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苏赫

499浏览    11参与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32

32

新学期刚刚开始,就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刘基赫的情绪再一次陷入了低潮期。

班里的老师也都换了一波,他什么都不想做,看着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新英语老师,陆东植。”

刘基赫正趴在桌子上,把自己藏在立起的英语书后面,听到这个温柔的声音,探出脑袋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就有点移不开眼。

不是太高的个子,棕色的头发卷卷地堆在头上,一笑起来就眯到看不见的小眼睛,还附带了甜甜的小酒窝,全然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左手上的戒指不经意间发着光亮,一看就明白他身上那种温柔和蔼从何而来。

“上我的课不需要那么严肃的氛围,就是公开课需要做做样子,你们懂得。”陆东植眨了眨眼,之后又分享了几...

32

新学期刚刚开始,就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刘基赫的情绪再一次陷入了低潮期。

班里的老师也都换了一波,他什么都不想做,看着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新英语老师,陆东植。”

刘基赫正趴在桌子上,把自己藏在立起的英语书后面,听到这个温柔的声音,探出脑袋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就有点移不开眼。

不是太高的个子,棕色的头发卷卷地堆在头上,一笑起来就眯到看不见的小眼睛,还附带了甜甜的小酒窝,全然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左手上的戒指不经意间发着光亮,一看就明白他身上那种温柔和蔼从何而来。

“上我的课不需要那么严肃的氛围,就是公开课需要做做样子,你们懂得。”陆东植眨了眨眼,之后又分享了几个他在英国留学时的趣事儿。

班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声。

“那么,让我们相互做个自我介绍吧,用英文哦。”陆东植微笑地看着刘基赫,“从后往前来吧,这位帅气的男同学,从你开始好吗?”

感谢陆东植,让刘基赫没有完完全全放弃自己。

————————————————————

刘基赫面对繁重的学业,打算放弃对莫离广播社的管理,身为社长的他在和副社长苏贞花商议过后,决定给广播社找接班人。

在悄咪咪的一波招新过后,新来的学弟学妹们中有两个人极为突出,一个是学弟姜锡润,一个是学妹朴允智,经过多方议论决定,朴允智成为了新社长,姜锡润成为了副社长兼CV部总管。一群十六七的孩子,多多少少有了点小大人的样子,还弄了个换届聚会。

恰巧这时候临近情人节,这么多男孩儿女孩儿凑在一起,这个和那个举止亲密了点,他和她又坐的近了些,互相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刘基赫和苏贞花、朴允智坐在一起,吃着晚饭,聊着天。可这晚饭吃着吃着,刘基赫对那个正在给别人分蛋糕的姜锡润心猿意马起来。

社员们在闹着要搞个“一日情侣”,还起哄问刘基赫玩不玩。

“嗯......我看看吧......”刘基赫推脱。

“喜欢姜锡润?”苏贞花在刘基赫耳边悄声问他。

“......”刘基赫左右看看,发现没人注意他们这个小角落,这才回答,“是我喜欢的类型。”

姜锡润个子没他高,但是从他的面试和交际来看,是个乐观阳光、有爱心的好孩子。

有些人谈恋爱看的是性格,刘基赫就是这样的人。

他对这个世界太绝望了,他需要的是有人能温暖他,用善良和温柔包容他。

“你是认真的?”苏贞花再一次问,“不是玩一玩,你想对他好,想和他过很久是吗?”

“嗯......”刘基赫应着,装作掩饰般地低头吃了一口蛋糕。

“那就交给我吧,明天给你答复。”苏贞花对刘基赫保证着。

刘基赫点头。

这蛋糕真甜。




——————————————————————

前天打了第二针,胳膊都抬不起来,好疼/(ㄒoㄒ)/~~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番外篇01】

一、《不在乎》【2018.04.21/藏了一句话】


你在召唤我

你在注视我

*******************************

不知道是不是内心作祟

就在时钟走针回荡的空房间

不在乎窗外的橘色路灯和人影

只是想你的声音和容貌

可是这样的念头越发显得悲凉

好像在茫茫人海中我是你眼底的渺小

于是挣扎的这心的煎熬

让我在夜的孤单中无力绝望

*******************************

你不知道一切过后

这什么都将不复存在

它那么的贪婪又吝啬

把一切都收在怀中

然而我是不是太过依赖和眷恋

后来我明白是它的贪得无厌


【*斜着看*...

