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苏一

545浏览    11参与
柳叶蓁蓁

【苏青】聚散 03

《她很漂亮》
苏一X常青
短篇,共三章
————————————
收到全盛邀请的时候,常青没有丝毫犹豫,当即提交了辞呈,订下回国的机票。

在国外的这些年,除了生日的例行问候,他从未主动联系过苏一。有时候苏一与他视频,他总推说时差不方便或学业繁忙。久了,似乎也就淡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些公式化的问候从来都不是群发。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时常裹着被子一遍遍地刷苏一的动态,那些简短的文字和随意的照片是他在异国他乡仅有的慰藉。

他知道苏一毕业后进了全盛,知道苏一和小佩定了婚期,知道小佩因为意外去了另一个世界,知道那时的苏一有多么痛不欲生,知道那是一个多好的乘虚而入的机会。只是,他总想,爱上一个同性这么痛苦...

《她很漂亮》
苏一X常青
短篇,共三章
————————————
收到全盛邀请的时候,常青没有丝毫犹豫,当即提交了辞呈,订下回国的机票。

在国外的这些年,除了生日的例行问候,他从未主动联系过苏一。有时候苏一与他视频,他总推说时差不方便或学业繁忙。久了,似乎也就淡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些公式化的问候从来都不是群发。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时常裹着被子一遍遍地刷苏一的动态,那些简短的文字和随意的照片是他在异国他乡仅有的慰藉。

他知道苏一毕业后进了全盛,知道苏一和小佩定了婚期,知道小佩因为意外去了另一个世界,知道那时的苏一有多么痛不欲生,知道那是一个多好的乘虚而入的机会。只是,他总想,爱上一个同性这么痛苦的事情,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就好,不要害了他自小放在心尖儿上的人。

常青一直觉得,他和苏一就像平面上相交的两条直线,经过交点之后只会越来越远离彼此。只是偶尔也会期冀,若是将平面折叠,一条直线变作折线,是不是会出现另一个交点?

全盛的徐总开出的条件不可谓不吸引人。但真正让他毅然放弃高薪和好不容易打拼下来的在硅谷的名声和地位的,显然是对命运转折点的渴望。

这些年苏一一直没有再找女朋友,动态上的只言片语,字里行间尽是怀念。常青想,就算他心里有别人,也是无所谓的。

前来接机的苏一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消沉。苏一还是原来的样子,面上总挂着温暖的笑意,岁月并没有给他留下多少痕迹。苏一甚至没怎么提起过小佩,就好像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出现过第三个人。

常青暗自窃喜着,以为他们此后就可以这样相处下去,保持着普通而亲近的关系,扮演好表兄弟和同事的角色。

直到某天晚上心血来潮去找苏一,却目睹了张晓娜酒后的告白。

尽管苏一对她显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但那一幕还是刺破了常青心中的幻想。

苏一是那么好的人。就算他不主动去撩姑娘,也总会有姑娘看上他,追求他,最终与他在一起,过被亲朋好友祝福的生活,正常人的生活。

他常青又算什么呢。

他们是表兄弟。是喝醉了也不能告白的关系。就算他在国外见多了各种各样大胆开放的事情,那又怎样。正是见过,所以格外了解有多难。

不想害了苏一。可二十多年的思慕,总想要点什么。

常青买了几罐Four Loko,在一家高档的夜总会开好了房,约苏一过来。这么些年了,苏一并没有多么了解常青,因此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这是酒吗,甜甜的,小青青你的口味这么独特了?”

常青仰头将杯子里的酒尽数灌下,又斟满,挑衅地向苏一举了举杯:“网红失身酒,听说过吗?在美国很流行的,试试?”
苏一就笑了:“两个大男人喝失身酒?哈哈哈哈,小青青你可以的,怎么,对我有想法啊?”

