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苍风一目连

84002浏览    914参与
夜隐

连连太好看,暴风哭泣!

连连太好看,暴风哭泣!

TANG_E

双龙组  苍连x荒

第一张是动图hh

双龙组  苍连x荒

第一张是动图hh

秋水好难

【连荒连】神,妖,人

差点被鸽的最终篇


3.

妖站在苦苦支撑的神面前。

“要来了。”苍风望着那边,“海浪。”垂下眼来,“而如今的你连用风符都要提一大口气。”

语气柔和,眼神却冰冷。恩威并施,让他不得不屈从于自己。

一目连勉强站起,腿打着颤,声音也沙哑得不像话:“······不用你管。”

对于一目连这少有的微怒之意,苍风并不惊讶。他们之间起过太多争执,妖厌了,神明也倦了。“我知道了。”似是终于决定走向那个根本没有争议的结局一般,苍风单膝跪在体力不支而瘫坐在地的一目连面前,“都交给我吧。”

靠近,修长的手指轻轻遮住他的...

差点被鸽的最终篇


3.

妖站在苦苦支撑的神面前。

“要来了。”苍风望着那边,“海浪。”垂下眼来,“而如今的你连用风符都要提一大口气。”

语气柔和,眼神却冰冷。恩威并施,让他不得不屈从于自己。

一目连勉强站起,腿打着颤,声音也沙哑得不像话:“······不用你管。”

对于一目连这少有的微怒之意,苍风并不惊讶。他们之间起过太多争执,妖厌了,神明也倦了。“我知道了。”似是终于决定走向那个根本没有争议的结局一般,苍风单膝跪在体力不支而瘫坐在地的一目连面前,“都交给我吧。”

靠近,修长的手指轻轻遮住他的眼。

——醒来吧,是时候了。


荒醒了,眼前是风神,风神背后是滚滚乌云。风神说着,洪涛奔流着,雷电不时在大地上炸开。

荒知道,一目连要去到一个叫阎魔的神那里,要去很久,因为怕他的思念拖住他前行的脚步,所以荒要忘了他。

“正如我的眼一样。它永远地消失在我身体中,但留出的空隙却让希望得以在此生根发芽。荒就是我的眼睛。”


海浪咆哮着像巨兽一样掠走所经之处的一切,大雨砸向大地,雷电炸开,震耳欲聋之声掩盖了一切。

苍龙怒吼着,要以一己之力强压下一切。风盾后的人们抱在一起,想看却又不敢看这震悚场面。

——一目连,若这真是你心之所愿,那么我也在所不惜······

——一切因我而起,我因一切而生。终究是要做出决断的······

【风止·苍龙坠】


春风吹散了阴云,阳光晒干了雨水,人们重建了屋舎,荒紧紧攒住那枚风符。

人们说,那是他们的救世主,苍风一目连所赐。


过去就是过去
未完成 苍连 其实是不笑的,试...

未完成 

苍连

其实是不笑的,试着先画笑脸,会尽力完善画面...

个人觉得一目更多的是无奈 

未完成 

苍连

其实是不笑的,试着先画笑脸,会尽力完善画面...

个人觉得一目更多的是无奈 

陈今
之前有人说这俩皮肤很配 想想也...

之前有人说这俩皮肤很配 想想也是

之前有人说这俩皮肤很配 想想也是

橘子不吃肉
第一次画连连,画渣表示伤不起。...

第一次画连连,画渣表示伤不起。以后要苦练技术鸭。垃圾画技瑟瑟发抖

第一次画连连,画渣表示伤不起。以后要苦练技术鸭。垃圾画技瑟瑟发抖

缘西浦岳
一目连的老婆之歌 【老秃子们】...

一目连的老婆之歌

【老秃子们】

提前给我十二年老友一个礼物

谢谢曲作冯ls!!@冯筠France 

一目连的老婆之歌

【老秃子们】

提前给我十二年老友一个礼物

谢谢曲作冯ls!!@冯筠France 

繁月

帮忙发个宣!是两只苍连(*´罒`*)

帮忙发个宣!是两只苍连(*´罒`*)

红尘一笑

摸鱼之莫得细节并且随意到可怕的男神(???)

