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苍银剑术

189浏览    5参与
槿---开学就长弧

(苍银剑术组)翡翠与蜜糖(待定)-1

#联文第一弹

#负责丢人的我来了

#旧剑x帕拉,注意避雷

  @朴_我NP没满 请加油反正有我垫底


他的眼睛像是映着青峰的雪山湖水——


看着熟悉的金发碧眼的顾客走来,站在新换的黑白格子的软木桌后的店员,帕拉塞尔苏斯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凭着记忆,猜测起今天的点单来。


略酸而浓醇的摩卡搭配红丝绒、或者说口感均衡的蓝山搭配冰激凌松饼?


——对于单调的工作来说,偶尔这样的猜测仿佛加上方糖调节掉咖啡的涩味。而糖分无论何时都不嫌多,生活也如此。...


#联文第一弹

#负责丢人的我来了

#旧剑x帕拉,注意避雷

  @朴_我NP没满 请加油反正有我垫底

 

 

 

他的眼睛像是映着青峰的雪山湖水——

 

看着熟悉的金发碧眼的顾客走来,站在新换的黑白格子的软木桌后的店员,帕拉塞尔苏斯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凭着记忆,猜测起今天的点单来。

 

略酸而浓醇的摩卡搭配红丝绒、或者说口感均衡的蓝山搭配冰激凌松饼?

 

——对于单调的工作来说,偶尔这样的猜测仿佛加上方糖调节掉咖啡的涩味。而糖分无论何时都不嫌多,生活也如此。

 

递过来的单子还带着刚刚从打印机印刷出来的温度,还有略显刺鼻的油墨味道飘来。略带米黄色的纸上黑字印着今日的组合是蓝山配上珍珠奶茶冰激凌的松饼。

 

不算宽敞的店面氤氲满着咖啡的香气,在机器轻微地响动之后,一缕缕白雾随着褐色香醇的液体从透明放光的玻璃壶嘴在空中缓缓流出,落入白瓷的杯中,垫着白瓷碟放入木盘搁在盛有软软的冰激凌松饼旁,最后缀上一叶薄荷,交由台前的服务生送到了落地窗旁边的位子,送到了金发碧眼的青年面前。下午的阳光斜斜地透入窗内。

 

下午这个时刻,对于咖啡店的所有员工来说通常是最忙碌的。随着嬉笑着的闺蜜,情侣一对对地来了又去,从零零散散的少数顾客到店外的遮阳伞下都坐满了顾客,最后又复归安静。在笑声中重复了着相同的工作的帕拉塞尔苏斯在几个小时之后终于有时间坐下休憩片刻。夕阳的橙红从半开着的木门中洒在瓷砖上,反光让屋子晕染上了一种神秘而浓郁的色彩。

 

换下咖啡店工作服,仔细地扣上白净而合身的衬衫的每一颗扣子后,有意无意之间,帕拉塞尔苏斯瞥向了落地窗处的位子。

 

金发碧眼的青年已经离开了。

帕拉塞尔苏斯脑海中不知为何又一次闪现出那如翡翠般的绿色眸子。

 

——嗯……是在除开这里之外哪里还见过这位先生吗?

 

思考片刻后,帕拉塞尔苏斯提起提包,在门口从口袋里拿出叠的规规整整的书单,上面用流畅而规矩的笔触写着书名,走向了对角街巷的书店。

 

“嗯……结构化学基础、格林伍德元素化学……”

 

将书单再次叠好放进口袋,黑色长发的青年走进了书店的门口。

即将入学的他没有想到会在校园里再次见到、那位拥有可以映照星辰影子的碧色眸子的青年。

 

 

他的眼睛像是揉碎的晨光。

 

亚瑟坐在落地窗附近。他喜欢享受阳光,和着一次悠闲的下午茶。

 

坐在垫着软垫的三角木凳上,亚瑟从远处望着那位在忙碌着的店员,抿了一口咖啡。又用甜品配的餐具一点点品尝起新推出的松饼来。带着茶味与奶香的冰凉入口感觉相当的好。亚瑟想着,目光却没有移开。

 

略显得细长的金色眸子很美,也像是淋在面包外层的枫糖。

 

