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英雄

9145浏览    1373参与
小易砸

哭了

麻烦大家挂个人了


占tag抱歉


我是韩信,是练英雄的


我本人很喜欢韩信,是因为他是个英雄


他在历史上创造了奇迹,创造了很多


我崇拜他


无论在哪都喜欢他


可是今天的事真的让我很伤心


我想不通


你不喜欢韩信可以,但是有必要这样吗?


韩信一直是英雄啊


他是我的信仰


就算你再不喜欢他,你也不能这么骂他啊。


是人吗你?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本人轻度抑郁症


给大家带来不好的影响了


抱歉


只是单纯的发泄


也想告诉大家麻烦挂个人


谢谢你们


哭了

麻烦大家挂个人了


占tag抱歉


我是韩信,是练英雄的


我本人很喜欢韩信,是因为他是个英雄


他在历史上创造了奇迹,创造了很多


我崇拜他


无论在哪都喜欢他


可是今天的事真的让我很伤心


我想不通


你不喜欢韩信可以,但是有必要这样吗?


韩信一直是英雄啊


他是我的信仰


就算你再不喜欢他,你也不能这么骂他啊。


是人吗你?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本人轻度抑郁症


给大家带来不好的影响了


抱歉


只是单纯的发泄


也想告诉大家麻烦挂个人


谢谢你们



随风散

这个时代的英雄

                         这个时代的英雄

引言:为什么会想要写这样的文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触,以一个实习生,跟妹妹谈起现在让人感觉到惊恐的冠状病毒,我明白这个职业,这个身份有多的无上光荣。

     我看到过,在火场逆人流而行的消防员,他们的背影虽然谈不上很是高大,但是...

                         这个时代的英雄

引言:为什么会想要写这样的文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触,以一个实习生,跟妹妹谈起现在让人感觉到惊恐的冠状病毒,我明白这个职业,这个身份有多的无上光荣。

     我看到过,在火场逆人流而行的消防员,他们的背影虽然谈不上很是高大,但是他们的步伐稳健,他们身上扛着那颗为了人民,为了社会的责任。而如今,在2020年的新年之际,出现现在这个事情,冠状病毒在我中华境内肆意横行,那些身上闪耀着光芒的人,写下了请战书,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我的泪水溢满的眼眶。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职业操守,有着自己的责任,我眼中的他们,肩扛着民族大义,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的精神,在我眼里,他们是我的前辈,也是我的偶像,更像是我青春里的一道光,指引我前进的方向,我想要去奔赴前线,希望能够贡献自己的力量。

当我和妹妹谈起的时候,如果我也可以的话,我愿深入战场,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贡献自己的力量,甚至奉献自己,不论生死,妹妹说,她会担心我的,我开始劝解她,我轻轻的告诉她,其实有些人在一个时代总归要站出来,不能畏畏缩缩呆在后面,因为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赋予了我们责任,医者仁心,大医至诚,这个时候需要我们去站出来,逆风而行,是这个时代应该有的担当。总归是有人要去的,说着说着,我也开始好奇,为什么这些话和想法会从我的口中说出,会从我的脑子里出来,我怜惜的跟我妹妹说,这个时代需要英雄,我们要站出来,哪怕这场战役有多坎坷,哪怕这病毒有多厉害,一种精神依旧支撑我们,即使现在都说医患关系有多么的严重,医患纠纷有多么的可怕,但是我从这些前辈的身上,看到了无惧的眼神,他们是为人民出战的卫士,他们像军人,守卫着我们的健康,其实我也一直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特别勇敢的人,但是,就是这样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够奔赴这战场,即使我现在依旧是一个实习生,哪怕能帮上一点点忙,我都可以去,没有人会拦得住我,医院里医生的这些行为感染了我,他们的行为也指引了我,我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站了出来,我更加的去敬畏这些前辈,他们将会是以后生命中的榜样。

所以,不要去害怕,去恐惧这些病毒,因为在这个美好的世界中,有那么一群人,在那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奋力冲锋着,他们的身影,高大,伟岸,让我们有着安全感。

如果,国家需要,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实习生,也甘愿去战场,贡献自己的力量。

在最后,要致敬这些医护工作者们,你们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英雄,我以我投身于医疗事业中感到光荣,因为有你们这样的前辈,为我们这些后辈们指引着方向。


