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苏瓷

325.5万浏览    9013参与
阿顏
找寻 第三章 中间的部分找时间...

找寻

第三章

中间的部分找时间写好再发出来QAQ

有时间的话每天都会更新

还是感谢@是Lily哦 跟我合作

欢迎评论挑刺或讨论

找寻

第三章

中间的部分找时间写好再发出来QAQ

有时间的话每天都会更新

还是感谢@是Lily哦 跟我合作

欢迎评论挑刺或讨论

笑颜

联合国工作人员的悲惨世界

谢邀,苏联厉害在哪里不知道,但是苏联男人聊天是真厉害。

人在北京,刚做完核酸。

大概80年代,答主当时在联合国工作,除了五常的工作人员有自己的专有休息室,其余的就只能挤挤。当时中方的工作人员是最沉默的,几乎没什么存在感,里面有个长的挺漂亮的小伙,偶尔会出席一下联合国的活动,中方的官员都挺尊敬他的,也不知究竟是什么地位。苏联有个差不多的军装男子,两个人如果在联合国碰到,要么是互相争执,要么就是视而不见,但随着两家关系正常,还是可以发现两个人共进午餐。就有一次,答主偷偷去中方的休息室休息,即使被发现,中方的工作人员仍欢迎我们这些人去的,苏方看情况,有时候也能混进去休息一下,其余三国就算了。苏方...

谢邀,苏联厉害在哪里不知道,但是苏联男人聊天是真厉害。

人在北京,刚做完核酸。

大概80年代,答主当时在联合国工作,除了五常的工作人员有自己的专有休息室,其余的就只能挤挤。当时中方的工作人员是最沉默的,几乎没什么存在感,里面有个长的挺漂亮的小伙,偶尔会出席一下联合国的活动,中方的官员都挺尊敬他的,也不知究竟是什么地位。苏联有个差不多的军装男子,两个人如果在联合国碰到,要么是互相争执,要么就是视而不见,但随着两家关系正常,还是可以发现两个人共进午餐。就有一次,答主偷偷去中方的休息室休息,即使被发现,中方的工作人员仍欢迎我们这些人去的,苏方看情况,有时候也能混进去休息一下,其余三国就算了。苏方的军装男和中方的漂亮小伙就进来了,答主不懂俄语,两人沟通全程俄语。

只听见中方小伙开始有点喘,逐渐变成了只能说一些短语,后来干脆变成了元音字母,后来小伙的呼吸平复下来,就只剩下军装男叽里咕噜的在说啥,小伙搭几句话。之后就又开始了短语到元音字母的循环,军装男说话,循环。那一下午是一生中最漫长的下午,整整循环了四次。之后中方和苏方再也不允许任何非本方的人员进入休息室。答主也莫名其妙的被母国打包送到了这里,现在已经小四十年了。

上次还看见一个很像军装男的俄家年轻人出席中方活动,那是他们的儿子吧,俄家小年轻除了眼睛颜色长相像极了他父亲,只不过没他父亲有气势,还是太年轻,太弱了。

---------------

算是一个预告,小年夜掉落短语变元音字母详细过程。

Alpha

详细一下ch设定

苏北辰:身高两米一,强壮的体格,脾气不好但是对对象各种甜宠,苏式霸总。

苏修:后期黑化的苏北辰,内敛中带着一点疯批,疯批中带着一点天真,心里想瓷你要和我分手我就和阿美好。

俄:身高两米,脾气暴躁专门和阿美不对付,苏北辰的亲弟,喜欢瓷所以对瓷穷追不舍居然还被他追到了。喜欢亲哥的苏北辰时期,讨厌离家出走以后再也没回家的苏修时期。

瓷:身高一七五,一直都是学霸,前期傻白甜一心一意跟着苏北辰,因为家里嗷嗷待哺的人口众多寻思不能靠苏北辰接济得自己立起来,于是满脑赚小钱钱结果被苏北辰误会。鉴于苏北辰不仅不听解释甚至还想禁锢他,气到和苏北辰分手,看到苏北辰改名苏修和阿美交往后死心。但毕竟是初恋,最后还...

