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930浏览    43参与
萤草

《苔》书摘

两个人沉默着,只能听见彼此的喘息,微弱的电波声在安静的空间流动。

章明闭上眼,这电波似乎从宇宙的深处传来,带来一颗星球生的讯息,在他们短暂沉默的时间里,他忽然就懂了浩渺的全部意义。


“人活着就是为自己,和自己真正爱的那几个人。”


他在一片绿意的海洋里合着光奔跑,明晃晃的阳光浇到头上,甚至能看到他紫色血管中生命的流动,而他的奔跑本身也是一种流动。喘息混合着虫鸣,整个世界都被卷进了一片绿色的旋涡,青草树木和土壤的味道搅合着大雨,冲刷着他心脏里其他颜色的残留。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全部被染上了他的颜色。

光强烈得让人挣不开眼睛,章明揉揉眼角,莫名揉出一点泪来,...

两个人沉默着,只能听见彼此的喘息,微弱的电波声在安静的空间流动。

章明闭上眼,这电波似乎从宇宙的深处传来,带来一颗星球生的讯息,在他们短暂沉默的时间里,他忽然就懂了浩渺的全部意义。

 

“人活着就是为自己,和自己真正爱的那几个人。”

 

他在一片绿意的海洋里合着光奔跑,明晃晃的阳光浇到头上,甚至能看到他紫色血管中生命的流动,而他的奔跑本身也是一种流动。喘息混合着虫鸣,整个世界都被卷进了一片绿色的旋涡,青草树木和土壤的味道搅合着大雨,冲刷着他心脏里其他颜色的残留。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全部被染上了他的颜色。

光强烈得让人挣不开眼睛,章明揉揉眼角,莫名揉出一点泪来,他就这样眯着一双微微发红的眼,鬼使神差地在手边的草稿纸上写下“闻青“两个字,笔划的拐角,草稿纸被戳破,明明是多柔和的两个字,却被他写出一手的滚烫和锋利。

他想他是风,他想他爱风。

他想他是树,他想他爱树。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以这个面貌相见,他想起他们初见时,白得跟瓷一样的灵坐在层层叠叠的绿里,灌木丛和乔木落叶铺开一地的柔软,第一次化人形的灵,头发和后背还带着绿色闪光,两只大眼望向撞进这片景色的章明,不等章明发出惊呼,他立刻缩回蛇形钻进落叶里,和绿色化为一体,隐进了树林间。

整座半岛,顷刻间,大雾弥漫。

 

“章明,其实,喜欢你的人很多,只是你自己没有发觉而已。”

——你是被爱着的。

“那你呢?”

——我只想被你爱着。

 

他们身体交缠,情和欲却彻底分开,他们都知道这句喜欢不是情浓时的释放,这句喜欢是从心脏赶来的,是会带着眼泪的。

 

他们还年轻,还会有很多个夏天做这样的事情,还会有很多个夜晚持续呻吟,还会有无数次对视、无数个拥抱、无数个吻。还会有无数的大树把他们掩盖,还会在无数次绿色组成的层层叠叠的绿里相遇。

 

绿林吞没海洋,呻吟高过月亮。

 

他们的关系有自己的规律,这些微末的瞬间是章明嘴里的“不被定义的时刻”,和心动、喜欢,享受都没有关系,只是两个人静静地在一处,思考着关于对方的事情,偶尔一起看窗外的风景。

 

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只是其他人。

 

半开的门里透出来的光仿佛是在说:“我要躲你了,我要逃开了,所以你要来找我,你要立刻找到我。”

 

音乐课留下钢琴,夏天留下闻青。

 

一幕幕永无休止的甜蜜的夏日之梦——植被的清香,遥远的汽笛,男孩肌体的温度,洗发香波的气味,傍晚的风,缥缈的憧憬,以及遥远的梦境……赤膊在无人的下午打球的少年、在音乐教室独坐的少女,过时的练习曲,被太阳晒得红扑扑的皮肤,呐喊和尖叫隔着居民楼远远地传来,潮湿的墙角,斑驳出光的碎片和青苔的轨迹,铺天盖地的绿,以及铺天盖地的绿里,静静站在光和影里,被风吹得忽近忽远,瓷一样白的闻青。

 

