉人,喝醉了的小孩一边趴在他怀里哭一边骂他混蛋 

  发现自己喜欢队友,soso却感觉是本该如此,十几岁的少年明亮真挚,他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呢?但他知道花落是直的,想逃避,心却滚烫,总忍不住靠近 

  花落虽然嘴上毒舌但心是软的,担任队长后训练永远是来的最早走的最晚,soso实在看不下去了强制性打包带走,被抱起来的花落有些发懵:他手劲怎么这么大? ......

花落虽然穿的是一群人里最花的那个,却笔直的很,这点soso深有感触,从少年进青训队soso就时常注意到他,无他,因为这小孩实在是太拼了,后来因伤退役那天花落赌气不理他,但酒水醉人,喝醉了的小孩一边趴在他怀里哭一边骂他混蛋 

  发现自己喜欢队友,soso却感觉是本该如此,十几岁的少年明亮真挚,他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呢?但他知道花落是直的,想逃避,心却滚烫,总忍不住靠近 

  花落虽然嘴上毒舌但心是软的,担任队长后训练永远是来的最早走的最晚,soso实在看不下去了强制性打包带走,被抱起来的花落有些发懵:他手劲怎么这么大? 

  说实话soso看着花落直播和女友粉聊天不醋是不存在的,在直播里给花落刷礼物,CP粉磕到了,抬头撞到床角的花落也磕到了,下播后“平台抽成百分之四十,soso你钱多烧的啊?” 

  soso想表白,但马上要比赛了,他不想搞花落心态,队员们都以为他俩早在一起了只是没公开,谁曾想两人都把窗户纸糊的厚厚的 

  第一次接吻是在骑士团拿到银杯那次,“soso,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少年站在他面前态度真诚,soso发现他拿花落没有一点办法“嗯,终于被你发现了”

长岛冰茶

因为突发奇想(其实就是看了谜一样的全国统一花落造型),我决定试探试探我的姐妹,结果……当酷酷的出现以后,我就明白了,她的花落和我的花落不是同一只flower


哈哈哈哈,flower在我心里就是个打不过老狗比,理论不过老狗比的娇娇。


最后发现我为什么会有这个观念,都是乐乐的锅😂😂😂

送上一张官博生贺乐乐


因为突发奇想(其实就是看了谜一样的全国统一花落造型),我决定试探试探我的姐妹,结果……当酷酷的出现以后,我就明白了,她的花落和我的花落不是同一只flower


哈哈哈哈,flower在我心里就是个打不过老狗比,理论不过老狗比的娇娇。



最后发现我为什么会有这个观念,都是乐乐的锅😂😂😂

送上一张官博生贺乐乐


Kao鱼

AWM-多关心一下男朋友

🌸sofa,ooc我的

一点花落理直气壮后又开始心虚的日常

还有一靴靴的擦//边(嘻)


-


花落偶尔粗心,中午刚从soso的被窝里爬出来,晚上就敢顶着满脖子还未消退的吻痕出现在直播间里。


偏偏队里都憋着坏,但笑不语,一个都不和花落说。


第一次简直就像是直播事故,花落捧着水杯出现在镜头里,只是几秒的功夫,一旁的队友就扑上去把摄像头给翻了。soso人还在办公室里,收到消息立刻奔到训练室,不管三十多度的天,抓着围巾就往花落脖子上遮。


花落被队友那一下给弄懵了,抓住soso的手腕,语气疑惑:“这大热天的,你让我用围巾?你溜溜梅吃多了啊。”


soso干脆连人...

