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苏越

56.1万浏览    4650参与
不让尘
  今年最喜欢的角色top5!...

  今年最喜欢的角色top5!

  其实还有很多喜欢的角色但是懒得画了....没有格子了...

  今年最喜欢的角色top5!

  其实还有很多喜欢的角色但是懒得画了....没有格子了...

不让尘

  血条归零不是嗝屁(!

  快用七返灵砂!

  

  血条归零不是嗝屁(!

  快用七返灵砂!

  

不让尘

  逗一逗师尊捡回来的小黑猫

  逗一逗师尊捡回来的小黑猫

不让尘

  “狂妄!你以为能赢?!”

  “狂妄!你以为能赢?!”

不让尘

  一瞬间紧紧拥抱无处可逃一吻天荒

  一瞬间紧紧拥抱无处可逃一吻天荒

伊斯克拉_有鶴来

如履冰

苏越+苏中预警,另有红雪以及苏和白俄cb向(非本家白俄)。

★苏中越三角在我这里是一种狗血替身梗…

★是越妹心动的开始罢(叹)


那是1975年。

北越的胜局已经锁定,伊利亚·布拉金斯基邀请她去了伊尔库茨克——一个远离莫斯科的城市,让这种邀约显得没有那么政治。

不过“不幸”的是这是在冬季。对于阮氏玲来说,苏联的冬季实在是过于凌冽了,贝加尔湖厚厚的冰层足以吓到她。阮氏玲在冰面上只能僵直地站着,哪怕使偏一点儿力,脚下就会往四面八方打滑,前、后、左、右,皆有可能。她哆哆嗦嗦地四望,辽阔的湖面——冰面没有什么可以给她扶着的。大脑一片空白,对雪和冰的好奇已经被茫然无措...

苏越+苏中预警,另有红雪以及苏和白俄cb向(非本家白俄)。

★苏中越三角在我这里是一种狗血替身梗…

★是越妹心动的开始罢(叹)




那是1975年。

北越的胜局已经锁定,伊利亚·布拉金斯基邀请她去了伊尔库茨克——一个远离莫斯科的城市,让这种邀约显得没有那么政治。

不过“不幸”的是这是在冬季。对于阮氏玲来说,苏联的冬季实在是过于凌冽了,贝加尔湖厚厚的冰层足以吓到她。阮氏玲在冰面上只能僵直地站着,哪怕使偏一点儿力,脚下就会往四面八方打滑,前、后、左、右,皆有可能。她哆哆嗦嗦地四望,辽阔的湖面——冰面没有什么可以给她扶着的。大脑一片空白,对雪和冰的好奇已经被茫然无措涂白了,可她怎么可能说出请伊利亚扶着她这样的话。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自然是如履平地的。苏联生于冰雪。所以当他在冰面上巡回一圈后回来看见阮氏玲面色僵硬时,先是惊讶地一顿,而后说:“您请试着滑吧,试一试!”

阮氏玲只能微微弯着腰半蹲,用走路的姿势往前挪动。伊利亚不远不近地跟在她旁边。

忽然阮氏玲失去了平衡,她像溺水一般在空气里被淹没。越南人下意识的惊呼起来,直到感到背后一种坚实的力量托住了她。阮氏玲回过头,伊利亚笑了一下,说:“不要紧张,多滑一滑就会了。”

阮氏玲站起来稳住平衡,脸色苍白地对伊利亚露出笑容,然后努力地尝试继续。

伊利亚在她背后站着,看她的背影。



当伊利亚远远地看向冰面上的阮氏玲时,产生了一种恍惚感。不,没什么好恍惚的——她不会滑冰,而“他”是会的。

那是1955年。

王耀背着手在冰面上四处转悠。伊利亚帮娜塔莉亚用围巾夹把围巾末梢在背后夹住,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说:“好了,去吧!”

娜塔莎却非要挽着他的胳膊:“为什么你不跟我一起呢!”

伊利亚故作深沉地摇了摇头:“不,娜塔莎,你得学会自己走。”

娜塔莉亚也佯装不满地哼了一声,脚下一蹬就流畅地滑了出去,金色的发尾都飘了起来。

她在王耀身边停下,拉住王耀后就对伊利亚招手,倒仿佛在炫耀似的。

王耀笑着看她:“娜塔莎,你非要招惹他干嘛?”娜塔莎偏头微笑着眨了眨眼睛。伊利亚很快就追过来了,对王耀说:“你怎么不等我们,就自己跑了呢?”

