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英法

14万浏览    2177参与
堆糖骨头

大英的养老生活【?】

多学习学习大英的乐观精神啊

有ooc也有bug,阴影瞎画的(•́ω•̀ ٥)

顺便悄咪咪@楠椿一梦 @在 下 次 元 你俩要的点图

我好像是糖系选手里面的泥石流【挠头】

还有一个小小小小小部分单独被我截出来了,留着以后混更

这个就提前当做400粉的贺图了啊

剩下的点图会慢慢画完的【哭】

肝废了真的废了xp

大英的养老生活【?】

多学习学习大英的乐观精神啊

有ooc也有bug,阴影瞎画的(•́ω•̀ ٥)

顺便悄咪咪@楠椿一梦 @在 下 次 元 你俩要的点图

我好像是糖系选手里面的泥石流【挠头】

还有一个小小小小小部分单独被我截出来了,留着以后混更

这个就提前当做400粉的贺图了啊

剩下的点图会慢慢画完的【哭】

肝废了真的废了xp

TT

《如何教导一个魔女正确使用魔法④》

承受不住uk的压迫,gm只把fr的基本信息战战兢兢的吐露出来。像什么fr长什么样子、喜欢吃什么、现在去干嘛什么的,都是些完全没有用处的东西。uk沉默了一下,看来只能自己出手了,在这个魅魔这里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话了。

gm只觉得眼前一闪白光,uk就消失了。

“啊…啊?就这么走了吗……?”不行,如果fr去了公司会被逮个正着的!!!


糟糟糟糟不是吧,认真的吗,自己有那么红吗,不可能吧。fr对自己的认知只在“不出名”和“有名气”两个之间徘徊,但是粉丝围堵保姆车这种事他还真没想到,还是在去往公司的半路,究竟是哪个家伙把自己行程暴露出去了啊!

“赶紧把窗户关上!别让她们扑上来!”

“噢噢噢噢...

承受不住uk的压迫,gm只把fr的基本信息战战兢兢的吐露出来。像什么fr长什么样子、喜欢吃什么、现在去干嘛什么的,都是些完全没有用处的东西。uk沉默了一下,看来只能自己出手了,在这个魅魔这里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话了。

gm只觉得眼前一闪白光,uk就消失了。

“啊…啊?就这么走了吗……?”不行,如果fr去了公司会被逮个正着的!!!


糟糟糟糟不是吧,认真的吗,自己有那么红吗,不可能吧。fr对自己的认知只在“不出名”和“有名气”两个之间徘徊,但是粉丝围堵保姆车这种事他还真没想到,还是在去往公司的半路,究竟是哪个家伙把自己行程暴露出去了啊!

“赶紧把窗户关上!别让她们扑上来!”

“噢噢噢噢噢好。”

看着那些有如饿虎扑食的鸡叫粉丝,fr无端有种丧尸围城的既视感。坐在车里搓了搓手,这种情况明显出乎两人意料。助理即使有心理准备也没有准备到这种地步,更别说完全没有想到这层的fr了。

“姐,现在该怎么办。车都下不了。”

“……我给公司打电话,说今天单曲可能录不了了。被粉丝堵在半路真是要命。”

看来助理也不好当啊。堵在车上也不知道做什么,fr划开手机锁屏翻了翻微薄把同圈里的八卦当瓜吃。

别看fr在屏幕里一副“都是好朋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的人设,私下里经常拿这些瓜跟其他艺人开玩笑,加上fr情商爆表长得也不错,也没有艺人觉得fr很讨厌。

要是这时候有零食就更好了,瓜配零食举世无双啊!

fr正乐着呢,突然身旁出现了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

“有这么好看吗?”

“那当然好看……嗯?”

噔 噔 咚 。

这不是那个谁吗!!!?趁着gm不注意溜出来了?!!!

助理也被吓了一跳,车里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什么的根本就不符合常理,要是fr出了什么事她可是要负全部责任的!!!

可惜我们的uk根本没有这种自觉,甚至还给自己找了个在fr旁边座位在车外粉丝和车内两人众目睽睽之下,安安稳稳坐了下去。

“怎么了吗,不继续走了?”

大哥,你脑子没问题吧。fr如是想到。但是看他这么理所当然的样子,fr明白了什么。

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现代的基本常识,是个完完全全的现代白痴啊!

突然就能理解他了,毕竟自己当初也是被现代科技吓了好几跳呢————个屁嘞!!!!!你现在没有饭碗我可是有的啊,丢了饭碗家里两张嘴还要吃饭呢你拿什么赔我啊神经病!出来混这么久0绯闻记录就要被你这种傻子打破了啊混蛋!你让那些小姐姐小妹妹我的衣食父母怎么看我啊!!!!

fr在心里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骂了个透彻,但是为了车外粉丝还是忍住了骂出声的冲动。uk看了看身旁拳头攥得死紧死紧的人笑了一下。

“你好,我是一名天使,来实现你的愿望的。”

“是吗。那请你现在马上消失在我眼前,谢谢。”

楠椿一梦

愚人节快乐!

很草。

其实很想给最后一张图加一句话:男朋友也好女朋友也好,TA都可能会离开你,但是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愚人节快乐!

