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若陀龙王

18.6万浏览    712参与
猫久

P1这是一道很哲学的题,来让我们求求钟离心理压力面积占了百分之几。

P2万叶

p3温迪,感觉画毁了.不,是完全画毁了。


P1这是一道很哲学的题,来让我们求求钟离心理压力面积占了百分之几。

P2万叶

p3温迪,感觉画毁了.不,是完全画毁了。


何妨喻

【若钟】惊鸿一面(下)

若陀长眠于山脉深处,对外界的事物并不关心。他生于地下,长于地下,习惯了黑暗,也没有要见一见外面阳光的想法。

可不知何时起,他能听到山里有喧闹的唢呐吹打之声,但他并不感兴趣,甚至厌烦地不想理会。然而每次那些小小凡人儿上山后不久就会响起野兽咆哮,其实那于他亦不过是些许小如虫鸣的吵闹,他懒得费心,都是直接随手起一道风,将那些哭泣的凡人送到大山外面去。

山峦之外有的是村镇,那些人去那边过活了也就正好不会回来烦他了。

只是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次除了数年来不曾变过的吹打之声,他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颤的威压。

若陀是地下的岩龙,上山的这位,如果他没猜错,恐怕是一条他从未见过的龙。

奇也怪哉,其他龙怎么...

若陀长眠于山脉深处,对外界的事物并不关心。他生于地下,长于地下,习惯了黑暗,也没有要见一见外面阳光的想法。

可不知何时起,他能听到山里有喧闹的唢呐吹打之声,但他并不感兴趣,甚至厌烦地不想理会。然而每次那些小小凡人儿上山后不久就会响起野兽咆哮,其实那于他亦不过是些许小如虫鸣的吵闹,他懒得费心,都是直接随手起一道风,将那些哭泣的凡人送到大山外面去。

山峦之外有的是村镇,那些人去那边过活了也就正好不会回来烦他了。

只是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次除了数年来不曾变过的吹打之声,他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颤的威压。

若陀是地下的岩龙,上山的这位,如果他没猜错,恐怕是一条他从未见过的龙。

奇也怪哉,其他龙怎么会来这儿?

没多想,他就变化成了一个人,坐在了一片漆黑的庙宇里。这座庙是山下凡人们建的,在一个黑漆漆的山洞深处。当年有人在此试图点亮烛火,还没打燃火星子,人就被一道旋风送下山去。

而那人则诚惶诚恐,吓得告诉了满村人山神不喜灯火的事。

若陀其实很少上来,也就偶尔无聊了来吃点桌上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然而刚才还令人胆寒的威压却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队抬着红轿子的人群来到了洞口。若陀支着头,细细感受,想要捕捉那消失的龙气。

他是看不见,但外界事物却也都能感知一二。此时那外面吹吹打打的凡人把人送到庙前就忙不迭走了,而按理说这会儿送上来的那个凡人也该哭了。可庙前一直都静悄悄的,那个凡人就像是个波澜不惊的哑巴一样。

若陀按耐不住地站起身,轻轻跨出庙门,朝那个轿子走了过去。

头生犄角,长发慵懒散乱的青年走到了轿子门边,他的眉宇里透着倦怠,似乎对一切都不甚关心。闭起的双眼却让他多了一丝温和懵懂之气,令人生不出厌恶。

他抿着唇,一向淡漠的脸上多了点不易察觉的紧张,可即使这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也并未影响到他。

龙呢?难道龙藏在了里面吗?

伸手掀开轿帘,里面的人依旧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放到以前,这些凡人他是断然不会接触的。毕竟他们都太过于脆弱,也十分吵闹。

可此时面前的这个人却像是往他心里伸了把钩子,钩着他想要不断靠近。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感受,很难形容。若陀那么想着,也就那么做了。

他弯腰钻进了轿子里,和坐着的人打了个照面。面前的人坐在那儿,仿佛天崩地裂也不能让其多有动容。

刚才的威压不可能是假的,莫非……

若陀伸手捏住了那个盖在面前人头顶布巾一样的物什,难掩兴奋地一把揭开。

下一刻,一双温热的手忽然覆上了他的双眼,世界里的黑暗骤然如落潮般退去,从未见过的光明充斥着他的瞳孔。

小小的一方红轿里,他见到了此生都难以忘怀的那抹惊鸿朱色。

钗罗宝翠掩映着一张红妆霞颜的面容,不是凡人女子的娟秀,反而是极尽俊雅,杳杳旷野的星辰本是笼在烟云之中,明明透着难以琢磨的缥缈之意,轻易不可得见,却因为这一袭凤鸾红裳而落进了他的眼里。

那双璀璨的金色眸子里正倒映着若陀微愣的脸,这也让他瞧见了自己的眼睛。他居然也有了眼睛……还是和面前这人一样的金色,只是面前之人的眸子却里有种不容亵渎的神明威严。

他……给了自己眼睛?

心还在跳着吗?若陀自己也不清楚。在那双烈阳金眸的照耀下,他已经快要感受不到了……

而这时,他一直寻找的威严铺天盖地释放了出来。

若陀是天生地养的岩龙,没那么容易被压制。而此时他神魂激荡,面前这个赐他双目的人哪怕释放威压,也让他生不出一丝一毫的不快。

“我名摩拉克斯,若陀龙王,你可愿出此山野,与我一同前往璃月?”神明注视着他,肃然的眸色轻敛,东风悄然光顾了那片寥落旷野,撩起草木间层层浮动的暖意。

原来是璃月港的神明啊……

若陀从未见过摩拉克斯,可他却也一直都能感受到那遥远彼方的强大灵魂。

他沙哑地低声呢喃:“摩拉克斯……”声音虽有些晦涩,然字字流转于唇舌尖,仿佛在细细品味着什么。

对于神明的邀约,他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定定凝视神明许久,终是开口:“好。”

从此,璃月的神明摩拉克斯身旁便多了一条巨大的岩龙……

数千载后,二人同游巍岩间,帝君登高望远,若陀立于其身后,却见帝君蓦然回首,笑问:“情起何处?”

