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若叶松

33148浏览    244参与
麻烦给在下翻个身谢谢
结婚照用公主抱就好了💦

结婚照用公主抱就好了💦

结婚照用公主抱就好了💦

咕咕鸽在线自闭
摸摸,若叶他们俩好可爱w

摸摸,若叶他们俩好可爱w

摸摸,若叶他们俩好可爱w

麻烦给在下翻个身谢谢
再不画tag就彻底凉了 对不起...

再不画tag就彻底凉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

再不画tag就彻底凉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

松野雨松
【霍格沃茨的松野】 all松野...

【霍格沃茨的松野】
  all松野轻松。

♢是之前说过的,以松野轻松为中心的hp松本,现在做成了电子档。
♢没有放出来的水陆松、若叶松、番外篇*2、小插图都放进了电子档里。
♢希望喜欢的能支持一下。
♢下载【霍格沃茨的松野】电子版后,请务必不要私传、私用,谢谢,请关爱创作者(鞠躬)。
(拜托啦~这真的对我很重要—— *蕾丝腔)

电子版链接☞

【霍格沃茨的松野】
  all松野轻松。


♢是之前说过的,以松野轻松为中心的hp松本,现在做成了电子档。
♢没有放出来的水陆松、若叶松、番外篇*2、小插图都放进了电子档里。
♢希望喜欢的能支持一下。
♢下载【霍格沃茨的松野】电子版后,请务必不要私传、私用,谢谢,请关爱创作者(鞠躬)。
(拜托啦~这真的对我很重要—— *蕾丝腔)


电子版链接☞

麻烦给在下翻个身谢谢

夏日,柳树,医务室

【关于如何用纱布和棉球建立爱情】

☆篇幅迷你。看起来会感觉像按了快进。

☆ooc,就当成“我只对你温柔”来看吧抱歉抱歉【鞠躬】

☆甜蜜蜜双向暗恋。

(自己给自己产粮写着玩玩。我要是会写文就不会来画画了。可恶。


松野轻松今天也跌倒了。

说来惭愧,他也算是医务室的常客了,连窗外的柳树也是时常被他照顾的,双氧水和棉球放在哪里他甚至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过。午休时间偏偏没人,保健老师不知道又出差去了哪里,轻松于是拿了酒精和棉球自行处理膝盖的伤口。

门被打开了。进来的还是个熟人,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脸,是家里排行第五的弟弟十四松。

他们是兄弟,还偏偏在同一个教室里坐前后桌,他们两...

【关于如何用纱布和棉球建立爱情】

☆篇幅迷你。看起来会感觉像按了快进。

☆ooc,就当成“我只对你温柔”来看吧抱歉抱歉【鞠躬】

☆甜蜜蜜双向暗恋。

(自己给自己产粮写着玩玩。我要是会写文就不会来画画了。可恶。





松野轻松今天也跌倒了。

说来惭愧,他也算是医务室的常客了,连窗外的柳树也是时常被他照顾的,双氧水和棉球放在哪里他甚至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过。午休时间偏偏没人,保健老师不知道又出差去了哪里,轻松于是拿了酒精和棉球自行处理膝盖的伤口。

门被打开了。进来的还是个熟人,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脸,是家里排行第五的弟弟十四松。

他们是兄弟,还偏偏在同一个教室里坐前后桌,他们两人性格相差太多,办事风格也不像是同一个母亲的孩子。或者说,两人是兄弟里最不知道如何相处,平时都有些互相躲着的。轻松算不上是出类拔萃的好学生,但学习态度认真,平时做事也深得老师信赖。但十四松却偏偏有些相反,朋友成群结队,总会意气用事,看谁不顺眼就给他几脚,课也是凭心情上。

轻松抬起头,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

十四松脸上有有些擦伤,左臂几处淤青和伤口,脚也因为崴到而一瘸一拐。轻松大概能猜到他刚刚结束了一场颇为惨烈的打斗。他没问什么,问也不一定会问出结果,只是低头找出工具默默给他处理伤口。

