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苏浙

26.9万浏览    765参与
冻干一水

p2翻译p3一时兴起(神经病)

原曲:点这里 

p2翻译p3一时兴起(神经病)

原曲:点这里 

缘少

瓷变小了怎么办(番外3)

私设预警


                           【种花家】...


私设预警



                           【种花家】


                                 2:50


  [瓷爹]:小可爱们,醒了没有。


  [繁忙的京爷]:大哥,不求别的。正常点。


  [本土苏联]:京哥,衣服到你们门卫了记得去拿一下。大哥有事儿吗?


  [瓷爹]:小苏啊,早点睡觉。晚睡对肾不好,你刚刚和浙那啥,早点睡没你事儿。


  (瓷爹只有对自家人的时候才露出他的另一面,反差很大的另一面)


  [瓷爹]:@我的老家在东北,起来,有任务了。@客官来听相声


  [客官来听相声]:黑哥,地点是核弹镇欠揍小区的748车库。


  [我的老家在东北]:俺晓得了。多谢。


     

                                   3:00


  [我的老家在东北]:〔自拍〕帅吧!


  (自拍里面的黑一身八路军装扮,手里拿着一把步枪,腰间别着一个唢呐)


  [我的老家在东北]:老莫那大兄弟告诉俺了,是r帝,可恶的小r子,你爷爷来了。


  [繁忙的京爷]:记得别打死了,不然国际上不好交代。




                              6:56


  [两湖两广的湖]:早啊!


  [我家的蟑螂很小]:早。


  [兰州拉面发源地]:黑哥呢?


  [活捉一只辽宁]:回来了,在睡觉。


  [东北三省的辽]:我给黑哥的砖头碎成了沫……


  [活捉一只辽宁]:行了行了,回去再给你买几个。


  [悠闲的小沪]:哦,好宠!(๑>؂<๑)


  [活捉一只辽宁]:……我是下面那个,懂?


  [豫菜好吃]:秒懂!


  [繁忙的京爷]:……


  [瓷爹]:你们有事吗?


  [桂是自治区]:啥?


  [瓷爹]:没事做?来来,给我研究解药。


  [瓷爹]:不接受反驳。


  


  

                          




                         

空青

【苏浙】相册故事(番外1)

普设,普设,普设

不喜左上,我流省拟,小学生文笔

部分预警见置顶


江苏:苏云竹

浙江:浙江冉

安徽:皖风柏

上海:沪向松


番外1    约会与刷题的关系


  要问同班同学对这两位最大的印象,那就是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的学习之魂。

  “我至今没明白,为什么有人能刷完整整一套自高一到高考的五三,还是全科?!”来自他们俩的前桌的崩溃呐喊。

  

  夜晚最应该做什么?

  你问现在的他们也许能给出很多答案,但要问那时候的他们。

  “刷题啊。”

  “当然是刷题了。”

  苏云竹和浙江冉会一脸疑惑地看着你,说着非常理所应...

普设,普设,普设

不喜左上,我流省拟,小学生文笔

部分预警见置顶


江苏:苏云竹

浙江:浙江冉

安徽:皖风柏

上海:沪向松


番外1    约会与刷题的关系


  要问同班同学对这两位最大的印象,那就是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的学习之魂。

  “我至今没明白,为什么有人能刷完整整一套自高一到高考的五三,还是全科?!”来自他们俩的前桌的崩溃呐喊。

  

  夜晚最应该做什么?

  你问现在的他们也许能给出很多答案,但要问那时候的他们。

  “刷题啊。”

  “当然是刷题了。”

  苏云竹和浙江冉会一脸疑惑地看着你,说着非常理所应当却让你毛骨悚然的话。

  好吧,夸张了。

  

  “但是你要知道,对于一个一心摆烂的学渣兼单身狗来说,他们这话真的很伤人。”皖风柏如是说道。

  沪向松频频点头:“可不是,我一废物坐在他们的辐射圈,都不敢不学。”

  “我亲爱的哥哥与弟弟,如果你们俩成绩稍稍差上那么一些,这句话的可信度会高上那么一些。”苏云竹指指前者的语文后者的英语,那个一骑绝尘的成绩,是多少人心中的梦。

  

  不过,刷题也是有很大不同的。

  两人在一起前,苏云竹偶尔写完了会偷偷看一眼浙江冉。

  浙江冉专注于手上的数学题,笔尖在纸上飞驰,目随墨移,对身边人的目光浑然不觉。

  有时候恰好抬头对上了,两人默契地故作镇定地摊开手中的题。至于心跳有多快,脑袋里在想些什么,怕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而确认关系后,浙江冉一度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错误的,是不是应该高考完再答应?

  哦,这个时候的他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曾经打算告白,只是恰好被苏云竹抢先了这件事。

  

  苏云竹刷题速度比他略快一筹,每次写完就朝他这蹭。虽说也不说话打扰他吧,但他总会因为这人搂着他的手分神,导致数学错那么一两个数字。

  这时候安安静静的人看着他慌里慌张地改数字,就会在他耳边笑。本就尴尬的浙江冉此刻更是耳根烧红,完全没有什么威慑力地瞪了身后人一眼:“松手,你打扰我学习了。”

  

  苏云竹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趴在桌上,指尖压住他的那本习题,一双眼睛含上了些许名为委屈的情绪:“我还比不过它吗,阿浙?”