🌸sofa,ooc我的

一点花落理直气壮后又开始心虚的日常

还有一靴靴的擦//边(嘻)



-


花落偶尔粗心,中午刚从soso的被窝里爬出来,晚上就敢顶着满脖子还未消退的吻痕出现在直播间里。


偏偏队里都憋着坏,但笑不语,一个都不和花落说。


第一次简直就像是直播事故,花落捧着水杯出现在镜头里,只是几秒的功夫,一旁的队友就扑上去把摄像头给翻了。soso人还在办公室里,收到消息立刻奔到训练室,不管三十多度的天,抓着围巾就往花落脖子上遮。


花落被队友那一下给弄懵了,抓住soso的手腕,语气疑惑:“这大热天的,你让我用围巾?你溜溜梅吃多了啊。”


soso干脆连人带椅地把花落转向自己,挡了个严严实实,又摘了他的耳机,无奈叹气:“祖宗,您今天照镜子了吗?”


花落刚挣开脖子上的围巾,下一秒就听懂了他的暗示,红着脸捂住了脖子,跳下电竞椅直奔洗手间。


弹幕闹得欢腾,soso也极不自然地干咳两声,有些心虚地坐在花落的位置上。


“那个,为了避免水友举报我们花神水时间,我替他播会儿。”soso估计着花落很快就回来,没开比赛,跟直播间的水友们唠起嗑。


“管理员给我把这个说‘脖子上能盖个草莓大棚’的朋友叉出去……算了,我亲自动手。”


“什么怎么解释?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


花落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soso托着腮,眼睛盯着屏幕上滑动的弹幕,有一条没一条地回答问题。


他走上去,俯下/身,握着鼠标把直播关了,然后揪着soso的耳朵,碍着训练室里还有其他人,只能偷偷凑到他耳边说,语气有点无奈又咬牙切齿:“我不是让你别留印吗?”


soso抬眼看他,只是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花落心里就一阵发毛。好在soso什么都没说,站起身给花落让座,走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脑袋,又揉了两下。


花落这会儿已经套上了队服外套,立着领子,勉强把印子遮干净了,又坐在位置上满心训练。


可怜soso一句话都没能替自己辩驳,憋着一肚子怨气坐回沙发,翻起微博。


好在队友反应够快,镜头又是小窗模式,超话里只有寥寥几张模糊不清的截图。


花落心虚得很,看着直播间的车速一路狂飙,吓得直接下播,安安分分地和队友双排到训练结束。


soso已经在楼梯口等着他了,他拦着花落不让走,推推搡搡地把人挤进自己房间,开始算起总账来。


“花神,讲点道理,印子是谁要留的?”


花落眨眨眼,显然不记得昨晚那点风流事。


soso好心替他回忆,“昨晚,可是你哭着让我……”


他话没说完就被封住了口。soso下意识去搂他的腰,把人往自己身上带,轻轻咬住花落的唇磨了几下。


花落从他的动作里感觉到了几分委屈,有点想笑,刚一张嘴,又被soso勾住舌尖,吻得更深了。


不小心就擦/枪/走/火,花落讨饶不够,又自觉理亏,被soso半是要挟半是哄骗又在床上闹起来。


夜也深,月光照不进满是暧昧旖旎,只有门缝漏出几句断断续续的喘/息。


“你…出去…”花落想抬腿踹他,反被人握住脚踝,更深了。


“明天…不…不是还有个…代言广告么……”


soso低头亲亲他泛红的眼角,“在下午三点。”


“小花神,你这个时候关心什么工作啊。”


“多关心关心你被冤枉的男朋友吧。”

ཉོརཙཇགཀོེཇའ

AWM『关于那些年祁醉的光辉事迹』

又名『那些年群聊的惨案』

人物ooc算我的,大家轻喷,文笔不好。

真的,当时看番外的时候太爽了,直接笑飞了,祁醉说一句话,退一个人太强了吧!


话说是在我们祁·一言不合就奶毒·醉回归的一年后,刚好是个新年,于是乎大家商讨着要一起聚一聚。

叮!

[骑士团]花落:小于炀,这次聚会你来吗? 我来接你?

[HOG]于炀:不用了,我有我男朋友,暖身又贴心。

[骑士团]花落:!!!