尝试换换光影就画出这不伦不类的亚子,下次还是不逆光了,太难了orz

今天依旧是爱苍风一目连的一天诶嘿嘿(新皮肤真的太好康了我可以摆庭院里看一整天)

摸鱼之莫得细节并且随意到可怕的男神(???)

尝试换换光影就画出这不伦不类的亚子,下次还是不逆光了,太难了orz

今天依旧是爱苍风一目连的一天诶嘿嘿(新皮肤真的太好康了我可以摆庭院里看一整天)

衔川

我来还愿啦,之前忘记在哪里评论过。我觉得我是人生赢家。一个苍风两个一目连,左拥右抱是我了

我来还愿啦,之前忘记在哪里评论过。我觉得我是人生赢家。一个苍风两个一目连,左拥右抱是我了

蓝莓酱哦!
终于不是连连了,我爱大舅妈。

终于不是连连了,我爱大舅妈。

终于不是连连了,我爱大舅妈。

冬眠白璐一动不动

阴阳师乙女 渡世之风吹过 上

小学生文笔见谅,不喜绕道,中途若有不适欢迎跳车。

酒吞,源赖光串场


1.

所有人都说,风神一目连是个温柔的神明。

“哈哈哈哈哈,阴阳师,你还守着你的风神吗。”坐在一边的鬼王酒吞喝下一口神酒看着你手里握着几张风符,你瞟了一眼他不回话。他是寮友的式神也是寮里的人气式神,经常会被很多人借走出任务。“喂,我说你,不如考虑来大江山吧,我们这里……”“鬼王大人,”你站起身来不耐烦的打断“不要忘了,现在可以坐在这里跟我谈天说地的鬼王,曾经可是把自己困在了一个枫叶林里。”你收起风符嘲讽的看向他,白发鬼王似乎有被刺激到摔碎了手里的酒碗,身后的鬼王座开始冒出火焰。“你居然敢这么跟本大爷说话,你知不知道...

小学生文笔见谅,不喜绕道,中途若有不适欢迎跳车。

酒吞,源赖光串场


1.

所有人都说,风神一目连是个温柔的神明。

“哈哈哈哈哈,阴阳师,你还守着你的风神吗。”坐在一边的鬼王酒吞喝下一口神酒看着你手里握着几张风符,你瞟了一眼他不回话。他是寮友的式神也是寮里的人气式神,经常会被很多人借走出任务。“喂,我说你,不如考虑来大江山吧,我们这里……”“鬼王大人,”你站起身来不耐烦的打断“不要忘了,现在可以坐在这里跟我谈天说地的鬼王,曾经可是把自己困在了一个枫叶林里。”你收起风符嘲讽的看向他,白发鬼王似乎有被刺激到摔碎了手里的酒碗,身后的鬼王座开始冒出火焰。“你居然敢这么跟本大爷说话,你知不知道后果是什么。”他一步一步向你靠近,你悄悄握紧了衣角强迫自己不去看他。“风符·守”一声熟悉的咒语传来,在你身上多了层风盾,你正准备转头身体却先一步腾空起来。

“苍风!”你坐在龙背看着他,一阵强风吹来酒吞下意识用手挡住了脸,那是风神发怒的前兆。

“……你是要对她出手是吗”

“啧,本大爷真要出手……”

“够了!”你看着火药味越来越浓连忙喝住他俩“这里是寮里,打起来可不好看。”你从龙背上下来来到苍风一目连旁边,“鬼王大人请回吧,大江山那等地方,我高攀不起。”一边说着一边牵着苍风回庭院“以后还请不要再来了。”


2.

“苍风苍风!你回来啦!”你看着面前的风神高兴的找出前些日子打的材料,“这个是暴击破势,这个是五星达摩,还有这些御行达摩,都是给苍风的!”他好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知道怎样的情绪,接着他却摇了摇头,“阴阳师大人,我的资质您是知道的,这些东西给我……恐怕用错了地方。”你听罢有些失落,收起了这些笑着说“那我就先保存好哦,想要了再来找我吧。”

转过头去,风神辜负了他的信徒。


“急急如律令!”另一个地方,一个阴阳师抛出一张符咒,接着一位踩着龙的神明来到她的身边。“诶!怎么又是你啊,你都来了10多次啦!还有啊一目连也来了不少苍风也是……”她气呼呼的坐在地上,“害,算啦,这次就不把你丢神龛了哦。”苍风一目连闪过一丝惊讶和犹豫,最后向着她说出了一句

“是”


3.