苏北辰:身高两米一,强壮的体格,脾气不好但是对对象各种甜宠,苏式霸总。

苏修:后期黑化的苏北辰,内敛中带着一点疯批,疯批中带着一点天真,心里想瓷你要和我分手我就和阿美好。

俄:身高两米,脾气暴躁专门和阿美不对付,苏北辰的亲弟,喜欢瓷所以对瓷穷追不舍居然还被他追到了。喜欢亲哥的苏北辰时期,讨厌离家出走以后再也没回家的苏修时期。

瓷:身高一七五,一直都是学霸,前期傻白甜一心一意跟着苏北辰,因为家里嗷嗷待哺的人口众多寻思不能靠苏北辰接济得自己立起来,于是满脑赚小钱钱结果被苏北辰误会。鉴于苏北辰不仅不听解释甚至还想禁锢他,气到和苏北辰分手,看到苏北辰改名苏修和阿美交往后死心。但毕竟是初恋,最后还是和与苏北辰相似的俄好上了。

阿美:身高一九二,聪明,疯批,有钱,独占欲爆棚。从一开始就单方便宣布要霸占瓷,瓷不仅不理他甚至还和苏北辰交往了,气疯了的阿美不知道该如何对瓷下手只能先对付情敌苏北辰。没想到苏北辰居然和瓷分手,后来苏北辰改名苏修和阿美两人达成协议表面交往,实际都是在等瓷主动要求他们分开。阿美对瓷的独占欲一直没减少过,包括后来看到瓷和大毛在一起了,又一次气到一佛出世 二佛生天。心里活动大约是:我得不到你又舍不得动你就算了,难道我还弄不死情敌吗?

小狼牙

【CH】没有标题

一些小脑洞,有糖有刀……吧。短打,OK?

有私设,一个国家如果倒下,它对应的意识体会成为普通人,但头上有光圈。

瓷左瓷右都有。主要是我自己磕的


1.南瓷

南:瓷,我好痛苦啊。我感觉我身上每一处

都像被刀割开,每一处内脏都感觉有钢针在里面绞动。

———————回忆线—————————

南:瓷,怎么了?(在瓷面前挥了挥手)

瓷:啊,没,没什么。

南:(叹气,抱住)没什么,都过去了。


2美瓷

瓷:美丽卡,过来一下(微笑)

美:哦~甜心,有什么事吗?

瓷:小钱钱,啥时候还?。(。・ω・。)ノ♡


3俄瓷

俄和美打架。俄,轻伤,美,濒死,瓷路过...

一些小脑洞,有糖有刀……吧。短打,OK?

有私设,一个国家如果倒下,它对应的意识体会成为普通人,但头上有光圈。

瓷左瓷右都有。主要是我自己磕的





1.南瓷

南:瓷,我好痛苦啊。我感觉我身上每一处

都像被刀割开,每一处内脏都感觉有钢针在里面绞动。

———————回忆线—————————

南:瓷,怎么了?(在瓷面前挥了挥手)

瓷:啊,没,没什么。

南:(叹气,抱住)没什么,都过去了。



2美瓷

瓷:美丽卡,过来一下(微笑)

美:哦~甜心,有什么事吗?

瓷:小钱钱,啥时候还?。(。・ω・。)ノ♡



3俄瓷

俄和美打架。俄,轻伤,美,濒死,瓷路过。

俄:(伸手抱住瓷)好疼~

瓷:好了好了,我给你敷药。乖~

俄:他(美丽卡)怎么办?

瓷:还活着吗?(踹一脚)

美:卧槽,疼!(弹起)

瓷:嗯,还活着,走吧。

俄:嗯嗯嗯。


4苏瓷

瓷:老师,你搁这嘎哈捏?

苏:达瓦里氏,这灯,亮不亮?

瓷:亮。

苏:高不高?

瓷:高。

苏:显不显眼?

瓷:显。

苏:挂谁?

瓷:美丽卡。

苏:漂亮!



5塞瓷

瓷:塞,我喜欢你!

塞:耶?我我我……(脑斧脸红)

塞:那我有个小愿望,可以吗?(兴奋)

瓷:什么?

塞:樱桃,白宫,懂?




Tsurumori☆Chiaki
瞎摸 (谁也不服谁)

瞎摸

(谁也不服谁)

瞎摸

(谁也不服谁)

染

帮我选选题材

继续写苏瓷好,还是写美瓷,还是俄瓷

真的,好多题材的,你们也可以跟我说说,有没有什么喜欢的CP,我是个杂食…是想写刀子,还是想写糖…还是自行车(? 真的超级多!

 有没有更喜欢的题材?几个人的都可以(?

在线等挺急的

继续写苏瓷好,还是写美瓷,还是俄瓷

真的,好多题材的,你们也可以跟我说说,有没有什么喜欢的CP,我是个杂食…是想写刀子,还是想写糖…还是自行车(? 真的超级多!

 有没有更喜欢的题材?几个人的都可以(?