  好家伙,这能比吗?!但偏生浙江冉对苏云竹这招毫无招架力,只能捏了一把那人的脸,骂了声幼稚,放任那人又黏上了自己。

  

  哦,我亲爱的哥哥,以及我敬爱的后桌,你们是否还记得,这是四人宿舍?沪向松面无表情地看了眼他们俩,苏云竹身后的狐狸尾巴简直不要太明显,浙江冉却对此恍若无睹。

  这就是恋爱中的小情侣吗?





@云雀 紧急短打,夜光刷题册不可能,但是熬夜刷题还是可行的(bushi)



感谢阅读

与兮与心(墨心墨兮)
*苏浙 避雷 交党费 是张阿浙...

*苏浙 避雷

交党费 是张阿浙的图片 有苏成分


我们这冷起来了 明明是五月天⊙︿⊙

*苏浙 避雷

交党费 是张阿浙的图片 有苏成分


我们这冷起来了 明明是五月天⊙︿⊙

言鸽子

撒狗粮这件事

产粮了哈哈…


[沪]:呜呜呜,谁来救救我🆘

[皖]:沪沪咋了?

[沪]:浙哥和苏哥在我面前撒狗粮呜呜呜

[浙]:才没有好吧!

[沪]:都亲上了,还没有,浙哥是不是玩不起

[蓉]:沪,方便拍下来吗

[沪]:图片私信发过去了昂

[苏]:给你五块钱,删掉

[沪]:你觉得我是五块钱就能收买的吗?

[苏]:十块钱

[沪]:成交

[浙]:阿沪,别调皮,删了

[沪]:浙哥~难得啊,难得你们肯公然秀了

[皖]:其实你俩500年前就在一起了吧?

[沪]:我能证明!那天祂们还拉我去吃狗粮!

[蓉]:好的,这边重庆记者为您播报〔川靠在渝怀里,渝在看书.jpg.〕...

产粮了哈哈…






[沪]:呜呜呜,谁来救救我🆘

[皖]:沪沪咋了?

[沪]:浙哥和苏哥在我面前撒狗粮呜呜呜

[浙]:才没有好吧!

[沪]:都亲上了,还没有,浙哥是不是玩不起

[蓉]:沪,方便拍下来吗

[沪]:图片私信发过去了昂

[苏]:给你五块钱,删掉

[沪]:你觉得我是五块钱就能收买的吗?

[苏]:十块钱

[沪]:成交

[浙]:阿沪,别调皮,删了

[沪]:浙哥~难得啊,难得你们肯公然秀了

[皖]:其实你俩500年前就在一起了吧?

[沪]:我能证明!那天祂们还拉我去吃狗粮!

[蓉]:好的,这边重庆记者为您播报〔川靠在渝怀里,渝在看书.jpg.〕

[赣]:玩这么刺激的吗?

[沪]:〔浙亲苏.jpg.〕

[粤]:沪沪big胆

[鲁]:胆big妄为啊

[湾]:我铐,这也太刑了吧,真是可狱而不可囚啊,枷油吧,斩新身活就在阎前,号日子要来了

[沪]:想啥呢,浙哥和苏哥没那么凶

[湾]:我不是很相信哈哈

[渝]:聊什么呢?

[蓉]:渝哥,你和川哥在一起了没?

[渝]:嗯…在一起了

[陇]:〔哦!!!.jpg.〕

[粤]:谁提的?我八卦一下

[渝]:川哥

[粤]:我一直以为,川哥这种文文静静的不会表白

[闽]:粤,你会表白不?

[粤]:难道不应该想是川渝还是渝川吗?

[渝]:渝川谢谢,川哥同意了

[闽]:苏浙还是浙苏?

[浙]:苏浙…

为瓷🇨🇳左和英🇬🇧右人沏茶[   ⃒⃘⃤]

[省拟‖苏浙] “我爱你,在你不知道的很久之前”

先看预警!严重流水账!字数比较多观看需要一定的耐心!(即便在遥远的重庆我也要把江浙人创飞)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先看预警!严重流水账!字数比较多观看需要一定的耐心!(即便在遥远的重庆我也要把江浙人创飞)



         







  


帅哥
是向@选择性脱敏 菜老师约的苏...

是向@选择性脱敏 菜老师约的苏浙,wwwwww他们两个好真我好爱

是向@选择性脱敏 菜老师约的苏浙,wwwwww他们两个好真我好爱

一只TT
吸吸苏哥和浙哥的福气(✧∇✧)

吸吸苏哥和浙哥的福气(✧∇✧)

吸吸苏哥和浙哥的福气(✧∇✧)

言鸽子

磕cp这件事

老福特你再屏我就不干了!

以后被屏的文我塞彩蛋里了

rnm的,tm有本事自己写去


[浙]:沪沪,我想你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沪]:啊哈哈哈哈,这不是让你们小情侣培养感情嘛

[滇]:发生啥了?我八卦八卦

[苏]:沪把我和浙锁一个房间了…还是反锁

[皖]:我亲眼所见,甚至还想笑

[闽]:豁,真好玩~〔看戏.jpg.〕

[陇]:我听到川哥的怒吼了

[粤]:我离的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闽]:你放屁,咱明明是住一个房子的!

[粤]:陇快点说说发生啥了

[渝]:蓉把我和川哥反锁在一个房间了

[浙]:好巧哦

[蓉]:沪沪~咱俩都磕cp......

老福特你再屏我就不干了!

以后被屏的文我塞彩蛋里了

rnm的,tm有本事自己写去











[浙]:沪沪,我想你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沪]:啊哈哈哈哈,这不是让你们小情侣培养感情嘛

[滇]:发生啥了?我八卦八卦

[苏]:沪把我和浙锁一个房间了…还是反锁

[皖]:我亲眼所见,甚至还想笑

[闽]:豁,真好玩~〔看戏.jpg.〕

[陇]:我听到川哥的怒吼了

[粤]:我离的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闽]:你放屁,咱明明是住一个房子的!

