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苏杭

9849浏览    187参与
赫蝎子
苏杭小众宝藏中古店铺打卡,2W块竟能入手这么多古董宝贝!
苏杭小众宝藏中古店铺打卡,2W块竟能入手这么多古董宝贝!
彬彬爱翻唱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烟雨唱扬州还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烟雨唱扬州还
Sweet_天接_晓雾

画个草率圣诞贺图(误)

我好烂啊,救命

画个草率圣诞贺图(误)

我好烂啊,救命

废纸
不是你亲手打碎的,就不可能破镜...

不是你亲手打碎的,就不可能破镜重圆

是之前代餐里的句子,本来想画全篇想想还是算了()

不是你亲手打碎的,就不可能破镜重圆

是之前代餐里的句子,本来想画全篇想想还是算了()

Sweet_天接_晓雾

我家的苏杭贴贴


往后面堆一点我家奇怪的设定

(因为懒所以就单纯的拍实物图片)

我家的苏杭贴贴


往后面堆一点我家奇怪的设定

(因为懒所以就单纯的拍实物图片)

废纸
我弄了个群!占tag致歉 是苏...

我弄了个群!占tag致歉

是苏杭的cp群,省市人城拟之类都可以来,饭饭多来点!!

我弄了个群!占tag致歉

是苏杭的cp群,省市人城拟之类都可以来,饭饭多来点!!

醉云载酒

【苏浙/苏杭】嫂子跑了怎么办?

苏浙——嫂子跑了怎么办?

全员放飞自我向 
 
沙雕预警,ooc预警 
 
勿升三次 
 
不喜勿喷 
 
有私设 
 
大概是由于苏过于直男的发言气走感冒发高烧的浙结果十三个城市为他出谋划策的小故事。 
 
含一些苏杭(两条故事线) 
 
城市无性别之分!无性别之分!无性别之分!(虽然文章里都是男性但是可以根据自己喜好自己认定性别)

文/云台 
 
感谢阅读 
 ...

苏浙——嫂子跑了怎么办? 
 
 
 
全员放飞自我向 
 
沙雕预警,ooc预警 
 
勿升三次 
 
不喜勿喷 
 
有私设 
 
大概是由于苏过于直男的发言气走感冒发高烧的浙结果十三个城市为他出谋划策的小故事。 
 
含一些苏杭(两条故事线) 
 
城市无性别之分!无性别之分!无性别之分!(虽然文章里都是男性但是可以根据自己喜好自己认定性别) 
 
 
 
文/云台 
 
感谢阅读 
 
(注:十三个市的名字沿用古称,为了行文方便所以每个城市的古称会用不同朝代的称呼。其中南京一体双魂。 
城市的名字形式为苏姓+城市古称) 
 
 
 
 
宿迁急急忙忙闯入客厅。 
偌大的客厅被阳光充盈得亮堂堂的。 
透明的玻璃茶几上摆着两杯茶,扬州伸出手指轻轻贴了一下,还是温热的,几片原本干枯皱缩的茶叶此刻已久完全舒展,在水面上随意漂浮着,但依然失去那几抹翠绿娇嫩的色彩,只剩下不深不浅的棕褐色,染得茶水有些浑浊,没了刚泡时淡淡的褐色与浓郁的茶香。 
 
“已经泡了很久啊。” 
宿迁皱了皱眉。 
 
“哥——”宿迁对着空荡的客厅喊了几声,依然没有动静,寂静得有些可怕。 
“哥!出事啦——”宿迁又喊了几句,拿起两杯茶旁边的白开水抿了一口。 
“怎么了?”南京先从厨房里探出头,“钟吾,怎么匆匆忙忙的?你以前一直很沉稳的。” 
“白下哥?金陵哥呢?”宿迁大步流星走到南京面前,语气里有说不清楚的着急。 
“哦你等等……我去叫他。”南京咽下了嘴里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不久的提子。 
“哎呀钟吾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陪苏哥和浙哥吗,匀吴哥没来么。”不知什么时候,盐城从隔壁楼梯口探头,手里红色大塑料袋里装着一些黑乎乎的东西。 
“喏,疆哥前段时间来送的葡萄。” 
“不用了,谢谢瓢城哥了。”宿迁点点头,摆手谢绝盐城。 
“这可是吐鲁番的葡萄……嗯?你看上去有急事?” 
“啊,是,确实很急。” 
 