一、《不在乎》【2018.04.21/藏了一句话】


你在召唤我

你在注视我

*******************************

不知道是不是内心作祟

就在时钟走针回荡的空房间

不在乎窗外的橘色路灯和人影

只是想你的声音和容貌

可是这样的念头越发显得悲凉

好像在茫茫人海中我是你眼底的渺小

于是挣扎的这心的煎熬

让我在夜的孤单中无力绝望

*******************************

你不知道一切过后

这什么都将不复存在

它那么的贪婪又吝啬

把一切都收在怀中

然而我是不是太过依赖和眷恋

后来我明白是它的贪得无厌


【*斜着看*】

【你在,不在乎你的人心中,你什么都不是】



二、《思念的距离》【2017.04.16/热恋中】

我坐在缀满枫叶的窗台里/

是我在遥远的天边思念你/

从海角到天涯的距离/

是我思念着你的距离/


微亮的天幕使我想起你/

新开的小兰花旁的/

你的洁白的裙衣/

我挚爱的那含情的凝睇/

如今却不在我身旁的这里/


凄迷的细雨使我驰念你/

褪色的旧风铃下的/

你的隐约的倩影/

像早雾里的秀挺的草须/

如今却不在我身旁的这里/


南飞的秋雁使我萦怀你/

纯澈的小流溪中的/

你的喃喃的私语/

你亲手折的灵动的纸鹤/

如今却不在我身旁的这里/


温柔的黄昏使我挂碍你/

无依的鹭鸶草里的/

你的旖旎的柔情/

你弹奏的小提琴的余音/

如今却不在我身旁的这里/


静谧的夜晚使我瑾注你/

缱绻的秋海棠内的/

你的圣洁的爱意/

你脂红的唇表露的心迹/

如今却不在我身旁的这里/


我的恋人/我正在思念你/

自从我们约定别离的那天起/

我想着你的凝眸香肌/

想你穿上披着夕阳的美丽嫁衣/


我在半愁半喜地预计/

计算着我们不远的相聚/

那流沙瓶中的相思红豆/

见面后那赤红再无痛心的含义/


我坐在缀满枫叶的窗台里/

是我在遥远的天边思念你/

从海角到天涯的距离/

是我思念着你的距离/



三、分手信【2017.06.10】

以上皆为本人作品,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私用


接着分享我的专栏作品《圣殇》,谢谢支持~

https://b23.tv/M3HIFB 

《圣殇》是已完成的作品,不会断更,一天好几千字更新,欢迎前去观看❤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29

29

那一天过后,刘基赫没敢直接和苏贞花说他做的决定,而是写了一张纸条儿,趁着晚饭时间休息的间隙,把它慌慌张张地塞进了她的手里,之后就跑了。

大概内容就是,不适合做恋人,苏贞花要是不恨他、不介意的话,做个朋友也行。

刘基赫回班后,缩在自己的座位上,低头,不发一语。

你还说你要对她好的。

骗子,懦夫。

晚上回到家后,刘基赫打开电脑,QQ自动登录立马弹出来了消息框。

刘基赫怀着忐忑的心情点开,心里甚至已经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苏贞花,那样有同理心,那样温柔善良的一个人,在轻微的惋惜和责怪之后,选择了和他做朋友。

刘基赫摇摇头,合着所有的恋人最后都成为了自己的挚友。

还是对自己特别...

