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苏珩

34993浏览    383参与
Hyolin

苏大王真是无论攻受,渣遍b站无敌手啊

恃靓行凶也是没办法


[图片]
[图片]这是一个被人渣了又渣回去的苏大王,其实邪僧无花和苏大王也算是渣得旗鼓相当的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纯粹渣了别人的苏大王,剪的挺好的,剧情相当流畅,只是苏大王你又渣了。(苏大王攻慎入)


恃靓行凶也是没办法



这是一个被人渣了又渣回去的苏大王,其实邪僧无花和苏大王也算是渣得旗鼓相当的了





纯粹渣了别人的苏大王,剪的挺好的,剧情相当流畅,只是苏大王你又渣了。(苏大王攻慎入)



单身胖狗
这个接的是上一个视频 润玉还是...

这个接的是上一个视频 润玉还是润玉但是改了名字叫容齐因为神仙不老所以就不断换名字身份太子长琴这一世变成了苏珩

苏珩落水被润玉所救,润玉不想暴露身份告诉他叫容齐,为了报答他,苏珩答应成为他的杀手。

一次苏珩为救他重伤,润玉为救他给他喂血,唤起了苏珩前世记忆,虽然润玉没想起他但是两个人就开始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但是有人听说了鲛人的传闻,误以为润玉是鲛人,设陷阱重伤了他,苏珩为救他给他喝了裂魂水,但是喝下后会渐渐忘了自己。

后来坏人贼心不死,苏珩被他杀掉了,润玉回来时他苏珩已经死了。

b站链接:https://b23.tv/av96279030 

喜欢的麻烦支持一下

这个接的是上一个视频 润玉还是润玉但是改了名字叫容齐因为神仙不老所以就不断换名字身份太子长琴这一世变成了苏珩

苏珩落水被润玉所救,润玉不想暴露身份告诉他叫容齐,为了报答他,苏珩答应成为他的杀手。

一次苏珩为救他重伤,润玉为救他给他喂血,唤起了苏珩前世记忆,虽然润玉没想起他但是两个人就开始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但是有人听说了鲛人的传闻,误以为润玉是鲛人,设陷阱重伤了他,苏珩为救他给他喝了裂魂水,但是喝下后会渐渐忘了自己。

后来坏人贼心不死,苏珩被他杀掉了,润玉回来时他苏珩已经死了。

b站链接:https://b23.tv/av96279030 

喜欢的麻烦支持一下

有酒温亦欢
【乔振宇个人群像】十二风华鉴|...

【乔振宇个人群像】十二风华鉴| 国粹拟人


B站链接:http://t.cn/A6zz6BBZ  


十二风华鉴,鉴医理、鉴啜茗、鉴武道、鉴棋艺、鉴行笔、鉴京韵、鉴白描、鉴青花、鉴衣袂、鉴绸缎、鉴裁剪,鉴中华上下五千年江水泱泱,鉴华夏传统千百年风霜。

更有鉴你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历经千帆,不坠青云。

【乔振宇个人群像】十二风华鉴| 国粹拟人


B站链接:http://t.cn/A6zz6BBZ  


十二风华鉴,鉴医理、鉴啜茗、鉴武道、鉴棋艺、鉴行笔、鉴京韵、鉴白描、鉴青花、鉴衣袂、鉴绸缎、鉴裁剪,鉴中华上下五千年江水泱泱,鉴华夏传统千百年风霜。

更有鉴你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历经千帆,不坠青云。

有酒温亦欢
乔振宇|苏珩一梦 &middo...

乔振宇|苏珩一梦 · 月之子 MV


B站链接:http://t.cn/A6hgsgW7


唤他月之子 蹁跹河畔舞

孤独月之子 柳影入梦乡

蛛网诉衷肠 沉睡甘泉旁

夜莺齐欢唱 翘盼待日光


第一次尝试这种剪辑方式,就是无厘头地完全跟随自己的感觉剪出了一个苏珩的梦。


苏珩发梦,梦见了蝴蝶、烈火和甘泉。

蝴蝶是引他入梦的明灯,梦中他是月之子,烈火是他的欲望,甘泉是他的善良。

两个不同的他在梦中相遇,引得一场梦起起伏伏,让苏珩梦魇中难以醒来。


文案开头8句话是歌词,非常非常美的歌词,大家一定要结合歌词来品!细品!品一下我们苏大王的梦到底有多美!...


