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苏东坡

19768浏览    816参与
水墨书兰亭
钢笔书法欣赏:手写苏东坡《临江仙》,向往“倚杖听江声”的意境
钢笔书法欣赏:手写苏东坡《临江仙》,向往“倚杖听江声”的意境
小鲁班说历史
苏东坡花甲之年被贬海南,几近绝望,没成想一块木头却救了他的命
苏东坡花甲之年被贬海南,几近绝望,没成想一块木头却救了他的命
荧尘
我从不追星,也从未有过偶像,非...

我从不追星,也从未有过偶像,非要我选的话,我只能想到他。

我终于对我家男神表白啦哇哈哈哈哈哈哈(笑到失智)


“微冷春风里,我遇见了你。”

与他初遇是在何时我已不记得,只能确定是在小学语文课本上。

但我在爱上诗歌、在了解他这个人之前,就已经觉得他写的东西很特别了。

初中的某一天,我心情不佳,胡乱翻开语文课本,那首《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一下子映入眼帘。

我当时就觉得眼前一亮,所有的阴霾都被风吹散了,现在想来我应该是在那时对他初生喜爱的。

直到现在,它都是我最喜欢的词之一。

更奇妙的是,那之后不久我清明回老家扫墓,就在山里有了“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

我从不追星,也从未有过偶像,非要我选的话,我只能想到他。

我终于对我家男神表白啦哇哈哈哈哈哈哈(笑到失智)


“微冷春风里,我遇见了你。”

与他初遇是在何时我已不记得,只能确定是在小学语文课本上。

但我在爱上诗歌、在了解他这个人之前,就已经觉得他写的东西很特别了。

初中的某一天,我心情不佳,胡乱翻开语文课本,那首《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一下子映入眼帘。

我当时就觉得眼前一亮,所有的阴霾都被风吹散了,现在想来我应该是在那时对他初生喜爱的。

直到现在,它都是我最喜欢的词之一。

更奇妙的是,那之后不久我清明回老家扫墓,就在山里有了“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的经历。虽然没有喝酒,那种跋涉中在转角忽遇阳光的惊喜却是相似的。阳光抹在茂密的翠竹上,竹叶簌簌地顺风扑面而来,令人恍然觉得忽入仙境。


“浩繁书卷里,我开始寻你。”

高中读了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了解到一个丰富多彩的他。而后我去网上搜他的资料,买了《苏轼词集》、《宋词鉴赏辞典》,学唱《苏东坡》(但是因为高潮音太高没能唱上去),了解他的时代、他的朋友、他的政敌。

也许他的人生和心灵就像他诗中所言“应似飞鸿踏雪泥”吧。


“每一个寒冷的、星星沉睡的夜晚,我都会抬头,望向月亮。”

之后我似乎养成了一个习惯,心情不佳时就去读读他的诗文,看看他的故事。只要随手翻开读两句,心情就能变得更好。


望着想着忽然发觉,其实你也并不遥远。”

他还活着的时候,就有人说他是文曲星下凡了。他真的就像遗落人间的天仙。

但他又是一个那么接地气那么真实可爱的人。“一提到苏东坡,在中国总会引起人亲切敬佩的微笑。”(《苏东坡传》)

他是我的月亮,更是所有中国人乃至世界的月亮。

感谢与他的相遇,也感谢能有耐心阅读我鲁拙文字的你们。







历史在目
赵匡胤严禁杀士大夫,甚至还立誓诅咒,为何宋神宗还非要杀苏东坡
赵匡胤严禁杀士大夫,甚至还立誓诅咒,为何宋神宗还非要杀苏东坡
别样历史
宋朝时,苏东坡用1副对联嘲讽和尚,和尚为何还开心地挂在墙上
宋朝时,苏东坡用1副对联嘲讽和尚,和尚为何还开心地挂在墙上
小小朱历史课
苏东坡为啥能做大吃货
苏东坡为啥能做大吃货
M.S汝默

