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苍银的碎片

44018浏览    679参与
赈晓
帕拉真好看hhhhhh(沉迷)...

帕拉真好看hhhhhh(沉迷)虽然有一段时间没看他了

帕拉真好看hhhhhh(沉迷)虽然有一段时间没看他了

13Crow

Fate/prototype苍银的碎片中阿拉什开宝具的桥段(草稿分镜)

Fate/prototype苍银的碎片中阿拉什开宝具的桥段(草稿分镜)

Phosphorescent apparition

苍银的碎片有动画了,妮菲会动了!妮菲也动画化了——!!!看看这个动画里的妮菲姐姐!太棒了!!妮菲很快就可以落地了!!!(草并不)

是约的妮菲伪动画,原画在最后两p,无弹幕在p3和p4

画师@coffee君 老师www

技术力不够,p的很糊,大家将就看看(草)

今天也在等待妮菲落地呢……

苍银的碎片有动画了,妮菲会动了!妮菲也动画化了——!!!看看这个动画里的妮菲姐姐!太棒了!!妮菲很快就可以落地了!!!(草并不)

是约的妮菲伪动画,原画在最后两p,无弹幕在p3和p4

画师@coffee君 老师www

技术力不够,p的很糊,大家将就看看(草)

今天也在等待妮菲落地呢……

holic君

从原作细节谈谈“旧剑为了绫香杀掉爱歌,保不准哪天为了绫香杀了咕哒”一言的荒谬及无耻

旧剑在fgo落地三年有余,最晚开服的美服也已实装旧剑白情灵衣,而“旧剑为了绫香杀掉爱歌,保不准哪天为了绫香杀了咕哒”这等犯了典型逻辑错误的言论却未绝于耳。正逢苍银的碎片drama cd完结,我来结合原作小说以及广播剧新增内容好好聊一聊这个事。

先来回顾一下“臭名昭著”的“旧剑背刺爱歌”这一情节前后剧情。在狂弓骑枪四骑退场后,旧剑对自己所持的拯救故国的愿望产生动摇,随后在沙条家的植物园Garden里遇到幼年绫香,幼年绫香无意间的话语让旧剑最后彻底醒悟:从沙条夫人为爱女留下Garden的行为中理解爱与希望可以传承,那么现在的人民现在的世界也是曾经不列颠的延续,从而立下誓言“我会守护这个世界,也会守护...

旧剑在fgo落地三年有余,最晚开服的美服也已实装旧剑白情灵衣,而“旧剑为了绫香杀掉爱歌,保不准哪天为了绫香杀了咕哒”这等犯了典型逻辑错误的言论却未绝于耳。正逢苍银的碎片drama cd完结,我来结合原作小说以及广播剧新增内容好好聊一聊这个事。

先来回顾一下“臭名昭著”的“旧剑背刺爱歌”这一情节前后剧情。在狂弓骑枪四骑退场后,旧剑对自己所持的拯救故国的愿望产生动摇,随后在沙条家的植物园Garden里遇到幼年绫香,幼年绫香无意间的话语让旧剑最后彻底醒悟:从沙条夫人为爱女留下Garden的行为中理解爱与希望可以传承,那么现在的人民现在的世界也是曾经不列颠的延续,从而立下誓言“我会守护这个世界,也会守护你,沙条绫香”,“不因为王,不因为人,只因我是要让任何人都能留下明天的英雄”。随后与沙条家主联合,一同前往大圣杯所在地去阻止爱歌进行大圣杯仪式。然而在通往大圣杯所在地下大空洞的途中,遇到教会的人阻挠,沙条广树与旧剑不得不分开并说好在尽头会合,然而等旧剑击破杀术两骑赶到终点时,看到的却是成为祭品的大量无辜少女,沙条广树已被爱歌杀害,绫香正要被丢下喂食大圣杯底下的beast,为了拯救祭品少女以及绫香,情急之下旧剑只能杀了爱歌。此处有个细节上翻译出现歧义,简中翻译是“如果以效率优先,应该与爱歌一同,用黄金圣剑歼灭沉睡在大圣杯之中的东西”而繁中的翻译为“将爱歌连同大圣杯一同歼灭”,我一般选择采用繁中的解释,因为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形,让旧剑停下来劝说爱歌一起阻止beast是不现实的,何谈效率。为了不伤及无辜,放弃直接使用光炮这个逻辑更加合理。 这段剧情前后我仅仅是简单复述就有那么多,原作加上广播剧涉及的文本可想而知。“旧剑为了绫香杀掉爱歌”这样的粗暴的结论是有违背原文想表达的内容。

