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若你喜欢怪人

1332.7万浏览    9739参与
孤星

“我看过的书里,有很多充满了痛苦的呐喊,但它们一本一本摆在书架上,摆在柜子里,看起来,又那么整齐安静,就像现在街上这些人,每个人都是保持安静地走着,一步一步地。”

“我看过的书里,有很多充满了痛苦的呐喊,但它们一本一本摆在书架上,摆在柜子里,看起来,又那么整齐安静,就像现在街上这些人,每个人都是保持安静地走着,一步一步地。”

山鬼朝潮

直到亲手栽培了原罪以后,又要将它摧毁。


                                           ——《斗牛》

直到亲手栽培了原罪以后,又要将它摧毁。



                                           ——《斗牛》

若水

就在这沙漠风暴中 为我构建一座城堡吧


来保护我 给我温暖吧


就在这汹涌海面上  与我相拥亲吻吧


让我感觉我是属于你的


让我的心活着吧

就在这沙漠风暴中 为我构建一座城堡吧


来保护我 给我温暖吧


就在这汹涌海面上  与我相拥亲吻吧


让我感觉我是属于你的


让我的心活着吧

枫桎

一切快点过去吧
恢复到正常的生活轨道吧
虽然没有想见的人
但是啊
就算再难,也要坚持啊
毕竟我的西藏之旅还没实现啊!

一切快点过去吧
恢复到正常的生活轨道吧
虽然没有想见的人
但是啊
就算再难,也要坚持啊
毕竟我的西藏之旅还没实现啊!

平平无奇的女高中生

有些人上半身人模人样,下半身穿着粉红小熊睡裤。

有些人上半身人模人样,下半身穿着粉红小熊睡裤。

山鬼朝潮

少年有他的山海,有他的重重山影,有他的万里波涛。如果可以,风给他,沙漠给他,天空也给他。是无拘无束的风、会下大雨的沙漠,和铺满星辰的天空。万物给他,让他自由。


来源德卡先生的信箱


也给我的男孩——情人节快乐

少年有他的山海,有他的重重山影,有他的万里波涛。如果可以,风给他,沙漠给他,天空也给他。是无拘无束的风、会下大雨的沙漠,和铺满星辰的天空。万物给他,让他自由。




来源德卡先生的信箱



也给我的男孩——情人节快乐

山鬼朝潮

我爱你是因为整个宇宙都合力助我来到你身边。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我爱你是因为整个宇宙都合力助我来到你身边。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山鬼朝潮

她不是笼子里的鸟。笼子里的鸟,开了笼,还会飞回来。她是锈在屏风上的鸟——悒郁的缎子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


她不是笼子里的鸟。笼子里的鸟,开了笼,还会飞回来。她是锈在屏风上的鸟——悒郁的缎子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


                                                   ——《茉莉香片》

枫桎
原来我也曾见过日照金山。这事情...

原来我也曾见过日照金山。
这事情过去后,一定要去见想见的人,去那个梦寐以求都想去的地方。

原来我也曾见过日照金山。
这事情过去后,一定要去见想见的人,去那个梦寐以求都想去的地方。

山鬼朝潮

我尝尝会高估自己冷漠和麻木的程度,很多时候也以为自己可以像想象中那样抽身逃走,但事实上感情的反馈总是那样绵长厚重,类似某种潜伏期漫长的病毒,毫无预兆地就会在未来某天突然爆发。

我尝尝会高估自己冷漠和麻木的程度,很多时候也以为自己可以像想象中那样抽身逃走,但事实上感情的反馈总是那样绵长厚重,类似某种潜伏期漫长的病毒,毫无预兆地就会在未来某天突然爆发。

与世无争的白冥阁

可我不想吃元宵

我摸着手机从床上坐起时,进入视线的除了锁屏上“戊戌年正月十五”几个小字,还有朋友发来的信息。

朋友:你今天吃什么馅的元宵呀。

字句末尾加了个不合时宜的波浪号和颜文字。

见鬼,往日我可从来没注意过锁屏上的农历年月,这个一度被我嘲弄为水果手机最不接地气的接地气手段,同我那个往日只会问吃了吗睡了吗在做什么的倒霉朋友一样,通常会被我选择性失明忽略。但这次,甚至出乎我自己意料的,我居然选择性复明了。

当个瞎子不好吗。

于是我回复。

我:我不吃元宵。

随即立刻上划屏幕打开勿扰模式,按着侧键锁了屏。

当个瞎子挺好的。


那么吃什么呢。

我一边咬着苏打饼干,一边思考这个人生终...