若陀一愣,回神柔和凝眸,不假思索应道:“初见惊鸿,乱了浮生。”

何妨喻

【若钟】惊鸿一面(上)

补的520,因为孤寡人没有520,而且一直很忙就给忘了,今天看了老福特才想起来(՞っ ̫ _՞)

杜撰了一个初见,元素过多警告哈哈哈,望各位喜欢哦。

我见此生多草木,唯祂是青山。


山中孤村藏在袅袅云烟之间,鲜有外人来此。孤则生僻,这个看上去淳朴的小村子,自然也有一套流传下来的民俗。

山民长于此间,对这座养育他们的山脉饱含着真挚的虔诚。只是过于偏信,无人管束之下就会生出魔怔。

他们相信山里住着一位护佑山林的神仙,于是每当村里出了事时,就会去给那位山神送去漂亮的新娘子,祈求山神息怒。

这年恰逢大旱,草木枯黄,别说是地里的庄稼了,山里的野味也都跑得不知去向。

村...

补的520,因为孤寡人没有520,而且一直很忙就给忘了,今天看了老福特才想起来(՞っ ̫ _՞)

杜撰了一个初见,元素过多警告哈哈哈,望各位喜欢哦。

我见此生多草木,唯祂是青山。


山中孤村藏在袅袅云烟之间,鲜有外人来此。孤则生僻,这个看上去淳朴的小村子,自然也有一套流传下来的民俗。

山民长于此间,对这座养育他们的山脉饱含着真挚的虔诚。只是过于偏信,无人管束之下就会生出魔怔。

他们相信山里住着一位护佑山林的神仙,于是每当村里出了事时,就会去给那位山神送去漂亮的新娘子,祈求山神息怒。

这年恰逢大旱,草木枯黄,别说是地里的庄稼了,山里的野味也都跑得不知去向。

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们一商量,决定送新娘子上山。

他们或许愚昧,但还是懂得害怕的。过去送上山的姑娘从来没有回来的,有人壮着胆子上去找,却连尸骨都找不到。此时村里的姑娘都吓白了脸,乞求着那个上山的人不是自己。

也是凑巧,多年未曾来过外人的村子在这时候却突然来了个道士。

那位道长生的如仙人一般,鬓发如青松,眉眼温雅,荣曜秋菊怕是也不过如此。他与这个被干旱困扰的村子格格不入,许多村民都面黄肌瘦,他来此多日也不见吃了多少东西,却依旧温和如初。

村民虽然有那样残忍的习俗,可对这个道士却没有多大的恶意。只是如今光景,也不可能对他有多好的招待。

道长没有计较那些,但村里还是有好几个姑娘偶尔会去他借住的小屋给他送些吃食。但也都是从自家口粮里抠出来的一点,不多。

那道士也不拒绝,还会笑着和她们说说话。只是姑娘们回去后,那些吃食却又回来了,有时候甚至还多了点。

因此当那位被选中的姑娘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她想起了那位好看的道长。

姑娘去求了道士,哭得梨花带雨,求他救救自己,她一点也不想死。

“道长,你会法术对吗?你那么厉害,一定有法子救我对不对?我真的真的不想死……呜呜呜……”姑娘跪在道士面前磕着头。

道士将她扶起身,轻声道:“贫道会想法子救你的,莫怕。”

事情似乎就这样有了转机……

村里还在闹饥荒,那位新娘子的妆容婚服却一点不少,凤披霞冠,珠光晃得人眼花,刺目的大红盖头,透着难言的血腥残忍。

由不得那姑娘挣扎拒绝,她被无情地喂了药,晕厥过去以后做事的人将一切都为她穿戴整齐,再把她往红轿子里一塞,队伍前头吹着喜庆的唢呐,一行人就上了山。

等新娘子到了山上自然就会醒,毕竟山神是不会喜欢死人的。

村民目送着队伍远去,心惊胆战地各自垂下了眼,默默祈求着山神不要再发怒了,如果再不下雨,他们也就离饿死不远了。

无人关心那个新娘子的死活,可能是不敢,也可能是真的顾不上了吧……

道士将一切都收入眼底,他没有阻止村民,只是默然地离开了聚集的人群。

猫久
巜早年若陀带摩拉克斯》感觉若陀...

巜早年若陀带摩拉克斯》感觉若陀尾巴一翘一翘的,能在上面滑滑梯.拍摄的效果不会很好o

巜早年若陀带摩拉克斯》感觉若陀尾巴一翘一翘的,能在上面滑滑梯.拍摄的效果不会很好o

渡幽

没动力了,把以前的库存发一下(私心钟若

没动力了,把以前的库存发一下(私心钟若

Savior

没想到草着草着就错过了520和521,那浅赶522吧。

公主抱离鸠做个封x。后面的钟若漫画是单纯为了嗨很ooc,大概是旅鲸后续  ,有一些被拿捏的黑陀和凄惨钟x。

有点旅鲸()

和一些离鸠。

没想到草着草着就错过了520和521,那浅赶522吧。

公主抱离鸠做个封x。后面的钟若漫画是单纯为了嗨很ooc,大概是旅鲸后续  ,有一些被拿捏的黑陀和凄惨钟x。

有点旅鲸()

和一些离鸠。

EmmentalA
双方性转⚠️ mhy我想看这种...

双方性转⚠️

mhy我想看这种璃月女同。。。🥺

双方性转⚠️

mhy我想看这种璃月女同。。。🥺

蕙纕揽茝
“连一片没有记忆的碎片都会爱上...