给《定风波》谱曲


高二一天下了晚课泡脚时莫名把《定风波》唱了出来😂

愿每一个人在未来的人生之路上,无论遇到怎样的风雨,都能拥有定风波的豁达与乐观❤️

给《定风波》谱曲


高二一天下了晚课泡脚时莫名把《定风波》唱了出来😂

愿每一个人在未来的人生之路上,无论遇到怎样的风雨,都能拥有定风波的豁达与乐观❤️

小蜻蜓说历史
妻子因丈夫蓄养歌妓醋性大发,却因苏东坡一首歪诗,被嘲讽千年
妻子因丈夫蓄养歌妓醋性大发,却因苏东坡一首歪诗,被嘲讽千年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历史在目
从苏东坡成为东亚国际偶像看宋朝在文化上的强势地位
从苏东坡成为东亚国际偶像看宋朝在文化上的强势地位
髿

苏东坡趣记3

1、苏东坡因诗入狱,中间发生了一件神秘事,他后来告诉朋友:


审问完毕后(等待结果),一天晚上,暮鼓已然敲过,我正要睡觉,忽然看见一个人走进我的屋子,一句话也没有说,往地上扔下一个小箱子做枕头,躺在地上就睡了。我以为他是个囚犯,不去管他,自己也躺下睡了,大概四更时分,我觉得有人推我的头,那个人向我说:“恭喜!恭喜!”我翻过身子,问他什么意思,他说:“安心睡,别发愁。”说完,带着小箱子又神秘的走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刚受弹劾时,舒亶和另外几个人,想尽办法劝皇帝杀我,可皇帝根本无杀我之意。暗中派一个太监到监狱里去观察我,那个人到我的屋子之后,我就睡着了,而且鼻息如雷。他回奏皇帝说我睡得很......

1、苏东坡因诗入狱,中间发生了一件神秘事,他后来告诉朋友:


审问完毕后(等待结果),一天晚上,暮鼓已然敲过,我正要睡觉,忽然看见一个人走进我的屋子,一句话也没有说,往地上扔下一个小箱子做枕头,躺在地上就睡了。我以为他是个囚犯,不去管他,自己也躺下睡了,大概四更时分,我觉得有人推我的头,那个人向我说:“恭喜!恭喜!”我翻过身子,问他什么意思,他说:“安心睡,别发愁。”说完,带着小箱子又神秘的走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刚受弹劾时,舒亶和另外几个人,想尽办法劝皇帝杀我,可皇帝根本无杀我之意。暗中派一个太监到监狱里去观察我,那个人到我的屋子之后,我就睡着了,而且鼻息如雷。他回奏皇帝说我睡得很沉,很安静。皇帝就对侍臣说:“我知道东苏东坡于心无愧。”这就是后来我被宽恕贬到黄州的缘故。


2、被关了四个月又二十天,出狱当天,又写了两首诗,诗里说:却对酒杯浑似梦,试拈诗笔比已如神。一首诗是:


平生文字为吾累,此去声名不厌低。


塞上纵归他日马,城东不斗少年鸡。


少年鸡指贾昌因斗鸡获唐唐天子宠爱,任弄臣和优伶。此指当朝的小人。


写完这首诗,苏东坡执笔笑道:“我真是不可救药!”


3、理财


俸入所得,随手辄尽……见寓僧舍,布衣蔬食,随僧一餐,差为简便。……遂有讥寒之忧 ……然俗所谓水到渠成,至时亦必有处置,安能预为之愁煎乎?


苏东坡生活困难,花钱有一个预算方法,他给秦少游的信里说:廪入既绝,人口不少,私甚忧之。但痛自节俭,日用不得过百五十,每月朔便取四千五百钱,断为三十块,挂屋梁上,平旦用画叉挑取一块,即藏去。钱仍以大竹筒别贮,用不尽以待宾客,此贾耘老法也。度囊中尚可知一岁有余,致使别作经画,水到渠成,不须预虑,以此胸中都无一事。


(没有薪水,每月初一从储蓄中拿出四千五百钱,分成三十份,每份一百五十钱。然后将它们悬挂在屋梁上,每天清晨,用画叉挑取一份,就叫人把叉给藏起来。这一百五十钱就是一天的花用,如有剩下,就存入大竹筒中,用来作为招待客人的费用。这样算自己大概概还可以支撑个一年多。至于一年多以后,再另作打算,反正水到渠成,不必眼前先作考虑。有了这样安排后,胸中为之一宽,并无其他可烦恼之事。)



喜欢可以点个赞

夏里闲

山雨来的极其突然,几乎是瞬间就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雨滴穿透一层层的树叶,跌落在已有些微潮的泥土地上。叶子被雨丝刷洗的新绿的同时,也让新绿与土黄交织着,落了一地。

乌鸦的叫声在此刻不合时宜的打破了山中的宁静。振翅飞起,复又黑压压的在枝头上栖了,静静的注视着来人。身影隐没在朦胧的雨丝中,莫名的,为山中气氛添了几分诡谲。

雨势渐大,在树丛掩映的深处,竟似有一个身影,潇潇洒洒走来。一柄竹杖,一双芒鞋,衣衫被雨水浸润的湿透,他却浑然不觉。

哼着不成调的字句,细细一听,是:“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乌鸦被人语声惊起,盘旋一圈,无处歇脚般,终于离开了...