鹤紊

你以山河为枕,我亦长风作渡。

小的时候,国是一个很渺茫的概念,保家卫国这样热血的词语,也从来没有知晓过它的意思,偶尔能从课本上读到的英雄们,也只不过是机械的理解感情,被固化一般的板书在了黑板上。
后来我上了初中,大抵知道了所谓家国何物,所谓英雄何物,但无非是一些浅显易懂的大道理和过眼烟云般懵懂的敬佩而已,并无太大感慨,甚至会混淆对它的倾慕,以为那不过是一种能够杀敌的热血。
经历许许多多事情之后,我终于明白,其实不是的,没有哪一个英雄是因为单纯的杀敌而长枪以赴生死场的,他们何尝不希望在歌舞升平中,万家灯火夜里陪自己的妻儿老小一起度过漫长岁月?
漫漫黑夜里,总要有人替你背负那些混浊的事情,他们或无奈,或不舍,或难过的情绪,在提起武器...

小的时候,国是一个很渺茫的概念,保家卫国这样热血的词语,也从来没有知晓过它的意思,偶尔能从课本上读到的英雄们,也只不过是机械的理解感情,被固化一般的板书在了黑板上。
后来我上了初中,大抵知道了所谓家国何物,所谓英雄何物,但无非是一些浅显易懂的大道理和过眼烟云般懵懂的敬佩而已,并无太大感慨,甚至会混淆对它的倾慕,以为那不过是一种能够杀敌的热血。
经历许许多多事情之后,我终于明白,其实不是的,没有哪一个英雄是因为单纯的杀敌而长枪以赴生死场的,他们何尝不希望在歌舞升平中,万家灯火夜里陪自己的妻儿老小一起度过漫长岁月?
漫漫黑夜里,总要有人替你背负那些混浊的事情,他们或无奈,或不舍,或难过的情绪,在提起武器的那一刻,就都融在了这滚烫热血里,这是他们行走世间的信念和本真,至于忠骨埋地无人问,那都是身后之事了,他们眼中唯一要做的,就是护好身后这座城池,护好身后的天下,护好身后的国家,这是一种至死不悔的铁血,也是值得天下人肃穆的风骨。
最令人寒心的莫过于将门之子期宿来,却落得个薄棺贱地无人寻的下场,更令人气愤的是贼子宵小,蝇头小利之人便都有机可乘,便都来此放肆无边,于是也就更加令人不齿。
天下大道,人人皆知公道自在人心,可我又按耐不住心中放大的疑惑,便想高喝一句:“你看看这些公正到底在哪里?”
你若能睁开你那疲惫不堪的双眼来看看,你看那大道到底在何方啊。
我知道我纵然撞破头皮,撞个头破血流,或许也会因众生而淹没在青史里,可我总是忍不住想去追寻,追寻那条充满光的路途,纵使以身许国,纵使为国捐躯,纵使永日不得安宁。
除非你以命换命,否则身后这大好河山你休想碰到它一丝一毫。
我心里不止有八千里路云和月,还有心尖上灼烧沸腾的火种蔓延至百骸,他们燃烧着,用滚烫的温度告诉我前行。
我从来不愿做一个碌碌无为,沉迷情爱的人,我想为这国家做点什么,我想守护它,我想要天下歌舞升平,海晏河清。
那些英雄的夙愿不过如此,你又有什么苟且偷生的理由一直一直的活在自己的过去里?
我没有太大的壮志,我不想扬名,我只想实现年少时我的梦想,我的热血,即使最后真的死后无迹可寻,我也不后悔。
我想要那把长枪,我想要破军之势,我亦希望如果可以,永不要再有战争,永不要再有离别。
我想那些葬身于血色黎明,曾也是少年,曾也豪情万丈的人们也一定会是这样想的。
曾经年少一场梦,曾经长枪破乱世,曾与故友同载酒。
却终不似,少年游。

昼颜.
加油💪前线的英雄们! 平安归...

加油💪前线的英雄们!

平安归来!

加油💪前线的英雄们!

平安归来!