“人来人世间一趟,不仅要看看太阳,还要看其他的,总之不能只盼着这两件事,生活里有意义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但那么多事里他为什么只挑这两件事呢?看看太阳,和心爱的人走大街上,仔细想想还是有道理,还是挺浪漫。”

 

他觉得这世界是没有真正的爱的,所有爱和喜欢都隐藏着附加价值,世人都是因为这些附加的价值才会去爱和喜欢,他自己也没能免俗。只有清澈的人才有真正的爱,他的爱甚至没有任何原因。

 

他是属于山的、湖泊的、森林养的,月亮给的,是雾里长的,雨里来的,也是他的,是他章明一个人的。

 

逃过雨天、逃过同龄人、逃过语言,逃开时间。

逃过不是阻碍的阻碍,逃过是阻碍的阻碍。

风雨中飘摇的侗寨风雨桥,合着两位少年凌乱的脚步,撞开湖畔寺庙的钟声。

那句“一起逃吧”才刚在湖面荡起层层波纹。

他已经牵着他的手,逃到了一片无尽的,漫漫的,湿湿的绿里去了。

 

他会告诉他,你还年轻,你还有很多时间。而且这世界上甘愿让人付出真心的事物都是急不来的,你要慢下来,你要仔细听,要用心看,你不用急。

 

翻腾过情潮的森林留下彼此的体液,他们牵手奔跑过的绿林留下夏日的残响,章明低头抚摸闻青细细的鳞片,风掀开他额前的发。

一道软软的声音在空中盘旋一阵,又在湖面荡出一层层温柔的波纹。

——你年轻得像一片海,你要对未来有所期待。

 

“月亮满出来,腰上长青苔。”

“夜之所以黑,你之所以白。”

 

他们在湖面接吻,粘膜亲密的声音组成一首灼热的夏日交响乐,身体和身体是乐器,在无人湖面,奏响单调又漫长的乐曲。

恋爱如梦。

 

我也会去,我会一次又一次地去。

去每一个夏天,赴每一场约会,共每一次高潮。

 

于是我们又会在千千万万片树叶里组成的绿里相遇了,我们抱头痛哭,我们舞蹈欢笑,我们把生和死置之度外,我们在这座由你造的幻境和我造访的森林里建一座花园,花园比外边的世界好,我们永远不老。

 

爱为什么要受惩罚呢?

 

“闻青,你是不是我的一个梦?”

柔软、冰凉,没有形状。

大雾、青苔,水藻、树叶,将它喂养。

一个注定生猛、湿润、朦胧的梦,带着木的辛辣、叶的甘甜、土的腥,和一树一树的光。

 

他笑着说:“明明,你要好好长大呀。”

于是便化作一片鳞,风一吹,便散尽了。

 

这偌大世间,只有他是来救他的,只有他是来爱他的,所以他肯定会等他,他会无数次地等他,他自然也会去见他,会无数次地去见他。

 

漫长的沉默里,打开的门扉是雨季的伤口。

夏天过去了。

 

世人常言人终究会跟自己和解,会跨过去,但他跨不过去。

他眉毛的起伏,眼珠的纹路、发丝的长度、瓷白的肌肤,他都深刻,他全记得。

风吹皱了湖面,烟又将它抹平,他和他之间的事情在经过六年的时间之后,永远不会“往事如烟”它是崭新的,跳动的,就算他已经全然不是从前那个莽撞的年轻人了,但他还是会恳切勤劳地认真打扫,每天都想一遍,让它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加深刻、更加崭新。

 

他是来爱他的,他是来救他的。

 

他们还年轻,还会有很多个季节做这样的事情,还会有很多个夜晚持续呻吟,还会有无数次对视、无数个拥抱、无数个吻。还会有无数的大树把他们掩盖,还会在无数片绿叶组成的层层叠叠的绿里相遇。

他们每天睁开眼看到彼此,便又是一次新的重逢。

 

在广义的二人世界里,爱侣们用尽方法,在有限的时间制造浪漫,升温感情。

在他们的二人世界里,雪下了又停,树枯了又绿,四季变化里,他们永远互相面对,永远互相依偎。

 

“我爱你。”

这句我爱你,在绵绵的冬夜里化作一条小狗,睡在了他们的枕头。

他们谢亲友,绝交游,只望回握对方的手,把这辈子过完。

风吹来一抹绿,雨润开半点粉,雪无声,涂上一片白。

只一夜,梨花便开了满坡了。

 

红塔塔-M

💚

“闻青,你是不是我的一个梦?”