常青的心漏跳了一拍,差点以为自己那点龌龊的心思被识破了,继而才意识到对方只是随意地开了个玩笑,赶忙嘻嘻哈哈地掩饰。他没有告诉苏一的是,这种酒由于真的导致过不少失身和酒精中毒的事件,在美国早已臭名昭著。

怕酒太淡没有效果,常青开了四罐。又怕苏一喝出事,酒大多进了他自己的肚子。事实证明这些网店上买来的酒是真货,打开的还没喝完,常青就发起了酒疯,边脱衣服边往苏一身上扒。

苏一吓了一跳,赶紧扶住他。由于不太喜欢这种果汁般的口味,苏一并没有喝多少,尚能够清醒地照顾常青。其实以常青的酒量,远没有到失控的地步,他只是觉得热,所以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了;只是想靠近苏一,因此就扑上去了。

常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想,折叠了平面才有了另一个交点,如果不抓住机会,两条直线又要渐行渐远,此后便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常青如八爪鱼一般缠在苏一身上,撕扯着苏一的衣服,举起苏一仍剩了不少酒的杯子往他嘴里塞。眼看着常青醉成这样,苏一怎么可能再喝?他抱起常青,将他放到床上,怕他裸着身子被空调吹得着凉,还细心地为他掖上被子。

常青想抓住他,却没有一点力气。他有些绝望,果然,苏一对他是没有一点兴趣的。

苏一走了。

关门声响起的时候,常青嘴角泛起一丝苦笑,眼中却滑落两行泪珠。

苏一带着解酒药回来的时候,常青已经走了,手机也打不通。他有点担心,人醉成那个样子,能去哪里?问了服务生,只说人虽然摇摇晃晃的,神智倒算清醒。

走就走了罢。大概是觉得丢人丢得厉害。

苏一想起常青光着屁股来扒他衣服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此后,无论在公司还是在外面,两人见面时,常青总会保持几分客气与疏离。苏一也没当回事,毕竟两个而立之年的男人,有生活有事业的,哪还能像小时候那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嗯?青梅竹马,怎么会想到这个词,苏一自嘲地笑了笑。

常青没有刻意地回避苏一,在想他想得难过得受不了的时候也会约他喝酒,但再也没有在他面前醉过。

很久以后的某一天,苏一在常青的卧室里看见一个照片摆台,里面是两人小时候的一张合照。苏一没想到这个疏远得比普通同事亲近不了几分的表弟竟然还留着这么一张照片,随手拿起来看了看。

许是年代久远,摆台背面的搭扣松动了,照片就掉了出来,同时飘落的还有一张薄薄的纸,上面抄了一首诗。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苏一若有所思,皱了眉望向常青。

常青一把抢过来,把纸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干嘛,谁年轻的时候没有中二地伤春悲秋过呢!”

他笑得眼角泛起深深的细纹,眼里却尽是支离破碎的月光。

—— E N D ——

柳叶蓁蓁

【苏青】聚散 02

《她很漂亮》
苏一X常青
短篇 共3章
————————————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

童年的尾巴谁也抓不住,内心里与日俱增的缱绻深情谁都无可奈何。

进入中学后,课业负担一下子重了起来,苏一不再有那么多时间频繁地去常青家做客。常青打小是不爱交际的性子,也很少主动去找苏一。两人的相处逐渐变成周末的相聚,又慢慢退化到每个月的约饭,寒暑假的长谈……到常青初三、苏一高三的那年,两人皆闭门苦读,只在过年的家宴上见了一面,十年情谊化作数语寒暄。

常青一直以为自己对苏一的倾慕已经淡了,直到在家宴上见到,才发现面对他时,依旧心如鹿撞。

不过闲聊了片刻,这半年来借着学习刻意冲淡的思念便不由分说地死灰复燃,愈烧愈...

《她很漂亮》
苏一X常青
短篇 共3章
————————————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

童年的尾巴谁也抓不住,内心里与日俱增的缱绻深情谁都无可奈何。

进入中学后,课业负担一下子重了起来,苏一不再有那么多时间频繁地去常青家做客。常青打小是不爱交际的性子,也很少主动去找苏一。两人的相处逐渐变成周末的相聚,又慢慢退化到每个月的约饭,寒暑假的长谈……到常青初三、苏一高三的那年,两人皆闭门苦读,只在过年的家宴上见了一面,十年情谊化作数语寒暄。

常青一直以为自己对苏一的倾慕已经淡了,直到在家宴上见到,才发现面对他时,依旧心如鹿撞。

不过闲聊了片刻,这半年来借着学习刻意冲淡的思念便不由分说地死灰复燃,愈烧愈烈。

那时候流行交笔友,常青便给苏一写信,写学校里的见闻,生活中的点滴,满怀满心的相思厚厚地塞进小小的信封里。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沉重的高考压力使苏一没有时间回复那些冗长的信件,只托人送来厚厚一叠自己当年中考前的资料。那些书上的内容常青并不怎么关注,只是将苏一做的笔记和批注看了一遍又一遍,一笔一划都刻在了心里。