29

那一天过后,刘基赫没敢直接和苏贞花说他做的决定,而是写了一张纸条儿,趁着晚饭时间休息的间隙,把它慌慌张张地塞进了她的手里,之后就跑了。

大概内容就是,不适合做恋人,苏贞花要是不恨他、不介意的话,做个朋友也行。

刘基赫回班后,缩在自己的座位上,低头,不发一语。

你还说你要对她好的。

骗子,懦夫。

晚上回到家后,刘基赫打开电脑,QQ自动登录立马弹出来了消息框。

刘基赫怀着忐忑的心情点开,心里甚至已经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苏贞花,那样有同理心,那样温柔善良的一个人,在轻微的惋惜和责怪之后,选择了和他做朋友。

刘基赫摇摇头,合着所有的恋人最后都成为了自己的挚友。

还是对自己特别好的那种亲友。

徐文祖前几天还顺手为准备高二理综会考的刘基赫发送了一份他自己整理的理科笔记。

谢天谢地,他正需要这个,谁能明白文科生物理32分的痛苦。

这就是传说中的答题卡放地上踩两脚,只看选择涂卡的部分得分都能比刘基赫高。

QQ的家人分类里,刘基赫把苏贞花拖了进去,和徐文祖归为一栏。

“这么晚了开着电脑做什么呢?”严福顺在刘基赫卧室门口探头问。

“......只是查个资料,还差几页数学题。”刘基赫的眼睛往右瞟了瞟。

“那我先睡了,”严福顺皱了皱眉,“我昨天上的夜班,你收拾的时候动作轻点儿。”

刘基赫抿了抿唇,这是催他睡觉了。

“我......”他张口欲言。

“你写完了就赶紧睡,这都......”严福顺瞟了一眼表,“这都12点多了。”

“好。”刘基赫盘算着数学题的难易程度,想了想,还是没有抄答案。

秒针滴滴答答地匀速走着,夜渐渐深了。

刘基赫迷迷糊糊的,这数学题做着做着就分了心,想起来徐文祖曾经和他闹别扭,让他记得早点睡觉、爱惜身体来着。

那仿佛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却又清晰得似乎就在昨天。

你看,这么长时间兜兜转转,害怕自己一个人,却永远把对方推开。

活该,都是自找的。

刘基赫拍拍脸,继续做题。

————————————————————————

只能说所有的努力都是有回报的。

在高一下学期的期末,分班成绩出来了。

那是2016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地面泥泞不堪,薄雪不堪重负,被西风吹散。

天早早的就黑了,路边街灯一个跟着一个地亮起。

刘基赫,年级成绩,文综18名,理综375名,成功进入文科清北班高二(5)班。

他面带笑容,带着自己的书包、文具、资料,甚至是课桌,搬进了文科清北班。

“我来帮你。”一双手突然出现,扶住了刘基赫的课桌。

男孩的声音很好听。刘基赫抬头,是一个过分漂亮的男孩子。

“认识一下吧。我叫尹宗佑。”

“我是刘基赫,很高兴认识你。”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28

28

三天,刘基赫和苏贞花的感情迅速升温。

当然刘基赫也躲了申在浩三天。

刘基赫对着他的女孩毫无保留,初中的那些糟心事,自己的懦弱和无担当,包括那个时间最长的禁忌暗恋,以及不满周年的同徐文祖的遗憾爱情。

可能倾诉示弱是人的一种本性,或许是因为人性贪婪,总想用最少的力气得到更多的好处。

刘基赫已经不是第一次对别人说自己遭受的苦难和欺//凌,面对苏贞花,他的倾诉显得十分平静。

苏贞花却是一个共情能力十分强的女孩子,听到刘基赫站在窗口准备往下跳的那一段过往的时候,纤纤玉指轻轻覆上了遍布伤痕的手指。

刘基赫抬头看着苏贞花,她有些发抖,不知是气的还是哭的,她眼角有闪光,贝齿还在咬着下唇,手...