很草。

其实很想给最后一张图加一句话:男朋友也好女朋友也好,TA都可能会离开你,但是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TT

《如何教导一个魔女正确使用魔法③》

fr是被窗外鸟鸣吵醒的,没有拉紧的窗帘悄悄放进来了点点阳光撒在被子上。当fr迷迷糊糊蹭了蹭身边人的袖子时猛然发觉有什么不对。

嗯,嗯——?为什么自己旁边会有个人啊!被狗仔抓拍到了岂不是饭碗都除脱,最后只能流落街头乞讨要饭吗!虽然自己死不了……但是清白没了还不如死了好啊!有这种黑历史还怎么和小姐姐小妹妹好好相处,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了吧!!

fr,停止了思考。掀开被子看看,噢,裤子没脱,那没事了那没事了。

正当fr在建立心理自我安慰的时候,gm敲了敲门:

“fr…你助理叫你来了……”

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这个时候来也算是助理的一大厉害之处了吧。fr看了看还在睡的家伙一边应了gm一声一边...

fr是被窗外鸟鸣吵醒的,没有拉紧的窗帘悄悄放进来了点点阳光撒在被子上。当fr迷迷糊糊蹭了蹭身边人的袖子时猛然发觉有什么不对。

嗯,嗯——?为什么自己旁边会有个人啊!被狗仔抓拍到了岂不是饭碗都除脱,最后只能流落街头乞讨要饭吗!虽然自己死不了……但是清白没了还不如死了好啊!有这种黑历史还怎么和小姐姐小妹妹好好相处,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了吧!!

fr,停止了思考。掀开被子看看,噢,裤子没脱,那没事了那没事了。

正当fr在建立心理自我安慰的时候,gm敲了敲门:

“fr…你助理叫你来了……”

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这个时候来也算是助理的一大厉害之处了吧。fr看了看还在睡的家伙一边应了gm一声一边把人扛起来往床上一扔,从窗帘那左右确认没有狗仔偷拍反手把窗帘拉得紧紧的回身抱臂看着床上的人皱了皱眉。

现在应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呢,要是从房间里带出去肯定跳进河里都洗不清。要是出去了的话,他绝对不可以踏出这个房间半步,绝对不可以,对,首先先把他绑在床上!

“……麻烦了,透明胶什么的都放在客厅电视柜那里。”

方案一只能先放在一边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那边还有工作,饭碗肯定不能丢,快动脑筋啊fr,你可以的你可以想出来——。

fr正头疼呢,不料gm一下进来,手里还端着昨晚没吃完的麻辣烫。

“你在干什么,助理看起来好像很不耐烦……?”

“啊不是你看到的这样,gm你先过来我给你说……”

好容易给gm解释清楚了,在得到gm保证不会让这家伙出门会好好监督的承诺后fr才松了口气。

当然少不了被助理一阵唠叨,在保姆车里全部应付过去的fr看着窗外飞快往后移动的景色,突然感觉到一阵疲惫。

“怎么了,等会还要去录单曲呢,快点调整过来好吧。不知道人家等多久了,下次有点时间观念不要让我在这么操心了好不好。”

“是是是、知道啦,别念了别念了跟个唐僧一样。你对我最好了不生气了啊不生气了,美女生气长皱纹的。”

“不要把你对付女粉丝的话来对付我啊,我可是把你看得透透的了。”

搞什么,还不是很有效嘛。fr看着助理脸色显而易见的由阴转晴失笑一下。


“魅魔?为什么这里会出现魅魔。”

uk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吓愣的魅魔思索了一下。自己这次摇的单子好像也不是个人,是个魔女来着。现在的魔女都喜欢养这些东西了吗,明明几十年前都是养猫猫狗狗来着。

总之先尽量做出一副和善的样子。毕竟要让对方幸福最好的方法就是从对方身边的人下手,360°无死角全方位了解对方,才方便自己实现对方的愿望。

顺便冲一冲自己的业绩,这样一想自己真是个合格的好天使。

gm完全傻了,他是真的没想到fr让自己监督的家伙竟然是个天使。现在gm简直就是个无情的发抖机器。

开玩笑,眼前这个天使随便挥一挥光环自己小命就要没了好不好!就算自己是魅魔,可是一个根本就不好看的魅魔怎么可能能算得上真正的魅魔。前几年也是,因为自己长得不好看所以才能逃过一命。现在自己要死了吗,不要啊,明明还没有和fr打好关系,明明自己也想做一个合格的魅魔啊。

好冷,好可怕。

“那个,请问——”

“Σ啊,啊什么,不要过来、!”

怎么搞的,难道自己很吓人吗。uk的自信遭到了打击,刚抬起的手在空中滞留了一阵子才反应过来自己光环没有收起来。

啊,那就难怪对方会这么怕自己了。

“失礼了,我对你没有敌意。我只是想问一下这里是不是住着一个魔女?”

看到对方把光环收起来gm缓缓松了口气,听见魔女二字gm浑身一抖抬头警惕的看着那个皮笑肉不笑的天使。

fr明明隐藏得这么好,为什么他会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莫非fr暴露了!?


