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苍丐

10.3万浏览    576参与
叶以笙

迟迟迟来的六一儿童节小甜饼

是六一时候的脑洞 想了想还是放出来

许三岁和羽三岁的傲娇日常!


5月28日晚上,当许洛离和羽绫飞已经关灯并排躺在床上时,羽绫飞却突然用胳膊撑起身子,神秘兮兮地问许洛离:“哎洛洛,你知道三天后是什么日子吗?”

许洛离已经快要和周公畅谈人生了,只留一丝理智应付着:“什么日子?发军饷的日子?”

羽绫飞皱了皱眉,语气极其不满,甚至一骨碌坐了起来,盘腿抱着手臂:“你怎么就知道发军饷?再想想!”

许洛离听了反驳道:“我大唐公务员很忙的好不好,哪有闲心记那些乱七八糟的日子?再说了,我不惦念着发军饷,拿什么养活我们两个?”顿了顿,他又开口问道,“别卖关子了快说,再过三天是什么日子啊?”...

是六一时候的脑洞 想了想还是放出来

许三岁和羽三岁的傲娇日常!


5月28日晚上,当许洛离和羽绫飞已经关灯并排躺在床上时,羽绫飞却突然用胳膊撑起身子,神秘兮兮地问许洛离:“哎洛洛,你知道三天后是什么日子吗?”

许洛离已经快要和周公畅谈人生了,只留一丝理智应付着:“什么日子?发军饷的日子?”

羽绫飞皱了皱眉,语气极其不满,甚至一骨碌坐了起来,盘腿抱着手臂:“你怎么就知道发军饷?再想想!”

许洛离听了反驳道:“我大唐公务员很忙的好不好,哪有闲心记那些乱七八糟的日子?再说了,我不惦念着发军饷,拿什么养活我们两个?”顿了顿,他又开口问道,“别卖关子了快说,再过三天是什么日子啊?”

羽绫飞一脸不屑地从鼻腔中发出“哼”的声响,将音调拉得老长:“是六一!儿童节!”

“儿童节和你有什么关系啊羽绫飞?你这么大人了不会还要过儿童节吧?”即使在黑暗中,羽绫飞也能感受到许洛离狠狠地白了自己一眼,语气中满是鄙夷。

“过儿童节怎么了?我就不能过儿童节了吗?谁规定我不能过儿童节了哎?”羽绫飞十分不服气,语调也高了起来。

许洛离瞥了一眼黑暗中濒临炸毛的羽绫飞,翻了个身不愿再理会他:“过过过,梦里过你的儿童节去吧羽三岁,我就先睡了,明天还要上班呢。”说罢,许洛离便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羽绫飞见许洛离这般模样,气鼓鼓地躺向背对许洛离的方向,边躺边嘟囔着:“谁羽三岁了?你才是许三岁,我偏要过儿童节!”

这几日许洛离下班回家,总发现羽绫飞回来的比他还晚,而且总是一脸疲惫,不仅如此,羽绫飞身上还带着一股甜腻腻的味道。

“你去干嘛去了?”许洛离开口问道。

“要你管?”羽绫飞赌气般回道。

“谁要管你。”许洛离听了也没再多问,只是呛了一句回去便再无下文。

这个人不会背着我在外面有别人了吧。许洛离暗暗想着,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想法,转头便忘了个干净。

三天后,扬州城门口热闹非常。众多小孩子举着糖葫芦跑着闹着,地上撒满了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糖果,蛋叉叔叔和榴芒兔为大家分发着糖葫芦和糖果,还有扮成布偶玩具的小孩子撞来撞去,到处都是一派节日的景象,好不热闹。

而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扮成布偶牛的许洛离和抱着一大袋糖果的羽绫飞正面面相觑。

“你不是不过儿童节吗许三岁?啧啧啧,真是口嫌体正直啊,你别说,这布偶还挺适合你,够憨。”羽绫飞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是不过儿童节,耐不住家里有小朋友要过啊是不是羽三岁?”透过布偶,许洛离的声音有些闷声闷气的。

羽绫飞被这突如其来的直球打的脸一红,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般将怀中的糖果推向面前:“儿…儿童节快乐!哼只是帮榴芒兔时候顺带做的不要想多了!不能嫌弃嫌弃也没用!”