柔软、冰凉,没有形状。

大雾、青苔,水藻、树叶,将它喂养。

一个注定生猛、湿润、朦胧的梦,带着木的辛辣、叶的甘甜、土的腥,和一树一树的光。

💚

月亮满出来,腰上长青苔。 

夜之所以黑,你之所以白。

💚

于是我们又会在千千万万片树叶里组成的绿里相遇了, 我们抱头痛哭,我们舞蹈欢笑,我们把生和死置之度外,我们在这座由你造的幻境和我造访的森林里建一座花园,花园比外边的世界好,我们永远不老。...


💚

“闻青,你是不是我的一个梦?”

柔软、冰凉,没有形状。

大雾、青苔,水藻、树叶,将它喂养。

一个注定生猛、湿润、朦胧的梦,带着木的辛辣、叶的甘甜、土的腥,和一树一树的光。

💚

月亮满出来,腰上长青苔。 

夜之所以黑,你之所以白。

💚

于是我们又会在千千万万片树叶里组成的绿里相遇了, 我们抱头痛哭,我们舞蹈欢笑,我们把生和死置之度外,我们在这座由你造的幻境和我造访的森林里建一座花园,花园比外边的世界好,我们永远不老。

                                                   - -《苔》@飞蛾ru


记性很好的忘柯柯
绿林吞没海洋,呻吟高过月亮

绿林吞没海洋,呻吟高过月亮

绿林吞没海洋,呻吟高过月亮

—江茶—
“他们还年轻,还会有很多个夏天...

“他们还年轻,还会有很多个夏天做这样的事情,还会有很多个夜晚持续呻吟,还会有无数次对视、无数个拥抱、无数个吻。还会有无数的大树把他们掩盖,还会在无数次绿色组成的层层叠叠的绿里相遇。”

“他们还年轻,还会有很多个夏天做这样的事情,还会有很多个夜晚持续呻吟,还会有无数次对视、无数个拥抱、无数个吻。还会有无数的大树把他们掩盖,还会在无数次绿色组成的层层叠叠的绿里相遇。”

鹿秋与实物不符
苔。 3.14更文,不鸽。

苔。

3.14更文,不鸽。

苔。

3.14更文,不鸽。

FiveSeconds
很喜欢滴一句话,存一下

很喜欢滴一句话,存一下

很喜欢滴一句话,存一下

Funang
原耽推文|《苔》by飞蛾ru...

原耽推文|《苔》by飞蛾ru


绿林淹没海洋,shen吟高过月亮。

原耽推文|《苔》by飞蛾ru


绿林淹没海洋,shen吟高过月亮。

萱千


  闻青从龙化成人形后,脊柱四周却怎么都褪不掉那片浅绿色会在夜里发出微光的鳞。如今他背对自己站在卧室灯下,那片龙鳞远远看倒像是绘上去的,趁他没有留意自己,章明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设为手机壁纸。
——《苔》


  闻青从龙化成人形后,脊柱四周却怎么都褪不掉那片浅绿色会在夜里发出微光的鳞。如今他背对自己站在卧室灯下,那片龙鳞远远看倒像是绘上去的,趁他没有留意自己,章明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设为手机壁纸。
——《苔》

庭柯栖莺

【舌尖上的脆皮鸭品尝记录】爱意盛开在水里,盛放湿淋淋的爱情

读《苔》随感

苔by飞蛾ru

我喜欢作者行文的铺陈润色,所以任何技巧性的感言都显得晦涩,索性不用我习惯性的分析与思索,提笔写下这些没有任何哲理的文字寄托​。

作者的文字里会弥漫出一阵阵湿润的雾气,既温柔又缱绻​。​

雨季、绿意、湿气、湖水…组成了电厂的夏日,也是少年的夏日。炽热的季节也有雨季一样温柔的外壳,包裹着盛大的​爱意,足够盛放许多许多的快乐。

少年的夏日是永恒不变的褒义词,绵延的雨季,湿气似乎能从墙壁透过,​冰冰凉的地板和可乐。

碎冰毫无章法地撞着​杯壁,沁出剔透的水珠,像是少年人不知章法的情事。

少年酥麻的心脏被亲吻中掺杂的温度丝丝缕缕缠绕上来,直到被想象攻克。

用濒...

