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3102浏览    2022参与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二十六日

一月二十六日

天气:晴空万里


先前是过年要用的装饰镜饼,而这次要去准备的,可就是实实在在的过年要用的食材们了……

按照往常来说,这件事都是我一个人处理掉的。毕竟和平时的逛街不同,这次出门一是目的性强得很,认准了目标直去直回,根本没有阿薇尔喜欢的那种逛街的感觉,二是这次要去的菜市和她喜欢逛的小集市几乎完全是反方向,这只小猫自然提不起兴趣,不管怎么拽就是像被粘在了被子里一样一动不动,只有那不断跳动着的小眉毛暴露了她暗中使着劲的事实……不过也好,毕竟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那就我自己一个人去随着时间好了——但这次不同

“若埃——”

早在昨天看见了那个笑容之后,我就已经有预感了。...

一月二十六日

天气:晴空万里

 

先前是过年要用的装饰镜饼,而这次要去准备的,可就是实实在在的过年要用的食材们了……

按照往常来说,这件事都是我一个人处理掉的。毕竟和平时的逛街不同,这次出门一是目的性强得很,认准了目标直去直回,根本没有阿薇尔喜欢的那种逛街的感觉,二是这次要去的菜市和她喜欢逛的小集市几乎完全是反方向,这只小猫自然提不起兴趣,不管怎么拽就是像被粘在了被子里一样一动不动,只有那不断跳动着的小眉毛暴露了她暗中使着劲的事实……不过也好,毕竟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那就我自己一个人去随着时间好了——但这次不同

“若埃——”

早在昨天看见了那个笑容之后,我就已经有预感了。果然,今天准备出发的时候,就算我再三讲着此行是多么无聊多么劳累,悠子小姐还是如此坚定地跟了上来,准确来说几乎是毫无疑虑地……

“菜要买这么多吗?总感觉吃不完的样子”

“吃不完可以做腌菜,之后还可以分悠子小姐你一些。你们家也要吃点吧?”

“唔哦——那个是什么?”

“哪个?”

“就那边在卖的那个,一卷卷的——”

“那个是肉桂,磨成粉提香用的”

“啊,我都没尝过那个”

“大概只是悠子小姐你吃过了尝不出来吧”

“原来如此……啊,那边有在卖肉,不买点回去吗?”
“不行,肉要当天现买,不然不新鲜的——而且那块肉的肉质不是很好,做出来的东西不会好吃的”

“唔,哦哦——”

真的很少见,悠子小姐这幅作为听者而非讲师的姿态……虽然在莫名其妙的事情上悠子小姐懂得很多,但似乎,在生活的方面,悠子小姐完全就是门外汉的程度,而且比我想象得知道的还要再少一些。真是的,悠子小姐,这样的话该怎么去生活呀,得在这段时间就把你教会才行……

——不过,好轻松啊,全程都有人帮忙拎的……果然,悠子小姐才是最棒的,对吧阿薇尔?

晚安,祝自己和花蕊之间的悠子小姐和蜜蜂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二十五日

一月二十五日

天气:晴空万里


好啦好啦,月兔年糕的事情先放在一边,放宽心放宽心,做年糕这种事情我虽然很擅长,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过兔子们的,很正常很正常,没伤心……嗯,没伤心

也幸亏我喜欢做的是比较古朴的那类镜饼,而不是上面带着些莫名其妙花纹的那种,就算卖不出去也可以重新揉在一起变回大面团,然后再重新做成普通的易于保存的年糕块留着备用……不过只是要可怜一下那只长得和年糕一样的大白猫,之后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里主食都得换成年糕了~

距离新年还有六天,趁着这吉利的日子,我自己家的镜饼也终于是好好地供上了。两块叠在一起,上面放上岩井伯伯那边送来的大橘子,再用细绳和纸片简简单单地装...

一月二十五日

天气:晴空万里

 

好啦好啦,月兔年糕的事情先放在一边,放宽心放宽心,做年糕这种事情我虽然很擅长,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过兔子们的,很正常很正常,没伤心……嗯,没伤心

也幸亏我喜欢做的是比较古朴的那类镜饼,而不是上面带着些莫名其妙花纹的那种,就算卖不出去也可以重新揉在一起变回大面团,然后再重新做成普通的易于保存的年糕块留着备用……不过只是要可怜一下那只长得和年糕一样的大白猫,之后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里主食都得换成年糕了~

距离新年还有六天,趁着这吉利的日子,我自己家的镜饼也终于是好好地供上了。两块叠在一起,上面放上岩井伯伯那边送来的大橘子,再用细绳和纸片简简单单地装饰一下,最后摆在那客厅最正中的小柜子上,今年的镜饼就算安置完成了——这样的话来年的好运气就有着落啦……至少,稍微少上那么一点莫名其妙的麻烦事情……?

话说回来,今年的村子真的冷清了好多……或者说冷清的就只有我的店而已。不仅一般的客人没有,原本照理来说会来的为了宴会而预定糕点的大户人家也没有再来过。不过想想也是,我之前这么不着家的模样,有事的时候找不到人,还哪有人敢再来和我预约些什么呀,怕不是名声早就在村子里坏掉了……呜呜,才不是我想的呢!接下来,一定得好好地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才行——或者说,直接换个招牌也行!

啊说起来,今天和我一起张罗镜饼的,还有悠子小姐——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镜饼的话我完全没有要别人帮忙的意思,但悠子小姐就这样主动地凑了上来,一边帮我结着绳子,一边还粘着纸片,就连最后装饰的收尾部分都是悠子小姐帮我做的。虽然仅仅只是一个镜饼,但我能感觉到,悠子小姐在和我一起装饰它的时候,脸上有着由衷的笑容。对于悠子小姐来说,这是这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真是的……

——如果这样的话,幸福的事情要多少有多少,悠子小姐……一以后,要一起尝试更多哦?

晚安在,祝自己和顶着橘子的镜饼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二十四日

一月二十四日

天气:阴云密布


啊啊?一个不注意,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离过年已经不足一个星期了来着?!

呜哇哇,之前被病痛还有莫名其妙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完全没注意到这件最重要最重要的事……根本就什么都没准备嘛!装饰也好物件也好,还有最重要的镜饼也是,呜哇哇感觉一下子有好多事要做……把那只整天窝在房间里不出门的大白猫当成镜饼算了!

 之前哼哧哼哧费那么大力气背回来的这堆食材总算是还没白费。虽然我的手艺已经大不如之前,做个大福什么的根本就做不成形状,但如果仅仅只是身为年糕的镜饼的话,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说不定,还能因此而大赚一笔——至少,我在做以前是这样想的...

一月二十四日

天气:阴云密布

 

啊啊?一个不注意,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离过年已经不足一个星期了来着?!

呜哇哇,之前被病痛还有莫名其妙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完全没注意到这件最重要最重要的事……根本就什么都没准备嘛!装饰也好物件也好,还有最重要的镜饼也是,呜哇哇感觉一下子有好多事要做……把那只整天窝在房间里不出门的大白猫当成镜饼算了!

 之前哼哧哼哧费那么大力气背回来的这堆食材总算是还没白费。虽然我的手艺已经大不如之前,做个大福什么的根本就做不成形状,但如果仅仅只是身为年糕的镜饼的话,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说不定,还能因此而大赚一笔——至少,我在做以前是这样想的

“……好冷清?”