乔振宇|苏珩一梦 · 月之子 MV


B站链接:http://t.cn/A6hgsgW7


唤他月之子 蹁跹河畔舞

孤独月之子 柳影入梦乡

蛛网诉衷肠 沉睡甘泉旁

夜莺齐欢唱 翘盼待日光


第一次尝试这种剪辑方式,就是无厘头地完全跟随自己的感觉剪出了一个苏珩的梦。


苏珩发梦,梦见了蝴蝶、烈火和甘泉。

蝴蝶是引他入梦的明灯,梦中他是月之子,烈火是他的欲望,甘泉是他的善良。

两个不同的他在梦中相遇,引得一场梦起起伏伏,让苏珩梦魇中难以醒来。


文案开头8句话是歌词,非常非常美的歌词,大家一定要结合歌词来品!细品!品一下我们苏大王的梦到底有多美!


赠与 山河遠阔 

墨卿淼

月上柳梢头

诗文里风月渐浓,只不闻天长地久。


天街小雨润如酥。


清晨迷蒙的雾气将这宫院有增添了几分深沉。乌垒城的街上店铺的伙计开始收拾,在檐下挂上一盏亮眼的花灯,希望招来更多的生意。三三两两的富贵人家的仆役在街上采买,衣着虽然普通,却也看得出是件新衣。


宫城里,政殿上,苏珩刚刚上完早朝,手里还拿着呈上来的奏折。一览之后,起身往后宫走去。


苏珩回到陈国已有数年,他夺得了王位,巩固了地位,拥有无上的权利。


正月十五月儿圆。


上元节,是女子出游寻觅良缘的时机。平日里深居闺阁的姑娘,在这一天可以自在的外出游玩。也可以遇见喜欢的男子,与之交谈,期待着这天之后,心仪的人带着媒人...

诗文里风月渐浓,只不闻天长地久。



天街小雨润如酥。


清晨迷蒙的雾气将这宫院有增添了几分深沉。乌垒城的街上店铺的伙计开始收拾,在檐下挂上一盏亮眼的花灯,希望招来更多的生意。三三两两的富贵人家的仆役在街上采买,衣着虽然普通,却也看得出是件新衣。


宫城里,政殿上,苏珩刚刚上完早朝,手里还拿着呈上来的奏折。一览之后,起身往后宫走去。


苏珩回到陈国已有数年,他夺得了王位,巩固了地位,拥有无上的权利。


正月十五月儿圆。


上元节,是女子出游寻觅良缘的时机。平日里深居闺阁的姑娘,在这一天可以自在的外出游玩。也可以遇见喜欢的男子,与之交谈,期待着这天之后,心仪的人带着媒人来提亲。


既是喜庆的节日,宫中自然也要有一番庆祝。王后告诉他一些今年上元节嫔妃们准备的贺礼,说着君上关心国事,将陈国治理的民生富足,百姓可以热闹的过节。


苏珩对这些一向没什么兴趣,简单地说了几句,一切按照她说的做就好,没必要再来问他。


回到书房,看着那桌子上一摞摞的折子,觉得有些累。苏珩从架子上拿出一个画轴,展开来是一个红衣明艳的持剑女子。


落款是苏珩。


这是他为她画的第一幅画。最后因为这落款没能送出。


在提笔,是比刚才更加的用心。每一笔都能回忆出那人的种种神情。其实他见得也并不多,更多的是她那一副严肃认真的对着他上下打量。


传说玉红草长在昆仑山中,采集而食,则一醉三百年。


美人,总是冷冷清清的。


苏珩伸手描摹着画中人的眉眼,嘴角露出清浅的笑。天墉城上能在这时被他如此回忆的,也只有这凶美人了。


美人凶是凶了些,可他却也看得出是个心软的人。


初见时,剑架在脖子上,一瞥惊鸿,真是个美人。装作委屈的攀谈几句,那人也卸下些许防备。收了剑,却不忘隔断他脸侧的一缕发当做警告。


“还不走?”