山雨来的极其突然,几乎是瞬间就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雨滴穿透一层层的树叶,跌落在已有些微潮的泥土地上。叶子被雨丝刷洗的新绿的同时,也让新绿与土黄交织着,落了一地。

乌鸦的叫声在此刻不合时宜的打破了山中的宁静。振翅飞起,复又黑压压的在枝头上栖了,静静的注视着来人。身影隐没在朦胧的雨丝中,莫名的,为山中气氛添了几分诡谲。

雨势渐大,在树丛掩映的深处,竟似有一个身影,潇潇洒洒走来。一柄竹杖,一双芒鞋,衣衫被雨水浸润的湿透,他却浑然不觉。

哼着不成调的字句,细细一听,是:“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乌鸦被人语声惊起,盘旋一圈,无处歇脚般,终于离开了树林,又向天际更远处飞去。

人语声声清晰:“谁怕。谁怕!”我可是苏子瞻苏东坡啊!

迎着忽明忽暗的天光,来人悠悠的吟唱:“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归去!不管是风雨还是放晴。几十年前的眉山少年如此,乌台中的“罪臣”如此,现在的坡仙亦如此,一直都是这样,从未改变。

经历了,想通了,也看淡了。上天要我赴苦海,我偏要笑春朝沐春雨,天不渡我我自渡。

天光在这一刻乍然放晴,雨毕声止,一切都变得新鲜可爱,如此清明透亮。竹叶自枝头幽幽坠落掌心,似有清香。而在林子的尽头,竹杖芒鞋依旧,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我唯见他东坡独身隐竹林,不落纤尘,不论前程。

山海入梦来

苏东坡的“火性”

说他是火性并无不当,因为他一生都是精力旺盛的,简单说来,他的气质,他的生活,就犹如跳动飞舞的火焰,不管到何处,都能给人生命温暖,但同时也会把东西毁灭。


——林语堂《苏东坡 传》第60页

说他是火性并无不当,因为他一生都是精力旺盛的,简单说来,他的气质,他的生活,就犹如跳动飞舞的火焰,不管到何处,都能给人生命温暖,但同时也会把东西毁灭。


——林语堂《苏东坡 传》第60页

髿

苏东坡趣记2

  1、  苏章二人游深山,来到一条深涧边,上面架着窄木板,下面有百尺光景,深流翻滚倾泻,两侧巨石陡峭。苏东坡不肯过去,章惇独自走过那条深界,在岩石上题了:舒适章惇游此。苏东坡用手拍了他这位朋友的肩膀说,总有一天你会杀人的。


        章惇问:为什么?


        苏东坡回答说:敢于玩弄自己性命的人,自然敢取别人的性命。......


  1、  苏章二人游深山,来到一条深涧边,上面架着窄木板,下面有百尺光景,深流翻滚倾泻,两侧巨石陡峭。苏东坡不肯过去,章惇独自走过那条深界,在岩石上题了:舒适章惇游此。苏东坡用手拍了他这位朋友的肩膀说,总有一天你会杀人的。


        章惇问:为什么?


        苏东坡回答说:敢于玩弄自己性命的人,自然敢取别人的性命。


      2、  子由很穷,住的房子又矮又小,东坡常对弟弟的高大取笑:


        常时低头诵经史,忽然欠伸屋打头。


(谁叫你长那么高!)


    3、 晁端彦和东坡同科考中,担心他向神宗上书后有生命之险。


        苏东坡说:我曾殿试高中,多少高官显宦立刻把我看作朋友,皇帝已然接受我的忠言,我不坦诚进谏,舍我其谁?