虽然亚瑟一直坚持用餐时应该足够迅速以提高效率,但在下午茶的时候便不一样了。下午茶本应是用来好好享受糖分而无关效率的活动。或者说别有意图也不一定,只是最后在校园中相遇的时候,还是十分惊讶。

 

只是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在欢声笑语之间也足够清晰。

 

“安排活动……知道了,教授”

 

穿着休闲装的青年从钱夹里拿出并留下一张纸币作为小费,随即大跨步的离开了,无意间回头正对上帕拉塞尔苏斯的双眸,那纯粹而洁净的金色映照着光。尽管对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次对视。

 

亚瑟走出店门,思索起活动的安排来。

 

 


 

 

 

 番外:打烊之后,“WKBSL”咖啡店的店长槿,坐在前台上发现,自从请了新来的店员之后,似乎客流量和人均消费都有了增加。

Ps;真的有那两套化学书(格林伍德有三本)。来自黑心店主的化竞彩蛋。

 

 

 


槿---开学就长弧

(苍银剑术组)彼端-2

#快乐1k6

#私设一下静谧就是一个有特殊能力的女孩子,缺少战斗经验

#引入一下新人物所以旧剑就先划一下水(误)

#旧剑x帕拉塞尔苏斯,注意避雷,同时祈祷同好


森林在低语,在歌唱……

其实那是魔物的咆哮与嘶吼而已。


代替星辰的是朝阳。

没有高大乔木遮蔽的草地,露珠在绚烂的光彩折射中,以梦幻的光彩逐渐蒸发。

星星点点的血液从伤口上飘洒到草坪上,像是受伤的猎物留下的踪迹,只能引起猎手更兴奋地追逐和嚎叫。


被受伤的少女流下的血沾湿的植物纷纷枯萎,而这样的剧毒却没能阻止怪物的靠近。


一连串的血痕在草地上...

#快乐1k6

#私设一下静谧就是一个有特殊能力的女孩子,缺少战斗经验

#引入一下新人物所以旧剑就先划一下水(误)

#旧剑x帕拉塞尔苏斯,注意避雷,同时祈祷同好

 





森林在低语,在歌唱……

其实那是魔物的咆哮与嘶吼而已。

 

代替星辰的是朝阳。

没有高大乔木遮蔽的草地,露珠在绚烂的光彩折射中,以梦幻的光彩逐渐蒸发。

星星点点的血液从伤口上飘洒到草坪上,像是受伤的猎物留下的踪迹,只能引起猎手更兴奋地追逐和嚎叫。

 

被受伤的少女流下的血沾湿的植物纷纷枯萎,而这样的剧毒却没能阻止怪物的靠近。

 

一连串的血痕在草地上只能显得触目惊心。少女还在亡命奔逃着,直到被趴在地上的手腕粗细的藤蔓绊倒,重重地摔在地上。敏锐的感官感受到魔物带着血腥的气息越来越近了。

 

——要没命了。

被称作吉尔(影子)的少女倒在地上。吐出的气息已经不再平稳,浓度极高地毒雾让地面的杂草瞬间化为灰白。从小拥有与众不同的褐色肌肤,拥有足以防身的毒的紫发少女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真切的死亡的气息,第一次感受到无力。攥紧了手中的短刀准备殊死一搏。

 

短刀深深刺进了猛兽的肩胛之间,与此同时吉尔也被抛出了一条在空中的弧线、重重地落在地上。后背的疼痛让少女几乎晕厥,而在闭上两眼之前,她感受到的是本来不可能出现的风,冰凉地拂过脸颊,听到的是惨叫。

 

这一定是死前的幻觉————少女在完全昏迷之前没有看到出现在空地中心的木屋,以及有着黑色长发的魔术师。还有在空中闪动的光团,还有惊恐而离去的、落荒而逃的猛兽。

 

 

 

 

身经百战的国王自然明白了解周遭情况的重要性,因此亚瑟在得知这附近暂时没有村落的时候做出了停留并打听消息的决定。

 