“轻松……哥……哥。”十四松叫哥哥的时候还是很别扭,轻松不由得看了看。平时的十四松眼睛里满是威胁,对所有人都抱有敌意,今天他的眼神却温和了许多,这样的他很少见。“十四松你不要总去打架,受了伤很疼的。”轻松听到微弱的一声嗯,心里想着今天他怎么如此温顺。

扶着十四松回教室的时候,轻松听到了很响的心跳声。

 

 

松野十四松一周没有去打架。

松野轻松又跌倒了。这次他一瘸一拐到医务室的时候,已经有一个人躺在床上了。那人一边揉着小棉花团一边笑,幸灾乐祸的样子。“竟然还是摔倒在同样的位置,好傻。”

十四松去买饮料,轻松在床边看见他凝望着柳树,嘴里说着什么。

“柳树会帮我们藏住秘密。”小时候他曾经被十四松拉着偷偷跑出去参加夏日祭,那天的风是怎样的温柔,灯光的形状为什么像星星,喷泉闪着的光如何如何令人向往。许愿的时候,又是谁告诉他,秘密要对谁说。

那天的松野轻松是被抱回家的。他没想到同是兄弟同一个体格力气竟然能相差这么大。

 

 

十四松的桌子上总摆着药水和棉球,用来治疗轻松的擦伤。他们一起照料那棵藏着秘密的柳树,会在午休时间坐在那棵柳树下交换便当,甚至还瞒着其他兄弟借了辆自行车,后座上载着的永远是松野轻松与夕阳。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起行动的,更没有人知道他们会在一起,包括他们两个。

 

 

 

松野十四松抬手从柳树上摘了两片叶子。一片黄色一片绿色。秋天快要到了。

“要不要去祭典?”轻松笑了,他说好啊。心里补了一句,就像曾经那样。今天的夕阳很迷人,云也是梦幻的形状。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自行车的轮子映在地面上变成椭圆。两个人在绽放的烟花下轻轻触碰彼此,十指相扣着接吻,忽然又聊到了曾经。

“其实我对柳树说了我的秘密,”十四松低了头,“想要一直陪在轻松哥哥身边。”

他听见轻松笑了。“这个秘密我也一直都不想让你知道啊。”

“这个夏日不会结束的。”

 

 

End

Fan A9
看了红鞋子后蛮喜欢的一种若叶相...

看了红鞋子后蛮喜欢的一种若叶相处场面

看了红鞋子后蛮喜欢的一种若叶相处场面

禾月亮

少女式相遇

*若叶松,18岁,非兄弟设定

*是官方的18设子哦,差不多是——

 假装认真好学生少女轻x暴躁不良平和岛十四(?)

* ooc的话,提前谢罪


我总觉得,我们的相遇就像是一部不受欢迎的漫画的开场——大概是过于俗套,以至于根本就无人问津。

我从不对这类故事抱有任何希望,因为自己也曾是个苛刻的读者。


走廊的转角处,自己本履行着“好学生”的职务,逞强接下了一大叠作业。

我的心情非常好,因为这是老师第一次吩咐我去送作业,这代表着他已经渐渐肯定了我对学习的热爱。

迎面冲来了一...

*若叶松,18岁,非兄弟设定

*是官方的18设子哦,差不多是——

 假装认真好学生少女轻x暴躁不良平和岛十四(?)