      晁一言不发,面色极其严肃。


    苏东坡又说:没关系,皇帝若想杀我,我死而无怨。但有一件,我不愿一身就戮而使你拍手称快。


        (看我这个小机灵鬼。)


      (我就想看你羡慕嫉妒我,但是拿我没办法的样子。总之你不高兴,我就高兴了。)


3、有一天,苏东坡和一群人去逛庙,其中有一个妓女,大通禅师持法甚严,据说到他的修道处所去见他,必须依法斋戒,妓女当然不能进他的禅堂。


苏东坡与此老僧相交甚厚,心中一淘气,就把那个妓女带进去敬拜,老方丈一见此年轻人如此荒唐,心中不悦。


苏东坡说,倘若老方丈肯把诵经时用来打木鱼的木槌借给妓女一用,他就立刻写一首诗向老方丈谢罪。


苏东坡做了下面的小调,给那个妓女唱:


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借君拍板与门槌。我也逢场作戏、莫相疑。


译:你(代指禅师)唱的哪家曲,承的是哪个宗门之风。表面是问和尚,实际是戏谑,类似俗语:你念的哪门经。借你的拍板和木槌,我也逢场作戏(像你一样)一盘,不要怀疑(不要记恨、生气)。讽禅师念经是在逢场作戏。


溪女方偷眼,山僧莫皱眉。却愁弥勒下生迟。不见阿婆三五、少年时。


译:溪女(妓女)才偷偷瞟了你一眼,你不要(装模作样)怒形于色,只恨年轻僧人出生太晚,没见过你少年时代那放荡的色相。


这正是戏台上小丑的独白,大通禅师也大笑起来,苏东坡和那个妓女走出禅房,向别人夸口说他俩学了“密宗佛课”。


喜欢可以点个赞,以后两日一更,想看的话订阅个合集吧!(๑❛ᴗ❛๑)

苏栖云

对苏轼词作的评价

想起来会更新的~


如果对正在学习的你有帮助就更好啦~


1.“词至苏轼,而体始尊。”

陈迩东《苏轼词选》前言


2.“东坡天才宏放,宜与日月争光。凡古人所不到处,发明殆尽。万斛泉源,未为过也。”

魏庆之《诗人玉屑》载伯讷诗评


3.“东坡先生以文章馀事作诗,溢而作词曲,高处出神入天,平处尚临镜笑春,不顾侪辈。”

王灼《碧鸡漫志》


4.“其境界开辟古今之未所有,天地万物,嬉笑怒骂,无一鼓舞于笔端。”

叶燮《原诗》


5.“东坡词如老杜诗,以其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也。

刘熙载《艺概》


6.“词至东坡,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天地奇观。”

刘辰翁《辛...

想起来会更新的~


如果对正在学习的你有帮助就更好啦~


1.“词至苏轼,而体始尊。”

陈迩东《苏轼词选》前言


2.“东坡天才宏放,宜与日月争光。凡古人所不到处,发明殆尽。万斛泉源,未为过也。”

魏庆之《诗人玉屑》载伯讷诗评


3.“东坡先生以文章馀事作诗,溢而作词曲,高处出神入天,平处尚临镜笑春,不顾侪辈。”

王灼《碧鸡漫志》


4.“其境界开辟古今之未所有,天地万物,嬉笑怒骂,无一鼓舞于笔端。”

叶燮《原诗》


5.“东坡词如老杜诗,以其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也。

刘熙载《艺概》


6.“词至东坡,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天地奇观。”

刘辰翁《辛稼轩词序》


7.“绝去笔墨畦经间,直造古人不到处。”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


8.“横放杰出,自是曲中缚住不者。”

《苕溪渔隐丛话》      


9.“先生非不能歌,但豪放,不喜裁剪以就声律耳!”

陆游《老学庵笔记》  


10.“东坡老人故自灵气仙才,所作小词,冲口而出,无穷清新,不独寓以诗人句法,能一洗绮罗香泽之态也。”

楼敬思《词林纪事》


11.“东坡先生非醉心于音律者,偶尔作歌,指出向上一路,新天下耳目,弄笔者始知自振。”

 王灼《碧鸡漫志》    


12.“清丽舒徐,高出人表”

张炎《词源》


13.“及眉山苏氏,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浩歌,而逸怀浩气超然乎尘垢之外,于是花间为皂吏,柳氏为舆台矣。”

胡寅《题酒边词》      


14.“试取东坡诸词歌之,曲终,觉天风海雨逼人。”

晁以道《历代诗余引》 


15.“非有意于文学之工,不得不然为之工。”

元好问《新轩乐府引》


16.“夐乎轶尘绝迹,令人无从趋步。”

王鹏运《半塘遗稿》 


17.“激昂排宕,不可一世之概,陈无己所谓如教坊雷大使之舞。”

夏敬观《映庵手批东坡词》   


18.“冲口出常言,法度去前轨。”

周紫芝《竹坡诗话》


19.“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

王国维《人间词话》


髿

苏东坡趣记1

苏东坡八九岁时,读到《范滂传》,小东坡抬头问母亲道:“母亲,我长大之后,若做范滂这样的人,您愿不愿意?”