甚至认为旧剑在与绫香相遇后就当即决定【必须杀掉】爱歌也不正确。旧剑不会在出发时就产生这样极端的想法,首先此时的旧剑还不知道祭品少女的事,以及这里就不得不说一般大家都会忽略的存在——沙条广树。作为家主作为父亲,广树在这其中的立场对剧情的发展有很大影响。drama cd5添加了旧剑与广树如何合作去找爱歌的剧情(b站熟肉 BV167411x7js),这里有很长一段广树的对于亡妻对于两个女儿的内心独白,他最后是作为一个父亲而不是魔术师去面对爱歌到底是什么存在。旧剑和广树的原计划是一起去面对爱歌,我们可以合理推断作为父亲,广树万不得已也不想直接杀掉自己的女儿,那么以旧剑的性格他不会代替广树做决定此番一定要去【杀掉】爱歌,当然也可以推测他们同时也做好实施这种极端做法的准备。另一个角度,对于旧剑来说,沙条家亲人间的关系他也是看在眼里。就在Garden相遇之前,旧剑就对广树对绫香的关爱感慨自己在亲子关系上的遗憾——最后的最后我也没能得到亲子间的羁绊。而且这也不是广树第一次对旧剑提到姐妹俩的故事,drama cd4 第二轨(b站 BV1KJ41147xL)广树向旧剑谈起爱歌与绫香的出生与她们间的关系,当说起爱歌生来没有感情,绫香喜欢粘着爱歌,而不知道爱歌心里有没有绫香这一存在时,旧剑忍不住评价:这对她们俩太残忍了。
就连最初与爱歌第一次对话,为了劝说她不要对无关人动手,旧剑也拿亲人间的羁绊作为例证。(drama cd1,b站 BV1iW411b7Ac

由此可见,旧剑绝非视亲情为无物,相反他是关心着亲人间的感情。那么就算仅考虑绫香这方,旧剑也不想直接选择去杀掉爱歌,这是绫香的家人是她的姐姐。为了绫香到旧剑杀掉爱歌,这之间根本上就没有必然因果关系。

接着再聊聊后半句“为了绫香保不准会杀掉咕哒”,旧剑的召唤台词就是“我是saber,是拯救你,拯救世界的servant ”(这次还把“你”放在世界前面,笑)以及羁绊五明明确确写着“他对御主寄托绝对的信任”,故事中的咕哒作为和众多从者签订契约的御主,拯救了人理的御主,就因为从者自身的私人关系和他过去的经历就怀疑他对自己的信任,我怕这样猥琐阴暗的形象是完全配不上fgo故事主角的地位吧。fgo作为第一人称有代入感无可厚非,不过不要把自己狭隘龌蹉的心理强加到角色身上。又会出现什么情况让旧剑一定要为了绫香去杀咕哒?比如咕哒杀人放火?或者绫香自己想除掉咕哒吗?还是咕哒哪天觉得自己必须杀掉绫香?以绫香和咕哒的性格这些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所以说后半句推论是游戏外某些人丑陋心理的投射,带上冷门的原作在借题发挥罢了。那如果要问在特别极端情况绫香和咕哒都陷入危机,我相信旧剑一定是选择救所有人。再加上个世界呢?以旧剑“贪心”的性格那也是全部都要救。




—————————————————————
这些话我早就想掰扯掰扯了,希望大家觉得有意思,我知道原作有不少短板,帮大家节约时间我可以多做做总结。总得来说不管吃什么cp,不管有没有代入感,我觉得这都无可厚非,但是涉及到角色根本上的设定,这就是我底线问题,害,谁还不能打点小论文,也是居家隔离无聊的。纸片人不会辩解,作者不能跨海执法,官方也不看中文社区,再骂骂咧咧难道卡能自己从卡池里蹦出来自己修改卡面设定吗?(笑),心态崩是你自己难受啊亲,纸片人帅哥千千万,彼此放过吧,祝生活愉快~