(不仅暴露了而且暴露得彻彻底底)

CLY。

@卡佩 的英法点图(说好的手绘呢)

原谅我没纸没笔只能指绘了(被打)


@卡佩 的英法点图(说好的手绘呢)

原谅我没纸没笔只能指绘了(被打)


心静自然凉(我凉了)

是点图

最后的澳。门

可以来我的画世界康(画世界啥都不屏真好)

名字是:木一了石每

打这些tag应该是对的(挠头)

是点图

最后的澳。门

可以来我的画世界康(画世界啥都不屏真好)

名字是:木一了石每

打这些tag应该是对的(挠头)

Losty
是列表点的五常合影 当饿到一定...

是列表点的五常合影

当饿到一定程度时点图就会开始夹带私心😭

新笔刷时而好用时而不好用,草,草生遍地


是列表点的五常合影

当饿到一定程度时点图就会开始夹带私心😭

新笔刷时而好用时而不好用,草,草生遍地


_低雪糖鸭_

重拾旧业(?

上一秒发下一秒屏

p1 霓虹

p2 瓷爹

重拾旧业(?

上一秒发下一秒屏

p1 霓虹

p2 瓷爹

无人区(糖兔)
bcy 管滴过严,来老福特这发...

bcy 管滴过严,来老福特这发(微带cp 注意避雷)c 位是瓷和湾湾

bcy 管滴过严,来老福特这发(微带cp 注意避雷)c 位是瓷和湾湾

TT

《如何教导一个魔女正确使用魔法②》

fr做了个梦,做了个近百年前在图书馆里看书的梦。fr看见了坐在书架边的自己,那时候的fr没有经历过什么人间的磨炼,单纯得像一张白纸。

书上关于天使的描述是多么令人向往。给世间带来上帝的赞歌,净化世间的污秽之物,给世界带来和平与美丽。

『如果能和天使缔结契约什么的也太酷了吧!』

那时候的fr这样想着。

自己那时候真有这么天真吗…有点无语。fr不禁汗颜哑笑,就算在世界上存在和自己一样的非人类生命体,但是天使什么的……应该是不存在的吧。

毕竟有哪种生物会长的这么反人类还说依靠合理不合理来判断事情正确性啊,怎么想都是不对劲的东西吧。那种画面怎么搞都会惹得人一身鸡皮疙瘩吧!!!


此时一位...

fr做了个梦,做了个近百年前在图书馆里看书的梦。fr看见了坐在书架边的自己,那时候的fr没有经历过什么人间的磨炼,单纯得像一张白纸。

书上关于天使的描述是多么令人向往。给世间带来上帝的赞歌,净化世间的污秽之物,给世界带来和平与美丽。

『如果能和天使缔结契约什么的也太酷了吧!』

那时候的fr这样想着。

自己那时候真有这么天真吗…有点无语。fr不禁汗颜哑笑,就算在世界上存在和自己一样的非人类生命体,但是天使什么的……应该是不存在的吧。

毕竟有哪种生物会长的这么反人类还说依靠合理不合理来判断事情正确性啊,怎么想都是不对劲的东西吧。那种画面怎么搞都会惹得人一身鸡皮疙瘩吧!!!


此时一位天使收好了背后的翅膀拉了拉领结,接着fr房间里的镜子整理好自己的容貌端坐在fr床边。

……不行,这家伙的睡相,太难看了。

盯着看了一会后,天使终于忍不住手去摆正床上四仰八叉的人。

可fr正好是一有大动静就会醒的人。

……??????????小问号你是否没有朋友。

“那什么,你、我、谁、不是、你——”

fr直接恍惚,自己好端端在家睡个觉怎么还来个大老爷们拽着自己的手脚摆来摆去。天使却无视了对方的疑惑继续动手。等fr恍过神来自己依旧和刚上床盖着被子的样子一模一样了。

“好了,你睡吧。”

?,?????

不是,大哥,你谁啊,你是怎么进来的,gm没有发现你吗,gm的监控失灵了吗,你这么盯着我我怎么睡啊,到底怎么回事啊—等等,莫非是私生饭,难道是我太帅了把他迷的神魂颠倒,穿西装肯定不会是狗仔,抢劫?现在报警来得及吗,他应该不是抢劫那种人吧,大哥你不要盯着我看啊你到底搞什么飞机啊!

fr僵硬偏过头看着那位谜一样的来客,扯出一个尬笑。

“不知道您大名是—?”

“嗯?”

意识到是在问自己,天使不慌不忙的抬了抬单边眼镜面不改色淡定出声,

“你可以称呼我uk。”


真就把名字这么告诉我了啊????

这家伙,到底在整什么东西!!!?

现在报警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啊,难道我这么年轻(其实也没有)就要英年早逝了吗。

妈妈,我想你了,救救孩子吧。

楠椿一梦

码个脑洞

每次搞英法时,我都告诉我自己,美国戴墨镜是为了讽刺其霸主地位,不是因为父母太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每次搞英法时,我都告诉我自己,美国戴墨镜是为了讽刺其霸主地位,不是因为父母太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T

《如何教导一个魔女正确使用魔法①》

“很不错,fr先生,保持这种感觉!!”

