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22.5万浏览    37.5万参与
期柒.莳寔氿

我多久没更了?……[狗头]

我多久没更了?……[狗头]

唐烯

【苏瓷】秋天,落叶,手风琴

*if线苏瓷,苏没有变成苏修

*he无脑ooc甜饼

*文笔很烂,错别字语病大家多担待

[图片]


*if线苏瓷,苏没有变成苏修

*he无脑ooc甜饼

*文笔很烂,错别字语病大家多担待


好饿好饿好饿

画到后面累了,似乎是没有cp向的

画到后面累了,似乎是没有cp向的

多多吃饭(评论莫多莫多)

【点图⑤】大 杂 烩 !

自己避雷哟^^

p1是法英

p3是苏俄父子俩

p5是夹在大英的笔记本里的老照片里拿法(话说回来我设定的法法发型好多变哦……不管反正法法是最美丽的……)(不要问照片是哪里来的哟…嘘——)(活在tag里面的大英)

【点图⑤】大 杂 烩 !

自己避雷哟^^

p1是法英

p3是苏俄父子俩

p5是夹在大英的笔记本里的老照片里拿法(话说回来我设定的法法发型好多变哦……不管反正法法是最美丽的……)(不要问照片是哪里来的哟…嘘——)(活在tag里面的大英)

一季凉

螃蟹

苏瓷

ooc短篇

男瓷

非史向 非普遍设定 雷者勿入

注:欧洲人餐具为刀叉


1.


“达瓦里氏,你在干什么?”

苏放下手里的书,向正在吃螃蟹的瓷走了过来。

“老师,我在剥螃蟹。”

瓷答道,他正慢条斯理地剥着螃蟹,盘子里有很多白嫩的螃蟹肉。

不一会儿,他把螃蟹壳扔在一旁,用筷子夹起盘子里的蟹肉,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苏有点震惊地看完全过程。

“这…好吃吗?”

他问道,咽了咽口水。

“好吃,老师要不要尝尝?”

瓷正经地给了他一双筷子。

苏点点头接过,坐在瓷对面,也开始剥蟹壳。

不得不说,这玩意儿是真的难剥,而且长得还很吓人,这么多条腿。...

苏瓷

ooc短篇

男瓷

非史向 非普遍设定 雷者勿入

注:欧洲人餐具为刀叉


1.


“达瓦里氏,你在干什么?”

苏放下手里的书,向正在吃螃蟹的瓷走了过来。

“老师,我在剥螃蟹。”

瓷答道,他正慢条斯理地剥着螃蟹,盘子里有很多白嫩的螃蟹肉。

不一会儿,他把螃蟹壳扔在一旁,用筷子夹起盘子里的蟹肉,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苏有点震惊地看完全过程。

“这…好吃吗?”

他问道,咽了咽口水。

“好吃,老师要不要尝尝?”

瓷正经地给了他一双筷子。

苏点点头接过,坐在瓷对面,也开始剥蟹壳。

不得不说,这玩意儿是真的难剥,而且长得还很吓人,这么多条腿。

不过这难不倒他,他是谁?老大哥!

于是他稍微一用力,咔擦一下把螃蟹从中间掰成两半,直接啃了起来。

瓷:…老师,不是这么吃的…螃蟹有些地方不能吃…

苏:你怎么知道?你试过了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瓷:…您开心就好


2.


固执的结果就是苏拉肚子了,这件事还被他儿子俄知道了。

俄高兴地把这件事分享给了所有人。

这件事弄得苏很尴尬。

所以下次吃螃蟹的时候,苏没有那么鲁莽了,而是跟瓷一样,慢条斯理地剥着。

“老师,”

瓷叹口气,拿筷子夹起蟹肉放进嘴里。

“现在您知道了吗?我说得是对的。”

苏并没有回答,而是皱着眉,表情痛苦地剥着螃蟹。这次他肯定不会拉肚子了,因为他把蟹肚子里的蟹肉全扔了,只留蟹腿!

瓷扶额无奈。

最可怕的是,他居然把筷子当叉子使,一直在哪儿戳戳戳,根本不会夹!

救命…瓷尴尬症都犯了…

“老师…”

瓷走过去,迅速接过他的筷子,给他示范了一遍筷子的使用过程。

“现在您知道了吗?”

苏沉重地点点头,认真地注视他,金黄灿烂的眼眸充满坚定。

“我知道了,还是得用叉子。”

瓷扶额。

“随便您吧,反正这里没有刀叉,只有筷子。”

瓷转身回到他的对面,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苏折腾了一会儿,还是用不惯筷子,于是他气得火冒三丈,啪一声把筷子放在桌子上,放弃了餐具的他直接照着蟹腿嗦了起来。

妈呀这画面…老大哥嗦蟹…瓷只能装作没看见。

突然苏走了过来,走到瓷的一旁,舔舔嘴,看着瓷用筷子把蟹肉放进嘴里。

“老师…您看啥呢?”