“好,我听话。”


还好当时不是自己的身体,削的是少恭的头发。苏珩向人明朗一笑,转身离开。


再回想这画送的也是不易,耽搁了许久才交到人手上。




天墉城剑阁


红玉依旧守在剑阁,看守着这里的古剑。偶然撇到远处山上的梅花,红艳的盖着一层薄雪,显得更加动人。


在角落的一处书架上,有一个明黄色的锦盒,里面是一幅画,画中人是她。


那书架很是整洁,看得出主人的用心。


红玉将画取出,坐在蒲团上,将画卷轻缓的展开,放在地上。


看着画上的字,不免有些出神。


其艳若何?霞映澄塘;

其神若何?月神寒江。


短短两行小字,尽是赞美人的美貌。那个王公贵公子,有时也是如此直白轻浮。


仅是一面,他便送了这幅画。在之后的不算多的相处,那人对自己也确是不少关心。


不知何时,自己也关心起这个高傲的人,这个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抛下一切的人。


该是从初见时就注意到他了吧。觉得他身上的一瞬而过的特别的气息。那眨眼时的笑,让自己觉得他是个不甚懂事的孩子。


思绪回转,红玉又看向画上的落款——欧阳少恭。


自己得知他的身份时,他已经换回了身体。不过剑灵识人,认的是灵魂,不是身躯。


红玉随手化出一只笔,将那落款划去,旁边添上那人的名字。看着画,温婉一笑。




苏珩在宴会上,看着宫人们的表演,忽然被一红衣的女子吸引了目光。


一舞蹁跹,惊艳众人。确是个美人,却不得那人一丝神韵。


自己当真为她要——“一醉三百年”。苏珩饮尽杯中的酒,口中呢喃出一个名字——红玉。




红玉在剑阁前的空地上红袖剑舞,细雪纷飞,凌然的剑气,划出疾风,风向远方,卷起片片红梅花瓣。


红艳落在身旁,红衣随身行摆动,妖娆的美人,与雪景一起融成一幅画。


收势,红玉抬眼望向东方,算来日子,那里应是上元佳节。




红玉剑灵,持双剑而善舞。


这算是@勤劳的小蜜蜂 的《重生的屠苏与穿越成少恭的苏珩》这篇的一个支线番外,与正文走向无关。

算是掐着点吧。发的有些晚。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正月十五月儿圆,上元佳节会良缘。


听风听雨小窗眠

第九章 过河拆桥

苏珩因受伤而落下了新弟子分配住处、练剑等等事宜,在还没人察觉到来“收拾”他之前,他在天墉城里转悠着熟悉环境。

剑阁?苏珩抬头望着一处阁楼,停下了脚步,“少恭,焚寂剑会不会在剑阁中?”

“极有可能,只是尚需知道在剑阁中的具体位置,才好盗剑。”少恭道。

“原来你想偷那把剑。”倒也是,如果真如陵端他们所说是上古凶剑,定然威力不凡。只是他看少恭的样子,似乎也不像是个会用剑的。

“你可有办法进剑阁?”不等苏珩细想,少恭又问。

“这个简单。”苏珩扬唇笑了笑,随后直接上了剑阁的台阶,推开了剑阁的大门。门才半开,一把剑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上。

在苏珩预料之中,只是没料到看守之人却是个美艳的女子。

“...

苏珩因受伤而落下了新弟子分配住处、练剑等等事宜,在还没人察觉到来“收拾”他之前,他在天墉城里转悠着熟悉环境。

剑阁?苏珩抬头望着一处阁楼,停下了脚步,“少恭,焚寂剑会不会在剑阁中?”