茶煲

群聊太嗨本想补电影都没开始😂

今日龙王我包了,很感谢染太今日的《英雄》分析课堂

群聊太嗨本想补电影都没开始😂

今日龙王我包了,很感谢染太今日的《英雄》分析课堂

每天都缺粮的染

【英雄同人 无名X长空】绾青丝 大家新年快乐~

『吸丹搞叶产粮基地拜年活动』+祝福丹哥身体健康,拍的戏都是自己喜欢的,造谣的都能得到现世报。

『9:00-12:00的钟声已经敲响』
『《英雄同人 绾青丝》+无名X长空』


当箭雨直面而来的时候,无名的心中只剩了宁静,生前那一幕幕的回忆比这些箭来得更早了些许,最终那白马过隙的回忆不过是凝成那人低眉垂目的平静容颜。那些个繁杂的碎片汇聚成了一条曲径通幽的小径,通向那几乎脱了凡尘的小宅。


若我一去不回,长空你是否会为我难过?


无名沿着台阶向山顶行去,这山势带着些险峻,不过这一条崎岖的小路,他自巳时上山,已行了大半个时辰,却依旧未到那目...

『吸丹搞叶产粮基地拜年活动』+祝福丹哥身体健康,拍的戏都是自己喜欢的,造谣的都能得到现世报。

『9:00-12:00的钟声已经敲响』
『《英雄同人 绾青丝》+无名X长空』


当箭雨直面而来的时候,无名的心中只剩了宁静,生前那一幕幕的回忆比这些箭来得更早了些许,最终那白马过隙的回忆不过是凝成那人低眉垂目的平静容颜。那些个繁杂的碎片汇聚成了一条曲径通幽的小径,通向那几乎脱了凡尘的小宅。

 

若我一去不回,长空你是否会为我难过?

 

 

无名沿着台阶向山顶行去,这山势带着些险峻,不过这一条崎岖的小路,他自巳时上山,已行了大半个时辰,却依旧未到那目的地。抬眼望去倒是可以看见山腰处那宅子,那样孤僻又如此显眼。那里住着一个他今日必须寻的人,一个有名的刺客,一个他本不该有交集之人。

 

长空。

 

作为三大刺客之一,长空的身上有各种传说,传说他武功登峰造极,传说他一柄长枪无人能敌。长空银枪,无名一直觉得有些好笑,一个刺客却是用枪这样的长兵器,这样的光明正大,倒是显得奇诡了些,却不知这人当是如何。

 

行至午时,无名方立于宅前,小屋近看略微简陋,木门仅仅虚掩着,竟是毫无防备的模样。昨日刚过了除夕,门上却是未挂桃木的门神,想来屋内之人也非是惧怕鬼魅之人,这样几乎开门任进的模样,倒是让无名一时不知如何动作,他紧了紧腰间的剑,深吸了一口气方才推门而入。

 

踏入门中,无名才望见小屋后面的景象,到也算得曲径通幽,后崖与此处形成一处天然的平地,后山有山泉倾斜而下,在地上形成一潭清泉,水质清澈,波光潋滟。无名端得起了向往之心。他抬步走向那一方泉水,可不过行了几步,作为武人的直觉让他猛地停下。

 

当水光暴起那一瞬,无名只来得及按住剑柄急退,看着那忽然从水中冒出的人。黑色的长发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弧,那水珠便这样如珍珠般散落了下来,无名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在黑发映衬下的背脊有着流畅的线条,又在发尾处急急地收窄起来,他的下半身完全浸在水中,一时间无名竟是性别也难以区分。

 

莫不是那除夕未被驱逐的鬼魅?

 

水中之人半传了身子,让无名看清了他半张脸,那乌黑的眼就这样盯着他,全身瞬间感到一阵战栗,无名几乎要颤了手脚。

 

杀气!!!这猛烈地如同利箭侵袭的压迫感就这样铺天盖地而来。

 

无名拔剑出鞘,以剑尖点地,瞬间调起那全身的防御,水波如箭激射而来,他抬剑画个半圆,将这攻击斩断于面前寸许之处。飞溅的水珠顿起,而其后紧接而来的则是一柄带着水汽的银色长枪。

 

长空银枪!!

 

无名抬剑格挡,身子急急半侧,将这直刺之力化解,带着湿意的长发扫过他的脸颊,似乎有水滴浸入眼中,他急转剑刃,薄刃抵与抢杆之上,又在下一刻分开。

 

“你便是长空!”