瓷冷汗直冒,他这幅表情咋这么有压迫感?

“达瓦里氏,我还想吃。”

他生硬地说,不容反驳的语气。

救命…吃个饭你整得跟打仗一样…

“老师,实践证明您不会吃蟹…您连筷子都不会使…”

瓷看着他道,嘴里的螃蟹肉都没有咽下去。

苏瞥了眼瓷手里的筷子,正经道:

“那你喂我。”

瓷无语地擦擦冷汗。

“你不愿意?”

苏咄咄逼人。

瓷尴尬得要死,于是直接把筷子折断,礼貌地冲他微笑道:

“哎呀~对不起老师~我也想的,可是筷子断了。”

苏沉默一会儿,摁住瓷的肩,朝嘴亲了上去。

唇齿相触,纠缠不清,苏肆意掠夺着他嘴里嫩香的蟹肉,一会儿喘着放开。

瓷红着脸直视他金黄灿烂的眼眸。

他坏笑着挑了挑眉:

“没有筷子,也能喂。”


—————————end

孤星布丽吉

p1p2是瓷和大毛的半拟,头发是乱加的,没有任何设定!p3是苏北辰


Q版都画不好的是我了

p1p2是瓷和大毛的半拟,头发是乱加的,没有任何设定!p3是苏北辰


Q版都画不好的是我了

极光收发器

被自己烂死了。。。。去学画画

被自己烂死了。。。。去学画画

莫七Moseven
Du und ich, ich...

Du und ich, ich und du,

Du bist taub, ich hör' nicht zu.

Ich und du, du und ich, 

Du hasst mich, ich lieb' dich nicht.

—————————

⬆️是歌词

你和我,我和你,

你我皆装聋作哑。

我和你,你和我,

你恨我,我也不爱你...

Du und ich, ich und du,

Du bist taub, ich hör' nicht zu.

Ich und du, du und ich, 

Du hasst mich, ich lieb' dich nicht.

—————————

⬆️是歌词

你和我,我和你,

你我皆装聋作哑。

我和你,你和我,

你恨我,我也不爱你。


试着产一点……是苏德苏无差、大概吧

一开始以为毁了结果上色以后意外地救回来一些(

穆。
试试新画法。有参考 好吧我又开...

试试新画法。有参考

好吧我又开始讨厌我自己了。永远都是这么烦躁 画一半就没什么耐心了所以很丑。很烦

试试新画法。有参考

好吧我又开始讨厌我自己了。永远都是这么烦躁 画一半就没什么耐心了所以很丑。很烦

清溪引
我亲爱的达瓦里希,你怎么在向日...

我亲爱的达瓦里希,你怎么在向日葵🌻丛中停止不前了呢?

我亲爱的达瓦里希,你怎么在向日葵🌻丛中停止不前了呢?

阿言

俄、乌:死去的父亲突然攻击我!!!!!!!!!!!!!

俄、乌:死去的父亲突然攻击我!!!!!!!!!!!!!

Lemon乐隐
苏解三十周年纪念 这是最后时刻...

苏解三十周年纪念

这是最后时刻恢复理智的状态,眼睛流黑血是因为切/尔/诺/贝/利的影响

苏解三十周年纪念

这是最后时刻恢复理智的状态,眼睛流黑血是因为切/尔/诺/贝/利的影响

Cheer或者企鹅
看杂志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

看杂志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累瘫了(躺)


那是黄华首次参加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的会议。会议在法国代表雅克·科希丘什科-莫里泽的住处召开,黄华到时,其他三人已先到了。科希丘什科-莫里泽将黄华迎进门后,首先介绍了英国代表科林·克罗爵士,黄华与他握了手,然后介绍布什,也相互握了手。接着马立克也伸出了手,但在听到“这是苏联大使”的介绍后,黄华缩回了手,转身走开了。

布什回忆,那一刻屋里的空气像凝固了,让他多年后都难以忘记。他明白了,中国人是想公开表明,比起美国的“帝国主义”,中国视苏联的“霸权主义”为更大的威胁。

——《初驻联合国:是“讲坛”“废话公司”...

看杂志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累瘫了(躺)


那是黄华首次参加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的会议。会议在法国代表雅克·科希丘什科-莫里泽的住处召开,黄华到时,其他三人已先到了。科希丘什科-莫里泽将黄华迎进门后,首先介绍了英国代表科林·克罗爵士,黄华与他握了手,然后介绍布什,也相互握了手。接着马立克也伸出了手,但在听到“这是苏联大使”的介绍后,黄华缩回了手,转身走开了。

布什回忆,那一刻屋里的空气像凝固了,让他多年后都难以忘记。他明白了,中国人是想公开表明,比起美国的“帝国主义”,中国视苏联的“霸权主义”为更大的威胁。

——《初驻联合国:是“讲坛”“废话公司”“文件制造工厂”,也是秘密联络渠道》

於是有點睏。
摸魚。 露出我的蘇推本質

摸魚。

露出我的蘇推本質

摸魚。

露出我的蘇推本質

熏香_Aroma
啊差点忘记了!!手书做好啦:B...