我摸着手机从床上坐起时,进入视线的除了锁屏上“戊戌年正月十五”几个小字,还有朋友发来的信息。

朋友:你今天吃什么馅的元宵呀。

字句末尾加了个不合时宜的波浪号和颜文字。

见鬼,往日我可从来没注意过锁屏上的农历年月,这个一度被我嘲弄为水果手机最不接地气的接地气手段,同我那个往日只会问吃了吗睡了吗在做什么的倒霉朋友一样,通常会被我选择性失明忽略。但这次,甚至出乎我自己意料的,我居然选择性复明了。

当个瞎子不好吗。

于是我回复。

我:我不吃元宵。

随即立刻上划屏幕打开勿扰模式,按着侧键锁了屏。

当个瞎子挺好的。

 

那么吃什么呢。

我一边咬着苏打饼干,一边思考这个人生终极问题之一。

饼干的碎屑在清脆的破裂声里滚落下来,落到我的衣摆上。

我看着自己的衣摆,想着睡到下午才起床就是妙,一天只用思考一次终极问题,早饭午饭一道被勿扰模式加锁屏解决。

夜宵?夜宵不算人生终极问题。只有面对活着,问题才算作问题。夜宵是快乐,正餐才是活着。

我拍了拍身上的碎屑,决定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残羹冷炙能够作为晚餐。

 

我推门,前脚踏进厨房,就看到昨晚的剩饭摆在显眼的位置。很显然,昨天的我对自己选择性失明的毛病非常了解,知道如果不放在这种位置,我就一定会忽视它。毕竟剩饭硬,不好吃。

剩饭:你今天吃什么馅的元宵呀。

看不到有没有波浪号和颜文字,但我觉得有。

我:……。

我:我不吃元宵。

剩饭:今天是元宵节呀。

我:可我不想吃元宵。

剩饭:生活嘛,要有仪式感对不对,元宵节吃点儿元宵,应景。

我:可家里没有元宵。而且还有剩饭没吃完。虽然我不喜欢吃。硬。

剩饭:没有元宵可以出门买嘛,剩饭可以不吃嘛,这种事儿,小问题,克服一下。

我看着剩饭,没说话,觉得它的语气像我领导。

剩饭看我盯着它,自以为很大度地摆摆手,用一副替我排忧解难的语气重新开了口。

剩饭:行行行,不想出门买元宵是吧,那我帮你想办法。你看,冰箱里还剩了点儿肉,橱柜里有蔬菜,你这么剁吧剁吧,不就有元宵馅了吗?这不就成了?

我觉得它会错了我的意思。我不是不想出门买元宵,我只是不想吃元宵。当然了,门也不是那么想出。

剩饭:还嫌麻烦啊?那这样,前段时间你囤的豆沙面包不是还有剩嘛,把里边儿的豆沙挖吧挖吧,不就又有元宵馅了吗?这不又成了?

它的语气频繁地在末尾处上挑。这么说话的人通常都自认风趣幽默,实际上除了他自己,谁都乐不起来。

我当然也乐不起来,尤其是我压根儿不想和它讨论这个话题,但还是尽可能地让语气平缓下来,尽量不带上抬杠的腔调。不雅观。

我:即便如此,也没有元宵皮啊。

还是没忍住,这个“啊”也不该说。

剩饭:这不是有我嘛。元宵皮不就是米做的,别看我这样,我也是米吗不是?

我对自己那个“啊”感到羞愧难当。不过显然,剩饭对它抬起的语调十分满意。

我:可那是糯米,你是大米。

剩饭:……

它噎住了。

在它继续用那个上抬的语调找到话语反驳前,我转身出了厨房,顺手带上了门。

在厨房房门被关严实前,我隐约听到剩饭“啊”了一声。

 

走出厨房,今日份的人生终极问题解决了。有肉有菜有剩饭,晚上干脆给自己炒个麻辣香锅。

但是家里的豆瓣酱已经用完了,干辣椒也所剩无几。

不碍事,为了麻辣香锅,我可以出门买。

我披上短外套,边整理衣襟边对地上的饼干碎屑道别。

我:今晚吃麻辣香锅。

饼干碎屑没说话。

厨房里隐隐约约传来剩饭的声音,隔着门,听不清内容。

我:我不想吃元宵。

然后锁门离开。

 

超市离家很近,出门拐个弯就到。

才出小区大门,侧面黏过来一个人,神神秘秘拍拍我肩膀。

那人:嗨,今天吃什么馅的元宵呀?