    母亲回答道:“你若能做范滂,难道我不能做范滂的母亲吗?”


      我八九岁问妈妈:“我长大要当大英雄!”


妈妈:“傻孩子,大英雄小时候也是要写作业的。”


      苏东坡参加省试的文章论的是为政的宽与简,欧阳修对苏东坡的文章内容与风格之美十分激赏,以为必然是他的朋友曾巩写的,为了避免遭人批评,他...

苏东坡八九岁时,读到《范滂传》,小东坡抬头问母亲道:“母亲,我长大之后,若做范滂这样的人,您愿不愿意?”


    母亲回答道:“你若能做范滂,难道我不能做范滂的母亲吗?”


      我八九岁问妈妈:“我长大要当大英雄!”


妈妈:“傻孩子,大英雄小时候也是要写作业的。”


      苏东坡参加省试的文章论的是为政的宽与简,欧阳修对苏东坡的文章内容与风格之美十分激赏,以为必然是他的朋友曾巩写的,为了避免遭人批评,他把本来列为首卷的这篇文章改为二卷,结果苏东坡那次考试是第二名。


        苏东坡在试卷上写:皋陶说要杀人要杀人要杀人,尧说要宽恕要宽恕要宽恕。显示贤君用人之道,判官梅圣俞不记得哪有这段话,怕公然提出来查阅表示自己文化水平不够。         


        有一天私下问苏东坡,这段话是在哪本书上?苏东坡说是我编的,大儒大吃一惊,苏东坡又说,以尧之圣德,我估计他会这么说。


        基本上等于,你在写作文的时候编了一句鲁迅名人名言,老师问你在哪本书上看的,你理直气壮地说:编的,以我对鲁迅的了解我猜他会这么说。


      欧阳修是当时文学权威,一字之褒,一字之贬,即足以关乎一学人之荣辱成败。


        当年一个作家曾说,当时学者不知刑罚之可畏,不知晋升之可喜,生不足欢死不足惧,但怕欧阳修的意见。


        欧阳修曾说:“读苏东坡的来信,不知为何,我竟喜极汗下,老夫当退让此人,使之出人头地。”


        据说欧阳修有一天对儿子说:“记着我的话,三十年后,无人再谈论老夫。”




喜欢的点个赞吧!会有下一篇的。

山居秋暝
日常练字打卡f^^*)

日常练字打卡f^^*)

日常练字打卡f^^*)

阿色Asir
失眠了,不知道有无怀民亦未寝呢...

失眠了,不知道有无怀民亦未寝呢…摸一张子瞻吧( ‘-ωก̀ )

失眠了,不知道有无怀民亦未寝呢…摸一张子瞻吧( ‘-ωก̀ )

水白日(苏轼新文)

问汝平生功业1

文/水白日


苏轼经历了一百三十天暗无天日的生活,在除夕之前,从御史台的监狱走了出来。


他记得刚刚听说自己将要获罪的时候,逮住身边的一个人问:“我穿啥去见皇上啊?囚服吗?”​


那人摆摆手:“还没定您的罪呢,官服即可,官服即可。”​


结果这不,成功被逮进去了,进去之前又可怜巴巴地问​:“我死之前还能看看家人吗?”


皇帝说:“罪不至死啦。”​


那好吧,姑且信你。


苏轼虽心里这么想,但还是带上了一枚含有剧毒的青金丹,然后一进乌台监狱,就悄悄地把它埋到小土堆里。


自己吃药留个全尸,总比到别人手里留个残尸要好。


跟自己老爹约定,啥时候判死刑就悄咪咪...