* ooc的话,提前谢罪

 

 

 

 

我总觉得,我们的相遇就像是一部不受欢迎的漫画的开场——大概是过于俗套,以至于根本就无人问津。

我从不对这类故事抱有任何希望,因为自己也曾是个苛刻的读者。

 

 

走廊的转角处,自己本履行着“好学生”的职务,逞强接下了一大叠作业。

我的心情非常好,因为这是老师第一次吩咐我去送作业,这代表着他已经渐渐肯定了我对学习的热爱。

迎面冲来了一个人,还没等我出声提醒,他就已经将我与我手中的无数张簿子撞落在地。

要知道,我的这次送作业任务不允许失败,我需要老师对我能力的放心,而现在,这个突发的意外打乱了我即将被接受的荣誉。

“你作业掉了。”撞我的那人“切”了一声,将本要扶起我的手插回口袋里,大摇大摆地绕过我往教室方向走去。

没记错的话,他似乎是我的同班同学——可因为他很少来学校,导致我根本叫不出他的名字。

“这位同学,站住!”我站起身来,出声咳了咳,摆出一副不容拒绝的模样,他的背影果然顿了顿,不再向前去了,“你回来!”。

果然,这招对所有人都好使。

他乖乖地晃荡了回来,试图用眼神表达自己的不情不愿。

“不能在走廊上奔跑的,你违反校规了!”我想了想,却并不打算真的把对方做的坏事儿告诉老师。

他不爽地撇了撇嘴,语气是刻意装出的凶恶:“那你要怎么办?”

“帮我捡东西,快些。”我看看旁边散落着的作业,时间不太多了,这有关于我好学生的身份。我弯下腰去,不再与那位不知名的同学说话,专心拾起地上的本子。

我是认得他的,或者说对他单方面的熟悉,班主任时常在课间唤起他的名字,以惋惜优等生的堕落。入学时,他确实是校内一等一的好,可后来不知怎的,就不来上课了,成绩也变得时上时下、勉强凑合。

说实话,我对这种行为十分不解与憎恶——可能因为我不是个多么聪慧的孩子,我总比其他人努力上百倍,才能名列前茅、出人头地,因此格外明白天赋的可贵,并且对拥有天赋却不珍惜的家伙感到唾弃。

说起来,他叫什么来着?我想起来了。十四松,多么引人注意的、特别的名字,怪不得班主任总念叨起他来。我轻声念了一遍。

“哈?”十四松回过头来看着我,手上却没有停下动作来。我有些奇怪,因为他没有在生气,或者说,他在很爽朗地笑着,没有什么实意的无理由的笑容,我最不擅长应对了。

但这样也不错,至少让他看上去没那么可怕了,而像是一位普通的学生,将他与那些那些游离于街头巷尾、没有未来的不良少年区别开来。

“没什么,十四松同学。”我摇了摇头,抓住剩下的作业放在最上方,站起来朝他看了几眼,示意他把手上的作业也交给我。

“带路啊,我不认识办公室。”

他理所应当地站在我的前方,回头问我。

 

十四松应该也没多可怕,也不算是个“坏学生”嘛。我心里反驳掉班主任喋喋不休的观点,小跑到他身边:“跟我走吧,我们要快些了,十四松同学。”

 

 

我们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朋友,反正我是那么觉得的。

十四松还是很少来学校,整天对老师和同学们摆着一副臭脸,但成绩却上升了不少。这有我一份功劳:我不能容忍天赋者对自己与生俱来的本领的遗弃,于是我常常带着他到图书馆去,为他补习。

十四松是个很会学习的孩子,我不用多费口舌,只要将定理与几道题摆在他的面前,他就能融会贯通了。可以说,如果他稍稍再多努力些的话,能毫不费力地超过我。

但他从不去主动来读书,每次都是半推半就地被我逼着写掉那些习题,紧接着便会提出要与我一起去外面“透透空气”,实则一出门就一溜烟儿地跑没影了,半天都没回来。

“我不想学习,也不想记这些无用的定律与规则......”他噘了噘嘴,有些委屈地向我抱怨。

我扶了扶眼镜,臂下的书又翻过一页,习以为常地说:“你得考大学。”

