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苍穹

49424浏览    1163参与
鸣鸣早睡

《天空一无所有》的曲绘!

《天空一无所有》的曲绘!

铃球
浅剧透一下!!(◦˙▽˙◦)

浅剧透一下!!(◦˙▽˙◦)

浅剧透一下!!(◦˙▽˙◦)

MinaSwift

【五维介质同人】溯洄滥觞(4)

       “所以,你觉得,仪月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自以为是。”苍穹简短的总结道。

        “那你觉得牧心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棋下的好。”苍穹依旧保持着一本正经的腔调。......


       “所以,你觉得,仪月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自以为是。”苍穹简短的总结道。

        “那你觉得牧心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棋下的好。”苍穹依旧保持着一本正经的腔调。

          叶嘉花笑着转过身,“很高的评价嘛。”两双绿色的眼睛在室内斑驳光影的中无声地交流,她们都知道太阳落下,月亮会升起来,苍穹能感觉到光线减弱,叶嘉花也渐渐看不清苍穹的脸,但是她们暂时都没有去开室内灯的打算。

        “主要是玉茗总是帮着他,在今天接待牧心的时候。”苍穹看向窗外,尽管她看不见,那双眼睛也睁得大大的,但她知道外面还下着雨,雨天的景色,在记忆中是那么的朦胧美丽。

         “可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呀。”叶嘉花的声音将苍穹拉回了现实。

          “是啊,所以海伊又想出了一个极好的主意,”苍穹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想笑又笑不出来,“她要我和玉茗下棋的时候按自己的岁数让子……”

         “然后呢?”叶嘉花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倒是无所谓,但玉茗执黑布局到一半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最后牧心帮忙和棋了。”

        “这应该取决于你想不想赢。”

        “牧心才是赢家,”苍穹有些自嘲地笑了,“至少他回到家还有一个人可以陪他下棋。”

         “明天还来上班吗?”

         “我答应过他的,明天一定。”

          “看来让一位专家来进行心理疏导还是很有必要的,”叶嘉花有些意味深长地盯着苍穹,“你看上去状态挺不错。”

         “跟第一次见面相比吗?”苍穹自嘲地笑了。

        “他其实比你还紧张。”

          “何以见得?”

          “他对我用了蹩脚的敬称的同时处处回避我,而且他肉眼可见地在发抖。”叶嘉花去开灯,灯亮的那一瞬间,苍穹总会听到一声灯的尖叫——闪光以另一种方式陪伴着她。

         “可惜呀,我看不见。”苍穹喃喃自语道。她倒不是因为失明而惋惜,只是随着研究的深入,对现状的感觉越来越迷茫了。

         “也没什么好看的,外面天黑了,没有星星,没有月亮。”

         




          牧心不喜欢今天的夜空,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这几天都下着雨,不知道仪月出门的时候有没有带伞,应该没带,牧心猜道。

        开门的时候,牧心看了看伞架,一看就知道里面的伞没拿出来过,然后牧心抬头看见仪月正从楼上走下来。

          仪月看上去心情不好,或者说,很不好,“我怕你嫌我身上有酒气,特意洗了几次澡。”

       “你嫌命太长,我也不会特意提醒你不要喝酒,”牧心一进到家门口就能感觉到仪月身上的负面情绪,这种情绪直到他们在客厅面对面坐着谈话的时候,还在蔓延,“怎么了?找不到?”

        “我第二次遇到诗岸才读完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第一次遇见的时候,我以为海神计划的幸存者会知道更多东西没想到是我看漏眼了。”仪月一口气把话说完

       “你的意思是,”牧心冷静地看着他,耐心地为他分析道,“诗岸见过你的姐姐,甚至相处过?”

        “准确来说,跟她们都相处过……吧。”仪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让牧心有些担心,“你看上去不太好,要不先去睡一觉,明天再说吧。”

        “明天?你是不是还要去那里,我们一起。”仪月的声音突然激动了起来,然后又恢复到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你这个精神状态……”

         “没关系,我在免税店买了化妆品和新礼服,我们明天肯定会闪亮登场!” 仪月突然激动地跳起来,脸上哪有什么阴郁,取而代之的是阴谋得逞的狞笑。

         “花了多少?”牧心有些哭笑不得。

          “你说过随便花,哈哈哈哈……”

          “半年的生活费?”

           “有买你的那份!”