“钟吾?你怎么来了?好久没见了,白下他刚才告诉我之后你不知道我又多高兴!”这边南京一把拉住宿迁的手,激动得上下摇动着。 
“停停停金陵哥先别激动,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不好的事情……”宿迁轻轻从南京手里抽走有些疼的手。 
“什么坏事?” 
“嗯?” 
这边盐城的葡萄也不吃了,专心致志盯着宿迁。 
 
“浙哥他跑了!!!” 
宿迁几乎是大叫着说出这句话。 
“什么?!”盐城一脸懵逼,“怎么会跑了?我苏哥多么好!要是我是浙哥我这辈子……唔……” 
南京捂住盐城喋喋不休的嘴。 
“到底怎么回事?” 
“到苏哥那里再仔细说吧,其他人已经赶往苏哥那里了,他还等着我们给他出法子呢。”宿迁心一横,左手拉南京,右手拉盐城,赶紧带着两人跑出门外。 
 
“诶等等,我手里还攥着葡萄啊……” 
 
 
 
 
另一边,苏州在和杭州谈判。 
两人面色严肃,有说不出来的凝重。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深表遗憾。”杭州看了看苏州递过来的苏浙两人争吵时浙江赌气离开的视频,叹了口气。 
“我们想知道,浙先生现在的位置和健康状况。”苏州接过杭州还回去的手机,弯曲指头敲了敲手机屏幕,清脆的声音让杭州有些愣神。 
“这是监控拍到的,从画面中可以看到苏先生并没有对浙先生造成任何的伤害,所以钱塘先生您为什么要指责苏先生,这一点令我们非常奇怪。” 
杭州定定地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苏州,对面人生得一副清冷俊美的皮囊,再加上此刻严肃地说辞,让杭州晃了点神。 
末了,苏州停下了质问,静静地看着杭州,等待杭州的回答。 
杭州眯了眯眼,眸子里波澜不惊,甚至有点淡淡的怀念。 
“匀吴你还是老样子呢。”杭州抿了抿唇,笑着说,“有时候你就是这么固执,这么死脑筋,现在是这样,以前也是这样……” 
想到以前,杭州的眸子暗了暗,他们之间或许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苏州沉默了,看着眼前低着头似乎硬生生有些委屈的杭州,苏州顿了顿,终于软下心来。 
“临安。” 
他这样叫着对面人的名字,声音是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温柔。 
听到那个许久没有听过的名字,杭州猛地抬起头,望着苏州瞪大了双眼。 
“姑、姑苏?”杭州突然感觉嘴有些干,舔了舔唇咂咂嘴,轻声说道。 
不算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个故人,两个旧相识,苏州慢慢起身关上了不远处的门。 
“你当初拒绝了我,我就不该再肖想的。”杭州苦笑了一下,撕下一张A4纸的一角。 
“嗯。”苏州淡淡地回了一声。 
杭州从他手里抽走了已经被握得有些体温的中性笔。 
“谢谢你。”苏州注视着正在快速书写的杭州,语气里有一种释然。 
“哈……果然……你专治我。”杭州自嘲般地笑笑,将有点发皱的纸条放到苏州有些出汗的手里。 
“我希望你能等等我,临安。”苏州将纸条揣进口袋里,抽了几张纸巾擦擦手上的汗。 
“等你什么?” 
“我本来对于你的告白想再考虑考虑的,所以叫你等等,但你好像误会我了,怎么自己溜走了。” 
“……”轮到杭州沉默了。 
 
“纸条上是浙哥的住址,我这样就告诉你该被他吐槽一顿吧哈哈哈。” 
“你没和他说吗。” 
“还没呢,再说了告白无果我哥最近又和苏哥在一块我有什么好说的。” 
“嗯,我会护着你的。”苏州也递给杭州一张卡片。 
杭州有些脸红地看着苏州,心里咕哝着他撩人不自知。 
“你搬家了?”杭州捏着卡片上下打量。 
“嗯,自从哥和浙哥同居后我们就搬出来了,平时也会一起约着再回去看看他们。 
“等我考虑好了,就告诉你答案。” 
“好,我等你。” 
 
 
 
