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苏美尔

884浏览    56参与
Silencio

公主与祭司: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最高女祭司们

Princesses as Priestesses:

Enheduanna and the Office of En-priestesses

    This study will focus on the practice of women of royal lineages taking on priestly roles, ...

Princesses as Priestesses:

Enheduanna and the Office of En-priestesses

    This study will focus on the practice of women of royal lineages taking on priestly roles, especially a ritual office known as en-priestess, usually translated as high priestess (Bertman 2003). The earliest recorded holder of the position of en-priestess was Enheduanna, daughter of Sargon of Akkad (reigned c. 2334–2279 BC). The title of en-priestess is usually taken by a female member of royal families. En-priestesses were perceived as being the spouses of male gods. For example, Enheduanna was considered to be the wife of the moon-god Nanna (Stol 2016, 564). Although Enheduanna was the first recorded en-priestess, some scholars believe that there were earlier examples of similarly positioned females in the Early Dynastic period (c. 2900–2334 BC) and that Enheduanna’s appointment by Sargon was an attempt to legitimize his reign by following a Sumerian tradition (Winter 1987, 74). I will address the controversy over whether or not the office of en-priestess was already established before her time. Nonetheless, installations of en-priestesses were evident during the reign of Naram-Sin (reigned c. 2254–2218 BC), grandson of Sargon, Ishme-Dagan of Isin (reigned c. 1953—1935 BC), as well as Warad-Sin (reigned c. 1834–1823 BC) and Rim-Sin of Larsa (reigned c. 1822—1763 BC). I argue that en-priestesses helped to legitimize the political claims of their kings by forming a close alliance with the gods in the form of sacred marriages.

1)En-priestess’s sacred marriages with the gods helped to reinforce the image of their kings having a special relationship with the divine, thus claiming endorsement from the gods and legitimizing their political claims.

        a)In ancient Mesopotamia, priesthood and kingship are often closely intertwined. Kings often claims endorsement from the gods by placing themselves in a special relationship with the gods (Foster 2016, 140).

            i)The kings themselves sometimes claims to be lovers or husbands of the goddess Ishtar, evident during the reign of Naram-Sin and kings of Isin (Stol 2016, 556).

        b) En-priestess are considered to be in marital relationships with the deities they serve, thus playing a part in the kings’ efforts to legitimize their reign.

            i)En-priestess are referred to as spouses of male deities and are thus expected to be chaste and lead flawless and pure lives (Stol 2016, 570).

            ii)By arranging such sacred marriages, the kings claimed endorsement from the divine, thus justifying their political actions.

2)Enheduanna’s installation by her father, Sargon of Akkad, as en-priestess of Ur was part of a political strategy for Sargon to legitimize the Akkadian regime in a traditionally Sumerian region.

        a)Enheduanna was the first recorded holder of the position of en-priestess of Ur, however, scholars debated over whether or not the position was already established before her time.

            i)Visual evidence from the Early Dynastic period, especially a depiction of a female figure on a cylinder seal from the E.D. III period (c. 2600–2350 BC) dressed similar to later en-priestesses, suggest that the office of the en-priestess of Ur existed as a traditional Sumerian position before Sargon’s conquest (Winter 1987, 72).

                (1)The disk of Enheduanna, which was discovered by archeologists in an excavation of Ur, has a passage of texts clearly stating her identity: “ (1-3) En-h[e]du-ana, zirru priestess, wife of the god Nanna, (4-7) daughter of Sargon, [king] of the world” (Frayne 2016, 35-36). This is the first recorded appearance of the position of the high priestess of Ur.

                (2)The female figure depicted in the cylinder seal from the E.D.III period wore a special cap similar to what was depicted on the disk of Enheduanna. As well, she was placed at the front and centre of the relief to indicate her significance (Winter 1987, 70). These visual clues lead Winter to conclude that the position of en-priestess of Ur already existed before Enheduanna’s installment and that Sargon strategically placed Enheduanna in the position of high priestess of Ur to legitimize the Akkadian regime by following an already established Sumerian tradition (Winter 1987, 75).

            ii)However, some scholars disagree with this view and argue that the installment of Enheduanna as the en-priestess of Ur was a political innovation by Sargon to counterbalance the local religious influences (Steinkeller 1996, 124).

                (1)Steinkeller proposed that sacred marriage between a male priest and a female deity was a southern Mesopotamian tradition while in the north, it is more common for female priestesses to be installed as consorts of male deities (Steinkeller 1996, 124).

                (2)Despite his disagreement with Winter’s argument that Enheduanna was not the first en-priestess of Ur, he agrees that Sagon’s installment of Enheduanna was motivated by political reasons in that by imposing an Akkadian tradition onto the land of southern Mesopotamia, he aimed to achieve a counterbalance with the local religious influences (Steinkeller 1996, 124-125).

            iii)Evaluating the evidence presented by both sides, I find the arguments by Irene Winter to be more convincing as she presented the visual evidence in an organized manner and formed a logical conclusion from the evidence she presented. While Steinkller’s argument has some merits, there lacks concrete evidence to support his claims.

3)Naram-Sin, grandson of Sargon, appointed at least three of his daughters as high priestesses at different cities to establish a family network that links his reign to the gods, in order to achieve stronger political control over these cities (Foster 2016, 140).

        a)The Akkadian empire was highly influenced by the royal ideology that placed the kings in a special relationship with the gods, evident in the claim made by Naram-Sin that he is the lover of the goddess Ishtar (Foster 2016, 141).

        b)Naram-Sin appointed his daughter, Tutanapsum, as the en-priestess of Enlil in Nippur was in order to achieve stronger political control in Nippur, similar to what Sargon did in Ur with Enheduanna (Stol 2016, 559-560).

        c)These sacred marriages between royal members and the deities during the Akkadian regime legitimized the political claims of the ruling family and strengthened their political control over the cities.

    In conclusion, although Enheduanna was the first recorded holder of the position of en-priestess, her appointment by Sargon of Akkad might have been a strategy to solidify an Akkadian regime in southern Mesopotamia by following an already established Sumerian tradition. The subsequent appointments of en-priestesses by Naram-Sin and kings of Isin and Larsa are likely motivated by similar political reasons. The sacred marriages between the en-priestesses and male deities allows the kings to establish a familial connection with the gods and claim their endorsement of the king’s reign.


Bibliography:

Foster, Benjamin R. 2016. The Age of Agade: Inventing Empire in Ancient Mesopotamia. London; New York, NY: Routledge/Taylor & Francis Group.


Frayne, Douglas. 2016. Sargonic and Gutian Periods (2234-2113 BC). Toronto: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https://doi.org/10.3138/9781442658578.


Steinkeller, Piotr. 1996. “On Rulers, Priests and Sacred Marriage: Tracing the Evolution of Early Sumerian Kingship.” In Priests and Officials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Papers of the Second Colloquium on the Ancient Near East — The City and Its Life Held at the Middle Eastern Culture Center in Japan (Mitaka, Tokyo), edited by Kazuko Watanabe, 103–37. Heidelberg: Universitätsverlag C. Winter.


Stol, Marten. 2016. Women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Translated by Helen Richardson and M. E. J. Richardson. Boston; Berlin: De Gruyter.


Winter, Irene. 1987. “Women in Public: The Disc of Enheduanna, the Beginning of the Office of EN-Priestess, and the Weight of Visual Evidence.” In La Femme Dans Le Proche-Orient Antique: Compte Rendu de La XXXIIIe Rencontre Assyriologique Internationale (Paris, 7 - 10 Juillet 1986), edited by Jean-Marie Durand, 189–201. Paris: Ed. Recherche sur les Civilisations.


时光幻象 Time-Illusion

古代西亚创世史诗Eruma Elish自译-1

偶然从一个网站上弄到了史诗的英文版本,感觉是非常珍贵的资料,就马上保存了下来。这个版本中有很多空缺,可能是最为接近古文原文的版本,在译文中缺失之处以【......】表示。

为了体现史诗的高古特色,此次特意采用了文言的译法,可能会使文章别有韵味,但也可能会有照猫画虎之嫌,总之是姑且一试。

此篇史诗原文共由7块泥板构成,所以英文版与此译本皆分7节,此为第1块泥板。


泥板   I


彼时高天穹宇尚无名称 


广阔大地亦无称呼


唯有创造天地之原始之主阿普苏...


偶然从一个网站上弄到了史诗的英文版本,感觉是非常珍贵的资料,就马上保存了下来。这个版本中有很多空缺,可能是最为接近古文原文的版本,在译文中缺失之处以【......】表示。

为了体现史诗的高古特色,此次特意采用了文言的译法,可能会使文章别有韵味,但也可能会有照猫画虎之嫌,总之是姑且一试。

此篇史诗原文共由7块泥板构成,所以英文版与此译本皆分7节,此为第1块泥板。

 

 

泥板   I

 

彼时高天穹宇尚无名称 

 

广阔大地亦无称呼

 

唯有创造天地之原始之主阿普苏

 

及天地之母提亚玛特

 

二者咸水与淡水交融

 

彼时不见绿野平畴,不见江河湖沼

 

以至诸神亦不存

 

万物皆无名,万事皆混沌

 

之后中天之上神祇横空出世

 

拉赫姆与拉哈姆为首

 

春秋变迁【......】

 

其后安萨尔与基萨尔问世,二者其上有【......】

 

岁月如梭,诸神降临

 

神之子嗣安努【......】

 

阿萨尔与安努【......】

 

其后安努神【......】

 

努迪穆德,其父,其祖【......】

 

令其满含智慧【......】

 

令其强壮无比【......】

 

乃无人能敌

 

于是诸物创立,伟神亦【......】

 

然提亚玛特与阿普苏仍为混沌【......】

 

此二深陷烦郁与【......】

 

万物凌乱中【......】

 

阿普苏之力毫发无损【......】

 

提亚玛特嘶吼【......】

 

其击【......】伴其【......】之为

 

其类恶法【......】

 

其后阿普苏——伟大众神之造父

 

竟对其近仆木穆泣曰

 

“呜呼!木穆!汝——欢愉吾之魂灵之牧师

 

从吾之行之提亚玛特!”