再者,能够看到被拯救的人露出笑靥,对于亚瑟来说,可以说是看着自己的理想正在实行。——有更多的孩子不用牺牲,有更多的人能够安稳地生活。

 

冰凉的石桌附近,树的阴凉正遮住了灼热的光线,被雨冲洗过还缠绕着清新的气味。人口的无端消失,在劣质烟草灼烧之中,只是一般的谈话。笼罩在恐惧之中太久的小村落仿佛已经失去了痛觉,彻底麻木了。而那位坐在中间的金发碧眼的青年,重新让他们捡起了“作为人”的感觉,为其中带来了生机。耀眼得足以照亮密不透风的恐惧的森林。

 

他们赞颂王的功德,讲述着这个森林不同寻常的事情。包括所谓的,吞噬了无数人命的“女巫”。他们的恐惧无一不传达到了渴求着拯救不列颠的、肩负着名为理想的重担王的耳畔。

 

“吉尔不见了。”混进人群的衣衫简陋的小女孩很轻地说着,尽管被淹没在难得的嘈杂中,亚瑟依然听见了。

 

——作恶之人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亚瑟碧色的眸子望向远方,站在落日的余晖中,银甲晕染上一层血色,这样承诺道。

 

 

 

父母双亡,异样的肤色,异样的毒的能力——被辱骂,被嫌弃,被驱逐。人们看向她的颜色总是充满了恐惧与愤恨——————她是带来灾厄的人啊

 

以影子命名的少女醒来了。发现自己的伤口上敷好了不知何种药膏,并且是从温暖的炉火旁边醒来的。这一切让她感觉似乎仍在梦里,除了后背还留有的疼痛外。

 

从褥子中间坐起来的之后,吉尔才发现了屋的对角,还有一个人。坐在瓶瓶罐罐,不知何名的大约是药剂的东西之间,有着一头大多数女子都望尘莫及的长发的人。白色的雾气在屋中弥漫,炉火跳动,屋内橙黄的光圈也闪烁着。

 

“如果醒来了,就尽管离开吧”沉稳而温和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和刚刚清醒过来,想起传说而几分恐惧的吉尔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在她的印象中,伤害了无数人的“女妖”不可能这样轻易地让她离开。这和传说并不相符——她想着。

 

——可传说究竟是不是对的呢?

 

“圣剑使的制裁很快就会到吧——嗯,如果不想被波及,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似乎是误解了她的意思,那个声音继续说着,依然十分平静。

 

“可是……”如果说是小时候听过的少有几个故事中的反派的话,难道不应该扣押人质之类的,或者现在的自己,不该已经死了吗……?而且,是她救了我……?少女想着,在温暖的氛围中又昏昏沉沉地睡下了,却睡得异常安稳。

 

对于少女而言,她更怕的,不是森林里可怖的妖怪,而是那些看向她眼神吧。

 

代表惩治与拯救的不列颠的王率领着高洁的骑士们前行——

 

少女却最终选择了留下,不再回到那个应该被称作家的地方。

 

暗夜中的星辰温柔地照在这片安静的空地上。



ps:(好的我又来丢人了,丢死人了)

请同好的太太康康我啊(涙)

 突然想起没有配图,人傻了jpg


槿---开学就长弧

白色情人节-限定(苍银剑术组)

#白情限定小短篇

#是南极圈,赶工ooc在线

#玩了个老梗,纯糖

#旧剑x帕拉塞尔苏斯请注意避雷


整个城市的人们,都怀揣着希望随着朝阳迎来崭新的一天。


暖橙色细碎的阳光透过窗棂撒入,在屋中清新的木香中加上了一层暖意,落在纹路清晰的木桌上,玻璃器皿旁边,摆着那多余出来的,残留着温度的巧克力、雪白的信封,用金色淡墨写下的寄信人的名字——“Arthur”,透过阳光的玫瑰花瓣细腻得看得清纹理.


一缕阳光从彩色的玻璃透到半梦半醒的黑发青年眼上,帕拉塞尔苏斯的睫毛微微颤动一下,睁开了金色的眸子,从床上坐起,漂亮如丝绸的黑发肆意...