28

三天,刘基赫和苏贞花的感情迅速升温。

当然刘基赫也躲了申在浩三天。

刘基赫对着他的女孩毫无保留,初中的那些糟心事,自己的懦弱和无担当,包括那个时间最长的禁忌暗恋,以及不满周年的同徐文祖的遗憾爱情。

可能倾诉示弱是人的一种本性,或许是因为人性贪婪,总想用最少的力气得到更多的好处。

刘基赫已经不是第一次对别人说自己遭受的苦难和欺//凌,面对苏贞花,他的倾诉显得十分平静。

苏贞花却是一个共情能力十分强的女孩子,听到刘基赫站在窗口准备往下跳的那一段过往的时候,纤纤玉指轻轻覆上了遍布伤痕的手指。

刘基赫抬头看着苏贞花,她有些发抖,不知是气的还是哭的,她眼角有闪光,贝齿还在咬着下唇,手指划着桌面,用力到关节都在发白。

“别哭了别哭了,都过去了。”刘基赫回握苏贞花,“这么多人看着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所幸他们只是在食堂的小角落里,并没有太引人注目。

“我只是觉得你很辛苦。”苏贞花抹抹眼泪,扯着刘基赫的袖子,“你跟我来。”

高中的教室里是有监控的,走廊里也有。

但总是有一些地方是死角,还有一些没灯的地方。

苏贞花带着刘基赫来到了四五楼的楼梯口转角处。

刘基赫背靠着墙,昏暗中他不能清晰地看到苏贞花的表情,他只知道对方的两臂撑在他的身侧——淡淡的桂花香离他越来越近,他们正处于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

两个人近到几乎连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刘基赫甚至能听见苏贞花的心跳。

一个柔软的触感在刘基赫的唇上炸裂,鼻息交织混合出炽热的缠绵。

苏贞花吻了他。

一触即离。

刘基赫被苏贞花亲懵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摁在墙上亲。

晚自习的铃声响了,苏贞花松开了他。

两个人在楼梯口分别。

不同于苏贞花的脸红与不舍,刘基赫则是浑浑噩噩、面色发白、身体僵硬。

他强撑着挂起一个微笑:“快回去吧,上课了。”

刘基赫的大脑像是要炸开了一样,短短几秒钟,却闪过了过往三年的艰难岁月。

男孩子们的鄙视,女孩子们的嫌弃,老师们的漠视,亲友们的置之不理,以及心中对同性别的那位老师的渴望,更是想起了同性别的徐文祖。

......他真的喜欢苏贞花吗?那是爱吗?

他能对她负起责任吗?面对如此有主动的女孩子,他能面不改色欣然接受吗?

浑身都不舒服,刘基赫冲到厕所里,吐了。

倒流的酸水充斥了鼻腔,生理的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

刘基赫退却了,他觉得他和苏贞花不合适做恋人,更适合做朋友。

如果苏贞花咬住他不放,硬是逼问他为什么要分手。

苏贞花的身上他挑不出任何毛病,所以有问题的一定是他自己。

比如说,性别不合适。

刘基赫在厕所隔间里放声大哭,他感觉自己是个异类,他已经不对劲了。

他病了。



————————————————

下几节尹宗佑就会出现了。

最近我同时还在B站参加一个活动,日更,西方魔幻短篇《圣殇》(原名《孤冢》,有些人可能已经看过了),是我在已成型的自己的作品上做了细节改动,欢迎阅读转发,感谢支持~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2309996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27

27

申在浩和苏贞花分手了。

刘基赫本以为他们能够长长久久的。

没想到两个星期就结束了这段罗曼蒂克的恋情。

苏贞花现在一个人了。

刘基赫仿佛纠结了很久,实际上也就是三四天,其实也没有很久。

他决定要去和她告白。

就算是被申在浩调侃“捡漏的”也好,刘基赫就是不想错过一个这样好的女孩儿。

于是刘基赫也真就去了。

理科班高一(11)班门口,刘基赫作为文科班高一(8)班的“外人”,只能硬着头皮,直接去找苏贞花。异性的交接,总是起哄声与嘘声一片,刘基赫本来打算的就是这些念头,所以也并不太在意。

苏贞花看着刘基赫来找他,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

“那个......我听申在浩说........