“但我不想上大学!”他有些生气地扶住我的肩膀,强迫我面对着他,我发觉他的眼神又变回了原来的那幅布满血丝的模样。

为什么?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最终还是问不出口。

周围埋头苦读的人听了声音,抬头朝我们瞟了一眼,随即又重新将视线移回手中的书上。

十四松的力气可真大,我的肩膀感到他愈来愈紧地掐着我,不知为何,我感到一阵难过——更令人心惊的是,我并不是在惋惜他被浪费的天赋,我只是、只是为了这样的十四松而伤心起来。“那我还是不教你好了,反正也没用。”我赌气道。

他更加恼怒了,原本我专有的笑容和眼神消失了,他又变回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模样,一幅蔑视终生的样子。他没再讲一句话,转而夺门离开,我没有去追。

包中双份的《高考真题》大概是送不出去了吧,也挺好,我可以一个人做两份的。

 

 

我们相处的时间是那么短暂,我甚至能将与他的事一一细数出来。

那时自己是在看的是什么书,已经快记不清了,只记得是作者记录的许多与家人的趣事。一旁的十四松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双臂间,隐隐约约地听到一阵阵呼噜声。

被他手臂压着的是我新给他布置的题目,都是些老师出的难题,连我都时常在上面碰壁。题目是我的字迹,用的中性笔快要没墨了,写出的字也就有些淡。下面则是他给出的答案,一题一题,用的都是些巧妙的、我也想不出来的方法,他的字说不上有多好看,但一笔一画写得极为认真,大概也耗费了他不少时间。

我将答题纸从他手下小心翼翼地抽出来,放下手中的书,认真检查着他的对错。随后用特地准备好的红笔在最上面画了个大大的一百分。

“诶诶诶?我是一百分耶!!”一旁的他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这时正兴致勃勃地凑到我旁边欣赏自己的好成绩。我能感受到他嘴中吐出的热气,不由得有些脸红,连忙将满分的考卷递给他,又推开了他。

十四松完全没有在意,无所谓地晃了晃脑袋,将眼神落到我的书上。

“...你也看过这本书?”我略显迟疑地问道,十四松看书,这真是一件最恐怖的事情了。

他笑着点了点头,开始跟我讲起自己小时候与他的妈妈一起窝在晚上的沙发上看书。

真是惊人,我从未想过十四松是个孝子的可能性,但看着他眼中无瑕的光芒,我又无法质疑。

“十四松的妈妈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他顿了顿,扭头一声不吭地看着我,眼神有片刻失真:“就像你一样,是个严肃又守规矩的人,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哦。”

我想自己应该是问错了什么,才使得他的反应如此失常,于是慌忙转了一个话题,聊起了下次学校的考试。他看着我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很快又恢复了原先的欢快模样。

 

 

六月转瞬即逝,我十二年以来的所有努力全是为了这么短短几天,十四松没有来参加考试,或者说整个六月他都没来过学校,像是刻意躲着我一样。

我心里说不上来的不安与焦躁,想着要找他道歉,却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他的住址。

我才发觉自己甚至不清楚他的姓氏。

我被分配到的考场是在城郊的一所普通中学那儿,设施老旧、没有空调,唯一的好处应该就是周围无人,给考试多了几分清净。

一大批考生被家长送过来,生怕出了什么意外,我的家长也像其他人一样,紧张兮兮地一大早便将我带到了场地。我能清楚地察觉到他们刻意压抑着的紧张与不安,却因为害怕传染给我闭口不谈,装出一幅势在必得的样子来。

人很多,学生和家长们做着最后的道别,因为接下去的几小时将决定他们后半生的命运,谈话声、欢笑声、哭泣声,到处都弥漫着噪音。

我愣在原地,没有进门,我看着那群与我同龄的学生们,想着:如果十四松也来参加考试的话,会怎么样呢?他那位严肃的母亲是否会来送他?他是否也会像这些人一样焦虑不安、吵吵闹闹?