“连一片没有记忆的碎片都会爱上你,摩拉克斯,我还能怎样……”

“连一片没有记忆的碎片都会爱上你,摩拉克斯,我还能怎样……”

代叁

【璃月群像/钟离中心】千秋·十五

  一周后,归离城中一家足有三层楼高的大门店悄无声息开了张。

  大门上悬挂牌匾,镌有「千秋」二字,正楷字体铿锵有力,乃钟离亲笔。与周围商铺竭力模仿西洋风格不同,这店里大到布局风水桌椅雕刻,小到一株盆栽一个摆设,都满满的老派璃月风情,坐落在奢靡之风泛滥的商业街里显得鹤立鸡群。


  为何说开张是悄无声息呢?

  天权星陨落后,原本人民身上的压迫迅速减轻,许多不合理政策也相继废弃,好似黎明已经到来。然而在这样欢欣喜庆的水面之下,各个原本被天权压制的势力暗中争斗,时至一周后的...

  


  一周后,归离城中一家足有三层楼高的大门店悄无声息开了张。

  大门上悬挂牌匾,镌有「千秋」二字,正楷字体铿锵有力,乃钟离亲笔。与周围商铺竭力模仿西洋风格不同,这店里大到布局风水桌椅雕刻,小到一株盆栽一个摆设,都满满的老派璃月风情,坐落在奢靡之风泛滥的商业街里显得鹤立鸡群。



  为何说开张是悄无声息呢?

  天权星陨落后,原本人民身上的压迫迅速减轻,许多不合理政策也相继废弃,好似黎明已经到来。然而在这样欢欣喜庆的水面之下,各个原本被天权压制的势力暗中争斗,时至一周后的今天,这水面下的暗流终于被挑开,如滔滔洪水冲击尚未做好准备迎接它来临的璃月。



  璃月的新当家人是魏柯,那个原本被天权视作傀儡的皇帝。他以「奉岩王帝君神谕」作为旗号,通过民间积累的名声和几个大家族支持,提出「复兴古法」政策,以稳固自己治国的正统地位。

  南方由玉衡星打理的璃月港,被政府口中一直盘踞在天衡山的「山匪」北斗率兵攻破,正式和归离城分裂,成为军阀领地,甚至隐隐有继续北上征战的意向。

  归离城外围的几座城市,除了死去的天权玉衡,剩下的几位七星纷纷抱团,以天枢星花织为首,对归离城的最高领导权虎视眈眈。

  还有几座璃月内地的小城,也被蛰伏多时的军阀、资本家们吞噬,割裂自治,不愿听从调遣。

  至于其他几个国家,因毕拓死前签字画押的拒签文书仍有效力,那些不平等条约还没实施便被废除了。利益牵连最大的稻妻幕府怒气滔天,扬言要在五个月内踏平璃月。



  可谓前有虎后有狼。



  面对如此混乱的局势,一家店铺的开张,可实在不能引起太多的关注。



  玉京台之上,有两人俯瞰着归离城内。身着龙袍的男子双手抱于胸前,面色阴沉地盯着大街上四处分发传单的学生们。仔细看可以发现,男子脚边也有一张和学生们手中一模一样的传单,只是这张已经被撕地不成样子。

  “昆家主,璃月最高学府、明蕴大学校长的委任状,你应该已经收到了吧?”魏柯询问安静跟在他身后的人。

  昆吾似乎在思考别的事情,顿了一下才回道:“是。但我不太明白,为何偏偏这种时候,陛下要我去出任校长?”

  在他看来,远有比一个学校的校长更迫切的事,比如外交……

  “明蕴大学有个叫做刻晴的教授,言辞激进,反对复古,公然与朕唱反调。在任短短一个月便对学生们的思想造成巨大影响,行为作风极其恶劣。”魏柯语气不善,“若放任发展,必会威胁到朕的地位。你做校长压她一头,叫她莫要胡来。”



  昆吾作为复古派的领头人之一,自然听说过刻晴,知晓她的所作所为。尽管在他心中魏柯未免有些小题大做,昆吾还是好言应下:“好,我会处理的。”

  他忍不住提醒道,“陛下,这到底是璃月家事,眼下比起打压新潮,还是稻妻宣战更需要重视——”



  魏柯却连连摆手打断他:“好了好了,我自有打算,你下去吧。”



  玉京台长久地沉默着,光洒落在这位高权重之地,如傍晚夕阳的余烬般凉薄。

  昆吾看了眼魏柯一身华服龙袍,终究没有说什么,默默离开了。



 清晨的阳光充满活力,照亮街上每一个学生手中的传单。比起明蕴大学那些冥顽不化的老教授,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学生混在一起更叫刻晴舒心。

  休息日时,她总是一身轻便简洁的服装走街串巷,捧几本最新刊的《千秋杂谈》,沿路演讲复古独裁的危害,宣传「民主」和「科学」。



  市中心是繁华的商业地带,在这儿居住的多是有钱人和高学位的知识分子们,也是刻晴这回主要想宣讲的对象。

  但大半天下来,刻晴可谓连连碰壁,她被好几家店以「影响营业」驱赶出门,一时间也有些气馁。

  商人们重利,只要不影响他们经商,他们不会在意是谁来治国,独裁专政还是民主科学;文人们墨守成规,不愿意接触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去创新改造。



  她走到下一家店门前,看它古朴典雅的装修,又见里头的男子长袍马褂,女子繁复旗袍,再低头看看自己的领结短裙风衣,顿时打消了进去的念头。



  ……半个小时后,逛遍整个商业街只送出去几本杂志的刻晴又绕了回来。

  只剩这家店了。

  少女正踌躇着,二楼半掩的窗子忽然被推开,隐约可见窗边坐着两人。



  若陀探出半个身子:“进来吧,看你在门口站很久了。”

  坐于他对面的钟离端茶微抿,升腾而起的烟雾飘飘渺渺,模糊了他的神色:“双马饮泉,将军。你若再拖着不走下一步,这盘便算我赢了。”





双马饮泉,象棋的一种杀招。指双马齐聚一侧发动攻势的一种杀法。

蕙纕揽茝

南柯曾一度

吾曾有一梦

梦见金碧辉煌的璃月,乃天地之中心,不败之都城。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宫室几千万落,覆压数百余里。

梦见天下再无战火,再无兵争。百姓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故外户而不闭,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

梦见吾王凌驾于苍生之上。百姓万民,走兽飞禽,皆匍匐于吾王脚下,有如羊羔,唯吾王死生之。

梦见开天辟地以降,未有人君若吾王者。

梦见山岳不为高,江海不为深,唯吾王旨意不可阻挡。王的旨意行于大地,行于江河,行于天上。

梦见日月不足以夺王之光。

梦见星辰不足以撄王之芒。

然后梦醒了,

吾王的长箭指着吾……

摩拉克斯,你到月宫上好......