[粤]:陇快点说说发生啥了

[渝]:蓉把我和川哥反锁在一个房间了

[浙]:好巧哦

[蓉]:沪沪~咱俩都磕cp嘛~

[沪]:达成共识

[浙]:沪,我谢谢你了

[沪]:成了?

[浙]:nm,我大早上的饭都没吃!!

[沪]:呜呜呜呜呜呜〔放声大哭.jpg.〕

[苏]:这么说,我也饿了…

[粤]:要不你俩翻窗出去吧,我记得那个房间有窗户

[川]:蓉蓉!开门!我已经出去了!

[渝]:豁,悲惨的蓉蓉

[蓉]:哥,你那么温柔,一定不会说我的对吧?

[川]:「下不为例(语音」

[沪]:浙哥~

[浙]:我不会说你,也不会打你,阿苏就不一定了

[沪]:苏哥~

[苏]:我一般口头教育,你放心好了

[新]:自治区们,戏好看吗?

[藏]:好看的很,好看的很

[内蒙古]:???

[宁]:什?蒙哥没跟上吗?

[内蒙古]:好家伙,被新的一句问懵了

[桂]:你们还记得我也是自治区吗?

[青]:还有人以为我这有海吗??

[黑]:怎么可能没有

[辽]:我有海!

[吉]:东三就你有海

[湘]:看戏就好

[赣]:cp成了没?

[冀]:没,赣,你咋第一句就说这话?

[京]:忙完没就搁这儿聊

[津]:京哥,别说这话

[秦]:累了,毁灭吧

[晋]:毁个屁的灭

[鲁]:潜水太久了,改冒泡了同志们

[鄂]:还让不让人潜水了!

[琼]:我好像睡觉呜呜呜呜呜呜

[湾]:琼,几点了,别睡了

[澳]:祂已经睡了

[港]:我能证明!

缘少

瓷变小了怎么办(番外2)

私设预警


有省出没


                            【 种花家 】...


私设预警


有省出没



                            【 种花家 】


                                 21:53


  [繁忙的京爷]:我在联合国,但我很懵,大哥周围有八个意识体。


  [隐形的省]:八个?


  [悠闲的小沪]:〔照片〕(苏,南,美,俄,德德德,德德德德,意,联)


  [不是四川的市]:???@拥有熊猫的省,我眼睛没瞎吧。我好像看到了三个已经过世的意识体。。。😱


  [黑今]:@不是四川的市,不,你眼瞎了。如果你没有眼瞎你就不会看上祂。〔手动狗头〕


  [拥有熊猫的省]:滚,哪里学的土味情话。


  [黑今]:嘤嘤嘤!qaq


  [我貌似在长江三角]:我们关注重点不应该在那三位已经逝世的意识体上面吗?


  [想内卷的浙]:啊对对对。@我的老家在东北,@活捉一只辽宁,@东北三省中的辽,瞧那是不是老大哥!


  [活捉一只辽宁]:别艾特了,俩人搁我旁边睡觉呢。你别说,这一瞅还真像。


  [我是人民的小冀]:哟,不错嘛,吉林。南斯拉夫的墨镜不会是美丽卡的吧?


  [活捉一只辽宁]:想啥呢你!我是痛得睡不着觉。好家伙,精力旺盛的,搞得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哪犄角旮旯了。


  [本土苏联]:行了啊,早睡早起对肾腰好。@活捉一只辽宁


  [繁忙的京爷]:小苏终于出现啦,我从早上九点等到你晚上九点,衣服寄过来了吗。


  [本土苏联]:京哥,已经寄过去了。


  [繁忙的京爷]:自从我拐了小沪,你已经好久没有叫过我京哥了。


  [本土苏联]:╭∩╮( ̄▽ ̄)╭∩╮


  [本土苏联]:还有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你说苏啊,祂已经睡了。这小可爱睡觉的时候把我手机给拿了,我也不想去打扰祂,然后就拿祂的手机在这里聊天了。


  [藏]:所以说你是小浙。


  [本土苏联]:没错!我就是小沪,哈哈哈,你猜错了。🌚


  [我家的蟑螂很小]:那祂俩呢?


  [福建不读胡建]:肯定在干大事呗。(ಡωಡ) 


 [本土苏联]:确实,我好像听到了浙哥的涩涩的叫声。


 [繁忙的京爷]:无语😓。。。


 [瓷爹]:众所周知,半夜是涩涩的好时光。

  


稍安勿躁

土 味 情 话

CP顺序: 京冀  鲁辽  黑吉  苏浙  粤桂  川渝 云贵


温馨组:京冀

“早上好阿冀”京揉了揉眼睛,衣服松散的挂在身上,有缕阳光照在了他身上。

“醒了?早上好”冀笑着回复他

“你们两个别腻歪了,都不知道和我打声招呼”津抱怨的说

“阿冀,我前天去辽家种地了”

“唉?你去那种地干嘛?种的什么地啊?”

“对你的死心塌地—”

冀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摸摸京的头

“哈哈哈哈哈,嗯,这地种的挺好的”

津:🤡?

“下次我还种—”“好好好”


撩回去:鲁辽...