在线等挺急的

苏维埃  (Андрей Кураев)
好家伙,腾讯翻译都被我玩成剧本...

好家伙,腾讯翻译都被我玩成剧本了。


一人分饰两角,左瓷右苏,巨大的OOC


«我永远爱你(Я навсегда тебя люблю)»

好家伙,腾讯翻译都被我玩成剧本了。


一人分饰两角,左瓷右苏,巨大的OOC


«我永远爱你(Я навсегда тебя люблю)»

月印棠

【苏瓷】恋爱趁早谈

我流苏瓷 大家看个乐子 不是国设


苏喜欢在雪天坐在瓷的身边。

两个人烤着火,听着炉火爆开的声响,和书页翻开的余声。

安逸的让人忘了屋外的大雪。


瓷偶尔会谈谈自己。

苏不明白自己的爱人在说起团圆时,含笑却坚定的语气:“我的孩子,一个都不能少。”

苏联想到自家十五个不安生的崽子,脑壳子隐隐作痛。


两个人还未确定关系的时候是有一段尴尬期的,那种恋人之间的甜腻和友人之间的理智相互撕扯,眼神的汇聚似乎都成一种明目张胆的调情。

苏在收到瓷小酌两杯的邀请无疑是乐的咧着嘴在屋子里打转,在翻找了衣柜后找出自认为最得体的风衣。


其实在出门的时候就后悔了。...


我流苏瓷 大家看个乐子 不是国设


苏喜欢在雪天坐在瓷的身边。

两个人烤着火,听着炉火爆开的声响,和书页翻开的余声。

安逸的让人忘了屋外的大雪。


瓷偶尔会谈谈自己。

苏不明白自己的爱人在说起团圆时,含笑却坚定的语气:“我的孩子,一个都不能少。”

苏联想到自家十五个不安生的崽子,脑壳子隐隐作痛。


两个人还未确定关系的时候是有一段尴尬期的,那种恋人之间的甜腻和友人之间的理智相互撕扯,眼神的汇聚似乎都成一种明目张胆的调情。

苏在收到瓷小酌两杯的邀请无疑是乐的咧着嘴在屋子里打转,在翻找了衣柜后找出自认为最得体的风衣。


其实在出门的时候就后悔了。

有点冷。


瓷看着苏单薄的风衣,紧了紧自己的棉袄,说:“快到春节了,能和我去买点年货吗?”

“当然。”今天的时间都是你的。


苏人高腿长,挤在人群中很有些鹤立鸡群的味道。瓷买了对联,又买了两把银柳,还有炒米和金丝猴牌的小糖。


苏欲言又止,插在口袋里的手蠢蠢欲动,就是没能说一句:“给我。”

他自觉没有什么立场帮瓷拎东西。


“你知道吗,”瓷微微一笑“要是没有禁止燃放烟花炮竹,我肯定提两挂炮回家。浪费了一个劳动力蛮可惜的。”

苏点点头,问:“你们过年放的炮是什么型号的?”


瓷笑意更浓,往人群深处挤了挤。


苏最后还是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慢慢悠悠的跟在瓷的身后,脖子上挂着瓷嫌热撤下的红围巾。

二人路过回家的公园,相亲角很热闹,比平时多了些躁动。


苏多瞟了两眼,就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在里面上蹿下跳。

那人显然也看见苏瓷了。

“嘿!瓷!”阿美利加破开人墙,巧妙地挤开苏,搂着瓷的肩膀“你们这过年真热闹。”

“确实,”瓷掸开阿美利加的手“你来相亲角干什么?”

“练汉语,有时间喝一杯吗?”阿美利加笑嘻嘻地又要伸手,手还没蹭到瓷的衣角,苏就面无表情地拎着红色塑料袋,目视前方:“让一让,让一让。”


阿美利加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苏,你好,你吃了吗?”


苏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看着阿美利加缩了缩脑袋:“回去做饭呢。”

瓷接话:“我烧。”

阿美利加耸肩,退了半步,挑眉说:“我还有事。小甜心,今天不方便就下次再约。”


瓷呵呵一笑,拉着苏的袖子离开相亲角,等走远了才和苏咬耳朵:“看上阿美利加的多半是眼睛离家出走了。”


苏放松下来,二人琐碎的聊着闲事,就说到下雪。

苏趁热打铁:“到我这看看吧,雪很大,我们能,一起过年。”

瓷有些诧异:“你的孩子不会介意吗?”