 

遂偕去,卧于提之前

 

阿欲就以何对其神嗣与提商议

 

阿普苏启口曰【......】

 

其又面言于闪耀之提亚玛特

 

“【......】其类之所做所为【......】

 

白昼令吾无法休憩,黑夜令吾难以安眠

 

遂吾欲除其所为,吾欲【......】

 

令其等哀痛无望,吾二人可再偕享永宁”

 

然提听闻此言

 

怒不可遏,震声哀嚎【......】

 

其【......】悲愤至极【......】

 

提暗设一咒诅,又与阿普苏曰

 

“遂吾将何为?

 

令其前路坎坷,又可令吾等重享永宁?”

 

木穆应之,献一策与阿

 

【......】木所献之策乃为视众神为敌

 

“吾主趋之!夫虽其类之前路坚甚,然吾主意决毁之!

 

其后吾主白昼可自在歇憩,黑夜可安然深眠。”

 

阿听闻此言喜不自禁

 

遂意因木之策对己之神嗣施恶

 

【......】其惧怕【......】

 

其膝已然无力,众神于其下让出一路

 

因其萌生之恶已然成形

 

【......】其类之【......】其已变之

 

【......】其皆【......】

 

其类满怀悲痛列坐

 

【......】

 

然伊埃已明其中内因,趋前闻侪辈喃喃

 

 

 

【大约30行难以辨认】

 

 

 

【......】其言【......】

 

【......】汝之【......】已入其手

 

【......】其恸哭,悲痛枯坐

 

惧其【......】

 

【......】吾等不应永处安卧

 

【......】阿已然丧生

 

【......】木亦被俘【......】

 

【......】汝之所为【......】

 

【......】让吾等安宁静卧

 

【......】其类将攻【......】。

 

【......】让吾等安宁静卧

 

【......】汝欲为其复仇

 

【......】疾风骤雨将加于汝身!”

 

提亚玛特闻光明神此言,曰

 

【......】汝应付之!吾等将必为一战!”

 

【......】众神于【......】中【......】

 

【......】为其所创之众神

 

众神一心,直前趋于提

 

其皆大发烈怒,图谋奸恶,昼夜不息

 

其皆枕戈待旦,怒发冲冠

 

其皆团结一致,所向披靡

 

提乃万物之始

 

造以怪蛇,以图力压众神

 

此蛇牙尖似刃,剧毒无比

 

此蛇无血,其内者皆为提之所灌毒也

 

提又以恐惧饰此蛇

 

又为其披以华服,以使观之高硕

 

无物可视之寻常,皆震悚惊慌

 

其身直而高耸,其击无人能挡

 

提部排此蛇与蟠螭之属,另有一怪亦名拉赫姆

 

及旋风,暴犬与人形之蝎

 

又有风暴,捕鱼之兽及牡羊之属

 

其皆持锐,毫不畏战

 

提之命高强卓绝,无物可违

 

提继此等残酷之巨硕造物,又造以十一怪后嗣之

 

此怪神皆为提子,故皆全力为其母

 

提亚玛特高举一子名金古,将其置于最中,赋之以权

 

行于师前,乃为主帅

 

发号施令,为首以攻

 

伺机而动,严阵以待

 

提将诸事托以金,使其披以华服坐之,曰

 

“吾已施汝一咒,使汝位列众神,赐汝以高权

 

赐汝之力高于任一神

 

汝理应被尊,因汝乃吾之精心杰作

 

冀汝之名显扬,力压众神,无可比拟!”

 

提以命运之板与金,置于其胸,曰:

 

“汝之命令绝无虚发,汝之言语必为玉律

 

现,金,至高至崇,持至上之天权!”

 

又赐命与其子嗣,曰:

 

“令汝之口灭火神之焰

 

沙场乃为汝等之尊荣地!”

𒀭 𒈹柏拉图的学生

《赞英雄王》

史臣曰:吉尔伽美什者,古苏美尔之贤王也。其文图圣治,与华夏之炎黄齐远古;武勇盖世,似九黎之蚩尤战三军。修垣通渠,文明之道;权立两河,帝国之兴。八方来朝,女神且荣,珠翠御供,神祇皆祝。彼若失以暴威,则有玷损之忌。王者身姿,谁可道尽?谦明之辈,静笑而慕。


天与地有大者之名,却失霸者之实;

乌鲁克仅方寸之地,却被千古之颂!雄哉!雄哉!


赞曰:文昌武圣,天地垂极。旱土立城,千古岂朽?河道易迁,王者不撼!神人之圣,无复春秋!


史臣曰:吉尔伽美什者,古苏美尔之贤王也。其文图圣治,与华夏之炎黄齐远古;武勇盖世,似九黎之蚩尤战三军。修垣通渠,文明之道;权立两河,帝国之兴。八方来朝,女神且荣,珠翠御供,神祇皆祝。彼若失以暴威,则有玷损之忌。王者身姿,谁可道尽?谦明之辈,静笑而慕。


天与地有大者之名,却失霸者之实;

乌鲁克仅方寸之地,却被千古之颂!雄哉!雄哉!


赞曰:文昌武圣,天地垂极。旱土立城,千古岂朽?河道易迁,王者不撼!神人之圣,无复春秋!


𒀭 𒈹柏拉图的学生
乌尔第三王朝(约公元前2154...

乌尔第三王朝(约公元前2154-2004年)水晶材质滚筒印章。印章的主人名叫Lugal me'a(卢伽尔美阿),为Aradmu将军(乌尔第三王朝权臣)的父亲,负责全权管理一片名为Gamarda的丰产牧场,我们暂且把他的职务称为Chief Plot Manager(首席策划顾问),这是古代社会对某一片区牧场进行风险管理的重要职务。(本段文字参考了Benjamin Studevent-Hickman博士《Sumerian Texts from Ancient Iraq: From Ur III to 9/11》第21-23页的内容)

乌尔第三王朝(约公元前2154-2004年)水晶材质滚筒印章。印章的主人名叫Lugal me'a(卢伽尔美阿),为Aradmu将军(乌尔第三王朝权臣)的父亲,负责全权管理一片名为Gamarda的丰产牧场,我们暂且把他的职务称为Chief Plot Manager(首席策划顾问),这是古代社会对某一片区牧场进行风险管理的重要职务。(本段文字参考了Benjamin Studevent-Hickman博士《Sumerian Texts from Ancient Iraq: From Ur III to 9/11》第21-23页的内容)

万宇

在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逛了一整天,把我在历史方面的三大爱——中华大殷商,西亚苏美尔,以及北欧日耳曼,全部看过。在第一次看到来自苏美尔文明的实物那一刻,我竟然激动得眼眶都有点湿润了。

在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逛了一整天,把我在历史方面的三大爱——中华大殷商,西亚苏美尔,以及北欧日耳曼,全部看过。在第一次看到来自苏美尔文明的实物那一刻,我竟然激动得眼眶都有点湿润了。

xy浔烟
“万事皆安,众神庇佑,第一块泥...

“万事皆安,众神庇佑,第一块泥板完成”
心动了吗各位?
来首都师范大学找蒋家瑜老师玩啊!

“万事皆安,众神庇佑,第一块泥板完成”
心动了吗各位?
来首都师范大学找蒋家瑜老师玩啊!

Lyan
四千年前,一个苏美尔学生的一天...

四千年前,一个苏美尔学生的一天:D

四千年前,一个苏美尔学生的一天:D

Silencio

安海度亚娜生平:文学史上第一位有记录的作者。

Life and Works of Enheduanna

    Enheduanna, an Akkadian princess, priestess, and poetess, is known to be the earliest recorded author in the history of world ...


Life and Works of Enheduanna

    Enheduanna, an Akkadian princess, priestess, and poetess, is known to be the earliest recorded author in the history of world literature. She was the daughter of Sargon I, king of Akkad. As the first ruler of the Akkadian empire, Sargon united northern and southern Mesopotamia through his conquests of Sumerian city-states (Lion 2011, 96). Appointed by her father, Enheduanna served as the high priestess of Ur,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religious centres in southern Mesopotamia. Many of her works are devotions and hymns to Inanna, goddess of love and war,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deities of ancient Mesopotamia (Halton and Svärd 2017, 51).

    Archeologists first discovered the existence of Enheduanna in an excavation of the ancient city-state of Ur, located in modern-day Iraq. The excavation was led by an English archeologist named Leonard Woolley. In his book “Excavations at Ur: a Record of Twelve Years' Work”, Woolley states that they discovered an alabaster disc at the temple of the Moon-god that featured the portrait of the high priestess carved in relief, as well as an inscription revealing her to be Enheduanna, daughter of King Sargon of Akkad (Woolley 1954, 115).

    The name “Enheduanna” is Sumerian, which she presumably took after she had been appointed the high priestess of Ur. As the daughter of Sargon I, Enheduanna played a role in her father’s effort to reconcile with the rising hostility in his newly conquered land of southern Mesopotamia. The animosity was, in part, caused by Sargon’s policy of installing Akkadian as the official language to replace Sumerian, which was widely spoken in southern Mesopotamia (Halton and Svärd 2017, 51).

    Of the impressive amount of work attributed to her, most texts are religious hymns and poetry, including a cycle of forty-two hymns to the temples of Sumer and Akkad. These hymns are believed to have made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Mesopotamian theology (Lion 2011, 96-97). Many of her temple hymns serve as systematic reinterpretations of traditional Sumerian beliefs. Her cycle of hymns to the goddess Inanna, however, display more of her personal devotion and passion than the somewhat systematic temple hymns (Hallo and van Dijk 1982, 4-5).