           “那没事了。”牧心知道仪月做事从来都是有分寸的,而且品味也不差,家里所有入账的东西,除了粮食水电和房贷,都归仪月管。仪月花钱虽然大手大脚,但他自己收入也不低,有时候牧心怀疑仪月是不是有一台印钞机,可惜并不是,仪月虽然没有什么金钱概念,但他有一万种挣钱的方法,并且把那些随之而来的荣誉拱手让人,超脱凡人的洒脱。

         就是仪月这个人有时候情绪大起大落的,所以当牧心尝试给别人心理咨询的时候非常轻松,甚至话疗成功过几位有心理障碍的病人——多亏家里藏了个随时模拟各种心理疾病的活宝。

       “我穿这件好看吗?好纠结哦。”仪月换上了新衣服,怀里还抱着一套衣服,跑过来问牧心。

        “啊好好好……”牧心还是想装作因为仪月乱花钱而生气的样子,却忍不住让嘴角上扬了几个像素点。

       “小嘴跟抹了miss似的,”仪月嘟嘟囔囔地走开了,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把那套衣服扔到了沙发上,“这是你的,我先回我房间睡觉啦。”

        牧心叹了口气,这两天市区里阴云密布,虽然空气足够干燥,但牧心还是喜欢在晴天晒衣服——就因为这个在牧心看来十分合理的理由,先不去洗衣服了,今晚还要整理资料呢,既然看不了星星,先去挣点稿费。

        牧心定了闹钟,他有些担心这个雨夜会睡得太舒服——虽然他从来没有好好睡过觉就是了。

        

         


      猜猜是谁最早起床?当然是我们自律生活的赤羽,天还没亮,她就起来了,如果她心情好,还会把枕边人叫醒,一起看日出;如果心情不好,她很难起床,而且起床气非常可怕——但她依旧能在快上班的时间醒来,一个厨师偶尔迟到几分钟也许没什么关系,也扣不了多少钱,但如果一个老板偷偷不务正业,那就不好了。

        虽然赤羽也很想很想不务正业,但她不能去想,那就,稍微放纵身边的人去梦去想吧,偶尔会担心,苍穹会不会想得太多,当赤羽知道今天苍穹似乎已经恢复每天去工作的时候,她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担心,不过当轮到她手下的第三盘肉排被烤熟后,赤羽想到累想到明白了,也许,一切真的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虽然今天是雨天,赤羽没有看到太阳。

       但是忙碌了一天之后,太阳出来了,仿佛昨日重现,日复一日,赤羽感觉时间停滞了,每当这个时候,她会在休息时间里偷偷听歌——哪怕是老板也不能玩忽职守啊,赤羽要做一个榜样,一如既往。

        耳机里是星尘的歌声——赤羽对这个妹妹没有什么印象,只是依稀记得幼时和苍穹一起玩的时候见过几次。

        真不容易呀,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有这么……纯净的歌声,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个可怕的广义记忆转……名字很长的病,那么这个世界应该会更加和平与美好吧。

        赤羽没有什么关于“世界”这个词的概念,她现在更愿意相信地是方的,天空是圆的,天上挂着星星、太阳与月亮。




        “所以,赤羽知道这个计划吗?”

        “羽姐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海伊无奈地摊开手替苍穹回答道,然后注意力又回到眼前的棋盘。海伊看不懂并且大受震撼——从昨天开始,海伊这种状态一直持续着,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这是不是病发前兆。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k11。”苍穹眉头紧锁,有些不高兴地转沙漏,报出了下一个棋子的位置。

        坐在对面的是仪月,他装模作样地背对棋盘,“a6。”牧心帮他下白棋的时候愣了一下。

        “这里有子,我记得的。”苍穹说。

         “这招叫做雪上加霜。”仪月哈哈大笑,在场的所有除他以外的成年人都沉默了,一直在旁边吃西瓜的玉茗也跟着笑。

        “叶玉茗,你暑假作业写了吗?你今天又来看棋了,在这里呆了那么久,稍微休息一下,去图书室里看会书好不好。”海伊趁机弯下腰在玉茗耳边低语。

        “是母亲叫我来吃西瓜的,她说这里的西瓜很甜!”

         海伊立刻就换了一副夸张的惊恐的表情,“大小姐你回到家可千万不要乱说话呀!我什么都没说过!”

      “海伊什么都没有说过!”