“极有可能,只是尚需知道在剑阁中的具体位置,才好盗剑。”少恭道。

“原来你想偷那把剑。”倒也是,如果真如陵端他们所说是上古凶剑,定然威力不凡。只是他看少恭的样子,似乎也不像是个会用剑的。

“你可有办法进剑阁?”不等苏珩细想,少恭又问。

“这个简单。”苏珩扬唇笑了笑,随后直接上了剑阁的台阶,推开了剑阁的大门。门才半开,一把剑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上。

在苏珩预料之中,只是没料到看守之人却是个美艳的女子。

“什么人胆敢擅闯剑阁!”红玉喝斥到。

冰凉的剑又往苏珩的脖子上靠了靠,只要苏珩稍微动一下,那锋利的刀刃就会在他脖子上割出一道血痕。

“我是新来的弟子,但是我没有剑,以为可以自己到剑阁来拿。”苏珩说话时,还颇有几分委屈的口吻。

红玉狐疑地打量了苏珩一番,她直觉他是在装傻,虽然也没有证据。而且奇怪的是,她忽然感受到一阵特别的气息与她擦肩而过,那气息甚至与她的主人有相似之处,似带仙气。她回头看向剑阁内,却是什么都没有。

彼时少恭的魂魄已经进了剑阁内,他回头示意苏珩拖延时间,苏珩眨了眨眼,问题不大。

红玉回过头来,当他是对她眨眼,这新弟子胆子倒不小,怕是想被直接逐出天墉城,她道:还不走?”

苏珩却是丝毫不为她的话所动,反而含笑凝视着红玉,流转的眼眸描摹着她的脸,“师姐美艳动人,我想画一幅画送给师姐。”

“小子,我可不是你师姐。”红玉将剑收回,并割断了苏珩脸侧的一撮头发,“离开这里,不然掉的就是你的脑袋!”

苏珩看了看掉落的那几缕头发,好在不是他自己的那撮精心留出来的小卷毛。他也一点儿也不惧红玉,这美人凶则凶矣,但从她刚才举动来看,却是心软之人。他笑着答:“好,我听话。”

少恭早已将焚寂剑位置摸清楚,苏珩见好就收,也转身离开。

他一回头,就看到屠苏在不远处看着他,把他着实吓了一跳,真的。为什么这个百里屠苏好像总是在无声无息地面无表情地跟着他?

屠苏见“少恭”突然看过来,过了一阵,他才别过头去,假装在看风景。(但是屠苏,你不觉得你反应已经慢了十拍了吗!)

“苏珩,将烛龙之鳞给屠苏,有些事情,我想再亲自验证。”少恭此时开口道。

“验证何事?”

“梦中之事。”

……不必这么敷衍他?唉,攻略少恭也是道路漫漫,为了将来的国师,苏珩也不多问了,于是向屠苏走去。

听风听雨小窗眠

往右划还有苏大王的几张表情包哦~

往右划还有苏大王的几张表情包哦~

听风听雨小窗眠

第四章 愿你们如愿

“把玉佩还……”苏珩话没说完,一阵无法抵挡的睡意袭来,他又倒了下去。

屠苏慌忙上前,只见他面容舒展,呼吸匀称。他屏息凝神细细观察着他,确定他好像真的只是睡着了,而且睡容安稳。屠苏对少恭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更何况那还是给他自己吃的,绝不会有失。

他坐在床边,视线从他脸上移开时,才赫然发觉他身上衣衫凌乱。(话说这不是你干的吗,为什么还吓了一跳的样子啊屠苏?)

因为先前他要给他缠裹伤口,所以解开了他的上衫,但是少恭的衣服层层叠叠的十分繁复,他已经根本凹不回原来的样子了。

太难了,屠苏轻叹了口气。算了吧,于是给少恭盖上了被子,这样就看不出来了。

一切妥当,屠苏拿出了他揣在怀中的烛龙之鳞。那...

