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苏格兰威士忌

21520浏览    562参与
掺酒水厂【错失梦情心疼中】

130(下)

刊名:メンテナンスデー(维修日)

cp:赤井秀一/诸伏景光

作者:azico

出版社/社团:mela

汉化:掺酒水厂汉化组

严禁商用,请勿二传二改

!!请勿转出LOFTER!!

无授权汉化 侵删致歉

喜欢请购买实体本子支持作者太太!

*打那什么赌本8


*预警*

【上一篇】130(莱苏)(上) 

【下一篇】131(景零)(一)


130(下)

刊名:メンテナンスデー(维修日)

cp:赤井秀一/诸伏景光

作者:azico

出版社/社团:mela

汉化:掺酒水厂汉化组

严禁商用,请勿二传二改

!!请勿转出LOFTER!!

无授权汉化 侵删致歉

喜欢请购买实体本子支持作者太太!

*打那什么赌本8


*预警*

【上一篇】130(莱苏)(上) 

【下一篇】131(景零)(一)


斜阳

cos苏格兰后我和基友穿越了2

  第一人称,一时冲动,文笔稀烂,不喜勿喷。

文中内容如标题,非常流行cos穿。

ooc预警

—————

  

  我,一名平平无奇的在校男大学生,因为一次cos而穿越了,目前顶着张苏格兰威士忌的脸,附带一个穿越系统,在一个森林里迷路了,幸好系统说他有导航,正在离开这个破森林中ing。

  

  据系统透露,我的冤种室友……暂且将他称之为【太宰治】他也在这个世界,只是暂时联系不上,他没有系统,而之所以把我的冤种基友称之为【太宰治】,是因为我发现我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他的真实名字,也不能写出来…任何方法都不行。

  

  系统说这是这个古怪的世界的规则之一,不能透露外来者身份(?...

  第一人称,一时冲动,文笔稀烂,不喜勿喷。

文中内容如标题,非常流行cos穿。

ooc预警

—————

  

  我,一名平平无奇的在校男大学生,因为一次cos而穿越了,目前顶着张苏格兰威士忌的脸,附带一个穿越系统,在一个森林里迷路了,幸好系统说他有导航,正在离开这个破森林中ing。

  

  据系统透露,我的冤种室友……暂且将他称之为【太宰治】他也在这个世界,只是暂时联系不上,他没有系统,而之所以把我的冤种基友称之为【太宰治】,是因为我发现我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他的真实名字,也不能写出来…任何方法都不行。

  

  系统说这是这个古怪的世界的规则之一,不能透露外来者身份(?喂喂有没有搞错,我就算了,这里分明是柯学世界,而太宰治这个身份也是外来者吧?!都是黑户吧!

  

  一开始,我不理解。后来,我又想明白了,所谓的不能透露外来者身份原来是指不能透露cos穿这个身份,我可以是假扮这个世界的苏格兰,也可以是假扮异世界的苏格兰,但我不能是也不能透露三次元coser的身份,我不能是那个普普通通的男大学生。起码,在这个世界里不可以。

  

行吧,有点晕,反正整来整去就是不能透露我是coser的身份。


  【系统?你叫什么名字,一般系统不都有啥代号之类的吗?总是系统系统的叫是否有点太疏离了。】我在心中询问。

  

  脑内的清脆童音甜甜道:【回宿主,我是第七代“方舟”,编号代码为:77770,你可以叫我seven。】

  

  【好,seven,那现在我该如何回到我原本的世界?】

  

  我看着飘在半空中的半透明显示屏上技能一栏里“高级易容术”技能的冷却倒计时,一小时三十七分十四秒。我心里一阵发虚,如今要是在碰上琴酒那个大杀器,可不得凉凉。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它犹犹豫豫道:【宿主……我们总局遇上了千年不遇的世界裂缝,正在紧急修补中,你和【太宰治】大人都是被吸进来的无关人员,本来是应该送你们返回的,但是如今局势尚未稳定,人手紧缺…所以…………】


我豆豆眼:【……所以要我来帮忙?】

【有没有搞错,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不是高中生!QAQ】


系统疑惑于关高中生什么事:【?】

但还是尽职尽业的没有询问,【虽然但是…不帮忙的话,我们也是无法送你们回去的,只能慢慢等修补完成…】


我试探问:【需要多久?】


【预计大约100年。】


【如果我帮忙呢?】


【最多七年。】


听到这个悬殊的数字,我很疑惑:【为什么差别会这么大?】


系统甩出一张分析单:【根据系统分析,您的好友很给力。】



【哈?】


系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


彩蛋:

分析单


工作人员的速度:

10-10010% ¥ $&%@{/:#}乱码%* =100年七个月零三天

&

工作人员+苏格兰威士忌+太宰治:⬛️⬛️⬛️⬛️⬛️⬛️⬛️⬛️=???≤7年



———————————


下章一定写宰,本来这章写到宰了但是卡了一下,搜了个单词,关于宰那一段的几百字全无了!!(嘶喊)(阴暗的爬行)(嘶吼)


另外关于要怎么帮忙其实很简单嘿嘿。

宰的出生点可以猜猜在哪里QwQ

掺酒水厂【错失梦情心疼中】

130(上)

刊名:メンテナンスデー(维修日)

cp:赤井秀一/诸伏景光

作者:azico

出版社/社团:mela

汉化:掺酒水厂汉化组

严禁商用,请勿二传二改

!!请勿转出LOFTER!!

无授权汉化 侵删致歉

喜欢请购买实体本子支持作者太太!

*打那什么赌本8


*预警*

【上一篇】129(莱苏)(下) 

【下一篇】130(莱苏)(下) 


130(上)

刊名:メンテナンスデー(维修日)

cp:赤井秀一/诸伏景光

作者:azico

出版社/社团:mela

汉化:掺酒水厂汉化组

严禁商用,请勿二传二改

!!请勿转出LOFTER!!

无授权汉化 侵删致歉

喜欢请购买实体本子支持作者太太!

*打那什么赌本8


*预警*

【上一篇】129(莱苏)(下) 

【下一篇】130(莱苏)(下) 


努力打工的澈澈子

【威士忌组】送上门的小白兔2-苏格兰R

 ·原创第三人称女主

·平行存在的柯学世界,存在奇怪的设定“精神体”:在如今世界,满18岁的青年人身边就会出现一只具象化的动物形象,并一直陪伴到老。这个形象体现着人的三观或者某种特质,具象的精神反映着人类的思维动向或内心的真实想法。当两人匹配度足够高,就能够看到彼此的精神体。

·小白兔系列第一篇:戳这 

·排雷:小白兔系列大概是全员不是好东西,本章是苏格兰主场。

  雪谷枝看着三位百分之九十先生的短信,良久沉默。

  救命!谁来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呀呜呜呜!为什么要来为难一只可怜的兔兔!

  雪谷枝在床上打了个滚...