    In her composition “The Exaltation of Inanna”, Enheduanna wrote extensively in the first person and directly expressed her devotion to Inanna. This poem includes a narrative of Enheduanna’s expulsion from the temple at Ur. However, we cannot confirm whether this story of banishment was based on real events due to the lack of supporting evidence from other sources (Halton and Svärd 2017, 93). In section (ix) of the poem, titled “The Banishment from Ur”, she wrote: “67 I, the high priestess, I, Enheduanna! … 69 I, even I, can no longer live with you!” in expressing her indignation towards her banishment from the temple (Hallo and van Dijk 1982, 23).

    Enheduanna established a tradition for women of royal lineage to take on priestly roles. As the high priestess of Ur, she likely supervised the organization of temple rituals and the maintenance of the temple complex (Halton and Svärd 2017, 51). Her poetic works seemingly had significant influence on later literature as well, indicated by the long-lasting popularity enjoyed by her poems in the Old Babylonian period, hundreds of years after her death (Hallo and van Dijk 1982, 4). 

Bibliography:

Hallo, William W., and J. J. A. van Dijk. 1982. The Exaltation of Inanna. New York: AMS Press.


Halton, Charles, and Saana Svärd. 2017. Women’s Writing of Ancient Mesopotamia: An Anthology of the Earliest Female Authors.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Lion, Brigitte. 2011. “Literacy and Gender.” In The Oxford Handbook of Cuneiform Culture, edited by Karen Radner and Eleanor Robson, 90–107.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Woolley, Leonard. 1954. Excavations at Ur: A Record of Twelve Years’ Work. London: Ernest Benn.

xy浔烟
乌鲁卡基那改革是有文字记载以来...

乌鲁卡基那改革是有文字记载以来最早的改革。
在苏美尔城邦时期,拉伽什处在昏君卢伽尔安达的残暴统治下。于是乌鲁卡基那推翻其统治为缓和城邦内部矛盾实行改革。他制定法律政策保护平民利益恢复贵族祭司特权,对社会生产发展起了一定积极作用。但在其执政的第八年乌玛城征服了拉伽什,改革遂告失败。

乌鲁卡基那改革是有文字记载以来最早的改革。
在苏美尔城邦时期,拉伽什处在昏君卢伽尔安达的残暴统治下。于是乌鲁卡基那推翻其统治为缓和城邦内部矛盾实行改革。他制定法律政策保护平民利益恢复贵族祭司特权,对社会生产发展起了一定积极作用。但在其执政的第八年乌玛城征服了拉伽什,改革遂告失败。

有害书籍同好会

西索讲坛︱高峰枫:巴比伦与希伯来之战

北圌京大学英语系教授 高峰枫


2018-О8-21 09:30 来源:澎湃新闻


1842年,法国驻摩苏尔领事博塔(Emile Botta, 1802-1870)开始在伊拉克北部进行考古挖掘,后来在柯萨巴(Khorsabad)一地出土了大批公元前八世纪的古代亚述文物。他将部分文物运回法国,存放在卢浮宫。1845年11月,英国人雷亚德(Austen Henry Layard, 1817-1⑧94)步博塔后尘,在摩苏尔附近的宁录德(Nimrud)一地,雇圌佣当地人展开挖掘,当即就有惊人的发现。他稍后将出土的巨型雕像和部分珍贵文物设法运回英国,入藏大英博物馆。

雷亚德的发现...

北圌京大学英语系教授 高峰枫


2018-О8-21 09:30 来源:澎湃新闻



1842年,法国驻摩苏尔领事博塔(Emile Botta, 1802-1870)开始在伊拉克北部进行考古挖掘,后来在柯萨巴(Khorsabad)一地出土了大批公元前八世纪的古代亚述文物。他将部分文物运回法国,存放在卢浮宫。1845年11月,英国人雷亚德(Austen Henry Layard, 1817-1⑧94)步博塔后尘,在摩苏尔附近的宁录德(Nimrud)一地,雇圌佣当地人展开挖掘,当即就有惊人的发现。他稍后将出土的巨型雕像和部分珍贵文物设法运回英国,入藏大英博物馆。

雷亚德的发现在英国引起轰动,成为当时媒体争相报道的文化事圌件。他后来写了考古学历圌史上首部畅销书《尼尼微及其遗迹》(Nineveh and Its Remains, 1849),这本书不仅让雷亚德瞬间成为名人,也让他实现了财务自圌由。但是,由于楔形文圌字的最终破译,还要等到1857年圌前后,所以雷亚德和他助手所发现的楔形文圌字泥板,始终未能在学术上造成突破。

到了1872年,自学成才的乔治·史密斯(George SΜith, 1840-1876)在大英博物馆所藏的一块泥板上,发现了古代巴比伦的洪水神话,始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的近东考古挖掘,才终于结出学术上的硕果。


英国探险家雷亚德

史密斯所发现的,正是史诗《吉尔伽美什》的第十一块泥板。上面记述了神灵要发洪水毁灭人类,而受到神灵青睐的一位英雄,建造了一艘救生船,躲过了这场浩圌劫。由于故事的细节与挪亚洪水故事高度吻合,所以史密斯不可能不想到一个关键问题:巴比伦洪水神话与挪亚方圌舟的故事,其间存在何种传承关系?史密斯在自己的著作中,对此问题措辞非常谨慎。但随着专圌业学者更深入的探讨,两个神话之间的正式对比,已然不可避免。

我举一部书为例。美国学者弗兰西斯·布朗(Francis Brown)于1885年出版一书,题为《亚述学在旧约研究中的运用与误用》(Assyriology: Its Use and Abuse in Old TesТAMent Study)。亚述学作为一门正式学科,刚刚建立不久。而布朗是美国首位教授阿卡德语的学者,当时在纽约协和神圌学院执教。他在书中批圌评了部分学者将考古发现用于护教目的,甚至用了“考古护教论”(Archaeological Apologetics)这样的字眼。布朗所谓的对亚述学的误用,还包括忽视新出现的问题:“亚述学不只是站在圈外,向我们解释圣经。它深入圣经内部,既能解决从前的疑难之处,有时也能暴圌露令人困惑的新疑问。”(第29页)他随即举出的,就是洪水泥板和圣经故事的例子:

毫无疑问,二者之间有差异,但是其相似处却相当惊人。如何解释这些相似之处?二者之间有无文献传承的关系?如果有,到底是何种关系?谁依赖谁?或者二者共同依赖一个更早的版本?如果是这样,那么哪一个更接近母本?现在看来,亚伯拉罕离开的迦勒底的吾珥(Ur Kasdim)就在巴比伦,这是否能暗示希伯来人获得这个故事的方式?能否证明在他离开之前,故事已然在巴比伦颇为流行?故事是如何产生的?是创自闪族的巴比伦人,还是他们从阿卡德人那里借用的?(第32-33页)

布朗追问两个传统之间的关联,并且意识到这些疑问会带来更大的问题。凡对比两个近似的事物,难免会引出谁早谁晚、孰优孰劣的问题。比较洪水故事的两个版本,有时会升级到对比巴比伦和希伯来这两种古代文明。布朗提出的这一连串问题,以及他急迫的口吻,都让人感觉对比研究势在必行、无可逃遁。而关于洪水故事这个特定话题的讨论,很容易推而广之,引发更具普遍意义的“文明之争”。

1876年,史密斯出版了《迦勒底创世记》一书,总结了自己的发现和研究结果。这本书当年就被译为德文,由德国学者弗里德里希·德力驰(Friedrich Delitzsch, 1850-1922)作序。德译本的出版也是德力驰积极推动的。现代圣经考据学发轫于德国,重要的德文著作,被源源不断译成英文。但在十九世纪的圣经圌学领域,英文著作译成德文的却不多见。一向以学术严谨和创新而自雄的德国,如此迅疾地推出德译本,也可见史密斯的发现所带来的空前震撼。


德国亚述学家弗里德里希·德力驰

德力驰是德国亚述学举足轻重的人物。考察亚述学在德国的建立和发展,一般以1875年为这门学科的“元年”。这一年,柏林大学增设一“近东语言”教席,以区别于传统的梵文研究。专精楔形文圌字的施拉德(Eberhard Schrader, 1836-19О8)被聘为教授。施拉德所担任的教席,名称中虽无“亚述学”三字,但看他的研究方向和学术成果,称他为德国亚述学的奠基者,丝毫不为过。他后来出版的《楔形文圌字铭文与旧约》一书,以出土的巴比伦材料为基础,阐明了旧约中许多难以索解之处。就在施拉德就职前一年,德力驰成为首位获得亚述学博士学位者,随后在莱比锡大学担任讲圌师。到了1⑧93年,布来斯劳大学(Breslau)设立首个冠以“亚述学”名称的教席,而德力驰接受聘请,成为德国第一位名副其实的亚述学教授。设立专门的“亚述学”教席,用我圌国的行话,就是指这个专圌业不必挂靠东方学,由二级学科升格为一级学科。1⑧99年,施拉德退休,德力驰接圌班,担任柏林大学的亚述学教授。由于柏林大学的特殊地位,所以德力驰的身份,若套用我圌国现行的学术官制,或相当于亚述学的“莱茵河学者”。(有关德国亚述学的学科设置,参见Ursula Wokoeck的German OrientaliSΜ: The Study of the Middle East and Islam from 1800-1945一书第六章。)

德国势力从十九世纪末开始,向西亚渗透。标志性圌事圌件是1903年开始修建柏林至巴格达的铁路,这是当时政圌治和商业方面的大手笔。就考古而言,德国此前在近东地区完全插不上手。所有开创性的挖掘、惊天动地的发现,都是英法圌学者的功劳。德国的亚述学研究虽领先,但毕竟拥有的文物极其有限,与卢浮宫和大英博物馆不可同日而语。当时德国正值大国崛起之际,政圌治上要与英法这些老牌帝圌国角力,文化和学术上更要追求“预流”、要抢占制高点。这种与欧洲列圌强全面竞争的心态,促成德国于1⑧⑨8圌年建立了“德国东方协会”(Deutsche Orient-Gesellschaft)。创建这个协会,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在近东开展新的挖掘,用新发现的顶级文物填满柏林博物馆,使得德国学者今后的研究不必事事仰人鼻息。