“我热热身不行吗?”王耀的眼神在伊利亚和娜塔莉亚的脸上游移,他的脸露出来的部分冻得红红的,声音伴着白气一起从捂住半张脸的围巾里冒出来。

伊利亚忍不住脱掉手套捏了捏王耀的脸。

王耀把眉头皱起来,拍掉伊利亚的手:“做什么呢!”

伊利亚和娜塔莎一起笑起来。“你总是这样,”伊利亚好像很委屈的,“这儿甚至就我们三个人,你都不许我…”娜塔莎一边偷笑一边滑开了。

伊利亚牵住王耀的手,他们俩散步似的慢慢滑起来;娜塔莎在远处像冰上的精灵。

“你喜欢这样吗?”伊利亚问。不过“这样”是怎么样呢?

“喜欢。”王耀就这么回答。




★谁能想到这灵感竟然是我第一次去打冰球(

★越越在某种意义上是苏苏眼里耀耀的替身…一个更小(没有威胁),更听话的替身…(悲)

不让尘
  摸摸师兄有没有沟(。| 。...

  摸摸师兄有没有沟(。| 。)

  摸摸师兄有没有沟(。| 。)

小小

求苍云白雪论坛曾经的文包

      占tag致歉。求苍云白雪论坛曾经发布的文包,小苍苍文包计划,手机保存的文件损坏打不开了,论坛也已经闭站了,爆哭!!

  请问哪位姐妹还有保存吗,万分感谢!!

  

  

      占tag致歉。求苍云白雪论坛曾经发布的文包,小苍苍文包计划,手机保存的文件损坏打不开了,论坛也已经闭站了,爆哭!!

  请问哪位姐妹还有保存吗,万分感谢!!

  

  

清欢渡1

求错枉付

入圈晚,求错枉付的资源!!!

入圈晚,求错枉付的资源!!!

一只自由的鸽子

求《曰归二》的资源呜呜呜

如题,孩子要哭了呜呜呜还有没有姐妹有这份资源😭😭😭

当我发现链接失效的那一刻掉眼泪了哇呜呜呜有没有好心的姐妹呜呜呜


如题,孩子要哭了呜呜呜还有没有姐妹有这份资源😭😭😭

当我发现链接失效的那一刻掉眼泪了哇呜呜呜有没有好心的姐妹呜呜呜


饼某人肆号机

  占tag抱歉,突然想回顾苏越文,发现好多都没了,求求有人有文包吗呜呜呜

  占tag抱歉,突然想回顾苏越文,发现好多都没了,求求有人有文包吗呜呜呜

不让尘
  把屠苏摸完了,发发。   ...

  把屠苏摸完了,发发。

  (不会画嘴,我给他捂上了(百里屠苏:说不出话.jpg

  (参考了头像班长的图包~

  把屠苏摸完了,发发。

  (不会画嘴,我给他捂上了(百里屠苏:说不出话.jpg

  (参考了头像班长的图包~

独孤凌

【苏越】回首已非昨日人(一发完)

昨天古剑奇谭意难平上了微博热搜,害的我就非常的意难平!冲动之下一口气撸个极短文。

=======================================

天色渐暗。橘色的夕阳缓缓染上黑的颜色。百里屠苏深一脚浅一脚踩在被雨水打湿的老旧石板路上。有的石板已风化在流逝的时间里,留下的是泥泞的土路。他的鞋子被污泥沾染,几乎快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雨后的夜没了白天夏的燥热,山里更为寒意森森。他是和朋友出来旅游的,朋友说这里曾经有过一个很大的修仙门派。世上妄图修仙的人何止千万,又有谁是成功的?对这些他是不信的。他愿意和朋友来这里旅游不过是为了远离城市的喧嚣,找个偏远的地方透气罢了。

山脚下的......