 ·原创第三人称女主

·平行存在的柯学世界,存在奇怪的设定“精神体”:在如今世界,满18岁的青年人身边就会出现一只具象化的动物形象,并一直陪伴到老。这个形象体现着人的三观或者某种特质,具象的精神反映着人类的思维动向或内心的真实想法。当两人匹配度足够高,就能够看到彼此的精神体。

·小白兔系列第一篇:戳这 

·排雷:小白兔系列大概是全员不是好东西,本章是苏格兰主场。

  雪谷枝看着三位百分之九十先生的短信,良久沉默。

  救命!谁来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呀呜呜呜!为什么要来为难一只可怜的兔兔!

  雪谷枝在床上打了个滚,捞起旁边打瞌睡的雪白垂耳兔,狂撸一通。

  兔兔懵逼但乖巧,雪谷枝看着自家毛炸开的兔兔,又心虚地一边顺毛捋一边陷入了漫长的纠结。

———————————

  “什么?你一下碰到了三位百分之九十匹配度的男人?”

  “什么?你觉得他们每个人都很好?”

  “什么?他们今日一同约你去游乐园?”

  闺蜜坐在甜品店里,咬着冰淇淋勺大为震惊。

  “那那那那…你怎的约我出来了?”

  雪谷枝皱皱小脸,嘟囔一句:“就是因为三个人同时都约我,我才不知如何抉择,所以才哪个都没约。”

  “那这附近风评口碑比较好的,岂不就是隔壁那个游乐园?”

  “……应该是吧。我把他们全都拒绝以后,就没再关心过了。”

  闺蜜看着自己对面当成女儿一样宠的雪谷枝:嫩白的脸略带婴儿肥,身上露出的肌肤莹润,睫毛卷翘,唇瓣如花,抬眼时眉宇间带着一股子灵气。

  “唉,你说我怎的就和你没有百分之九十匹配呢?你的精神体定然同你一样可爱,可惜我却看不到。”

  雪谷枝抿嘴甜甜笑。

  聊完近日里自己的烦恼,雪谷枝便不再纠结,捞着自家兔子,和自家亲亲闺蜜一同逛街玩乐,比较奇怪的是,这家商场周末确实极为热闹,但四楼女装区的本应多为女生,然而往来撞见了不少确是独自一人的男性。

  雪谷枝和闺蜜感到有些不安。

  此时,一只身形修长富有择古典韵味的半长毛安哥拉猫骤然从旁边窜出蹲在雪谷枝的脚下。

  雪谷枝讶然,蹲下身顺着毛安抚了一下明显有些焦躁的猫咪,“你的主人呢?怎的只有你,没见到他?”

  眼看情况不对,简单解释几句,雪谷枝劝走了眼里溢满关心的闺蜜,再三保证回家后一定会打电话报平安,便去寻找安哥拉猫的主人。

  “是出什么事了吗?”雪谷枝水盈盈的眼睛里满是清澈到一眼便望到底的担忧,紧跟着跑动的猫猫。

  怀里的兔兔感受到焦急担忧的情绪,忍受着颠簸没有其他动静。

  安哥拉猫在一家店的更衣室前停下了。

  雪谷枝抱着兔子,颤巍巍伸出手,敲了敲更衣室的门。

  更衣室内传来撞到了什么东西的声音,夹杂着绿川光粗重的喘息。而后更衣室的门打开,绿川光将娇小的雪谷枝一把拉了进来。

  狭小的更衣室里,两个人面对面紧贴,绿川光低头,喘出的炙热空气尽数打在雪谷枝的耳根。雪谷枝浑身一颤,只觉半边脸都是一片酥麻。

  “绿川君…你怎么了?”

  不断席卷过来的百分之九十匹配度的男性气息让雪谷枝两腿发软,怀里的兔子落在地上,被安哥拉猫迅速圈住。她揪住绿川光胸前的衣服,艰难的保持着理智。

  “哈…嗯…我在顶楼…和商业对手谈判,没想到…一时不察被下药了。”绿川光使了使力气,揽住往下软倒的雪谷枝。

  “唔…哈唔…绿川君,我好热啊。”

雪谷枝的脸越来越红,身体里传来一阵燥热,声音里不可避免的带上了些许甜腻哭腔。

  绿川光心知,这估计是两人匹配度太高,造成的短期共感。自己受过一定的匹配度训练,但雪谷枝本人毫无任何抵抗力。

  外面不少来追捕他的人,现在带着她出去,也并不现实。

  何况…都送到嘴边了,难道还要让出去么?

  安哥拉猫已经低下头,将软兔子的全身嗅了个遍。诸伏景光看着面前散发着馨香的雪谷枝,捧住她的脸颊,深深地吻了上去。

  

  

  

  

  

—————————

【避雷】:苏格兰专场。半强迫半诱哄,更衣室。赠送粮票,按彩蛋流程获得放不出来的后续。

  

  

  下篇小白兔3-苏格兰主场 

景光.zt

诸—伏—景—光

是谁emo了?

哦,是我呀。  

  

诸—伏—景—光

是谁emo了?

哦,是我呀。  

  

RAIKA

决定去的地方,无论多晚都有光。碎冰蓝玫瑰会给予你与星辰大海相伴每次日落日升的幸运。七夕快乐😊💙

决定去的地方,无论多晚都有光。碎冰蓝玫瑰会给予你与星辰大海相伴每次日落日升的幸运。七夕快乐😊💙

掺酒水厂【错失梦情心疼中】

129(下)

刊名:Dream of steak

cp:赤井秀一/诸伏景光

作者:azico

出版社/社团:mela

汉化:掺酒水厂汉化组

严禁商用,请勿二传二改

!!请勿转出LOFTER!!

无授权汉化 侵删致歉

喜欢请购买实体本子支持作者太太!

*打那什么赌本7


*预警*

【上一篇】129(莱苏)(上) 

【下一篇】130(莱苏)(上) 


129(下)

刊名:Dream of steak

cp:赤井秀一/诸伏景光

作者:azico

出版社/社团:mela

汉化:掺酒水厂汉化组

严禁商用,请勿二传二改

!!请勿转出LOFTER!!

无授权汉化 侵删致歉

喜欢请购买实体本子支持作者太太!

*打那什么赌本7


*预警*

【上一篇】129(莱苏)(上) 

【下一篇】130(莱苏)(上) 


ᥬ🙄᭄阿垣垣垣垣~

一些警校组的捏脸~

没有班长,因为班长在约会(

话说大家仔细看看背景和服装颜色

会发现别样的🔪呢(bushi)

一些警校组的捏脸~

没有班长,因为班长在约会(

话说大家仔细看看背景和服装颜色

会发现别样的🔪呢(bushi)

Sakura Hiro

某天赤霞珠与她的闺蜜的闲话

人设在这里 


赤霞珠:朱雀,我觉得苏格兰他不喜欢我


朱雀奈衣:哦?何以见得?


赤霞珠:他对我感觉就像是在养孩子一样!


朱雀奈衣:不管是谁对上你都没法产生那方面的情感吧


赤霞珠:可是我暗示了他那么多次!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明明平时对我干的那些事情怎么看都有些过线了吧?!!


朱雀奈衣:(咬牙切齿)……他对你做了什么过•线•的•事•情?


