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苏武牧羊

589浏览    19参与
即使一蓑烟雨

苏武牧羊

作曲:田锡侯

作词:蒋荫棠

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 ,穷愁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心存汉社稷,旄落犹未还。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

夜坐塞上时有笳声,入耳痛心酸。转眼北风吹,雁群汉关飞。白发娘,望儿归,红妆守空帏,三更同入梦,两地谁梦谁?任海枯石烂,大节不稍亏,终教匈奴心惊胆碎,拱服汉德威。

[图片]

扩展资料:


歌曲内容取自古代历史故事:汉武帝时,中郎将苏武奉命出使匈奴被扣,因不屈于匈奴贵族的威胁利诱而受尽折磨,匈奴使其牧羊19年,历尽艰辛,终不辱节。此曲借用古代题材,寄托了当时人民反帝反封建的爱国主义精神。

歌词为长短句,分上、下阕,语言精炼,朴...

作曲:田锡侯

作词:蒋荫棠

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 ,穷愁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心存汉社稷,旄落犹未还。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

夜坐塞上时有笳声,入耳痛心酸。转眼北风吹,雁群汉关飞。白发娘,望儿归,红妆守空帏,三更同入梦,两地谁梦谁?任海枯石烂,大节不稍亏,终教匈奴心惊胆碎,拱服汉德威。

扩展资料:


歌曲内容取自古代历史故事:汉武帝时,中郎将苏武奉命出使匈奴被扣,因不屈于匈奴贵族的威胁利诱而受尽折磨,匈奴使其牧羊19年,历尽艰辛,终不辱节。此曲借用古代题材,寄托了当时人民反帝反封建的爱国主义精神。

歌词为长短句,分上、下阕,语言精炼,朴实生动,突出了爱国主义思想情感。除第一句引子外,上、下阕曲调相同。中间出现转调,强调了坚定诚挚的爱国决心。此曲以通俗的内容、流畅古朴的旋律,表达了深沉悲壮的思想感情。


《苏武牧羊》作者以及创作背景:


《苏武牧羊》词作者就是今盖州市矿洞沟镇玉石洞村紫气沟人蒋荫棠。《苏武牧羊》歌词大约写于1916年或1917年。


清末民初,国体更迭,内忧外患连年不断,执政者在外交上卑躬屈节,国人深感耻辱。当时,盖平县盛行演唱皮影戏。


皮影戏的大悲调慷慨激越,雄浑悲壮,与盖平师范中学师生忧国忧民、重振国威的志向产生共鸣,学生们时有吟唱。


音乐教员田锡侯听到这首曲子,非常喜欢,便把谱子记下来。但是,只有曲子还不能完全表达师生的情感,为曲子填上词,就成了师生们共同的渴求。

the one

苏武 v 两任妻子(匈奴与汉朝)

苏武的妻子目前知道的一共有两位,一位的在汉zhi朝的妻子,另一位是他在匈奴生活期间认识的异shu族人。两位的具体名字不得而知。

据记载,苏武在北海牧羊十年后,当时已经投降匈奴的李陵曾经来劝苏武,说:“我来的时候,听说你的妻子已经改嫁了。”苏武没想到妻子在自己被扣留的第二年就嫁给别人了,注:李陵是他到匈奴一年后被俘虏的。李陵还说苏武家中两个妹妹还在,一共两男一女三人,那一男应该是他的儿子。

有人对苏武妻子改嫁的原因进行了分析,第一,苏武的妻子听说了丈夫叛国的谣言,觉得作为他的妻子是一种耻辱,;第二,苏武走了一年多都没有消息,心已经死了;第三,苏武的妻子不甘...