那时候,常青最大的乐趣就是翻找寄来的教辅和练习上苏一做错的题,苦思冥想出与答案不同的另辟蹊径的解法,写在信纸上给苏一寄过去,以此来嘲笑苏一当年的错误。

某天,苏一打来电话,义正辞严地劝诫他不要攀比,不要放错了注意力,珍惜时间,用功学习。

常青唯唯诺诺地应了,就像恶作剧被戳破了的小孩子似的,挂上电话,再也没给苏一写过信。只是演算纸上抄满了苏一的笔记,连字迹都要刻意模仿那个人的笔法。

打小便不曾懈怠的教育使常青在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纠缠下仍旧如愿考上了本市最好的高中。同年,苏一被外省的名牌大学录取。汪兰告诉他这个消息并叮嘱他好好向学霸表哥看齐的时候,常青郑重地点头称是,内心里想的却是教室里黑板报上的一句诗。

我与春风皆过客,小桥流水是天涯。

——

漫长的暑假里,汪兰邀请苏一来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兄弟俩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那种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相处模式。只有常青心里知道,他对这个表哥早已不是单纯的依赖和喜欢。

那时的常青已经知道这份感情是禁忌的,见不得光。最初几天他总是躲着苏一,不想被他当小孩子对待,也不敢让他发现自己隐秘的心思。只是想到人生漫漫,此后不知还有多少在一起的日子,又紧紧地抱住苏一,怎么也不肯放手。

苏一临行的那天,常青跟着去火车站送了。火车载着苏一一家远去,汽笛声渐渐消散在风中,常青抱着肩膀,蹲在站台边上,哭得肝肠寸断。

此后,常青的目标就是苏一的那所大学。高一的年纪便断了一切兴趣爱好,整天伏案苦读。

进了大学的苏一有了充裕的时间,隔三差五地给常青寄来照片。常青特地腾出一个抽屉,将那些照片压了膜装进信封,整整齐齐码成一摞。

高二结束的那年,常青打印了苏一高考那年的试卷,认认真真地做了,拿给家庭教师批了分数,正好是苏一那所大学当年的录取线。

苏一在网络动态上晒出回家的火车票时,常青在手机上设置了提前一天的日程提示,约苏一吃饭。他揣上全套的考卷大摇大摆地走进餐厅,却看见沙发上苏一和一个女孩并肩坐着,挨得很近,十指相扣,耳鬓厮磨。

“小青青来啦!哟,瘦了,高中辛苦吧?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佩——快叫嫂子。”

苏一从小就爱笑,常青一直以为他那标志性的笑容已被他深深地刻在心里,然而此时的苏一,笑得如此陌生。

食不知味地吃完一顿饭,转身离开的瞬间,克制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汹涌而出。常青不敢抬手去擦,一直走到僻静无人的地方,才将包里的卷子拿出来,一张一张,撕得粉碎。

苏一和小佩的恋情并没有瞒着家里,两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等毕业了找到工作就结婚。

常青笑笑,将桌上高高堆着的复习资料一点点挪到书架的最上层。

次年,常青收到了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只身远渡重洋。

这一去,便是十余年。

柳叶蓁蓁

【苏青】聚散 01

《她很漂亮》
苏一X常青
短篇 共3章
————————————
有钱人都知道,钱并不能解决一切烦恼,也未必能带来快乐。但有钱人的生活,总归是比穷人要容易许多。

例如,在同龄的孩子天没亮就得背上比肩膀还宽的书包被父母拉扯着去名额匮乏的公里小学排队面试时,常青已经由母亲安排好一切,只等着开学那天便可以进入本市最好的贵族学校就读。

常青一直觉得学习是件很轻松的事。从胎教开始,他的家庭教师就没断过;还没到开口说话的年纪,就能认识字卡片;英语和中文共同当做第一语言来学习;别的孩子在向父母哀求考进前三名就给买CD机,他已经在用最新款式的电脑学基础编程……

一个孩子,在尚不知道娱乐为何物的年纪,就习惯了无休...

