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英剧

92559浏览    4943参与
山亭夜宴

Tom Hiddleston、Claire Danes主演的苹果台剧,开篇的服饰做得不错,居丧服上闪耀的是当时黑色礼服上比较常见的装饰物,煤玉。背景是1890年代,与《尼克病院》的年代相近,有比较触目的小剧场外科手术画面。
羊腿袖与颈后的蝴蝶结很好看,造型师给女主设计都是系在一侧。
女主到了乡下去找神秘之蛇后,服饰就随意了。
英剧的风格很“养”演员,没有被定型的年轻演员,容易被定型的中生代。镜头非常美,开篇时伦敦浓郁的深红与墨绿,到乡下的浓雾氤氲。

Tom Hiddleston、Claire Danes主演的苹果台剧,开篇的服饰做得不错,居丧服上闪耀的是当时黑色礼服上比较常见的装饰物,煤玉。背景是1890年代,与《尼克病院》的年代相近,有比较触目的小剧场外科手术画面。
羊腿袖与颈后的蝴蝶结很好看,造型师给女主设计都是系在一侧。
女主到了乡下去找神秘之蛇后,服饰就随意了。
英剧的风格很“养”演员,没有被定型的年轻演员,容易被定型的中生代。镜头非常美,开篇时伦敦浓郁的深红与墨绿,到乡下的浓雾氤氲。

Black sheep

“原则上我不跳舞,但很难对Alyssa说不”

“原则上我不跳舞,但很难对Alyssa说不”

阿星谈电影
女儿总感觉身体不对劲,用铅笔扎破手指才知母亲的狠毒,科幻英剧
女儿总感觉身体不对劲,用铅笔扎破手指才知母亲的狠毒,科幻英剧
吃不了辣

最好的520礼物🎁,莫过于心跳漏一拍续拍,期待下一季的故事。有些可爱的剧风,写实的小事情,人物的个性,英剧网飞真的yyds!我永远永远永远爱卷毛!and尼克的小金毛和雀斑总是让我想到丁老师(丁老师对不起!)每个人都有青春的烦恼,但是有烦恼的青春才叫青春啊。

最好的520礼物🎁,莫过于心跳漏一拍续拍,期待下一季的故事。有些可爱的剧风,写实的小事情,人物的个性,英剧网飞真的yyds!我永远永远永远爱卷毛!and尼克的小金毛和雀斑总是让我想到丁老师(丁老师对不起!)每个人都有青春的烦恼,但是有烦恼的青春才叫青春啊。

影探小陈
一部拳拳到肉的硬核黑帮英剧,到底有多爽
一部拳拳到肉的硬核黑帮英剧,到底有多爽
羽梦

德拉科 | I have to do this! I have to kill you... or he's gonna kill me!

德拉科 | I have to do this! I have to kill you... or he's gonna kill me!

凯凯侃大片
《黑镜-全网公敌》第三段,网络喷子带来的后果!
《黑镜-全网公敌》第三段,网络喷子带来的后果!
刺歌雀

And Then There Were None(2015) ​

And Then There Were None(2015) ​

维K电影
4:为摆脱嫌疑,皇后自证清白无惧痛苦,勇敢接受刑罚
4:为摆脱嫌疑,皇后自证清白无惧痛苦,勇敢接受刑罚
维K电影
3:丈夫用无知对皇后一番嘲笑,皇后决心要给好好“上一课”
3:丈夫用无知对皇后一番嘲笑,皇后决心要给好好“上一课”
维K电影
2:丈夫听信谗言意另立新后,皇后为保命不得不强忍恶心奉承他
2:丈夫听信谗言意另立新后,皇后为保命不得不强忍恶心奉承他
维K电影
1:这么漂亮的皇后,丈夫却不懂珍惜还欺负她,怪不得她想要崛起
1:这么漂亮的皇后,丈夫却不懂珍惜还欺负她,怪不得她想要崛起
花落不知雨凇

【84版HW】魔法之兔

  Summary:维金斯托福尔摩斯暂时看管一下小伙伴的兔子,谁知这只带有魔力的兔子给221B搅得不得安生。


(是作为给亲友@宸笙溦熹 为我写的美丽又温柔的文章(点我进入) 的回礼~文章真的真的超级美,我似乎也感受到海风的吹拂!感谢小姐妹的文章,祝你学业顺利,事事如意💗)


  天气阴沉,雨丝不爽利地落下,是一个如伦敦的普通的阴雨天。华生出诊,近日没有案件,福尔摩斯起得较晚。他穿着自己鼠灰色的睡袍,领口随意地敞开,头发因未抹发油而显得松散自然,乖顺地耷拉在额前。


  哈德森太太又把鸡蛋煮老了。福尔摩斯无奈地撇撇嘴,将这一只老的蛋放回盛蛋器,转身回到自己...