苏武 v 两任妻子(匈奴与汉朝)

苏武的妻子目前知道的一共有两位,一位的在汉zhi朝的妻子,另一位是他在匈奴生活期间认识的异shu族人。两位的具体名字不得而知。

据记载,苏武在北海牧羊十年后,当时已经投降匈奴的李陵曾经来劝苏武,说:“我来的时候,听说你的妻子已经改嫁了。”苏武没想到妻子在自己被扣留的第二年就嫁给别人了,注:李陵是他到匈奴一年后被俘虏的。李陵还说苏武家中两个妹妹还在,一共两男一女三人,那一男应该是他的儿子。

有人对苏武妻子改嫁的原因进行了分析,第一,苏武的妻子听说了丈夫叛国的谣言,觉得作为他的妻子是一种耻辱,;第二,苏武走了一年多都没有消息,心已经死了;第三,苏武的妻子不甘寂寞,喜欢上了别人。

苏武的另一位妻子是在跟他一起共患难的胡妇,对于其为人及两人生活的点滴并没有详细的记录,也只有猴子自己去猜想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苏武跟她有一个儿子,名叫通国。班固曾经有简单提及,在苏武回朝后,汉宣帝问苏武在匈奴是否有孩子,苏武也交代了有,而且李陵也曾写信说他的儿子过得还好,不需要挂念。后来这个儿子被汉宣帝赎了回来,并做看官。

-----摘自网络


剧

持节牧羊北,日夜无绝期

渴饮冰融水,饥掘鼠洞食

出塞年且壮,归来鬓已华

持节牧羊北,日夜无绝期

渴饮冰融水,饥掘鼠洞食

出塞年且壮,归来鬓已华

兰因

衷情不诉-京剧【苏武牧羊】衍生

朱强窦晓璇像音像工程版本

ooc有

不适请↖


正文————


我是胡阿云


勉强糊住的窗到底还是没能抵挡得住一夜北风,跟着熹微晨光一同钻进帐篷的还有彻骨寒凉。


北海朔风比我想象中还要冷一些


四更闹过一回的通国孩儿此刻还在沉睡,床边窸窸窣窣的一阵声响——原是有意掩盖了的


前几日我嘲笑他每日唉声叹气,叫人看了难受。这几日里他便有意在我面前隐去了那些做派——也是让人奇怪,他在我面前那些做派让我看了难受,此刻他有意遮掩,我看了反而越发难受了


这几日李叔叔总往家里跑,我那相公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了。那日我抱着通国站在门口,从海面上呼啸而来的朔风扑了满面,我不觉得冷,通国一...

朱强窦晓璇像音像工程版本

ooc有

不适请↖


正文————


我是胡阿云


勉强糊住的窗到底还是没能抵挡得住一夜北风,跟着熹微晨光一同钻进帐篷的还有彻骨寒凉。


北海朔风比我想象中还要冷一些


四更闹过一回的通国孩儿此刻还在沉睡,床边窸窸窣窣的一阵声响——原是有意掩盖了的


前几日我嘲笑他每日唉声叹气,叫人看了难受。这几日里他便有意在我面前隐去了那些做派——也是让人奇怪,他在我面前那些做派让我看了难受,此刻他有意遮掩,我看了反而越发难受了


这几日李叔叔总往家里跑,我那相公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了。那日我抱着通国站在门口,从海面上呼啸而来的朔风扑了满面,我不觉得冷,通国一双眼睛滴溜溜地来回转动几回,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那天李叔叔走前深深看了我一眼,再深深看了一眼我怀中的通国。


严冬将至,北海上笼着一层迷迷蒙蒙的黑云,我说天气不好,叫他这几日不要出门,羊就放在圈里养着。不曾想我那迂腐固执的相公这会竟答应了。


机会难得,我一早将通国儿塞给他叫他哄儿子,自己提着竹篮出门去洗布。

回来的时候,还没走到门口,便听到了我那通国孩儿的哭闹声,还有那沙哑的一把老嗓子:你可真是个倔的没边的……


还不是随你。

我接过通国,啐他一口。


可谁让我喜欢这倔得没边的老帮子呢


后来我要死了,在他怀里一点点把血流尽的时候,我就想,我怎么就喜欢这么个倔得没边的老帮子呢


脖子上涌出的血把他洗得发白、还打着几个布丁的粗布衣裳浸透了大半,我已经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也听不见他跟李叔叔说了什么,我只是摸到了从门外吹进来的干冷朔风……


他是个南方人,那南方的风,会是暖暖湿湿的,闻着都是香的,不像北海


想来那南方的女子,也一定是娇娇软软的,也不像我……


一缕风从手间滑过


有什么掉在我脸上,湿热的


————————————————分割

【苏武牧羊】大结局真的是看得我意难平,阿云越好,我就越发觉得不值得,唉:-(


为什么这样写呢……其实我真的觉得,苏武可能也不是非带她回国不可,明知狼主曾要封她贵妃还放心让李陵照拂…李陵一个降臣又能左右多少呢。两年里阿云是掏心掏肺,可苏武心里,阿云只是阿云而已


我蓝瘦,抱走傻阿云


iwi
苏武牧羊厚涂 铅笔笔刷 半次元...