“把玉佩还……”苏珩话没说完,一阵无法抵挡的睡意袭来,他又倒了下去。

屠苏慌忙上前,只见他面容舒展,呼吸匀称。他屏息凝神细细观察着他,确定他好像真的只是睡着了,而且睡容安稳。屠苏对少恭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更何况那还是给他自己吃的,绝不会有失。

他坐在床边,视线从他脸上移开时,才赫然发觉他身上衣衫凌乱。(话说这不是你干的吗,为什么还吓了一跳的样子啊屠苏?)

因为先前他要给他缠裹伤口,所以解开了他的上衫,但是少恭的衣服层层叠叠的十分繁复,他已经根本凹不回原来的样子了。

太难了,屠苏轻叹了口气。算了吧,于是给少恭盖上了被子,这样就看不出来了。

一切妥当,屠苏拿出了他揣在怀中的烛龙之鳞。那是他在少恭身上找药瓶时发现的,本来他是打算没收的。

上一世(姑且这么说吧),少恭就是用它触发了自闲山庄的过去,得到了玉横。也是用烛龙之鳞,看到了秦始皇陵里始皇与幽都炼丹师的对话,根本无法炼出令人死而复生的丹药,他才陷入了彻底的疯狂。

他本不打算将烛龙之鳞还给他。

但是,从他最初拿到烛龙之鳞放在怀中起,就仿佛置身于榣山仙境,他内心就有种从未有过的安宁怡然之感。

少恭在佩戴着它时,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若是如此,他又怎么忍心夺走他这仅有的宁和。

屠苏心下不忍,又将烛龙之鳞挂回了苏珩腰间。少恭初到天墉城,许多事就已上一世的轨迹不同。这一世……少恭,相信我,这一世我们闯出个不一样的结局如何?

少恭的魂魄看着屠苏就那么静静坐在床边,呆呆地望着苏珩,确切说应该是他的脸出神,他觉得十分诡异。

不过,当屠苏拿着烛龙之鳞时,他也感觉到格外的舒适安宁,这个百里屠苏,到底与他有何渊源?

而且,屠苏似乎对他有着别样的情感,说是关切,却又刻意冷漠。少恭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当真有趣,我倒要看看你是谁,对我又知道多少?

屠苏怔怔出神了许久,他心绪难平,怕打扰“少恭”休息,他最终起身决定去屋外走走。

屠苏离开之后,少恭坐回了他刚才坐的地方。他虽然只是魂魄,但他的灵力可作用于这世间实体。

他以灵力牵引出苏珩身上的药瓶,选出了解毒的药丸,放入苏珩口中。不一会儿,苏珩口吐一口黑血,连连咳了几声,也从之前被迫服下的安眠药丸中醒了过来。

烛龙之鳞!苏珩的第一反应就是摸了摸腰间,奇怪,竟然在的。他再抬眼,少恭正笑意温柔地看着他,他觉得瘆得慌。这个人,笑得越是这样纯良,越是可怕,这是他的直觉。

“有话就说,别这么笑。”苏珩坐起身来,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白了少恭一眼道。

“苏珩,天墉城中封印着上古凶剑焚寂,你帮我找到它的所在,但是不要让任何人起疑。”少恭敛了笑容,说。

毕竟是自己的身体,少恭真是看不下去他衣衫不整的样子,遂又以灵力牵引他的衣服,帮他穿戴齐整了。

苏珩见他能如此随心所欲地操控法力,料想他法力应当也极为高强。

“如果帮你达成所愿,我能得到什么?”苏珩知道什么都瞒不过那个人的,这样也省事,直言直语就好。

“你想要什么?”少恭问。

“我要屠苏护送我回陈国。”既然他开口了,他就不客气了,屠苏的剑术和法力,他是能确定的。

“跟我抢人?”少恭嘴角扬了扬,道。

“你要觉得是你的人,就一起来我陈国如何?我若为王,你为国师,他为上将军。”苏珩也不惧他,毕竟如今他们休戚与共。

苏珩你可真敢说,少恭仍是笑看着他:“那便看你能否为我达成所愿了。”

听风听雨小窗眠

第三章 有病就得吃药

姑获鸟是带妖毒的,苏珩没走几步,就倒下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珩觉得好像有什么在他腰间爬动似的,他一下惊醒过来,睁眼却看到屠苏在解他腰封?!