赤霞珠:就是,睡不着时会亲一下我的额头给我唱歌哄我睡觉、生病或者受伤的时候给我做超级好吃的菜、平时做任务时也很迁就我、对于我的隐私也不多问、有时候看我的眼神超级温柔什么的……


朱雀奈衣:(沉默)……


朱雀...

人设在这里 


赤霞珠:朱雀,我觉得苏格兰他不喜欢我


朱雀奈衣:哦?何以见得?


赤霞珠:他对我感觉就像是在养孩子一样!


朱雀奈衣:不管是谁对上你都没法产生那方面的情感吧


赤霞珠:可是我暗示了他那么多次!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明明平时对我干的那些事情怎么看都有些过线了吧?!!


朱雀奈衣:(咬牙切齿)……他对你做了什么过•线•的•事•情?


赤霞珠:就是,睡不着时会亲一下我的额头给我唱歌哄我睡觉、生病或者受伤的时候给我做超级好吃的菜、平时做任务时也很迁就我、对于我的隐私也不多问、有时候看我的眼神超级温柔什么的……


朱雀奈衣:(沉默)……


朱雀奈衣:(青筋暴起)苏格兰那个混蛋明摆着就是对你有•意•思•啊


赤霞珠:可是我之前对他告白时他都没答应欸!


朱雀奈衣:(血压暴涨)当时他怎么表现的?


赤霞珠:当时我对他说“苏格兰我真的超喜欢你啊!”,然后他对我笑,摸了摸我的头,跟我说“嗯嗯,我也很喜欢你”


朱雀奈衣:然后呢?


赤霞珠:然后、然后就没了啊……


朱雀奈衣:(扶额)……我真是服了你了


赤霞珠:(猫猫疑惑)怎么了?难道他还有别的意思吗?


朱雀奈衣:他那个回答不是明摆着答应你了吗?


赤霞珠:(大惊)不可能!怎么可能?!!


赤霞珠:他之后的样子跟以前没有任何差别啊!


朱雀奈衣:(心累)你们平时是怎样的?


赤霞珠:就是普通的贴贴啊


朱雀奈衣:亲亲抱抱举高高?


赤霞珠:(点头)是呀


朱雀奈衣:(再度沉默)……笨蛋,你没救了


赤霞珠:???



赤霞珠今天也在为告白而苦恼呢:)


朱雀奈衣:看他们那老夫老妻的样子我以为他们早就在一起了!结果那个笨蛋根本没反应过来?!!(恨铁不成钢)所以就只有花野弦衣一个人不认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吗?!?


哦,可怜的苏格兰,赤霞珠根本不知道他当时的回答是答应了的意思呢


赤霞珠与苏格兰的相处日常:亲额头,亲脸颊,公主抱,苏格兰投喂,同床共枕……



文文不讲哩啦

震惊~著名酒厂一哥竟是小O

不相关哒番外,又名伏特加磕CP的一天。

有人知道骷髅牌嘛~:-D


组织合宿之桌游篇1上


  “嘿嘿,大哥,大哥!我们来玩桌游嘛!”伏特加没有穿他那缝在身上的黑西服套装,反倒是穿着花衬衫沙滩裤,还带着浮夸的黑墨镜,像是一块巨石杵在琴酒面前。


  琴酒微眯双眼,倚靠着沙发,整个左臂搭在沙发椅背上,保养极好的长发犹如镶了钻般闪耀,绝佳的地理位置和要人命的可怕气场,使得一个长沙发——整个右半部分,只要琴酒一个人。


  沙发左边可就不一样了,基安蒂和科恩不知在聊些什么,火热朝天,黑麦……十分安静地坐在离沙发很远的高脚凳上,旁边习惯性假扮侍者的波本差点将盛酒杯的盘子捏碎,恶狠狠地......

不相关哒番外,又名伏特加磕CP的一天。

有人知道骷髅牌嘛~:-D


组织合宿之桌游篇1上


  “嘿嘿,大哥,大哥!我们来玩桌游嘛!”伏特加没有穿他那缝在身上的黑西服套装,反倒是穿着花衬衫沙滩裤,还带着浮夸的黑墨镜,像是一块巨石杵在琴酒面前。


  琴酒微眯双眼,倚靠着沙发,整个左臂搭在沙发椅背上,保养极好的长发犹如镶了钻般闪耀,绝佳的地理位置和要人命的可怕气场,使得一个长沙发——整个右半部分,只要琴酒一个人。


  沙发左边可就不一样了,基安蒂和科恩不知在聊些什么,火热朝天,黑麦……十分安静地坐在离沙发很远的高脚凳上,旁边习惯性假扮侍者的波本差点将盛酒杯的盘子捏碎,恶狠狠地盯着黑麦。周围刀光剑影,大战一触即发……


  昔日威士忌三人组早就分崩离析……苏格兰拍额,作为琴酒提前预定的厨师,端着刚做好的芝士火腿焗饭,走到被大块头挡住的琴酒面前。


  “啊啦~饭做好了啊,不是说玩桌游嘛……”冰玉似的手支在圆桌上,贝尔摩擦叉腰站在那里。


  “我可是太伤心了呢,在聚会上你们冷落一个国际巨星,经常在那儿各聊各的,这是排挤吗……”琴酒看着贝尔摩德假意擦拭不存在的眼泪,又撇了一眼穿的跟花蝴蝶似的傻小弟,起身直接拿了一盒花色特别的——骷髅牌,直接扔到了圆桌上,“就这个了,老规矩,输了直接惩罚。”


  谁能想到在黑夜里刀刀见血的杀手,竟围坐在圆桌旁……玩—桌—游—!!


  “你或许急需一场胜利来摆脱这两天的厄运。Gin~”每次贝尔摩德以这种语气说话时,基本上没什么好话,可全都是满满的嘲讽和挑逗。


  “鲜艳的颜色才适合我,同样…骷髅上开满了鲜红的花才美~”贝尔摩德拿走了她中意的红色牌。“我说的对吧~基尔:-D”


  “呵,我可没想到贝尔摩德……你这个女人会关注那些不重要的事。”琴酒本就和贝尔摩德不对付,也不是相处不好,只是实在适应不来她现在的性格,浑身涂满剧毒的神秘主义者。


  琴酒拿走了绿色牌,那张绿色的骷髅牌,被琴酒满是茧子的手按在桌面上摩挲着。


  “哪有不重要呀,琴酒,贝尔摩德说的事情我倒是很感兴趣呢……”波本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说到底,有多少人被他骗了过去。


  琴酒撇了下嘴,咧嘴笑了出声。“你们倒是喜欢聚堆,神秘主义者啊~波本!很有胆量嘛……”比起贝尔摩德,琴酒最看不惯的人就是朗姆了,无论是派系之争还是个人恩怨,这样的聚会,朗姆肯定是不会来的。朗姆的手下——琴酒可是最看不上的,冷嘲热讽必须少不了的。