相机连拍的咔嚓声接连不断,闪光灯打在fr身上把衣服上的亮片照得晶亮。连续换了好几个动作后终于到了休息时间,fr接过助理递来的新巴克咖啡抿了一阵子长舒一口气。

麻了,现代人类找个活路真不容易,哪像以前还可以在教廷里混吃混喝或者使个小术骗一骗那些傻子。都活得越来越精了,真不容易。

“fr,下午还有一个见面会和采访。”

“——好,知道了。我去上个厕所,等会再说。”

用自来水洗了一把脸,fr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活了这么几百年,这几年算是最累的。

虽然说摆几个姿势照几张相唱几句歌跳一下舞就可以得到饭碗……不过这样昼夜颠倒的活计是 真 ...

“很不错,fr先生,保持这种感觉!!”

相机连拍的咔嚓声接连不断,闪光灯打在fr身上把衣服上的亮片照得晶亮。连续换了好几个动作后终于到了休息时间,fr接过助理递来的新巴克咖啡抿了一阵子长舒一口气。

麻了,现代人类找个活路真不容易,哪像以前还可以在教廷里混吃混喝或者使个小术骗一骗那些傻子。都活得越来越精了,真不容易。

“fr,下午还有一个见面会和采访。”

“——好,知道了。我去上个厕所,等会再说。”

用自来水洗了一把脸,fr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活了这么几百年,这几年算是最累的。

虽然说摆几个姿势照几张相唱几句歌跳一下舞就可以得到饭碗……不过这样昼夜颠倒的活计是 真 的 累 人 ,现在fr最大的愿望就是倒在床上好好睡个三天三夜。

而且必须安静,不要有那些所谓的私生饭和狗仔,每天在家里过得跟观赏动物一样,好痛苦。

自己当初为什么给自己找这个的工作,要死了啊!!!!!!


以至于整个下午fr都是靠着标准职业假笑糊弄过去。不过除了真正了解fr的人,都是看不出来的。


“我回来了……”

gm从沙发上探出脑袋推了推眼镜,看了看几乎是飘进来的fr耸耸肩编好了最后一个代码。

“喂,好歹室友一场,你还指望我给你带外卖呢好不好,就这么无视我吗。”

听见塑料袋落桌的声音后gm总算有了点反应,磨蹭着从沙发上下来拖着完全不适合的宽松卫衣坐到了餐桌旁缓缓出声:

“……欢迎回来。”

fr拉开冰箱沉默了一下,回头满脸黑线看着刚打开“cn特供麻辣烫”盖子的gm。

“为什么这里面全是啤酒。”

gm手一顿,眼神游离不定不去回答fr的问题。fr取出两罐无可奈何。

“我又不可能把你放外面去祸害人家普通人类,是吧,魅魔先生。”

白净手指一拉拉环冒出丝丝啤酒泡,倒进杯子里积起汩汩白色泡花。fr轻轻敲打着桌面看着沉默不语埋头吃菜的gm无言。

说起来,魅魔的寿命比普通人类长的多,不过自己得帮忙给他找对象——反正不能是普通人类,而且……

fr盯着gm看了好一会,把啤酒一口一口抿完嘱咐几句拿着外套进房间倒在床上。

那个对象还必须是男性,就妈妈的邪门。


算了算了,先睡一觉再说吧,好累Zzzzzz

在fr进入梦乡时,窗户外飘过来一根纯白的羽毛,轻轻的落在了fr脸颊旁边。


“……就是这里么。这谁,睡相好差。”

冥幻如影

【英仏】吸血鬼英×仏

是50fo点梗的车车

@今天一败涂地 (应该没错吧)点的吸血鬼英×人类仏

年龄差17×19有

ooc有,小推车有,有暗线剧情(?)

可以的话还是

看顶置,走wb


如果有红心蓝手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哒w

是50fo点梗的车车

@今天一败涂地 (应该没错吧)点的吸血鬼英×人类仏

年龄差17×19有

ooc有,小推车有,有暗线剧情(?)

可以的话还是

看顶置,走wb



如果有红心蓝手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哒w

炖火锅里的小胶兽·卡茨C

咹,我来丢人了

是MC版的大嘤和法。

大嘤我对不起你啊!在一个只有8x的像素点上还原米字旗太难了!

最近翻到一些太太们做这个,所以我....赶工一下午做完了qwq。

后面两p是大嘤和法的单图。

(哎,不会画画写文只能玩一玩周边的东西了qwq)

发布的话...估计可能性很小了,毕竟嘛...很难审过qwq

咹,我来丢人了

是MC版的大嘤和法。

大嘤我对不起你啊!在一个只有8x的像素点上还原米字旗太难了!

最近翻到一些太太们做这个,所以我....赶工一下午做完了qwq。

后面两p是大嘤和法的单图。

(哎,不会画画写文只能玩一玩周边的东西了qwq)

发布的话...估计可能性很小了,毕竟嘛...很难审过qwq

路雪相

【Aph】远方的向日葵

对不起各位,我是一个渣渣

我暴风雨哭泣

说好2000我就写了1800

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希望有小天使评论

评论的小天使我爱你


  弗朗西斯疲倦的放下战报,揉了揉眼睛。亚瑟从门外跨进来在他身边坐下。英俊的男人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自己了,下巴上露出浓密的胡茬,也没有了从前雌雄莫辨的气质。

此时是1916年,七月。

亚瑟拿起那份被他放下的战报,随手一翻,立即了然于心。他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会好起来的。”

曾经你死我活争斗了百余年的两个国家,此时居然也能握手言和,不免有些可笑。弗朗西斯沉默者,亚瑟能感受到那身躯里传来的巨大压力。果然命运是个奇妙的东...