苏武牧羊
厚涂  铅笔笔刷 
半次元账号万里x龙

——鸿雁南国去  可寄牧羊郎
      长城定千土  还放孤魂归

武字子卿,少以父任,兄弟并为郎,稍迁至栘中厩监。时汉连伐胡,数通使相窥观。匈奴留汉使郭吉、路充国等前后十余辈,匈奴使来,汉亦留之以相当。
  天汉元年,且鞮侯单于初立,恐汉袭之,乃曰:“汉天子我丈人行也。”尽归汉使路充国等。武帝嘉其义,乃遣武以中郎将使持节送匈奴使留在汉者,因厚赂单于,答其善意。
  武与副中郎将张胜及假吏常惠等募士斥候百余人俱。既至匈奴,置币遗单于;单于益骄,非汉所望也。
  ...

苏武牧羊
厚涂  铅笔笔刷 
半次元账号万里x龙

——鸿雁南国去  可寄牧羊郎
      长城定千土  还放孤魂归

武字子卿,少以父任,兄弟并为郎,稍迁至栘中厩监。时汉连伐胡,数通使相窥观。匈奴留汉使郭吉、路充国等前后十余辈,匈奴使来,汉亦留之以相当。
  天汉元年,且鞮侯单于初立,恐汉袭之,乃曰:“汉天子我丈人行也。”尽归汉使路充国等。武帝嘉其义,乃遣武以中郎将使持节送匈奴使留在汉者,因厚赂单于,答其善意。
  武与副中郎将张胜及假吏常惠等募士斥候百余人俱。既至匈奴,置币遗单于;单于益骄,非汉所望也。
  方欲发使送武等,会缑王与长水虞常等谋反匈奴中。缑王者,昆邪王姊子也,与昆邪王俱降汉,后随浞野侯没胡中,及卫律所将降者,阴相与谋,劫单于母阏氏归汉。会武等至匈奴。虞常在汉时,素与副张胜相知,私候胜曰:“闻汉天子甚怨卫律,常能为汉伏弩射杀之,吾母与弟在汉,幸蒙其赏赐。”张胜许之,以货物与常。
  后月余,单于出猎,独阏氏子弟在。虞常等七十余人欲发,其一人夜亡告之。单于子弟发兵与战,缑王等皆死,虞常生得。单于使卫律治其事。张胜闻之,恐前语发,以状语武。武曰:“事如此,此必及我,见犯乃死,重负国!”欲自杀,胜惠共止之。虞常果引张胜。单于怒,召诸贵人议,欲杀汉使者。左伊秩訾曰:“即谋单于,何以复加?宜皆降之。”单于使卫律召武受辞。武谓惠等:“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汉?”引佩刀自刺。卫律惊,自抱持武。驰召医,凿地为坎,置煴火,覆武其上,蹈其背,以出血。武气绝,半日复息。惠等哭,舆归营。单于壮其节,朝夕遣人候问武,而收系张胜。
  武益愈。单于使使晓武,会论虞常,欲因此时降武。剑斩虞常已,律曰:“汉使张胜谋杀单于近臣,当死;单于募降者,赦罪。”举剑欲击之,胜请降。律谓武曰:“副有罪,当相坐。”武曰:“本无谋,又非亲属,何谓相坐?”复举剑拟之,武不动。律曰:“苏君,律前负汉归匈奴,幸蒙大恩,赐号称王,拥众数万,马畜弥山,富贵如此。苏君今日降,明日复然。空以身膏草野,谁复知之?”武不应。律曰:“君因我降,与君为兄弟;今不听吾计,后虽复欲见我,尚可得乎?”
  武骂律曰:“汝为人臣子,不顾恩义,畔主背亲,为降虏于蛮夷,何以汝为见?且单于信汝,使决人死生,不平心持正,反欲斗两主观祸败。南越杀汉使者,屠为九郡;宛王杀汉使者,头县北阙;朝鲜杀汉使者,即时诛灭。独匈奴未耳。若知我不降明,欲令两国相攻,匈奴之祸,从我始矣!”律知武终不可胁,白单于。单于愈益欲降之。乃幽武置大窖中,绝不饮食。天雨雪。武卧,啮雪与旃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羝乳,乃得归。别其官属常惠等,各置他所。
  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去屮实而食之。仗汉节牧羊,卧起操持,节旄尽落。积五、六年,单于弟于靬王弋射海上。武能网纺缴,檠弓弩,于靬王爱之,给其衣食。三岁余,王病,赐武马畜、服匿、穹庐。王死后,人众徙去。其冬,丁令盗武牛羊,武复穷厄。