吾曾有一梦

梦见金碧辉煌的璃月,乃天地之中心,不败之都城。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宫室几千万落,覆压数百余里。

梦见天下再无战火,再无兵争。百姓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故外户而不闭,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

梦见吾王凌驾于苍生之上。百姓万民,走兽飞禽,皆匍匐于吾王脚下,有如羊羔,唯吾王死生之。

梦见开天辟地以降,未有人君若吾王者。

梦见山岳不为高,江海不为深,唯吾王旨意不可阻挡。王的旨意行于大地,行于江河,行于天上。

梦见日月不足以夺王之光。

梦见星辰不足以撄王之芒。

然后梦醒了,

吾王的长箭指着吾……

摩拉克斯,你到月宫上好吗?

初见之时,有若烈阳,暖吾百年岁月。

生别之后,便再送吾一宿清辉吧。

摩拉克斯,

在新的梦里

陪吾去月宫吧。

[前半部分有参考曹昇的《流血的仕途》]

盏茶

一些若钟摸鱼以及性转QAQ (把海鲜给钟离吃触发的语音好好笑(叉出去

一些若钟摸鱼以及性转QAQ (把海鲜给钟离吃触发的语音好好笑(叉出去

笑笑在这里

我在画什么鬼啊😂

p1看了b站某央用若陀OST来配火锅视频后所想。"摩拉克斯是时候清涮一切了!"

p2打大肥陀的时候没有帝君于是只能靠移动七天神像。脑一个边哭边奶的七七,下面是我很屑是阵容。

p3脑一个先祖法蜕,我下贱我就是馋他身子!

p4在想肥陀是怎么胖的(是不是宅的!)

p5正经地画了若陀

p6逛了某夕后看到的帝君玩偶都是大棒状的,固按商家xp画了。

我在画什么鬼啊😂

p1看了b站某央用若陀OST来配火锅视频后所想。"摩拉克斯是时候清涮一切了!"

p2打大肥陀的时候没有帝君于是只能靠移动七天神像。脑一个边哭边奶的七七,下面是我很屑是阵容。

p3脑一个先祖法蜕,我下贱我就是馋他身子!

p4在想肥陀是怎么胖的(是不是宅的!)

p5正经地画了若陀

p6逛了某夕后看到的帝君玩偶都是大棒状的,固按商家xp画了。

灰天x

【时光留影机】第11期 肥陀的一天

偷偷地看看,肥陀一整天都是怎么度过的

该作品首次发布于米游社

【时光留影机】第11期 肥陀的一天

偷偷地看看,肥陀一整天都是怎么度过的

该作品首次发布于米游社

&小七
这就是摩拉克斯的封神之战吗?...

这就是摩拉克斯的封神之战吗?


不愧是你(ง •̀_•́)ง

这就是摩拉克斯的封神之战吗?


不愧是你(ง •̀_•́)ง

蕙纕揽茝

“摩拉克斯,我可以不要烈阳,不要性命,但我要你安好,要你在那个没有我的未来里笑得绚烂”

那时,那个比摩拉克斯见过的所以夏日都更炽热的少年如是告诉他。


(画个若小钟大的if线)

“摩拉克斯,我可以不要烈阳,不要性命,但我要你安好,要你在那个没有我的未来里笑得绚烂”

那时,那个比摩拉克斯见过的所以夏日都更炽热的少年如是告诉他。


(画个若小钟大的if线)

泛海

故友

 茶香四溢,明亮的茶汤从紫砂壶里涌入茶杯。

“怎么愣住了?”

若陀将视线从眼前戴着手套的手挪开,看向那双手的主人。

“摩拉……克斯……”

他眼下的自己竟是人形,与摩拉克斯坐在不知何处的亭子内,手里还捧着一杯茶。

“何事?”他见那双黄金琥珀的眼中倒映出了自己,这才完全回过神来。

自己……在做梦?

“如今天下已定,四海皆平,”摩拉克斯喝了口茶:“人民也安定了下来,只要我们再指引一段时间,就好了……”

“摩拉克斯……”他有些恍惚,听见自己说:“我感到不安……”

“哦?”

“我有预感,我的记忆、我的理智……都会被时光所吞噬……到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坐直......

 茶香四溢,明亮的茶汤从紫砂壶里涌入茶杯。

“怎么愣住了?”

若陀将视线从眼前戴着手套的手挪开,看向那双手的主人。

“摩拉……克斯……”

他眼下的自己竟是人形,与摩拉克斯坐在不知何处的亭子内,手里还捧着一杯茶。

“何事?”他见那双黄金琥珀的眼中倒映出了自己,这才完全回过神来。

自己……在做梦?

“如今天下已定,四海皆平,”摩拉克斯喝了口茶:“人民也安定了下来,只要我们再指引一段时间,就好了……”

“摩拉克斯……”他有些恍惚,听见自己说:“我感到不安……”

“哦?”

“我有预感,我的记忆、我的理智……都会被时光所吞噬……到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坐直了身体,无比正式地说:“杀了我,就像当初你赋予我生命那样。”

“不!”回答与他最后一个字同时响起。

若陀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同样正视自己的摩拉克斯。

“我会将你封印。”许久,摩拉克斯又张口:“但这不是结束,是新生……”

“时光未必无法战胜,等你再次醒来……我也会在的。”

“到时候,再煮一壶茶吧……如何?”