 

对方不答,抬手用力止住枪势,招未用老便已急退,他将手握住长枪尾端,枪尖就这样直划无名咽喉。无名后翻躲开,那喉间的薄弱处已经见了血。

 

两人就这样保持了一段试探的距离。

 

眼前的长空满身湿意,那潮湿的长发已经将他黄褐色的上衣印出大片深色水痕,他出招极快,并未来得及穿妥衣衫,不过是粗粗裹在身上,那略长的下摆下还能见到那双笔直却赤luo的腿,他赤脚立于面前,长枪横在身前,本该是极为狼狈的姿态,却在对方那平静无波的表情下丝毫不显窘迫反是对自己充满了压迫感。

 

他已经能完全看清长空的脸了,他比无名所想象的要年轻得多,那容颜几乎算得上妍丽了。他看着不像一个刺客,更像一个隐与山林的仙人,超凡脱俗,不沾凡尘。

 

长枪画圆水光飞溅,无名持剑借力一跃,锐器相交发出铿锵之声,手腕在撞击下几乎麻痹,无名抬左压住剑锋,才堪堪档下银枪。好大的劲力,他拧腰旋了半圈,身体贴着枪体靠近长空,他想长空善用长兵,近了他的身便是自己的机会。无名低头躲过长枪横扫,剑自下而上斜劈长空,对方却脚步一错,单手握着枪尾急退,枪身交错击打在剑刃之上,而那腿则从侧面直袭无名面门。

 

无名一不做二不休,肩膀下沉卸去那劲力,左手一把握住长空脚踝一拉。

 

长空未料到他会出此一招,如今他衣衫不整自是放不开手脚,干脆一咬牙用枪杆点地身体腾空而起,另外一条腿上踢,直接用膝盖撞击无名的下巴。无名手一松,长空一个下腰举枪便刺,无名摸着下巴险险转身躲过将剑刃指向长空的颈项。

 

剑离长空半寸,而抢尖已点在无名胸口。胜负片刻已是分明,两人就这样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你是何人,来此作甚?”

 

“在下无名,寻刺客长空求一物。”

 

“何物?”

 

“银枪。”

 

“何事?”

 

“刺秦。”

 

长空瞠目,放下手中之枪。

 

“你便是残剑所说之人?”

 

“正是在下。”无名心中默默淌汗,下巴依旧隐隐作疼,带着那冰凉的湿意,心道若非先寻得残剑修书,自己今日便要死于长空银枪之下了。

 

长枪画了半圆立在地上,长空打量了他片刻便转身向内屋而去。

 

无名随长空进了屋,小小的方室简洁却雅致,木刻的矮几上放着一架古琴,一旁则有只精巧的香炉。长空将银枪立于一侧,竟是就这样随性洒脱的模样。无名看着对方背对自己整理衣物,深色的长裤将之前露在外面的腿包裹了起来,长空依旧未曾穿鞋,而是侧坐在一旁整理自己的长发。室内一时间极为安静,无名立在门前,竟然难得地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明明眼前的并非女子,他却无端局促地不知如何安放自己的视线。

 

长空的外衫已经被水浸湿,他随手褪下外衣只剩白色亵衣,青色如墨,衬着白色更白,黑色更黑。

 

“桌上有茶,水在壶中,虽已烧老,却并非不能喝。”长空用外衣将头发上的水吸干少许,才侧过头看向无名。

 

“你倒是坐啊,立在门口作甚。”

 

无名微愣,才缓缓提袍坐下。长空和他所想象的大不相同,他忽然不知如何开口,他本以为长空该是寡言冷漠之人,如今看他半坐榻前径自将纠结的发丝整理妥当,却不曾开口问他刺秦之事。

 

“好好一人,为何叫无名?”

 

长空忽然发问,无名猝不及防,一时有些呆愣。

 

“人若无名,便可专心练剑。”

 

“你有几许把握?”

 

“三分不到。”

 

“为这三分把握便要三大刺客都命丧你手吗?”