几乎是费尽功夫,一直捶到连腰都感觉快断掉了为止,做出了这么一满柜台镜饼的我,站在这久违地开张了的柜台前,能做的却只有原地发着愣

怎么……回事?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开店卖镜饼,不应该是正好的,能赚钱的时候吗?但是,为什么却连一个人都没有——也不是今天人少的缘故呀?街上人来人往的,却最多都只是朝我这里看了一眼,一点要过来的意思都没有……是一年多没着家,村子里的大家都忽然不过旧历的新年了?还是说,有什么其它的……

思量再三,我趁着熟人路过抓到了一个机会,轻唤了一声把他招到柜台前来,一边寒暄着,一边旁敲侧击地问着关于镜饼和过年的事情。结果,得到的答案却完全……没有想到

“……月兔的镜饼?”

他说,就在几天之前,有一个戴着斗笠的人来村子里卖镜饼,说是用月兔打的年糕做的镜饼,大家一开始还将信将疑,但当大家看见了那人的脸之后,却全都不约而同地相信了,就这样现在每家每户的家里都摆着月兔的镜饼,我的自然就卖不出去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当我去他家看了一眼那个镜饼之后,我还真的不得不承认,那确实……是用算得上不可思议的年糕做的

怎么会这样,忽然冒出来什么月兔,搞出什么不得了的镜饼来和我抢生意……这不是欺负人嘛!啊,还有……戴着斗笠,卖年糕,还能让人看一眼就信服的,那莫非是……铃仙小姐?!呜哇——!

——所以为什么竹林里的几位都要来抢生意呀?体验生活也有个限度嘛……吃不起饭了要!

晚安,祝自己和比月兔年糕还香糯弹牙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二十三日

一月二十三日

天气:大雨倾盆


呜,困死了,昨天晚上好晚才睡着,今天早上又起好早,根本受不了嘛……

睡不好的原因……是因为这连绵不绝的雨天吗?倒是的确有这方面的因素啦,但其实我觉得,除了这个以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那个”

对,就是“那个”,虽然我不知道它的正体究竟是什么,虽然现在仅仅只是在写日记,但还是稍微地避讳一下比较好……没错,我说的就是我昨天发现的,那存在于我家里,与悠子小姐交流着,讨价还价着,而且似乎试图对我做什么的那个家伙。经过一晚上的思考,再加上今天继续的观察,我已经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家伙的存在了。每次悠子小姐从我这里出去,几乎都会与它交流一次,交流的内容不...

一月二十三日

天气:大雨倾盆

 

呜,困死了,昨天晚上好晚才睡着,今天早上又起好早,根本受不了嘛……

睡不好的原因……是因为这连绵不绝的雨天吗?倒是的确有这方面的因素啦,但其实我觉得,除了这个以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那个”

对,就是“那个”,虽然我不知道它的正体究竟是什么,虽然现在仅仅只是在写日记,但还是稍微地避讳一下比较好……没错,我说的就是我昨天发现的,那存在于我家里,与悠子小姐交流着,讨价还价着,而且似乎试图对我做什么的那个家伙。经过一晚上的思考,再加上今天继续的观察,我已经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家伙的存在了。每次悠子小姐从我这里出去,几乎都会与它交流一次,交流的内容不甚清晰,但我也能猜到个大概,无非就是与它商讨谈判着些什么东西……悠子小姐,真的一直都在努力地保护着我

但是,虽然有悠子小姐在,我还是感觉有一点点的……微妙?就像那种,虽然你什么感觉都没有,但只要你清清楚楚地知道有什么东西正在你附近,就会浑身汗毛倒竖难过得要死一样。我也曾试着去到悠子小姐与它交谈的位置,试着找到那么一点蛛丝马迹,但四周除了那闭门不出的阿薇尔以外就什么都没有,这反倒是让我觉得更加可怕了……看不见摸不着,却切切实实地存在着,还与悠子小姐交谈着,这样的东西,不管怎么想都吓人到不行……

至今为止,我对那个家伙都还是一无所知,只知道它在我家里,除此之外的习性什么的根本不知道。不过就情况看,似乎暂时还没有什么直接的攻击性在……总之,可以稍微地在安心多待一阵子,等待着信息慢慢充足,之后一定就能抓到它的……一定

——对了,不知道阿薇尔知不知道这件事,得确保她的安全才是……那个奇怪的家伙……

晚安,祝自己和轻烟一样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二十二日

一月二十二日

天气:淅淅沥沥


哦哦哦,碰见了似乎算得上不得了的东西……

多亏了这到了快新年的时分还这么要命的天气的福,悠子小姐今天依旧是那副想要拽我出去却没办法的样子。顺着这幅势头,我摆出了一副“呜哇哇好累好累,什么都不想动了,一整天都不会离开这个房间了——”的模样,悠子小姐果然就那样叹了一口气,然后今天这一天就再也不来我这边欺负我了——当然,也只是装作这副模样而已。真正的目的,自然是另外的……

“哦,唔哦哦……”

嘴上这么说着,实际上,在悠子小姐前脚离开我房间的瞬间,后脚我就从床上一溜烟地窜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扒住了虚掩着的门框,从中将视线探了出去,看见了那不得了的事...

一月二十二日

天气:淅淅沥沥

 

哦哦哦,碰见了似乎算得上不得了的东西……

多亏了这到了快新年的时分还这么要命的天气的福,悠子小姐今天依旧是那副想要拽我出去却没办法的样子。顺着这幅势头,我摆出了一副“呜哇哇好累好累,什么都不想动了,一整天都不会离开这个房间了——”的模样,悠子小姐果然就那样叹了一口气,然后今天这一天就再也不来我这边欺负我了——当然,也只是装作这副模样而已。真正的目的,自然是另外的……

“哦,唔哦哦……”

嘴上这么说着,实际上,在悠子小姐前脚离开我房间的瞬间,后脚我就从床上一溜烟地窜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扒住了虚掩着的门框,从中将视线探了出去,看见了那不得了的事情——

在从我的房间离开后,悠子小姐轻轻叹了口气,随后一个侧身走向客厅,离开了我的身体。在这之后,我听见了了有什么东西被轻轻叩响了的声音,然后是一阵很轻很轻的呢喃声,最后则是什么东西摩挲着的声音。看不见的话很难判断,但光听声音的话,感觉像是悠子小姐在和某个家伙交流一样……

联想到悠子小姐最近这样反常的行为,真的很难不在这方便多想点什么。叩响什么东西的声音,呢喃声和摩挲声,还有那天天拉我出去的……总感觉,是不是我家里有什么东西在,然后悠子小姐那样做是为了将我从家里支走,或者至少移开一些我的注意力?再仔细想的话,是不是悠子小姐希望在我不注意到的情况下解决掉我家里出现的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又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揭开序幕了……?

——不不不,不对劲吧?我家里有什么这种东西存在吗?感觉睡觉都睡不踏实了……?

晚安,祝自己和清香甜腻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二十一日

一月二十一日

天气:淅淅沥沥


呜哇哇,终于——这种能安安心心赖在家里的感觉实在是太怀念了。谢谢你啦,不知道从哪来的莫名其妙的雨——

不过,就算是这某种意义上来说巧得很的雨天里,悠子小姐也一点都没有闲着,几乎是一会就进一次我房间,问问我手旁还有没有水,问问我要不要吃的,问问我要不要坐到外面去,问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雨天——仿佛她那看似平静的目光深处,藏着做不完的事情一样……我总感觉——不,是一定,如果这外面天气还是晴天的话,这样的悠子小姐一定会再拉我出去走上那么一大圈,直到我双腿发软,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啪叽躺到床上为止……

一开始……一开始我还以为,悠子小姐这样忽然...