“为什么要介意?不就是多个人。”


其实谈恋爱这个是要讲究实际。

苏把握住喝酒的机会,喝了两碗花雕酒就直呼劲大,握着瓷的手磕磕巴巴的说喜欢。

瓷一手端碗,喝了口酒;“其实你也可以等清醒了在和我说。”

苏有些愣,花雕酒的后劲真有些上头。

“我会回应的,无论何时何地。”


瓷有些喜欢这种冰天雪地里的相处。白茫茫的一片,桥路不见。

看累了书就和爱人聊会。

很快的,寒冬就会过去了。






靠

就这样

无所谓

自产自销

为了画粮而画粮

仅此而已

我乐意

就这样

无所谓

自产自销

为了画粮而画粮

仅此而已

我乐意

巴尔干金曲点映机

【被迫重发x】

“由你点燃的火种我替你保存下去,你未走完的路我替你走下去”

致曾经的友人、一时的敌人、永远的老师——苏维埃


【来的很迟的苏解30周年纪念】

【被迫重发x】

“由你点燃的火种我替你保存下去,你未走完的路我替你走下去”

致曾经的友人、一时的敌人、永远的老师——苏维埃


【来的很迟的苏解30周年纪念】

慕沐mmmm

全拟预警👀

我拥抱的向日葵,是你的曾经

全拟预警👀

我拥抱的向日葵,是你的曾经

天yu雪

【苏瓷/英法/加美】秘密计划

*还是普设适合搞事情,写多长看心情吧。

*又名,攻愁者联盟之怎么把自己(deyao)作没的。阿美是始作俑者,毕竟他干什么都不ooc……白俄客串。

*没错就是我,我要开始搞颜色了。

*人物简介:瓷和法合伙经营一家餐馆,苏和英是大学教授,美和加是养兄弟(没有血缘关系就对了)他们两个经营一家摄影楼。这些你不必要记住因为也不一定用得到,写出来就是因为我是个强迫症。我流白俄是女生,她的身份是苏的学生。(这个你可以记住)

*这一篇是以阿美带头搞事情为主的。三对现在已经在一起了。六个人相互认识。

*瓷管苏叫北辰,能接受者再往下看。!!!(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合适,反正是CP向普设对吧)...


*还是普设适合搞事情,写多长看心情吧。

*又名,攻愁者联盟之怎么把自己(deyao)作没的。阿美是始作俑者,毕竟他干什么都不ooc……白俄客串。

*没错就是我,我要开始搞颜色了。

*人物简介:瓷和法合伙经营一家餐馆,苏和英是大学教授,美和加是养兄弟(没有血缘关系就对了)他们两个经营一家摄影楼。这些你不必要记住因为也不一定用得到,写出来就是因为我是个强迫症。我流白俄是女生,她的身份是苏的学生。(这个你可以记住)

*这一篇是以阿美带头搞事情为主的。三对现在已经在一起了。六个人相互认识。

*瓷管苏叫北辰,能接受者再往下看。!!!(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合适,反正是CP向普设对吧)






希望你看好了最后一条,不然会被雷死。














   




   “小宝贝~在吗?”看着阿美发来的一条微信,瓷一阵恶寒,这个家伙就从来不会好好打招呼,上回苏坐在瓷旁边听到了他发的语音,差点上门去把他扁一顿。

      “在,有事说事。”

       “哎,你原来可没这么无趣啊,跟那个姓苏的老学究滚久了,也变成老古板了?”

       “北辰不是老学究,上回他追着你跑了三条街你忘了?你累趴下了他都没事儿。”

       “好好,那你就跟你的辰哥哥亲亲抱抱举高高去吧,不过我这儿有点关于他的八卦,诶,也就不告诉你啦。”

       “🙃,别把你的爱好强加给我,没事儿就一边玩。”瓷也不管阿美有没有再发消息,直接把手机关了。

       这时法坐了了过来,午高峰刚刚过去,现在店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大英还有你家那个背着咱们搞事情!”瓷差点把刚喝的茶水喷出来,今天是八卦日吗,怎么一个个的都在……“刚才阿美给我发消息了,说大英和苏北辰都接受了女生的邀请,要在学校里舞会上跳华尔兹,哼,大英那个**,都没问过我愿不愿意!”

     “就这,学校组织舞会不去又不合适,和女生去跳舞不很正常吗?”瓷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但阿美说可以邀请爱人一起去的,他们两个就是在变相承认自己是单身,那咱们算什么!”