羽绫飞似乎听到了布偶下发出了噗嗤的轻笑,脸更加红了。

“儿童节快乐啊羽绫飞小朋友。”许洛离给了羽绫飞一个大大的熊抱,然后看着羽绫飞一溜烟头也不回地跑进了人群里笑出了声。

第二天,和许洛离一同值班的燕尔苟发现许洛离一天都在吃各种各样的糖。

他十分好奇地凑过来:“哎许洛离,我记得你不爱吃糖的啊,怎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什么糖这么好吃?给兄弟我也尝尝。”说着他便要把手往糖袋子里伸。

许洛离眼疾手快一把护住糖袋子并且将身体往旁边斜了斜:“去去去,媳妇儿给的,可甜了,你有吗?”说着,许洛离又掏出一颗果味糖,心满意足又满脸陶醉地丢进了嘴里,然后自顾自地沉浸在了幸福之中,把燕尔苟晾在了一边。

如果这时候许洛离睁眼看看,便能看到燕尔苟白眼快要翻出天际了,但许洛离也不在乎这个,毕竟羽绫飞和羽绫飞亲手做的糖,实在是太甜了。



燕戟
苍all系列摸鱼第八弹 苍丐...

苍all系列摸鱼第八弹 苍丐 gb


外功猛男之脱裤子比谁大


奶妈快乐丐,双倍苍丐双倍快乐

苍all系列摸鱼第八弹 苍丐 gb


外功猛男之脱裤子比谁大


奶妈快乐丐,双倍苍丐双倍快乐

冰皮月饼巧克力馅

占tag致歉,回血删

出人生可逃所有文本


傻不傻(苍丐)

向下出溜的爱(苍丐)

万水千山总是情(咩策)

随人愿(唐毒唐明)

朝露(花藏)


随本明信片基本都在,另有一本同系列漫画速写本,共六本,360包邮出。优先包走,需拆可在评论区排。

出人生可逃所有文本


傻不傻(苍丐)

向下出溜的爱(苍丐)

万水千山总是情(咩策)

随人愿(唐毒唐明)

朝露(花藏)


随本明信片基本都在,另有一本同系列漫画速写本,共六本,360包邮出。优先包走,需拆可在评论区排。

尹卷卷
画的很潦草( ;´...

画的很潦草( ;´Д`)(其实是不会画了

画的很潦草( ;´Д`)(其实是不会画了

∠( ᐛ 」∠)_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文钱ヽ(*&a...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文钱ヽ(*´з`*)ノO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文钱ヽ(*´з`*)ノO

∠( ᐛ 」∠)_
俺家崽崽🌧 bug一堆懒得改...