  Summary:维金斯托福尔摩斯暂时看管一下小伙伴的兔子,谁知这只带有魔力的兔子给221B搅得不得安生。


(是作为给亲友@宸笙溦熹 为我写的美丽又温柔的文章(点我进入) 的回礼~文章真的真的超级美,我似乎也感受到海风的吹拂!感谢小姐妹的文章,祝你学业顺利,事事如意💗)



  天气阴沉,雨丝不爽利地落下,是一个如伦敦的普通的阴雨天。华生出诊,近日没有案件,福尔摩斯起得较晚。他穿着自己鼠灰色的睡袍,领口随意地敞开,头发因未抹发油而显得松散自然,乖顺地耷拉在额前。


  哈德森太太又把鸡蛋煮老了。福尔摩斯无奈地撇撇嘴,将这一只老的蛋放回盛蛋器,转身回到自己常坐的单人藤椅,将腰背陷入软垫之中。有人敲门,福尔摩斯中气十足地说了一声“请进”,哈德森太太探进半个身子,说是维金斯来访。


  不等福尔摩斯出声,维金斯就从门外窜了进来。他歪斜地戴着自己破旧的小帽,脸上有几道灰尘痕迹,袖口也破了几个小洞,脸上带着懵懂希冀的眼神。他的胸前抱着一只大白兔子。


  兔子身长约等于成年男子双手长度,体型肥硕,维金斯抱着尤为吃力。他弯着腰抱着兔子进了门,兔子的重量给人一种它随时要坠落地板的感觉。


  “福尔摩斯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维金斯一边瞄着福尔摩斯的神色,一边轻轻地将兔子放置到起居室的地上。


  “哼!”福尔摩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尖利的哼声,抿了抿烟斗的嘴,“你说。”


  “贝克街小分队里有个同伴有事要去约克郡几天,她的兔子没人照应,就托付给我了,但我也居无定所,白天要到处找活计,没法照看这只兔子,所以就想请问福尔摩斯先生,能不能照看它一会儿?”维金斯试探性地轻言细语地询问,表情充满希冀。仿佛是怕福尔摩斯开口拒绝,他又连忙说道:“她给了我一个大笼子,可以把兔子关进去,不放它出来。笼子底部也铺了纸板,先生您只需要给兔子吃一点菜叶、喝一点清水就行。”


  “你去找哈德森太太,跟她说养在地下室或者杂物间。”福尔摩斯兴致缺缺,吞云吐雾间挥了挥手打发了维金斯。


  片刻后维金斯又抱着肥兔子回来了:“哈德森太太说这是我托付给您的差事,理应在您付了房租的地方执行,比如这间起居室,或者……您的卧室。”最后几个字说得尤为艰难,维金斯生怕福尔摩斯会不高兴。


  福尔摩斯只是把烟斗从嘴里拿出来,理了理鼠灰色睡袍:“那就装进笼子,放在那边吧。”


  “哪边?”得了首肯的维金斯尤为愉悦,雀跃地问道。


  “放在正对起居室大门的那张圆桌旁。我常在那边和华生用餐。”福尔摩斯用烟斗朝着那张圆桌比划了几下。


  “是。多谢先生,我晚点来拿回它。”维金斯将兔子锁进笼子后,欠身离开了。


  兔子刚到的时候非常安静。如果思考有声音,那么起居室内只有福尔摩斯抽烟、兔子啃青菜以及专属于思考的沙沙声。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该整理的办案思路和该调取的破案思维已经基本归档完毕,福尔摩斯的思绪从大脑中的阁楼中退出,踩着摇晃的楼梯,回到现实世界。


  眼前的兔子瞪着像红宝石一样、闪着菱形光泽的大眼睛与他对视,倒让他吓了一跳,他用冷峻又尖利的声音喊了一句:“华生!这东西怎么在这?”