      “……那阿美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光顾着生气忘问了。”

      “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没事把嘴闭紧,一天天的跟个大喇叭一样。”

       “啥?我是大喇叭?要是没有我你俩被扔了都不知道!”阿美大摇大摆的走进餐馆,随便扯了一把凳子坐下,活像来收保护费的流氓。

       “是想问我为什么知道是吧,因为学校很重视这个舞会,很多外来的人都要进学校参加,我们摄影楼被他们选中,全场负责拍照片的。”阿美又从冰柜里拿出一瓶可乐,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

      “英和苏北辰可是全校出名的男神,在舞会上估计也是焦点,而学校里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他们两个选好舞伴了,一个化学系的系花,一个建筑系的系花,哎,你俩估计都不知道吧。也对,你俩的心胸那么宽广,怎么会多想呢。反正是他们俩方便随便选个舞伴,然后选好了就跳吗,反正就是跳舞,对,是我太狭隘了……”阿美一边说一边瞟着他们两个,法的爆脾气直接起来了,好啊,全校男神是吧,非把你揍得三个星期出不了门。瓷没有说什么,但能看出来他也不淡定了。

     男朋友太帅老有人惦记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加也是,原本我以为他挺纯情的,现在看来还能招来一群女生围着他转。装个摄像机,布置个场景,我还站在旁边看着呢,一群女生就争着的给他送水。那家伙还笑呵呵地直接拿过来就喝,好像我就是个摆设似的。”阿美看似满不在乎,其实是在意得很。

      “所以,我想出了一项秘密计划专门对付他们,你们要不要参加?”阿美往椅子上一靠,说道。

      “还不如直接去找他们问清楚。”瓷站起来走进了厨房。“诶,你倒是挺清醒挺理智是吧,姓苏的背着你干这事儿你就一点也不生气?”“阿美继续怂恿道。

     “在没有亲口问他之前,我一直相信他。”

     “好,那你去问吧,看他告不告诉你就完了。”

      当天晚上。

      “北辰,听说你们学校最近有活动?”

      “是,舞会,我不打算去。”

      “那边学校里边的小姑娘不是要失望了。”

      “我不会,也不想去。”

      “那要是我想去呢?”

      “不……别去了吧,太麻烦了。”

       “……”

       第二天一早。刚进入饭馆,法就黑着脸过来:“大英那个**,我问他他就矢口否认,一看就是心里有鬼。”

        瓷给阿美发了个微信。

       “阿美,我和法加入你的计划。”

       “呵,我就知道。”

       而阿美的计划就是,呃,直接给他们送点帽子看看,原谅色的那种。“放心,假戏假作,人我也找好了,让他们也知道知道是什么滋味。”

       “你俩,谁跟我组CP?”阿美穿着一身不入流的衣服,靠在沙发上假装自己是黑帮大佬。“法,你去吧,我担心我跟他坐一块儿我忍不住揍死他。”“为了真相,来吧!”美张开了自己并不宽广的怀抱。法:我忍。然后就坐到美旁边去了。“瓷,我给你找了个小女生,前几天她在我这儿拍照没带钱,我给她免了单让她给我帮个忙,她答应了。”半个小时之后,白俄到了。“放心,假扮女朋友这种事情我在小说里看多了,绝对给你演的好。”白俄一脸骄傲地说道。

       之后,在经过周密的计划之后,几个人就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恰巧”的让苏和英看到了。阿美和法肩膀相依,瓷笑着挽着白俄,走在暮色初降的步行街上,阿美一身运动装,法背带裤陪米色衬衫;瓷一身黑金相称的汉服,白俄则是深蓝色汉服,仿佛一对行侠。他们引得路人一阵羡慕,几个女生更是眼睛发亮,走几步就回头观望一下,然后偷着笑。

      另一边,英和苏已经散发出了黑暗气息。对象疑似劈腿怎么办,在线等,急!

         

      

     


       



   

   





枫画

我承认我爱你(过渡篇)

17.

        办公室里,苏左手握着电报,右手不停敲着桌子,一旁的座钟发出庚久不变的滴答声

        瓷从门边探出头来:“老师?…………”

        “怎么了?”

        苏招手,示意瓷进来...


17.

        办公室里,苏左手握着电报,右手不停敲着桌子,一旁的座钟发出庚久不变的滴答声

        瓷从门边探出头来:“老师?…………”

        “怎么了?”

        苏招手,示意瓷进来

        他默默向瓷递出手中的电报

        电报上的每一字,每一句,好似雷击,击中这个瘦弱的女孩

        “达瓦里氏……”

        瓷放下电报,擦掉眼角的泪珠,抬起头,坚定无比:“老师。”

        “我想,”

        “我是时候该回去了。”






         “真的不用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老师您也很忙的,对吧?”