等到宿迁拉着南京和盐城坐出租车到了常州家里时,其他人都围着坐在沙发上以手掩面唉声叹气的 苏。 
“哥?“南京先试探了一下。 
“阿陵。”苏抬头看了南京一眼,点点头。 
“到底怎么了。”南京再次出声时换上了严肃沉重的声音。 
“白下哥你先别急,哥他现在不怎么想说话。” 
泰州招呼南京坐下,给他搬了个椅子。 
“海陵你知道怎么回事么。” 
“先让哥缓一缓吧白下哥。”没等泰州回答扬州和镇江一个人拿着杯水一个人拿了点抽纸凑到南京旁边。 
“广陵和润州?连你们也来了?”南京有些疑惑,你们不是在徽哥那边举办巡回展……” 
“啊,我们听延陵哥说大哥出事了就赶来了。没事的。”扬州回答道,看了眼身旁的镇江,“对吧润州。” 
“啊对对对。”镇江挠挠头,“放心吧白下哥,那边有徽哥呢。” 
 
“我回来了。”这时苏州推门而入。 
十二双亮晶晶的眼睛齐齐转向他。 
“杭州把住址给我了。”苏州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纸条。 
 
南通首先凑了上去,看着有些糊的字体叹了口气。 
“静海你怎么啦?” 
淮安看着南通皱着眉头的样子,也跟着上前去看字迹。 
“淮阴,你怎么也僵住了?” 
无锡看着南通和淮安都是一言难尽的表情,也过来凑热闹。 
“欸,有点糊?” 
“溪梁很糊么。”其他两个再去看无锡的脸。 
无锡看着两人扭曲的脸,瞬间明白了,轻轻摇摇头。 
 
 
“哥你好厉害!”连云港喊了一句,“怎么让杭哥心甘情愿给你哒?我也想学欸……” 
结果苏州瞬间僵住了。 
徐州察觉到苏州的不对劲,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八卦如他,也不算是八卦,是被迫的。 
那天傍晚天气正好,徐州嘴里啃着个苹果正在大街上溜达,老远就看见苏州杭州在一块。 
徐州本来不太在意,两人的感情本来就好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但是他突然想起来南通淮安无锡哥几个要拉上南京去渝哥那里吃火锅,今晚就来接他们,徐州想自己就当回好人告诉苏州吧。 
结果越靠近越不对劲,杭州的表情看上去很……伤心? 
杭州算是浙江家里的大哥,平时都是最靠得住的存在,为人温润细腻,平易近人,彬彬有礼,温柔体贴,但是也算是个感性的人。 
有时候也会耍小孩子脾气,但通常只对最亲近的人比如苏州? 
 
徐州靠近了之后躲到了一棵梧桐树后,偷偷听两人的对话。 
 
“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嗯。” 
“那为什么对我一脸冷漠。” 
“我没有答应你。” 
“……” 
“你让我考虑一下。” 
“你最好给我一个确切回答。” 
“我们有许多要考虑的地方。” 
“呵……你总是这样。” 
 
于是杭州转身离开了。 
 
而徐州目睹了全过程。 
 
苏州的眼里闪着一些微弱的光,徐州认为那是夕阳把最后一抹光晕无私撒向大地时碰巧迸溅了一些在他的瞳仁里。 
 
“海州你快住嘴,你多问了……” 
 
“逐鹿你干嘛……”连云港推开了捂住他的手。 
但是他也注意到苏州有些尴尬的表情,于是十分乖巧地住了嘴,乖乖被徐州拉走了。 
 
 
 
tbc. 
 
 
人间自有真情在, 
给点鼓励就是爱。 
 
写到一半突然不想写了,再等等吧。

政霖

为什么总是卖假货呢??

本群语C,人未齐,欢迎进群
[图片]

本群语C,人未齐,欢迎进群

潇镜子

(苏杭)

【杭州】最近看【苏州】不太对劲。

有次在机场接机,正巧遇上和同事早分开的苏州,大老远冲自己招手,穿着件薄衬衫热得直喘气,结果到了跟前却又说什么也不肯把衣领往下扒。隔着半个巴掌的距离眉眼弯弯地与自己对视,笑得很浅,深邃的眼眸里藏着几分迷人的灵动。

“最近怎么总是见不到你?”


那天晚上回到家,杭州摊在沙发上问。


其实昨天才好不容易盼来了早班机,特意买了闹铃跑去接他,结果刚落地就被同事叫走说要加班,电话也打不通,只好打车赶过去。


苏州坐在床边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听到这话抬眼看了他两秒,轻声道:“出差啊。”


再之后的几天,苏州真的变成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状态,短信微信全都没回...