  猛然意识到医生在诊所里。福尔摩斯的左手摸上了便条,右手拿起了笔,准备像上次一样写一张“方便请来不方便亦来”的便条,但又怕惹起华生怒气,难以平息下去,只得作罢。他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与这只兔子对视。


  对视第一分钟的时候,福尔摩斯从自己的单人藤椅上站了起来;对视第二分钟的时候,他双手抱头,抓着自己蓬松的发丝,冲着兔子走了过去,衣角擦过放置着化学器皿的桌子;对视第三分钟的时候,兔子的眼睛在细微的转动中与空气发生共振,竟然发出一种蛊惑人心的声音:“打开笼子”。


  如果极致的理智可以控制一切操控人身体和心灵的力量,那么无论是麻醉剂还是氯仿,无论是艺术还是音乐,都不会让人毫无意识地昏睡或者毫无感知地流泪。而这个虚无缥缈却又充满强制的声音,威力不会低于一百匹马的力量,它引诱着福尔摩斯的手触上了笼子的开关。


  “吧嗒”一声,锁扣打开。兔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开笼子大门,跃上福华二人常常用餐的小圆桌。福尔摩斯似乎大梦初醒,心里惊叫一声不好,急忙去拽兔子的尾巴。


  那兔头划出一个漂亮的弧,身体反从福尔摩斯伸出的手臂下方溜走了。兔子跳到地上,健硕的后腿向着地面发力,一个大跳就从地面窜上了摆置研究仪器的桌子之上。福尔摩斯拉起自己的手杖,逮住机会就像兔子的脑袋上敲去。而这兔子也狡猾得很,它在桌子上的运动轨迹并非直线,而是时而曲线时而圆形,致力于用不同的部位将那些玻璃器皿撞开,听着它们乒铃乓啷摔碎在地上的声音。


  玻璃碎裂的声音此起彼伏,那兔子似乎更为兴奋。福尔摩斯看着兔子把自己的研究仪器搞得一团乱麻,心中窝火,扔掉本打算击晕兔子的手杖,摆出施展巴顿术前的预备姿势,朝着兔子冲去。


  兔子见福尔摩斯一幅杀红眼的架势冲自己而来,加之听着玻璃碎裂之声的兴奋之情,在原地打了个转,再次让自己粗壮的后腿蓄力,一跃而起,跳到华生写作时常坐的椅子背上。它在椅背上转着尾巴,观察着福尔摩斯的动作,随时准备好出招。


  福尔摩斯扑了个空,直起身来,绕过玻璃碎渣,逼近兔子。兔子感到危险,轻轻一蹦,落到了华生写作的书桌上。书桌两旁码放着很多把案件分门别类整理好的笔记本,书桌正中央摊开着一本上一个案子还未写完的记录。墨水瓶未盖牢,瓶盖倾斜,仿佛在邀请着谁赶紧将其打翻。书桌上方是两间书柜,左边书柜的门已妥帖地锁好,右边书柜却未关紧柜门。


  当兔子的脚触碰到华生书稿的时候,福尔摩斯再不敢乱动。他定格住自己的动作,攥起拳头,伸出食指对着兔子,机敏的神色也变得紧张,嘴唇绷成一条直线,唇角快速地颤抖。


  “好,待在那里,别动,跳到地上,跳到地上,我给你吃胡萝卜。哦真是最讨厌胡萝卜了,哼。”


  没想到堂堂大侦探福尔摩斯先生,不仅要安抚委托人激动的情绪,要平息室友的怒火,现在还要去哄一只肥胖的大兔子。


  兔子似乎是专心要与其作对,故意在原地打了几个转,然后用前爪挠华生铺开在桌子上的文稿,用后腿将厚厚的笔记本分两三次全都踢到了地上。


  不仅如此,兔子还好奇地在书桌上东闻一闻西闻一闻,一不小心,墨水就洒了一桌。


  顷刻间,兔子白色的脑袋染上了墨黑一片,华生写着密密麻麻文字的稿件也全部都归于一片漆黑。


  福尔摩斯用手捂了一下脑袋,转身去拿放在单人藤椅旁的烟斗,用看穷凶极恶犯人的目光瞪着兔子。兔子却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用长长的门牙磨着华生的书桌表面。


  那光滑的书桌表面便出现了很多意义不明的划痕,或长或短,或深或浅,被蹂躏得不成样子


  这时,钟摆敲击出了声音,福尔摩斯才注意到临近华生下班的时间了。可恶的兔子将好好的一个家闹得凌乱不堪,华生回家后定要生气得比以往更加用力地关门,还可能用藏着杀意的眼神注视着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甩了甩脑袋,看着兔子终于安静会儿,自得其乐地啃着华生的书桌,心生一个缓兵之计。