这……不是梦,这不是梦!

若陀伸出手,想要抓住摩拉克斯,可记忆早就如潮水般退去,他伸出的手在封印的光幕上,点出片片涟漪。

他看到光幕上倒映出自己通红的双目,颤抖着收回了手。

“摩拉……克斯……”

我醒来了啊……


这里是TTT原神mod制作组!这次的是若陀龙王相关的事件。

1.什么是TTT?

是战略游戏钢铁雄心4的原神mod哦!

2.钢铁雄心4?我不知道啊?

没有关系,我们在LOFTER上只会发些事件什么的,可以当同人或者平行世界看嘛。(嘿嘿)

3.TTT的剧情设定是什么?

啊……这个嘛,有点繁杂而且还没完全确定,总之璃月现在的剧情就是一句话:帝君遇刺,璃月内战!

4.内战?

是的!具体的剧情可以进我们的交流群一起了解讨论什么的,欢迎哦!群号:913166726

最后,祝各位旅行者有一个美好的时光!

流水浮灯

我在璃月当仙人(13)

【提醒】

①若陀x女主,摩拉克斯x女主的夹心文学

②作者xp很怪,人外控,龙性恋,绝世大变态

③诸君,我喜欢狗血,被土到了记得快跑

【高亮】催更哒咩【高亮】

↑↑↑↑

↓↓↓↓

————————ok?———————


       珩仪的居处已不在原来的位置,毕竟那间小小的民居再如何勉强也装不下两条岩龙,于是准备时,若陀便在众位仙家聚居之处以秘法开辟了一处新的洞府,以供一人两龙同居。除了做出一应安排的若陀,其余两人并未来过此地,此时便略感新奇地四处打量,甚至连身上的冕服都没有更换。...


【提醒】

①若陀x女主,摩拉克斯x女主的夹心文学

②作者xp很怪,人外控,龙性恋,绝世大变态

③诸君,我喜欢狗血,被土到了记得快跑

【高亮】催更哒咩【高亮】

↑↑↑↑

↓↓↓↓

————————ok?———————



       珩仪的居处已不在原来的位置,毕竟那间小小的民居再如何勉强也装不下两条岩龙,于是准备时,若陀便在众位仙家聚居之处以秘法开辟了一处新的洞府,以供一人两龙同居。除了做出一应安排的若陀,其余两人并未来过此地,此时便略感新奇地四处打量,甚至连身上的冕服都没有更换。

    若陀自得,引着珩仪与摩拉克斯向里走。两人不明,但依言前往,珩仪婚服下摆有些长,仪式上尚有留云借风真君帮忙,但此时只余下夫妻三人,显得行动不便。摩拉克斯见了,带着金色祥云的龙尾一甩,便将那赤红的衣摆卷了起来,珩仪转头看祂,祂脸上鳞片的轮廓在烛火下格外耀眼。

    一处屏风之后,摆着一张不大不小的桌案,桌案上用支架放着一架七弦箜篌。

    古老考究的工艺终究难以复原,珩仪没有专门学过,修复的进度便一直停滞,她本以为自己再也无法看到它了。

    “这是……如何做到的?”珩仪忍不住取下了箜篌,十指轻轻拂过,试了试音色,竟然分毫不差。

    “我用了一点自己的小窍门。”地脉的龙王笑道。

    珩仪点了点头,便没有再问。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回身向摩拉克斯道:“我记得你从未听过我的箜篌,现在要不要试一试?”

    年轻的魔神没有古老地龙的自控能力,珩仪说话时,祂的双手已经从沉沉金砂色变得有如利爪,深棕色的发间也已经伸出了鹿形的角。闻言,摩拉克斯的视线在珩仪抚着箜篌的纤长手指上一扫而过,轻轻应了一声。

    祂的确没有听过。这又是一桩。若陀听过,麒麟一族也听过,留云借风真君和别的仙人说不定也曾聆听,只有祂……摩拉克斯的思维不受控制地往这些微妙的细枝末节上靠,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人形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褪去,等祂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变化时,祂已经又用自己的身躯将珩仪和仍然维持着人形的若陀圈了起来。

    按理来说,摩拉克斯应该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理智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思维受限于本能,无论是哪一样都能让统领万民的魔神感到不适,但奇异的是,祂并没有任何反感的情绪,顶多是一些对于原身的微妙烦恼。岩龙的脑子里正常地思考着,修长的身躯却将地上的两人绕了一圈又一圈。

    祂这次没有低下自己的头颅,这不是警告,也和契约无关,摩拉克斯只是将头颅贴近了自己的妻子。

    是的,祂能够将珩仪称为自己的妻子了。

    这个认知就好像圈定了领地,划定了归属,让摩拉克斯前所未有地安定了下来。于是祂用柔软的鬃毛轻轻蹭了蹭妻子的头发,祂知道她很喜欢……每一次珩仪看祂,总是会把目光落在鬃毛上,甘雨那孩子,想必也是凭借一身柔软的皮毛才能与她如此亲昵。仅存的理智和体面终究还是没让摩拉克斯干出用鬃毛卖萌这种事。

    温热的呼吸在脑后彰显存在感,珩仪转头,蜷了蜷手指,终究还是伸手,揉了两把那柔软的鬃毛。

    若陀在一旁,金色的鳞片纹路次第浮现在略显冷硬的面上,祂是笑着的,便看不清瞳孔如今的模样,祂只是道:“可惜,我只有鳞甲,没有绒毛。”想要看见珩仪这种想伸手却又略显犹豫的表情可不容易。

    祂这话许是存了些调笑的意味,摩拉克斯没注意,珩仪却听出来了。

    珩仪略带新奇地看着若陀,后者伸出逐渐覆盖鳞甲的手,眨了眨竖瞳,轻轻碰了碰她的额发。

    “开始吧,”祂说,“我也许久没有听过了。”