《她很漂亮》
苏一X常青
短篇 共3章
————————————
有钱人都知道,钱并不能解决一切烦恼,也未必能带来快乐。但有钱人的生活,总归是比穷人要容易许多。

例如,在同龄的孩子天没亮就得背上比肩膀还宽的书包被父母拉扯着去名额匮乏的公里小学排队面试时,常青已经由母亲安排好一切,只等着开学那天便可以进入本市最好的贵族学校就读。

常青一直觉得学习是件很轻松的事。从胎教开始,他的家庭教师就没断过;还没到开口说话的年纪,就能认识字卡片;英语和中文共同当做第一语言来学习;别的孩子在向父母哀求考进前三名就给买CD机,他已经在用最新款式的电脑学基础编程……

一个孩子,在尚不知道娱乐为何物的年纪,就习惯了无休止的学习。常青并不觉得辛苦,因为这一切在他的认知里是理所当然的。他喜欢解出难题时的豁然开朗,享受名列前茅所带来的老师的表扬,同学的羡慕,母亲的欣慰。

只是,有些孤单。

家里的院子很大,像公园一样,有景观,有运动场,甚至还为小少爷专门搭建了游乐场。家里的人也并不少,无微不至的管家伯伯,温婉漂亮的佣人姐姐,就连满脸横肉的保镖大叔见到他也会挤出腼腆的微笑。

常青却总觉得这个家缺少人气。

那个年纪的小少爷其实还不理解什么是人气,什么是热闹,什么又是孤单,只是发现别的同学都有很多朋友,有各种各样的爱好,他们会交换日记,会串门做客,会举办盛大的生日PARTY,会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时下流行的电视剧和球星。

汪兰觉得儿子的这些烦恼十分幼稚。她叮嘱官家印制了精美的请柬,准备好伴手礼,亲自送到学校,邀请班上所有的孩子来家里为常青庆生。

小常青难得雀跃了一次,穿上量身定制的小西装,央着张伯帮他打好领带,亲自去门口迎接那些平时并没有多少交流的同学。

宴会上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嬉闹和争执对于小孩子来说再平常不过了。为了争蛋糕上的一块巧克力,两个小姑娘吵了起来,并要求常青评理。常青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不知所措地愣在那儿,两个女孩就动起手来,一大块奶油糊在常青的头发和衣服上。

英俊的形象全毁了。常青觉得十分丢人,扁了扁嘴,惊天动地地大哭起来。

汪兰最心疼这个独子,虽然良好的教养让她没有直白地发作,但不快的情绪已明显散发了出来。

一场生日PARTY不欢而散。自此,常青更加觉得自己是个不受同学喜欢的人。

好在有苏一。

苏一是他表哥,比常青大不了几岁,个子高高的,爱笑。汪兰很喜欢这个嘴甜懂礼貌的孩子,时常请他来家里玩,陪陪小常青。

起初,常青是不太喜欢苏一的,觉得他虚伪得很。

那天放学回来,常青没有进屋,而是蹲在院子里的喷泉边,伸手搅弄着因为水流的冲激而泛起的泡沫,放空了有些疲惫的脑子正发着呆,冷不丁被拍了肩膀,吓得差点栽进水里去。好在身后的人反应快,拽住了他。

惊魂甫定的常青稳住身子,站了起来,就看见高了他一个头的苏一笑吟吟地站在面前。

“干嘛啊你,不去找我妈,来吓唬我。”

“看你不开心,想陪陪你。”

“谁不开心了?我喂鱼呢。”常青“嘁”了一声,绕过他往屋里走。

苏一莫名其妙地看了眼根本没有鱼的喷泉池,两步跟上去,扯下他半挂在胳膊上的小书包,很自然地搭在自己肩上,牵住他的手。常青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甩开,忙不迭地跑了。

这样的事情原本是两人相处时的routine,不知何时却悄悄改变了。

许是日久见人心,常青渐渐发现苏一并没有什么坏心思,天天乐呵呵的大抵只是因为傻。最重要的是,除了苏一,他就没什么可以交往的同龄人了。苏一的生长环境没有常青这么森严,因此得以知道许多有趣的事情,小常青渐渐对他越来越崇拜,也越来越依赖。

十来岁的少年已经不会幼稚地牵着喜欢的人说什么要结婚之类的话了。常青将那份懵懂的悸动藏在心底,暗暗发誓长大了一定要出人头地,赚很多钱,为苏一买下所有的变形金刚和衍生产品。