文/水白日



苏轼经历了一百三十天暗无天日的生活,在除夕之前,从御史台的监狱走了出来。


他记得刚刚听说自己将要获罪的时候,逮住身边的一个人问:“我穿啥去见皇上啊?囚服吗?”​


那人摆摆手:“还没定您的罪呢,官服即可,官服即可。”​


结果这不,成功被逮进去了,进去之前又可怜巴巴地问​:“我死之前还能看看家人吗?”


皇帝说:“罪不至死啦。”​


那好吧,姑且信你。


苏轼虽心里这么想,但还是带上了一枚含有剧毒的青金丹,然后一进乌台监狱,就悄悄地把它埋到小土堆里。


自己吃药留个全尸,总比到别人手里留个残尸要好。


跟自己老爹约定,啥时候判死刑就悄咪咪地给他送条鱼,结果他居然临时有事把这送饭的活儿撂挑子给了苏辙!


苏辙毫不知情,当天就送了条大鱼,给他说改善改善生活。


苏轼看看面前的鱼,和小土堆里的青金丹大眼瞪小眼。


​苏轼捶胸顿足,人生走一遭,自己才刚踏出去几步,就要被阎王收了啊!


他咬着笔杆:不行,我得给子由留点什么。


大笔一挥写道,“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世未了因”​。


就在他纠结要不要从土堆里挖出来青金丹的时候,天天写个诗被那些个人一篇一篇拣出来骂的时候,苏轼很悲愤。


悲愤着悲愤着,狱卒有一天突然告诉他,你被释放了。


什么玩意?


苏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出来以后,心里好像放下了一块很沉重的大石头,你说过的苦,是很苦,写篇诗被人用腌臜的话骂,你得听着;每天往天上抬头看,小小四方天,连云都不完整。​


可是苦也没人听他说,因为​苏轼又要被贬去黄州,说是要当什么团练副使。


真的是有苦没地方说,你说从小就是一片夸扬声长大的孩子,年少轻狂写了几篇嘲讽的诗,结果进了大牢,过苦生活,苏轼没法接受,可苦也要往肚子里咽,没人说话,他就写词作诗,他说“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在黄州,住在定慧院,隔壁就是安国寺,隔壁和尚念经震耳欲聋,每天晨钟暮鼓,苏轼听着听着,就把自己听进去了。


也许佛法才是释放内心压力的种好的方式。苏轼想。


托人找到一块官地,种了田,取名叫东坡,所以叫自己东坡居士。


他晚上偷偷溜出去喝酒,喝到城门大关,酩酊大醉的他回去,呦呵,门都给我关了。


“咋整?”​问身后陪他喝酒的小伙子。


“那能咋整。”​小伙子醉醺醺的,没想出来办法。


苏轼心生一计。


翻墙。


翻墙回家可算睡了个好觉,过两天可又坐不住了。


去找继连和尚谈论佛法,谈到昏天暗地,黑灯瞎火,俩人还围坐在一起叭叭。


苏轼正高兴,突然肚子咕地叫了一声。


“有点饿。”​他说。


“咋整?”​他又说。


“还能咋整。”​继连说。


但他可比那个不靠谱酒友靠谱多了,叫过来一个小和尚,“弄点吃的。”​


小和尚点点头:“中。”​


然后翻箱倒柜,反正就是来回捯饬,捯饬出来的结果,是柜子里只有一碗剩面条。


苏轼筷子和碗都拿好了,期待地看着他:“没关系,能吃就行。”​


小和尚无奈,拿着面条去热。


给锅上放好了,小和尚就有点困,努力支撑着自己,奈何困到翻白眼,终于在面条咕嘟咕嘟催眠曲一般的声音里睡着了。


小和尚是在苏轼的脚步声中惊醒的。


小和尚跟苏轼大眼瞪小眼,往下一看,苏轼还抱着个碗。


肯定饿坏了。


说到饿……


小和尚扭头看向锅里的面条。


黑糊糊的,水都烧干了,面条仿佛一张糊了的大饼。


他再一扭头,苏轼后面还站了个人。


继连。


小和尚头顶冒汗,口里连喊​抱歉。


继连和尚面色着实看着不是很善良,苏轼也默默地擦了擦额角的汗,就当为了一个年幼无知的稚子守护住他仅剩的童心!


苏轼深吸一口气,夺过面条​,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真的好吃。”​他看着继连,说。


从此,这种大饼一样的面条,就叫东坡饼啦。​


(木有写完,明天继续,不会弃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