昨天古剑奇谭意难平上了微博热搜,害的我就非常的意难平!冲动之下一口气撸个极短文。

=======================================

天色渐暗。橘色的夕阳缓缓染上黑的颜色。百里屠苏深一脚浅一脚踩在被雨水打湿的老旧石板路上。有的石板已风化在流逝的时间里,留下的是泥泞的土路。他的鞋子被污泥沾染,几乎快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雨后的夜没了白天夏的燥热,山里更为寒意森森。他是和朋友出来旅游的,朋友说这里曾经有过一个很大的修仙门派。世上妄图修仙的人何止千万,又有谁是成功的?对这些他是不信的。他愿意和朋友来这里旅游不过是为了远离城市的喧嚣,找个偏远的地方透气罢了。

山脚下的人们休息的都很早。小道上只有百里屠苏一人漫无目的的前行。不知走了多久,他看到一条往山上蜿蜒的石阶路。山很高,黑压压的看不出模样。月亮从乌云后露了出来,他的眼角瞥见有什么东西反射着淡淡的光。

有人掉了东西吗?百里屠苏心怀疑惑的走去仔细查看。在污泥里半露出一个橙黄色的物件,正是它在月光下笼着浅浅光晕。这不像是有人无意间掉落,倒像是原本就埋在此处被雨水冲刷出来的。百里屠苏从泥里取出物件,他才看清这是一只琉璃制的铃铛。将铃铛在一旁的河里冲洗干净,温润的物件就静静的躺在他的手掌中。他好奇的摇了摇,耳边传来清脆的响声。

 

石阶路很长,两侧景色却很美。郁郁葱葱的树被风吹过发出沙沙声,青草野花的香气也被风送入鼻间。石阶尽头有一座很大的山门,上书“天墉城”三个字。时不时有御剑飞行的人来来去去,石阶长道则是空空荡荡。

山门前站着一个俊朗白净的青年。他一身浅紫色衣袍,腰间一根白色腰封勒出精瘦的腰身。青年的双眼望着石阶路,绵延到山脚他一眼望不到头。

“掌门师兄,别等了。屠苏他不会回来了。”俏丽的女子来到他身边,动听的嗓音说出的却是让人心寒的话。

“他说过他会回来的。”

 

青年每日教习众多弟子,还要处理门内之事,他的名字“陵越”已无人叫喊,大家或唤他“掌门”,或称他“师尊”。弟子们喜爱他尊敬他,他总是宽厚待人,让人如沐春风。他只有一个亲传弟子,叫做“玉泱”。陵越刚将他捡回来的时候孩子不过七八岁的模样,清秀瘦小,在眉间还有有一点朱砂。芙蕖初见他时流露出了怀念的神色,直道“真像他。”

是啊,像他。陵越牵着玉泱的手,笑的温柔。他们住在后山,玉泱起初会在半夜惊醒。陵越知道后就陪着他入睡。孩子依偎在他的怀里,手指攥着他的衣服,全心全意的依赖着。

玉泱慢慢长大,他的性子不算清冷,也不算多话,和师兄弟们相处的都很好。陵越看在眼里,欣慰在心中。

陵越还是会在山门口站着,巴巴的看着石阶。寒来暑往,冬去春回,他等了一年又一年。玉泱长的几乎和他一般高了。少年的脸庞褪去了稚嫩,唯独不变的是眼中的灵气。

“师尊,你还在等百里师叔吗?”

芙蕖早就放弃了劝诫陵越不要再等的事。玉泱陪在自己师尊身边,也望着等不回要等的人的石阶。

“是。我答应过要等他回来。”陵越说道。

“百里师叔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个坚强,勇敢,善良的人。”陵越浅浅的笑了,他的脸上带着怀念的神色。

玉泱侧过身面对着陵越说“妙法长老说我像他。师尊你捡我回来也是因为我像他吗?”