许多年后,想起那个总是亦步亦趋地跟在苏一屁股后面“表哥”“表哥”叫个不停的自己,常青的嘴角微扬,勾起一个有些无奈又有些苦涩的笑容。

“想什么呢小青青,笑那么猥琐。”苏一手中的杯子在吧台上碰了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在想你TM真不是人,连我这么纯情的少男都不放过。”常青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啪”地一声把空杯反扣在苏一面前,笑得眼角泛起深深的细纹。

黄小姐

第五章(无常的慈悲)

世事有时就是这般无常,该说的话,该做的事,都还没来得及到达该是的那人身上,轨道就已经偏离。就好像两条相交的线,过了相交的点,也就只能越走越远。

等到苏一反应过来的时候,通往另一个城市的列车已经开动了。

列车从来承载的都是离开和回归,列车的车窗上,承载了比书本里更多的不舍和期盼。一半目送,一半远去。就好像那天上的太阳。

你抬头看看那天上的太阳,虽然孤单单一个,但多耀眼呐。光芒从它的身体里迸射而出,行在房屋上,停在枝桠间,淌过枯寂的河,流过无助的人。阳光悄然降临,又无声离开。但我知道它还会再来的,没有谁的日子里会只剩冬天。阳光燃烧起来,向着天空,也向着无垠的土地。它得把一切的沉郁之气都烧得精...

世事有时就是这般无常,该说的话,该做的事,都还没来得及到达该是的那人身上,轨道就已经偏离。就好像两条相交的线,过了相交的点,也就只能越走越远。

等到苏一反应过来的时候,通往另一个城市的列车已经开动了。

列车从来承载的都是离开和回归,列车的车窗上,承载了比书本里更多的不舍和期盼。一半目送,一半远去。就好像那天上的太阳。

你抬头看看那天上的太阳,虽然孤单单一个,但多耀眼呐。光芒从它的身体里迸射而出,行在房屋上,停在枝桠间,淌过枯寂的河,流过无助的人。阳光悄然降临,又无声离开。但我知道它还会再来的,没有谁的日子里会只剩冬天。阳光燃烧起来,向着天空,也向着无垠的土地。它得把一切的沉郁之气都烧得精光,春天才能肆无忌惮地重临大地。

人的心里始终是期待着阳光的,纵使人们畏惧那过分火热时的灼人的滚烫,但没有人能拒绝它降临时的温暖和馨香。那是足以让人在其中死去的,安逸慵懒。

此刻,苏一坐在车座上,脑子里却一直想象着和许为分别的场面,许为一定会像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要到哪里去呀?那地方好玩吗?有你认识的人吗?你喜欢那个地方吗?你还会回来吗?我能去找你玩儿吗?然后苏一就会用最哀伤的眼光看着他,轻轻抱住许为说,再见。

然而,事实是列车已经开动了,许为根本就没能得知苏一的离开,苏一幻想的离别场景,一个也不会实现。

列车进洞,出洞,然后再进洞,再出洞。就好像被怪兽一口吃到黑漆漆的肚子里,然后又被吐出来,再吃掉,再吐出来。

很快月上柳梢,圆圆似盘。

母亲在一旁沉沉睡去,轻轻地打着呼声,如同熟睡的小猫,满足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全然不似平时凌厉的模样。苏一突然就记起从前看过的一个传说,据说人的前生都是动物,月圆之夜的光,能照出人前世的模样。“母亲大概就是猫变的吧。”苏一心里如是说。她突然就很想知道自己的前世,但她醒着,况且即便睡着,也无法看见自己的睡相。

就是在这样一个月圆的晚上,一个让人心静如湖,怎么也说不出假话的夜晚,伴着列车行在轨道上的声音,车厢与车厢间撞击的声音,苏一突然就不那么难过了,尽管她本来也没多难过。

黄小姐

第四章(冰雪之境)

传说魔鬼制造了一面镜子,能够无限放大人内心的阴暗。有一日,在魔鬼又一次使用镜子作弄人类的时候,镜子不慎滑落,碎成了无数的小冰晶,洒落在土地上,还有人的眼睛里。正在院子里玩耍的小男孩感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飘到了眼睛里,他揉了揉眼,却什么也没有。那块碎片在他的眼睛里,融化了。

自那时起他的心就封冻了起来,然后在某一天,被同样内心冰冷的雪女王带走了。故事到这里如果结束的话,可能就太无情了。

所以安徒生安排了单纯善良的小女孩,踏过千山万水,为他而去。在雪女王的水晶宫里,她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小男孩,他坐在巨大冰冷的水晶地面上,拼着一幅怎么也拼不完的图画。女孩抱住男孩的脑袋,重逢的热泪淌到了男孩的眼里...