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十四松的身影在人群中走过,我向他跑去,止不住地大喊:“对不起,对不起,十四松同学。对不起,我想和你一起上大学!你与我一起去参考吧!”可那阵喊叫消逝在了庞大的噪音中,我努力挤进人群,向他的方向奔去,却被父亲一把制止:“你该去考试了。”他说。

我再回头看时,已经找不到十四松的影子了,他大概早就离开了吧,亦或者刚才只是我过度紧张导致的幻觉罢了。

我摇了摇头,说:“好,那我去考试了。”说着,走向学校的大门,没有回头。

 

我曾经想过,如果自己当初追问了他的过往,又或者义无反顾地冲进人群中揪出他来,结果会不会变得不同。

现在想来,我们的相遇确实像一部恶俗的漫画,作者在起笔写下我们注定的意外后放手不管,仍由笔下的故事发展,甚至根本不在乎结局与过程。

我与他之间,除了一段美好的少女式相遇以外,大概什么都不剩了吧。


麻烦给在下翻个身谢谢

只有两格。还不是车。但我决定打个预警。

咳。我只是想画屁股肉。

只有两格。还不是车。但我决定打个预警。

咳。我只是想画屁股肉。

麻烦给在下翻个身谢谢
我还是超级想看十八岁若叶!!...

我还是超级想看十八岁若叶!!

他俩是前后桌啊!!

不良少年和好学生的霸总文学我想吸!!

这张我还能代几年!!

【抱歉占了tag。求求神仙老师产粮!!我不会搞高中若叶。哭了。】

我还是超级想看十八岁若叶!!

他俩是前后桌啊!!

不良少年和好学生的霸总文学我想吸!!

这张我还能代几年!!

【抱歉占了tag。求求神仙老师产粮!!我不会搞高中若叶。哭了。】

麻烦给在下翻个身谢谢
☆他们的颜色是春天的颜色!!☆...

☆他们的颜色是春天的颜色!!☆

我脸皮好厚。只画个袖子就来水若叶tag。

☆他们的颜色是春天的颜色!!☆

我脸皮好厚。只画个袖子就来水若叶tag。

愛與正義
呃啊,我好水,若叶日快乐

呃啊,我好水,若叶日快乐

呃啊,我好水,若叶日快乐

麻烦给在下翻个身谢谢
若叶日✔ 若叶日搞其他cp的我...

若叶日✔

若叶日搞其他cp的我是屑

若叶日✔

若叶日搞其他cp的我是屑

Lochrine-

*若叶组合向

是剧场版那个choro碎掉的镜头,其实是无意义沙雕四格们,本来想写文但是完全不想动。

我画画真的烂的可以

*若叶组合向

是剧场版那个choro碎掉的镜头,其实是无意义沙雕四格们,本来想写文但是完全不想动。

我画画真的烂的可以

遥远时空中

【清书柜出本】出阿松相关各cp日文同人本


借用一下tag抱歉><

这里出阿松各种cp的日文原版同人志。属性见下方列表。均为正品,保存完好。价格便宜。交易可以走闲鱼。

有意者欢迎私信问价~

list

#色松

こたつでセクロス【空松x一松

気づくな忘れろ馬鹿でいろ【一松x空松

一カラ事変【一松x空松

無重力恋愛スパァイラァル【一松x空松 


#若叶松 

十四松とチョロ松のデリバリー小話【十四松x轻松  

僕とつなぎと嫉妬と自慰と【十四松x轻松


#数字松

百年経ったら【一松x十四松

弟が可愛くなりまして【一松x十四松 ...