【杭州】最近看【苏州】不太对劲。

有次在机场接机,正巧遇上和同事早分开的苏州,大老远冲自己招手,穿着件薄衬衫热得直喘气,结果到了跟前却又说什么也不肯把衣领往下扒。隔着半个巴掌的距离眉眼弯弯地与自己对视,笑得很浅,深邃的眼眸里藏着几分迷人的灵动。

“最近怎么总是见不到你?”


那天晚上回到家,杭州摊在沙发上问。


其实昨天才好不容易盼来了早班机,特意买了闹铃跑去接他,结果刚落地就被同事叫走说要加班,电话也打不通,只好打车赶过去。


苏州坐在床边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听到这话抬眼看了他两秒,轻声道:“出差啊。”


再之后的几天,苏州真的变成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状态,短信微信全都没回,饭也不常做,整日忙得脚不沾地。

——————————第二个结局

那天晚上回到家,杭州摊在沙发上问。


其实昨天才好不容易盼来了早班机,特意买了闹铃跑去接他,结果刚落地就被同事叫走说要加班,电话也打不通,只好打车赶过去。

苏州坐在床边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听到这话抬眼看了他两秒,轻声道:“出差啊。”

再之后的几天,苏州真的变成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状态,短信微信全都没回,饭也不常做,整日忙得脚不沾地。


——————

因为忘记保存图片了,所以发文字。感觉两个结局都挺配他们两个都的。



将心下酒

情头

线稿是约的上色是自己填的。乐呵

情头

线稿是约的上色是自己填的。乐呵

潇镜子

《奇怪的是……》(上)苏杭/苏浙

* 文笔极差,写的很乱,注意避雷。

*cp主苏杭,副苏浙

*苏杭结婚婚,浙江变猫猫

     苏州看着他们吵闹,也就只是默默看着罢了。但还是忍不住无奈,这群老东西都几千岁了,最小的也好几百了吧,怎么就只长岁数,一个个都没什么长进,和小时候的熊孩子一个样。傻的傻,疯的疯,还有几个像只猴儿。按耐住自己丢人的感觉,还是故作镇定的喝了口茶压压惊。杭州不小心瞧见苏州颤抖的手,还有那暴起的青筋……安静回头,再看看那群乌合之众。

   “疯够了吗?”苏州和善的微微笑道之后便是一片安静,全员都颤抖了一下,就连京爷...

* 文笔极差,写的很乱,注意避雷。

*cp主苏杭,副苏浙

*苏杭结婚婚,浙江变猫猫

     苏州看着他们吵闹,也就只是默默看着罢了。但还是忍不住无奈,这群老东西都几千岁了,最小的也好几百了吧,怎么就只长岁数,一个个都没什么长进,和小时候的熊孩子一个样。傻的傻,疯的疯,还有几个像只猴儿。按耐住自己丢人的感觉,还是故作镇定的喝了口茶压压惊。杭州不小心瞧见苏州颤抖的手,还有那暴起的青筋……安静回头,再看看那群乌合之众。

   “疯够了吗?”苏州和善的微微笑道之后便是一片安静,全员都颤抖了一下,就连京爷儿也乖乖站在旁边。曾经被苏州养过的城主们默默咽了咽口水,背后冒了一身冷汗。“完了”大家这样想到。“晚了”苏州这样想到。大家一同看向苏州,有的在想该怎么道歉,有的在想该怎么逃命,有的在想该怎么活着,有的在想该怎么留个全尸……但大家像是事先说好的一般,又看向了杭州。         

     杭州一愣,差点将茶水喷了出来,但还是强行咽了下去。“姑苏,我先走了”“不行,你必须留下”“我……”杭州难住了,但出乎意料的是苏州没做什么,只是说了句“把家打扫干净,然后散了”大家都像是如释负重,但苏州又说“之后……有你们好受的。”“滚去干活”虽然只是打扫卫生,但实在太乱了,这大部分罪魁祸首都个个精贵的很,又无法下手,他们又看了看杭州。苏州一瞪,“看什么看,是要拉着他一起吗?”