         “现在的局势,我们都知道,所以您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苏瞥见瓷的行李里只有一些衣物(苏送的)和少的可怜的干粮,便偷偷往里面塞了一些药和纱布

        “老师,你干嘛呢?”

        他迅速收回手:“没……没什么……”



        苏帮瓷提着行李,一起走在去车站的路上

        本来瓷不要他送的,但苏非常坚定,二话不说也跟上来了

        “……你回去之后有地方住吗?”

        “我家孩子们可厉害了,老师不用担心。”

        车站口,苏递出手中的行李,憋了半天,只说了一句话

        “……注意安全。”

        “我等你回来。”

        瓷爬上了车

        “好……”

18.

        苏久久伫立在车站,望着车渐渐远去,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中

        直到夜幕降临,北极星升起,他才缓缓转身,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推开门,那声熟悉的“老师”并没有响起

        这房子太空,太静了

        自己住了十几年的房子,为什么一下子没了家的感觉?

        “……达瓦里氏……”

        “我想你了。”



       瓷坐在车的最后一排,回头看着目送自己远去的苏

        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她才回过头来

        北极星升起,照着正下车的瓷

        “妈!”来接她的小兔子一下子扑进瓷的怀抱里,痛哭起来

        “好了好了,我回来啦,一切都会没事的。”

        “妈,那个苏维埃没有欺负你吧?”

        “嗯?!”



        说到苏,她又想到的了老师温暖的大手和他自己煮的饭菜

        “……老师……”

        “我想你了。”

19.

        瓷整理好衣冠,跨进一所富丽堂皇的房屋

        里面坐着的人看见她进来,似乎有一丝不爽

        但他只是张了张嘴,没说出一个字来

        方桌上摆着两份签好的合同

        瓷向他伸出手来

        他伸出手,却犹豫着不握上去

        她先握住了他的手

        “合作愉快!”她给了个信任的笑容

        他似乎是勉强地,尴尬地挤出笑容回应

        “……合作愉快。”






解放了!!考完了!!

最后留个私设苏瓷


Leah_moon
有时候我觉得去世的人不会离开我...

有时候我觉得去世的人不会离开我身边。

有时候我觉得去世的人不会离开我身边。

一濑濑濑

谁会拒绝一个可爱的瓷爹奔向你呢

p1的莫辛纳甘有参考

谁会拒绝一个可爱的瓷爹奔向你呢

p1的莫辛纳甘有参考

汪可哈

这手好难画啊!图在纸上看和拍到手机里根本不是一个东西啊喂

这手好难画啊!图在纸上看和拍到手机里根本不是一个东西啊喂

M

无脑小文

怎么说呢?有些人,有些事,只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祂很重要。

当得知苏联消失后,瓷只是默默的点点头并无言语。

“所以,你就是那家伙的后继者?”美利坚合上下打量着面前和苏差不多的斯拉夫人,“是又怎样?”俄丝毫不怕面前的国,气场和苏很像,“没什么,简单认识一下,以后就是同事了。”美利坚合伸出手,俄只是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只留下美利坚伸着手面对空气……

“瓷,你在吗?”

“请进吧!”

 俄走了进去,瓷正站在窗户前,旁边是一盆以经枯死的向日葵,俄深吸一口气说:“瓷,这是祂让我交给你的”俄从兜里掏出小木盒,“祂说,你想要很久了,不知道你买沒。”瓷扭过头来,扯出一个微笑,说:“放桌...

怎么说呢?有些人,有些事,只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祂很重要。

当得知苏联消失后,瓷只是默默的点点头并无言语。

“所以,你就是那家伙的后继者?”美利坚合上下打量着面前和苏差不多的斯拉夫人,“是又怎样?”俄丝毫不怕面前的国,气场和苏很像,“没什么,简单认识一下,以后就是同事了。”美利坚合伸出手,俄只是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只留下美利坚伸着手面对空气……

“瓷,你在吗?”

“请进吧!”