【清书柜出本】出阿松相关各cp日文同人本


借用一下tag抱歉><

这里出阿松各种cp的日文原版同人志。属性见下方列表。均为正品,保存完好。价格便宜。交易可以走闲鱼。

有意者欢迎私信问价~

list

#色松

こたつでセクロス【空松x一松

気づくな忘れろ馬鹿でいろ【一松x空松

一カラ事変【一松x空松

無重力恋愛スパァイラァル【一松x空松 


#若叶松 

十四松とチョロ松のデリバリー小話【十四松x轻松  

僕とつなぎと嫉妬と自慰と【十四松x轻松


#数字松

百年経ったら【一松x十四松

弟が可愛くなりまして【一松x十四松 

弟の誘惑に敗北する日々【一松x十四松

love room【一松x十四松

今夜はサイコー‼︎【十四松x一松


#全员

まつのくんちのてんし【空松中心 

禾月亮

大笑着、大笑着

*若叶松

*ooc小短文,我来谢罪

*流水账


轻松确实怀疑过十四松为何无时无刻不在笑着,十分夸张而刻意地张着嘴巴大笑。


先不说整天张着嘴巴笑的可行性与面部肌肉是否会因此而酸痛,单单是“笑”这件事本身就已经非常地不容易了。

“笑”是基于心情愉悦或是感到快乐时人体不受控制的自然反应,可真的会有人永远那么开心吗?这是一种强求,一种苛刻的社会需求——群众都希望他人在面对自己时是开心着的,而不是哭丧着脸为了什么别的事恼怒的。

因此社会上的成年人们总是在社交中表现得十分无忧无虑,但他们中的一大部分在...

*若叶松

*ooc小短文,我来谢罪

*流水账

 

 

 

 

 

轻松确实怀疑过十四松为何无时无刻不在笑着,十分夸张而刻意地张着嘴巴大笑。

 

先不说整天张着嘴巴笑的可行性与面部肌肉是否会因此而酸痛,单单是“笑”这件事本身就已经非常地不容易了。

“笑”是基于心情愉悦或是感到快乐时人体不受控制的自然反应,可真的会有人永远那么开心吗?这是一种强求,一种苛刻的社会需求——群众都希望他人在面对自己时是开心着的,而不是哭丧着脸为了什么别的事恼怒的。

因此社会上的成年人们总是在社交中表现得十分无忧无虑,但他们中的一大部分在独处时却异常悲伤,就像是将先前积攒着的感情发泄出来一样。

十四松并没有。他真的每天都在大笑,为了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而感到开心。

自认为是“常识人”的轻松无法理解亲弟弟的这种表现,却为之好奇。

——说实话,他有些害怕十四松这样的特性,但也有一点点的羡慕。

 

十四松总是在宅子的前门口里挥棒——一般情况下,球棒上还绑着个一松,不过这次他大概是出去投喂他的那群野猫朋友了吧。

这样也挺好的,轻松偷偷摸摸、轻手轻脚地站在二楼窗户前看着十四松,这个男孩仍然带着毫无道理的笑容,一下一下地练习。轻松并不是个热爱运动的,观望了没几分钟便腿酸了起来,磨蹭磨蹭搬来了把椅子,慢吞吞地坐下,就像公园里最常见的晒太阳的老爷爷。

啊啊,我到底在做什么啊,有这些时间还不如去写份简历呢。他心里默念着,却没有起身,专注地盯着十四松的眼睛有片刻失神。

于是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十四松的脸。

“唉?!!!是十四松吧?是十四松吧!你怎么上来的啊!这里不是二楼吗??”他砰地一声弹开,指着窗户外的一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大叫道。

“对哦,这里是二楼呢。”十四松认同地点了点头。

轻松并没有放弃,快步奔过去将他拉进屋内:“那你到底是怎么上来的啊????”