一月二十一日

天气:淅淅沥沥

 

呜哇哇,终于——这种能安安心心赖在家里的感觉实在是太怀念了。谢谢你啦,不知道从哪来的莫名其妙的雨——

不过,就算是这某种意义上来说巧得很的雨天里,悠子小姐也一点都没有闲着,几乎是一会就进一次我房间,问问我手旁还有没有水,问问我要不要吃的,问问我要不要坐到外面去,问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雨天——仿佛她那看似平静的目光深处,藏着做不完的事情一样……我总感觉——不,是一定,如果这外面天气还是晴天的话,这样的悠子小姐一定会再拉我出去走上那么一大圈,直到我双腿发软,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啪叽躺到床上为止……

一开始……一开始我还以为,悠子小姐这样忽然叫我出去,是自己忽然心情好了,或者说是单纯地想让我也去散散心而已。但是,不管悠子小姐的心情好到什么地步,或者说我心里郁结的东西多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也不至于这样连续三天还是四天这样天天出去,天天走上个一整天,活脱脱一副不着家的模样……未免有点太过了吧?

我其实也有想过去问问悠子小姐,实际上我也的确这样试着去问了,但得到的回答不能说没用,只是……

“嗯?只是单纯的想和若埃一起出去吧,算作是我的任性就好了?应该没关系吧——若埃?明天还要继续一起出去哦~”

……嘶,怎么回事,这种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的感觉……虽然话听起来很诚恳,但我真的真的是一点都不相信,悠子小姐绝对不会是能说得出这种肉麻话的人,这其中一定有隐情——而且能肉麻到这种程度,这隐情可能不是一般的大……呜呜哇!

——还有,明天还要出去……不要啦!真的,腿都要麻掉了……会死掉的哦?真的——?!

晚安,祝自己和飘在茶叶上的悠子小姐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二十日

一月二十日

天气:晴空万里


虽然说在照顾了我们这么久之后还是那么有精神是好事,和我走得亲近是好事,能精神满满地和我一起出去玩也是好事,不过,这频率……是不是有点高过头了?

是的,在前天、昨天连着的两次之后,今天早上我才刚睡醒,甚至还没坐起身的半睡半醒之间,悠子小姐就再度来到了我的窗前,而她要和我说的时候,也依旧是那一个——

“该起床了,若埃,我们今天去稍远的地方走一走吧”

“……好——唔……呜嗯……”

呜呜,连续早起了这么多天,之前好不容易攒下的精神都快用光了——悠子小姐的精神,以前有这么好吗?这种精神过剩根本用不完的状态……而且就算真的那么有力气,这种接连不断地邀...

一月二十日

天气:晴空万里

 

虽然说在照顾了我们这么久之后还是那么有精神是好事,和我走得亲近是好事,能精神满满地和我一起出去玩也是好事,不过,这频率……是不是有点高过头了?

是的,在前天、昨天连着的两次之后,今天早上我才刚睡醒,甚至还没坐起身的半睡半醒之间,悠子小姐就再度来到了我的窗前,而她要和我说的时候,也依旧是那一个——

“该起床了,若埃,我们今天去稍远的地方走一走吧”

“……好——唔……呜嗯……”

呜呜,连续早起了这么多天,之前好不容易攒下的精神都快用光了——悠子小姐的精神,以前有这么好吗?这种精神过剩根本用不完的状态……而且就算真的那么有力气,这种接连不断地邀请我一起出去这种事情,也不像是我印象里的悠子小姐会做得出来的。如果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件什么事件之中的话,我一定会认为悠子小姐的身上出现了些什么事情……可能有点敏感了?呜,但好奇怪哦……

不过,悠子小姐今天带我去的地方,还是很棒的啦——说是稍远一点的地方,实际上就是距离村子稍微有一点距离的森林外围。虽然说先前其实就连森林的深处都已经去过好几次了,但抱着赶着解决什么事情的心态和现在这样闲适的心情去看同一个风景,看到的东西可是会差不知道多少呢

先前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只觉得这附近密密麻麻的树很麻烦,一天到晚看不见日光也很烦人,但是到了今天,当悠子小姐攥着我的手臂,漫步于这充满了树荫与魔法的森林之中时,我终于看见了那些先前看不见的东西——阳光并非消失了,而是被头顶那参差的树叶打成了细细的碎末,偶尔有几片落在地上便是光斑;无数参天的树木矗立与身边的几乎每一处,像是墙壁,却又更像是怀抱;明明是要命的瘴气,但在这外围,却毫无威胁,还将空气染成了清亮的淡绿色,阳光透过其中,一粒粒发光的孢子小颗粒漂浮在其中。真是不可思议,我从前居然根本没有注意过这种景色……

“若埃,我们明天去竹林那边吧?还是去花田?山脚那里的话其实也可以,就——”

真的很感谢悠子小姐,这样每天地带我去这么棒的地方,每天地……这个频率,我还是觉得,是不是稍微地偏高了那么一点……?算了,无所谓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大概……

——话说回来,要不要带上那只傻猫呢,那么多天没动静了,大概是……吃鱼吃醉了?诶~

晚安,祝自己和清新柔顺的悠子小姐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十九日

一月十九日

天气:晴空万里


今天的行程,是去那个邻近村子的小森林里久违地逛了一圈——当然,依旧是悠子小姐邀请我一起去……或者说是拽着我去的

“若埃!”

“诶……诶?”

“感觉——怎么样?!”

漫步在这我曾经无比熟悉的小树林里,显得最为兴奋的却是悠子小姐。一会往这边跑几步,一会又把那边的灌木扒开来看看,一会又蹲下身去摘那么几颗早生的野果,仿佛与自己熟悉的地方久别重逢的不是我,而是她一样……

“啊,感觉的话……当然是好啦?”

“啊——嗯!”

嘴巴上这样应着,身体却依旧在东转西转,这样满身是兴奋劲和活力的悠子小姐,几乎让我联想到了那只傻猫,带她出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幅...

一月十九日

天气:晴空万里

 

今天的行程,是去那个邻近村子的小森林里久违地逛了一圈——当然,依旧是悠子小姐邀请我一起去……或者说是拽着我去的

“若埃!”

“诶……诶?”

“感觉——怎么样?!”

漫步在这我曾经无比熟悉的小树林里,显得最为兴奋的却是悠子小姐。一会往这边跑几步,一会又把那边的灌木扒开来看看,一会又蹲下身去摘那么几颗早生的野果,仿佛与自己熟悉的地方久别重逢的不是我,而是她一样……

“啊,感觉的话……当然是好啦?”

“啊——嗯!”

嘴巴上这样应着,身体却依旧在东转西转,这样满身是兴奋劲和活力的悠子小姐,几乎让我联想到了那只傻猫,带她出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幅力气用不完的模样,那个倒是正常,只不过悠子小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本想打趣一般地问上那么一句,但当我看见悠子小姐脸上,那由衷的笑容之后,我嘴边的话却又囫囵吞了回去——因为我看得出来,这时的悠子小姐,是真真正正地……在高兴着

真的,好少见。印象里的悠子小姐虽然算不上不苟言笑,但至少也是那种比较端着……或者说和表面的我有点类似的人。即使是那只小猫平时在讲笑话,悠子小姐也仅仅都只是礼貌性地笑上一下,再联想到她的过去,这让我几乎都以为悠子小姐就是这样一幅性子了——但是,又有一种声音一直在提醒着我,那被称为悠子小姐的,更多的只是一位承担了过多名号与负担的少女而已。而在这渺无人烟的地方,在这只有我在场的地方,她才能展现她那被压抑了太久的那一面——可爱,以及……

“若埃——”

“诶?”