幼儿园园长老凛
重操旧业,是稿,快来找我约稿

重操旧业,是稿,快来找我约稿

重操旧业,是稿,快来找我约稿

Wright Huges

*莫德雷德 X 亚瑟


哦,当然。


他是王,王可以为了他的国家放弃一切。


莫德雷德的心脏抽搐了一下,带得面色有些扭曲。


他想,包括他的儿子。

*莫德雷德 X 亚瑟


哦,当然。


他是王,王可以为了他的国家放弃一切。


莫德雷德的心脏抽搐了一下,带得面色有些扭曲。


他想,包括他的儿子。

土御门千重子

视频做完才发现元素画错了...。

画的太糙了实在抱歉。

视频做完才发现元素画错了...。

画的太糙了实在抱歉。

一般通过鸡掰人

【ラシュオジ】星日

非正史向苍银弓骑。阿拉什×奥兹曼迪斯。有参考百度百科相关人物内容和文献。大量参考苍银原著战斗画面描写。历史苦手,属于不会就自己瞎几把编系列。时间线完全捏造注意,存在大量ooc和角色崩坏,cp要素极少(。剧情被我吃了。如果想看废话请往下拉。


  ——“若能藉我生命的终结换来永世的和平,定当为之蹈汤赴火,万死不辞。” 

在阿拉什的印象中,迦勒底似乎总是下着雪。在偶尔没有风雪的日子,他会在窗台边望着放晴片刻的天空出神。这里不一样,和家乡不一样,和遥远的某个国度也不一样。生前他从没见过雪,也从未听说过雪这种东西。在成为英灵后的印象里雪似乎与...

非正史向苍银弓骑。阿拉什×奥兹曼迪斯。有参考百度百科相关人物内容和文献。大量参考苍银原著战斗画面描写。历史苦手,属于不会就自己瞎几把编系列。时间线完全捏造注意,存在大量ooc和角色崩坏,cp要素极少(。剧情被我吃了。如果想看废话请往下拉。

 

  ——“若能藉我生命的终结换来永世的和平,定当为之蹈汤赴火,万死不辞。” 

在阿拉什的印象中,迦勒底似乎总是下着雪。在偶尔没有风雪的日子,他会在窗台边望着放晴片刻的天空出神。这里不一样,和家乡不一样,和遥远的某个国度也不一样。生前他从没见过雪,也从未听说过雪这种东西。在成为英灵后的印象里雪似乎与他记忆中的一切都格格不入,无论是浓醇的美酒还是鲜花的芳香。

他想念烈阳。

 

 ——“阿拉什先生?”

“阿拉什先生?您心情不好吗?”

把他的思绪从遥远过去中拉回到现实的是御主小姑娘。古波斯的英雄呆了一瞬,随即笑了开来:“正相反。今天出了太阳,我很开心哦。”

藤丸立香有些不放心地盯着他看:“可是我看您不像是很开心的样子啊。您真的没事吗?”

也难怪她会担心。阿拉什今天的状态并不如平日一般精神爽朗,留心观察的人便能发现此时他的面容没了笑意,更多的时候是在望着窗外某点怔愣。刚才从她经过这条走廊开始阿拉什便一直沉浸在某种怀念里,连她走近前都没发觉。

“是这样啊。”他挠挠头,颇有些无奈与窘迫。“果然安适的生活过久了就会逐渐放松下来呢,太久没磨炼不仅技艺生疏了连感知能力都有下降,居然没注意到御主。是我的失敬——”

“阿拉什先生果然是在想过去的事情啊!”话还没说完便被女孩打断,眼中流露出些许担忧。“是有什么在意的事吗?”