俺家崽崽🌧

bug一堆懒得改,爽就完事儿了 ​​​

俺家崽崽🌧

bug一堆懒得改,爽就完事儿了 ​​​

Zephon

求篇老文

占tag抱歉

想求篇肉很香的老文,是叫《亲,要饭吗》

主文是明丐,明教和丐弟弟的故事,弟弟叫尹幽,丐哥哥叫尹墨

哥哥的故事是在番外,是策丐,策叫李英招

好像还有个苍叫兰杏,也是丐弟弟老公 

作者好像退坑删文了😭😭😭


求有存的朋友们接济一口粮

占tag抱歉

想求篇肉很香的老文,是叫《亲,要饭吗》

主文是明丐,明教和丐弟弟的故事,弟弟叫尹幽,丐哥哥叫尹墨

哥哥的故事是在番外,是策丐,策叫李英招

好像还有个苍叫兰杏,也是丐弟弟老公 

作者好像退坑删文了😭😭😭


求有存的朋友们接济一口粮

布丁积分

【剑网3/苍丐】锁同心00-01

00

李四是因为战乱和家人走散的,他年纪不大,记得的东西不多,只晓得要找到弟弟,然后和爹爹娘亲团聚。


白日里他躲在山上不敢出声,夜里才去战场上的死人堆里扒拉些吃食。


今日他好运气,不光扒拉出一个馒头,还扒拉出一对铜质的同心锁。到了第二天他仔仔细细打量那对同心锁,看清上面的痕迹后顿时泪如雨下。


那是爹爹和娘亲的同心锁,上面是爹爹亲手刻的“李”字,还有娘亲的乳名“纨纨”。


同心锁是从尸体上扒拉下来的,这说明父母都已不在了。李四不管不顾冲回昨天发现同心锁的地方,可是哪里还寻得见尸首?狼牙军将一切都付之一炬,什么都没留下。


李四握着同心锁,冲着未尽的火光结结实实磕了三个...

00

李四是因为战乱和家人走散的,他年纪不大,记得的东西不多,只晓得要找到弟弟,然后和爹爹娘亲团聚。


白日里他躲在山上不敢出声,夜里才去战场上的死人堆里扒拉些吃食。


今日他好运气,不光扒拉出一个馒头,还扒拉出一对铜质的同心锁。到了第二天他仔仔细细打量那对同心锁,看清上面的痕迹后顿时泪如雨下。


那是爹爹和娘亲的同心锁,上面是爹爹亲手刻的“李”字,还有娘亲的乳名“纨纨”。


同心锁是从尸体上扒拉下来的,这说明父母都已不在了。李四不管不顾冲回昨天发现同心锁的地方,可是哪里还寻得见尸首?狼牙军将一切都付之一炬,什么都没留下。


李四握着同心锁,冲着未尽的火光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响头,暗自发誓一定要找回弟弟。


他听说洛阳城外有各大门派弟子行医施救,便日夜兼程往洛阳去了,到了洛阳不敢进城,便在流民营外躲了半个月,一边挖些草根树皮果腹,一边打探弟弟的消息。


李四年纪小,加之一路劳累折腾许久,更加面黄肌瘦,某天竟昏倒在流民营外,险些被当成尸体抬去烧了,幸亏运气好,被一个七秀坊姑娘救了过来。


七秀坊姑娘真是好人呀,不仅给李四换了身新衣裳,还让他吃了顿热饭。虽然菜色不咋样,但他已经很久没能吃那么饱。稀粥比不上白米饭,但比菜根树皮要好上很多。


李四一顿狼吞虎咽,豪放不羁的样子让秀坊姑娘捂嘴笑,不知是想起了哪位故人。


战事还没有结束。


被救助的送到流民营的孩子越来越多,七秀坊也无能为力了,再后来万花的人来了。大夫们聚在一起讨论了整夜,最后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把这些孩子们带回门派。


李四生在小村子,平日鲜少遇到外人,也没人跟他说江湖纷争,是以他并不像其他小鬼那样兴奋,对着憧憬的门派毛遂自荐,只缩在角落惴惴不安,害怕被选中就要送到各地去,如此便再也不能见到弟弟了。


李四悄悄找人问,哪家门派离洛阳近?有人说天策府,有人说是蜀中唐门。他想起前几日见到的骑高头大马的威武将军,又打量自己瘦弱的身板,苦笑摇了摇头。


天策府派来的将士果然没有选中他,唐门也漏了他,挑人持续到夕阳下山,和李四一样剩下的人不多了。


救他的秀姑娘拧着眉头双手叉腰抱怨道:“那厮莫不是又躲到哪里去喝酒了吧?”