传说魔鬼制造了一面镜子,能够无限放大人内心的阴暗。有一日,在魔鬼又一次使用镜子作弄人类的时候,镜子不慎滑落,碎成了无数的小冰晶,洒落在土地上,还有人的眼睛里。正在院子里玩耍的小男孩感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飘到了眼睛里,他揉了揉眼,却什么也没有。那块碎片在他的眼睛里,融化了。

自那时起他的心就封冻了起来,然后在某一天,被同样内心冰冷的雪女王带走了。故事到这里如果结束的话,可能就太无情了。

所以安徒生安排了单纯善良的小女孩,踏过千山万水,为他而去。在雪女王的水晶宫里,她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小男孩,他坐在巨大冰冷的水晶地面上,拼着一幅怎么也拼不完的图画。女孩抱住男孩的脑袋,重逢的热泪淌到了男孩的眼里,碎片终于滑落。

看这故事的时候,明明提到雪女王的也就寥寥几句,但却总觉得令人心生畏惧之意。而这女王,如今在苏一眼里,俨然就是许为妈妈。

苏一的第一次告白,失败。

那时的她还不能明白,怎么平时如此温婉美丽的脸上,会露出那样冰冷的表情和没有温度的眼神。就好像安徒生童话里的雪女王。

第二天苏一和母亲下楼的时候,遇见了许为的母亲。她绘声绘色地向着苏一的母亲描绘着昨日苏一告白的场景,栩栩如生得不禁让苏一怀疑,开门那一瞬间的错愕,是不是自己眼花。她一直笑着,不像平日那样的微勾嘴角,而仿佛是听了一个不得了的笑话,能让树枝上的麻雀都能笑得掉下去。末了她说了句,“没想到你们苏一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苏一的母亲在一旁,笑得之牵强。

那天回家之后,苏一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但不管母亲怎么打,苏一始终没有吭声。她心里反复思考的是,为什么平日里那样通情达理的一个人,今日怎么展露出那样的城府。

经此一事,她总算明白许为妈妈是在门背后将她的一番举动看得清清楚楚,但为什么要像一个看戏人一样注视着跳梁小丑一样的苏一,然后又在打开门的时候,故意露出那样一副惊讶的表情。这个问题,苏一还是想不通。那时的她不会明白,人,哪里是眼中所见,尤其是女人。

苏一心里以为的,感受到的那份温暖,此刻荡然无存。原来女人,也不过如此。

黄小姐

第三章

第二天早上上学的时候,许为微低着头说:“我把作业都做完啦。”

“什么作业?”

“就是给妈妈洗脚和说那句话啊。”

“嗯。”

“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不好意思,但是说出来的时候又没那么害羞了,我妈听了可开心了,抱着我一个劲儿地亲。”许为手舞足蹈地描述着,“苏一你说,我是不是很厉害?”

“当然,你很厉害。”

“嘿嘿。”许为两手举起,学着一休的样子在头顶画了两圈,“我总算聪明了一回·。我妈平时老说我没你听话,也没你聪明。”

“是的,我很聪明·。”苏一继续看着前方的路,并没转头看他。

“苏一你脸今天怎么像个橘子一样皱巴巴的。”许为把脸凑到她面前来,“哈!我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上学的时候,许为微低着头说:“我把作业都做完啦。”

“什么作业?”

“就是给妈妈洗脚和说那句话啊。”

“嗯。”

“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不好意思,但是说出来的时候又没那么害羞了,我妈听了可开心了,抱着我一个劲儿地亲。”许为手舞足蹈地描述着,“苏一你说,我是不是很厉害?”

“当然,你很厉害。”

“嘿嘿。”许为两手举起,学着一休的样子在头顶画了两圈,“我总算聪明了一回·。我妈平时老说我没你听话,也没你聪明。”

“是的,我很聪明·。”苏一继续看着前方的路,并没转头看他。

“苏一你脸今天怎么像个橘子一样皱巴巴的。”许为把脸凑到她面前来,“哈!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没做作业?”