今天是你出任务的时候,“奶切,卷卷,奶狗,座敷……诶,苍风呢?”你问式神们他们也都摇了摇头,“不管了不管了,我们先去吧之后再去找。”

这次任务不算很难,就算苍风一目连没来小天狗还是打出了可观的伤害,“啊啊啊你好棒!我们再去打一把斗技好不好!”小孩子就喜欢被夸,听到你这么说又兴致勃勃的跟着你来到了斗技场。

“对面是……苍风…?”

你看着对面站着熟悉的式神,此刻他看你的眼里没有一点温度跟平时那个温柔的神明…不是同一个。

“啊,对面有奶狗跟奶切诶,风神大人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

“风止·苍龙坠”这个暴击很明显跟自己之前给他装的不是一个层次的,对面是苍风输出再加一个追月和小白。一招下来这边小天狗已经是重伤。

“不错啊!再来一次!”

“风符·灭”

“不可以伤害大人”薙魂奶切帮你挡下一击却也有些够呛,你默不作声抱着重伤的小天狗退了斗技

“哈哈哈风神大人还是有点东西的嘛!”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你痛了心。


4.

你回到庭院处理小天狗的伤口,虽然他眼泪汪汪但还是忍住不哭。你看着心疼不已从怀里掏出一颗糖剥开递给他“不哭了不哭了揉揉,糖很甜的。”他接过在嘴里含着不说话,“切切呢,尝一颗吧,我去找点药给你们涂上”

两个小孩并排坐在你的床上,一个流着眼泪含着糖一个一动不动的端坐着。“怎么打的这么重啊”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被以前最喜欢的式神给揍了,怎么了。”你一边涂药一边冷冷的回答,来人也不客气,在奶切旁边坐了看着你“这是守寡了?还被前夫打了?”包好小天狗的伤口将他抱起放到床上开始处理奶切,“您真会说话,真不知道我师父怎么会跟您这种人打上交道。”奶切伤口不算深花鸟卷已经医的差不多,你简单给他包扎了皮外伤把他放到奶狗旁边“你们今晚好好休息伤养好了再说,现在乖乖睡觉,是我的命令。”你看着两个孩子进入梦里悄悄熄了灯跟那人出去。


“你身上的伤口不处理吗,晴明的徒弟。”“源氏家主,您管的没必要这么宽。”坐在庭院里对着月亮喝清酒,可能是你现在能想到最好的消遣了。

“哈哈哈哈还是这么嘴尖,当初那个哭着求我把鬼切给她带走的阴阳师可不是这样的”

“……现在他在睡觉,你该不会还想要回去吧”

他放下酒杯饶有兴趣的看着你被月光衬的苍白的脸,“一来就看到被某个阴阳师喜欢的神明打的这么狼狈,你觉得我会放心?”“……这件事是我理亏,你想要,明日让他跟你回去就行。”

源赖光站起了身,抚上了你脸上的疤。你默不作声的打掉继续看月亮,他轻笑两声转过身去

“我不放心的是你啊,那个时候在大江山不要命的救鬼王还差点入魔的那个阴阳师”

背对月光,也背对着她

“我可是记着的。”

这些话都说不出口

“好好处理伤口,别发炎了,我回源氏了”他出了声

你放下酒杯不去看他

“您管的,真宽”

风拂过脸上的疤,只觉得宛如火烧一般发疼


如果想看的人多我尽量赶出来,这是我上班的时候摸的鱼

欢迎捉虫


KuiyA

本来是彩漫的 我发了三次都被屏了,没办法只能发线稿了(好气呀!!!)😰😰😰

这个要是再被屏,我也没辙了。。。😣

本来是彩漫的 我发了三次都被屏了,没办法只能发线稿了(好气呀!!!)😰😰😰

这个要是再被屏,我也没辙了。。。😣

衔川

我当时害怕极了…我得不到你的人 ,我只能曲线救国得到你的皮肤了。嘤

我当时害怕极了…我得不到你的人 ,我只能曲线救国得到你的皮肤了。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