对不起各位,我是一个渣渣

我暴风雨哭泣

说好2000我就写了1800

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希望有小天使评论

评论的小天使我爱你


  弗朗西斯疲倦的放下战报,揉了揉眼睛。亚瑟从门外跨进来在他身边坐下。英俊的男人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自己了,下巴上露出浓密的胡茬,也没有了从前雌雄莫辨的气质。

此时是1916年,七月。

亚瑟拿起那份被他放下的战报,随手一翻,立即了然于心。他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会好起来的。”

曾经你死我活争斗了百余年的两个国家,此时居然也能握手言和,不免有些可笑。弗朗西斯沉默者,亚瑟能感受到那身躯里传来的巨大压力。果然命运是个奇妙的东西。

“……路德维希他就是个疯子。”弗朗西斯咬牙切齿地开口,“他有病!”

亚瑟沉默的点着头。

“你说战争还有多久能结束?”

“快了。”亚瑟迟疑了。弗朗西斯指了指战报苦笑:“我刚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结果事实告诉我我太天真了。妈的。”

此时此刻似乎只有脏话能表达他的心情,弗朗西斯开始考虑学德语,据说那玩意儿起人来非常顺口。

“还好日德兰海战中我们还是掌握着制海权的。”亚瑟挑了一个微微好一点的消息开口。弗朗西斯继续他的苦笑:“你知道路德维希你干什么了吗?他投放毒气弹!第二天就率六万人进攻!”

虽然最终未能攻陷凡尔登,法军仍是死伤惨重。那次战役中,弗朗西斯身先士卒,挂彩而归。

亚瑟也是无奈。他家的情况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弗朗西斯叹了口气。这口气长的很,足足有一分钟才叹完。然后他又恢复了干劲,站起身冲亚瑟伸手:“走吧,亚蒂,出去转转。哥哥我再呆在这里会被战报吃了的。”

“也许你的味道并不那么可口。”亚瑟讽刺说。但他还是乖乖起身了。

他们驻扎在一个小村庄里。战争年代人烟稀少。房子后面就是一大片树林,弗朗西斯和亚瑟并肩走进树林里面。天空是灰色的,没有阳光,故而并不茂密的林子也显得无比阴翳。好在他们毕竟也是几百岁的国家化身,不会因为这点环境影响自己的心情——反正也不能坏到哪里去了。

这几百年来他们俩都是在互怼中度过的。不过实际上两人的关系并不差,经常约在一起喝下午茶——当然弗朗西斯是绝对不让亚瑟进厨房的。

到了战场上喝下午茶的习惯自然是没有的了。有时候吃的都供应不上遑论下午茶?亚瑟不免有些怀念战前生活。正想着弗朗西斯问道:“亚瑟,你想喝红茶吗?”

“难道我说想你就能给我变出来吗?”亚瑟无语道。

弗朗西斯:“当然不能。”

“……”

“不过会有的。”弗朗西斯说。 弗朗西斯疲倦的放下战报,揉了揉眼睛。亚瑟从门外跨进来在他身边坐下。英俊的男人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自己了,下巴上露出浓密的胡茬,也没有了从前雌雄莫辨的气质。

此时是1916年,七月。

亚瑟拿起那份被他放下的战报,随手一翻,立即了然于心。他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会好起来的。”

曾经你死我活争斗了百余年的两个国家,此时居然也能握手言和,不免有些可笑。弗朗西斯沉默者,亚瑟能感受到那身躯里传来的巨大压力。果然命运是个奇妙的东西。

“……路德维希他就是个疯子。”弗朗西斯咬牙切齿地开口,“他有病!”

亚瑟沉默的点着头。

“你说战争还有多久能结束?”

“快了。”亚瑟迟疑了。弗朗西斯指了指战报苦笑:“我刚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结果事实告诉我我太天真了。妈的。”

此时此刻似乎只有脏话能表达他的心情,弗朗西斯开始考虑学德语,据说那玩意儿起人来非常顺口。

“还好日德兰海战中我们还是掌握着制海权的。”亚瑟挑了一个微微好一点的消息开口。弗朗西斯继续他的苦笑:“你知道路德维希你干什么了吗?他投放毒气弹!第二天就率六万人进攻!”

虽然最终未能攻陷凡尔登,法军仍是死伤惨重。那次战役中,弗朗西斯身先士卒,挂彩而归。

亚瑟也是无奈。他家的情况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弗朗西斯叹了口气。这口气长的很,足足有一分钟才叹完。然后他又恢复了干劲,站起身冲亚瑟伸手:“走吧,亚蒂,出去转转。哥哥我再呆在这里会被战报吃了的。”

“也许你的味道并不那么可口。”亚瑟讽刺说。但他还是乖乖起身了。

他们驻扎在一个小村庄里。战争年代人烟稀少。房子后面就是一大片树林,弗朗西斯和亚瑟并肩走进树林里面。天空是灰色的,没有阳光,故而并不茂密的林子也显得无比阴翳。好在他们毕竟也是几百岁的国家化身,不会因为这点环境影响自己的心情——反正也不能坏到哪里去了。

这几百年来他们俩都是在互怼中度过的。不过实际上两人的关系并不差,经常约在一起喝下午茶——当然弗朗西斯是绝对不让亚瑟进厨房的。

到了战场上喝下午茶的习惯自然是没有的了。有时候吃的都供应不上遑论下午茶?亚瑟不免有些怀念战前生活。正想着弗朗西斯问道:“亚瑟,你想喝红茶吗?”