“你干什么!”他一把推开他,太过用力,伤口又崩开了,他感到背上的血在哗啦啦地流。

“你腰间佩囊里有药瓶,我解不下来。”屠苏他自问在做该做的事,一张丝毫未变的面瘫脸道。

苏珩摸了摸腰上,果然有个小袋子,也不知是怎么系的,确实无法解下,最终用剑割断,里面是好几个小瓶瓶罐罐。

“哪个?”屠苏问。

“什么哪个?”苏珩莫名其妙。

“哪个是解毒的。”屠苏又问。

这谁能知道,都是少恭的东西。遭了,他现在就是少恭。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

“你怎么知道我...

姑获鸟是带妖毒的,苏珩没走几步,就倒下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珩觉得好像有什么在他腰间爬动似的,他一下惊醒过来,睁眼却看到屠苏在解他腰封?!

“你干什么!”他一把推开他,太过用力,伤口又崩开了,他感到背上的血在哗啦啦地流。

“你腰间佩囊里有药瓶,我解不下来。”屠苏他自问在做该做的事,一张丝毫未变的面瘫脸道。

苏珩摸了摸腰上,果然有个小袋子,也不知是怎么系的,确实无法解下,最终用剑割断,里面是好几个小瓶瓶罐罐。

“哪个?”屠苏问。

“什么哪个?”苏珩莫名其妙。

“哪个是解毒的。”屠苏又问。

这谁能知道,都是少恭的东西。遭了,他现在就是少恭。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这些?”先发制人总是没错的。

“你是大夫。”屠苏说。

“你怎么知道我是大夫?”苏珩已经逆转形势,他抬眼,审问的眼神。

“晴雪说的。”这肯定是屠苏这辈子反应最快的一次,而且,还说谎了,他对不起师尊的教诲,对不起大师兄的栽培。想着,他低下了头。

苏珩随手拿了个药瓶打开看了看,里面是几粒黑色药丸。屠苏当他已经找到了解毒药,正盯着他吃下去。

药可不能乱吃,谁知道是解毒药还是防身的毒药。苏珩手里捏着药丸,但是不吃又会引起屠苏的怀疑。

“我们现在是在哪儿?”他转移着话题。

“先吃药。”屠苏眼睛都不眨地看着他。

“这药太苦了。”苏珩边说边把药丸又放回了小瓷瓶。

又不是小孩子,一千多岁的人了。屠苏心里这么嫌弃着,可又想起上次他因姑获鸟受伤,喝了极苦的药,少恭却拿了粒味似糖丸的药丸给他。他若是对人好,便会细致入微。但终究对他那么好,都是骗他罢了。

“你身中妖毒,必须服药。”屠苏心里意难平,而且他也没有糖丸。他夺过了那药瓶,倒出一粒药来。少恭你不是说过吗,医者父母心,就算是父母也不介意用些强硬的手段。想着,他点了苏珩的穴,将药塞进了他嘴里迫使他咽下,这才解了穴。

他苏珩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他经历这些!先是被送到卫国当质子,好不容易说服卫国世子叶远玄去找鲛人换取回陈国的出关令牌,都找到迷雾森林入口了,莫名其妙来到这个鬼地方。现在还被这个冷冰冰的暴力少侠喂了不知道什么药,生死一线间!

“这里是临天阁,我的住处,你安心休息。”这回,是他也可以帮少恭了,屠苏有种莫名的小骄傲,但他声线依旧压得冷冷的。

这谁能安心!谁能想到这回合他败在了屠苏手下?只能一会儿趁他不注意,问问少恭那到底是什么药。

苏珩摸了摸腰间,没了,那个绿色的玉佩没了?那里面可是少恭的魂魄所在!