  波本丝毫不怯场,边说着“我摸到哪一个就选哪一个啦”边举起刚刚抽到的黄色牌,对着现场众人露出狐狸般的微笑。


  “你们真的做到了让一个主持人都无法插嘴的地步,桌游还没开始,莫不是要打起来 =) ”坐在琴酒斜对角的基尔终于吭声了。“我要紫色的,贝尔摩德刚才的话我可不认同~要想要神秘点,怎么会不选紫色呢~”


  黑麦二话不说,在剩下的两张牌中抢走了蓝色牌。


  剩下四人面面相觑,只剩一张橙色牌了。


  因为贝尔摩德的原因,基安蒂早就不想玩这个游戏了,正准备拉着科恩继续在旁边聊天,伏特加看了下现状,大势刚好,直接一个神操作,将牌扔到了苏格兰面前。“嘿嘿,大哥——这把的人满了,嘻嘻,我在旁边看着你们玩……”自己可以玩不成游戏,或者被大哥骂,但是……我的cp必须完好无损。


  作为一个专业给大哥开车的司机,伏特加可是在组织里混的风生水起,但凭眼力就能看出大哥对苏格兰不一般……( ͡° ͜ʖ ͡°)✧


  贝尔摩德:红


  琴酒:绿


  基尔:紫


  波本:黄


  黑麦:蓝


  苏格兰:橙


  “咳咳,那~就由大哥最信赖的我来讲游戏规则吧;-)。”伏特加掏出了提前准备好的提示牌,直接一副‘我是主持人’的模样。


  “这是一个每个人有四个圆牌和一个牌垫组成的游戏,圆盘有三个花牌,一个骷髅牌。牌垫正反不同,开始游戏前翻到起始面,每赢一次翻一下,再次翻到起始面时则游戏胜利,游戏开始玩家在牌垫的起始面倒扣放置一个圆牌,全部放置完成后,依次喊数字,起始为2,最大不能超过除自己外的游戏人数,若是没有出现第一个叫数字的人,则不叫的人要扣上一张圆牌,若出现叫数字的人,后面的人选择不叫时,则不需要扣圆牌,叫数字环节结束后,则由所叫数字最大的人进行翻牌,翻牌时必须翻开自己的牌;若是加上自己的牌,所翻的花牌达到自己所叫的数字,就为成功一次,若是自己是骷髅牌,或翻到了其他人的骷髅牌,则失败一次,需要上交一张自己的圆牌,弃掉不能使用。成功一次可以将自己的牌垫翻到背面,成功两次即为获胜。那么——开始放牌!”


  贝尔摩德笑得可肆无忌惮,随手将倒扣的圆牌直接扔上牌垫。


  黑麦闭眼随便放了一个,基尔也没再放牌时过多思考,苏格兰思考了一会儿,拿出手中四张牌中最左边的那一个,放在牌垫上。波本这个混小子,在伏特加看来,波本就是挡在他大哥和苏格兰面前的烂泥,天天想着分开他的cp……


  [大哥你看你看——这些人贼眉鼠眼的,没一个好鸟儿。(*꒦ິ⌓꒦ີ)]伏特加怎么会说出声,哪怕在心里也只好悄悄地嘟囔。


  伏特加见着所有人牌都扣上了,嘴角上扬,咧出了一个恶人的微笑。“那么现在依次叫数吧~从…从大哥开始!”


  “1。”


  “哎?大哥,从2开始啊!”


  “随便叫是吧,那——4!”


  “这个开场可真是可怕呀。”黑麦若无其事地把玩着手中的牌。


  清一色的‘过‘,直接将叫牌权传到了贝尔摩德手里。“游戏的体验感在于未知的刺激~我觉得加一把火也不是不可以,5!”


  全场总共六个人,5已经是最大的数字。“噢噢噢,叫数环节结束了~现在贝尔摩德需要翻开五张花牌才能获胜,要不然很可惜的是翻到骷髅牌就要闭眼上交自己的圆牌了!到底本局如何——我们拭目以待!!”伏特加激动地踩着椅子,拿着不知从哪找来的麦克风,圆桌旁大喊。


  “很可惜呢~看样子我要输了呀。”贝尔摩德的手刚摸到琴酒牌垫上的圆牌,就看到了琴酒眉头上挑,嘴角上扬,露齿微笑。说实话笑得有些狂傲……


  “看来我今天的运气不赖~你说是吧——贝尔摩德!”


  碰到牌的时候没有停留,直接将那张牌翻了过来,是——绿骷髅,第一场游戏结束。


  “我就小小的试探一下~没想到炸出来那么多演员呀~”贝尔摩德把余下的四个人的圆牌全部翻开,“可真是清一色儿啊!”于是笑容不减,面露微笑,咬牙切齿地说。


  贝尔摩德不紧不慢地拿起自己的牌,将原本自己放在牌垫上的牌翻开——竟也是一张鬼牌。“看来大家就一样啊~”


  没想到的是,全都是骷髅牌,在组织里倒是合理,某种意义上也都是极端的赌徒啊。


  赌徒游戏,赌到最后,可是一无所有哦~

掺酒水厂【错失梦情心疼中】

129(上)

刊名:Dream of steak

cp:赤井秀一/诸伏景光

作者:azico

出版社/社团:mela

汉化:掺酒水厂汉化组

严禁商用,请勿二传二改

!!请勿转出LOFTER!!

无授权汉化 侵删致歉

喜欢请购买实体本子支持作者太太!

*打那什么赌本7


*预警*

【上一篇】128(警校组梦)(下)

【下一篇】129(莱苏)(下) 


129(上)

刊名:Dream of steak

cp:赤井秀一/诸伏景光

作者:azico

出版社/社团:mela

汉化:掺酒水厂汉化组

严禁商用,请勿二传二改

!!请勿转出LOFTER!!

无授权汉化 侵删致歉

喜欢请购买实体本子支持作者太太!

*打那什么赌本7


*预警*

【上一篇】128(警校组梦)(下)

【下一篇】129(莱苏)(下) 


斜阳

观影联动2

建军节快乐!❤️


-文野众和名南众观影他们的各种同人文

-文野时间线是在死苹果之后

_名柯时间线…没有时间线(微笑)真要说的话就是苏格兰卧底暴露自杀之后,零在波洛咖啡厅打工这个时间段差不多。

谨慎观看,文笔稀烂,不喜勿喷。

ooc预警

---------

本次观影同人出自绿江的《在柯学世界卷生卷死》

作者:白絮沉  (炒鸡好看的沙雕文!强推!太太也非常温柔!)

已获得授权❤️

[图片]


------------


【第一轮观影结束,现在开启第二轮观影《卧底的自我修养》】


【名柯版。】


【第一章:为了大业献身吧!】


诸伏...

建军节快乐!❤️


-文野众和名南众观影他们的各种同人文

-文野时间线是在死苹果之后

_名柯时间线…没有时间线(微笑)真要说的话就是苏格兰卧底暴露自杀之后,零在波洛咖啡厅打工这个时间段差不多。

谨慎观看,文笔稀烂,不喜勿喷。

ooc预警

---------

本次观影同人出自绿江的《在柯学世界卷生卷死》

作者:白絮沉  (炒鸡好看的沙雕文!强推!太太也非常温柔!)