“我做完了!”苏一停下来看着许为,两条眉毛挤到一起,很是严肃。

许为有些发愣,没想到苏一会因为这样的小事生气。“做完就做完嘛,凶什么凶啊。”说罢就像炮弹一样气冲冲地往前走了,一直到拐角,都没有停下,随之消失在了苏一的视野里。苏一在原地停顿了十多秒,手指紧了又松,最后还是一如既往地向前走着。

沿着往常的路,苏一一面走一面想象着许为略带羞涩却又诚挚地对他的母亲说“我爱你”的场景。其实苏一说谎了,所以刚才被许为猜中的时候她才会生气。她根本不想说。因为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对母亲说出那样的话,并非觉得肉麻难为情,而是觉得无法违背内心。

苏一走到拐角处的时候,抬眼便看见了站在那里的许为。

“你怎么走得这么慢,都等你好久了!”

有那么一瞬间,苏一觉得心脏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

自此,苏一心里便立下了要成为许为家儿媳妇的愿望,这愿望日渐强烈,以致在苏一再次见到许妈妈时,苏一慌张到连话都说不出来。

在一个天朗气清的下午,苏一做了一件自认为特别浪漫的事:她踮起脚,伸长了手臂才勉强够到了离地面最近的那枝梅花,轻轻摘下小小的一朵,如获至宝般的放在了许为家门把手的的凹槽里。

当时的苏一并不知道那是梅花,只觉得那黄色的小花晶莹剔透,还伴着冷冽的清香,会是一个不错的表白工具。一切就绪后,苏一端端正正地站在门口,双拳紧握,一字一顿地说:“许为,我爱你。”就像肥皂剧里的男主角告白一样,虽然性别不同,但方法应该可以吧。正当她觉得一切都无懈可击的时候,门开了,露出了许妈妈诧异的脸庞。

“苏一?”

苏一转身就往楼上冲,只留给许妈妈一个绝尘而去的背影。
黄小姐

第二章

苏一的母亲勤劳而俭朴,身上从未穿过苏一在其他女人身上见过的光鲜亮丽的衣服,从没喷过酸到刺鼻的香水,更未曾涂脂抹粉。母亲的身上保留了中华女人的传统美德,这些是苏一自记事起就知道的。母亲总是不胜其烦地告诉苏一,“你妈很伟大”,但是苏一不觉得,伟大的人难道不是像课本里讲的那样,谦恭地站在一旁,而不是如此夸耀。那个谦虚的反义词是什么来着?对,骄傲。因此苏一得出一个结论:母亲很骄傲。

苏一家里那些年穷得见底,娘俩四处蹭饭。不过好在苏一年少无知,懵懂的她还不能深切地体会到贫穷的艰辛,只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和其他孩子有点不一样。别的同学总是坐公交上学,很少走路,苏一家离学校很远,却经常走路,更遑论坐出租;别...

苏一的母亲勤劳而俭朴,身上从未穿过苏一在其他女人身上见过的光鲜亮丽的衣服,从没喷过酸到刺鼻的香水,更未曾涂脂抹粉。母亲的身上保留了中华女人的传统美德,这些是苏一自记事起就知道的。母亲总是不胜其烦地告诉苏一,“你妈很伟大”,但是苏一不觉得,伟大的人难道不是像课本里讲的那样,谦恭地站在一旁,而不是如此夸耀。那个谦虚的反义词是什么来着?对,骄傲。因此苏一得出一个结论:母亲很骄傲。

苏一家里那些年穷得见底,娘俩四处蹭饭。不过好在苏一年少无知,懵懂的她还不能深切地体会到贫穷的艰辛,只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和其他孩子有点不一样。别的同学总是坐公交上学,很少走路,苏一家离学校很远,却经常走路,更遑论坐出租;别的同学兜里总有一两块的零花钱,但苏一从未有过;苏一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是别人家小孩穿剩的,至于新衣服,要等到过年才能有一套了。幸而那时大家都差不多天真,也就没有留意苏一有什么不一样。尽管苏一不清楚自己家里情况,可也明白自己家里绝不富裕。所以苏一很不能理解,每年寒暑假去外婆家时,怎么能大包小包地买那么多东西