听风听雨小窗眠

第二章 不必如此

如果不是屠苏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苏珩真的要以为屠苏是哑巴了。攻略一个木头脸哑巴,难度还是有一点的,但也只是难一点点而已,没有他苏珩做不到的事。

不过,他倒是不懂,为什么这具身体的主人欧阳少恭很在意这个百里屠苏。

他是想多探得些少恭的秘密,抓住他的把柄,但是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真·套话王。短短来这的两天,他对他仍然一无所知,但他已经毫无隐私可言了。

唉,从长计议吧苏珩。

正当苏珩在感慨时,谷中忽然从各个方向飞来绿光莹莹的大蛾子,它们直直地往人脸上扑,吓得那些来考核的人抱头四处逃窜。

苏珩是个聪明人,他就跟着屠苏,挨着他走,那些绿蛾子畏惧屠苏灵力,并不敢靠近他。

屠苏知...

如果不是屠苏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苏珩真的要以为屠苏是哑巴了。攻略一个木头脸哑巴,难度还是有一点的,但也只是难一点点而已,没有他苏珩做不到的事。

不过,他倒是不懂,为什么这具身体的主人欧阳少恭很在意这个百里屠苏。

他是想多探得些少恭的秘密,抓住他的把柄,但是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真·套话王。短短来这的两天,他对他仍然一无所知,但他已经毫无隐私可言了。

唉,从长计议吧苏珩。

正当苏珩在感慨时,谷中忽然从各个方向飞来绿光莹莹的大蛾子,它们直直地往人脸上扑,吓得那些来考核的人抱头四处逃窜。

苏珩是个聪明人,他就跟着屠苏,挨着他走,那些绿蛾子畏惧屠苏灵力,并不敢靠近他。

屠苏知道“少恭”是来寻求庇护的,但是,倒也不必贴那么近?近到他们的手都常常在走动间会碰到。可偏偏他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时不时还望向那些逃窜之人,笑得很愉悦。

他总是那么会示弱,让人一有不察就会掉入他的陷阱。岂止是在不察之时,就算他此刻明明知道少恭灵力之强大,但他竟也担心他为演戏而不顾后果,无论如何都不出手,然后被姑获鸟所伤。

少恭,我该拿你怎么办?

此时,空中传来尖厉的叫声,姑获鸟果然还是被陵端私放了出来。

“姑获鸟残暴,我去应付他们,你留在原地。”屠苏交代了一句后,人已冲了出去。

苏珩仰望着那几只红色大鸟,好歹他也是会剑术的,别小瞧了他,他也持剑迎向袭来的姑获鸟。

可惜姑获鸟不仅仅是猛禽,更是妖兽,苏珩就算剑术精湛,也压根不是它的对手。躲闪不及,他的肩上已被姑获鸟抓出两三道几可见骨的爪痕。

屠苏见状,反身疾来,一剑将那姑获鸟刺穿了。其余姑获鸟见屠苏身上陡然而增的戾气,纷纷有欲逃之势,不过为时已晚,顷刻间被屠苏斩杀于剑下。

苏珩也是看呆了,他猜屠苏应该很强,但是不知道可以这么强。如果,能把他带到陈国,他们定可以成就一番大事!难怪少恭要他接近他,原来如此。

此番他虽然受伤不轻,肩膀疼得要命,但是好歹也算跟屠苏共同对敌,应该能增加了他的好感度吧?

苏珩心中思量着,不料却对上了屠苏那阴沉得可怕的脸。啧,干什么要凶他?

“我让你留在原地。”屠苏心里堵得慌,少恭果然如他所想一般,为达目的,就算会伤害自己也无所谓。

“只是小伤而已,不必担心。”苏珩忍着巨痛,还冲他假装无事地笑了笑。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自以为是?他哪里看出他担心他了,他现在是很生气,非常生气!他看不出来吗?

在这生气间,屠苏目光落在他背上那几道爪痕上,背上衣服破碎被血肉浸染,鲜血还在汩汩流着。

屠苏一下气势全无,明明是他咎由自取,可他就是无法放任不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