[骑士团]soso:……


五分钟后


[骑子团]花落:你妈祁醉!你又耍我,我们小于炀呢?

[H0G]祁醉:什么你的,你们的。Youth—我的。......

又名『那些年群聊的惨案』

人物ooc算我的,大家轻喷,文笔不好。

真的,当时看番外的时候太爽了,直接笑飞了,祁醉说一句话,退一个人太强了吧!




话说是在我们祁·一言不合就奶毒·醉回归的一年后,刚好是个新年,于是乎大家商讨着要一起聚一聚。

叮!

[骑士团]花落:小于炀,这次聚会你来吗? 我来接你?

[HOG]于炀:不用了,我有我男朋友,暖身又贴心。

[骑士团]花落:!!!

[骑士团]soso:……



五分钟后


[骑子团]花落:你妈祁醉!你又耍我,我们小于炀呢?

[H0G]祁醉:什么你的,你们的。Youth—我的。

[骑士团]花落:……不对,你怎么会用Youth的手机!你们……

[TGC]海啸:我天,祁醉你把youth拐回家了!他真是你童养媳!

[HOG]祁醉:是的,Youth昨晚跟我在一起,你知道我们在干嘛吗?@全体成员

[TGC]周峰:干嘛?

[骑士团]soso:周队长啊!

[火狮]别!我们不想听!!

[骑士团]花落:老畜生闭嘴!

[FOG]祁醉:既然你们都问了,我跟于炀昨夜在深入交流技巧。

                  

              [骑子团]花落,soso退出群聊


[HOG]祁醉:我妈还醒了,叫我们悠着点

                   

                    【火狮】 退出群聊


[HOG]祁醉:可是没办法,小朋友硬是拉着我,说要帮我分担一下。

 

                      [TGC]海啸退出群聊


[H0G]祁醉:早上睡到现在还没醒,唉早知道的那么折腾他了。


               [TGC]周峰退出群聊,群聊解散



祁醉,于炀卧室:

“队长,早。”于炀伸了个懒腰睁开眼。

“嗯,早,睡的好吗?有没有梦到我”祁醉温柔的对自家宝贝说。

“嗯”于炀脸红脸红低头看到祁醉拿着他的手机,“有人找我吗?”

“没有人,是一群*在逼逼”说着把手机给了于炀。

 于炀点开微信,紧接着疑惑的看向了祁醉:“为什么聚会群聊解散了?”

祁lsp听到这话双臂锢上了youth.在他耳边说:“不知道,可能就是嫉妒我们昨天一起复盘比赛,学习新知。”

“哦,那…”我们去训练室。

祁醉笑了笑打断了于炀的话语。

“走了!去聚会!”

沫研会作诗

【sofa】初次调--教

小圈警告,不喜勿喷

关键词:ds;bart;口求;某棒;禁止糕巢


“既然想好了,那么就开始吧。”说完,平时温柔的soso突然换了个人,属于dom的气场全开,花落背后一凉,回神时已经已经不自觉站起了。


“状态不错。”soso见状笑了声,扬起下巴引导人看茶几,挑眉:“现在,yi服tuo//了,跪上去。”


正文

【gay吧】

圈内好友领着花落走到沙发旁坐下,他们右边坐着一位身着西装,翘着二郎腿的男士,双手交叠放在腿上,颇有霸道总裁的风范,不过这身形花落觉着眼熟。


好友伸手指向那人,娓娓道来:“flower,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友soso,是位很优秀的dom,...