“难道我说想你就能给我变出来吗?”亚瑟无语道。

弗朗西斯:“当然不能。”

“……”

“不过会有的。”弗朗西斯说。

战势迎来转机是在入秋的时候。八月份,弗朗西斯决定反攻,德军终于开始转入被动。凡尔登战役历时十月。此战役后,胜利的天平开始朝协约国倾斜。

次年,阿尔弗雷德参与了进来。

他第一次露面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很好的待遇,因为那会儿弗朗西斯刚从战场上回来,满脸的杀气腾腾。

“Hey弗朗西斯!Hero来看你们了!”美利坚先生发挥着他一如既往的乐观精神,兴高采烈地蹦达着。弗朗西斯吓了一跳,想都没想就要抬脚踹上去,定睛一看又生生刹住了车。

阿尔弗雷德同样被吓到了:“你干嘛?这么不欢迎hero?”

弗朗西斯的眼神里还带着几分茫然。亚瑟果断把阿尔弗雷德推进屋里:“你让他换身衣服再说。”

阿尔难得的听话,乖乖的坐下。他丝毫不见外的喝了一口桌上的茶,皱眉道:“你这……”

“战争时期,别要求那么多了,我的小英雄先生!”亚瑟没好气的来了一句,“你确定要对德宣战?”

“当然!hero从不说谎。”阿尔挑了挑眉,笑得灿烂无比。

灿烂的像个傻子。

弗朗西斯在里间一边换衣服,一边道:“小阿儿,你这事做的挺不厚道啊。都这个时候才宣战,哥哥我可伤心了。”

“我也没办法,这毕竟是我心爱的上司的决定。你要知道hero从心底还是爱着你们的。”阿尔弗雷德轻飘飘地推走了这顶大锅,“不过你们这里和hero想的不大一样。这么惨吗?”

亚瑟头痛的扶着脑袋,觉得阿尔弗雷德是路德维希派过来的卧底,专门用于击垮弗朗西斯和他的精神的。毕竟世界的英雄先生此时此刻没有半分自觉,还在挑剔来挑剔去。弗朗西斯道:“阿尔,你再罗嗦我就把你拖到沙场上为喂枪子你信不信?”

“当然不信,”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话说,连国家都要上战场了吗?”

“我们当然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亚瑟耸肩,“是弗朗西斯自己要去的。”

“或许这可以给哥哥增加一点男人味。”弗朗西斯说。阿尔夸张的大声道:“弗朗西斯我没有听错吧?!你想要增加一点男人味?”

“有什么意见吗?”

“好像也没有……”

“我现在真的不明白你上司把你派来到底是干什么的。如果是想要气死我们可以回去告诉他你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亚瑟毫不留情的指出。阿尔弗雷德冲他挤眉弄眼:“Hero来当然是有任务的……怎么?物资不想要吗?”

下一秒,桌子对面的两个男人步调一致地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问道:“哪里?”

“天呐你们这样子真像一对老夫老妻……”阿尔弗雷德嘟囔道,“好吧好吧,现在还没有到,不过下午就应该来了。你们两位没有一点表示?”

两个人用着如出一辙的冷漠表情告诉他:“没有。”

大概是……高马尾耀??

对不起我自闭了。

哭泣。

我不知道应该打什么tag,所以就胡乱弄了

如果打错了,请告诉我

社会我佩琪

联合国之你画我猜(上)

此灵感来源于《大秦帝国之你画我猜》

cp:瓷美  英法   德苏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美•每天都想搞事•利•闲的没事找事干•坚打开了手机

世界警察:有人吗?要不要玩你画我猜啊?

红星闪闪:?又来搞事了?

白色虎式:带我一个?我只想问一句我和某头蠢熊明明已经挂了为啥还在这个群里

世界警察:玩不玩?一句话!

红星闪闪:行8⃣,我其实就是想看看你的画画技术🌚

世界警察:我画画明明很好的!那啥,爸妈你们来不?

红茶绅士:来。其实我觉得让🇫🇷来玩这个游戏没有任何意义。

红酒鸢尾:来啊。此话怎讲???

红茶绅士:...

此灵感来源于《大秦帝国之你画我猜》

cp:瓷美  英法   德苏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美•每天都想搞事•利•闲的没事找事干•坚打开了手机

世界警察:有人吗?要不要玩你画我猜啊?

红星闪闪:?又来搞事了?

白色虎式:带我一个?我只想问一句我和某头蠢熊明明已经挂了为啥还在这个群里

世界警察:玩不玩?一句话!

红星闪闪:行8⃣,我其实就是想看看你的画画技术🌚

世界警察:我画画明明很好的!那啥,爸妈你们来不?

红茶绅士:来。其实我觉得让🇫🇷来玩这个游戏没有任何意义。

红酒鸢尾:来啊。此话怎讲???