“你觉得,这算是生活吗?”

“……算?大概……?我,我不清楚——”

“对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感觉很棒!这样就够了!”

……对啊,这样就够了。望着一旁那回到家后重新变得严肃了的悠子小姐,我如此想到

——所以说,本质果然是我在陪她吗,感觉事情总是会变成这样……但好像也不赖?

晚安,祝自己和飘飘荡荡的悠子小姐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十八日

一月十八日

天气:晴空万里


“悠子小姐……?”

实话实说,在那之前·……不,比那还早,还早,早到甚至可以追溯到我刚认识阿薇尔的时候,从那时候开始,我似乎就没有和除了她以外的别人一起去逛过街……或者说还没有被其它的人抓去陪着走路过。而就在今天早上,悠子小姐忽然这样地邀请了我,而我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截了当地就接受了,最终的结果,就是我方才一开始写的那样——

“怎么了,若埃?”听见了我的呼声,走在我身前稍远一些悠子小姐几乎是一瞬间就停下了脚步,转身快步走到了我的身前,用那关切的目光上下扫视着我

“啊,没——没问题的!就,就是……”

望着面前悠子小姐手中,...

一月十八日

天气:晴空万里

 

“悠子小姐……?”

实话实说,在那之前·……不,比那还早,还早,早到甚至可以追溯到我刚认识阿薇尔的时候,从那时候开始,我似乎就没有和除了她以外的别人一起去逛过街……或者说还没有被其它的人抓去陪着走路过。而就在今天早上,悠子小姐忽然这样地邀请了我,而我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截了当地就接受了,最终的结果,就是我方才一开始写的那样——

“怎么了,若埃?”听见了我的呼声,走在我身前稍远一些悠子小姐几乎是一瞬间就停下了脚步,转身快步走到了我的身前,用那关切的目光上下扫视着我

“啊,没——没问题的!就,就是……”

望着面前悠子小姐手中,那大包如小山,小包如花簇一般,层层叠叠几乎就算用手推车都装不下了的袋子,我甚至有点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就是,悠子小姐,其实我,我出门的话……不喜欢卖这么多东西的……?”

“没关系,我买的都是些你会喜欢的,用着就好了。再说,就算现在用不上,之后也有用的机会,早点买好放在家里也不是什么坏事吧——”这样说着的同时,悠子小姐目光一瞟,身子一侧,又从一旁的摊位上买了一小包金平糖似的小糖果,塞进了那花簇一样的袋子中的一个

“……”

在外面这样走了几乎一整天,直到方才才回家,这种感觉……好奇妙,这样的逛街——不,不止是逛街而已。到了现在,我大概已经完全理解了我之前那股不适应感的来源,正是由于阿薇尔的存在,我已经适应了照顾阿薇尔,把自己摆在那样一个位置上的生活。而到了现在,忽然间变成了被人所照顾着的生活,自然会觉得无比的不习惯……所以说,我对于悠子小姐,就和阿薇尔对于我一样?呜哇,好惨——!

——话说回来,这种感觉,阿薇尔一直都体会着吗?然后还没任何报答的行动?!呜呜……

晚安,祝自己和舔着爪子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十七日

一月十七日

天气:晴空万里


难得地起了一个大早,醒来之后却忽然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照理来说,我这样的人,一般是不喜欢早起的——准确来说,如果不是有一个更能睡的阿薇尔衬托的话,绝对算得上是喜欢赖床睡懒觉的那种类型。而这样的我,如果要早起,那愿意绝对不会是什么忽如其来的灵感,而是的的确确地有什么事情要做,要么就是正身处于什么麻烦事之中,要么就是攒起来的家务活终于多到要是再不去管它就会爆炸了的地步了。而我今天所感觉的这份无所适从,正就来源于此——我好像……没事情能做了,就像多余了一样

我想想啊,我早起的话,应该会趁着太阳好,把自己的被子晒出去,再试着把阿薇尔那床被子连带着...

一月十七日

天气:晴空万里

 

难得地起了一个大早,醒来之后却忽然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照理来说,我这样的人,一般是不喜欢早起的——准确来说,如果不是有一个更能睡的阿薇尔衬托的话,绝对算得上是喜欢赖床睡懒觉的那种类型。而这样的我,如果要早起,那愿意绝对不会是什么忽如其来的灵感,而是的的确确地有什么事情要做,要么就是正身处于什么麻烦事之中,要么就是攒起来的家务活终于多到要是再不去管它就会爆炸了的地步了。而我今天所感觉的这份无所适从,正就来源于此——我好像……没事情能做了,就像多余了一样

我想想啊,我早起的话,应该会趁着太阳好,把自己的被子晒出去,再试着把阿薇尔那床被子连带着赖床的猫也一起晾出去。然后的话,就是去处理那每天早上都不同口味的早餐,我难得的早起时光就被这些零零散散的事情塞得满满当当。但是现在,自从悠子小姐来了之后,这些我需要做的事情,仿佛一夜之间就彻彻底底地消失不见了,以至于早起之后的我,忽然有些迷茫,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是好——但是,我又本能地感觉到,我的这股不自在的感觉,似乎又不仅是因为无事可做而已

“……”

终于,和前几天一样,在呆呆地在椅子上坐了一整天之后的今晚,我总算下定了决心,拍了拍还在一旁忙碌着的悠子小姐,将这两天里让我忧虑的事情和她和盘托出。虽然家里麻烦的事情消失了很好,但如果真的这样下去的话,不仅是我的良心过不去,我的整个人都要快荒废掉了。所以,我请求悠子小姐不用再做这么多事情,就算和阿薇尔一样过着日子也没问题的——而且,我也愿意为她这么做。但是,在悠子小姐沉思似的沉默了许久之后,我收到的回答却是:

“若埃小姐,这和你需要做多少家务活,其实没有任何关系”

“……?”

面对我的疑问,悠子小姐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轻声说道:

“和这有联系的,是生活”

“换句话说,若埃小姐,你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忙忙碌碌的时间太多,你似乎已经有点忘了……应该怎么去生活,对吧?”

怎么去……生活?

一瞬之间,我的脑袋里尽力地回想着,想到的却都是在这段时间里所发生的各种难以忘怀的事情,而这简简单单的生活二字,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

悠子小姐微微地点了点头

“我这一次来,除了病情以外,最担心的,其实就是这个——放心,若埃小姐。我一定,会让你想起来的”

“不过,在此之前——”

话语说到一半,悠子小姐伸手指了指客厅对着的糕点柜台,又指了指房间里还在睡着的小猫

“谁都能做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若埃小姐,有些事情是只有你可以做的,那些才有你去做的意义”

“啊!……谢谢——!”

原来,是这样的意思……悠子小姐,是希望我更加专心地去做糕点,还有去陪那只小猫吗?不,总感觉那话的意思不止于此。不过那俩倒的确是只有我能做的事情——这种感觉,意外地让人安心。果然,没有人是多余的,总能找到自己独有的特点,只是……

——只是,有可能特点就是天天吃吃睡睡玩玩毛线球,并且给我们添乱就是了。

晚安,祝自己和酸甜清爽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十六日

一月十六日

天气:晴空万里


什么嘛,这不是很棒吗这个天气,如果以后一直都这样的话就太棒太棒啦,即使只是连续三天都是能让我感谢龙神大人的程度。虽然雨天淅淅沥沥的很漂亮,但比起漂亮来说,能晒干被子这种事情显然更加重要——特别是家里还有一个在和我抢着干活的家伙在的时候

“若埃小姐……?”