    前脚苏州刚出门,后脚杭州就威风了起来,开始招呼他们打扫卫生。好似家中的女主人。大家瞧着没办法了,只好老老实实的干活,谁叫是他们闹得不知分寸。杭州看着他们真的安静干活了,就坐下来自己忙着事物。

     但巧了,无锡不小心撇到了他手上的戒指和桌上不知何时带来的婚书。无锡先是面无表情的继续干活,又细想不对劲。“等等,那戒指是在无名指上。最近也没听有人有喜事了?”无锡慌了,但又很快冷静下来。偷偷拉了拉上海。

“阿沪,你看杭州手上”上海觉得奇怪,但还是看向杭州的手“嗯……手指修长,肤色白皙……”无锡瞬间黑脸:妈的,好好的娃被带坏了“看重点好不好?你看他无名指有戒指!”上海也慌了起来,但也很快的平静下来,他拍了拍南京。

“怎么了,阿沪?”“宁哥,你瞧杭州的手”南京也很疑惑,看向杭州的手“嗯……戒指好看啊,我回去查查也买一对……”无锡无语,重点是没错,但是……无锡扶额说道:“宁哥啊,你看戒指在哪?”南京诚实的回答:“手上啊?”“在哪根手指?”“无名指啊,毕竟是婚戒嘛……等等婚戒?!”“!那我们岂不是提前闹了洞房!”“嘘!小声点,不要被杭州听见了”他们大家都慌了,但都很快平静了,好好干活,都在考虑洞房是不是还要闹一次。

苏州这方都很冷静,但杭州那边就不一定了。

“呦吼,姑苏,稀客啊。”温州让苏州坐下喝茶,这不巧了,碰上了人家浙江城主的聚会,就除了大哥杭州没来,其他城主都到齐了。宁波在旁边坐着策划,“你要是来找我们省主的话,你可真不巧,他近几天‘不正常’。”也不知是苏州看错了还是什么,他看见正在被伺候着的白猫瞪了宁波一眼。

“没事,我是来送请帖的,正好你们都在,我也省事了不少。”他暗暗摸了摸无名指上的戒指。“什么?什么请帖”舟山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我和杭州办婚礼……”“什么!!!”最先跳起来的是绍兴,“什么时候的事?!”台州刚从别房间拿东西进来,便听到自家大哥和别省的市区要办婚礼。正在抱着和逗着白猫的丽水,衢州和金华一个懵了,一个愣住,还有一个一脸震惊。“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谁来打醒我。”那只白猫好像听懂似的用爪子拍了金华一巴掌。现场最冷静的要数湖州和嘉兴了,湖州看了看老钟,“哦,我会去。”嘉兴则是开玩笑的说:“哟,居然把杭哥搞到手了。”

   那只白猫也炸了毛,直奔苏州,想要挠他,结果被苏州一把拎起。大家先是愣住了,接着有的笑得捂住肚子,有的捂住脸不知所措,有的摇头无奈……就是没有去提醒苏州的。还是刚好来的江苏拍了拍他的肩,“姑苏……他,他是浙江省主……”苏州第一次觉得自己处境危险,冒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想法面无表情的将白猫给江苏。“喵,喵喵喵”白猫生气的叫到。“他说,你别想拐走杭州。”江苏将浙江的脏话屏蔽解释给苏州听。“……你怎么听懂他说了什么的?”苏州有些惊讶。“谁知道呢”江苏无奈的抱着猫,而浙猫猫依然在狂怒中。

城木

宏浙老师家杭州和俺家苏州捏

宏浙老师家杭州和俺家苏州捏

星孑

当我开始学会模仿

那些与我无关的故事


一遍遍重复着

那些与我靠近的故事

当我开始学会模仿

那些与我无关的故事


一遍遍重复着

那些与我靠近的故事

政霖

郑煜炜闹腾的一个晚上

本群语C人未齐,欢迎入群
[图片]
[图片]
[图片]

本群语C人未齐,欢迎入群


政霖

极其迟到的“女神节”快乐,不过赔一个黄锐咋样

本群语C,人未齐,欢迎入群
[图片]
[图片]
[图片]

本群语C,人未齐,欢迎入群


政霖

黄锐想打入年轻人内部?做梦。

本群语C,人未齐,欢迎入群
[图片]
[图片]

本群语C,人未齐,欢迎入群

政霖

墨哥今天好像没吃药

本群语C,人未齐,欢迎入群
[图片]

本群语C,人未齐,欢迎入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