27

申在浩和苏贞花分手了。

刘基赫本以为他们能够长长久久的。

没想到两个星期就结束了这段罗曼蒂克的恋情。

苏贞花现在一个人了。

刘基赫仿佛纠结了很久,实际上也就是三四天,其实也没有很久。

他决定要去和她告白。

就算是被申在浩调侃“捡漏的”也好,刘基赫就是不想错过一个这样好的女孩儿。

于是刘基赫也真就去了。

理科班高一(11)班门口,刘基赫作为文科班高一(8)班的“外人”,只能硬着头皮,直接去找苏贞花。异性的交接,总是起哄声与嘘声一片,刘基赫本来打算的就是这些念头,所以也并不太在意。

苏贞花看着刘基赫来找他,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

“那个......我听申在浩说......你们分手了......”

刘基赫磕磕绊绊地说着,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透了。

“嗯,是这样。”苏贞花应答着。

“你真的非常好......所以......我可不可以......”刘基赫的停顿越来越长,说话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细小,苏贞花后半段有些没听清。

“你说什么?”

“我可不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啊......”刘基赫豁出去了。

苏贞花惊讶地用手挡住了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唇,眼睛滴溜溜地上下看着刘基赫,不敢置信。

刘基赫自暴自弃地想着,任何一个人,突然知道自己的恋人的兄弟,在不知道什么时候默默觊觎着自己,肯定不会答应的吧。

刘基赫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不是很道德的事情,但他就是忍不住。

苏贞花太好了,他不想错过她。

那些细节之处的温柔体贴,那么烫,灼伤了刘基赫暴//露在阴翳中的每一寸肌肤,而他却如飞蛾扑火般贪婪地汲取着这来之不易的人性中的善良,宁可自取灭亡,也想活得舒坦漂亮。

“......行。”

?!

刘基赫慌忙地抬起头确认,看见了苏贞花那能溺死人的盈盈笑意。

“我答应你啦。”

感谢上天垂怜,刘基赫那一刻在心底感激涕零。

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她的。

刘基赫对自己这样保证着。

 

————————————————————

前几天玩滑板,到一处洼坑,滑板停了我没停,所以......

双手软组织挫伤,就休息了一段时间,诸位看官见谅。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26

26

莫离广播社的申在浩和苏贞花同一天脱单了。

刘基赫觉得有猫腻。

不管是什么样的真相,只要能想出来,就没有不可能。

果然,刘基赫一问申在浩,两人在一起了。

申在浩大大方方地把苏贞花介绍给刘基赫认识。

短发显得苏贞花活力又俏皮,她明眸善睐,皮肤皙白,吃东西的时候笑起来显得憨憨的,总是会细心地在各种方面想到申在浩。

刘基赫不曾见过海棠缱绻,致命温柔,不曾见过兔妖化形,

若是有,那必然是苏贞花这样子。

刘基赫最抗拒不了的就是温柔的人。

这个女孩子太好了,所以他希望他们能好好在一起。

————————————————————————

这时已经临近期末了,马上就要分班了,刘基赫...

26

莫离广播社的申在浩和苏贞花同一天脱单了。

刘基赫觉得有猫腻。

不管是什么样的真相,只要能想出来,就没有不可能。

果然,刘基赫一问申在浩,两人在一起了。

申在浩大大方方地把苏贞花介绍给刘基赫认识。

短发显得苏贞花活力又俏皮,她明眸善睐,皮肤皙白,吃东西的时候笑起来显得憨憨的,总是会细心地在各种方面想到申在浩。

刘基赫不曾见过海棠缱绻,致命温柔,不曾见过兔妖化形,

若是有,那必然是苏贞花这样子。

刘基赫最抗拒不了的就是温柔的人。

这个女孩子太好了,所以他希望他们能好好在一起。

————————————————————————

这时已经临近期末了,马上就要分班了,刘基赫都觉得这时候应该把扩招广播社、录制新广播剧的任务放一放,可是副社长申在浩却认为应该准备迎新宣传,提前为扩大阵容做好准备。