这回我既看不到有没有波浪号和颜文字,也听不出有没有了。

我扭头看过去,盯了两秒,没认出是谁。看来熟络的只有他的语气。

再仔细看,裤脚塞进皮扣短靴,长大衣不合时宜地挂在不高的个子上,白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刘海半长不长几乎挡到视线,唯一露出来的圆眼睛还时不时被镜片上的雾气遮住。

我确信,我的熟人里绝没有品位这么莫名其妙的家伙。

个子矮就别穿长大衣了,都什么年头了装酷还戴一次性的白口罩,这发型是上个世纪的发型师给剪的头吗。

就在我开始怀疑又是镜片起雾又是刘海挡眼的,这位要如何安全走路时,他似乎是见我不回话,于是又接着说。

那人:芝麻馅还是枣泥馅?

边说镜片边起雾。所以说近视就别戴口罩耍酷了,不酷。蠢。尤其是白的,一次性那种,显胖。我十五岁那年就这么试过,被班上一哥们儿嘲笑了快俩礼拜。

我:我不吃元宵。

还是尽量平和地回复了,没提他糟糕的穿搭。我不是爱给人添堵的类型,我不想让他也好几年后还记着被人嘲笑戴口罩。

白口罩:…说好这种提供选项的问句更不容易得到否定答案的呢,朋友圈骗我。

好像十八那年我也买过件长大衣,网上看见的,特喜欢。日思夜想好几天,劝自己好久,多半不合适,还是买了。到了手,试穿一分钟就脱了,再没穿过。本来就不高,还天天被朋友们开玩笑说矮,一套上,耳边就响起那些并无恶意的嘻嘻哈哈。实在穿不出门,也不想退,于是压箱底多年,现在连它什么样都不记得了。

我:不好意思,我刚才走神了,您说什么?

白口罩:没事没事,我自言自语呢。

白口罩:今天是元宵节呀,为什么不吃?

我:我不想吃元宵。

我隐隐觉得这对话好像才进行过一遍。我有点倦。

白口罩:可元宵多好吃呀。

我:可我不想吃元宵。

我终于在毫无营养的对话里感到饿了,也对故作平和感到疲惫。主要是馋麻辣香锅了。

我:您是什么抖音采访之类的吧?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您找别人吧。

边说边拐进超市。

他也跟上来,颇有点穷追不舍的意思。

白口罩:哎别别,不是,元宵嘛,有团团圆圆之意,和家人一起吃,阖家欢乐。

我:我一个人住。

白口罩:对哦,我给忘了都。

我又没听清他嘟囔了什么,但懒得再问,朝调料区走去。

他继续跟着。

白口罩:元宵是圆形,又和“圆”谐音,有圆满之意,一个人吃也不错,生活幸福美满。

我:我现在就挺幸福,要是能吃上麻辣香锅更幸福。

边说我边把豆瓣酱放进篮筐。

白口罩:不是,那怎么能一样呢,元宵那个是寓意的幸福…

我打断:对,麻辣香锅是实际的幸福。

他愣了一下,但依然强接话头。

白口罩:这,就,那个,你看,那么多人在元宵节这天,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吃上元宵,而你既然有机会吃,这是多幸运的事情啊,如果你选择不吃,多浪费这种幸运啊。

我:可也有很多人在元宵节这天因为各种原因吃不上啊。

同时我把干辣椒也放进篮筐。

白口罩:……

他噎住了。

 

我走向结账的队伍。人不多,零零落落些许顾客。

他仍跟着我,虽然一时说不出话,但似乎脚比他的嘴顽强的多,依然坚持工作,并未放弃。

我懒得劝,反正购物没被妨碍,干脆由着他。大概我从心底觉得,能这么穿搭的人,应该也不是坏人。

白口罩:…如果我说,你要是今天不吃元宵,世界就会毁灭的话?