由此苏一认为,母亲一定很喜欢外婆家的孙女,不然,何以每次起争执,被惩罚的都是苏一。

而许为,恰好活成了她向往的模样:每个上学的早晨,许为的母亲都会早早起来,煮好早餐,陪许为吃完,送至玄关,系好松散的鞋带,轻声嘱咐一句“注意安全”。放学回家,允许许为先看会动画片再写作业,甚至作业出错了,也只是吩咐许为改正,并不呵斥。而这些,都是苏一想都不敢想的。其实许为成绩并不算好,至多算中等。但许妈妈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因为她从未问过“你家孩子成绩怎样?”之类的话。

那年的妇女节学校组织了一场感恩演讲,活动结束后提前放了学。为的是让学生们回家后都要为母亲洗一次脚,并对母亲说一句“我爱你”。那天晚上苏一端着水准备给母亲洗脚时,心里反复练习着“妈妈您辛苦了,我爱您”,一不留神,水盆里的水荡了一下,一小波水就洒到了地上。苏一赶忙抓过桌上的抹布往地上擦,但还是慢了一步,母亲的声音已经落到了跟前:“眼睛长来配相的啊!”

黄小姐

少年

苏一从书堆中抬起头来,蓦地发现了多日不见的太阳已经暖烘烘地绽放了,天空也一扫前些日子的阴霾,在阳光的映衬下,显示出灼灼的湛蓝本色。“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偶有几丝白云浮过,确是难得的好天气。“但是春天不见得能有好事降临。”苏一心中默念道。

因为苏一遇见许为的时候,正值初冬。

可是第一次见面究竟是怎样的场景呢,苏一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是想到许为时,记忆里总飘荡着沁人的冷香,一如当年许为楼下那颗腊梅的味道。也许回忆有香气这件事情,正是为了丢了回忆的人们,循着香气,再次遇见。

苏一自搬进城里读二年级开始,就和许为家住一幢楼了。苏一四楼,许为二楼。母亲领着她出门时,正好遇见许为...

苏一从书堆中抬起头来,蓦地发现了多日不见的太阳已经暖烘烘地绽放了,天空也一扫前些日子的阴霾,在阳光的映衬下,显示出灼灼的湛蓝本色。“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偶有几丝白云浮过,确是难得的好天气。“但是春天不见得能有好事降临。”苏一心中默念道。

因为苏一遇见许为的时候,正值初冬。

可是第一次见面究竟是怎样的场景呢,苏一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是想到许为时,记忆里总飘荡着沁人的冷香,一如当年许为楼下那颗腊梅的味道。也许回忆有香气这件事情,正是为了丢了回忆的人们,循着香气,再次遇见。

苏一自搬进城里读二年级开始,就和许为家住一幢楼了。苏一四楼,许为二楼。母亲领着她出门时,正好遇见许为开门上学。于是母亲神采飞扬地同快要快要关上门的许为母亲攀谈着,最后一拍巴掌:“简直太巧了,和我们苏一一个班,以后一起吧!”从此便开始了苏一和许为的漫漫上学路。

苏一走去上课的时候总是不紧不慢的,小脑袋东瞧瞧西看看,然后转头和苏一说这说那,可苏一着急,苏一很怕迟到,迟到是会被告知家长的,虽然苏一从未迟到过;放学路上,许为归心似箭,恨不得让飞过的鸽子把自己捎回去,但苏一不想,她宁愿跪在公园的长椅上做完作业,哪怕不会做。好在许为嘴上一直念叨着回家,却也没有真的扔下她。

这让苏一觉得许为有些不一样。

苏一一直觉得男生都一样,就像她的那个同桌。

苏一第一天转到那个班上的时候,尚未学普通话,自我介绍时操着一口家乡话,接着以那个男同桌为中心爆出笑声,苏一虽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但那时也明白了什么叫难为情。回到座位后,男同桌当着她的面擤了一把鼻涕,用两根手指捻了下来,举着给苏一看,最后糊到了苏一的课桌腿上。苏一还没来得及同这位新同桌讲出第一句话,就已经被镇住了,再也没敢和他说过一句话。但许为从不把鼻涕往自己身上擦,更别说往苏一身上糊了。

所以在苏一幼小的心里,许为很不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