 

长空穿鞋起身,行至无名身边,将茶叶放入碗中,跪坐下身子给无名沏茶。长空的手骨节分明,带着练枪的枪茧,如今提着壶却无比轻柔温和,煮沸的泉水倾入杯中,而那青丝也扫到无名眼前。无名觉得自己的确是渴了。

 

他提杯轻抿,山泉水软,茶香更为怡人,入口带着甘甜。那天下闻名的刺客则坐在他对面一手撑着下巴细细地观摩着他,这让无名这口茶咽也不是吐也不成,呛得他大声咳起来。

 

“与我下棋吧。”长空说。

 

古朴的棋盘放在眼前,长空将黑子推于无名,静坐等他落子。两人就在这袅袅茶香中下了一局棋。无名心思散乱,终是乱了棋路输在长空手中。

 

“你这一去,便不准备回了?”

 

无名不言,他自是清楚此行成败与否他都是无路可退。

 

“你不是秦人吗?”

 

“我也是天下人。”

 

长空执子的手一顿,抬眼看他,他们离开极近,能将对方眉眼看得真切。

 

“天下吗……”长空喃喃,抚袖将棋局打散,黑白子混合在一处再不见之前对峙模样。

 

“五日后,旗亭见吧。”

 

“你信我?”还是残剑?

 

无名不知为何,不愿在长空口中听到后面那个缘由,他自知自己平静无波的心湖已起了涟漪。

 

“我信你心中的天下。”

 

午时已过,无名看到长空的发丝也几乎干了,那修长的手将那落在脸庞旁的发丝拢起,无名上前一把拉住长空的手,让对方微微僵直了身体。

 

“我来为你绾吧。”他的手还握在长空的手上,直到对方放下手任他肆意穿梭在他的发间。

 

长空的发柔滑乌黑,半点不输那精心打理的女子,他将部分发丝在他脑后绾成发髻,本想取那发带,却停下自怀中取出一古朴的木簪,细细插入长空的发髻中。那青丝被固定,长空的脸则更多的露了出来。

 

无名不再言语,对着长空深深作揖,后退离开。

 

五日后,旗亭一战,长空枪断。

 

无名将重伤的长空细细安置,他对他照顾得细心到谨慎,仿佛长空是那易碎的陶器。他日日为长空侍药裹伤,梳理那头长发,直到对方不再有性命之忧。

 

那一日,无名明白自己必须离开了,他将断枪收入匣中,起身抓起自己的长剑。长空扶着墙行至门前与他送别,他气色未复,带着重伤的苍白,嘴唇也寡淡泛白,可无名觉得他依旧是极为好看的。他脑后别着自己赠与他的发簪,无名一时间觉得这个画面这样动人,就好像长空会一直在此处等他回家一般。

 

“若你未死,再来与我下棋。”

 

“好!”无名重重应下,忽的义气纵生。

 

长空的确会等他回来。

 

他抬步离去,目光尽是坚定。行了几步闻琴声自身后响起,兀自多了一些悲壮,他想早前刺秦壮士是否也在这样的琴声中一去不回。怀中取出长空的发带,他未曾告之那木簪乃母亲唯一留给自己之物,可此前将它插在长空发间,却让他有心中起了欢愉之情。

 

若他归来,便留在长空身边吧。

 

 

长箭刺透身体,无名知道自己终究毁了诺言。

 

琴弦崩断,划伤了长空的手指,他垂目久久不动,终是将琴放下。起身行至桌边,棋盘依旧摆放于此,长空抬袖将棋盘重重扫落。木质的棋盘砸在地上从中裂开,再无法使用。

 

既失知己,要来何用。

 

指尖轻扫过发髻上的木簪,长空起身对门外的如月道:“走,我们去祭奠故人。”

 

当秦国高手将他们包围起来的时候,长空想这普通的长枪总也比不上他的银枪顺手。剑光交错间木簪脱落,在空中划了个弧线插在那座无名的空冢前。

 

一头青丝转眼散落一肩,长空一枪刺穿一个高手胸口,却未再去看那木簪。

 

罢了,他想,反正此后,也是再无人为他绾起这头青丝。


 


好久没写,复健期就这样了,希望大姐别嫌弃。想CP的时候压根没想到这个CP不会HE的事……就只能这样了。

我萌汉斯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 ,回忆青春。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 ,回忆青春。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唐晓烟

即便他们在那个更小的身躯里,我们依然能辨认出他们璀璨如太阳一般的灵魂。

即便他们在那个更小的身躯里,我们依然能辨认出他们璀璨如太阳一般的灵魂。


山水声

吞噬野怪的打野英雄

山水声根据网上吞噬机制设计;