我:那就毁灭吧。

白口罩好心提醒:不是,世界毁灭的话,你也会死的。

我:死就死吧,死前最后一顿是麻辣香锅,值了。

白口罩叹了口气,眼镜上瞬间一片雾气。

他似乎做出了什么很大的让步,镜片后的眼神如我把那件长大衣塞进收纳箱底部时一般。

白口罩:唉,我就知道你听不进去。

口吻熟络得仿佛他是我哪个青梅竹马。

前面还有一个人,就排到我了。

他似是有些紧张地四下张望,随后忽地贴近我,压低了声音。

白口罩:其实我是未来的你。

他迅速扯下口罩,确实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收银员:支付宝还是微信。

他又迅速戴上。

我:啊。支付宝。

也不知道是对哪边“啊”的。

白口罩:本来这也是不能让你知道的,但是我实在没招了。告诉你这个,我也在这儿呆不久了,一会儿就得走。

“嘀”的一声,支付宝扫码成功。

白口罩:我是从明年的今天来的,那天由于…

他突然掐了话,猛地扭头,触电一般,然后立刻推着刚拿上购买物品的我往外走。

白口罩:我已经被那些人发现了,他们正盯着我。具体的事我不能再透露了,总之明年的元宵节,你会特别想吃元宵,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你既不能出门买,又没法在家做。

我边被推着走边回头,没感觉到有目光聚焦在我俩身上。

我:所以你就让今年的我代你吃?

白口罩:对。

他顿了一下:也不是,就是觉得,去年明明我能吃上元宵,偏不吃,偏要到不能吃了的时候,想吃了。

他刚才推着我时,走得太急,已经能看到小区大门了。

我:哦。

我:可我不想吃元宵。

白口罩:可是下个元宵节你会想吃,而且吃不着。

我:可我现在想吃麻辣香锅。

白口罩:麻辣香锅你什么时候想吃都行,今天是元宵节。

我:名字只是称呼而已,你们可以管它叫元宵节,我也可以管它叫麻辣香锅节。

白口罩:可是之后你会后悔…哎,也不是后悔,就是会觉得,“当时我怎么那样”。

我本来正掏出钥匙打开单元楼底楼的铁门,听到这话,突然转过身,捏起他长大衣的下摆。

我:把这件衣服压箱底时,我也是这么想的。

其实我根本不记得他穿的是不是我箱底那件。不是也无所谓,不是也可以是。

我:还有戴白口罩装酷被笑,说错话,语气不够平和时,我都是这么想的。

我拉开铁门上楼,没再继续看他。不用看也知道,他依然跟着我。

我:但是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在这里。世界没毁灭。生活还在继续。

我:而且,即便知道明年会觉得,“当时我怎么那样”,我还是不想吃元宵。

白口罩:要是因为你没吃元宵,真就世界毁灭了呢?

我:那就毁灭吧。本来我就不知道会不会真毁灭,操心那个有啥用。

我:反正现在我只想吃麻辣香锅。

我:你呢?你现在想吃麻辣香锅了吗?

身后没声音,我扭头,白口罩已经不见了。

我对此并无感想,趁着等电梯的档,掏出手机,没看先前那个被我无视的倒霉朋友后来发了些什么消息,径直在聊天框里敲。

今天吃麻辣香锅。

 

 

 


山鬼朝潮

那个时代,有人跋涉千山万水只为相见一面,鸿雁往来耐心等待,春夜无事庭院中闲坐,聆听雨水跌在芭蕉叶上,盖一座庭阁只为观望盛开的杏花。如果遇上生命中一个重要的人,我知道在我等待他良久的时候,他也已经等待我良久。我们各自都应该是美而好的。


——庆山《一封信》


那个时代,有人跋涉千山万水只为相见一面,鸿雁往来耐心等待,春夜无事庭院中闲坐,聆听雨水跌在芭蕉叶上,盖一座庭阁只为观望盛开的杏花。如果遇上生命中一个重要的人,我知道在我等待他良久的时候,他也已经等待我良久。我们各自都应该是美而好的。



——庆山《一封信》


平平无奇的女高中生

18岁!成人啦!终于可以开花呗了哈哈哈哈哈哈!

18岁!成人啦!终于可以开花呗了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