窗外低低地掠过几只飞鸟,有风随着气流荡落到天边。许久未见的阳光轻柔地照进人理存续机构,也穿透玻璃笼罩住某人的身影。

“在意的事早就过去了……想见的人倒是有一个啊。”

阿拉什垂着眼,许久之后这样说。

 

阿拉什是波斯的弓箭手,是曼努切赫尔麾下最英勇果敢的战士。他的雕像屹立于德马峰峰顶,他的箭矢划破苍穹落于天际,他的名字为每一人所知晓熟习,他立下不朽功勋的神话至今在西亚地区流转成为传奇。他是阻止了波斯与图兰之间纷乱干戈的神使,由箭矢汇聚成的流星划过夜空,延伸至被遥远的彼方。箭之所及,大地开始裂成两半,风将云向两边吹开,星星也向两边逃离。炫目的光束过了很久才缓缓散去,而前一刻还站在山巅的身躯已然消逝了无踪影。破晓的天光在这一瞬喷薄而出,穿透云层把黎明带给这片广袤土地上为英雄殒落而哭泣的子民。那箭矢带着神明的意志向前笔直飞去,最终化作通红的火球,剧烈燃烧着坠向地面。

——那是为终结这满是苦难的战斗而射出的,救世的一箭。 

 

很多年没有来过这里了。在华丽的宫殿前等候却并不着急进去,阿拉什跪坐在殿外——这样想着。

啊啊、也对。现在他的身份是受古埃及国王邀请的、远道而来的客人。即使他的理性已经告诉自己这终究是梦,残存的感情却还在支撑着他抬头仰望坐在神殿上的男人,有如星空洒落至海上般的伟容。

坐在王座上的神子似乎在对他们说着什么,但已经无关紧要了。年青的英雄在这一刻,眸中倒映着的是数千万光年外璀璨的星辰。那位王的身影与银河遥相辉映,而自己终而化作了耀眼夺目的流星。

他常常想若是没有那割裂大地的一箭,自己的结局会不会有些不一样呢?……也许和原来相比,最后要好上那么一点吧。

似乎马上就要醒来了。阿拉什意识到这样一件事,脑海中忽尔划过某个念想——。竟然是想吻他。吻那位孤高的法老王。

 

 

“阿拉什先生。要准备开始了哦?召唤。如果您不舒服的话就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没问题的!”藤丸立香举起手背朝他示意,脸上明晃晃写着“再不休息的话就要用令咒让你强制睡眠了哦”几个大字。

阿拉什愣住片刻,随即失笑:“御主忙自己的事情就好。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注意力总是不集中呢,走神了好几次。”

是因为想到了某个人吗?说起来,在作为英灵而存在的漫长岁月里,他早就做过成千上百次这样的梦了,一段未知的旅程。会见到只有一面之交的、与他一样已经死去的某位法老。只不过他的身体早在消亡的那一刻便碎裂了,而那人的遗骨至今还保存在北非的皇陵里,变成死后千年仍然不腐的木乃伊。

把自己弄成绷带人的样子,这种举动怎么想都有些可怕吧。是因为宗教的缘故?还是单纯的个人信仰?亦或是,还有生前未竟的心愿。涂上松脂。包裹上亚麻布。就算变成干尸也要将这具肉身保留下来。

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是为了再次见到某个人吗? 

 

“去埃及吧。向南走。”

曼努切赫尔对英雄说道。英雄于是率领着一车人马,装载无数准备进贡的奇珍异宝,向着远方的国家出发。在此之前英雄从未见过其它文明的风貌,在日夜兼程中穿越崇山峻岭,迈过滚烫黄沙,一路南下,最终到达了——那里。

法老王的所在地。 

 

“波斯的使臣。若是来此进献珍宝的话就请回吧。”

法老忙于处理政务,并无暇搭理他们一行人。骄傲的王并不在意那点珍宝,也不在意远处的国度是否即将灭亡的事实。于是阿拉什缓步上前,向那位王提出了交换的条件。

若是您愿意帮助波斯与图兰谈判——便会见识到神迹。至高之天所降下的神迹。万国的子民都将到您的神座下朝拜。星月只需伸手便能揽入怀中。您是炽热耀眼的日光,是如今大地上唯一的神。神明大人会听从他信徒的请求。阿拉什说这句话的时候直视着王金色的双眼,阳光从大殿的穹顶洒下来,酝酿得正热烈。

 