  初,武与李陵俱为侍中。武使匈奴明年,陵降,不敢求武。久之,单于使陵至海上,为武置酒设乐。因谓武曰:“单于闻陵与子卿素厚,故使陵来说足下,虚心欲相待。终不得归汉,空自苦亡人之地,信义安所见乎?前长君为奉车,从至雍棫阳宫,扶辇下除,触柱,折辕,劾大不敬,伏剑自刎,赐钱二百万以葬。孺卿从祠河东後土,宦骑与黄门驸马争船,推堕驸马河中,溺死,宦骑亡。诏使孺卿逐捕。不得,惶恐饮药而死。来时太夫人已不幸,陵送葬至阳陵。子卿妇年少,闻已更嫁矣。独有女弟二人,两女一男,今复十余年,存亡不可知。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陵始降时,忽忽如狂,自痛负汉;加以老母系保宫。子卿不欲降,何以过陵?且陛下春秋高,法令亡常,大臣亡罪夷灭者数十家,安危不可知。子卿尚复谁为乎?愿听陵计,勿复有云!”
  武曰:“武父子亡功德,皆为陛下所成就,位列将,爵通侯,兄弟亲近,常愿肝脑涂地。今得杀身自效,虽蒙斧钺汤镬,诚甘乐之。臣事君,犹子事父也。子为父死,亡所恨,愿无复再言。”
  陵与武饮数日,复曰:“子卿,壹听陵言。”武曰:“自分已死久矣!王必欲降武,请毕今日之欢,效死于前!”陵见其至诚,喟然叹曰:“嗟呼!义士!陵与卫律之罪上通于天!”因泣下沾衿,与武决去。陵恶自赐武,使其妻赐武牛羊数十头。
  后陵复至北海上,语武:“区脱捕得云中生口,言太守以下吏民皆白服,曰:‘上崩。’”武闻之,南乡号哭,欧血,旦夕临。
  数月,昭帝即位。数年,匈奴与汉和亲。汉求武等。匈奴诡言武死。后汉使复至匈奴。常惠请其守者与俱,得夜见汉使,具自陈道。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使者大喜,如惠语以让单于。单于视左右而惊,谢汉使曰:“武等实在。”于是李陵置酒贺武曰:“今足下还归,扬名于匈奴,功显于汉室,虽古竹帛所载,丹青所画,何以过子卿!陵虽驽怯,令汉且贳陵罪,全其老母,使得奋大辱之积志,庶几乎曹柯之盟。此陵宿昔之所不忘也!收族陵家,为世大戮,陵尚复何顾乎?已矣!令子卿知吾心耳!异域之人,壹别长绝!”陵起舞,歌曰:“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将兮奋匈奴。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聩,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陵泣下数行,因与武决。单于召会武官属,前以降及物故,凡随武还者九人。
  武以始元六年春至京师,诏武奉一太牢谒武帝园庙,拜为典属国,秩中二千石,赐钱二百万,公田二顷,宅一区。常惠徐圣赵终根皆拜为中郎,赐帛各二百匹。其余六人,老归家,赐钱人十万,复终身。常惠后至右将军,封列侯,自有传。武留匈奴凡十九岁,始以强壮出,及还,须发尽白。

·洗朱

【苏武】把盏白首相离时


偶然翻空间发现了一篇没有写完的文。2014年6月学《苏武传》时的一点脑洞。现下终于完成了。总的来说当时文笔较现在更浓丽,有些偏甄嬛体。前后文字方面可能有些出入。
这是一个神奇的脑洞。那时我正喜欢一个人,苦于现实不能表白,心下甜蜜凄苦。与苏妻相当。

灵感来自苏武《留别妻》。

望笑纳。

(注:古代男子多称妻子为“卿卿”,“阿卿”,文中此类并非苏妻闺名)

by 洗朱

留别妻
汉 · 苏武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一.嬿婉时

初见你是洞房...