东方协会成圌立的第二年,德国考古学家考尔德维(Robert Koldewey, 1855-1925)就开始在古代巴比伦遗址展开挖掘。而同一年,德力驰为当时极度畅销的《柏林画报》撰文,为这个新机圌构摇旗呐喊:“尼尼微,亚述国王撒达纳帕鲁斯(Sardanapalus)——英国的名声永远与这些名字相联。巴比伦,尼布甲尼撒的都城——和这些名字相联,有无可能是德国堪任的使命?”既然近东考古已经被提升到“使命”的高度,没有完成任务的人就会招致批圌评。1887年,德国组圌织了一次考古挖掘,但收获甚微,当时人就讥讽道:“法国人在近东已经收获了非凡的宝藏。英国人已经探索了亚述。而我们一穷二白。长期以来,我们所拥有的不过是石膏模型而已,象征性地在博物馆里展示。但不容否认,真迹远比石膏塑像更有圌意思。” 德国举圌国圌上圌下对考古和文物的焦虑,可见一斑。


德国东方协会会徽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德力驰在1902年1月13日,开始了题为《巴比伦与圣经》(Babel und Bibel)的讲座。这是他三次演讲的第一讲,听众有两千多人,不仅有各界名流,甚至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也亲临会场。讲座的目的是普及亚述学成果,激发民众对近东考古的热情。但德力驰没有预料到,这场公共演讲竟会引发一场席卷全国、蔓延到国外的大争论,后来被称为“巴比伦与圣经之争”。这场亚述学所引起的最激烈的争论,没有开启于最早开始挖掘、藏品最丰富的英法两国,却爆发于雄心勃勃准备超英赶法的德意志第二帝国。那么,德力驰到底讲了些什么?他哪些观点犯了众怒?

德国皇帝威廉二世(1902年)

今天我们读德力驰的第一讲,会发现里面并没有太多猛料。他开宗明义,指出人们在遥远、蛮荒的土地,不辞劳苦地挖掘,一切目的,唯在圣经。近东考古将开启一个新时代,从此以后,巴比伦与圣经会永远联圌系在一起。从以色列的先祖亚伯拉罕一直到公元前1000年左右的大卫和所罗门,圣经中只有少量的载记,所以时至今日,我们的头脑仍受摩西五经的束缚。“而如今,金字塔露圌出深层,亚述宫殿敞开宫门,带有自己文献的以色列人,只是受人尊崇的古老列国中最年轻的成员而已。”德力驰说,圣经在十九世纪晚期之前,乃自成一世界。它记录的时代,年代下限都是西方古典时代不可企及的。但如今,旧约这堵高墙瞬间坍塌,从东方吹来一股清风,投射圌出一束强光,照亮了这部古老的经籍。德力驰的开篇略显抒情,这也合乎公圌众演讲的规范。

借助刚刚发现的《汉谟拉比法圌典》片段,德力驰指出,远在圣经年代之前,西亚已然出现高度发达和成熟的文明。“早在公元前2250年,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河畔,我们已然发现一个高度组圌织化的法圌制国圌家。在这片巴比伦低地,面积与意大利相仿佛,但天然资源异常丰富,经过人类的辛勤耕耘而变成一块物产丰富的丰饶之地。在基圌督之前第三个千年,已经存在一个文明,在多方面堪与我们自己的文明相媲美。”也就是说,当以色列的十二支派进入迦南时,他们闯入的不是蛮荒之地,而是巴比伦的文明圈。德力驰告诉听众,圣经中的度量衡、货币、法圌律完全是巴比伦式的,祭司制圌度和献祭方式也无疑受其影响。言下之意,古代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实乃低端文明进入高端文明的领地。他特别谈到,旧约所设立的安息日,在巴比伦文明中早有先例。出土材料中有记录节庆和祭祀的历表,每月有四天为特殊日子,百圌姓不得做工,国王不得献祭,医生也不得问诊。所以,他认为犹圌太圌人的安息日来自巴比伦。

第一讲中,见不到特别激烈的表述,唯见作者对巴比伦的一腔热情。对近东文明之古老,德力驰言之凿凿,相比之下,希伯来文明不仅晚出,而且其核心要素都是从巴比伦舶来的。被上帝选中的以色列人本是天之骄子,从上帝那里直接领受了神启,而现在则降格为巴比伦文明的模仿者。对巴比伦文明的盛赞,对圣经的贬低,在虔诚的基圌督徒和犹圌太圌人听来,一定很不是滋味。

第一讲之后,德力驰被派往近东从事挖掘工作。不承想,今天读来颇为温和的演讲在当时却引起了轩然大圌波。而德力驰远在万里之外,消息隔绝,国内的喧哗与骚圌动,他无从获悉。一年后他回到柏林,得以集中阅读那些对他学术、宗圌教和人身的多重攻击,德力驰一定是目瞪口呆、肝胆俱裂。当他再度登坛开讲时,明显怀着一腔怨怒,也难怪他提高了调门,直接戳中敌人的痛处。


德力驰1902年第一讲的单行本

1903年1月12日,还是在原来的场地,依然面对包括威廉二世的大批听众,德力驰以挑衅的方式宣讲巴比伦与圣经的关系。他先提到出土文献可以帮助学者明了圣经中的部分名物。比如圣经中经常提到一种头上生角的凶猛动物,一般都理解为羚羊。但根据新材料,方知指的是野牛,和狮子一样,常常是猎杀的对象。但亚述学对圣经圌学积极的贡献,并不是第二讲的主旨。这一讲开始时,法国考古学家刚刚发现《汉谟拉比法圌典》的全文,其中罗列的大量法条,与犹太律法颇多重合。德力驰认为以色列的律法不是神授,而明显是人制定的,而且不论民法还是祭祀法,都深受巴比伦法圌典的影响。摩西十诫的主体,大都是巴比伦人奉为圭臬的戒圌律,比如不敬父母、作伪誓、觊觎他人财物这些行为,都是汉谟拉比法圌典中所要惩罚的。所以巴比伦法圌典,不仅年代远早于犹太律法,更是后者所借鉴的模型。

第一讲中,德力驰曾提到,在公元前2500年移居巴比伦的闪族游牧民圌族中,已出现一些人名,包含El、Jahu等与旧约上帝之名相似的词。这让有些神圌学家深感恐圌慌,因为这些名字比旧约早了一千多年,显示当时就已有人崇拜名为Jahu的神。德力驰认为,如果我们相信神的启示经历了进化过程,那么这样的证据反而应当受到欢迎,因为这说明对耶圌和圌华的崇拜已出现在更广的人群中,不仅仅限于亚伯拉罕的后人。即使对基圌督教所诟病的古代多神教,德力驰也表现得慷慨大度:

我反复强调巴比伦人的多神教非常粗陋,我也不想掩饰这一点。但是,将苏美尔人和巴比伦人的众神以及在诗歌中的描写,加以肤浅的嘲笑和夸张的讽刺,我也觉得不妥。若有人还这样讥笑荷马笔下的众神,我们也会予以谴责。用木石做成塑像来祭拜神灵,也不能简简单单被打发掉。不要忘了,即使圣经在叙述创世时,也会说人“依照上帝的形象”而被造的,这与经常被强调的上帝乃是“属灵”完全对立。 

这里,德力驰对巴比伦的宗圌教传统予以充分尊重,决不以低等宗圌教视之。

对比两个文明的伦圌理观念,德力驰发现,以色列不一定高于巴比伦。亚述和巴比伦人的战争野蛮而残酷,但希伯来人征服迦南时,经常将全城人斩尽杀绝。有时,巴比伦人反倒更有人情味。德力驰举了《吉尔伽美什》的例子。洪水退去之后,躲过这场浩圌劫的英雄眺望广阔的海洋,放声恸哭,因为所有人类都已消圌亡。但反观《创世记》,我们在挪亚身上却找不到对世人的任何怜悯和同情。

此外,在社圌会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巴比伦要超越圣经,那就是对待女性的态度。德力驰谈到,以色列女性在圣经中始终低人一等:“女性先是父母的财产,后来是丈夫的财产。她是有价值的‘帮手’,在婚姻中,最沉重的家务负担都压在她肩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女性没有资格主持宗圌教仪式。”但巴比伦则全然不同。德力驰指出,在汉谟拉比时代,女性已经可以将座椅搬进神庙,法圌律文书中已出现女性证人的名字。在他看来,对女性的尊重,来自非闪族的苏美尔人,这是古代以色列人所无法企及的。

通读第二讲,我们发现德力驰实已偏离了原初的设想。他不是在普及亚述学的研究成果,而是一定要让这两种传统捉对厮杀,分出胜负。第一讲所引发的批圌评,把德力驰的火拱起来,所以他有圌意采用更加激烈、甚至有些挑衅的口吻,抬高巴比伦文明在各方面的成就,贬低圣经的独创性,还进而批判旧约的道圌德观。如此一来,在基圌督教神圌学家看来属于低级、原始、野蛮的巴比伦神话,反而超越旧约;更古的巴比伦文明,一跃而成为更进步、更先进的文明。

由于第二讲“悍然”突破了宗圌教底线,所以招致全国范围内更猛烈的抨击。威廉二世虽然自己非常热爱古代亚述军事帝圌国,但迫于形势,也不得不与德力驰进行切割。第二讲之后一个月,他发表了一封致德国东方协会会长的公圌开圌信(1903年2月15日),以严厉的语气批圌评了德力驰在宗圌教问题上的鲁莽孟浪:

我们开展挖掘活动,发布成果,为的是科学和历圌史,不是为了顺应或者攻击宗圌教假说。……我深感遗憾,德力驰教授有违初衷。根据去年的设想,他的工作是根据东方协会的发现,通圌过精确核对铭文的译文,来确定这些材料如何能阐明以色列人圌民的历圌史,或者澄清以色列人的历圌史事圌件、风俗习惯、传统、政圌治和法圌律。换句话说,他本应显示强大和高度发达的巴比伦文明与以色列文明之间的相互关系,显示前者如何影响后者、或者如何圌在后者身上烙下印记。旧约虽以令人反感和极端片面的方式描写巴比伦人,但德力驰教授本可以挽回巴比伦人的荣誉和名声。就我的理解而言,这乃是他的初衷……他本应就此止步,不幸的是,他的热忱推动他继续前行……他以论战的口吻讨论神启问题,或多或少否认神启,或者将其贬低为纯粹人类的发展。这是严重的错误,他碰圌触到许多听众最内在、最神圣的信念。

威廉二世的这封信,承认亚述学的贡献,也不反圌对给巴比伦人正名。但是,亚述归亚述,圣经归圣经。或者说,历圌史归历圌史,信圌仰归信圌仰,二者不可混淆。亚述学可以帮助阐明圣经,却不可动圌摇跳脱于历圌史之外的神启。威廉二世提到,在这两讲中,历圌史学家德力驰贸然侵入神圌学领域,所以才导致这样的争议。由于学术普及而引发信圌仰上的震荡,这当然是当圌权者不愿意看到的。

德国皇帝既已为这场争论定调,德力驰的影响力不免一落千丈。转过年来,第三讲被安排在柏林以外的地方,时间推迟到10月份,皇帝不再移驾会场,听众也少得可怜。德力驰继续举例,说明很多圣经观念和制圌度并不是以色列人所独有,比如爱人如己的思想、对社圌会底层阶圌级的关爱,都可在巴比伦文明中找到先例,甚至耶稣所宣扬的博爱也与巴比伦人相同。但考虑到当时舆圌论界一边倒的批圌评声音,这一讲难免让人有虎头蛇尾之感。

德力驰第一讲的英译本(1902年)

向德力驰发难者,不计其数。根据现代学者的统计,第一讲之后两年间,回应他的单篇文章竟然超过一千六百篇,专门驳斥德力驰的小册子还有近三十本。犹太学者尤其不满两讲中暴圌露圌出的反犹倾向,将这场论争称为“泥板之战”。一方是摩西从上帝手中接过的、刻有十诫的石板,另一方则是布满苔藓、朽坏、文圌字难以辨识的楔形文圌字泥板。批圌评者还纷纷给德力驰起了绰号,称其为“新巴比伦宗圌教的使徒”、“巴比伦众神的旗手”等等。纯粹出于宗圌教圌义愤而讨圌伐者,占了大多数,而真正在学术上与德力驰旗鼓相当的对手,大概要数赫尔曼·衮克尔(Hermann Gunkel, 1862-1932)。衮克尔是旧约研究的巨擘,他对这场激辩所作的贡献,是一本语气平和、颇有见地的小册子,题为《以色列与巴比伦:巴比伦对于以色列宗圌教的影响(答德力驰)》。

衮克尔在标题中,反其道而行之,将“以色列”置于“巴比伦”之前,意在扭转德力驰的观点。在这本小书中,他花了不少篇幅讨论洪水故事,既可让我们了解他对这一具体问题的看法,也可推而广之,见到他对两种文化的基本立场。对于两个版本的时间先后,衮克尔的态度非常明确:洪水神话毫无疑问来自巴比伦,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不必再纠缠。但德力驰只一味强调圣经材料依附于巴比伦,却没有研究圣经叙述本身是否具有独特性。问题在于:若圣经故事源于巴比伦,它是否就因此变得一钱不值?衮克尔从方法论上提出质疑,因为追根溯源还远远不够,更需研究源文本是如何被后起文本改造的。他以歌德的《浮士德》为例,评论道:

如果我们指出民间故事乃是《浮士德》的来源,又有谁会认为歌德作品的价值就降低了呢?恰恰相反,当我们看到他是如何运用这些粗糙的材料,歌德的才智方为人所知。圣经和巴比伦的洪水故事亦复如是。二者简直是天差地别,表现了截然不同的世界。巴比伦的故事是狂野、怪诞的多神教。神灵勾圌心圌斗圌角、互相算计,在洪水面前浑身发圌抖,像狗一样退缩在天上,像苍蝇一样冲向祭品。但圣经故事讲的却是那唯一的上帝,他发动洪水是由于公圌正的审判,他仁慈地庇护义人。巴比伦的故事有可能会取圌悦于纤细敏圌感的现代人,但在圣经叙述中,却不曾见到主人公对于溺死者的同情。

这里提到的几处细节都出自《吉尔伽美什》。当洪水暴发时,巴比伦诸神惊慌失措,逃到天上,诗中写他们“像狗一样蜷缩”。洪水消退之后,躲过一劫的英雄在山顶献祭,神灵闻到祭品的馨香,诗中写他们“像苍蝇一样围住献祭者”。这些对神灵不甚恭敬的描写,被衮克尔用来证明巴比伦多神教的粗鄙,反衬一神教上帝的威仪。

德力驰虽未明言,但其论述有一个预设:一个神话越古、越原始,就越纯、越本真。按照这样的思路,任何晚出的版本都只能是模仿,而模仿即盗版,古本的原创性会大大流失。衮克尔对此则有异圌议。圣经故事虽晚出,却绝不是衍生品,而是对巴比伦神话创造性的改写和化用,是后来居上、点铁成金、化腐朽为神奇。

然而,衮克尔的结论,也未必能服众。他的判断标准,就是基圌督教的一神论无限高于其他宗圌教的多神论。这一点对衮克尔这一代学者,是天经地义、不言自明的。持此种观点,那么巴比伦的神就只能显得粗鄙、野蛮、甚至猥琐。衮克尔所举的狗和苍蝇两个比喻,是后代富有基圌督教情怀的学者最钟爱的例子,被反反复复引用,以证明巴比伦宗圌教的低圌劣。篇幅所限,这里不能列举更多的例子。

总之,衮克尔和其他学者,往往以一神论为准绳,视其他宗圌教为低俗、不开化。这样的立场,现在来看,就难以成圌立了。

德力驰在其三讲中,高度称颂巴比伦,极力贬损以色列,这在当时还有特殊的学术背景。在十九世纪最后二圌十圌年,德国亚述学界已出现所谓“泛巴比伦说”(PanbabyloniSΜ),认为世界上一切文明都源出两河流域。巴比伦也就成为世界文明的原点和中心。这种思圌潮也间接影响了中圌国。法国学者拉克伯里(T. de Lacouperie)在1⑧94年发表《中圌国上古文明西源论》(Western Origin of the Early Chinese Civilisation from 2300 B. C. to 200 A. D.)一书,认为公元前二十三世纪时,巴比伦酋长Nakhunte率族人东迁,辗转来到陕西、甘肃一带,最终进入黄河流域。Nakhunte就是黄帝,Sargon则为神农。此说经日本学者的引介而进入中圌国,清末民初很多著名学者如刘师培、章太炎等均一度相信此说,认为华夏文明源自两河流域,汉字发端于楔形文圌字。德力驰认为希伯来文明承袭自巴比伦,也明显有“泛巴比伦说”的影子。

德力驰以苏美尔人为雅利安人的祖先,以旧约为巴比伦文明的翻版,将文化优先权从以色列民圌族手中夺走,这让犹太学者深感不安,纷纷指责他暴圌露了反犹主圌义倾向。面对这样的谴责,德力驰感到非常圌委屈。但是,若考察他后来的学术轨迹,我们就会发现,他在1902年至1904年的三次演讲中,确实埋下了危险的种子。到了1920圌年,德力驰出版《大欺圌骗》一书,直斥希伯来旧约的核心部分乃是后世的伪圌造,充满欺诳。他指出,古代以色列的上帝只偏爱以色列人,对外族充满憎恨,这与基圌督教无差别、无等级的博爱,不可同日而语。他在书中总结道:

旧约充满各式各样的欺圌骗:乃是错误的、不可信、不可靠数字的大杂烩……旧约经常将矛盾的细节甚至充满矛盾的整段故事、非历圌史的虚构、传说和民间故事混合在一处。一言以蔽之,这是一部充满有圌意和无意欺圌骗的书,是一部非常危险的书,使用时必须格外小心。我重复一下:旧约各卷……在所有方面都是一部相对晚出、模糊不清的材料,从《创世记》的首章一直到《历代志》末章,都是一部有宣圌传目的的文献。

旧约既然是充满谎圌言的宣圌传,那么将旧约作为神圌学的研究对象,就应该被废止。德力驰主张,旧约应该完全交予东方学研究和宗圌教史这些世俗学科,而且神圌学系学圌生无需学习希伯来文,因为这完全是浪费时间。德力驰的这一看法,完全承袭了德国宗圌教界自路德开始的对旧约的系统贬低和批判,后来纳圌粹试图从德国文化生活中清除旧约和犹太影响,也可部分视为这一思想传统产生的政圌治后果。

回顾德力驰引发的这场争论,我们发现,考古领域中的大国争霸,是其国际政圌治背景。亚述学获得独圌立的学科地位,“泛巴比伦说”在年轻一代亚述学家中风行,这可算作争论爆发的学术和思想基础。德力驰被裹挟进一场毫无预兆的舆圌论风暴,使得这场争论似乎带有偶然性。平心而论,德力驰在第一讲中,抬高巴比伦来贬抑圣经的想法,虽有暗示,却无明确表露。直到他被激怒,在第二讲中施出杀手锏来重创对手,他的观点才得到强化。如果旧约的核心故事来自巴比伦,那么圣经的源头就不再是上帝的昭示,而是历圌史远比犹太民圌族更为悠久的另一民圌族。换言之,旧约的源头不再是神,而是人。圣经也就不是神启的记录,而是神话的改版。