CP顺序: 京冀  鲁辽  黑吉  苏浙  粤桂  川渝 云贵


温馨组:京冀

“早上好阿冀”京揉了揉眼睛,衣服松散的挂在身上,有缕阳光照在了他身上。

“醒了?早上好”冀笑着回复他

“你们两个别腻歪了,都不知道和我打声招呼”津抱怨的说

“阿冀,我前天去辽家种地了”

“唉?你去那种地干嘛?种的什么地啊?”

“对你的死心塌地—”

冀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摸摸京的头

“哈哈哈哈哈,嗯,这地种的挺好的”

津:🤡?

“下次我还种—”“好好好”


撩回去:鲁辽

“阿辽”鲁看着辽

“嗯?”辽回头看着他

“我昨天去海边钓鱼了”

“是吗,钓的什么鱼?”

“爱你,至死不渝”鲁的脸有些发烫

辽愣了一下

“嗯,我也爱你”辽抬起鲁微微低着的头

“我会在每个有意义的时刻,远隔山海与你共存”

鲁羞涩的很,看着辽

“这人好骚……”鲁心里想着


靠队友带飞:黑吉

吉看着内蒙古,内蒙古看着吉

“说吧,吉,你要干啥”

“如果待会黑来了,要找我,你就告诉他我一会回去”吉一脸严肃

“你俩又吵架了?”内蒙古皱着眉

“……”

突然门响了,是门,不是门铃

好吧,东北人不喜欢按门铃

“黑龙江来了”内蒙古嘟囔两句

“谁啊?”“我,黑龙江”

好吧,真是他

“吉林就在我这,”内蒙古跑去开门“你自己想办法”

“我错了我错了”黑龙江冲进去抱住吉林

“滚…”

“好了不气了昂—”

“别像哄小孩子一样哄我!”

“我错了我错了,原谅我吧”

“……”沉默了

“这两天我吃了碗面”

“是吗?什么面?”

“想见你一面…”

“哈哈哈哈,黑龙江,你太油了吧”内蒙古做戏一样笑了

“嗯……”吉在憋笑

“我们走吧”“好吧”吉答应了

两个人走后,内蒙古如释重负

“真是的带不动带不动”


我们暂时在异地:苏浙

江苏有事出差了,去了上海。但是浙江很关心江苏,每天都要和江苏视频通话

于是聊天记录就被视频通话占满了

突然有一天江苏发了一条消息

                    10:28

苏:在吗小浙

浙:在哦,怎么了

苏:我昨晚在沪这边买了点梨

浙:好吃吗?什么梨?

苏:当然好吃,是我对你不离不弃啊

浙:哈哈哈哈好,等你回来咱们一起吃


钢铁直男:粤桂

那天晚上粤刚回来,发现桂在办公

“我昨晚看了部小说”粤放下手中的包走到桂旁边搂住他脖子“你猜猜是什么小说,很甜”

“你还看小说?什么啊”

“爱你爱到没法说”

“唉?这是什么小说我怎么没听说过…”

“……”

“唉等等……”(刚反应过来)“我也爱你”

“原来你还能反应过来”


奶茶  川渝

“刚吃完火锅,咱买杯奶茶呗”川凑近靠在渝身上

“啊,行,话说你个男人为啥突然要喝奶茶”渝说着把他拉到奶茶店

呵,口是心非

“来两杯奶茶,一杯全糖一杯少糖”渝对着奶茶店老板说

“你喝少糖啊?”“对”

过了一会奶茶出来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吃少糖吗”

“为什么?”

“因为你在我心里就够甜了~”

“唉?”渝反应过来自己被套路了,但是还是往四川那靠了靠

“是吗”


羞涩大男孩:云贵

(因为私设云南不爱说话,所以本次由贵州亲自出演)

“阿云”贵坐在他桌子旁

“嗯?”

“你刚刚听没听见什么声音”

“没…”

“我对你心动的声音那么大,你听不见吗”

“呃……”云一顿,转头凑过去

“听见了,很好听”


写不动了……

空青

【苏浙】相册故事(2)

普设,普设,普设

不喜左上,我流省拟,小学生文笔

部分预警见置顶

江苏:苏云竹

浙江:浙江冉


2.第一次旅行


  下一页,两个人的相片一模一样,那是一张他们的合照。

  

  苏云竹一身白色卫衣,一手举着相机,一手环过浙江冉的脖颈比了个耶。

  浙江冉一身黑色卫衣,半靠在他肩上,在他耳边做了同样的手势,笑容有些腼腆。但透过那双亮晶晶的眼眸,可以看出主人的兴奋。

  乍一眼一看,还真有几分情侣装的味道。

  相片的背景是一片湖,几座岛隐隐约约,依稀可见。

  

  “这时当时在杭州千岛湖拍的。我还记得我邀你一起暑假去旅游时,得到你的应允后心里惊讶了好久。”苏云竹......

普设,普设,普设

不喜左上,我流省拟,小学生文笔

部分预警见置顶

江苏:苏云竹

浙江:浙江冉


2.第一次旅行


  下一页,两个人的相片一模一样,那是一张他们的合照。

  

  苏云竹一身白色卫衣,一手举着相机,一手环过浙江冉的脖颈比了个耶。

  浙江冉一身黑色卫衣,半靠在他肩上,在他耳边做了同样的手势,笑容有些腼腆。但透过那双亮晶晶的眼眸,可以看出主人的兴奋。

  乍一眼一看,还真有几分情侣装的味道。

  相片的背景是一片湖,几座岛隐隐约约,依稀可见。

  

  “这时当时在杭州千岛湖拍的。我还记得我邀你一起暑假去旅游时,得到你的应允后心里惊讶了好久。”苏云竹看见这张照片,立刻回忆起那时的事情。

  浙江冉听到他的邀请,整个人愣了一下。在他沉默的这一会工夫,苏云竹早已冒了一身汗。

  毕竟对于那时的他来说,浙江冉是他暗恋的对象,初次接触这种感情的他,并不知应如何向对方示好。

  

  “不行也……”

  “好。”

  即将出口的没事两字被浙江冉的话止住了,他的同桌略略垂下头,一面仔细地整理着桌上的书,一面问他:“去哪?”