偶然翻空间发现了一篇没有写完的文。2014年6月学《苏武传》时的一点脑洞。现下终于完成了。总的来说当时文笔较现在更浓丽,有些偏甄嬛体。前后文字方面可能有些出入。
这是一个神奇的脑洞。那时我正喜欢一个人,苦于现实不能表白,心下甜蜜凄苦。与苏妻相当。

灵感来自苏武《留别妻》。

望笑纳。

(注:古代男子多称妻子为“卿卿”,“阿卿”,文中此类并非苏妻闺名)


by 洗朱



留别妻
汉 · 苏武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一.嬿婉时

初见你是洞房花烛。

脚步声近,喜帕遮掩下,我看到你绣着苍苍翠竹的衣袖。

人言曰,苏家小儿卓绝不凡。

眼前忽然明亮,我抬头,便对上你星辰大海一般的眼,漆黑如夜空,闪着明亮光辉。英俊面庞轮廓分明,唇边噙着三分笑意。

“阿卿。”你这样唤我,深沉的音线泛着喜悦。

你执着我的手,将二束青丝编为一股,郑重藏入锦盒。

那时的我,溺毙在你满眼温柔的笑意中,以为有这一眼,便能厮守万年。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二.征远路

“明日......”言辞闪烁间你眉间终于落下一抹定色。“明日我便要出发。”

相顾无言。时间在空气中艰难流淌,桌上一盏荧然烛灯明明灭灭。

三月前圣上下旨,令你出使匈奴。明日,便将启程。

沉默,只是沉默。今夜注定无眠。

突然哭声大振,怀里乳儿哭闹不止。我拍着襁褓,一下一下,一下一下,任凭眼泪颗颗砸在衣袖上,开出朵朵繁花,盛放出无法言喻的悲伤。

“阿卿。”耳边响起一声沉痛的呼唤,你看着我,看着孩子,欲言又止。眼底写满了痛意。“我这一生,不可能只有儿女情长。”

子卿,那时的你意气风发,满心满眼的蓬勃朝气,立志报效卫国平定边境。每每你与我谈及此事,眼中像亮了一颗星,璀璨的光芒照亮前路。

你面色凝重,”苏武生为汉人,为国献躯,永世无悔,万死不辞。“

灯火跃动下你神情坚定。我拉过你的手,望向你眼底“万死不辞,永世无悔。”

你离去的那个清晨,北风孤凉,雪花漫天。你持着汉节,走在队伍的最前方。一步一步踏上征程,再没回头。那沉毅坚定的背影却在我心中留了一辈子。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三.生别离

北风凛冽,无情撕破已经泛黄的薄薄窗纸。怔然间,竟有两三朵雪花飘入。旋转飘舞,须臾便散落了。

正如我的生命,似这温室之雪,风中之烛,只消些微的动作,便可被从这世间抹去曾存在的痕迹。

“孩儿,若是你的父亲回来,便告诉他,为娘是改嫁了。”

你离去时,他还是个咿呀乳儿,如今已然长大成人。我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抚了抚他的头。

子卿,我已将我们的孩子好好养大,你莫要挂念。就当作,我也过的很好。

神识倏地轻盈。看着床榻上鬓发黯涩,面容苍白,曾经鲜润的唇不再有一点血色的那具肉身,我突然回过神来。

我这是,死了。

屋外朔风阵阵,裹着絮一样的雪花。恣意张扬纷纷洒洒,轰轰烈烈掩埋世间万物。一霎时寂静无声。

今年的雪尤其大,与和你相别的那年一般无二。子卿,十九年前朔雪纷纷,你别我而去。

你没与我说等你回来,可你那颤抖的湿润的,写满了离殇的眼神,怎么不是企盼着,我能够等你回来?