读《苔》随感

苔by飞蛾ru

我喜欢作者行文的铺陈润色,所以任何技巧性的感言都显得晦涩,索性不用我习惯性的分析与思索,提笔写下这些没有任何哲理的文字寄托​。

作者的文字里会弥漫出一阵阵湿润的雾气,既温柔又缱绻​。​

雨季、绿意、湿气、湖水…组成了电厂的夏日,也是少年的夏日。炽热的季节也有雨季一样温柔的外壳,包裹着盛大的​爱意,足够盛放许多许多的快乐。

少年的夏日是永恒不变的褒义词,绵延的雨季,湿气似乎能从墙壁透过,​冰冰凉的地板和可乐。

碎冰毫无章法地撞着​杯壁,沁出剔透的水珠,像是少年人不知章法的情事。

少年酥麻的心脏被亲吻中掺杂的温度丝丝缕缕缠绕上来,直到被想象攻克。

用濒死的力度紧握,交换体液和为数不多的氧气,直到对错的界限不再明显,是非在脑海中逐渐混淆变得不那么重要,视觉触觉在湿淋淋的亲吻中开始变得迟钝,缓慢勾勒出少年的骨骼。

爱意盛开在水里,盛放湿淋淋的爱情。​

钢琴师一声声的音符像是漫无目的的见证,又像是世俗好心奉送的一场毫无芥蒂的包容。​

钢琴的按键是诗意的鼓点,绿意盎然从森林里蜿蜒盘旋,在角落的阴暗处低声细言。​

我格外喜欢雨天,更偏爱作者笔下氤氲的湿气雨季,大雨滂沱之后,是能原谅一切的景色,彩虹绽放出光亮,漫长又温柔的​雨季总能蹉跎不少偏见和执着,少年人醒目的爱意也可能会不再那么刺眼。

无力的少年期总是格外苦涩​,循规蹈矩的乐谱偶尔跳脱出的音色​,是雨滴从高高的天幕坠落,激起的浪花是尸体的残骸。

月色的温和吞没阳光炽热的颜色,​

夏天是诗意的外壳,是少年单薄温热的躯壳。

你是一个梦吗?如同仲夏夜之梦​的晦涩与钝痛,迷茫与不甘是底色,一遍遍的涂抹把记忆上色 。

或许是一场梦也没有什么关系,世事也不过一场大梦。

我不怕死,我要喜欢。

像谁说过的。

我不要命,我要浪漫。

爱意生长月亮,成长渗透月光。

所以明天依旧这样​疯狂。

庭柯栖莺

仿佛下了一场靡靡,却滚烫的雨。

仿佛下了一场靡靡,却滚烫的雨。

幺
很喜欢这句 细腻又色欲

很喜欢这句

细腻又色欲

很喜欢这句

细腻又色欲

澈

《苔》作者推荐歌

分享罹阡澈创建的歌单「《苔》作者推荐歌」: http://music.163.com/playlist/3206102876/364436747/?userid=364436747 (来自@网易云音乐)

分享罹阡澈创建的歌单「《苔》作者推荐歌」: http://music.163.com/playlist/3206102876/364436747/?userid=364436747 (来自@网易云音乐)

S_C_

【宙海】所谓

△我知道很多人讨厌牡丹可我真的喜欢她,既然能成为十二英雄自然有她自己的理由

△不知道cp名是什么,大概是月燕ⅹ牡丹

△理想BGM《灼》

———————————————————————

    “苍。”
    那是月燕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从银朱之外的人嘴里念出,牡丹的粉色双眸在海中金的聊天中总是犀利的象征,姐姐说她来自一个不错的落没贵族家庭,也难怪她看似温柔的外表下藏满的看起来酥软的泡芙奶油和甜过头的草莓酱,在面对薄梅鼠时总会带着有些冷笑成分的寒意。
    “……牡丹?”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月燕...