 后来正适逢他过去的友人劈开苇海,带领着往昔离他而去的那一日。他确确实实目睹了神迹。辉光遍漾周遭,一支箭极高速地向天际飞去,宛如流星为所有人带去长盛久昌的和平。后来两国的使臣到来之时他才知道,那是遍染血腥的征战日夜迎来终结,两国的民众尽皆翘首以待的瞬间。

是那人所带来的神迹。

 

但这并非是分割大海的圣人奇迹,是为割裂大地的弓兵,其愿望的尽头。

法老抬眼扫了一圈底下跪拜的使者,并没有找到上次对他出言不敬,甚至连跪下都不肯的那人。那人在阿蒙神之子降下的数重威压下仍不胆怯退缩,眼底闪动着的是他从未见过的光辉。他现在知道了,那是星尘的光辉。若当它黯去,天空便将破晓。

 

——你不是圣人。

法老说。你是名为阿拉什的、真正的英雄。 

 

最近总是会做这一类梦。倒不如不说最近,大概是在他死去成为英灵之后,几乎每个梦都与那段旅途有关。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他也不确定。但是那位名为奥兹曼迪斯的王啊,的的确确在脑海里辗转千年了。 

 

 

“阿拉什先生!”御主小姑娘已经准备好了灵基召唤的材料,回头喊了正在发呆的英雄一声:“别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啦——赶紧去休息吧——”

也许确实应该去休息一下。阿拉什最终没拗过御主,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今天就先睡一觉吧。虽然御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自己在这时候理应陪着她。但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所以。会出现幻觉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余乃万王之王。全能的神啊——好好看看我的伟业,然后绝望吧!”

似乎在哪里听过的声音在身后突兀地响起。阿拉什停下脚步,不可置信地向后看去——绝对不会认错。绝对不会记错、他怎么可能忘记这个声音和它的主人。那人正用原本的样子饶有兴味地看着他,眸中盛了他再喜欢不过的烈阳。

“哦。原来是勇者吗?”

 

 

那是古国度的主人。是太阳的孩子。是拉美西斯二世。是在他梦中循环往复了无穷岁月的奥兹曼迪斯。

七色的光束逐渐散去,勇者不知道在这种场合下见面应该说些什么。与过去几千年他在梦中看到的一样,仿佛这也只是无数梦境中最真实的一个罢了。梦中有埃炽热的太阳和他挚爱的王,他要从波斯到埃及,独身一人穿过荒野河流与大漠,而此时正要启程。

那时他还未成为英雄,经过的城市也不会如他最后一次出征前那样一路繁花相送。于是他背起最锋利的箭刃,走走停停去进行一场浩大的朝圣。路途的尽头会有一位王懒懒地抬眸,从宫殿下匍匐的万千人流中一眼便认出他,明亮的眼睛忽而燃烧起来,一如往前。

——他笑起来叫他的名字,约定好下次见面的时候为他筹备盛大的酒宴。而勇者只是来赴一个历史上原本并不存在的约,并不打算归还。 

 

于是他们彼此对视。隔着烟尘黄沙,和跨越千年的漫漫风雪。 

 

 

身边御主的反应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这绝对不是幻觉。并不是梦,并不是自己的妄想。奥兹曼迪斯就这么站在自己的面前。尽管是以太聚成的肉体,……但他此刻,确实是站在自己面前。 

 

“Archer。”奥兹曼迪斯弯起眉眼。“真的是勇者啊——那就让余好好见识一下你那张能撕裂大地的弓吧。”

 

传说神王乃是宽大的。纵然是向神兵戎相见之人,神王也仍会将战士赦免。

现在这样就很好了。他不禁这样想道,随后也笑起来:“好啊。那您可要看好了,王。”

fin。

文明上网

不敢发的和草稿都发一下,p3有点血腥,慎点

不敢发的和草稿都发一下,p3有点血腥,慎点

文明上网
我又来了,是我脑的脱掉白袍的p...

我又来了,是我脑的脱掉白袍的p,很想看睡颜所以精虫上脑搞的

我又来了,是我脑的脱掉白袍的p,很想看睡颜所以精虫上脑搞的

文明上网
背景贴的素材因为我实在不会画,...

背景贴的素材因为我实在不会画,我太菜了,虽然很菜还是发上来了

背景贴的素材因为我实在不会画,我太菜了,虽然很菜还是发上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