  苏云竹眼睛一亮,立刻开始列举各个地方。浙江冉认真地听着,不时做出评价。

  

  苏云竹不知道,低着头的人耳尖早已红透,心跳也失了控制,正努力掩饰着情不自禁露出的笑容。

  

  “我也惊讶,我当时还想着怎么和你关系更进一步,结果你主动把机会送到我手边了,我哪来不应的理?”浙江冉当时可谓惊喜万分,甚至于在出门前一天差点失眠。

  不过要真细究那场旅行……

  “它可以算旅行盲盒,加训练场。”这是两个人得出的共同结论。

  

  因天气原因,原定于第三天上午的千岛湖之旅,被硬生生调到了第一天下午。

  这意味着,两人在四点上车,一直坐到杭州后,匆匆赶一顿半小时的午饭,又要上车前往千岛湖。


  这都不算关键,关键在于,彼时的浙江冉尚未经历生活的磨练(未考驾照,常年地铁出行),晕车又晕船。

  而那时的苏云竹,行动向来靠直觉与标志物,曾创下了在南京新街口整整绕了十三圈的记录。

  据悉,他当日回到家,反手一张孙中山先生雕塑的速画像。

  

  但凡是现在出行工具随意选的浙江冉,或是现在手拿一张地图便可做人体导航的苏云竹,他们那天下午都不至于完美错开全部正确方向,导致几乎每个景点都是跑去的。

  唯一称得上幸运的,应该就是分了条三层船,二三层有空调。且不知为何,无人上三层,明明三层有沙发、茶几,精致无比,甲板远眺的风景也极好。

  不过这份享受,在初次上船,拍完那张照后,便成了续命水。

  两个人每每再回船上便冲上三层,就近找处沙发彼此靠着,为下一场冲刺养精蓄镜。

  

  苏云竹有时会替晕得难受的浙江冉揉揉太阳穴,低声安慰几句。

  “这哪是千岛湖之旅,根本之千岛湖之训。”浙江冉已然顾不上矜持,毫无形象地躺在苏云竹腿上。他头胀得实在厉害,用他的话来说,跟有人在他后脑狠狠甩了一巴掌似的,嗡嗡的。

  “回头开学,飞哥(体育老师)定要夸咱俩一千米进步了。”苏云竹亦是开了句玩笑,一手轻轻拍着浙江冉的背,一手轻轻揉按着他犯晕的地方。

  景点什么他没记住,加强地图阅读能力这一点倒是在他脑海冒出了一次又一次,快成执念了。


  这仅是他们的第一天,而后面两天,旅游的计划完全被打乱,根本不知道下一个景点会是什么。

  苏云竹刚开始还有心情记导游的临时计划,后来索性将报的旅行项目列出来,去过一个划一个。

  “这真的好像开盲盒啊,除了不会重复以外。”浙江冉忍不住吐槽,他现在已经能够毫无顾忌地靠在苏云竹身上,对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苏云竹也能熟稔地搭上浙江冉的肩,甚至偶尔借替他按摩的机会捏一下他的脸。

  这倒是这次旅行的最大收获了。

  两个人同时想到。

  

  “咱俩其实学生时期出门旅行都挺背的,我这本里收了好几张研学时候的。”浙江冉想起那些美好却不美妙的旅行,不由扶额。

  苏云竹明显也想到了,颇为怀念的道:“但那时候也有一些很有意思的事,例如限定性粘人撒娇的阿浙,你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晕车晕船时窝在他怀里真的很可爱。



奉天芷兰

沙雕道歉方法

成功案例


京冀


〈京:拜托,阿冀根本不会生我的气好吧~这是你羡慕不来的,哈哈哈哈〉


【前情提要:京帮忙于工作而错过了祂向冀发出的约会邀请……六次】


京:嗨!阿冀,今天儿一起去吃铜锅儿吧,我请哦


冀:(毫不在意)呵,这星期第七回了,算了吧,您那么忙,我还是别给您添乱了


京:啊这……别呀,上回是我错了,别生气啦


冀:……我没生气,我不想吃火锅

(京:你没生气就有鬼啊!)


津:(正好刚刚买饭回来)嘿,伙计们,你们跟本猜不到,我刚刚买到了最后一整只烤鸭,我还以为买不到了呢,你们要来点不……唔唔?(被京捂住嘴)


京:(悄悄说)津儿,烤鸭借我一下......

成功案例



京冀


〈京:拜托,阿冀根本不会生我的气好吧~这是你羡慕不来的,哈哈哈哈〉


【前情提要:京帮忙于工作而错过了祂向冀发出的约会邀请……六次】


京:嗨!阿冀,今天儿一起去吃铜锅儿吧,我请哦


冀:(毫不在意)呵,这星期第七回了,算了吧,您那么忙,我还是别给您添乱了


京:啊这……别呀,上回是我错了,别生气啦


冀:……我没生气,我不想吃火锅

(京:你没生气就有鬼啊!)