旁的人劝她:“知道你担心尹威呢,今早听说他去打探消息了,回来的迟也情有可原。”


秀姑娘红了脸:“谁、谁担心他……”


话音刚落就有个青年掀开门帘走进来,“谁念我呢?”


李四睁大眼睛盯着来人,是个……丐帮弟子,他这几日各大门派的人都见过,自然也是认识丐帮的。


这丐帮弟子裸着上身,遒劲有力的肌肉上有丐帮特有的青白红三色纹绣,头发随意扎了个高马尾,看上去很有精神,五官也俊朗,不输刚走的纯阳道长。


秀姑娘面上仍是不虞,不过口气却轻快了起来,“前几日与你师兄商议好了,这些小孩你们带回总舵吧。”


尹威笑嘻嘻点头,目光一个一个扫过去,让小鬼们站成一排方便他清点人头。


包括李四在内,还剩下七个小男孩四个小女孩。尹威蹲下来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认真劝道:“丐帮条件比不得七秀坊,你们真的要随我走?”


四个小女孩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坚定点了点头,细声细气解释,“我们也想像宝儿姐那样。”


宝儿是总舵来的丐帮姐姐,性格爽朗大方,经常来小孩子这里发糖。不过大家很久没见到她了。


尹威听到宝儿有一瞬间神色暗淡下来,不再顷刻之间就又恢复正常,让孩子们和七秀的姑娘们一一告别,领着他们去了西方的营帐。让他们好好休息,说是第二天有人送他们去龙首山市集。


夜晚李四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蹑手蹑脚跑到帐外,只见大人们忙成一片:远处是冲天的火光,近处是伤员的呻吟。他很怕,又觉得弟弟会更怕,哥哥要做好表率,因为这样才生出一些勇气。


“小鬼,不睡可是会长不高噢?”他扭头看到尹威拿着坛酒坐在帐前的火堆旁。旁边的土地湿润着,可能是撒了酒。李四见过村里祭祖,知道地上撒酒是在告慰亡人。撞破他人祭拜,李四一时尴尬不知说什么好。


只是尹威并没有像村里祭祖那样哭泣,眼角也没有泪。许是自己想错了。李四壮着胆子走过去,“我……能不去君山吗?”君山,很远吧……在洞庭湖呢。


尹威喝了一口酒,开玩笑道:“怎么?嫌弃丐帮想入七秀?她们可不收男弟子。”


“不是的。”李四摇摇头,“我不想离开这里,我要找弟弟。我们是兄弟,我不能丢下他。”


兄弟。


尹威望着篝火火苗,分了一点酒倒在地上,随后才问:“你叫什么?你弟弟叫什么?何方人士?”


李四只记得自己姓李,父亲是个猎户,弟弟不是他的亲弟弟,是父亲打猎时捡到的,不过他和弟弟关系很好,村外有颗大榕树,榕树下有他和弟弟一起种的牵牛花。他相信尹威可以帮他找弟弟,于是一股脑说了。


尹威越听越皱眉头,心说这哪里找得到?可是看到小孩期待的眼神,瞳孔里燃着希望的火苗,话到嘴边换成了明天我帮你打听打听。


李四欣喜点头,忙说谢谢大恩人。他这模样逗得尹威也乐了,把酒坛递过去,“喝一口?”


李四接了灌下满满一口酒,辣得泪眼迷蒙,嗓子生疼,不过还是忍住没有吐出去。他知道这是好酒,不能扫尹威的兴。


尹威见他双眼辣得通红像个兔子,还故作轻松,刚要笑话,就被突然出现的秀姑娘揪住了耳朵,“好呀,在这里给小孩子喝酒教坏小孩子呢!”