陵越听了叹口气,他看着自己隐忍着不安的弟子,伸手拂去落在他肩头的叶子“玉泱,你确实长的有些像他。可你就是你。即使你不像他,当年我也会把你带回天墉城。”

 

陵越不总是在山上。他偶尔会应邀下山除妖。他带着玉泱走过许多地方,帮过许多人。他们遇见过襄铃,当初可爱活泼的女孩子早就成了青丘独当一面的族长。她还是一身和自己皮毛颜色一样的鹅黄色衣裙,看到玉泱时脱口而出一句“屠苏哥哥”。在琴川时方兰生也叫过玉泱“木头脸”。即使早已物是人非年华老去,大家都不曾忘记过年少时一同仗剑天涯与天一搏的同伴。

他们在方家留宿过一晚。方兰生让自己儿子去买酒。陵越难得兴致好,也不推辞,和方兰生喝了几杯。那晚他们聊起屠苏,聊起欧阳少恭,聊起曾让方兰生又爱又怕的方如沁。方兰生说着说着,眼泪大颗大颗掉了下来。陵越轻拍他的背,无法开口安慰。

 

时间的车轮从未停止过滚动。它的迈进会带来离别。肉体凡胎的人总有一天会去往那个世界。送走方兰生的时候,陵越也已经白了头。他的脸庞还很年轻,只是发丝已不是少年模样。

他还是会在山门等候。仿佛某一天百里屠苏会踏着石阶回来。可他闭关的时间越来越长,能在山门等候的时间越来越少。

“师尊,这样等待值得吗?”玉泱坐在地上,双手趴在陵越的腿上。

陵越抚摸着他的头,淡笑道“值得。”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个橙色琉璃制铃铛“玉泱,把它埋在山门口,替我等他回来吧。”

玉泱接过东西的手止不住颤抖“师尊,这不过是个死物,怎么会等人呢。等你好了,我陪你去山门等师叔回来。”

“这是当年我送他的。最后一次大战他没有带走。它在我身边那么久,已经沾了我的气息,一定能代替我等到屠苏的。玉泱,你能力出众,一定能成为不比你师祖差的执剑长老……”

“师尊,你,你知道我……”玉泱握着铃铛语无伦次起来。

陵越叹口气“你是我唯一的亲传弟子,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想法……可我答应过屠苏,我的执剑长老只能是他……等我走了,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执剑长老之位……空了太久了……”

陵越的声音越来越轻。忽然,他朝着门的方向笑了,说“我答应过等你回来……我说过我的执剑长老只会是你……我都做到了……屠苏……”

 

在天墉城一片哀泣中,玉泱把铃铛埋在了山门口“如果你真的能替师尊等到师叔回来,一定要让他知道,师尊等了他一辈子。”

 

“啪”,铃铛毫无预兆的裂开,原本透着的隐隐光芒也暗淡消失,彻底成了个死物。百里屠苏双手紧紧握着铃铛,心中悲戚压的他快喘不过气。

“师兄……”他重复的念叨。他刚才几乎觉得陵越死前是对着自己笑,他好像真的看到了自己。

他浑浑噩噩回了旅店,对朋友的询问不理不睬。他握着铃铛碎片沉沉睡去。在梦里他见到了年轻的陵越和自己。

他是师兄照顾长大,两人关系亲厚。师兄是师尊之外对他最好的人。师兄会帮他想办法抑制煞气,在被自己伤了之后还反过来安慰自己。他见到因自己不愿跟师兄回去时师兄震惊的双眼。他也见到自己乘着师兄睡着蜻蜓点水的吻。他当然也看到师兄在最后一次离别时对他说会等他回来,他的执剑长老只会是百里屠苏。

 

天光大亮,醒来时眼泪模糊了双眼。原来在某一世,有个人护了他一辈子,等了他一辈子。在好多个夜深人静时,陵越看着铃铛时眼中缱绻柔情,他当时全都不知道。他们心里都有彼此,却硬生生错过了一辈子。

 

百里屠苏被朋友硬拽着下楼吃早餐。柜台处有个穿着蓝色T恤白色休闲裤背着大包的年轻男人正在办理入住。当那个男人拿着房卡要上楼,百里屠苏分明瞧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他看到男人对着自己笑了,露出了很好看的酒窝“请问能让一下吗?”

百里屠苏侧过身让开了被自己堵住的楼梯“那个,你要不要放好行李后和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哦,我叫百里屠苏。”

男人有些吃惊,但也没拒绝“好啊。那麻烦你们等我一下,很快的。我叫陵越。”

 

(完)

不让尘

摸鱼,画个屠苏~

(是《Again》的曲绘


摸鱼,画个屠苏~

(是《Again》的曲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