不管“巴比伦与圣经”这场争论的背后有多少复杂因素,德力驰毕竟以尖锐的方式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巴比伦和希伯来这两个传统,孰先孰后?孰优孰劣?谁是原创,谁是模仿?为回答这个问题,各方学者依照自己信圌仰和宗圌教情感的强弱,依照各自的专圌业和治学方法,给出了大相径庭的回答。拉丁教父德尔图良(Tertullian)在二世纪时曾提出过一个著名问题——“雅典与耶路撒冷何干?”,凝练地表达了早期基圌督教与古典文化之间的冲圌突。而德力驰实际上把这个问题改换为“希伯来与巴比伦何干?”,来追问圣经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之间的关联。基圌督教或许已经成功解决了与希腊罗马文化之间的关系,雅典和耶路撒冷早已停战。但巴比伦与希伯来之战,对1902年的德力驰来说,却刚刚开始。


时光幻象 Time-Illusion

苏美尔城邦拟人脑洞文-1 ——埃利都【Eridu】

突然有了一个做苏美尔城拟的想法,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埃利都。然而埃利都城的资料真的是少得可怜——太少了,少到甚至难以捏出一个比较完整的人设,所以这篇文也比较空洞,纯粹是写来爽爽的。


此图是埃利都城的楔形文字写法,莫名感觉楔形文字很帅气呢【??】

http://babel.massart.edu/~tkelley/v5.0/eridu/

↑这是找到的为数不多埃利都的资料之一,是个很有趣的网站【英文】


“王权自天界降临大地————选择了埃利都。”

——苏美尔王表

“王权”如何“降临”?这的确是个难以说明的问题;而埃利都城同样如此,这座城市充斥着一种来自远...

突然有了一个做苏美尔城拟的想法,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埃利都。然而埃利都城的资料真的是少得可怜——太少了,少到甚至难以捏出一个比较完整的人设,所以这篇文也比较空洞,纯粹是写来爽爽的。

 

此图是埃利都城的楔形文字写法,莫名感觉楔形文字很帅气呢【??】

http://babel.massart.edu/~tkelley/v5.0/eridu/

↑这是找到的为数不多埃利都的资料之一,是个很有趣的网站【英文】

 

“王权自天界降临大地————选择了埃利都。”

——苏美尔王表

“王权”如何“降临”?这的确是个难以说明的问题;而埃利都城同样如此,这座城市充斥着一种来自远古,甚至几乎可以说神界的神秘感。埃利都位于两河流域南陲,幼发拉底河的入海口处,几乎可以说是文明的边缘之地,却一直被冠以“古都”“圣城”的名号。城内最雄伟的建筑是祭祀智慧与淡水之神恩基的神庙,建筑于高台上的神庙分外惹眼——然而高台本身更值得让人回味。

神庙下巨大的高台是历代重建的结果:人们拆毁旧神庙,残砖废土就地夯实,再在这一更高大的地基上建造新的神庙。如此代代相传,神庙的地基因此也越来越高。已经没人知道这里一共出现过多少座神庙——多到连埃利都自己都说不清了。

与城市同名的青年是它的化身,此时的他正坐在港口旁的木桩上,看着两头高高翘起的芦苇船在河道上穿梭,细长的船身在河面上留下尖细的水痕。一阵略带海洋咸腥气息的轻风拂过,吹动了几丝他微卷的黑发。在他身后,埃利都俨然已是一副大城市的面貌,城墙内黄褐色的矩形土坯房屋鳞次栉比,之外则是引幼发拉底水灌溉的翠绿田地。而城市再向南,就是广阔无垠的大海了。

虽仍是青年的形象,但埃利都已经不记得他活了多久。与凡人一样,他起初的记忆也是一片如同雾中的混沌。某些传说里称赞他是“当大地浮于海面之时,由神所创造的第一座城市”,但当其他后辈城市慕名前来询问此事时,他只会表情微妙地摆摆手

“那也是恩基大人的事,我真的不记得了!”

对方听闻此言,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作罢,埃利都就是这样的人。作为水神守护之城,他也如水般沉稳宁静,他一双乌木般的眼眸如大海般深邃,又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微黝的皮肤衬得身着的羊毛裙更加洁白。埃利都很喜欢坐在神庙平台的一侧,看向无边无际的大海,思考自己和整个族类的来源。

“位于海滨的我倘若是苏美尔的第一城,难道我们来自海上?”

没有任何人回答他的发问,神庙中恩基神的圣像表情也依旧庄严肃穆。

没有人知道——因为真相早已湮没。舟来楫往的幼发拉底河河水涨涨落落,时间也就这样一年年流逝。

埃利都城中,恩基神的神庙也是年复一年矗立着,并随着一次次的重建而愈发雄伟壮丽。若是在海上望去,那高耸的神庙仿佛一个水天之间的幻境,又好像是人间通往神界的信标。人口众多,商业繁荣,财富聚集,这座城市至此达到了他的鼎盛时期。

恰在此时,“王权降临此地”。

何谓“王权”,名为埃利都的青年觉得这很难形容,也许是“领导力”,或者说“号召力”。虽贵为苏美尔的第一城,但他总觉得这东西并不太适合他。更何况形势已变,埃利都的文化滋养了以乌鲁克为代表的内陆诸城,但已然繁荣起来的内陆地区导致了沿海地区不可避免的边缘化,埃利都更是首当其冲。

因此当某位后辈城市向他讨要“王权”时,他毫不犹豫答应了。即使那金光闪闪的东西已然消失在视线中,他也并未对此有什么表示。

之后的几个世纪,为了争夺这一“王权”,苏美尔地区陷入了重重纷争中,乌鲁克,伊辛,尼普尔,基什,乌尔诸城轮流做庄,局势一时间混乱无比。而偏居南陲的埃利都对此却没有任何兴趣,习惯了平静安稳生活的他坚持着日复一日的虔诚生活,以一城之力营造出一片远离纷争的净土,埃利都“圣城”的名号也更为人所知。

 

没人知道埃利都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一如他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在两河文明还处于发展期的公元前20世纪,这座城市却已经踏上了衰落的不归之路。随着河流改道和泥沙淤积,古城逐渐远离了海洋,曾经的水神之城早已身处沙漠,倾颓的神庙被黄沙掩埋,守着断流河道的码头做着商埠的梦。

百年后一心拟古的新王朝寻访到埃利都的遗迹,在其上重建了一座神庙,作为对古老圣城最后的缅怀,然而这座神庙旁,早已是荒无人烟。

公元前6世纪,最后的纪念神庙也废弃消失了,埃利都城从此再也无人问津,消失在滚滚黄沙中。

若燃

【APH拟人学-Sidestory 1】

两河流域古文明,苏美尔&阿卡德,骨灰级鼻祖,史实向,微虐。

苏美尔-苏默
阿卡德-那拉姆辛

----------------------------

Ch1小剧场:故事的开始

1

“你是何人,竟如此放肆!”

——这就是他和他的相遇。没有底格里斯河的恩季以波声旁听,没有伊南娜从九天之上投下慈爱的注视,没有青金石或绿玉能昭示这段命运的走向。

那拉姆辛是城邦的儿子,王的儿子。从小到大,除了父王、长兄和天神,从来没有什么能让他臣服,而眼前这个人,竟让祭司长献上属于王国的铜币、黄金和象牙,跪在自己面前恸哭,尖锥帽如同濒死者的手指向长空颤抖。她说了什么那拉姆辛已经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自己不耐烦地拿起神塔里的绿玉斧头...

两河流域古文明,苏美尔&阿卡德,骨灰级鼻祖,史实向,微虐。


苏美尔-苏默
阿卡德-那拉姆辛

----------------------------

Ch1小剧场:故事的开始

1

“你是何人,竟如此放肆!”

——这就是他和他的相遇。没有底格里斯河的恩季以波声旁听,没有伊南娜从九天之上投下慈爱的注视,没有青金石或绿玉能昭示这段命运的走向。

那拉姆辛是城邦的儿子,王的儿子。从小到大,除了父王、长兄和天神,从来没有什么能让他臣服,而眼前这个人,竟让祭司长献上属于王国的铜币、黄金和象牙,跪在自己面前恸哭,尖锥帽如同濒死者的手指向长空颤抖。她说了什么那拉姆辛已经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自己不耐烦地拿起神塔里的绿玉斧头,拽着祭司长的颈链把她拉了起来,让她带路。

然后他就来到了这个村庄,明明是无比肥沃的土地却荒无人迹,仅有的几栋房里也没有蒸煮的炊烟。河水清澈,莎苇摇抚,祭司长停下脚步,低眉敛目地告诉他这是自己达到的最远之处。他看着面前砌得最整齐的一栋房子,握紧手里的斧子,想也没想就踏了进去。

“是你把吾邦之祭司长惊吓至此?不过是战败的俘虏,我一根手指都不用动便可拧下你的脑袋!”土屋很狭窄,只有进门处有阳光摄入,那拉姆辛的眼睛一时无法适应黑暗,只能看到自己脚边有个火堆,在乱灰碎石边,蹲着个人,拿着个东西敲敲打打。

“你挡住光了。”那人有着黑色的头发,连自己长什么样都懒得让王子看到。

“放肆!”那拉姆辛一脚踢翻火堆,将对方踹倒在地,斧子眨眼之间已经抵上对方的喉结,他后悔自己只是从神殿里拿了一把玉斧,要是石斧,了结他会更方便。

“你们给我的白银,被你自己踢翻了。”躺在地上的人黑色的眼睛直勾勾瞪着他,毫不掩饰的怒火。

“哈哈哈哈哈给你的白银不过国库的冰山一角,天下的财富迟早都会用来装饰阿卡德的荣耀!倒是你,使吾邦祭司长蒙羞,只有死路一条!”那拉姆辛的斧子劈了下去,玉石硬而脆,切断人的气管和肌骨力度不及兵器,看来这人要痛苦一阵才能成为艾利什启迦女神的奴隶,不过这正合他意。倒在地上的人血喷溅了一地、一墙、一屋顶、一身,那拉姆辛厌恶地转身离开,沾满血的手却攥住了他的腕子,力量之大简直不像濒死之人,他低下头,看到另一只手递过一个沾满血的、只有环头一圈和前端两点弯曲作为装饰的银冠。

带上。那人的眼神说,他的气管已经被砍断了,不能说话,但目光里满是期许。那拉姆辛不屑地甩开他的手。那人眼中的光芒陡然暴涨,随即,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移动,血手如蛆蚁般跟了上来,滴血的银冠被放在右手上,而他的右手罔顾指令地、径直将它戴到了头顶。恐惧和愤怒来得一样迅速,他还没来得及收回感情,强大的冲击力就贯穿了他,头冠发出耀眼的光芒,土坯房被气流震得摇摇欲坠,嘶叫着蒸发出浓尘。

“完成了。你啊,还真是麻烦。”

——那拉姆辛发现自己还活着,那人更是能说话了。

---------------

“你到底是谁?是哪个城邦的祭司?还是巫师?”