“没关系的,这个我做就好,没关系的——我说没关系的啦!扫把给我好了!”

“……好?”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我就忽然较真了起来,也许说是感受到了某些危机感也说不定、你看,本来我们家里的事情就是,我负责做家务做麻烦的事情,阿薇尔负责睡觉掉毛和暖洋洋,但现在,如果悠子小姐把我的事情全都...

一月十六日

天气:晴空万里

 

什么嘛,这不是很棒吗这个天气,如果以后一直都这样的话就太棒太棒啦,即使只是连续三天都是能让我感谢龙神大人的程度。虽然雨天淅淅沥沥的很漂亮,但比起漂亮来说,能晒干被子这种事情显然更加重要——特别是家里还有一个在和我抢着干活的家伙在的时候

“若埃小姐……?”

“没关系的,这个我做就好,没关系的——我说没关系的啦!扫把给我好了!”

“……好?”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我就忽然较真了起来,也许说是感受到了某些危机感也说不定、你看,本来我们家里的事情就是,我负责做家务做麻烦的事情,阿薇尔负责睡觉掉毛和暖洋洋,但现在,如果悠子小姐把我的事情全都做掉了的话……我不就变得连那只白团子猫都不如了吗?!就是比多余还多余的意思呀!!!

……稍微,说些正经的。悠子小姐这样忽然地来我家里,我总感觉是她经历了什么事情,但我们明明才刚刚从那个地方回来没多久而已……难道说,是悠子小姐回家之后,发现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最终导致这样的?完全没有头绪,但悠子小姐本来就喜欢往我这边跑这件事我是确定的,所以这真的就只是悠子小姐的一时起意而已也说不定,但愿吧……

而至于为什么忽然这么勤奋地帮我做事情,我倒是更加倾向于悠子小姐说的就是事实——毕竟,虽然看起来是人类,实际上也是人类,但底子里,悠子小姐还是有着那么一点原本作为神明的味道在的。而神明和妖怪,相对于人类,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对于时间的感知非常非常地不敏感,甚至可以说到了迟钝的地步。所以这样的悠子小姐,会有着不知道几百年前“客人就要帮忙”的观念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当然,也有可能真的单纯就是找个理由帮我做点事情……真的会有这种人吗?

——总感觉自己欠的人情在源源不断地暴增,下次也要给悠子做些什么……不由分说的那种!

晚安,祝自己和向来无所谓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十五日

一月十五日

天气:淅淅沥沥


要是能把雨水和到糕点里就好了……做糕点的时候望着窗外的雨雾,总是会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好不容易天晴了几天,结果又开始下雨了吗……今年这个天气我已经不知道抱怨过几回了,还是说这算是作为山上那新来的神明恩泽的神之雨露?话说回来,新来的那位神明大人……似乎自从那次我家被东风谷小姐突然袭击一样的拜访之后,就再没什么新的消息了。是今年的信徒量足够了吗,还是说想着让自家的神祝稍微休息一段时间,至少不要每天跑到村子里来扯着嗓子喊了?不管怎么说,清静一点总是好事……

和吵吵嚷嚷的风祝小姐一样清静下来的,还有那只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小猫。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早在去...

一月十五日

天气:淅淅沥沥

 

要是能把雨水和到糕点里就好了……做糕点的时候望着窗外的雨雾,总是会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好不容易天晴了几天,结果又开始下雨了吗……今年这个天气我已经不知道抱怨过几回了,还是说这算是作为山上那新来的神明恩泽的神之雨露?话说回来,新来的那位神明大人……似乎自从那次我家被东风谷小姐突然袭击一样的拜访之后,就再没什么新的消息了。是今年的信徒量足够了吗,还是说想着让自家的神祝稍微休息一段时间,至少不要每天跑到村子里来扯着嗓子喊了?不管怎么说,清静一点总是好事……

和吵吵嚷嚷的风祝小姐一样清静下来的,还有那只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小猫。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早在去年从魔法森林的符咒里那奇奇怪怪的幻境世界回来之后,这只小猫就经常把自己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叮叮当当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还要求我进她房间一定要敲门,如果不敲门就进去的话还能看见她慌慌张张地收着什么东西,以及会被挠的一脸花。真是的,这种情况……不就像是十一二岁那种有着自己秘密的小女孩做的事情吗?!不对,仔细一想,这只小猫看起来,以及实际上的性子似乎的确就是这个年龄的来着,那倒也不意外了,这只小孩子猫……

至于悠子小姐……坦白说,我意外地飞快接受了她生活在我家里这件事。倒不是说我在这种事情上适应的有多快,而是,悠子小姐她本身的存在感,真的……很稀薄。如果不是特别去注意的话,我只会感觉桌子上的脏东西自己消失掉了,地上的垃圾自己被丢到了外面,餐桌上自己长出了好吃的晚餐。为我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悠子小姐什么都没有说,甚至没有说要我们帮忙过,这导致我最不适应的反而是我忽然闲下来了这件事……

其实,我也有试着劝过悠子小姐,说她和我们一起生活,事情一起做就好了,不需要全都让她一个人去做的,她那时也在嘴巴上答应了,但当我第二天醒来,又看见那干干净净的屋子的时候,我便意识到,她完全……没有要改的意思。虽然算得上是最棒最棒的同居人,但这种感觉,总是让我有点羞愧……而且最要命的是,悠子小姐她居然,还来安慰过我这种羞愧!

“没关系的,若埃小姐,这种事情我是该帮你做的,以后也是……以前也是”

“所以,不用感觉不自在,当我是空气就好了哦”

——……别说啦别说啦,怎么感觉我像个要人照顾的孩子一样?到底谁是小孩子呀……不要!

晚安,祝自己和忙忙碌碌从不停下的悠子小姐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十四日

一月十四日

天气:晴空万里


在身子已经大约完全恢复了的现在,除了为了自己的康复而高兴以及欺负小猫之外,要做的事情其实还有很多,比如去找近在咫尺的悠子小姐聊聊,比如整理那大概已经乱成一团糟的地下室,比如搞清楚那小猫到底有什么瞒着我的,还比如……我那荒废已久的,主业?

“若埃——柜台那边的东西我都收拾好了,你可以随时过来”

直到今天早上悠子小姐忽然喊了这么一声,我才忽然想起了我家那扇门后面还有一个向街的柜台,以及我的主业实际上是站在柜台那里做糕点卖糕点这件事,以至于当我哼哧哼哧地从市场那边把原材料背回来,装好罐子一字排开,站回了柜台前那原本的位置时候,我甚至有那么一点恍惚,...

一月十四日

天气:晴空万里

 

在身子已经大约完全恢复了的现在,除了为了自己的康复而高兴以及欺负小猫之外,要做的事情其实还有很多,比如去找近在咫尺的悠子小姐聊聊,比如整理那大概已经乱成一团糟的地下室,比如搞清楚那小猫到底有什么瞒着我的,还比如……我那荒废已久的,主业?

“若埃——柜台那边的东西我都收拾好了,你可以随时过来”

直到今天早上悠子小姐忽然喊了这么一声,我才忽然想起了我家那扇门后面还有一个向街的柜台,以及我的主业实际上是站在柜台那里做糕点卖糕点这件事,以至于当我哼哧哼哧地从市场那边把原材料背回来,装好罐子一字排开,站回了柜台前那原本的位置时候,我甚至有那么一点恍惚,都不知道是怎么过完这一天的,只知道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已经是一团糟,光是处理残局就处理到了晚上,算得上成品的东西更是一个都没有。终于,在刚才,我将目光投向了阿薇尔那里

“阿薇尔?”