啊差点忘记了!!手书做好啦:BV1Ha411m7eS(大家可以看个笑话)

啊差点忘记了!!手书做好啦:BV1Ha411m7eS(大家可以看个笑话)

哑寒
真是令人难以描述的胜负欲

真是令人难以描述的胜负欲

真是令人难以描述的胜负欲

钇磷

愿有一个好梦

意识流短文,ooc预警

请原谅这个又傻又懒,更新比塑料降解还慢的屑作者 ,谢谢!


       瓷一直没有睡好过。

       从1921年祂出世以来,就陷入了颠沛流离之中,那时祂还不叫瓷,叫共。一个不被认可,不得不生活在暗处的红色意识体。

        几乎在每个夜里,祂都会被唤醒,然后跟着幸存的党员慌忙的逃亡。那时,祂看不见自己的未来,连那个身...

意识流短文,ooc预警

请原谅这个又傻又懒,更新比塑料降解还慢的屑作者 ,谢谢!



       瓷一直没有睡好过。

       从1921年祂出世以来,就陷入了颠沛流离之中,那时祂还不叫瓷,叫共。一个不被认可,不得不生活在暗处的红色意识体。

        几乎在每个夜里,祂都会被唤醒,然后跟着幸存的党员慌忙的逃亡。那时,祂看不见自己的未来,连那个身处极北之地的红色意识体在当时都不看好祂。

        好像也是从那时起,祂就失去了睡眠的能力。

      每个夜里,祂都会坐在窗前仰望星空,金红双色的眼眸映着天上的繁星,显得那么的深邃和忧虑。祂知道自己应该入睡,但是当祂闭上眼,快要进入休眠时,人民的怨恨与悲哀就会化作祂梦中的猛兽,将祂撕碎,吞噬殆尽。 

    

       之后,祂见到了苏。

       那是一个夏日,共从火车被人给挤了下来,当祂缓过神来,才听到了一声轻笑。共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高大的人影向祂靠近,伸出手,拉起仍蹲在地上的共,用略带些弹舌的中文说:“你好,我是苏。”

      “哦,您好,我是共。”之后,每当祂回想起这一幕时,都会不自觉的笑笑。

       共是被派来学习的,刚开始苏没怎么在意这个瘦弱的少年,但渐渐的,苏对祂的关注多了起来,不止是因为共身上这股不屈不挠的意志和自己很像,可能还有同为红色的一种惺惺相惜。

        在寂静无声的夜里,苏半夜被一个微弱的声音吵醒,在一句“苏卡不列颠”之后,祂抓起枕头下的手枪,静悄悄地向着刚才声源的方向走去。 

     “应该是这里……嗯?”苏定睛一看,这不是共的房间吗? 

        苏俯在门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那个微弱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苏愈发觉得不对劲,凌晨两点多,共不可能还不睡。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苏推开了共的房门。

       “老……老师!?”共慌忙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手自觉地作了一个军礼。

        苏盯着共桌子上摊开的教科书,神色和缓了一些:“还没睡呢?”

        共慌慌张张地挡住桌子上的东西,似乎为了引开苏的注意力,问道:“老师,这么晚了,您也没睡啊。”

      苏从共的桌子上移开视线,转而直视共的眼睛:“你还没问答我为什么还没睡呢。”

       共:“我,我只是睡不着而已,老师您……”

        苏抬起手,轻轻地放在共的额头上,冰凉的触感让苏略略微有点吃惊:“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啦,老师您快去睡吧。”

        苏向外走去,在临去前,祂转过头来,对瓷说了一句:“那么,晚安了,达瓦里氏。”

  

       

       瓷从梦中惊醒,向窗外看去,仍漆黑一片,像极了三十年前的那个夜晚,祂在莫斯科郊外的一片树林里坐着,树林里寂静无声,早上的残雪在月光下发着幽光,祂在一块石头上默默承受内心的矛盾。

       “唉。”瓷轻轻地叹了口气,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抓起一个小药瓶,从里面倒出几粒,仰头咽下。

      瓷在半梦半醒的时候看见了苏,祂脖子上的围巾在微风中上下飘动,祂回过头来,笑着张开了双臂,对着眼前不知所措的瓷说:“好久不见,达瓦里氏。”

       “是啊,好久不见了。”瓷站在苏面前,微笑着说。

        谢谢您,还会在梦里与我相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