已获得授权❤️


------------


【第一轮观影结束,现在开启第二轮观影《卧底的自我修养》】


【名柯版。】


【第一章:为了大业献身吧!】



诸伏景光、降谷零:有种不好的预感?

赤井秀一:………


【我是诸伏高明,一名长野县警察,今天去逛商场…遇见了我许久未见的、据说在做危险任务的亲弟弟诸伏景光。】


镜头一转,入眼的便是珠宝专柜那边互相距离极近的两人,一个金毛外国男人压着一个蓝色猫眼的青年。

被压着的那个是我的亲弟弟!


诸伏高明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他也希望这只是个误会,但是两人挨着那么近不说…那个金毛拿着蓝宝石手链贴在我的欧豆豆的脸侧,而弟弟明显的僵硬和不愿意却只能赔笑(bushi),那个金毛男人明显不怀好意!


诸伏景光一抬起头,就正正巧巧对上了望过来的他亲哥的复杂眼神。

在日本这个人人都很注意距离感的国度,而且还是在长野县这个包容度没有东京高的地方,在大庭广众之下贴得如此近的两人实在是太吸引人注意了。

此刻他们两个的位置就是:

柜台小姐(面向两人)

柜台——柜台——柜台——柜台——柜台

诸伏景光(面向大门)

对我弟弟不怀好意的金毛(面向柜台)

路人、诸伏高明(我)、路人(面朝两人)

商场大门

诸伏高明、诸伏景光:!!!


而在那个金毛男人看不见的角落里,诸伏景光用眼神示意诸伏高明快点离开,他们两个从小长大,彼此间的熟悉程度足够让他们用这种隐秘的方式交流。


‘你快离开’


‘是敌人吗’


‘对’


短短几秒钟内,诸伏景光和诸伏高明就简单地交换了信息。


诸伏高明看着刚才还被那个高大男人圈在怀中的弟弟,心中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虽然早就猜测自家弟弟一毕业就音讯全无资料全销,大概率是去做非常危险的卧底工作,而刚刚听到的隐隐约约的‘影君’也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但真正碰见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感到心疼。


【………

如果不是发生了案件不能离开,我真希望现在就消失在他们面前。

那个金毛男人伸出手狠狠地在我弟弟柔软的黑色短发上rua了一把,察觉到这个手感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后,又狠狠rua了好几把。

背对着我的金毛男人没有发现,我全程看到他们的举动时,那痛心的眼神。

………

在那个金毛男人成功解决案件后,我看见他与景光在前面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突然,那个金毛男人措不及防靠近了景光。

他的耳尖直接擦过了对方的侧脸,鼻尖则靠近了景光裸露出来的那段脖颈。

“前辈.....?”

我听见我弟弟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

看着我弟弟那让人心疼的熟练,明显已经习惯了,不,是麻烦了那个男人的靠近和动手动脚。


那个金毛男人说:

“我只是想给你展示一下我的能力,刚才你站那么远,应该没有听清吧。”


景光:“什么能力?”

“我之所以判断犯人说谎,就是因为闻到了他身上昂贵的香水味,而一般人是闻不到的,我现在要给你展示我这个不同于一般人的嗅觉。”男人一本正经。

“那前辈闻到什么了?我想应该就是很普通的汗水味道吧。”

诸伏景光哭笑不得,他看着认真的卡恩(那个金毛男人),总觉得对方就像是雄鸟在炫耀自己的羽毛。

“不是哦。”

卡恩对着绿川影眨了眨眼,唇角上扬,

“我闻到了,和那天在影君床上闻到的一模一样的气息。”


我:瞳孔地震jpg.


松田阵平瞳孔地震:“景光,你…”

降谷零瞳孔地震:“这个是组织的高层吗?可恶他怎么敢…”

诸伏景光:不是这样的听我解释,这不是我啊!

诸伏高明:痛心!我的心脏药呢…


-----

观影体=迫害

这章的观影=迫害卧底三人组进行时!

下章写续写,继续迫害景光,后面会迫害降谷和赤井秀一!







斜阳

观影联动2 预告

一个短短的预告,建军节快乐!❤️

已经在码字了……正在努力写😌

码完就编辑这个。


-文野众和名南众观影他们的各种同人文

-文野时间线是在死苹果之后

_名柯时间线…没有时间线(微笑)真要说的话就是苏格兰卧底暴露自杀之后,零在波洛咖啡厅打工这个时间段差不多。

谨慎观看,文笔稀烂,不喜勿喷。

ooc预警

---------


【第一轮观影结束,现在开启第二轮观影《卧底的自我修养》】


【名柯版。】


【第一章:为了大业献身吧!】


降谷零:有种不好的预感?


观影体=迫害

这章的观影=迫害卧底三人组进行时!

下章写文野,迫害太宰和中也!


一个短短的预告,建军节快乐!❤️

已经在码字了……正在努力写😌

码完就编辑这个。


-文野众和名南众观影他们的各种同人文

-文野时间线是在死苹果之后

_名柯时间线…没有时间线(微笑)真要说的话就是苏格兰卧底暴露自杀之后,零在波洛咖啡厅打工这个时间段差不多。

谨慎观看,文笔稀烂,不喜勿喷。

ooc预警

---------


【第一轮观影结束,现在开启第二轮观影《卧底的自我修养》】


【名柯版。】


【第一章:为了大业献身吧!】



降谷零:有种不好的预感?



观影体=迫害

这章的观影=迫害卧底三人组进行时!

下章写文野,迫害太宰和中也!





目辽
《来自二次元的报复》 降谷:青...

《来自二次元的报复》


降谷:青山先生,我们将以“以公谋私”的罪名将你逮捕归案,你可有异议?

73:我……

松田(低气压):他没有。

小柯:喂,是妃英理律师吗?……

伊达:松田,我来帮你。

高木:伊达前辈,我来帮你。

佐藤美和子:高木!

警视厅众人:美和子~!

诸伏and萩原:啊这。


萩原:好久没看到小阵平这么生气了呢~

诸伏:Zero也是。

萩原:……你说一会儿我们还会挨揍吗?

诸伏:……不知道。


贝姐:看着真解气呢,对吧基尔?

水无(难得真心附和):嗯。


志保:在哪里在哪里,APTX—4869的仿制品……


!!!鱼鹰正在赶往战场!!!...

《来自二次元的报复》


降谷:青山先生,我们将以“以公谋私”的罪名将你逮捕归案,你可有异议?

73:我……

松田(低气压):他没有。

小柯:喂,是妃英理律师吗?……

伊达:松田,我来帮你。

高木:伊达前辈,我来帮你。

佐藤美和子:高木!

警视厅众人:美和子~!

诸伏and萩原:啊这。


萩原:好久没看到小阵平这么生气了呢~

诸伏:Zero也是。

萩原:……你说一会儿我们还会挨揍吗?

诸伏:……不知道。


贝姐:看着真解气呢,对吧基尔?

水无(难得真心附和):嗯。


志保:在哪里在哪里,APTX—4869的仿制品……



!!!鱼鹰正在赶往战场!!!