#白情限定小短篇

#是南极圈,赶工ooc在线

#玩了个老梗,纯糖

#旧剑x帕拉塞尔苏斯请注意避雷










整个城市的人们,都怀揣着希望随着朝阳迎来崭新的一天。








暖橙色细碎的阳光透过窗棂撒入,在屋中清新的木香中加上了一层暖意,落在纹路清晰的木桌上,玻璃器皿旁边,摆着那多余出来的,残留着温度的巧克力、雪白的信封,用金色淡墨写下的寄信人的名字——“Arthur”,透过阳光的玫瑰花瓣细腻得看得清纹理.


一缕阳光从彩色的玻璃透到半梦半醒的黑发青年眼上,帕拉塞尔苏斯的睫毛微微颤动一下,睁开了金色的眸子,从床上坐起,漂亮如丝绸的黑发肆意地散落在脸颊旁。


更衣、浇花、掸净窗上不知何时飘来粘住的柳絮,帕拉塞尔苏斯抱着夹着书签的厚重的古籍走向窗台的书桌,还没走到,便嗅到了不同的香气。


“嗯……不接收邀约,似乎是不太礼貌的行为?”


修长的手指夹住信封,读完又整整齐齐地将信纸和信封放好,帕拉塞尔苏斯小心翼翼拆开了巧克力的锡纸包装掰下一角放进嘴里。


“嗯……偶尔来一点甜蜜的东西,也很不错呀”


“至于圣剑使……嗯,不知道您会有什么打算呢。”





穿着笔挺而合身的白色西装,金发碧眼的青年抱着一束天蓝色玫瑰站在墙角,英俊的面容吸引了不少眼光,当然,有不少是包含着嫉妒的。凭借亚瑟的感知当然能感觉到了这些,不过在晨曦的微风中露出笑容的金发青年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


街上的人熙熙攘攘。怀有希望的众人,以及可以嗅到的巧克力和鲜花混合在一起的甜蜜气息。


“圣剑使……嗯,很高兴又能见面”


声音从亚瑟的背后传来不由让亚瑟感到几分惊讶,略有仓促地转过头去,正好与魔术师的嘴唇擦过,更是有些自乱了阵脚。


帕拉塞尔苏斯也有些惊讶,毕竟没见过、没想到过这位背负着希望的国王竟然会有像一个普通的青春期青年一样因为靠的太近而脸红乃至有些慌乱,歪了歪头,特地新扎的黑色马尾微微地晃动了一下。不过顾虑这对方的感受还是退后了两步,并把藏在身后的用以回礼的糕点递到了身前。


“那么,不列颠的王啊,闪烁着希望之星光的人啊……如果你依旧愿意称呼我以朋友的话,请您收下这份赠礼。嗯,是元素精灵颜色的甜食,糖分在这种时刻大约不会嫌多吧?”


魔术师将早已想好的话说了出来,却不料面前,亚瑟突然又迈进了一步,再一次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金发的国王,此时更像一个平凡的青年,明明刚刚平复下自己却又微红着脸,十分认真的收下了回礼,又下定决心不那么注重礼仪的靠近了半分。


“求之不得。”青年碧色的眸子中映照着漫天的繁星,坚定而干脆地回答道。


随后落下的,是龙之吐息,与嘴唇上温润的触感。








白情是期盼与甜蜜。我尽量了,大概地大概没有ooc


Ps:我改邪归正写HE了真的不夸夸我吗,还有有画手画扎马尾的p老师吗!!!请扩我!!!!

(对不起我来丢人了)



槿---开学就长弧

以后的粮有了专用图

[图片]
 @erdioce sheshe太太(抱头)

私心放在tag,over

以后的粮有了专用图


 @erdioce sheshe太太(抱头)

私心放在tag,over

槿---开学就长弧

彼端的故事-冲突(苍银剑术组)

#大约是的童话paro

#拯救不列颠的国王与“坏魔法使”

#开屏带血慎


旧剑x帕拉塞尔苏斯的冷圈,渴望同好。


“我会将这些污秽,全部碾碎”


扭曲的恶物带着血腥的气息,挥舞着利爪而来。

不过是虚张声势的徒劳。

亚瑟退后一步,银靴在地上划出一道痕迹,双手握紧剑柄,以旁人难以看清的速度在庞然大物之间游走,游刃有余地躲避那足以撕碎无数生灵的攻击的同时,划出一道道完美的金色弧线。

一声声凶恶的嘶吼几乎一瞬便化为了垂死的呻吟,化为无生命的肉块。飞溅起来的血珠,横飞的肉块让区域上空一时模糊不清。遗骸在被黄金之剑的风压扫净失去遮掩后画面更是惨不忍睹。


——...