  幸好身着睡衣而非名贵得体的黑色西服,福尔摩斯也不顾姿态的优雅与体面,像与最凶恶的嫌犯纠缠一般,百分之百地施展自己的巴顿术。最终经历绕着餐桌三圈、爬上竹藤长沙发三次、钻圆桌下方四次,终于用右手牢牢地攥住这只肥胖兔子的双耳,将其关进笼子,再加了好几道大锁。


  他不再与兔子对视,担心又受其蛊惑。福尔摩斯回到自己的卧室,用脸盆接了一点水,将身上的汗液与尘土擦拭干净后,用梳子蘸着头油将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再换上剪裁合身的燕尾服,便出了221B的大门。


  根据他的推理,如今华生应当距离221B只剩两条街道。福尔摩斯一手扶着自己的黑色高礼帽,一手将手杖与地面隔离开来,在街上奔跑起来,手杖随着跑动的动作前后晃动着。


  远远看见华生的身影,他正等着一辆四驱马车离开后通过马路。于是福尔摩斯站在街对面等着华生。


  “福尔摩斯?”华生有点讶异,“你在此处做什么?”


  “唔……我亲爱的华生,我认为今天需要你的陪伴。”福尔摩斯轻轻撅起嘴,将戴着黑色皮手套的食指置于唇上,挑起一根眉毛。


  “怎么了?”华生疑惑地问道。


  “哈德森太太又将鸡蛋煮老了。所以我想和你一起去曾经常光顾的餐馆用下午茶,再去土耳其浴室洗一个畅快的澡,很久都没人帮我敲一敲背了;最后我们再去歌剧院听那位最近声名鹊起的女歌唱家唱《莎乐美》。怎么样,我的男孩,你是否满意我的安排?”


  今天并非节日,也非休息日,福尔摩斯突然在华生下班后安排如此多的活动,华生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并未多想什么。他一直都知道这位朋友有一颗非凡的头脑,无与伦比的智慧有时也会产生一些突发奇想。


  他们手臂挽着手臂走在街上,两人的手杖随着两人的步伐同步摆动着。福尔摩斯甚至殷勤地为华生点上一根烟,华生惬意地吐了一个烟圈,甚是受用。


  约会的项目一项一项地进行。无论是用餐还是洗土耳其浴,在华生起身去结账的时候,都会被福尔摩斯一把拦下,然后吩咐服务员用自己的钱。


  华生并未于心不安,他俩的钱财在很早以前就已共用,福尔摩斯花他的钱,其实也是花华生自己的钱。


  但今天福尔摩斯殷勤过度的行为还是引起了华生的怀疑。他皱起眉头,食指剐蹭着下巴,眯着眼睛盯着迈着碎步跑去结账的福尔摩斯的背影。


  刻意换上最贵重的黑色西服,拿出久未露面的黑色高礼帽,出门前至少认认真真将头发梳了三次,眼神与我对视时总是不自然地避开,面部微表情透露出心虚的感觉,华生慢慢地推理着。等福尔摩斯结了土耳其浴的账回来,华生拉住他裹着身体的白色毛巾:


  “福尔摩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福尔摩斯眼神飘忽着,不敢与华生的目光长久对视。他“哈”了一声,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准备绕过华生去更衣室内换上自己的衣服。而华生则拽着他裹体的毛巾不松手,一拉一扯之间,福尔摩斯白皙结实的肩膀暴露在视线之下。


  “抱歉。”华生尴尬地松了手,福尔摩斯则随意地将毛巾拉好,耸耸肩,道:“我不介意,亲爱的朋友。”说完便走向更衣室。


  走向剧院的路上和观看戏剧的过程中,二人都默契地未再提此事。


  酒足饭饱,又接受了音乐的熏陶后,福华二人仍然手臂挽着手臂,颇有绅士风度地回到了家。


  福尔摩斯借口街角那边似乎有嫌疑人的踪迹,让华生自己先回家。华生觉得更为疑惑,不许他自己犯险,牢牢地攥着福尔摩斯的手腕,目光锁定他的脸,致使他只好作罢。


  福尔摩斯硬着头皮,手心出汗,战战兢兢地却还要强装镇定。华生奇怪地看着他的反应,极其自然地伸出手触摸老朋友的额头:“福尔摩斯,你好像抖得很厉害,是不是病了?”