!!!赤井老师已经架好了狙击qiang!!!

斜阳

cos苏格兰后我和基友穿越了

第一人称,一时冲动,文笔稀烂,不喜勿喷。

文中内容如标题,非常流行cos穿。

ooc预警

—————


我,一名在校男大学生,因假期没课,就被闲着蛋疼的基友拉着普普通通的cos了一下名侦探柯南里的诸伏景光也就是卧底苏格兰,而基友cos的是太宰治。


(我:?所以为什么不一起cos名柯???

基友:我喜欢景光嘿嘿…

我:那你为什么不cos…

基友:两个我都想要!

我:xing)


之后我们一起普普通通的去逛漫展,就在刚刚,我和我基友刚跨进漫展的大门时,一道刺眼白光就在我眼前闪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来到了一个森林里…………?!


目光所及,皆是郁葱树木…还有野...

第一人称,一时冲动,文笔稀烂,不喜勿喷。

文中内容如标题,非常流行cos穿。

ooc预警

—————


我,一名在校男大学生,因假期没课,就被闲着蛋疼的基友拉着普普通通的cos了一下名侦探柯南里的诸伏景光也就是卧底苏格兰,而基友cos的是太宰治。


(我:?所以为什么不一起cos名柯???

基友:我喜欢景光嘿嘿…

我:那你为什么不cos…

基友:两个我都想要!

我:xing)


之后我们一起普普通通的去逛漫展,就在刚刚,我和我基友刚跨进漫展的大门时,一道刺眼白光就在我眼前闪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来到了一个森林里…………?!


目光所及,皆是郁葱树木…还有野花野草,抬头是碧蓝的天空。


场景反转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遇上了最近非常流行的cos穿(死鱼眼jpg.)


So——这是哪里啊?!

是名柯还是文野?我那冤种基友是不是也穿了?还是只有我?(三连问jpg.)


当然没有人能回答我,没有系统,也没有cos穿必备的聊天室,寂静的森林里只有连绵不断的蝉鸣和偶尔的鸟叫。


基友也许根本没有穿过来……或许还在漫展找我?情况坏一点,我们俩一个穿进名柯世界一个穿进文野世界……岂可修!!!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眼下我自顾不暇。

开局野外森林(?),求生之路漫漫长。


就在我漫无目的的胡乱瞎走时,远方一道刺耳的声响吓了我一跳,不知怎的,我心中肯定那是木仓响声。


于是乎,好奇心突然爆棚的我,准备向前查看一番。


草(一种植物)!!!


前面那两个黑衣人——一个银长发带着帽子虽然看不清脸和一个看着就不太聪明(bushi )膀大腰圆的方形脸……这种配置!不是琴酒和伏特加还能是谁!!


他们面前躺着一个冤种,背对着我有点看不太清长相,但看大体身材应该是男的,我估计,不是卧底就是叛徒,而且已经死了,刚刚的枪响可能就是琴酒开的枪。


我………该不会…?是遇上琴酒杀人灭口的抛尸现场了吧?!


我能感觉到琴酒身上所散发的恐怖气息,那是看动漫里无法真切感受到的黑暗气息,也可能就是所谓的杀气。

反正我是腿软了,身体不由自主的轻颤,不过大脑的想要逃跑,理智与情感都在叫嚣着:危险!快逃!

我躲在灌木丛后,琴酒和伏特加背对着我约二三十米,按理说,应该是不会发现我的,只要我不发出声响,不露出身子,应该就不会——才怪!


身体与理智抗衡,哪怕身体在不经过大脑的指挥,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时便被我的理智制止住了,但还是好巧不巧、非常倒霉蛋的踩断了一根树枝。


咔嚓。


同时,我的心脏也骤停,就连呼吸也停止了。

只能在心里祈祷着不要听见、也不要发现我。


可惜,天不眷顾。


琴酒转过了身,冰冷的视线扫过周边,阴冷的声音让我如坠冰窖:“谁?”


我紧张的趴在灌木丛中,一动不敢动,连眼睛也下意识闭上根本不敢睁开。


琴酒冷笑:“伏特加,看来这里还有一只小老鼠。”


伏特加:?

琴酒冷眼一瞥。

伏特加:大哥说的对,我去看看。


我心里骂娘,只能听见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


不会吧!开局就gg吗!?我还没活够啊!这是什么时间线…?我是苏格兰?苏格兰暴露了没?!还是卧底期间啊?!!


毫无头绪…一切只能看命运了。


【别放弃啊宿主!我来救你了!】


我:?!


脑海里的童声继续说。

【时不待我,伏特加马上就要过来了,要是主管知道我又上班迟到导致宿主死亡…肯定会被出厂重置的嘤嘤嘤!】


【新手礼包抽奖——请宿主确认!】


我知道现在这情况不容我询问和犹豫了,直接在心中默念确定。


【恭喜宿主获得:1-高级易容术

品质:稀有传说

备注:比贝尔摩德的易容术还要神奇快速的一键切换变身,你想变成谁,就变成谁!声音、身材、长相!这些都不是问题!

…………】


我眼睛一亮,有了!


———


就在伏特加快要排查到我所在的灌木丛中时,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声音让伏特加停住。


“琴酒。”金发女人从森林中走出,似笑非笑。


琴酒眯了眯眼,冷冷道:“贝尔摩德,你怎么在这?”

说着,琴酒手里未收起的伯莱塔也随之举起朝着她。


贝尔摩德双手举起摇了摇,右手拿着手机,“哎呀呀,不要这么大火气嘛…”


琴酒冷冷看着她。


漂亮的金发女人勾起唇角,轻飘飘道:“是boss的任务,我只是路过而已…”


琴酒冷笑着把手枪上膛,“我会信?”


贝尔摩德:“好吧~其实是我做任务时看见你和伏特加在清理老鼠,一路跟过来看热闹…”


“最好是。”琴酒收回枪,冷道:“藏好你的心思,要是让我抓到…”


“走。”琴酒没在看贝尔摩德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伏特加紧跟其后。


贝尔摩德笑容消失,静静的看着他们离开。


贝尔摩德,也就是我,我轻轻舒了一口气,要死,真的差点死翘翘!


天知道琴酒拿枪指着我时,差点就本能后退一步,幸好忍住了。不然肯定会被看出不对。



【宿主演技一流啊!!(鼓掌】


我有气无力。

一副死鱼眼回答系统:那可不,以生命为筹码,要是演砸了,我还活不活了!?


不过…我好像还真有点演技天赋!:)





YUME
摄影作业之前先用苏格兰香水先练...

摄影作业之前先用苏格兰香水先练练手,哎嘿~☆

摄影作业之前先用苏格兰香水先练练手,哎嘿~☆

闲余

当酒厂众人来到现实世界(三)


坐在沙发上的琴酒冷眼旁观着这一副老友重逢的景象,心中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不管是过来的谁,都很好的融入了这里,就连伏特加也不例外,让琴酒有一种自己被针对的感觉。


“波本,这就是你说的不熟?”