津:(正好刚刚买饭回来)嘿,伙计们,你们跟本猜不到,我刚刚买到了最后一整只烤鸭,我还以为买不到了呢,你们要来点不……唔唔?(被京捂住嘴)


京:(悄悄说)津儿,烤鸭借我一下呗,要是我成功了我请你一周饭钱儿(接过烤鸭)


津: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京:两周饭钱


津:唔唔!(把烤鸭塞给京)


京:冀,我特意让津儿给你买了烤鸭,它的制作过程里面有一个特殊故事呢


冀:?什么


京:(一本正经)听说在挑选原料儿的时候,鸭儿们排成一列准备进烤箱儿……


津:(打断)哈?太离谱了吧?这一听就是你现编的


京:别打岔儿,听我说完。鸭儿们虽然排成一列,但这一列歪歪扭扭,怎么都对不齐。有一只有强迫症的小鸭子,看着前面的队伍,叹了一口气,说……


冀:它说什么了?(好奇)


京:(夹起一块肉喂给冀)对不齐鸭(对不起呀)


冀:(微笑)噗嗤,你从来哪学来的?(有点土味真的)


京:这用学吗?看见你就会了呀


(津:辣眼睛啊喂!……你们别秀了呀!我还在这呢!烤鸭快凉了,别浪费食物啊喂!)




苏浙


〈苏:用阿浙感兴趣的东西开启对话,更容易得到原谅,同学们,你学会了吗?〉


【前情提要:苏多次因为懒得打字,用意念回复了浙的信息,使浙非常不满,跑到了皖家】


浙:你看看那个家伙!我回祂微信是秒回,祂回我微信是轮回!有这样的吗?阿皖,还是你对我好,我跟你讲,我要再理祂你就是狗!(紧紧抱住皖的腿抱怨)


皖:(……怎么感觉怪怪的……摸摸浙的头)祂也不是故意的,也许苏临时有事呢


浙:祂两分钟前才发了一条朋友圈好吧?!祂就是不想回我!(生气)


皖:好了好了,我们不理祂了好吧。你消消气,一会儿我请你喝奶茶


苏:(敲门)阿皖,你在吗?


皖:在,怎么了?


浙:(拉住皖)不许给祂开门!


苏:哦,好巧,阿浙也在吗?

(皖:……你跟我装个毛线啊,我不明白你就是来找浙的吗?!)


浙:不在!别想让我理你!

(皖:你不还是想让祂哄你吗?!)


苏:对不起,别生气了好吗?


浙:……(不理)


苏:阿浙?


浙:……

(皖:拜托,你嘴角都快压不住了……)


苏:好吧,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你昨天做的卷纸有一处错误


浙:(愣住+疑惑)哪错了?


苏:我诚挚的意识到我的错误,我不该那么晚才回你消息,下次我一定注意,保证在一分钟之内回你消息,请原谅我

(皖:好家伙,你这是想了多久的文案,360度无死角完美回答?)


浙:……好吧,原谅你了(打开门)

(皖:汪汪汪?)


(苏浙抱在一起,皖在旁边看着?)


皖:淦!(这里是我家!注意一点行吗!)


赣:?阿皖,你在叫我吗?


皖:……都给我爬!(三个人一起被丢出门)


苏:祂怎么了?


浙:应该是生气了吧……一会去喝奶茶时给祂带一杯陪罪吧


赣: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啊……(可怜)





失败案例



鲁辽



〈鲁:道歉讲的是诚挚,只要坦白所做的一切主动认错,对方是不会放过你的追究的……亲,我能起来了吗?〉


【前情提要:鲁将六箱辽储备的啤酒拿去请客被发现了……害怕辽生气,所以来找豫】


鲁:(慌张)豫,快救我!要被阿辽暗杀了我!我悄悄拿走了辽的六箱啤酒……

(豫:六箱?你管这叫悄悄?)


豫:呵,没救了,救不了,等死吧!再者说你自己不是有酒吗?你干嘛拿辽的?


鲁:这不是……喝完了嘛(可怜)


豫:(无语)……辽一共有几箱?


鲁:……十箱

(豫:大哥,六箱这个不被发现也难吧!)


辽:(敲门)豫姐,麻烦叫一下鲁哥,谢谢


鲁:啊啊啊啊啊我要走了豫记得我给我的大葱浇水然后去给我的拖拉机检修对不起了你们我可能要走了……

(豫:至于吗)


豫:(将鲁推出门外,关上了门,顺便带了一块键盘)自己问题应该自己解决

(鲁:卖队友啊你!)


鲁:辽,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十分诚恳)


辽:啥事儿?你咋了?(疑惑)


鲁:我不该偷喝你的啤酒的……


辽:我没生气啊?这点小事有什么值得生气的?(笑)


鲁:哈?不是这件事吗……难道冀告诉你我偷看你日记的事了!(小声嘟囔)

(冀:喵喵喵?)


辽:真的,我真的没生……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鲁:!没……没什么……


辽:(核善的“微笑”)看来豫姐送的东西害能派上点用场啊……

(豫:愿世界核平)



黑吉


〈黑:道歉一定要选一个好队友,否则不论你怎么道歉,都会引发一场血案。别问我为什么这么说,医院的网速不错……〉


【前情提要:在一次打“雪”扙中,黑凭借身高优势将吉埋在雪堆里。吉一气之下,躲在内蒙的家里】


吉:我也真是服了,你说我当初怎么看上这家伙的


内蒙:谁知道呢?(你当初不还跟我这一个劲儿夸祂吗?)


吉:我当初就该直接跟着阿辽走!珍爱生命,远离傻黑!居然嫌我矮!祂那么高的个也没见祂比我强到哪去呀!(生气)

(黑:可我也没说错啊……)


内蒙:算了吧,你别和黑一般见识,祂一定是故意的,直接分了吧,要不考虑一下我?