 俄走了进去,瓷正站在窗户前,旁边是一盆以经枯死的向日葵,俄深吸一口气说:“瓷,这是祂让我交给你的”俄从兜里掏出小木盒,“祂说,你想要很久了,不知道你买沒。”瓷扭过头来,扯出一个微笑,说:“放桌上吧,谢谢你了。”俄将盒子放到桌上,“你好好休息,不用想那家伙”俄说完就走了……“还是没能说出口”

在俄走后,瓷又站了一会儿才回到桌前,瓷打木盒,里面是一颗星星,一颗五角星,镶了一圈金边,中间有一颗红宝石,虽说做工谈不让精细,但能看出做这颗星星的人很用功,用了很长很长时间……

…………

“老师!你说我把星星戴这儿好看吗?”说着瓷还在胸前比划一下,在破旧的军服上比划着,苏在一旁笑着点点头,“唉!可惜我没有胸针…算了!以后在说吧!”瓷的眼神中有些失望,但还是笑着,苏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月光散落在大地上,让漆黑一片的地大地上有了光。

“老师!您小心些!”瓷站在一旁,苏正借着蜡烛微弱多光缝线…苏的眼以经眯成一条线,瓷在一旁看不下去,说:“老师,要不行给我吧”苏放下针线深吸一口气,说:“睡你的觉去!”然后又开始穿线,“老师您在这我又…睡不了”瓷弱弱的回了一句“嗯?”“没,没什么。”瓷只好乖乖上床

“老师,我睡不着。”苏算是把线穿进去了,“不闭眼能睡着才怪”苏开始缝补瓷的外套“我真睡不着!”苏抬头看了一眼瓷,黑眼圈可不会骗人。瓷就这么裹着被子,看着苏缝线……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苏咬断线,抖了抖衣服,披在瓷身上,“嗯!老师···”瓷半睡半醒的,苏摸摸祂的头,将瓷揽在自已怀里,轻轻的拍打瓷的背,哼着一首安眠曲……………… 

一声又一声的鞭炮声,将瓷从回忆中拉回现实,窗外正飘着雪花,从楼底下时不时传来一些微弱的笑声 

…………… 

俄站在楼下,篡紧拳头。 

瓷乘电梯下来,看见俄在在门口,走过去…… 

俄慢慢放松,说:“那老家伙……葬在白桦林深处,你去过的。”“明天带我去吧!”瓷笑着说,俄点点头,还是说不出来啊…

豹民
烂 活 再 放 送 我设里苏修...

烂 活 再 放 送

我设里苏修是红细瞳,苏是金细瞳。

烂 活 再 放 送

我设里苏修是红细瞳,苏是金细瞳。

迅哥是最美的礼物

喜闻乐见变小梗(上)

[图片]

[图片]

[图片]

实在不行,咱混着写吧🌚👍

人工糖精.....?

写的灰常尴尬,且有不文明的词,并且很ooc,请慎入(?)🌚👍

有苏瓷......(つд⊂)(其实就是想看多人行(?))

后面会更cp单篇的٩(๑•̀ω•́๑)۶

——————————————————

众所周知,红营和蓝营,南谁都撩得到,当然,除了瓷。

而且南看苏是真的不顺眼,虽然都是红营的同志吧,但是你能忍受志道同和的同志阻碍你追你媳妇儿吗?!

那肯定不能啊!

最气人的是你情敌是正宫。

都是斯拉夫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

联合国大厦——

会议室...

实在不行,咱混着写吧🌚👍

人工糖精.....?

写的灰常尴尬,且有不文明的词,并且很ooc,请慎入(?)🌚👍

有苏瓷......(つд⊂)(其实就是想看多人行(?))

后面会更cp单篇的٩(๑•̀ω•́๑)۶

——————————————————

众所周知,红营和蓝营,南谁都撩得到,当然,除了瓷。

而且南看苏是真的不顺眼,虽然都是红营的同志吧,但是你能忍受志道同和的同志阻碍你追你媳妇儿吗?!

那肯定不能啊!

最气人的是你情敌是正宫。

都是斯拉夫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

联合国大厦——

会议室里一如既往地爆发了一场骂战。

但这次骂战的起因不是英法互看不顺眼,不是美丽卡故意挑事,也不是苏瓷美这仨日常互怼。

而是因为——瓷,变小了。

——————————————————

苏和美对喷了好久

"美丽卡拿开你的脏手!"

"F**K,死学生控!又不吃了他 你激动个什么?!"

"学生控怎么了?!我有学生你有吗?!"

"你找si!你有bing吧!"

"你才有bing啊你!"

"行行行你厉害你厉害!"美顿了一下,大脑飞速旋转,"我走行了吧?!"

"你走也没用我可知道你住哪!信不信我拿大伊万炸了你家?!"

——————————————————

数小时后,这几位才发现瓷的心智跟着体型一起变小了。

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不是,这可爱犯规了吧?

美丽卡早就想到了一个馊主意:把瓷拐走,然后拿来威胁CCCP

(美:我就是爱恶心苏,怎么滴吧)

然后他真的把瓷抱走了,跑的比兔子还快。

"达瓦里氏....?!"