△我知道很多人讨厌牡丹可我真的喜欢她,既然能成为十二英雄自然有她自己的理由

△不知道cp名是什么,大概是月燕ⅹ牡丹

△理想BGM《灼》

———————————————————————

    “苍。”
    那是月燕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从银朱之外的人嘴里念出,牡丹的粉色双眸在海中金的聊天中总是犀利的象征,姐姐说她来自一个不错的落没贵族家庭,也难怪她看似温柔的外表下藏满的看起来酥软的泡芙奶油和甜过头的草莓酱,在面对薄梅鼠时总会带着有些冷笑成分的寒意。
    “……牡丹?”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月燕本身的性格便是秋风落叶里的一蓦,牡丹的手里紧攥着什么东西,她垂着眼睑将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埋藏。月燕,苍,休利·苍。这些都应该结束了,苔的生命再次终结,而奔月的雄鹰不会停止自己的羽翼。
    那么杀死吧。
    回到地球的位置只有三个,掌控全局的海中金,失去意识昏迷的银朱,狙击手山岚。已经预订好的位置,牡丹能做到只有杀死,杀死山岚。拼上医疗兵所有的力量,既然前路是死,后路是死,那么她不如去博取那个位置,不为自己。
    月燕应该回到总统府的,成为家族里人人羡慕的继任者,他不应该死在这个荒凉的海卫一,银朱不被家族接纳,而月燕更不能被灾祸吞噬。
    “山岚死了,银朱指挥官让我转告你,你要先行回到地球。”她露出与平日一样的温柔笑意,融化在流星坠落的轨迹里成为不可捉摸的过去。再见,月燕,再见,我亲爱的苍。

   

    苔。
    往后的很多年他无数次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怀疑山岚突然的死亡,为什么没有怀疑牡丹脸上牵强得有些无奈的苦笑,为什么没有把最后一个位置留给那个永远在生活区微笑的医疗兵,牡丹,他亲爱的苔。
    “大总统最喜欢什么花?那当然是牡丹啦。”
    “原因的话……我也不知道呢。”
    牡丹落败的时节来的太早,以至于生命的终了苍也只能静默地看着十二英雄的遗像回想着他们之间并没有多么罗曼蒂克的一切。大总统的心里住着已经灰黯的少女,她有着鲜亮的橙色发丝和璀璨的蔷薇眼眸。
    “你好,我是医疗兵牡丹。”她弯腰手牵起裙摆,眼睫闪动。
    那是他们平凡至极的第一次遇见,也许苍不再愿意回想的梦魇。

   

   

是定水啊啊啊啊

《苔》脑洞

首先声明,这是看了飞蛾太太(wb@飞蛾ru)的《苔》以后的一点想法,轻微ooc。


西南雨季。


明是早晨,天地却一片昏暗。雨声沥沥,雨水不间歇地倾覆在山林间。浓翠的绿意洇在水中,四下里漫开,攀上低矮住房,淹过起伏丘陵。


绿意深处是洞穴,穴内岩壁潮湿,有松软青苔覆盖其上。一眼望去并无他物,一潭清水边盘着一条青蛇而已。青蛇生得异瞳,豆大的眼睛一青一黑,不谙世事的模样。它粗约两指,长四尺有余,此时正嘶嘶地吐着信子,紧盯洞口。


空中惊雷一声,有野兔受了惊吓,慌不择路跑进洞来,青蛇微一弓身便弹射出去,咬定那幼兔的背部将其绞了个结实。兔子挣扎着,不消一会儿就没了动静。青蛇这才缓缓吞它...

首先声明,这是看了飞蛾太太(wb@飞蛾ru)的《苔》以后的一点想法,轻微ooc。


西南雨季。


明是早晨,天地却一片昏暗。雨声沥沥,雨水不间歇地倾覆在山林间。浓翠的绿意洇在水中,四下里漫开,攀上低矮住房,淹过起伏丘陵。


绿意深处是洞穴,穴内岩壁潮湿,有松软青苔覆盖其上。一眼望去并无他物,一潭清水边盘着一条青蛇而已。青蛇生得异瞳,豆大的眼睛一青一黑,不谙世事的模样。它粗约两指,长四尺有余,此时正嘶嘶地吐着信子,紧盯洞口。


空中惊雷一声,有野兔受了惊吓,慌不择路跑进洞来,青蛇微一弓身便弹射出去,咬定那幼兔的背部将其绞了个结实。兔子挣扎着,不消一会儿就没了动静。青蛇这才缓缓吞它入腹。


洞中漆黑,少年闯入时并没有注意到青蛇。他一心想着避雨,哪里顾得着地下?