“诶——?”

被我喊到的阿薇尔,一边摆出一副不情愿的表情,一边却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毛线球,乖乖地往我这里快步走来

“我以前,是不是教过你做糕点来着?”

“唔?啊,对,有的有的若埃姐,怎么啦?要我帮忙做点什么吗?还是单纯的想考验我欺负我?喵~?”

“啊,那个……”

沉默了许久,终于,我还是觉得向这小猫说出我真正的要求

“能不能,教我一下……糕点该怎么做”

“……”

“诶?”

“……诶?!”

就算是看见了世界上最大的鱼,这只小猫也不至于一下子愣这么久吧——但这一次,她确实如此呆愣着,直到我都以为她是站着睡着了的时候,才终于深吸一口气,随后,使劲地喷出了一大串要命的笑声

“哈哈哈哈——呜,呜喵——喵哈啊哈哈,若埃姐,你是——烧糊涂啦若埃姐!没想到还有要我教若埃姐做糕点的这一天,而且还是若埃姐主动来找我,呜哈,这是今年最棒的事情喵——!”

——我就说,我自己鼓捣鼓捣都比问这猫好,我那是什么馊主意……还有这是什么恶劣家伙!

晚安,祝自己和白白软软的面疙瘩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十三日

一月十三日

天气:晴空万里


身体已经,完全地,恢复好了!

昨天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感觉到了,久违的精力一点点地回到身体里的感觉,原本虚弱到捏着水杯都会发抖的手忽然有力了起来,到了今天,已经可以扯着那只小猫的脸蛋来回甩来甩去了。啊啊,以前的时候可没感觉到,而在这样病了一场之后,我忽然觉得这副健康的身子真的好棒好难得——当然,如果能更健壮一点就更好了

病情康复了这种好消息,除了我自己以外,第一个要告诉的当然就是为了我们操劳了这么久的悠子小姐。当我兴冲冲地跑出房间,正要去厨房做午餐给辛苦了那么久的悠子小姐的时候,打开房门,却发现一桌冒着热气的午餐已然完完整整地摆在了客厅的桌上,而...

一月十三日

天气:晴空万里

 

身体已经,完全地,恢复好了!

昨天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感觉到了,久违的精力一点点地回到身体里的感觉,原本虚弱到捏着水杯都会发抖的手忽然有力了起来,到了今天,已经可以扯着那只小猫的脸蛋来回甩来甩去了。啊啊,以前的时候可没感觉到,而在这样病了一场之后,我忽然觉得这副健康的身子真的好棒好难得——当然,如果能更健壮一点就更好了

病情康复了这种好消息,除了我自己以外,第一个要告诉的当然就是为了我们操劳了这么久的悠子小姐。当我兴冲冲地跑出房间,正要去厨房做午餐给辛苦了那么久的悠子小姐的时候,打开房门,却发现一桌冒着热气的午餐已然完完整整地摆在了客厅的桌上,而悠子小姐,正坐在那桌子的远侧,一口都未动

“啊,若埃——我正准备来叫你呢。来吧,饭烧好了,赶快吃,不然要凉掉了”

“……诶?!”

面对着面前那一桌的菜肴,我一时间却有些讶异

因为,就在昨天入睡之前,感受到自己身体正在好转的我,是特地跑到了隔壁房间去找了一次悠子小姐,和她说今天的中餐可以我来做,她好好睡觉休息就是了。但是,今天这个情况……

“悠子小姐,我的病已经……”

“不,和病没关系——”

“诶?”

面前的悠子小姐轻轻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

“既然我现在的身份是在若埃小姐家借住,那我就得尽好客人的礼仪才行,不然就算得上是恶客了”

客人的礼仪……?

偶然间,我用余光瞟见了一旁那摆东西用的柜子,却发现这最容易积灰的地方,此刻却亮得发闪,如同全新的一样。再看看地面,台子上,桌子上,每一处都有细心打扫过的痕迹在

“悠子小姐,那个……”

想要说些什么,却在抬起头看见悠子小姐那饱含感情的目光之后一句话都说不出了。我就这样沉默了许久,到了最后,只能缓缓地说出一句:

“……谢谢”

真是的,悠子小姐,就是这样的人啊……

——话说,阿薇尔其实也算这种性质来着?那为什么这只小猫从没这样……好恶劣的恶客?!

晚安,祝自己和呼呼大睡毫无反应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十二日

一月十二日

天气:阴云密布


虽然还是阴天,但比起先前那连绵不绝的雨天来说,已经完全算得上是好天气了——就像我们现在的身子一样,即使还是有这样那样的不方便,但和先前那粽子一样的状况相比,已经算得上是幸福得不得了了

“若埃姐若埃姐——!”

“唔,唔……?”

从一大早醒来开始,这只小猫就在旁边一圈一圈不停地打着转,而且还一个劲地要我去看她,真是的……身体才刚刚好转,就像是迫不及待地要把这段时日里堆积在身体里郁积着的活力一口气用出来一样……

某种意义上来说,好羡慕这种家伙啊,为什么在生病的时候还能积攒体力……我就完全相反了,如果说阿薇尔现在是在释放积攒着的活力的话,那我就是...

一月十二日

天气:阴云密布

 

虽然还是阴天,但比起先前那连绵不绝的雨天来说,已经完全算得上是好天气了——就像我们现在的身子一样,即使还是有这样那样的不方便,但和先前那粽子一样的状况相比,已经算得上是幸福得不得了了

“若埃姐若埃姐——!”

“唔,唔……?”

从一大早醒来开始,这只小猫就在旁边一圈一圈不停地打着转,而且还一个劲地要我去看她,真是的……身体才刚刚好转,就像是迫不及待地要把这段时日里堆积在身体里郁积着的活力一口气用出来一样……

某种意义上来说,好羡慕这种家伙啊,为什么在生病的时候还能积攒体力……我就完全相反了,如果说阿薇尔现在是在释放积攒着的活力的话,那我就是在还先前生病时倒欠的那些力气。不得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病好了之后感觉更困这种事的,而且还特地在我身边安排了这么只不让我睡觉的小猫,不得不说造化弄人……

啊啊,对了,悠子小姐那边——其实我原本以为悠子小姐今天,或者最晚明天就要走了,毕竟阿薇尔已经是那么一副活力满满的模样,而我除了喜欢躺着之外,病相也消退了不少,完全是可以不需要人继续照顾了的程度。但是,就当我今天跑过去问悠子小姐离开的时间以方便我准备些送的东西的时候,面前的悠子小姐却微微翕动了几下嘴唇,最后,才缓缓地说:
“若埃小姐,我暂时……还不准备走”

“诶?”

“……换句话说,可以让我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吗?实在是非常感谢……”

“啊,当——当然!完全没问题的!!!”

“……谢谢”

在莫名其妙地收到了道谢之后,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跑了回来,直到现在都没想清楚。悠子小姐,怎么忽然那样……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不,不用乱猜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悠子小姐肯定会主动告诉我们的,现在这样,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怎么方便说的事吧?

——真是的,一点也不坦诚,至少让我做点什么嘛……被帮了这么多,我也……想为她做些呀!