      “换牧心来下。”苍穹叹了口气。

      “又来?!”牧心感觉头在隐隐作痛。

       “这是我苍穹姐对你的肯定!”海伊得意地说,“说实话,我感觉仪月开局看上去很厉害的,怎么到后面就不行啦,我还以为外星人有多厉害。”

     “你评判厉害的标准可真低,”仪月冷笑道,站起来给牧心让座,悄悄溜到一边拿了一块西瓜吃。

       “安静,海伊,”苍穹又转了沙漏,沙漏重新开始计时,“c11,直接来吧,不用蒙眼。”

         牧心看着这局怎么说也不可能赢了,只好硬着头皮下——昨天他是闭着眼稀里糊涂地和棋了,现在他能纵观全局,反而愈发迷糊了。

        玉茗在旁边看着牧心陷入沉思,沙漏上半已经流去一半,她欲言又止。

         “叶玉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哦。”苍穹微笑,那双灵动的绿眼睛将目光投到了玉茗的眼睛里,四目相对的两人好像说过了很多话,又似乎什么都没有说。

       “唉,迷路了,太黑暗了,你说是吧,牧心,”这时候仪月拿着一块西瓜凑过来,“这布局和我之前预想的一样嘛。”

        “你不会是故意让她的吧?”牧心有些着急地抓头发,“d13。”

        “我让她干嘛呀,我是真的下不过她。”

         “我对你的评价改变了,仪月,”苍穹抬起头对仪月笑了笑,“原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嘛。”

           “我不就说过了一句苍穹也不是战无不胜的嘛,”仪月有些不满地嚷嚷道,“至少现在,我前50步还是走的不错的。”

        “那现在我有一个小小的疑问,”牧心表情微妙地看向仪月,“这50步是不是只有一半是你走的?”

        “b14。”苍穹微笑着,她已经胜券在握,眼前的白棋气数将尽。

        “我一路走来,也不过读取她半生所阅。”仪月也微笑着,仿佛胜负与他无关,他从来都是局外人。

         “她?”正在帮忙提子的海伊突然警觉。

         “变成了一块好大好大的冰,非常的清凉。”仪月嬉皮笑脸地说道。

         苍穹把沙漏平放,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她马上就能联想到了十年前报导的假冰川时期事件,“那件事与你们有关?”

        “说来话长,口渴,给口茶喝吧。”

         “……海伊,去泡茶。”

         “玉茗,你能帮姐姐的忙吗?”海伊得到一个让玉茗离开现场的机会,“我们要拿最好的茶具招待客人,所以一起去拜访你的父亲吧。”

          “好!”叶玉茗拉着海伊高高兴兴地去办公区了。

           “我……我想去下洗手间。”牧心感觉待在这两人之间有些危险,想找个借口暂时脱离战场,但仪月悄悄溜到牧心身后,把他按在了座位上。

        “如果你离开了,我会顺便跟苍穹讲一些你小时候的故事哦。

        “先讲讲你的。”牧心叹了口气,眼睛只好重新落在棋盘上,牧心知道白棋气数已尽,但牧心能够很明显感觉到仪月不会止步于此。

            “那我从头说起,不过这个故事很长,很长……”




         不过等海伊端茶过来的时候,仪月的故事已经讲完了,三个人一起看向海伊。

      “他们不是敌人。”苍穹总结道。

      “那,我可以说了?”海伊一脸平静地把托盘放下,然后坐到了椅子上。

        “你甚至连诗岸都不告诉,告诉我们?”仪月的表情依旧是难以控制,他在狞笑。

          “我和星尘,是海神计划的幸存者,呃,还是从头说起吧……”

不务正业左之卿

五维介质十锅乱炖

♢其实早就写好了👉👈

♢内含风火 水火 星海 尘减 星风 零山(?)和非常非常失败的菲羽(给自己两比斗)


【书接上回】

  “粽子当然要甜的啊!”星尘叉腰。

  “尘尘你没事吧?”海伊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没有肉的粽子怎么咽的下去啊!”

  诗岸:(拼命点头)

  星尘不服:“穹姐,你吃什么口味?”

  “哎呀,我不挑吃呀~。”

  “那那那……”星尘拉来赤羽,“小羽大厨你吃什么口味?”

  “其实,”赤羽思索片刻,“我想包些辣口的。”

  

【多少有点前柯】

  赤羽买了个西瓜。

  “可以吃吗?”诗岸肉眼......

♢其实早就写好了👉👈

♢内含风火 水火 星海 尘减 星风 零山(?)和非常非常失败的菲羽(给自己两比斗)



【书接上回】

  “粽子当然要甜的啊!”星尘叉腰。

  “尘尘你没事吧?”海伊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没有肉的粽子怎么咽的下去啊!”