我等。日头东升西落,月儿乍圆还缺,夏雷阵阵冬日雨雪,六千九百三十五个日夜,我等,我一直在等你,子卿。

可如今我不能再与你于生时相见了。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四.长相思

下雨了。自瓦檐滴落的雨水打湿了你的衣衫。

我在这里徘徊的第三年,你回来了。须发皆白,神情憔悴,原本明亮的眼失去了飞扬的神采。唯一不变的,是那柄紧握在手中的汉节,上头的描金大字即使在一派昏暗中也依然熠熠生光。

我多想到你身边,抚平你面上的皱纹,掸去你衣上的风霜。可我不能,如今我只是心中怀着深沉执念不肯离去的,踯躅于天地间的一缕孤魂。

我随着你穿过熟悉的街巷,看你推开陈旧的木门。在院中我们一起植的桃树旁停下。秋日萧索,一人高的桃树花叶全无,只有淋了雨的几条枝干黑漆漆的,兀自横斜。

“我回来了,卿卿。”

在那虎狼之地十九年,任小人百般刁难陷害,你从未流过一滴眼泪。可如今为何,子卿,你笑中带泪?

你缓缓俯身,徒手挖出了埋在树下的一坛陈酒。大红的绸带早就褪了颜色,曾深深刻在坛上的两行小字也被泥土沾染,无法辨出原本的模样。

之子于归,宜其世家。


这是我嫁与你的第二日,你我共同埋下的美酒并许下的美好期盼。


一碗又一碗,你渐渐醉了,伏在桌上低低呢喃。

“卿卿啊......我回来了。”

“可你为何,弃我而去呢......”

心口钝痛,我以为我还可以拂袖拭泪,可我怎么忘了,鬼魂并无泪水。

长久的等待与无果的期盼耗干了我的泪,我的心血,甚至我的生命。可我从未忘记你。

终此一生,我未负你。

我终是等到你了。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史载:

武字子卿,少以父任,兄弟並为郎,稍迁至栘中厩监。时汉连伐胡,数通使相窥观。匈奴留汉使郭吉、路充国等前后十余辈。匈奴使来,汉亦留之以相当。

武留匈奴凡十九岁。始以强壮出,及还,须发尽白。


🔚

荻里予

串剧风云

5.[明家日常~]
明台:[得意+100]我会用枪而且百步穿杨~
[林殊:excuse me?]
明楼: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
明台:[得意+80]我会骑马而且什么马都好上手!
[林殊:excuse me?]
明楼: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
明台:[得意+60]我日语溜溜的!
明楼: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
[围观吃瓜群众:对口型就知道你说的是中文
日文配音:555谢火眼金睛!!!]
明台:[得意+40]我可是港大高材生!
明楼: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
[静妃:夭寿啦,有没有搞错呀?!这退学通知书是怎么回事啊???!!!小报上说苏先生花天酒地又是怎么回事呀???!!!
萧...

5.[明家日常~]
明台:[得意+100]我会用枪而且百步穿杨~
[林殊:excuse me?]
明楼: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
明台:[得意+80]我会骑马而且什么马都好上手!
[林殊:excuse me?]
明楼: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
明台:[得意+60]我日语溜溜的!
明楼: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
[围观吃瓜群众:对口型就知道你说的是中文
日文配音:555谢火眼金睛!!!]
明台:[得意+40]我可是港大高材生!
明楼: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
[静妃:夭寿啦,有没有搞错呀?!这退学通知书是怎么回事啊???!!!小报上说苏先生花天酒地又是怎么回事呀???!!!
萧景宣:[找存在感.jpg]哼,梅长苏,你也有今天!!!]
明台:[得意+20]我,我是毒蜂的得意门生!
明楼: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
[谢玉&王天风:我的坟头草已有一丈高……]
明台:[得意+0]是我做掉了梁仲春的小舅子!
明楼: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
[明诚:梁太太,对于令弟一事,我深表同情~~~
梁太太:excuse me?
梁仲春:夭寿啦!后院起火了!!!]
明台:[得意+?]是我毙了汪老头,是我报了两家的大仇!!!
[明家全体起立,鼓掌!!!]
明楼:然而——你拉丁语不及格。
明台:……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
[秦般若&汪曼春:我去!前面说坟头草一丈高的憋走!!!]
明台:宝宝不能忍啦!静姨求罩5555
大姐:蔺少合鸟主,行啦行啦适可而止罢!
明楼:好,我听大姐的!
明台:不能就这么算了啊不就拉丁语不及格嘛我承认就是了想当年梅长苏怎么可能栽在这种地方啊但是我的心里阴影面积你要补偿我的啊我不管我要听蔺晨唱戏不要唱淮河营我要听苏武牧羊没错就是苏武牧羊还有萧景琰你刚才也笑我了你一块儿去拉二胡去!!!
[蔺晨:[噌地飞上台]嘿!那鄙人就不客气啦!
萧景琰:[脸一红]那么,给诸位献丑了。
梅长苏:……
萧景琰:诶,没办法,伦家纵横古今都如此吃香~~~
红袖招&妙音坊众迷妹:嘤嘤嘤,楼诚大法好!]