被动:吞噬(本人设计的无等级限制)

3狼

Q:普攻会命中一个区域,如果区域内只有一个单位,每隔一次会造成短暂击飞;

W:向一个方向跳跃,击飞落点范围内单位;

E:制造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圆形墙(自己不受墙的限制),(只要自己在墙所围的范围内,墙不会消失)

f6

Q:发射一根无限距离的长矛,如果命中的第一个单位是小兵,长毛会在命中第一个英雄时停止,如果命中的第一个单位是英雄,长毛会在命中第一个小兵时停止,被长矛命中的单位会受到普攻伤害,命中的单位越多冷却越少;

W:向一个方向冲刺,对途径单位造成普攻伤害,击杀和助攻会刷新W;

E:释放一个圆形沉默区域...

山水声根据网上吞噬机制设计;

被动:吞噬(本人设计的无等级限制)

3狼

Q:普攻会命中一个区域,如果区域内只有一个单位,每隔一次会造成短暂击飞;

W:向一个方向跳跃,击飞落点范围内单位;

E:制造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圆形墙(自己不受墙的限制),(只要自己在墙所围的范围内,墙不会消失)

f6

Q:发射一根无限距离的长矛,如果命中的第一个单位是小兵,长毛会在命中第一个英雄时停止,如果命中的第一个单位是英雄,长毛会在命中第一个小兵时停止,被长矛命中的单位会受到普攻伤害,命中的单位越多冷却越少;

W:向一个方向冲刺,对途径单位造成普攻伤害,击杀和助攻会刷新W;

E:释放一个圆形沉默区域;

R:刷新QWE技能冷却,R冷却时间为QWE冷却时间的总和,如果QWE都不在冷却R会刷新普攻;

石甲虫魔薻蛙对应AD、AP加成,河蟹会从额外护甲和魔抗中获得生命值;

红:对一个英雄的第一次伤害翻倍;

蓝:伤害减速或伤害偷取;

巨龙:技能范围扩大;

男爵:技能效果增加;

翱翔但寒山
他们永远都活着! 唯愿朝阳永照...

他们永远都活着!

唯愿朝阳永照我土,莫忘英烈血流满地!


他们永远都活着!

唯愿朝阳永照我土,莫忘英烈血流满地!


山水声

对荣耀行刑官的修改建议~山水声原创

S{

荣耀行刑官的普攻会在目标落点的位置留下一道标记;

荣耀行刑官的移动到标记处会获得移动速度加成;

}

Q{

向前冲刺一段距离;

在穿过的敌人处留下标记;

}

W{

荣耀行刑官接触标记会获得充能,使荣耀行刑官的普攻造成额外伤害;

充能可积攒;

}

E{

荣耀行刑官先前释放一个圆形的大型标记(固定距离);

再次释放会回到荣耀行刑官处;

无冷却;

大型标记会替荣耀行刑官收集小型标记;

大型标记如果接触到敌方英雄会留下小型标记;

Q如果触碰到大型标记会刷新冷却;

}

R{

荣耀行刑官向一个方向释放无限距离的冲斧;

冲斧如果碰到...

S{

荣耀行刑官的普攻会在目标落点的位置留下一道标记;

荣耀行刑官的移动到标记处会获得移动速度加成;

}

Q{

向前冲刺一段距离;

在穿过的敌人处留下标记;

}

W{

荣耀行刑官接触标记会获得充能,使荣耀行刑官的普攻造成额外伤害;

充能可积攒;

}

E{

荣耀行刑官先前释放一个圆形的大型标记(固定距离);

再次释放会回到荣耀行刑官处;

无冷却;

大型标记会替荣耀行刑官收集小型标记;

大型标记如果接触到敌方英雄会留下小型标记;

Q如果触碰到大型标记会刷新冷却;

}

R{

荣耀行刑官向一个方向释放无限距离的冲斧;

冲斧如果碰到大型标记会调整方向,如果荣耀行刑官接到冲斧并至少命中一名敌方英雄R恢复冷却;

}

万书汇

间客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间客

[图片][图片]