  诗岸:(拼命点头)

  星尘不服:“穹姐,你吃什么口味?”

  “哎呀,我不挑吃呀~。”

  “那那那……”星尘拉来赤羽,“小羽大厨你吃什么口味?”

  “其实,”赤羽思索片刻,“我想包些辣口的。”

  

【多少有点前柯】

  赤羽买了个西瓜。

  “可以吃吗?”诗岸肉眼可见的馋。

  “快切!”海伊站在一边催。

  “炫我嘴里!”星尘搓搓手。

  赤羽拿起刀,在西瓜上方比划了一下,忽然就从西瓜前方捅了进去。

  “切腹法,我喜欢~。”苍穹捧场。

  

【各唱各挑战-《涟漪》】

  后期牧心收到了五位的干音音频,当他把五条音轨放在一起——

  “如——果——全部星光——能够照——亮——这片海洋——”

  海伊姐你走错了!

  然后赤羽默契又不那么默契地接上了。

  “诶——诶——诶——……(万象)”

  牧心:你们开心就行。

  赤羽“诶”到一半苍穹来了。

  “诶——诶诶——……(弈)”

  牧心:??

  等风火诶完,正经的涟漪开始了。

  诗岸:“将漂浮的声音都吞没~”

  但是作为原唱的星尘:“镜子反面已不能回头——”

  

【各唱各挑战-《我的鸡它八岁了》】

  选曲:《我的鸡它八岁了》

  “好像特别想和我回家~”

  这时候五维家的默契出现:

  海山:“小羽姐八岁了~”

  风星:“小羽她八岁了~”

  赤羽:“我今年八岁了~”

  “她活得很快活~”

  “她/我每天洗衣做饭比我/穹还要受折磨~”


【每天都那么混乱吗?】

  “山山在看什么?”

  看诗岸趴在窗台发呆星尘有些好奇。

  诗岸指着窗台顶上:“看马蜂筑巢。”

  “我超——!!!!”星尘下意识抱起诗岸就跑,“小羽!!!护驾!!!!!!”

  赤羽抄起扫帚就从厨房跑了出来,来到窗台发现只是两只马蜂而已,抬手,丢了个火球。

  “赤草鸡——我的肉要焦了——!!”海伊无措地拨着锅铲,“要糊了我的肉呜呜呜呜呜赤草鸡你快来!!!”

  

【↑后续?】

  苍穹和朋友们聚会回来,顺手rua了一把在沙发看电视的诗岸的脑瓜。

  “今天和姐姐们开心吗?”

  诗岸点点头:“尘尘姐今天抱我了,但是海伊姐把肉煎焦了,还有小羽姐杀生了。”

  “杀……?”苍穹.exe已停止响应。

  

【虞美人(×)羽媒人(✓)】

  “噗嘶——————小羽——”星尘轻声暗示,见赤羽转头便迅速把小纸条塞到赤羽手里。

  下意识以为是星尘问她中午吃什么,赤羽打开了纸条。

  星尘慌了:“等!别打开传给减减!!”

  看着“老婆”后面还有个爱心,赤羽露出吃了苍蝇苍蝇还在嘴里乱飞的表情。

  “噫……”赤羽嫌弃的表情写满在脸上,把纸条丢到了Minus桌上。

  

【小纸条内容】

  “老婆——♡”

  “老婆老婆♡♡——”

  “老婆你理理我别把纸条塞回来啊。”

  

  “好好上课。”“♡”

  

【慈姐二号】

  自从发现尘减二人在谈恋爱,赤羽看向Minus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你的眼神好恶心啊。”同桌这么告诉赤羽。

  “这孩子,我妹媳……怎么看都比尘尘顺眼啊……”

  一到周末赤羽逮着星尘问Minus喜欢吃什么她好早点准备。

  “难得看得上你那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你和她说一声周一中午我给她带饭啊。”

  “不是啊,小羽,”星尘忽然察觉了什么,“虽然我和减减都是四马尾但是我才是你妹妹,你亲妹妹!你怎么都不问问我喜欢吃什么?”