“哎哟,哎哟,”倒也不是真疼,不过尹威叫声可不小,“没有姑奶奶你放手,疼……”


后面情景李四忘了,他一大口烈酒灌下去早就晕晕乎乎,缩在火堆旁睡着了。半梦半醒间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将他抱了起来。他在那个人的怀里缩了缩,睡得更香甜了。


李四是被马车颠簸弄醒的,他惊慌地起身,前面赶车人感受到动静:“小孩子家家长身体呢,再睡会儿。”


他哪里还睡得着,掀开马车帘子,爬到驾马人身边。


是尹威,他换了套衣服,打扮成寻常老百姓的样子,可能是要去打探情报。


尹威扔给他一个馒头和一壶水。


“你弟弟的事我打听了,没人见过他……其他人今天已经动身回总舵了,你跟在我身边,留在洛阳慢慢找吧,我呢,觉得咱俩也够投机的,不如你拜我为师吧。”


“……”


“怎么?不愿意?我告诉你臭小子,老子在洛阳分舵……”


李四这才反应过来尹威话里的意思,能留在洛阳再好不过了,他马上改口叫道:“师父!”


若非在颠簸的马车上,他非要磕上三个响头。


“诶!”尹威也很高兴,他第一回收徒,对着小徒弟的头摸了又摸,简直爱不释手,随后想起来,“你只记得自己姓李,总不好让别人一直叫你小李子,那就……”


尹威抓耳挠腮想了一阵,最后一拍大腿:“叫你李四吧!”


李四从此成了李四。


01

狼牙军被击退得差不多了,李四也抽条似的长起来了。


少年像是吸饱了春雨的竹笋,从小不点一个成长到与尹威齐肩。


不光身形挺拔了,李四还在尹威的指点下练就了一身武艺,不过,许是那口篝火旁的酒埋下了阴影,他总是不太能喝,在同辈丐帮弟子中,酒量是最差的。


李四的师傅尹威是洛阳总舵的人,这里面李四自然也留在洛阳。这期间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弟弟,直到前年,尹威在一次情报探查中遇到埋伏受了重伤,险些丢了性命,李四才带着师父回了丐帮总舵修养。


尹威伤好了大半,能下地了,李四还是没有回洛阳,也不再提弟弟的事情了。


尹威知道弟弟是李四多年的心结,安慰徒弟,“许是他方面被哪个门派的人带走了,等我身体好了,我带你去各大门派游历游历。”


李四摇摇头,“师父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小男孩了,也可以面对事实了。


尹威叹了口气,想再摸摸小徒弟的头,发现他身量已经赶上自己,确实长大了。于是拍了拍他的肩,“那你也该操心操心自己的事了,想你师父我在你这个年纪,那是大把大把的美丽女侠往我身边凑啊……我跟你说,以前有个长歌门的女侠吧……”


“诶,别揪,身子还没养好呢,疼!”


李四看着又被突然出现的秀姑娘暴揍却不敢还手的尹威摇了摇头,心想,自己以后一定要找个温柔可人的媳妇。


尹威的紫翎见主人在挨打,盘旋一圈权衡之后落在李四手臂上,亲昵地过来蹭蹭,李四摸摸紫翎的爪子,随后解开紫翎脚上的信桶。


“师父,雁门关来信了。”


尹威虽然不着调,但是脾气好,又讲义气,人缘着实不错,各大门派都有三五好友。养伤期间总有各方慰问信件送到总舵。


尹威把信摊在桌上,“徒弟,读读。”


李四语重心长劝慰,“师父,要不下次龙首山开扫盲班你还是去听听课吧。”


尹威一拍桌子勃然大怒:“怎的这会儿嫌弃师父没文化了?”


秀姑娘一瞪眼,“四儿又没说错!”


尹威收了脾气,委屈极了:“那下次、下次去还不成吗……这不是伤没养好吗,心口痛呜呜呜……你怎么总是帮着徒弟说话呀……”


李四早就习惯这对欢喜冤家,摇摇头读起信来,原来是战事已经平定了,雁门关的燕将军要娶亲了。


尹威哼哼唧唧,要不是身体没好,能让那小子抢在前头?秀姑娘难得红了脸,一指头戳在尹威脑袋上,乱说什么呢?