降谷零和明决的目光同时看了过来,降谷零放下手中的咖啡,肩膀一耸,双手摊开,“是不熟啊。”

说罢,他反问道:“我估摸着现在的气温最多28度,才28度而已,人怎么会熟呢?”


琴酒&明决:“.......”


顶着琴酒那如图要杀人一般的目光,降谷零好像完全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甚至还疑惑地歪了歪头,好像不理解他为什么是这种反应。


琴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要不是现在不能...


坐在沙发上的琴酒冷眼旁观着这一副老友重逢的景象,心中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不管是过来的谁,都很好的融入了这里,就连伏特加也不例外,让琴酒有一种自己被针对的感觉。


“波本,这就是你说的不熟?”

降谷零和明决的目光同时看了过来,降谷零放下手中的咖啡,肩膀一耸,双手摊开,“是不熟啊。”

说罢,他反问道:“我估摸着现在的气温最多28度,才28度而已,人怎么会熟呢?”


琴酒&明决:“.......”


顶着琴酒那如图要杀人一般的目光,降谷零好像完全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甚至还疑惑地歪了歪头,好像不理解他为什么是这种反应。


琴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要不是现在不能动手,他估计直接就把抢抵到他脑袋上了。

降谷零适时移开视线,并没有完全惹恼琴酒的意思。


虽然已经挑衅过他不少次了,但那都是无伤大雅的事情,他心里还是很有数的。虽然在这里琴酒不会对他动手,但回去之后可就不一定了,还是悠着点比较好。


诸伏景光在心里为好友捏了把汗,见他见好就收也松了口气。

每次零挑衅琴酒的时候他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他被琴酒一枪崩了。

偏偏这种行为他还是屡教不改,口头上应的好好的,结果下一次还是老样子。

不过好在他有分寸,不会真正惹毛琴酒就是了。


“不早了,我想休息了。”赤井秀一从阳台走进来,对着明决说道。

明决往嘴里塞了一大口蛋糕,然后将半块蛋糕放下,带着赤井秀一走到一个房间,“你睡这吧。”

他这二楼房间不算太多,五个人每人一个空房间不现实,只能把大房间留给关系比较好的两个人,让他们睡一间房。


安排好赤井秀一之后,明决带着伏特加到了对面的一间房间。

“伏特加,你跟你大哥睡这间。”

这间房间比较大,除了床之外,还有空间在地上打个地铺。


想必伏特加跟琴酒睡在一起肯定会很有安全感。


伏特加目光落在那张一米八的双人床了,脑补了一下跟大哥躺在一张床上的画面,打了个哆嗦。

“只有一张床......”

明决打开衣柜,里面有棉被枕头席子之类的用品,“没事,你打地铺就好了。”


现在初夏,又不冷,随便铺垫什么就能在地上睡了。


“或者你去找赤井、或者波本一起也行。”

“不不不,这里挺好的!”伏特加疯狂摆手。

跟赤井秀一睡一起他怕赤井秀一半夜把他咔嚓了。至于波本,他会被那个讨厌的家伙气死!

至于苏格兰,理所当然地被他忽略了。


安排好伏特加之后,明决带着降谷零和诸伏景光到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在赤井那间隔壁,跟伏特加那边的布局差不多,也只有一张床。


他们两人对睡一个房间接受良好,有什么话也方便交流。



虽然明决这里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但对于从另外一方世界过来的五人来说,才上午,根本没有丝毫睡意。


只不过这么多人在同一个环境里,有些话也不太方便说,而且,某些人也并不想共处一室。


再考虑到明决需要休息,虽然有很多话想问,但明天再问也不迟。


因此除了琴酒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回房间去了。


琴酒一个人坐着沙发上,几人回房之后,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他腰背挺直,合身的黑色里衣隐隐能看出极好的身材曲线,白色的长发贴着腰背,有些许较长的垂到了沙发上。


他双手交叉,那双黑色的手套始终不曾摘下,黑色的宽边礼帽在他脸上投射除大片阴影,他目光盯着面前的地板,双眼中没有焦距,正在思考着什么。



明决隔着一个身位在他旁边坐下,目光落到茶几上的水果上,除了降谷零拿了两盆去房间之外,其余的水果都没动过。


“怎么不吃啊?”明决用牙签插起一块西瓜,塞进口中,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地道:“亏我还买了这么多水果,结果你们都不吃.....”


琴酒撇了他一样,冷哼了一声,“谁知道你有没有在里面放什么东西。”


他对于明决这种擅自将他弄到这里来的行为很是不满。

这种情况很明显对他非常不利。

他很有理由认为,明决这是在报复他。


“这种事情是你会干的才对吧?”明决翻了个白眼。他可是三好青年,怎么可能做出下毒这种事情?


“呵呵......”琴酒冷笑。他才不屑于用下毒这种伎俩,通常来讲,他喜欢干脆利落地将人杀死。


“这么久没见,不至于一直摆着张脸吧?”明决忽略他的态度,极为自来熟地道。


“我怎么不记得我跟你有什么情谊?”

琴酒的意思很明显,我跟你有什么情谊?哪来的脸让我笑脸以对?


“是嘛,我还以为我们一起吃冰淇淋,逛寺庙,应该算得上是老友了呢。”明决又从果盘中插了一块西瓜,“再说,小说很好看不是吗?”


琴酒:......


沉默了一会儿,琴酒问道:“为什么要将我弄到这来来?”

“不是说了吗?过几天我生日,邀请朋友过来玩呀。”


琴酒目光眯起,对他这个理由很是怀疑,不过倒没有直接质疑。


“所以,苏格兰、赤井秀一他们都是你的朋友?”


“是呀。我这人这么好相处,来过我这里的人基本上都跟我成为了朋友啊。”


琴·当天就被扭送至监狱·酒没有说话。


“波本呢?”

“他啊,虽然知道他跟你是一伙的之后我也有点害怕,不过他这人挺好相处的,说话又好听,做饭又好吃.....”


琴酒对于明决的这些评价不置可否。

波本那个人,就是会装。


一个人面前一副面孔,他都怀疑他哪天就精神分裂了。


“你对他最好不要那么信任。”

“埃?”明决惊奇地看着他,“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琴酒懒得理他,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捏出一根,咬住烟蒂,另一只手点燃打火机。


香烟瞬间被点燃,他吸入出一口烟气随后吐出,白色的烟雾蔓延开来。


就在明决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却听他道:

“你生日什么时候?”


正在炫西瓜的明决动作一顿,“五天后。怎么,要给我准备礼物吗?”


“你想的真美。”

闲余

当酒厂众人来到现实世界(二)

第二章 就地重回


明决说了一大堆,翻译过来就是一个意思,不能搞事情!

别看面前这五个家伙长的人模人样的,论起搞事情的能力来,每个都不差。就算是五人中最憨憨的伏特加,对普通来说,那也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赤井秀一,降谷零,诸伏景光这三个人他倒还算放心,毕竟这三个人是守序阵营的,但伏特加和琴酒两个人,明决还真不敢让这两个人离开他的视线。


即便收缴了他们的武器,但可不代表他们没有武器就杀不了人了。


所以,定下规矩是很有必要的。


赤井秀一一只手揣在兜里,对于明决的这番话他没有什么意见,甚至这些个要求对他来说更有利,毕竟,他并不是什么喜欢违法乱纪的人。


他...