  

【有个幼儿园文凭也不一定不会被骗】

  零抱着幼崽诗岸忽然就皮了起来。

  “山山。”

  在崽子看向自己的一瞬间,零伸手在诗岸的小鼻子上点了一下,随后握紧拳头正色道:“现在山山的鼻子在我手上了。”

  “啊——”诗岸伸手去抓妈妈的手,企图把并没有被抢走的鼻子抢回来。

  “好好好还给你,嘿!”零又在诗岸的鼻子上点了一下,“我已经还给你了,你摸摸看在不在。”

  诗岸摸了摸鼻子,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宝宝万一你真的叫诗岸呢】

  “宝宝叫什么名字啊?”零问诗岸。

  “山山——”

  “大名呢?”

  “山山!”

  “不对,大名叫诗岸。”

  “山山!!”

  

【穹姐姐:?】

  苍穹扣上赤羽的手∶“听说你的手指很厉害……”

  “是的,我用手指打到国服第一。”

  

【借口】

  “爱一个人……是不会有错的。”海伊垂下眸子,不再看赤羽。

  “可是——”

  海伊没有等她说完:“我以为我这样就是对的,但那只是我以为……或许一切都已经注定了吧。”

  赤羽一拳头砸在桌子上:“那你填空题不会就特么填我的名字?”


【理由】 

  苍穹没有表情,凝视着某处出神。

  星尘抿抿唇:“穹姐,你和我在一起就那么不开心吗?”

  “啊,不是……”

  “如果我是小羽,你现在是不是就不是这种表情了。”

  “不是哦,我只是在想到底是‘倒车请注意’还是‘请注意倒车’。”

  

【LOF测试CP名-罗菲羽】

  [仗剑江湖的逍遥侠客×孤僻学生]

  她发现那孩子和自己长得真的很像。

  但是只是长相。

  她喜欢行走于江湖中,骑着马背着剑,四处看看山河景色,偶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她被困在这小小的村子里,每日就在学堂和家里开的小酒馆来回走。

  没趣。她接过她送来的酒,嗑了一口花生在心里默念。

  她住在这个村子有几天了,其他孩子们总是不找那孩子一起玩,那孩子也只是在酒馆闲暇时趴在窗口看着他们玩。

  哟,这么孤僻呢。她笑了笑,伸手招呼她过来。

  “客官有什么事?”小丫头声音很好听,或许是年纪太小没什么概念——没看到她脸上浮现出发现两人很像的惊讶,有些失望。

  “没什么大事,就是觉得你我有缘便想与你结交,”她给自己斟了一碗酒,“我是一名江湖侠客,近期落脚于此,我是孤儿没有爹娘给我起名字,但是大家叫我‘菲尼克斯’。你呢?”

  “赤羽。”

  (我好失败呜呜)


【LOF测试CP名-浪漫至斯不羽】

  [反派的妻子×(被我改成)柔弱(?)花店店员]

  她靠着眼泪从不知情的花店店员嘴里套到了情报,在动手解决掉店员前却被夫人拦住了。

  菲尼克斯抬了抬下巴,示意小姑娘离开,转头又看向被吓得不轻的店员小姐。

  赤羽在心里下定决心要辞掉这份工作,一回神却发现菲尼克斯已经走到自己跟前了:“你,你要干什……”

  “嘘——”菲尼克斯从手包里掏出钱袋,在桌上留下一张纸币,从边上取走了一支玫瑰,“下次要记得别再被眼泪骗了哦。”

  “还有,你的脸可真对我胃口。”玫瑰被送到了赤羽手上,菲尼克斯脱下蕾丝手套抚上她的脸颊,“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个园艺师……我可以让你的花在我手中绽放。”

  (真烧啊你菲尼克斯)


【你在失望什么】

  自从上次海伊在假期最后一天熬夜补作业,苍穹就给妹妹们制定了严格的假期计划表,为此她还特意把赤羽和星尘这俩一个班的做作业时隔开了。

  “今天作业都做完了吗?”

  “做完了。”

  “给我看看。”

  翻完了四本作业本,苍穹肉眼可见的有些失落:“都写完了啊……”

  

【好久不见醉酒小羽】

  “呜——”

  苍穹给颈肩忽然的湿意吓了一跳:“怎么了小羽?”

  “我、我好凶啊……我不是像穹一样的好姐姐……”

  “我感觉她们都不喜欢我,我是个失格的姐姐呜呜……”

  星尘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头∶“怎么喝多了话还变多了,没有的没有的尘尘很喜欢小羽。”

  “姐姐我也喜欢小羽。”海伊一本正经地接上话。

  

【洗碗的人要不要洗锅】

  “洗碗吧你。”星尘快海伊一步放下筷子,示意自己吃完了。

  二十分钟后赤羽到厨房倒水,刚进去就火气上涨∶“中午谁洗的碗?”