是了,虽然尹威成日耍宝,但身子确实没有好利索,不然秀姑娘也不能千里迢迢赶来守着。经不起长途跋涉的折腾更经不起雁门关的风霜雪冻。最后只能让首席门下大弟子李四跑一趟了。


02

李四带着尹威准备的贺寿礼马不停蹄赶到雁门关。进城前一夜他纠结万分,最终还是因为实在放心不下师父不着调的性格,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贺寿礼盒。


里面是一个鱼鹰哨,一看就是手工制作,也不知道师娘看那么紧,他怎么挤出时间做手工的。


李四有些无语,他知道燕将军必然不会在乎这些俗物,说不定还欢喜这挚友的手作,可是新娘未必这么想,这份礼送出去确实有些寒酸了,于是李四决定明天贴些钱去城中逛逛看看别的礼物。


次日他在集市上逛了一圈,也没挑到合心意的,只能垂头丧气回到客栈,刚走进客栈,就发现角落里立着数把陌刀。再一看,好家伙客栈里全是穿着铠甲的苍云军。


莫非又有战事?李四顿时警惕起来,屏息凝神。


小二见他紧张,赶忙迎上来解释这都是出任务刚回来的苍云将士,客人不必惊慌。


李四这才放下心来,他见过大阵仗,点头过后便没有在意,径直上楼。站在二楼他又忍不住往下看了一眼。


目光好巧不巧,正落在靠门的那位苍云军将士脸上,他皮肤白皙,五官也生得秀气,而且右眼下……有颗泪痣。


!李四的心猛得一跳,弟弟眼下也有……他还没来得及多想,那位将士似是有所察觉,抬眼也望了过来。李四偷看人家被抓了个正着,瞬间有些慌张,立马转了个身佯装匆忙往房间去了,心底盘算下次有机会再仔细问问。


到了房间他给自己倒了杯茶,坐下喝了一口,想起贺礼的事,头又痛起来,不过好在婚礼是后天,他明天还可以去集市上逛逛。


他提笔列了个大致的单子,计划明天对着单子买,不成想列礼单费心费力,放下笔已经到了晚上。李四问小二要了热水,沐浴过后打算歇息,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李四喝到:“谁?”


敲门人声音低沉,却很是陌生:“我。”


并不认识。李四凝神聚气,小心翼翼抄起床边的翠竹棍开了门,竟然是白日与他对视的那位苍云将士。李四放下戒备,总不至于苍云军是坏蛋吧。


年轻的苍云立在门前,白天他倚坐在门边不曾发觉,这会儿李四才发现他竟比自己还高去半个头,一身铠甲寒气凛冽,是“生人勿近”的气场,远没有白天看到的样子温顺。


李四没来得及问问清来意,就被这青年低头吻住了嘴唇。


好软,好重的酒味。

岚

p2有眼罩和面具哦!

p2有眼罩和面具哦!

Tsukina-
就硬嗑 兄弟情也嗑 下次再开c...

就硬嗑 兄弟情也嗑


下次再开cafe活动能不能带苍丐成女玩啊

就硬嗑 兄弟情也嗑


下次再开cafe活动能不能带苍丐成女玩啊

∠( ᐛ 」∠)_
被关进【不两情相悦就无法出去的...

被关进【不两情相悦就无法出去的房间】×

丐丐主动久了也需要一点回应捏´∀`

被关进【不两情相悦就无法出去的房间】×

丐丐主动久了也需要一点回应捏´∀`

来一口鸩酒吗
反正没人看啦,炒个冷饭!草的一...

反正没人看啦,炒个冷饭!草的一批,emmmm。

反正没人看啦,炒个冷饭!草的一批,emmmm。

∠( ᐛ 」∠)_
新校服☁️☔️´∀...

新校服☁️☔️´∀`

新校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