想法是好的,但是时机不对。那新任校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大下雨天也要举办他上任的第一届运动会,运动员穿着短袖在北方的雨天中一边跑一边呵出白气,才不管学生们的死活,完全贯彻“有始有终”的宗旨。并且学校的社团在他的监督下全部统一规划,年级主任集中管理,英语社团因为不干实务被他勒令重新编制,改为教师上课。

刘基赫撇撇嘴,那个英语老师讲得还没有他们社长讲得好呢,谁要听她讲单词讲语法,能凭成绩进来的社团想必同学们在这两方面的能力都不会太差,还是社长更受欢迎些。刘基赫已经开始怀念那些没有讲完的西方习俗、俚语和《圣经》起源了。

新“民主”的制度下,是不对等的一定限度内“自由”的“新民主”。

现在申在浩又大张旗鼓地招新,往社里拉人——合着社长不是他,不嫌事儿大。

这么明目张胆的举动,惊动了上面的人,刘基赫课都没有听好,就怕被新校长提拎过去,记个违纪,全校通报什么的。

刘基赫现在还是挺害怕被找家长的,因为他干的这些事情严福顺是不知道的——他丢得起这个脸,她丢不起这个脸。

但是就在刘基赫胆战心惊的时候,苏贞花来了。

“我不害怕的,到时候来找人,把我推出去就行。”

“你就说是我招的人。”

“我成绩不是很好,以后也不一定走什么路,应该没什么事。”

“有什么事我顶着,你别怕。”

刘基赫被苏贞花这样安慰,只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真的是太窝囊了。

苏贞花这样做,也可能是因为她在给申在浩收拾烂摊子。

刘基赫不敢相信。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善良又担当的人。



————————————————

贴心提示:注意一下我打的tag哦

叶蓁

《死夏》声明

因为《他狱》人物太少,

所以高中篇的人物采取重复名字,

主角还是刘基赫。

剧情是连贯的,

接上文初中校园b力后,

刘基赫发惹上了一个不该惹上的人

——徐文祖(2号)

高中篇会以感情为线索,

贯穿刘基赫的整个高中。

这波啊,是杂食党的胜利

占tag提前预告一下都有什么cp

恢复更新,敬请期待❤

因为《他狱》人物太少,

所以高中篇的人物采取重复名字,

主角还是刘基赫。

剧情是连贯的,

接上文初中校园b力后,

刘基赫发惹上了一个不该惹上的人

——徐文祖(2号)

高中篇会以感情为线索,

贯穿刘基赫的整个高中。

这波啊,是杂食党的胜利

占tag提前预告一下都有什么cp

恢复更新,敬请期待❤

ryulie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写完江陆去写硕风和叶x萨坦。这对cp有人站么。

搜了一圈着好像也是个极圈....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写完江陆去写硕风和叶x萨坦。这对cp有人站么。

搜了一圈着好像也是个极圈....


宗夏

大战将起,我的主君,这一天,我们等了足足三百年。你生来注定是为王者,这乱世必将由你来终结。
我,为此而生。从今往后的每一日,我都会战,为了瀚州,为了你。

硕风和叶,我的主君,我的王,我的使命,完成了。
苏赫,你听着,我不允许你死在我怀里,这是铁沁的命令。

大战将起,我的主君,这一天,我们等了足足三百年。你生来注定是为王者,这乱世必将由你来终结。
我,为此而生。从今往后的每一日,我都会战,为了瀚州,为了你。

硕风和叶,我的主君,我的王,我的使命,完成了。
苏赫,你听着,我不允许你死在我怀里,这是铁沁的命令。

贱贱贱(ノω`*)

海上牧云记各种邪教cp
硕风和叶x苏赫
寒江x沐浴露

海上牧云记各种邪教cp
硕风和叶x苏赫
寒江x沐浴露

苏祁旸

前两天看少年说的mv,截了几张凯源。
截了好几遍,但是还是觉得把凯哥截的丑不拉几的。。

前两天看少年说的mv,截了几张凯源。
截了好几遍,但是还是觉得把凯哥截的丑不拉几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