小圈警告,不喜勿喷

关键词:ds;bart;口求;某棒;禁止糕巢



“既然想好了,那么就开始吧。”说完,平时温柔的soso突然换了个人,属于dom的气场全开,花落背后一凉,回神时已经已经不自觉站起了。


“状态不错。”soso见状笑了声,扬起下巴引导人看茶几,挑眉:“现在,yi服tuo//了,跪上去。”



正文

【gay吧】

圈内好友领着花落走到沙发旁坐下,他们右边坐着一位身着西装,翘着二郎腿的男士,双手交叠放在腿上,颇有霸道总裁的风范,不过这身形花落觉着眼熟。


好友伸手指向那人,娓娓道来:“flower,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友soso,是位很优秀的dom,他在圈子里很有名,想找soso约调的sub没有上千也有几百,可人家就是不要。


“夸张了。”soso摆摆手,身子向后倾背靠沙发。


花落隔着面具看人,听到人名字的时候忽然晃了神,因为自己男友的ID就叫soso,转念又想哪有这么巧的事儿,所以没放心上:“你好。”他朝对方微微点了下头,对面也很礼貌的点头回礼,还冲他笑.


“哥么你拘着干嘛?”好友拍了拍花落的背,“来都来了,要不我帮你们牵个线?”


“少来,我只是答应你陪你喝个酒,没打算找dom。”花落拍掉人手,“要找你找,哥每天都要训练,没时间。”


“哦对,你是职业选手,”好友突然拍手,笑道:“soso也是搞电竞的,我虽然不太了解你们职业圈子,但两个搞电竞的应该会有很多共同话题吧。”


“不可能,两个搞职业的那就是对手...”说到这儿花落突然反应过来,“你刚才说什么?”咽了口唾沫,扭头指向soso:“你说他搞什么的?”


“搞电竞啊哥么。”


搞电竞啊哥么-------


这句话在他脑海中循环播放,怪不得自己越看越那人眼熟,怪不得身形这么像,怪不得还冲他笑...想到这儿,骑士团现任队长猛地站起,表情逐渐失控,他想,应该没有比男朋友发现自己的XP更社死的事儿了吧。


“嗨,花神,”soso伸手摘下面具,含笑道:“又见面了。”


花落僵在原地,眼前这个男人刚才还在基地指导他训练,现在两人双双出现在gay吧,并且以这种方式重新见了面,简直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花落撇了撇嘴,回应:“呵呵...老so逼在这儿挺受欢迎的。”


话落,这次轮到好友震惊了,他左看看右看看,一顿察言观色下来激情发问:“我艹!原来你们认识啊?!”


“闭嘴!”花落觉着丢不起这人,“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就留在这里慢慢找dom,不许跟出来。”他抛下这句话便打算跑路。


soso突然起身拦在花落面前,轻扣住人手腕,挑眉问他:“跑什么,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试试?”


........


回忆到此结束,花落当时一定是被鬼迷了心窍才跟着soso进了调教室,屋里很暗,他还没来得及观察环境就被要求去浴室冲了澡,淋浴过程中flower一直在想调教室究竟长什么样?墙上会不会挂满调教工具?等再出来时调教室灯火通明。


花落打量着屋内陈设,橙黄色吊灯悬在客厅正中,墙面是简约的白色,墙上也没有挂满调教工具,总体就像一间精装小套房,看完这些他的视线重新回到客厅。


so教练坐在沙发中间的位置,依旧是之前翘二郎腿的坐姿,不过这次手里握着一张纸,他面前正对着一张茶几,茶几上摆了两个东西,花落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个是ky,因为soso经常买,还有一个电动//玩具花落就没敢多看,怕用在自己身上。


“已经从你的sub好友那里调来了接受程度。”见人出来,soso屈指弹了下纸张,“不能接受的东西还挺多。”


“嗯,先说好,我对dom要求很高。”花落裹着浴袍坐到soso身边,“如果你让我不满意了,我有权利让你停下。”


“这点你大可放心,”soso含笑:“想个安全词,当你说出这个词之后,我会立刻停止游戏,并且重新恢复情侣关系。”


花落没有思考直接作答:“教练。”


“既然想好了,那么就开始吧。”说完,平时温柔的soso突然换了个人,属于dom的气场全开,花落背后一凉,回神时已经已经不自觉站起了。


“状态很好。”soso见状笑了声,扬起下巴引导人看茶几,挑眉:“现在,衣服拖了,跪上去。”