第二章 就地重回


明决说了一大堆,翻译过来就是一个意思,不能搞事情!

别看面前这五个家伙长的人模人样的,论起搞事情的能力来,每个都不差。就算是五人中最憨憨的伏特加,对普通来说,那也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赤井秀一,降谷零,诸伏景光这三个人他倒还算放心,毕竟这三个人是守序阵营的,但伏特加和琴酒两个人,明决还真不敢让这两个人离开他的视线。


即便收缴了他们的武器,但可不代表他们没有武器就杀不了人了。


所以,定下规矩是很有必要的。


赤井秀一一只手揣在兜里,对于明决的这番话他没有什么意见,甚至这些个要求对他来说更有利,毕竟,他并不是什么喜欢违法乱纪的人。


他的目光又回落到琴酒身上,表情没什么变化,“我没意见,就看某些人同不同意了。”


很明显,琴酒同意,那他们这几个人就能在这里待下去。


但他要是不同意的话,就只能请他走了。


琴酒没说话,也没什么表示,而是看向了另外两个人。他倒是没想到苏格兰也曾经来过这里。


伏特加倒是很想马上点头说好的好的,但大哥没说话他也就没说话,并且顺着大哥的目光望向了波本和苏格兰。


明明这里只有两个阵营的,但偏偏因为这两个人的态度,硬生生变成了三个阵营。


“我可是个相当守规矩的人呢。”波本将餐盘随手放到旁边的桌子上,眼睛弯弯,笑的灿烂,看上去格外无害。


琴酒的目光微眯了一下。

他记得波本曾经跟他说,明决将他在地下室里关了十天,他们关系不好,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关系不好,那么过来之后,首先应该关心的就是明决对他的敌意问题,而不是还有闲情在这看戏。


啧,就知道这家伙嘴里没几句真话。


“我觉得明决先生的要求很合理。”苏格兰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如此一来,就只剩琴酒和伏特加了。



琴酒看了伏特加一眼,伏特加心领神会:

“我和大哥也没意见。”


相比起琴酒,他跟明决的关系要好上不少,毕竟两人之间还有共同话题,能聊的起来。


毕竟就是明决把他带进了小说这个坑中,让他在追星之外又多了一样兴趣爱好。


至于大哥,指望他主动找人聊天,在梦里还差不多。


凭空多出了几天假期,这可太愉快了。

虽然有几个讨厌的人,但在小说面前,这无足轻重。

想到明决这里海量的小说,伏特加整个人异常兴奋。


他甚至想跟明决说:你能不能每个月都过一次生日?


“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就说定了。”明决心情异常之好,这几个家伙能和平相处的画面真是异常难见。

至于这几个人之中的暗流涌动,都在可控范围内。


既然邀请了他们五个人一起,那么对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肯定早有准备。


至于这几人在一起相处几天之后会不会产生什么感情,最后舍不得对对方下手?

那你可太小看这些人了!


这几个人每一个都有坚定的心智,什么熟了不忍心下手是不可能的!


而且,能不能熟还难说呢,越来越看不顺眼倒是更有可能......



“别站着了,坐吧。”明决从冰箱里拿出果盘,放到茶几上。


几人倒并没有如明决所说的那样坐下,而是各自打量起了环境。


琴酒上次来到明决这里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太久远了,久远到即便是这里的布置并没有什么变动,也没能引起他的丝毫情绪。


当然很有可能是他在这里没呆多久就被警察叔叔抓到了警局去了的缘故......


他打量了一下环境,然后跟大爷一样坐到了沙发上,并且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徒留黑色的里衣。


这边的季节跟那边的不一样,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虽然已经是半夜了,但门窗紧闭不通风,着实是有点热。


况且身上里的武器都没了,脱不脱也就无所谓了。


他的目光时不时落到房间里几个人身上,眸色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除了琴酒之外,其余几人皆是在房间里走动,查看着环境,对比记忆中的画面。

他们都曾经在这里呆过十天,记忆中的东西都没有太大的变动。


伏特加打开一间房门,这是他曾经睡过的房间。如同酒店客房一样,早已经没有了任何他曾经呆过的痕迹。


安室透拿起餐桌上的花瓶,这是他曾经逛街看到有大爷托着车在路边卖的时候买的,为了配这个花瓶,志保还曾经特意买了不少花。


只不过现在这个花瓶插了几根富贵竹,很明显明决没有买花的兴致。


赤井秀一打开阳台门走到阳台,他曾经来这里的时候受了伤,可以说十天全都是在养伤。

因为不能剧烈运动,加上是个病号,能干的事情不多,他那段时间没事就下楼遛弯,在公园看大爷大妈跳广场舞、练太极、下象棋、带孙子.......


可谓是比退休老大爷还要享受“退休”生活,就差端个保温碗,里面放上枸杞了。


此时从楼房的缝隙中看到那公园的一角,他的神色颇有些怀念。


诸伏景光则是走进了厨房,打开了冰箱。

他来的时候是和柯南那个小朋友一起过来的,他对烹饪很是擅长,自从两人尝过他的手艺之后,在柯南和明决的强烈要求下,他被迫主厨。


闲来无事,跟着美食博主做菜,倒是学会了不少菜式。

只不过现在的冰箱里几乎是空的,只有一些不知道啥时候买的鸡蛋和火腿肠以及半个用保鲜膜包起来的西瓜。


他将原来过来时拎着的菜一样一样放入冰箱中,冰箱里顿时满满当当。


他们不坐明决也懒得招呼,都不是第一次来了,除了琴酒之外,这些人对他这里都熟的很。


他将水果放好之后,走到了降谷零放在桌上的那个托盘面前,上面放着一块慕斯蛋糕,还有一杯咖啡,还有一份意面。


“安室,我想吃这个蛋糕。”


降谷零闻言转过头来,就见明决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端过来的那块蛋糕。


他唇角一勾,“吃呗,没毒。”


说着,他走了过来,端起了那杯咖啡,眉头微挑,看着明决的神色莫名有些危险:

“听说你上次去东京,所有人都见过了,就是没见我?”


明决瞪大眼睛,一脸冤枉。

什么叫做所有人都见了,就是没有见他,他是这种人吗?

遇不到能怪他吗?


“这能怪我吗?我哪知道你在哪!”明决理直气壮,“琴酒和伏特加是我在路边遇到的,赤井是自己找到我的,还有其他人也是我偶然遇到的!”


“嗯嗯嗯,都是偶然遇到的。”降谷零点头,但怎么看都不像是相信的样子。

不过他也就是开个玩笑,拉近一下距离,毕竟这么久没见了,难免生疏。


就在明决以为他要揪着这个事情不放的时候,降谷零话风一转:

“你那富贵竹养的真烂,根本和我的花瓶不搭......”

“呃......”明决一时卡壳,富贵竹还要养吗?他能想起来换水都很不错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