晚安,祝自己和雨滴里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十一日

一月十一日

天气:雨中梦中


这只小猫,从很早很早,早到大概是我们才刚认识的时候开始,就有一个很奇怪的爱好——她喜欢看雨

准确来说,她喜欢看任何从天上落下来的东西,而这其中,她最喜欢的就是雨或者雪。仔细一想的话,这也许和小猫天生机敏易感的天性有关,但我觉得更多的还是这小猫本身的性子所致。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大大咧咧甚至没心没肺的,这只小猫,实际上却是那种类型——

“……若埃姐?”

被我裹着被子捂在怀里,只探出了一个脑袋的阿薇尔,就这样把下巴搁在我的手臂上,一边远远地眺望着前方雨中的远方,一边像是呓语一般嘟囔着些什么

“怎么了?感觉冷了吗?”

“才不是,在若埃姐的怀里才不...

一月十一日

天气:雨中梦中

 

这只小猫,从很早很早,早到大概是我们才刚认识的时候开始,就有一个很奇怪的爱好——她喜欢看雨

准确来说,她喜欢看任何从天上落下来的东西,而这其中,她最喜欢的就是雨或者雪。仔细一想的话,这也许和小猫天生机敏易感的天性有关,但我觉得更多的还是这小猫本身的性子所致。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大大咧咧甚至没心没肺的,这只小猫,实际上却是那种类型——

“……若埃姐?”

被我裹着被子捂在怀里,只探出了一个脑袋的阿薇尔,就这样把下巴搁在我的手臂上,一边远远地眺望着前方雨中的远方,一边像是呓语一般嘟囔着些什么

“怎么了?感觉冷了吗?”

“才不是,在若埃姐的怀里才不会觉得冷,就算是在最冷最冷的地方也不会——我只是,想让若埃姐……”

“……”

“——诶诶,若埃姐,今天的雨好好看哦!真的!”

在话语声越来越轻,最终变为一阵沉默之后,阿薇尔却忽然又整个地亢奋了起来,朝着前方雨景里的某处使劲地叫嚷着,而我循着望去,却只看见一块与别处无二的瓦片而已

“……傻猫”

轻轻拍打了一下怀里那小猫的脑袋,表示了对她话只说一半的不满,而她也只是习惯性地喵了一声,随后便再度扒住了我的小臂,向着前方,静静地望着

啊啊,无数无数无色的水滴,就这样落了下来,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密度也根本数不清,织起了一张灰白色的雨雾的厚纱。雨水打到侧边凌空的瓦片,发出的清脆响声,就像是有谁在敲打着乐器一样——这就是大自然与人所共筑的,不可思议的乐器。而我们最喜欢看的,则要数那些落在物体边缘的大颗的雨滴,以极快的速度砸在了硬质的东西上,只是一晃眼的时间,便绽成了一丛白花花的水花,这就是于雨雾之中所诞生的,雨雾的花吧……

“若埃,阿薇尔,该回来了——注意身体!”

嗯,也是时候了,不能让悠子小姐多操心啊,本身就是在麻烦她了……那么,再见了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看见的雨?

——连呼吸都变得细顺了,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只容易满足的小猫……如果一直这样多好~

晚安,祝自己和吹动着叶片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十日

一月十日

天气:细雨绵绵


生了病,还碰上了连绵的雨,哎呦……也好,就这样下吧,下吧,把这一整个冬天的雨的分量都在我这出不了门的几天里下个干净,用明媚暖和的天气去迎接康复之后的我吧——

好啦,对未来的短暂想象就到此结束,也该回归到这青灰色的病房里的现实之中了——不过事实倒是没有我说的这么凄惨,该说不愧是悠子小姐呢,明明是这样一幅病中再病的身体,在这坚持不懈的照顾以及几片不知道什么的药服下之后,居然再度焕发了那么一点点的活力,虽然别的事情没法做什么,但至少下地活动是做得到了。一旁昨天还在哼哼着的阿薇尔也成功地恢复到了这个程度,而在这之后,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去外...

一月十日

天气:细雨绵绵

 

生了病,还碰上了连绵的雨,哎呦……也好,就这样下吧,下吧,把这一整个冬天的雨的分量都在我这出不了门的几天里下个干净,用明媚暖和的天气去迎接康复之后的我吧——

好啦,对未来的短暂想象就到此结束,也该回归到这青灰色的病房里的现实之中了——不过事实倒是没有我说的这么凄惨,该说不愧是悠子小姐呢,明明是这样一幅病中再病的身体,在这坚持不懈的照顾以及几片不知道什么的药服下之后,居然再度焕发了那么一点点的活力,虽然别的事情没法做什么,但至少下地活动是做得到了。一旁昨天还在哼哼着的阿薇尔也成功地恢复到了这个程度,而在这之后,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去外面拿东西?这种事,让我来也行的,阿薇尔,你就去陪你若埃姐好好休息——”

“不要!我就要自己去——不要让傻悠子去拿!就算给我吃的也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你这天天给你主人添乱的猫……”

我才刚坐到桌旁,庆幸着自己这一点都的好转,一旁阿薇尔那和健康状况完全不匹配的嚷嚷声就不住地在我耳边响起。如果说有一天,这小猫浑身上下都生病了,那只会吵吵人的嗓子也绝对是病得最轻的一个……

争论的结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我只知道在最后,悠子小姐“啪”地一下不知道是推开还是踹开了门,双手向前猛地一抛,一个还在扑腾着要去外面不知道拿什么的毛球就这样又被塞回了那粽子一样的被子里……果然在管教小猫方面,悠子小姐比我有经验多了,下次一定得去取取经才是

不过,阿薇尔那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样子,看着还挺让人不是个滋味的。虽然知道这完全是这小猫博我同情想把我卷进这麻烦事里的计策,但看着那眼泪汪汪眨巴眨巴着的蓝眼睛,想要无动于衷实在是难过登天了……

——就算不去帮,那我也想做些什么,让这小猫稍微开心一些,在这雨天……那就,雨吧?

晚安,祝自己和连枕头都湿漉漉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九日

一月九日

天气:细雨绵绵


结果,只是昨天稍微稍微地做了点事情,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立刻浑身酸痛,脑袋也晕乎乎的,简直比之前还要严重了……怎么回事啊这幅身子,就算我才刚好一点就自大地去做超出能力的事情,但这未免……太脆弱了一点吧?!

无论如何,昨天还满心想着康复之后舒舒服服地日常生活呢,今天就重新回归了那被用棉被裹成惠方卷动弹不得的生活,悠子小姐也回来了,所以说根本就是什么都没变好对吧……其实光是做菜的话应该完全没问题的,但昨天那只小猫还要我抱着她去门口吹风,果然这才是问题所在,对吧?!

总之,我身体的情况就是这副情况,而至于悠子小姐为什么忽然又回来了……

大概在下午的...

一月九日

天气:细雨绵绵

 

结果,只是昨天稍微稍微地做了点事情,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立刻浑身酸痛,脑袋也晕乎乎的,简直比之前还要严重了……怎么回事啊这幅身子,就算我才刚好一点就自大地去做超出能力的事情,但这未免……太脆弱了一点吧?!

无论如何,昨天还满心想着康复之后舒舒服服地日常生活呢,今天就重新回归了那被用棉被裹成惠方卷动弹不得的生活,悠子小姐也回来了,所以说根本就是什么都没变好对吧……其实光是做菜的话应该完全没问题的,但昨天那只小猫还要我抱着她去门口吹风,果然这才是问题所在,对吧?!

总之,我身体的情况就是这副情况,而至于悠子小姐为什么忽然又回来了……

大概在下午的时候,我听见了门那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开始以为是风声,之后却发现那声音叮叮当当着,许久没有停过。正当我紧张地爬下床,手里捏着一小条木棍,准备对着鬼鬼祟祟的家伙要么打一顿要么叫醒阿薇尔一起溜走的情况下,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迎面见到的却是……

“若埃?”