    珩仪于是起弦。

    她的衣摆还卷在摩拉克斯的尾巴里,脸上的精心打扮的妆也没有拭去,还维持着白日仪式上惊人的美丽。匠人在平日里并不热衷打扮,长发束起不影响行动便好,脸上干净就可以,服饰也力图简便,这是若陀与摩拉克斯第一次见她盛装。约定婚契的仪式极其复杂庄重,即使惊艳也没有机会好好欣赏,此刻却是正好。

    但此刻有比难得盛装的心上人更惊艳之物。

    人之乐能显人之心,这是珩仪成仙之后第一次拿起箜篌。此时此刻,珩仪心境圆融,再无缺憾,逼迫生死的隐隐紧迫感也消弭于无形,十指拨动的动作便钟灵毓秀更加流畅,轻灵的乐声如月光流淌,缓缓萦绕、盘旋。仿佛天地山川之钟灵毓秀皆汇聚于此,辉光盈盈,华彩流霞,若陀一时失语,摩拉克斯也不由得屏息。

    静谧之中有和风与流水交织,崇山巍峨,拱卫繁华的人声,如日出之景,又如日中之盛,最后归于人声暂歇的晚云。

    她的乐曲仿佛在讲述一个故事,又仿佛只是苍茫一景,与天地浩荡之下的别处并无分别。

    在珩仪奏响箜篌时,隔音的结界便已经悄悄布下,因为摩拉克斯想起了祂与珩仪的初遇,麒麟族长的求告仿佛在耳边回响。仙兽好嘉音,平时倒也罢了,今日是万万不能让他们来打扰的。

    一曲终了。

    鳞甲覆盖每一寸皮肤,若陀终于还是化为了原身,摩拉克斯放开了珩仪皱巴巴的衣摆,游动着身躯,还是将若陀和珩仪一并圈了起来。珩仪不是很明白祂这种试图将在意之人全部圈起来的行为,但随即想到若陀以前也喜欢这么干,便也释然了。

    接着珩仪拎着自己的衣摆,将箜篌放回了原处,两条龙跟着她。

    

    天色渐晚,新婚之夜该做的正事是什么,珩仪还是知道的。

    说不害怕是假的,但说要逃避也不好……于是她回身与两条龙对视,十指交扣,略显局促地放在身前,迟疑地开口:“……留云她,与你们说过什么吗?”

    听到“留云”两个字,若陀与摩拉克斯都不自觉的开始头部幻痛。举止优雅的鹤仙人嘴上从没客气过,无论是说教上的还是物理意义上的,仪式前的几天里见了祂们便要开口,开了口不止要千叮咛万嘱咐,还要用锋利的鸟喙往祂们脑门上来几下,非要把两条龙脑瓜子叨得嗡嗡响不可。

    想要诉苦的千言万语在感受到妻子不明显的惧意时,最终变成了四个字,若陀道:“……说了许多。”

    维持不了人形的摩拉克斯低下头颅,龙角轻轻蹭了蹭她的脸颊,放轻了声音:“莫要害怕。”

    若陀来到珩仪身边,把金色的角主动塞进珩仪的手里:“你第一次见我时都没有害怕,此时的我,却让你如此恐惧么?”

    触碰龙的角是什么意思,珩仪已经明白了,于是她小声道:“……很难控制。”

    珩仪不惧怕摩拉克斯和若陀本身,但无论是未知的接触,还是亲昵的行为,一切都如此陌生,一切都指向一个年轻女性无从认知的领域。她很难不去思考仙人的恢复能力究竟如何,以及眼前尚未接触便已经化为原身的龙,他们究竟要怎么……以及最重要的,鹤仙人提醒了祂们什么。

    如果拒绝,祂们定然会选择停止接触,但珩仪自认尚未到这种地步。

    “……珩仪。”

    “珩仪。”

    她的名字好像被赋予了什么特殊的性质,放在谁的嘴里都会滚烫到让祂们嗓音低哑。

    年轻的仙人两边脸颊都挨了一个大号的亲亲。像是某种喜爱到了极致的外在表达,两条龙放弃了语言表达,选择了最清晰最直接的肢体接触。祂们成功了,躁动的元素,奔涌的血脉,溢出的喜爱,成功冲淡了珩仪的局促。

    无论如何,表达爱都是最好的办法。

    带着祥云的尾巴缠上了珩仪裙摆下的小腿,柔软的毛发轻轻擦过她的脚踝。

    层层华衣剥落,精致的绣纹被不知谁的指爪踩在脚下。

    缠在珩仪发尾的玉灵不明情况,晕头转向地给两条龙都来了一口,这时气氛正好的三人才意识到还有这么个小东西在现场。摩拉克斯脖子一抻,叼起吱哇乱叫张口要到处咬人的玉灵,一甩头就给扔到了洞府外,还贴心地给下了一个禁制。回头看珩仪,她面色绯红如霞,脸上精致的妆面已花得差不多了,摩拉克斯便凑过去,索性全给她舔干净了。

    天然的脂粉尝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味,那些远来的名贵香料也只是让摩拉克斯甩甩头,打了个喷嚏。

    “唔……”珩仪被祂的动静带得微微抖了一下,仍是忍不住笑了。

    沉沉岩石色、泛着金色纹路的手背轻轻挡在嘴前,珩仪道:“……何必与一块玉石置气?”