也不怕脏,少年人席地而坐,正打算借避雨的时间打个盹儿,手边忽的触到一团柔软。


转头一看,他登时跳开两步远。


青蛇已经餍足,腹中高高隆起,并不想与少年有互动。


少年见它没动静,便颤抖着脚尖踢了踢。青蛇软软地一动,少年又跳开一步。


一人一蛇无声沉默许久,无事发生。


少年皱着眉犹豫一番,终究还是挨着青蛇,在它身边唯一干燥的地方坐下。


雨声从未间断,少年一直警惕着面前的青蛇,不想却在这催眠一般的沙沙声中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右手腕上一丝不同寻常的凉意惊醒,只见青蛇缠绕在自己腕上,头刚从他衣领上撤下,口中正叼着一只毒虫。


少年愕然。


青蛇肚子上的隆起已瘪下不少,吞完毒虫,更是懒得动弹,于是在少年小臂上又缠了几圈。


少年心中闪过无数种结果,最终还是没舍得将青蛇取下。他戳戳青蛇的脑袋,见它不为所动,更放肆地抚摸起来。


少年面上的表情逐渐开朗。


“我叫章明,你呢?”少年抬头望望洞外,云雨已歇,天仍是阴翳着,只有无边青翠浓郁地似是能淌出水来。


“不如叫你闻青,怎样?”


青蛇吐着蓝蓝的信子。


“闻青?”


“闻青!”


见闻青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少年套上了校服外套,想把它偷偷带回家。


家中,母亲对他雨天晨跑难免有所埋怨,却见孩子乐呵呵地应着就进了浴室。


章明性格孤僻,刚转来新学校,没有朋友,母亲又是独身,两人生活不易,这下他白捡了个玩伴来,别提多高兴。


正是周六,一晚睡过,章明想着第二天同闻青一起在林子里闲逛,床上搜索一番,竟不见它踪影。


顶着鸡窝头,少年的神情黯淡下来。


他又去了那洞穴,妄图复制昨天的相遇。


迎着微弱的天光,他竟然在水潭边见到了那一抹熟悉的青色!


章明轻声靠近,把手向青蛇伸去,青蛇就在他诧异的目光中再度盘上他的小臂!


此后数日,天从未放晴。空气湿度居高不下,一日日地闷着,章明的心情却前所未有的阳光。


他每日早晨去林中寻闻青,若是双休日,便将闻青带回家里,若要上学,便借宽大校服的掩护将它带进校园。


又是一个周六的早晨,屋外大雨倾盆。


新闻里催命一般地循环 : “紧急播报,今日暴雨造成部分洼地被淹,河流水量急剧增加,已造成三人失踪,望各位市民朋友。。。”


章明坐在沙发上,浑身冰冷僵硬。


他听到紧急播报放到第十五遍时,终于忍不住抄起雨衣就往外跑。母亲正在楼上收拾,对儿子的出走一无所知。


他披着雨衣在雨幕中狂奔,溅起的泥点和草末粘满他的裤子,心中却只有一个声音往复咆哮 : “闻青!闻青!。。。闻青!”


几乎是飞一般地冲向那,天却在他见到洞穴时倏地放晴!


他托着颤抖的腿靠近,再靠近。。。


洞里有人。


一个少年,皮肤白得发青,水潭反射阳光,粼粼波光打在少年身上,有如神光。而他就那样赤裸地坐在青苔上,懵懂地看向章明的眸子分明一青一黑。


章明双腿一软,跪坐在地。再张口,言语是控制不住的颤抖。


“。。。闻青?”


thirty-three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Lam伯
“白日不到外,青春恰自来。苔花...

“白日不到外,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袁枚的《苔》让人动容,生命的本能就是奋斗。可是,苔藓不会开花。

“白日不到外,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袁枚的《苔》让人动容,生命的本能就是奋斗。可是,苔藓不会开花。

狐狸啊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