【全文在小号链接@沫沫子 】

西岙寒

【sofa】暗恋是吧?(一)

*我太爱花落了!呜呜


于是自割腿肉,邀各位共啃。(X)


*人物属于漫漫,嗷西属于我


*有点小短,后续会写orz


“花落旁边这位是soso,花落的pin头。”祁醉凑到于炀的耳边,和他咬耳朵。


“他是花队的男朋友吗?”lcs的吐息全喷在了炀神耳朵上,搞的小炀神红了脸。


“男朋友?花落那死直男脑子这辈子怕是开不了窍了,”祁醉又往于炀身旁凑了凑,“干嘛老说他,管他有没有男朋友,我们炀神男朋友这不是在这坐着呢吗,关心我就好了。”


“老畜生你又说我什么呢,我坐隔壁桌就听见你念我名字了!”


“这不是想和花队分享一下我和我们炀神的故事......

*我太爱花落了!呜呜


于是自割腿肉,邀各位共啃。(X)



*人物属于漫漫,嗷西属于我



*有点小短,后续会写orz



“花落旁边这位是soso,花落的pin头。”祁醉凑到于炀的耳边,和他咬耳朵。



“他是花队的男朋友吗?”lcs的吐息全喷在了炀神耳朵上,搞的小炀神红了脸。



“男朋友?花落那死直男脑子这辈子怕是开不了窍了,”祁醉又往于炀身旁凑了凑,“干嘛老说他,管他有没有男朋友,我们炀神男朋友这不是在这坐着呢吗,关心我就好了。”



“老畜生你又说我什么呢,我坐隔壁桌就听见你念我名字了!”



“这不是想和花队分享一下我和我们炀神的故事吗,你看今天我和我们家小队长的T恤,情侣——”



“滚滚滚!给老子闭嘴!”



02


“艹!我真是服了祁醉这个狗东西了!不就是有个对象吗?一天天的,还没完了!”



花落回去的路上和soso嘚嘚了一路。尤其是在回基地后看到祁醉发来的信息更是火冒三丈。



【老畜生】花队



【老畜生】我们兄弟战队的友谊真是深,我每次想讲故事的时候总能第一个想到你



【老畜生】你可别误会啊,我得在这说一下,我喜欢的可是我们炀神,免得我家小队长看到了吃醋



【knight-flower】给!我!滚!




【老畜生】我跟你说正事啊



【knight-flower】你嘴里还能吐出正事?



【老畜生】嘁,我怎么了,我们家小队长说我是正经人,靠谱可靠


【knight-flower】明天我给你们队医打个电话,让他给于炀看看



【老畜生】我们家小队长只有我能看,嫉妒吗?



【knight-flower】艹!



【knight-flower】你是真的闲是吧?



【老畜生】当然不是



【老畜生】我来说正事



【knight-flower】有屁快放!



【老畜生】啧啧,瞧瞧你这样哪行?我们家小队长就不说脏话,又乖又软



【老畜生】怪不得soso暗恋你这么多年你都毫无察觉呢



【老畜生】我认识一个医生,对脑科和眼科都有研究


【老畜生】推荐给你?



【knight-flower】去你妈的别瞎说!



【knight-flower】你他妈的那是腐眼看人基!



【knight-flower】医生留着自己用吧!



【knight-flower】soso怎么可能暗恋我!我们正儿八经好哥们!



况且,我暗恋他还差不多。



花落盯着屏幕上的soso暗恋你几个字,红了脸。

但他发给祁醉的消息又很,平静。


【knight-flower】正事?



我们花队还是很有事业心的。


【老畜生】哦



【老畜生】就是我们家小队长今天给我买了一个手机壳,他好爱我啊



就是错付了。



——————————




大概是双向暗恋的剧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