    “它缠着你,夫人。”岩龙如此回答。

    “可你也缠着我……”

    摩拉克斯又用角去蹭珩仪的脸颊了,后者有些难耐地紧紧握住,摩拉克斯便也抽了一口气:“……这不一样。”

    另一条岩龙粗粝的角蹭着珩仪柔软的耳根,温厚的声线带着笑:“你就是在意,摩拉克斯。不仅是那条玉灵,你连那只小麒麟也在意,在意得不得了——当然,还有我。但你就是不肯开口,说两句坦诚明白不弯弯绕绕的话像要了你的命。”

    若陀原身沉稳有力的心脏隔着两层皮肉在珩仪的脊背后搏动,后者第一次知道放松状态的大块肌肉居然如此柔软。

    地脉的龙王这话说得挑衅意味性极强,珩仪呜咽着,没忍住按着摩拉克斯的角狠狠锤了两下。

    年轻的魔神痛得清醒些了,便听见妻子的另一个丈夫在闷闷地笑。

    龙的头颅抵在珩仪胸前,柔软的鬃毛蹭着小腹,祂像是终于抛弃了所有体面,和老婆撒娇:“你该给祂也来两下的,珩仪。”

    凌乱的呼吸打碎了语句,珩仪只是应道:“……好吧……”

    若陀的爱好与摩拉克斯不同,这不奇怪,除了妻子是同一个人之外祂们并无太多相似。祂总怕压坏了纤细的妻子,便放松了腹部的肌肉,化作柔软的肚皮,珍而重之地将年轻的仙人放在身上,揽在怀中。人与龙的身躯紧紧贴合,珩仪能够清晰地听见若陀的心跳,她已有些直不起腰来了。

    体型差距是一方面,这是可以解决的,但体力方面,人与龙终究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昏昏沉沉地闭上眼睛之前,珩仪如此想着。


————————————————————

评论摩多摩多

听天由命.jpg

我尽力了我真的尽力了(。)

放张图帮助一下,这是珩仪的专武


神鸰

【疯批安科】天理的崽被妈妈一脚踹下了天空岛107

瓦宝,导游觉得吧,咱不用去找忍冬了,人家过的很好,比其他所有人都好。

话说回来,既然魈不愿意帮你找归终母子,那么你打算接下来?
1.和魈拜访下一位仙人
2.去看看白术看病进度
3.依照萍姥姥所说,先去调查一番民意
ROLL : d3=d3(1)=1


好的,魈心目中第二靠谱的是哪位呢?
1.留云 2.理水 3.甘雨 4.其实如果你能治好若陀的磨损,龙王最合适 
ROLL : d4=d4(1)=1


行吧, 发明之魔神  聊天之魔神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之魔神 

魈建议你们去找留云,留云人在哪里?
1~3.当然是奥藏山
4.现在璃月子...

瓦宝,导游觉得吧,咱不用去找忍冬了,人家过的很好,比其他所有人都好。

话说回来,既然魈不愿意帮你找归终母子,那么你打算接下来?
1.和魈拜访下一位仙人
2.去看看白术看病进度
3.依照萍姥姥所说,先去调查一番民意
ROLL : d3=d3(1)=1


好的,魈心目中第二靠谱的是哪位呢?
1.留云 2.理水 3.甘雨 4.其实如果你能治好若陀的磨损,龙王最合适 
ROLL : d4=d4(1)=1


行吧, 发明之魔神  聊天之魔神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之魔神 

魈建议你们去找留云,留云人在哪里?
1~3.当然是奥藏山
4.现在璃月子民分散,留云也不得不东奔西跑照顾好几处地方
ROLL : d4=d4(3)=3


你和魈去了奥藏山。


你和魈抵达了奥藏山,查询此时留云在?
1.教徒弟
2.搞发明
3.用自动电饭煲给住在奥藏山下的难民做饭呢
ROLL : d3=d3(2)=2


留云在鼓捣新机器。

“咦?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鹤仙人扭头看着你们两人,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之前骰到过,留云对瓦莱里安重回璃月态度是不欢迎的,那么在你这两天的帮助下来,留云对你的态度有缓和些吗?
1.没有,狠心的女人
2.有一点吧
3.也真香了
ROLL : d3=d3(1)=1


“魈,你也知道天空岛给璃月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怎么还和此人同行?”留云不满地说。

魈会帮着你说话吗?(1y2n
ROLL : d2=d2(1)=1


魈宝你还是有良心的!

“留云借风真君,天空岛对璃月降灾并非瓦莱里安所愿,他这几日也为璃月百姓做了不少事,”魈平和地说,“用他不能掌控的事情来责怪他,实在是有失偏颇……不过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我刚见到他时也迁怒于他,甚至出手伤了他。现在想来,十分愧疚。” 

魈这样一说,你感动吗?
ROLL : d100=d100(89)=89


魈此话一出,你立刻忘了身上的疼痛,惊讶又感动地看向了魈。

“谢谢你,魈……”

“不必,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魈打断了你,“但这不代表我欢迎天空岛人在璃月活动。既然要办重要的事,那就不要浪费时间。”

“嗯?是什么重要的事?”留云问道。她这话是对着魈说的,依旧对你爱答不理。

“选新岩神。”魈也顺势替你回答了,“失去帝君之后,璃月需要一个新的神来护佑。这也是……天空岛的意思,恐怕我们推脱不得。”

“哼。”留云冷哼了一声,“那又如何,与本仙无关。”

“瓦莱里安的意思是,这个任务是交给他的,但他邀请了我参与选人的过程。这样的话,至少璃月的未来,不会完全脱离我们的掌控。”魈解释道,“这比让天空岛直接指派要好得多,所以我答应了他,我们会先寻访一遍仙人,看看诸位的意见。”

留云想了想,叹口气,“那倒也是,如果是魈上仙能认可的人,本仙也无异议。”

“我想到的合适人选,正是你,留云借风真君。”魈补充道。

“是我?!”留云惊得连‘本仙’都忘了自称了。

留云的想法是?
1.不行不行,当不来
2~4.事关重大,让我多考虑考虑
5.我可以!
ROLL : d5=d5(1)=1


留云拒绝了。

“这……本仙独居深山已久,鲜少来往尘世,对于凡人而言太过疏远。若说当仙人,尽守护之责,那本仙可以继续做个千百年;但如果说当璃月的岩神,本仙实在是不合适。”留云摇了摇头,“魈上仙能想到本仙,本仙也是非常惊喜,但很抱歉,本仙不能接受这个提议。”