  “我!”海伊举手,“是不是很干净?”

  “我是说了谁最后吃完谁洗碗,你对洗碗的概念里面没有洗锅吗?”

  

【告白】

  赤羽的目光实在是过于热烈,苍穹揉揉她的发顶轻声问她怎么了。

  赤羽小心翼翼地问她,如果她的妹妹们有一个是同性恋她会生气失望吗。

  苍穹思索了片刻:“不会啊~。”

  赤羽红着脸憋了半天:“……我喜欢你!”

  苍穹也回复她∶“我也喜欢你。”

  “不是,不是家人那样的……是想谈恋爱那样的。”

  “对啊,我也喜欢你。”

  

【套路】

  “再把公式一套就算出来了,所以这道题选C。”苍穹放下笔,把演算纸推倒海伊面前,“这样讲明白吗?”

  “可是答案是A啊。”海伊挠头。

  苍穹依旧在笑:“那小海伊哪来的练习册答案,姐姐不是收走了吗?”

  

【不要和海伊一起睡】

  海伊睡得迷迷糊糊,翻了个身,胳膊伸出了床外。

  忽然就被抓住了手腕。

  “啊焯!有鬼!”海伊强制开机一个巴掌拍下去接着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缩到墙角,“别吃我!!”

  “有没有可能……”星尘从地上爬起来,“你说的鬼是被你踢到床下面的我。”

  

【姐宝女】

  14岁的诗岸∶放学了,回家!

  15岁的海伊∶放学了,回家!

  16岁的星尘∶放学了,回家!

  17岁的赤羽∶放学了,穹姐什么时候来接。

  同班的星尘∶非要等穹姐……我带你回去行吧?

  赤羽∶(摇头)

ZERO&雨晖

迟到了……一个多月的穹姐生贺……[痛哭流涕]

但是我还是发出来了!!!

穹姐你好美呜呜呜

迟到了……一个多月的穹姐生贺……[痛哭流涕]

但是我还是发出来了!!!

穹姐你好美呜呜呜

五更钟

开摆!

是好久没画的三只(○`ε´○)

开摆!

是好久没画的三只(○`ε´○)

清拾CN10
有精力画了慢慢还债😭👊,这...

有精力画了慢慢还债😭👊,这次是“苍琼”(苍穹)。

照例思路:苍穹给人的第一印象多半是“sexy”,从画画的角度看就是“complex”。再看人设本身,虽然设很复杂但概括下来只有“蝴蝶”而已。旗袍的装扮让我理所当然的想整个中式男装,但显老气,就变成了中西结合的样子。


苍琼的设定是知书达理的温柔大哥哥( ̄y▽ ̄)~*

有精力画了慢慢还债😭👊,这次是“苍琼”(苍穹)。

照例思路:苍穹给人的第一印象多半是“sexy”,从画画的角度看就是“complex”。再看人设本身,虽然设很复杂但概括下来只有“蝴蝶”而已。旗袍的装扮让我理所当然的想整个中式男装,但显老气,就变成了中西结合的样子。


苍琼的设定是知书达理的温柔大哥哥( ̄y▽ ̄)~*

挣扎茶木戒断包
是点梗哒,谢谢妈咪喜欢穹心穹?...

是点梗哒,谢谢妈咪喜欢穹心穹😭

是点梗哒,谢谢妈咪喜欢穹心穹😭

❃✲*。☽˟

虽然但是,但拜年祭的曲绘真的好好看看啊呜呜呜呜


昨天刚听单方面宣布《弈》封神了啦!!!


这俩都是我老婆!!!

虽然但是,但拜年祭的曲绘真的好好看看啊呜呜呜呜


昨天刚听单方面宣布《弈》封神了啦!!!


这俩都是我老婆!!!

晓华看影视
天气之子:那令人仰望的苍穹,烙印在我们心中许久不散
天气之子:那令人仰望的苍穹,烙印在我们心中许久不散
向衡
山风组~po个草稿 肝不动了o...

山风组~po个草稿 肝不动了orz

山风组~po个草稿 肝不动了orz

三年二班
无尽的苍穹 满天的星座
无尽的苍穹 满天的星座
三年二班
无尽的苍穹 满天的星座
无尽的苍穹 满天的星座
回到最初的美好
无尽的苍穹 满天的星座
无尽的苍穹 满天的星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