红茶绅士:……

令和少女:玩游戏不带我你们什么意思啊?(还有你们为啥都不理德三子啊?)

世界警察:行,带你一个,走起。

【系统:红星闪闪,红茶绅士,红酒鸢尾,白色虎式 令和少女加入了你画我猜房间,房主:世界警察】

【系统:白色虎式  邀请  专业抓熊  进入了房间】

世界警察:???你拉那个家伙干嘛?

白色虎式:没啥,单纯想恶心一下他。过会儿让我第一个画行不?

世界警察:随便┐(‘~`;)┌

红星闪闪:大哥!

专业抓熊:其实就是德三子那个蠢货说我玩了就请我喝酒……

世界警察:我就知道……

令和少女:快点开始啦!

【请  白色虎式  开始画画】


红酒鸢尾:???什么东西啊?

红茶绅士:同问。是坦克吧?

专业抓熊:* * * *

白色虎式:?我专门画成这样你是怎么猜到的?!

专业抓熊:蠢货你觉得这能难倒我?

红星闪闪:@世界警察 你晓得吗?我看不出来这是个啥……

令和少女:* * * *

世界警察:立本你怎么猜到的?!

红星闪闪:你能猜到我实数没想到……

令和少女:凭借我八卦多年的经验(*˘︶˘*)

【时间到,正确答案:虎式坦克】

红星闪闪:???这是坦克?

红茶绅士:明明连履带都没有……

红酒鸢尾:我明白了,@白色虎式 您就是当代毕加索吧?

世界警察:@专业抓熊  @令和少女  你俩咋猜对的?

专业抓熊:**,你连这个都猜不到还好意思问我?

世界警察:问了一下又没有问候你全家你激动什么?还骂人呢!

红星闪闪:别打架!有话好好说!你们打起来小破球要炸!

令和少女:你看嘛,既然前半段只有USSR答对,说明这个东东一定跟苏德战争有关,在结合德三君的名字,即可推理出答案(๑>؂<๑)

世界警察:好有道理的样子……

白色虎式:所以你根本没有看我画的图对吗?!

红酒鸢尾:你画的东西谁看得懂啊?!

【请 红茶绅士 开始作画】

红茶绅士:时间限制太短……还没画完……

【红茶绅士 公布了提示:两个字】

白色虎式:我感觉我们的画画技术半斤八两

红酒鸢尾:* *

红酒鸢尾:这个很简单啊,比 @白色虎式 的简单多了

世界警察:****!我见过这里!可我忘记了这个地方叫什么!

红星闪闪:不愧是你

令和少女:不愧是你

专业抓熊:不愧是你

红茶绅士:不愧是你

红酒鸢尾:不愧是你

白色虎式:不愧是你

世界警察:你们这群刷屏的嘲讽是什么意思啊?!我只是地理不太好而已啊!

红星闪闪:* * 

红星闪闪:我再来嘲讽一下

令和少女:* *

白色虎式:* *

专业抓熊:* *

世界警察:……

世界警察:@令和少女 帮我一下!我实在忘了!

令和少女:我怎么帮你?好吧,这是一个地名,是一个城市,在英国。

令和少女:算了,直白点,英国首都!

令和少女:这下老大你应该猜出来了吧!

世界警察:……

世界警察:别说英国首都了……

世界警察:我连自己家的州名字都背不全……

红星闪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专业抓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色虎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酒鸢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茶绅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令和少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令和少女:对不起老大,我不厚道地笑了

世界警察:全都欺负我……

红星闪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该笑就笑,过会儿我送你一套53地理卷,你能做完而且保证一到不错你不但绝对能记住美国的五十个州,还能记住英国所有城市!

世界警察:不用了,我知道要收费的。

红星闪闪:就你了解我。

红酒鸢尾:送给 红茶绅士 红茶X99

红茶绅士:送给 红酒鸢尾 红酒X99

令和少女:我突然发现就我单身?(#゚Д゚)

专业抓熊:不,我也是。

白色虎式:?昨天晚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吧~

令和少女:这里还有未成年人!请不要开车!

【公布答案:伦敦】

【请 红星闪闪 开始作画】

【红星闪闪 公布了提示:一种测量仪器】

令和少女:图片和提示是怎么联系上的……

专业抓熊:这不是图片吗?为什么CN你画的是“视频”?

红茶绅士:硬核作画……

世界警察:不愧是你……

世界警察:* *

红星闪闪:说,你是不是看CNN看多了?

世界警察:**,咋你啥都知道?

白色虎式:US你终于答对了一道。

世界警察:因为CN的比你的形象多了!

白色虎式:这哪里形象了?

红星闪闪:是不是非要我把404打出来你们才知道?!

专业抓熊:哦,了解。

专业抓熊:* *

白色虎式:@专业抓熊 你怎么又知道了?

令和少女:……

令和少女:我知道了!

令和少女:一定是* *!

红星闪闪:你可真是我邻居。

红酒鸢尾:啊,我知道了。* *,@红茶绅士 你猜出来了吗?

红茶绅士:嗯……还没有。直接上文字太硬核了……

红酒鸢尾:你是不是忘了看提示?

令和少女:咦,恋爱的酸臭味!