  “没,没有。”福尔摩斯强颜欢笑了一下,“华生,开门吧。”


  “还是说,你在害怕什么?”这个推论已经在胸中成熟,华生一口气说了出来。


  福尔摩斯在心底暗暗赞叹华生的智慧,面上却仍然维持着笑容,说道:“我根本没害怕什么。”


  而他其实已经做好了华生面对这一场世界灾难时要发出的那种震耳欲聋的责怪声。


  可奇怪的是,打开门后,起居室一片正常——化学仪器没有破碎,华生的文稿没有被污染,案件记录本没有散落一地,那只可恶的兔子也不翼而飞了。


  他们的221B仍然是一直以来的模样,好像是孤独心灵的归属地。


  “哦维金斯把兔子拎走了。”哈德森太太从厨房探头道,“他说为兔子犯下的错误道歉。我问他什么错,他也没说,飞毛腿一般地就跑走了。我再进起居室看,明明整齐干净,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啊。”


  福尔摩斯也觉得这件事奇怪得紧,他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惊讶得张开了嘴。华生注意到打开门后福尔摩斯再也没有战栗,稍微放下了心,但还是坚持要用自己的医疗箱来检查一下福尔摩斯的身体状况。


  福尔摩斯换上睡衣,安静地侧卧在藤制长沙发上,感受到医生听诊器摩挲着进入衣服里层,感受着自己的心跳。


  “所以瞒了我什么?”华生仍然不放心地问道。


  “一个超过我认知的事情。”检查完毕后,福尔摩斯坐直了身体,“一个你也绝对想不通的事。”


  这是愉快的一天,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至于维金斯,他感到自己闯了大祸后,急忙提起装着兔子的笼子撒腿就跑。当他将兔子还给兔子的主人、自己的同伴后,嗔怪地说起兔子闯下的祸,还说自己再也不敢去找福尔摩斯先生了。兔子的主人身上所穿的吉普赛服饰的亮片颤了颤,她用虎牙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高深莫测地一笑:“没关系,当兔子离开那间屋子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复原。”


  她的眼睛在维金斯未留意的时候散发出一丝妖冶的红色。


——END——


墨上绯画

《故园风雨后》查尔斯&塞巴斯蒂安

这一版选角太合适了

无疑最让人心疼的角色是

塞巴斯蒂安


《故园风雨后》查尔斯&塞巴斯蒂安

这一版选角太合适了

无疑最让人心疼的角色是

塞巴斯蒂安



Secavoy
来放个链接,仿08版夏天对剧版...

来放个链接,仿08版夏天对剧版的剪辑

欢迎来看呀!

后面品酒的部分不是完整的,如果有想看完整的可以评论里留言♥️

BV1Et4y1x7WE

来放个链接,仿08版夏天对剧版的剪辑

欢迎来看呀!

后面品酒的部分不是完整的,如果有想看完整的可以评论里留言♥️

BV1Et4y1x7WE

山亭夜宴
《剖析丑闻》官译版不太行,错漏...

《剖析丑闻》官译版不太行,错漏太多,英国人措辞交锋明明又刻薄又损,这是机翻的么?
剧情和演员都不错,我一直觉得Michelle Dockery是个很能驾驭双重感的女演员,不用特别期待,但她不会让人失望。Sienna Miller这几年出演的角色总是大男主影片的妻子角色,或许时尚资源和外表太合适完美人妻一角了?演技就行吧,英国演员不至于太掉队。
Rupert Friend不是homeland里的奎恩里了,这几年他演技磨炼得不错,从模特转型成功的演员。他对被指控的罪行毫无悔过之心,躲在冠冕堂皇之辞下,sexual assault只是一个“需要话术阐述”的转折过度,精英教育人士的文字把戏。结局过于“美好...

《剖析丑闻》官译版不太行,错漏太多,英国人措辞交锋明明又刻薄又损,这是机翻的么?
剧情和演员都不错,我一直觉得Michelle Dockery是个很能驾驭双重感的女演员,不用特别期待,但她不会让人失望。Sienna Miller这几年出演的角色总是大男主影片的妻子角色,或许时尚资源和外表太合适完美人妻一角了?演技就行吧,英国演员不至于太掉队。
Rupert Friend不是homeland里的奎恩里了,这几年他演技磨炼得不错,从模特转型成功的演员。他对被指控的罪行毫无悔过之心,躲在冠冕堂皇之辞下,sexual assault只是一个“需要话术阐述”的转折过度,精英教育人士的文字把戏。结局过于“美好”,当他被陪审团宣判无罪后升官,妻子Sophie表情中的释然甚至带着复杂的惊喜,以为会有意想不到的剧情发展。政客夫妇就是一场权衡利弊的交易,在职期间不管怎么各玩各的也不会离婚,一旦竞选失败,只要爆出过出轨新闻的几乎都分道扬镳了。
《难以置信》强这部太多了,两者不可相提并论,但这剧足够有意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