那拉姆辛把银冠丢在地上。他本以为这会是个像诅咒一样难以摆脱的东西,但事实上完全不。那人已经恢复了正常,缓缓收拢被他踢翻的火堆,捡起银冠,又开始敲敲打打。

“他们叫我苏默,我是一个银匠。”

“笑话,没有银匠有起死复生的魔力。你戴在我头上的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达成契约所用的物品。”

“什么契约??”

银匠放下火钳,黑色的眼睛定定地望着他:“能暂时让冥神蒙蔽双眼、时间忘记流逝的契约。凭此契约,你与我一样脱离命运与死亡,成为世人命运的见证者。在冥神找到你我之前,我们要记住所有自己能记住的、有关自己和自己国家的过去与未来。”

那拉姆辛听得一头雾水:“要记什么东西?”

“……你的城邦完蛋以前所有的事情。”

“那是记不完的——阿卡德自大洪水之后便已存在,也必万世不朽。”

银匠笑了笑,用干莎草擦净手里的银冠,把它摆在矮台上,拿起斗篷。“那也要记住。不用担心,契约为你准备了足够的力量。我们该走了,时候也不早了,你的王和城邦想必也在为他们久久未归的王子感到担心了,很多事情我们日后会有时间说的。”他出门的时候,喃喃地念叨,“那拉姆辛……神之所爱,真是个好名字。”

那拉姆辛没报过自己的名字,但这个巫师若能起死回生,那知道他的名字应该完全不是难事。

他应该向父王举荐他,等现在的祭司长去侍奉冥神的时候,他会非常胜任这项工作。长兄肯定找不到这样的人。

2

和苏默达成的契约的力量很快就显现出来了。

那拉姆辛发现自己在碰到别人的时候能看到他/她的所有记忆和感受。刚开始是祭司长父亲和母亲,兄弟,然后是战士、商人、农民、战俘、奴隶、异乡人;狂喜和痛楚,恐惧和期望,箭矢穿过躯体,伤者在呐喊和悲号,无尽的血流漫过胸膛、无生命的肢体堆叠起黏滞的触感,街市,窑炉,商铺,叫卖,耕作,生活……这一切挤在他脑子里,令他似的恍惚时而狂躁。

“那拉姆辛,你最近怎么回事?站在战场上都发呆,你的勇气去哪儿了?!”母亲紧紧攥着他的胳膊,语气里充满愤怒和忧虑。

“……”那拉姆辛的脑子里又涌入了她的记忆,他几乎狂乱地挥开她的手,提着自己最心爱的长矛,寻记忆来到银匠和他见面的河边。

一片废墟。

“别见怪,我投影的是自己的家,现在被你们烧了。”

那拉姆辛猛地转过身,长矛抵上苏默的喉咙。他被所有人的记忆折磨得无法安眠,眼前一刻不停地回放着涌入的一切。“你给我下的是什么诅咒!”他血红着双眼嘶吼,“立刻把它给我他/妈的收回去!”

“做不到。”苏默淡然地说。

那拉姆辛目眦欲裂地瞪着他,突然狂笑一起来,挥矛捅向他的脖子:“哈哈哈哈哈果然是苏美尔的妖巫!!打不过我的族人,就来向我寻仇,你们南方人也就配会用这些阴损的小伎俩!”

苏默在跳开的瞬间捂住了脖子,血液喷涌而出,他飘动的斗篷下露出几道又深又长、干涸泛黑的伤疤。那拉姆辛知道这是打倒这妖巫的好机会,扑上去连补数矛。然而对手异常灵活,抓住了他攻击的空隙突击上前,近身之时,那拉姆辛只感觉到胸前猛然一凉,浑身的肌肉和呼吸仿佛都在那一刻静止了,然后是搅动和炸裂身体的痛楚。他扭曲着跪倒在地,感觉呼吸被迅速抽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苏默拔了两次才把刀拔出来,他浑身发抖,退了两步便瘫倒在地,飞速收缩的肺让他窒息,浑身都在尖叫着寻求空气,他不得不动用剩下的魔力修复自己,十指深嵌入地抠紧泥土。两人就这样无声地僵持了数小时,直到流出的血液浸透了身下的大地,稀薄的魔力将冥神的魔爪一根根掰开逐远。

“把这诅咒给我解了。”那拉姆辛唯一想说的就是这句话。

“不行。每个国家都要有一个记录者,我向天之父安乞求指示,他告诉我就是你。”苏默气如游丝。

“放屁,他明明应该让农神降恩,我们都快饿死了谁有闲心给他记这些,再说了这有个蛋用。”

“正因为世人觉得它无用才要记录。人的本性不会改变,若没有过去以参照,犯过的错误便会像车轮一样滚动,不停回到起点。”

“那只有我知道有什么用?”

“你会写字吗?”

“什么叫写字?”那拉姆辛欠起身子,他又能动了,看来这个诅咒还有不死效果,这在战场上倒不是坏事。

“只有在记录者彼此杀戮时契约的不死效果才能显现,面对普通人时,记录者和一般人一样。”苏默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

“那我记住的东西不是更白记了?”

“所以,趁你死之前,把能记的东西记下来。”苏默叹了口气,拉起他,到河边捡起一根木条,在被冲的平实的土上深深浅浅刻了几道,“死了之后记忆应该会跟着去到冥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之前还没碰到过死去的记录者。来,你过来看这符号,这是'牛'的意思。”

“你碰到过别的记录者吗?”那拉姆辛撇了一眼地上的鬼画符问他。

苏默沉默了。

“你今年多大?”

“……我不记得。这种记录东西的方法都是我自己想的,在我记录的时间里,洪水毁灭了人类数百次。”

那拉姆辛沉默了。“那你一定见过我不少的祖先。”

“也许见过,也许没见过。”苏默露出了他认识他以来第一个微笑,他笑起来很憨厚也很淡然,“但是不属于我城邦的人民,我可以选择忘记他们。你也知道,当人们去了阴间,埃莉什启迦为了不让他们再对人世留恋,在七道门前剥去了所有美好的记忆,留下仇恨和悲惨,使亡灵变为散布疫病和恐惧的魔使。他们关于爱和温情的记忆,从此只能存在于人间的记忆和怀念里。难道想让自己和先祖都只给后世留下恐惧?”

“不。”

3

那拉姆辛和苏默达成了约定,在不打仗的时间里,他跟着他识字。

苏默是个好老师。他很有耐性,对他的毛躁和不耐烦一笑而过,甚至会有些享受地看着他抓脑袋、提着矛在地上戳啊戳、暴躁地丢下泥板去河里洗脸然后回来接着愁眉苦脸。等他能抱着自己的泥板记事了,苏默就把台子让给他,自己蹲在地上打炼银冠。那拉姆辛刚开始的时候没太在意,但后来,他发现苏默似乎总是在打制银条,只在冠面处把银条弯成不同的形状,有的是山峰一样的锯齿,有的是水涡螺旋,有的是太阳,有的是月亮,有的是星辰,有的是江河的波纹,有的是战斧,有的是流泪的眼睛。不过没有他给自己的、银条两端一头朝上一头朝下的的简单纹饰。

“你打这么多冠冕有什么用?马上会有人来当记录者吗?”

苏默没理他,他正忙着焊好自己手里的银冠,这次是谷粒。“嗯,手艺精进了不少。”他打完之后吹了吹冠面,有些开心。

----------------

那拉姆辛现在也活了一百年了,自从父王过世,他的长兄掌握了国家,他便明哲保身地将自己献给了神灵,终日在神塔里与祭司长为伴。他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了她,要她给自己在神塔之底留下一个房间,并嘱咐她这是神喻,不要告诉任何人,然而时间流逝,一代又一代祭司长与他越来越陌生,而他为了记住更多人的故事也不得不奔波在外,尽全力接触各种人,渐渐的,神塔下的房间被废弃,而他,成了时间缝隙里的躲藏者。

“我记住的东西太多了,感觉自己简直不能正常生活。”有一次他坐在地上跟苏默抱怨。虽然两个人来自敌对的城邦,但现在,他反而是最能理解他心情的人,而且他发现这南方佬比他聪明,三言两语就能化解他的烦恼。

他不记得这是苏默第几次投影出不同的房子,但反正是在城外这条河边。只要他去找他了,他就一定在,就像一直在等他一样。

苏默刻着泥板,顺手拿了自己身旁一块大一些的丢给他:“看看这个。”

“这是啥。”

“星图和数字。我活了这么久,只有这两样东西最让我感到亲切,它们和我们一样都没怎么变。看久了变化,总会想看一些不变的。”

那拉姆辛只看了一小会就撇了撇嘴:“没意思。”

苏默瞥了他一眼,他早就能分辨出自己的学生是在怄气还是真的不想看了。然后他叹了口气,教给他一个封锁记忆的方法。

“这种东西你为什么不早点教给我!”感觉到脑子里所有活分的事物都暂时沉默下来,那拉姆辛在狂喜的同时气得不行。

“因为我用过这东西。它能让你舒服的遗忘,但解封的代价是极端的痛苦。痛苦到那一瞬间你会后悔之前所有的封印。”

“那就不要解开不就得了!”那拉姆辛开始调出一个个故事,把它们打好包丢进脑子深处,“我已经很久没像个正常人一样大笑和享受人生了!”