“因为看见你在看我,我就‘嗖嗖嗖’地这样,然后就上来了呀!”他说得理所当然。

轻松忍住了想要吐槽的意愿,毕竟十四松这个人是无法被自然规律所限制的,那些通用于全体人类的常识对他而言完全没必要且无意义。

“没事儿,就坐着......晒晒太阳。你接着训练去吧。”

于是十四松又想从窗户内钻出去,幸亏被轻松一把拉住,指了指楼梯让他从那儿下去。

 

十四松就是这样的十四松,完全无法预料到他下一步的举动。

 

松野家的NEET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美好时间,澡堂时光。家旁边的赤塚澡堂总是没什么人,正好适合他们几个在里面放纵一会儿——当然,像长子这样光着身子跳他自创的黄色舞蹈的,可能是放纵过了头。

轻松收回了拳头,委委屈屈的长男重新泡进池子里,咕噜噜地吹着泡泡:“哇轻松你怎么只打我啊!”他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却发现大家都各做各的,安安静静地享受着休闲时间。忽得,小松眼睛一亮,指了指旁边的十四松说:“你看啊,十四松不也在破坏环境嘛,你怎么不打他!”

光着身子的十四松正在一片水里游来游去的,只露出半个脑袋和两瓣屁股,几波滚烫的水涌出浴池外边,又一起汇入了下水道内。可就算是在一池热水,也没法挡住十四松的大笑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在水里做到的——轻松已经习惯接受身边因十四松产生的各种非科学现象了。

轻松又往不正经的小松头上敲了一下,端坐在池水里解释道:“十四松这样不是很正常嘛。”那边的十四松仍然待在水下边,自觉地绕开了他们继续自己的游泳运动。

另一旁对着雾气欣赏自己的空松看到“十四松号”向他游来,忙避开身子,耍帅般的笑了笑:“my little brother,要小心哦,可别撞到人了。”十四松的头上冒了几个泡泡、咕噜噜地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当作是回应,接着又继续自己的航行了。

 

轻松想,大概也就只有“非人类”的十四松才能这么做而不被讨厌了吧。

 

夜晚很快就来了,有着心事的轻松是看不进小说了的——就算是他老婆的个人外传也不行!其余的几个兄弟也早早地睡下了,可轻松就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他翻了个身,睁开眼睛却发现面前的十四松正盯着他。轻松打了个冷颤,对着他眨了眨眼睛问:怎么了吗?

“轻松哥哥,你怎么啦?”十四松附在他的耳边,轻声问道,“你今天一直在走神哦!”

轻松像是被戳穿了心思一样,摆了摆手,心虚地提过声音否认道:“啊哈哈哈,有吗,我都没发现啊。”

“你一直在看我哦。”他点了点头,眼睛又变成奇怪的猫眼状态,摩挲着下巴看着轻松。

看来今天不说清楚就不行了,轻松小心谨慎地点了点头,对十四松招了招手,让他凑到自己嘴边:“其实我是在好奇,你为什么一直笑哇?”

十四松恍然大悟似的笑了笑,拍了拍拳头惊叹道:“原来如此哦!轻松哥哥你,真的想知道吗?”

真的要知道吗,轻松这么问自己,他对这类真相一向是能避免就避免的,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啊。一阵迟疑后,轻松终于点了点头,笃定地说道:“当然想。”

“因为十四松是十四松哦!”十四松摇头晃脑地说完后,自顾自地对着轻松扬了杨嘴角,便躺下来呼呼大睡了。

轻松看了眼真就睡着了的十四松,叹了口气于是也盖上被子,睡着了。

 

也是,追求着十四松的真相的自己简直是个傻子。十四松不需要任何理由,他就是这样的人,他天生就该是这样的家伙。

十四松嘛,天生就是十四松啦!

 

十四松仍然毫无理由地大笑,而轻松已经习惯了这阵笑容,有时候、还跟着一起轻声笑呢。


麻烦给在下翻个身谢谢
我不懂我cp【潸然泪下】

我不懂我cp【潸然泪下】

我不懂我cp【潸然泪下】

麻烦给在下翻个身谢谢
只有酩酊才能变得坦率。

只有酩酊才能变得坦率。

只有酩酊才能变得坦率。

麻烦给在下翻个身谢谢
我觉得他俩应该干点成年人该干的...

我觉得他俩应该干点成年人该干的事了。(好糊。气。)

我觉得他俩应该干点成年人该干的事了。(好糊。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