——————————————————————————
我只想说小少爷的拉丁语真的有那么差吗哈哈哈

大饼突然

专门去听了遍苏武牧羊

大哥的配音唱得真好~

专门去听了遍苏武牧羊

大哥的配音唱得真好~

tvuntv

忆秦娥·箫奏《苏武牧羊》悲鸣曲

忆秦娥·箫奏《苏武牧羊》悲鸣曲


箫声咽,

羊奴梦断关山月。

关山月,

几番风骤?

几番飘雪?


寒潮呼啸贫窟夜,

箫哭泪雨谁人解?

谁人解?

诸葛草舍,

哪年能别?

2014-12-17


忆秦娥·箫奏《苏武牧羊》悲鸣曲

 

 

箫声咽,

羊奴梦断关山月。

关山月,

几番风骤?

几番飘雪?

 

寒潮呼啸贫窟夜,

箫哭泪雨谁人解?

谁人解?

诸葛草舍,

哪年能别?

2014-12-17

 

Cindy跑的快
  1. 大宋、帝都、繁华似天堂国度、这一天。。。
  2. 傍晚、血色残阳渐隐、奉召入宫觐见。。。
  3. 苏武、赐天子之威、出使西域。。。
  4. 翌日启程、今夜、独望汴京。。。
  5. 都城门前、暂别、未想此去竟。。。
  6. 漫漫长路、大漠、孤烟、残阳。。。
  7. 西域蛮夷、竟不愿偏安一隅。。。
  8. 对撞。。。
  9. 强龙不敌三寸地蛇。。。
  10. 十九之数、复还。。。

【 苏武牧羊 】

 文/赵鹏飞

 (一)

 北海绝地,孤身、破袍、旧杖

 餐风、饮露、泣雪,放牧着一群公羊

 等待着未来的某一天,新生的诞生

 漫长的等待中,蕴藏的是一颗多么坚忍的心啊!

 一如海贝那柔软的躯体里蕴养的那一颗璀璨的明珠

 时间的流沙被北海的风吹散了,那一颗亘古不变的赤诚爱国心,嚎于天,嚎于地,嚎于那一群陪伴他听风、听雨,却又给他带来遥遥无期的明天的羊

 在天地间吟唱、飘荡、流转千年


(二)

 十九年前,出发;十九年后,归来...

【 苏武牧羊 】

 文/赵鹏飞

 (一)

 北海绝地,孤身、破袍、旧杖

 餐风、饮露、泣雪,放牧着一群公羊

 等待着未来的某一天,新生的诞生

 漫长的等待中,蕴藏的是一颗多么坚忍的心啊!

 一如海贝那柔软的躯体里蕴养的那一颗璀璨的明珠

 时间的流沙被北海的风吹散了,那一颗亘古不变的赤诚爱国心,嚎于天,嚎于地,嚎于那一群陪伴他听风、听雨,却又给他带来遥遥无期的明天的羊

 在天地间吟唱、飘荡、流转千年

 

(二)

 十九年前,出发;十九年后,归来。

 一来一回之间,苏武把人生中最该万丈光芒的岁月流放到了荒芜的北海绝地。一个人、一群羊,放牧着对国家、对国君的赤诚之心。

 谁说苏武愚笨,宁可吞咽十九年的北海的清苦,也不愿纵享唾手可得的荣华,他不愚也不笨,不然如何能在朝堂之上谋取高位?

 谁说苏武荒废年华,十九年只守着不会生仔的公羊,他可没有荒废年华,不然代表国君出使的机会难道从天而降?

 十九年,苏武未取得任何成功,他做的仅仅只是坚守住了一种精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