突然间记忆里闪过银冠的光芒,那拉姆辛停住了,这是自己的记忆。“喂,苏默,我能把我变成记录人这事也封印起来吗?”

“不行!”苏默的语气里有强烈的惊恐。

“啊~看样子,你是不是之前把自己封了,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啊?”那拉姆辛揶揄地看着他,难得这人这幅模样。

苏默的眉头紧紧拧了起来,咬着腮帮子瞪了他半晌:“记录人的职责非常神圣,这样太危险!”

那拉姆辛点点头,放过了自己的记忆。不过他确认苏默肯定干过这件事,以后得好好问问他。

那天晚上他回到自己的住处——一个奴隶看管的牛棚。他化装成乞丐流浪了两天,又装死尸才逃过了士兵拉奴隶去前线,才找到这么个地方。要搁一百年前,他会把冒出这个想法的人的脑袋砍下来挂在桩子上,但当记录人当了一百年,贵族贱民、上战场的是勇者不上战场的是懦夫什么的他也不在乎了。贵族会变成贱民,贱民也会变成贵族,上战场的可能是因为无知的贪婪,躲在后面的可能是因为懂得生命的可贵;虽然在太平的时候他们之间隔着乌鲁克到西帕那么远的距离,但战争一来,什么都无所谓了。睡前他摸了那奴隶一下,毫无意外地又看到了无尽的记忆,被鞭笞的疼痛。

他的火气蹭就上来了。

去你妈的,我才不想当记录人,苏默那家伙还活着,证明封印了肯定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解开就是了。那拉姆辛小心翼翼地挑出自己脑子里有关苏默和记录人的片段,然后把剩下的都丢进了记忆深处。

4

狂喜和痛楚。恐惧和期望。

箭矢穿过躯体。伤者在呐喊和悲号。

无尽的血流漫过胸膛、无生命的肢体堆叠起黏滞的触感。

士兵将敌人尸体的头颅砍下,残躯踹到一边,总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眼熟,但自己又记得不甚清楚。

“嗌,那拉姆辛,你这战绩可以啊,以后可以去做将军侍卫了!”

“是啊!而且还会记账,这可是军营里不可多得的才能!哎,这东西你是哪里学的?”

“啊……其实我也不太记得。”士兵抓了抓脑袋,“我当年参军的时候就记得自己叫那拉姆辛,以前是个银匠的学徒,我记得他那张脸,但是他叫什么我忘了。他为了要我记录什么东西要我学写字,别的我都记不住了。”

“说不准你也学了炼银的技能然后忘了!你前老板要是见了这样,还不得打死你!哈哈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得了,早点睡吧!明天接着去下一个城邦!这快到海边了吧,应该是南边最后一个城了,抢足了,这金银粮食和女人奴隶就全分给弟兄们啦!”

战斗进行得毫无悬念,他们冲进村庄肆意抢夺,把顺从的村民驱赶到一起绑成一串,反抗的通通杀死,在浓烟和凯旋的歌声中离开。在村落边,他们遇到了最后一组埋伏的村民,他们用数量优势轻轻松松围歼了他们。

“快来人!这边有个家伙不好搞!喂!那拉姆辛!”

一个野人披头散发,浑身赤裸,嘶吼着掰断战友的脖子,那拉姆辛把自己这边的敌人解决掉,提着自己最心爱的长矛赶到那个战场,毫不犹豫地将那野人扎了个透心凉。

血液突然喷涌而出,如同一个喷泉,有的士兵发出惊呼,因为这人的血量远远多于常人,将四下的地面都染透了,却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

那拉姆辛一脸厌恶,长矛往后一拔,那人仰面躺在地上,空洞的眼神正配上他唯一之前有印象的人的脸。

老板?!

那拉姆辛表情一变,但还维持着持矛的动作,矛尖顶在他脸上。

野人的表情渐渐变得僵硬,目光开始涣散。那拉姆辛看他的嘴巴还在动,出于恻隐和对反抗到底的人的敬意,他低下头去。

“小心!”

野人一声长啸,捏住他的脑袋将他摔倒地上。鲜血很快浸透编甲,将那拉姆辛浑身弄得湿乎乎的,那拉姆辛和他搏斗着,却被对方扮过脸,正视着他的眼睛。

那拉姆辛的瞳孔瞬间收缩到了最小。

那顶一头朝上一头朝下纹饰的银冠、祭司长的眉眼,父王母亲长兄的话语,田野市肆朝堂神塔地牢贫民窟工匠坊战场苇荡里河流边见过的人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喜悦痛苦惆怅遗憾满足不安悔恨不屑开心珍惜浪荡愁苦一切的一切,像是引爆了埋藏许久的地雷坑,接二连三地炸了开来;沾在身上的血化成了情人的爱抚、春风呼啸秋风刀割、奴隶主的鞭笞穿透血肉的武器,刀刀凌迟,剑剑入骨。那拉姆辛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苏默身上滴下来的血如同传说中侵蚀肌体的虚无之毒,将他的皮肤由表及里,缓慢地灼烧殆尽。他身后的士兵不明所以,一个劲地想砍倒压在战友身上的敌人,却不知这样只会让他的血流的更多。

“给……我把……眼睛睁。开。”苏默把那拉姆辛因痛苦闭起来的双眼眼皮生生翻开,眼睑都露了出来。

又一波剧痛和战栗席卷而来,那拉姆辛哀嚎,然后胸腔被苏默压住,发不出声。这次涌入的记忆数量巨大到足以融化他,沉重的令他窒息。这与他自己的记忆不一样,他自己的记忆里没有如此多的繁华和美景、华丽的珠宝、传说中的神王、浩瀚的星轨、祭司的预言、成篇累牍的典籍、来自远方的宝物和商人们的传言,但也没有如此深的忧愁、苦闷、离乱和怒火。那些一片片的废墟,被烧毁的残骸,在自己看来是胜利的战果,但此时他的情感传递过来,愤怒如同日神炎灼的目光将世界燃烧殆尽。

那是苏默自己的感情。那拉姆辛惊恐地意识到。

感觉到了吗。

苏默的声音挤进脑子。他深不见底的眼睛里是痛悔、残忍,报复的快感和弥漫的悲伤。

……你他妈的别死!我不要你的这些记忆!那拉姆辛瞬间慌了,他想把他推下自己的身子,却发现自己刚经历过记忆传输,浑身无力,根本动不了这人分毫。

呵呵。明明是你捅的致命伤,在这里又装好人了吗。苏默淡淡地看着他挣扎,眼睛里露出嘲讽的神色。

不过还是谢谢你了。自从我杀掉上一个人,还没什么让我这么如释重负。可惜后来我把那人的记忆都删掉了。没留下什么给你看,真是可惜。

我也可以把你的删掉!苏默你个垃圾给老子听着!别他妈死!你躲了冥神上千年,这回没什么区别!你他妈的还是敢死老子就把你所有记忆全删掉!

你不会的。

……操!那拉姆辛终于挣脱了他的压制,野人的身体如同巨石翻到在地。

“这个人别弄死!他是个大巫师!把他带回去见王!!”他歇斯底里地对战友喊道。

战友呆呆地看着他,然后又看看他身后。

那拉姆辛回过头,苏默的尸体俨然变成了土块,一点点地消解,归于大地。

“苏默!!!!!”

所有记忆开始在那拉姆辛脑子里蒸腾,有的是他自己的,有的是苏默的。这些记忆仿佛有意识彼此抱在一起,属于相同内容的就彼此连接。苏默的记忆远比他的悠远晦暗,但在结尾的地方,他教他写字的地方,他记忆里的色调和他自己的记忆一样。

“终于找到一个和自己一样的记录者了,真不容易。虽然不算学习的料,但打仗是一把好手。”

这是当时的苏默在脑子里想的事情。那拉姆辛从来没注意到原来苏默的声音有这么温和动听。

“不过挺机灵的,大概好好教教就行,这样以后的大事件不会总觉得缺个见证人了,真好。”

“唉,笨成这样。”

“嗯,还挺聪明的,数学进步比自己想象的快。”

“星图都不爱看……无可救药。”


“要不要教他记忆封印呢……看不下去他这么痛苦……但是好像……啊,想不起来了!脑袋好痛!”

“啊,算了,应该不会出我这样的问题。他比我勇敢很多,运气比我好,应该会比我能能更勇敢地面对这个世界吧。技能这种东西,还是有能多传下去就传下去一些好。”

那拉姆辛脑子里不停地回荡着这些声音,回荡了很久,回荡得他忘记了自己许下的要忘记的诺言,回荡到一个世纪后他的土地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出现越来越多的城邦、越来越多的记录人,回荡到自己愈加老去,成了那群年轻人的领头羊。


有一天,他拒绝了那些年轻人的邀请,在自己的小作坊里打制金冠、并给它嵌上青金石的时候,他终于明白,那种回荡,名为怀念。


就像他现在已经学会了如此复杂的王冠制作工艺,但最珍视的,仍旧是苏默当年的那个破银冠。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