“那好吧,我们再去问问别人。”你遗憾地说道。

留云有话要对你说吗?
1.有要嘱咐的事情
2.看你就烦,拜拜了
ROLL : d2=d2(2)=2


“本仙相信魈仙人慧眼识珠,璃月的未来就交给你了。”留云依旧只是在对魈说话,“本仙还有别的事,不便久留,先告辞了。”

仙鹤扇着翅膀飞走了。你和魈打算?
1~3.明天继续,你得先回去接白术了
4.时间还够再拜访一位的!
ROLL : d4=d4(4)=4


好吧,骰娘说了,天色尚早,不许下班。 


你和魈的下一位拜访对象是?
1.理水 2.甘雨 3.若陀……也不是不行?
ROLL : d3=d3(1)=1


既然都来了奥藏山,那就顺道去一下隔壁琥牢山吧。

这还是灾后第一次与理水见面呢,查询理水对你的态度?(1.冷淡敌视~100.欢迎回来)
ROLL : d100=d100(15)=15


麻了,导游真是麻了,虽然知道璃月受了很多罪,但我瓦宝是无辜的啊

“魈,还有……瓦莱里安?”理水神色明显难看起来,“你怎么又来璃月了?”

“我是来——”

“罢了,让我来讲。”魈打断了你的话,大概是也知道理水的态度,让你解释也只会浪费口舌。魈简明扼要地说明了选岩神这一事,理水的态度是?

1.不行不行,当不来
2~4.让我考虑一番
5.我可以!
ROLL : d5=d5(5)=5


终于有个敢上的了 

“让我来做岩神……?”理水瞪大了眼睛,“你还问过谁了,他们都怎么说?”

“萍姥姥说要考虑考虑,留云拒绝了,暂时还没有问过别人。”

“这……对于璃月和诸位仙人而言,如果让我当这个岩神,至少要比天空岛指派一个陌生的魔神来强。”理水思索了一番,答应道,“如果你们找不到更好的人选,我愿意接受。”

“真的吗?太好了!”你立刻在手中变出了一个岩系神之眼,“那还请理水叠山真君先暂时用一段时间这个岩神之眼,适应一下对岩元素力的操控,日后若成为岩神,我再给你换成神之心。”

理水对你是?
1.我有问题要问
2.烦,不想和你说话
ROLL : d2=d2(2)=2


你们这一个个的!

“好吧。”理水接下了神之眼,就没有再对你说一个字。

告别了理水叠山真君之后,你和魈走下了山。山下就是那颗巨大的伏龙树,削月筑阳真君用尽仙力和生命幻化成的封印还在闪着金灿灿的光芒。

留云和理水对你态度冷淡,你对此?
1.算了,已经接受了
2.又难过起来了
ROLL : d2=d2(1)=1


经过了萍姥姥的开导和安慰,你的心态好一些了。仙人们的态度,也算是在你的意料之中,无所谓了。

既然都来了若陀的门口了,你们要进去看看吗?
1~3.要
4.若陀还是别打扰了吧
ROLL : d4=d4(4)=4


骰娘,你为何如此不待见若陀。


不要去打扰若陀是你1的想法还是魈2的?
ROLL : d2=d2(1)=1


哦,那么魈认为若陀的合适程度呢?
ROLL : d100=d100(48)=48


阿这,所以说,你觉得不应该打扰若陀,魈也不觉得若陀合适,所以你们只是瞻仰了片刻若陀和封印,就离开了。

查询你的靠近对于封印下若陀的影响?
ROLL : d100=d100(95)=95

正当你和魈转身要走,大地忽然传来了震动……魈立刻警戒地握住了和璞鸢,伏龙树颤动着,惊飞了一群鸟儿。

“瓦莱里安?”

大地深处传来一个声音,你辨认出那是若陀。

“若陀龙王?”你惊讶地问,“你醒了?”

“我……说来惭愧,你走之后,我又因磨损加重,失去理智,再度被封印了……”地下的那个声音答道,“我不知道自己又睡了多久,直到刚才——这股唤醒我的气息缓和了我的痛楚,也召回了不少记忆。我猜想,应是你来了……”

查询若陀出来的意愿?
ROLL : d100=d100(7)=7


这次若陀不想再出来了。 


“魈也在这里,我们可以……”

“不!”还没等你说完,若陀就坚决地打断了你,“不要打开封印了。再放我出来毫无意义,地面上已经没有我值得留恋的东西了,摩拉克斯也死了。我现在短暂的恢复了神识,只是因为你的靠近,但你终究是天空岛人,又能在此停留多久呢?我若是再度失控,只会给璃月带来灾难……这封印,是削月用命换来的,我不能——唉……”

若陀叹息了良久,然后又问道,“瓦莱里安,魈,我叫住你们只是想问问,璃月现在还好吗?”

魈的回答?
1.真实
2.善意的谎言
ROLL : d2=d2(1)=1


骰娘你就不能做个人吗?一次都不能吗?

“当初封印你的那一战对璃月是个重创,再加上天空岛冰柱的影响,璃月依旧没有恢复过来。”魈的语气也很沉重,“现在仍然有许多人类生活艰辛贫苦,瓦莱里安有办法暂时缓解了百姓们的饥饿,但长远的解决方案我们还是没有找到。人类七星的努力也只是杯水车薪,璃月……不知何日才能重新安定。”

听了这话,若陀沉默了许久,最后长叹一声。

“荒地生星,璨如烈阳……如今这烈阳也消逝了。摩拉克斯,如果你能看到……罢了,此后我也会永远沉睡于此,世上风雨,再与你我无关。”

大地重归了寂静。



蕙纕揽茝

若陀:“看啥看,天天盯着别人家的的龙看,自己没有啊!再看把你按进层岩巨渊再转两圈哈”

[彩蛋是出浴]

若陀:“看啥看,天天盯着别人家的的龙看,自己没有啊!再看把你按进层岩巨渊再转两圈哈”

[彩蛋是出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