“……悠子小姐?”

打开之后,我所看见的却是悠子小姐,以及她手中篮子……或者说是大筐比较贴切,在那之中,所摆满的各种各样瓶瓶罐罐的……药?!

“若埃,这是我昨天去找山上的药师给你配的,虽然只是很普通的劳累过度,但原因越简单治疗起来越麻烦,那种单纯对症下药的药对你可是没用的,这种事情得真真正正把身子调理好才行。我来给你说一下,首先是这一瓶,每天一勺,温水搅开喝,然后是这个,一天大概两口就可以了,然后是……”

原来,悠子小姐昨天回去,根本不是去处理什么堆积如山的家事……或者说,就算家事真的堆积如山了,她也没有腾出一天时间回去整理。这一整天的时间,她都为了我而在四处奔走着,给我和阿薇尔拿来了这么多珍贵的药材——不,准确来说,好像真的只有我……?

“阿薇尔的话,不需要吃药了,自己靠着力气挺过去就好。妖怪本身就坚强,更何况是身体好的猫妖,这种事情自己解决就行了”

……也不知道这是在偏爱我呢,还是在对阿薇尔公报私仇,或者说二者皆有?!无论如何……得靠自己了呀,阿薇尔——

——话说回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的药,而且还是来自山上的,喝下去真的……真的没事吗?!

晚安,祝自己和暖烘烘毛茸茸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八日

一月八日

天气:细雨绵绵


感觉身体稍微地,好了那么一些,至少可以下地活动了。虽然比不上原本想去哪就去哪的自在,但总比被按在床上一整天要好一点……

阿薇尔倒是还缩成一团着,妖怪的确是这样的嘛,不仅生活的时日比人类长了数以百计,连生的病都要长不少,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有得必有失……当然,就算是这样,那张喊着要我抱着她去门口走走的嘴巴还是从来没有停过

悠子小姐在知道我身体稍微恢复一些之后就先行离开了……但也不是说就这样走掉了,她离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可完全不是那种如释重负的表情。用她的话来说,她这次回去,是因为家里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到了让她必须回去一趟的地步了。也就是说,在这之...

一月八日

天气:细雨绵绵

 

感觉身体稍微地,好了那么一些,至少可以下地活动了。虽然比不上原本想去哪就去哪的自在,但总比被按在床上一整天要好一点……

阿薇尔倒是还缩成一团着,妖怪的确是这样的嘛,不仅生活的时日比人类长了数以百计,连生的病都要长不少,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有得必有失……当然,就算是这样,那张喊着要我抱着她去门口走走的嘴巴还是从来没有停过

悠子小姐在知道我身体稍微恢复一些之后就先行离开了……但也不是说就这样走掉了,她离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可完全不是那种如释重负的表情。用她的话来说,她这次回去,是因为家里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到了让她必须回去一趟的地步了。也就是说,在这之前的几天,悠子小姐都是无视了家里那堆积如山的事情来照顾我们,直到今天我稍微恢复了一些才抽得出空回去一趟吗?悠子小姐,真的……非常感谢

本来我还为在悠子小姐走之前没麻烦她帮我带一些食材来而苦恼,但当我久违地走回厨房,却发现一旁的菜架子上已然摆满了林林总总的食材,并且都是白萝卜,荠菜这种清淡而适合病人吃的菜,再联想到这两天窝在被窝里,看见的悠子小姐那忙里往外不知道在往里拿着什么的模样……我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她了

好啦,虽然悠子小姐暂时地走掉了,不过只要有我在,就算是这只能勉强下地的身体,家里的事情还是都能照顾得有模有样的。除去那只因为没有肉吃而不住地抱怨着的小猫,一切都算的上是回归正轨了。等悠子小姐回来的话,肯定也会为了恢复得这么好的我们而高兴的,对吧~

——所以说,我心里的正轨就是这幅病恹恹的样子吗……?嗯?!

晚安,祝自己和来回扑腾的小猫好梦。


Roie's Diary_若埃小姐的日记簿

㉒-一月七日

一月七日

天气:淅淅沥沥


呼噜

呼噜呼噜……总是有,有那么一股子要睡着了的感觉,但却怎么都睡不着……

倒不是说除了身子以外,脑袋也出了什么睡不着觉的问题,正相反,无论是身子还是脑袋都有被好好地照顾着,而我睡不着的原因,也单纯是——白天的时候,实在是睡了太久了。而能让还有着一身病并且无依无助的我如此安安稳稳地休息的,自然只有……

“呜,呜——”

“嗯?怎么了?”

“呜呜,悠子我肚子好饿喵——”

“那我这就去给你做粥”

“要鱼……”

“那就鱼干粥,但我会把咸的部分洗掉的”

悠子小姐轻叹了一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向了厨房那边。而面对着我责怪她让悠子小姐添...

一月七日

天气:淅淅沥沥

 

呼噜

呼噜呼噜……总是有,有那么一股子要睡着了的感觉,但却怎么都睡不着……

倒不是说除了身子以外,脑袋也出了什么睡不着觉的问题,正相反,无论是身子还是脑袋都有被好好地照顾着,而我睡不着的原因,也单纯是——白天的时候,实在是睡了太久了。而能让还有着一身病并且无依无助的我如此安安稳稳地休息的,自然只有……

“呜,呜——”

“嗯?怎么了?”

“呜呜,悠子我肚子好饿喵——”

“那我这就去给你做粥”

“要鱼……”

“那就鱼干粥,但我会把咸的部分洗掉的”

悠子小姐轻叹了一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向了厨房那边。而面对着我责怪她让悠子小姐添麻烦的眼神,阿薇尔则只是眨巴了几下眼睛,随后悄咪咪地将脑袋从被子卷外缩回,在一阵鼓捣之后,只见一只小猫从被子卷的尾端窜出,一溜烟地钻进了我的怀里

“嘿嘿嘿,若埃姐的意思我完全理解到了哦——你看,这就支开麻烦的悠子了,都说和若埃姐挤在一起好的更快啦喵——”

看着被窝里这会错了我的意思还沾沾自喜着的小猫,我思索了许久,最终只能发出和悠子小姐一样的轻叹声

“……别这样辜负别人的心意,悠子小姐会伤心的”

“知道啦知道啦,全都好好地心领了哦——但这样真的很舒服哦?病什么的就随它去好啦,这种事情是绝对耽搁不来的——”

“……总感觉向着更加辜负心意的方向发展了”

不过这只小猫的心思我也是明白的,虽然表现得那么没心没肺,但实际上心里的的确确有在好好地感恩着悠子小姐为她所做的一切的,只是这家伙在这种事情上意外地害羞,而且还喜欢用向我撒娇这种方法来缓解这种怯意,最后就变成了这样一幅模样……

说起来,悠子小姐为什么会在我们这里?啊,明明应该最开始就说的,为什么一点都没写呢?那自然是因为……理由实在是,太过简单了

“闲得无聊就想来这里坐坐,看见你们俩生病了就顺手照顾一下,就是这样”

哼,不管什么东西都说是“顺便”做的……这种程度的大忙怎么可能随便得来呀?!果然和阿薇尔一样,两个不坦诚的家伙……

——暖洋洋的被窝好舒服,生病了反而更暖了,甚至好热——?到底添了几床呀悠子小姐?!

晚安,祝自己和咕嘟咕嘟的茶水好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