红茶绅士:我确实忘了看提示……还有立本你话不要这么说!

令和少女:

红茶绅士:什么英语……

红星闪闪:中 式 英 语

世界警察:你 打 字 怎 么 带 空 格 ?

红星闪闪:为 了 你 这 个 眼 瞎 * * 能 看 的更 清 楚

世界警察:……

红星闪闪:我还没有看到你这个**的画呢,继续?

世界警察:行啊?!







我          是            分          割              线

这只是上,还有一篇下或者分三篇(鸽了鸽了)

最后瓷爹的谜语你们来猜猜啊!


Jasper

提问那里简单来说是拜托作者画一下亚瑟和仏接吻其中一位昏过去了?//

然后英国佬觉得仏昏过去是因为自己吻技太好??

详情可在原博客关注(合集那里有贴

提问那里简单来说是拜托作者画一下亚瑟和仏接吻其中一位昏过去了?//

然后英国佬觉得仏昏过去是因为自己吻技太好??

详情可在原博客关注(合集那里有贴

良药
图太长了T T 瞎画 Bug多...

图太长了T T 

瞎画 Bug多莫在意(((((

图太长了T T 

瞎画 Bug多莫在意(((((

楠椿一梦

【英法家族】谁是爸妈最喜欢的孩子?

⚠非国设,玩梗有,写得爽的产物,很短小,cp 要素不明显,更多的是傻儿子们的互动,ooc 仁者见仁,注意避雷!!!


正文:

“你们说,谁是爸妈最喜欢的孩子?”

Australia突然抬起头,对其他三个人问到。”

USA放下手机,不以为意地说:”肯定是我。”

“唉?!为什么?!”Australia皱了皱眉,“如果大家票选爸妈最烦的孩子,我们肯定都会投你。”

客厅里传来其他二人的嗤笑声。

“Australia!” USA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很显然Australia 惹到他了。

“略略略,”Australia吐了吐舌头,“你忘了当年你把爸爸的茶叶全倒了,气得爸爸在床上躺了...

⚠非国设,玩梗有,写得爽的产物,很短小,cp 要素不明显,更多的是傻儿子们的互动,ooc 仁者见仁,注意避雷!!!


正文:

“你们说,谁是爸妈最喜欢的孩子?”

Australia突然抬起头,对其他三个人问到。”

USA放下手机,不以为意地说:”肯定是我。”

“唉?!为什么?!”Australia皱了皱眉,“如果大家票选爸妈最烦的孩子,我们肯定都会投你。”

客厅里传来其他二人的嗤笑声。

“Australia!” USA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很显然Australia 惹到他了。

“略略略,”Australia吐了吐舌头,“你忘了当年你把爸爸的茶叶全倒了,气得爸爸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USA气得说不出来反驳的话,但他也不甘示弱,把Australia的黑料都抖出来:"你觉看爸妈会喜欢你着的宠物?当年爸被你养的狼蛛咬了一口,直接进医院了!”

“我……!”被说中软肋的Australia 憋住了。

“我现在不养有毒的蜘蛛了!我现在就养养无毒的蜘蛛和玉米蛇!”Australia 气红了脸,也从沙发上跳了下来。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互不相让。

“所以……爸妈最喜欢的孩子是我。”正当Australia 与USA 颇有干架趋势时,平时总是被人遗忘的New Zealand一语惊人。他的两位哥哥都扭头看向他。

“嗯……我记得你小时候把妈妈的口红当蜡笔画画。”USA补了一刀。

“嗯……我还记得……”Australia 也想补一刀。

“停!”New Zealand打断了哥哥们的话。

“那个……Canada ,你为什么不说句话?”New Zealand终于发现了盲点。

三个人齐刷刷地看向家中的长子。

 “我亲爱的弟弟们,”Canada抬起头,“如果爸妈问你们,‘你最喜欢爸爸还是妈妈?’这种弱智问题,标准答案肯定是‘都喜欢’啦。如此他们肯定会回答你‘都喜欢啦’。所以问这个问题没意义。”

年幼者们都认为Canada 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但Australia 还是不死心,等到父母回到家的那一刻,他问出了这个问题。

在Britain 和France 愣住之际,USA和New Zealand眼尖地夺走父母手里拎着的东西,试图博取好感。

哪怕是暂时的。

“宝贝,"Franve揉了揉Australia的小脑瓜,“我们对你们的爱当然是均等的。”

你看看,标准答案。Canada在一旁笑了。

“嗯……Canada吧。”Bitain突然发话了,

France拽了一下他的衣角。但Britain 选择忽视,继续说到:

“Canada他听话,懂事而且……”Britain停住,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稳如山Canada,又看了一眼眼前的三个孩子,

“他最安静。你们太吵了。”

小剧场:

Australia :我以为我会是爸妈最喜欢的孩子(இωஇ )

New Zealand:我也是(இωஇ )

USA :我觉得Canada 肯定是知道爸爸会选他,他才懒得理我们 (▼ヘ▼#)

France :你这样不好(-ι_- )

Britain :可这是事实乁( ˙ω˙ )厂

Canada :受宠若惊(* ̄︶ ̄)

Ice Tea

英法,微量美中

按上了按上了!


英法,微量美中

按上了按上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