#大约是的童话paro

#拯救不列颠的国王与“坏魔法使”

#开屏带血慎


旧剑x帕拉塞尔苏斯的冷圈,渴望同好。







“我会将这些污秽,全部碾碎”


扭曲的恶物带着血腥的气息,挥舞着利爪而来。

不过是虚张声势的徒劳。

亚瑟退后一步,银靴在地上划出一道痕迹,双手握紧剑柄,以旁人难以看清的速度在庞然大物之间游走,游刃有余地躲避那足以撕碎无数生灵的攻击的同时,划出一道道完美的金色弧线。

一声声凶恶的嘶吼几乎一瞬便化为了垂死的呻吟,化为无生命的肉块。飞溅起来的血珠,横飞的肉块让区域上空一时模糊不清。遗骸在被黄金之剑的风压扫净失去遮掩后画面更是惨不忍睹。


————战斗终了


亚瑟的脸上,笼手,轻甲,剑刃上又一次沾满了鲜血。耳畔的怪物的呜咽不断,但是金发碧眼的王早就听得够多了。

白骨,残骸,满地的惨不忍睹,但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在与猛兽,怪物并存的时代,唯有如此般的手沾血腥,身为王的他才能拯救更多。


为了创造一个不需要孩子去牺牲的时代————

这就是被称为不列颠红龙的他,亚瑟·潘多拉贡的愿望

亚瑟抬起了头。乌云低压,如墨浓稠。眼前密林枝丫风吹之下,夜空衬托中显得愈发狰狞,潜藏着的怪物渴雨般嚎叫着。

青年的眉头皱起,脸色极其阴沉,却也明白不应该冒进。在村庄中驻扎下,森林深处难得出现炊烟,大规模地出现了如此规模的人类的痕迹。


大雨骤然而至,清洗着战场的血迹。村庄破旧的木屋角落漏着,昏黄的灯光勉强照亮了厅堂。亚瑟对着窗外,筹划着明日的行军。


还有,关于之前听到的,村民口中所述的,带来灾祸的“森林女巫”。








“我追求的是星辰之光”


乌云以及滂沱大雨遮蔽了漫天的星辰与月,深林之中昏黑一片。

红色与蓝色的元素精灵在空中,不合时宜地闪烁着、舞动着、倾诉着。在虎啸狼嚎的环境下似乎有一丝诡异。

而被环绕在其中的,便是被唤以女巫之名的男子。

身为元素使的男子有着如丝缎般的黑发,白皙的皮肤,也难怪被误入此处的村民会将其认为女妖。

精灵的光亮照亮了男子足下的草地,点缀了星星点点的花,若是细看,却会发现外部下着的大雨在此处几近停滞,甚是怪异。


————成就一切,舍弃一切

这是身为魔术师的,名为帕拉塞尔苏斯的男子所明白的规则。


他拯救了所有被野兽追赶,走投无路的孩子,他愿意传授他的魔术来拯救更多的人,恶名却依旧攀附。


屋内宝石光泽的粘稠的液体在奇形怪状的容器中,伴随着白烟蒸腾。篝火时不时地跳动,药剂折射出不同的光彩,仿佛星辰闪耀。

闪耀着的光辉,绚烂而轻灵的元素精灵,实际只需要一瞬便可以成为伤人的利器,却一直收起了利爪。


“不列颠的王啊,您所带着的希望之光,究竟是什么样呢”


“而你又会如何惩处,我这样的‘恶徒’呢。”



————————————————————————————————————给自己的扩列墙打个小广告,over



大概会继续更的北极圈。冷死我了,如果有ooc见谅

写car的铺垫渴望找到同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