"苏卡!美国佬!你TM给我放下!"

——————————————————

"呦,美国佬又干了好事儿啊"

南大老远就看见苏拿着镰刀锤子追在美丽卡后面捻。

仔细一看.....

南摘下了墨镜,揉了揉眼睛

卧......槽?美丽卡抱着的那个小孩儿怎么和瓷这么像?

南也追了上去

——————————————————

(一番激烈的追逐战)

——————————————————

结果不出所料

美被狠揍了一顿

苏很小心地把瓷抱起来:我学生居然被傻*美国佬抱了

南把瓷从苏怀里抢走,还rua了下瓷的脸蛋

软fufu的

这就是小时候的瓷吗?呜呜呜真可爱,抱回去当童养媳(?),毕竟要好好和媳妇培养感情

....但是哪有这么培养感情的

直接亲亲不好吗?!

苏看着这俩在那搂搂抱抱(?),醋坛子翻了

哦,苏南关系又恶化了(?)

——————————————————

没提到的cp会补上的ε(*・ω・)_/゚:・☆

stage—丙烯(人在天堂很好谢谢)

ch all瓷向 一些日常

*我属于爱他就all他的类型,雷请自避,男体瓷

*这文真的只是暂时长这样,搞好完整版我会删了

以下是脑洞+片段

没有完整版哦

1.  美瓷


       “哇,瓷,你怎么这么会做饭啊。”塞了很久憨八嘎和薯条炸鸡的美如是说。


        “emmm,如果你出生就能记住我家八大菜系,或许可以摆脱这些。”瓷一手掂锅一手抡勺道。...



*我属于爱他就all他的类型,雷请自避,男体瓷

*这文真的只是暂时长这样,搞好完整版我会删了

以下是脑洞+片段

没有完整版哦

1.  美瓷

 

 

       “哇,瓷,你怎么这么会做饭啊。”塞了很久憨八嘎和薯条炸鸡的美如是说。

  

        “emmm,如果你出生就能记住我家八大菜系,或许可以摆脱这些。”瓷一手掂锅一手抡勺道。


       “?你是魔鬼吗瓷?我馋你家菜是不错但是我并不想做啊!”美惊的墨镜都掉了。

   

     “那以后我不在这做饭了你还是只能吃垃圾食品。”瓷盛出锅中的鱼香肉丝,“而且我看得出,你学了也不会。毕竟你出自于英的手笔。”


       美:……duck不必何迫真?


 2.苏瓷


       “达瓦里氏,这个结怎么打啊?”苏提起一团红疙瘩,真诚的向瓷发问。


        “……老师,我记得,你的艺术细胞很好啊?”怎么会做出如此……清新脱俗的中国结呢?瓷对这与他设想不符的情节感到十分不解。


       “用你们中国的古话说,尺有所短嘛,”苏把红疙瘩递给瓷,“呐,达瓦里氏,帮我一个忙,编个同心结吧。”

   

        “?老师您不是要编福结吗?”瓷接过红疙瘩,找到了疙瘩结的松口,灵活的穿了几个来回,原来团状的绳成功被解开了,让苏忍不住称赞:“达瓦里氏,你的手好巧啊,你们那边的人都是这样的吗?”

   

        “额,不全是啦,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做手工的天赋,”瓷边重新打结边回复,“老师,确定是同心结吗?”


      “没错,达瓦里氏,我听说你们那里同心结代表心心相印,所以想编一个给你,结果我低估了它的难度。”苏难得露出类似羞涩的神情。


        彼时瓷恰好抬头,忍不住扬起嘴角:“老师难得打了直球,居然还害羞了,如果您是指它的寓意,那是不错的,可是,这是该我做给您的事啊。”


       苏感觉手心被塞了一个东西,他低头就看见了一个精巧细致的中国结,不过看样子并不像他听说的同心结那样,而是类似半心形。


     “达瓦里氏,这是?”

    

        “我的独家改良版本。”瓷从袖中抽出另外半颗心,“早就想和老师一起做了,今日却是我自作主张了。”


        苏愣了愣,反而笑了:“这反倒比单人拥有的同心结好啊,亲爱的达瓦里氏。”

————tbc——————

(后续还有俄瓷,塞瓷,瓷巴,南瓷要素)

*很辣鸡就是了

*不合理可指出but不要人参公鸡

*全员私设,意识体私设普通人,但是成年后就是意识体了

@Stage-蓝光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