(黑:???你是不是玩不起!)


吉:(无语)……信不信我把你埋进雪里

(内蒙:呵,这就是换样撒狗粮吧)


内蒙:你怎么没去阿辽那 ?(为什么来霍霍我了?)


吉:祂不在家,不知道去哪了,可能又找鲁吹瓶了吧

(鲁:你可能不信,祂今天没喝)


黑:(拍门)内蒙哥,在不?咱们俩唠两块钱吧


内蒙:……阿吉在我这,祂现在很生气,你快道歉吧(跟我扯什么,我还不了解你那点儿心思?)

(黑:你咋知道我要找吉的)


黑:呃……阿吉,那个……(吞吞吐吐)


吉:别磨磨唧唧的,有事快说!(不耐烦)


黑:我来的路上看到了一只鳖,它不小心踩到一个泥坑,裹了一身的泥水,于是它很生气,所以……


吉:?


黑:所以泥鳖生气了(你别生气了)


吉:……唉,算了,原谅你了(无奈)


内蒙:谁?泥鳖生气了?谁是泥鳖?

(内蒙: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吉:……来来来黑你给我过来来!你别跑来!

(黑:内蒙你可真是个好队友!)


内蒙:唉唉唉吉我那鞭子是骑马用的,你打归打你别给我打折了

(黑:你不该关心关心我吗!)


花椒呱吧角(リトルデーモン版)
谁用敷衍了事的形式作业混更(是...

谁用敷衍了事的形式作业混更(是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浙沪疫情赶紧好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递卡了两个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谁用敷衍了事的形式作业混更(是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浙沪疫情赶紧好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递卡了两个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空青

【苏浙】相册故事(1)

普设,普设,普设

不喜左上,我流省拟,小学生文笔

部分预警见置顶

江苏:苏云竹

浙江:浙江冉


1.初遇

  

  起因是两人在打扫卫生时,发现了两本被仔细珍藏的相册。

  

  浙江冉随手翻开了苏云竹的那本,入目第一张便是他自己看书的侧颜。他愣住了一瞬,看向一旁的苏云竹,那人正笑盈盈地看着他那本的第一页。

  浙江冉立刻想起来那张相片,是高一入学时苏云竹作为学生代表发言的一张照片。

  

  “打扫完卫生一起看看?”苏云竹对此倒是十分坦然,相册扉负印着他清秀潇酒的字迹——记录我的珍宝。

  浙江冉脸皮薄,仅在自己那本的末页写下了“与我相伴一生的人”。

  

 ......

普设,普设,普设

不喜左上,我流省拟,小学生文笔

部分预警见置顶

江苏:苏云竹

浙江:浙江冉


1.初遇

  

  起因是两人在打扫卫生时,发现了两本被仔细珍藏的相册。

  

  浙江冉随手翻开了苏云竹的那本,入目第一张便是他自己看书的侧颜。他愣住了一瞬,看向一旁的苏云竹,那人正笑盈盈地看着他那本的第一页。

  浙江冉立刻想起来那张相片,是高一入学时苏云竹作为学生代表发言的一张照片。

  

  “打扫完卫生一起看看?”苏云竹对此倒是十分坦然,相册扉负印着他清秀潇酒的字迹——记录我的珍宝。

  浙江冉脸皮薄,仅在自己那本的末页写下了“与我相伴一生的人”。

  

  午后的阳光温柔而慵懒,两人窝在沙发上互相倚着,翻着彼此的相册。他们清楚对方有保存相册的习惯,但是发现一本属于自己的相册,这件事还是算个意外之喜。

  嗯……如果只是对方被发现就更好了。两个人默契地想到。

  

  “那张啊,是我第一次看见你时拍的了?”面对浙江冉的疑问,苏云竹笑着向他眨眨眼。

  那张照片上的浙江冉面容青涩,眉眼尚未完全长开,但已依稀可见现在的俊逸。他全身心浸在书海中,眼中似乎有光在闪烁。阳光透过一侧的窗帘探入,衬得这一方天地温暖美好,

  浙江冉终于想起耒了,那还是他初二时候的事。

  彼时他喜欢每周日下午去图书馆,在一角的圆桌,就着日光独自一人阅读。

  那日,他一如往常一般翻阅着一本中国古代史相关的书籍时,蓦然抬头却看见圆桌对面坐了一名与自己应该同龄的少年。

  

  少年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清澈干净的眼睛。

  “一双瞳人剪秋水。”

  浙江冉心中立刻跳出了这句诗词。这双眼睛太纯粹了,灵动而剔透。

  

  少年正在看一本史书,许是察觉到他的目光,他侧过头,眉眼弯弯,那双眸中染上了点点笑意,如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印在了浙江冉的心上。

  他伸手点了点不知何时放在浙江冉手边的纸条,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一行话:

  “您好,我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很抱歉打扰您。可以给您拍张照吗?不经允许仅收藏,绝不外传。如果问原因的话,您的容貌很惊艳,让我很容易联想到了美好这一词。”

  

  按理来说,以浙江冉尽量不惹麻烦的性子,及不喜拍照的习惯,他应当果断拒绝的。但许是少年太过真诚的目光,浙江冉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少年惊喜地拿起相机,示意浙江冉做出看书的样子。他细细调整了下镜头,定格下了那一瞬间的美好。他提笔在纸上写下“谢谢”,缓缓起身,略略鞠了一躬,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两人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所有动作都轻得激不起半分波澜。但在彼此心中,这是一段安静而愉快的经历。

  

  “当然记得。那是我第一次被人请求拍照,你拍照时,我紧张得拿着书的手都在抖。”浙江冉回想起当时苏云竹离开后,他才发现自己满手的汗。

  那张纸条被他夹进了书中当书签,少年干净利落的字体甚至在一段时间成为他模仿的对象。直到一次意外,水杯被自家幼弟碰到,泼湿了那张纸条,上面的字迹模糊成了一团黑墨。

  

  而在那天,站在主席台上那道耀眼的身影,闯入了浙江冉的心中,一颗种子就此种下,不可抑制地生根,发芽,疯狂生长。

  

  苏云竹以优异非常的成绩登上了月考第一的位置,理应作为学生代表在表彰大会上发言。

  青葱岁月总有那么一两个学神会活在记忆中永不褪色,很明显,苏云竹就属于这一种。

  他似乎天生属于那个位置,身姿挺拔如松,笑容自信大方,一举一动都带着他特有的色彩,以专属于青春的拼搏劲头,燃起台下诸多学子的热血。

  这无疑是一次成功的发言,不止老师们满意,学生们更是有以他为榜样奋发向上的。

  

  而身为他同桌,年级第二的浙江冉,除了熊熊斗志,更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他从校网上存下了这张照片,洗出来并悉心保存至今。在做相册时,他毫不犹豫的将这张照片放在了第一面。

  那是他一切情感的起源。

  

  “虽然已经毕业很久了,但我还是想说,苏你真的很适合演讲。而且……”浙江冉顿了顿,认真看向自家爱人的眼睛,“我好像一直没有告诉你,双瞳剪水,这个词很适合形容你的眼睛,很漂亮。”

  苏云竹顿了一下,笑了,轻轻在浙江冉额头落下一个吻:“那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一直是一见钟情那一款的?所以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你,我亲爱的同桌。”



田木
草稿比成品更有灵魂系列哈哈哈哈...

草稿比成品更有灵魂系列哈哈哈哈哈

草稿比成品更有灵魂系列哈哈哈哈哈

缘少

平行时空:重叠(5)

私设预警


省份预警


有错指出


  “来来来,快下赌注!”


  a站在桌子旁兴奋的说,之前瓷爹一直管着都不好玩,现在要玩个够。(祂们几个在熬夜)


  “……五张免洗碗券。”(湖南)


  “湘你深藏不露啊!那我就拿出,嘿嘿,大哥以前的画像!…哎,干嘛用那种眼神,我有很多张。到你了,苏。”(陕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西安画的画像,秦。我嘛,南京吧,三张江苏数学卷。”(江苏)


  “……你好厚道。我下…”(a)...


私设预警


省份预警


有错指出



  “来来来,快下赌注!”


  a站在桌子旁兴奋的说,之前瓷爹一直管着都不好玩,现在要玩个够。(祂们几个在熬夜)


  “……五张免洗碗券。”(湖南)


  “湘你深藏不露啊!那我就拿出,嘿嘿,大哥以前的画像!…哎,干嘛用那种眼神,我有很多张。到你了,苏。”(陕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西安画的画像,秦。我嘛,南京吧,三张江苏数学卷。”(江苏)


  “……你好厚道。我下…”(a)


  “大哥,你谁呀!”浙本想靠过而去偷偷的去牵苏的手,结果被旁边不知何时冒出来的人吓了一跳,懵懵的看着旁边的人。


  王濠镜尴尬的推了推眼镜,目光锁定在澳的脸上,“你们好 我叫王濠镜 a的意识体。这位脸上印a的先生,您是澳门的吗?”


  “我是a的意识体。。。”


  场面一片寂静。这就尴尬了。。。王濠镜很懵,为什么他一醒来(午睡)就到了这个类似赌场的房间里,还站着圆圆的脑袋五颜六色的,人? 


  门被打开了外面站着香港,x旁边还站着一位穿着英式西装的褐发男孩,“哥啊,我这有一个x意识体。”


  “小澳,这里也有一个a意识体。”


  眉毛粗粗的褐发男孩奔向了王濠镜,“濠镜,先生呢?”


  王濠镜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其他国家意识体我也没有看到。”


  “你们口中的先生是指?”


  “zg意识体,王耀。”


 京听到消息后赶了过来,然后他们双方互问了几个问题,确认了对方确实是种花家的的意识体。


  “很高兴见到你们,我是首都,京。”


  “a意识体,王濠镜。这是香港意识体,王嘉龙。”

  

  “你们好。那这几位……”


  “我们的左脸会有我们各个省份的简称。”


  “Ok,thank  you.”


  ww的房间。


  “你说你是这个时空的ww?”


  聪明的林晓梅过来就给大哥发了消息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当祂真正直视面前这个red中带点blue的意识提时心中还是不免有点疑惑。


  “你到底有完没完呀?”


  ww表示祂很不耐烦,房间也不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位姑娘。一到这就开始扒拉她的手机蹭祂的wifi,要不看她是个姑娘,祂早上去说人家了。


  “看你是演员吧!还说你是别的时空的tw,不就是想让我**那ltz嘛?笑话,我可是要**的!”


  叛逆ww上线,双眼冒着怒火。






  时间线跟前面的国家一样,黑塔利亚是中午,ch是半夜。省份们住的别墅跟国家住的别墅差不多,只是地方不一样也更大些。


  王濠镜,王嘉龙,林晓梅,是去那个别墅看望王耀,然后时空重叠他们仨因为是省份就被送到了省份的别墅。



  第一次审核不通过我好高兴啊!


  第二次审核不通过我好开心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