作者: 猫腻
出版社: 起点出版社
出版年: 2011-9
装帧: 平装
ISBN: 9788542614343

PDF 下载

mobi 下载

间客


作者: 猫腻
出版社: 起点出版社
出版年: 2011-9
装帧: 平装
ISBN: 9788542614343

PDF 下载

mobi 下载

木魅

零雨

       我站在窗前,看云压将下来,迎面压向我。远处的摩天大楼渐渐隐身到雾里,只不知在那儿坐办公室的人眼中是何种风景。窗户大敞着,将几丝雨几缕风迎进室内,沁凉的感觉,让我想起《诗经》里“我来自东,零雨其濛”的句子。一只鸟狼狈地支棱着被淋得湿重的双翼,匆匆赶回巢。世界褪了色,苍茫茫的天与地,苍茫茫的叶和花。真的是很敏感了,琉璃易碎似的。

       我对燕说,这样的天色像英雄早年落魄时,孤独幽冷空寂如梦,低回的情绪应伴随冷雨砸遍的刺骨,无人理解甚...


       我站在窗前,看云压将下来,迎面压向我。远处的摩天大楼渐渐隐身到雾里,只不知在那儿坐办公室的人眼中是何种风景。窗户大敞着,将几丝雨几缕风迎进室内,沁凉的感觉,让我想起《诗经》里“我来自东,零雨其濛”的句子。一只鸟狼狈地支棱着被淋得湿重的双翼,匆匆赶回巢。世界褪了色,苍茫茫的天与地,苍茫茫的叶和花。真的是很敏感了,琉璃易碎似的。

       我对燕说,这样的天色像英雄早年落魄时,孤独幽冷空寂如梦,低回的情绪应伴随冷雨砸遍的刺骨,无人理解甚至无人理会,冥冥间成为落幕前众叛亲离一片萧索的谶语。战死的英雄赢得壮烈,告老的英雄失去宁静。西楚霸王自刎于乌江,后人少有究其功过;奥雷里亚诺上校躲进作坊里打制金鱼,陈年的旧账经了无数次翻阅重算。他们曾历过多少次风吹雨,多少次忘怀地笑过,又多少次泪如雨下。余光中问:“一位英雄,经得起多少次雨季?他的额头是水成岩削成还是火成岩?他的心底究竟有多厚的苔藓?”同样是无解的,也不需要回答。正如《史记》中的虞姬不知所终。雨也好风也好虞姬也好,都是英雄本身,都是看一座崇山不问产出青䨼还是㻬琈,不赞其“岱宗夫如何”,只觑往浓绿深处薜荔女萝空谷幽兰,只关照一片苔的至微至厚。透过英雄的柔软,可以见人。

       雨幕下立着一个少年,孑然地立着,衣衫泛白,有一种英雄式的桀骜。于我,只是孤独的路人。

       燕,你之前是怎么回答我的?

                                                2018.7.4

山水声

原创英雄野猪补充

E

如果野猪有暴击几率暴击几率会提升e的伤害护盾和移动速度

E

如果野猪有暴击几率暴击几率会提升e的伤害护盾和移动速度

山水声

山水声原创英雄-野猪

被动

野猪对目标的第一次普攻或暴击会使目标击飞

目标如果因非此技能击飞目标会被刷新

如果第一次普攻是暴击目标会被击退

Q

向前方冲撞如果命中敌方英雄敌方英雄会被击飞然后刷新此技能并且一定时间内此技能不会命中该英雄

W

野猪伸长獠牙向前方直线造成击飞并短暂时间内获得攻击距离

E

野猪获得护盾和移动速度并且下次攻击必定暴击

野猪可以在被控制时释放会解除控制但不会获得护盾

R

野猪选择一名己方英雄乘骑到自己身上

野猪代替己方英雄移动承受伤害和控制

被动

野猪对目标的第一次普攻或暴击会使目标击飞

目标如果因非此技能击飞目标会被刷新

如果第一次普攻是暴击目标会被击退

Q

向前方冲撞如果命中敌方英雄敌方英雄会被击飞然后刷新此技能并且一定时间内此技能不会命中该英雄

W

野猪伸长獠牙向前方直线造成击飞并短暂时间内获得攻击距离

E

野猪获得护盾和移动速度并且下次攻击必定暴击

野猪可以在被控制时释放会解除控制但不会获得护盾

R

野猪选择一名己方英雄乘骑到自己身上

野猪代替己方英雄移动承受伤害和控制

馨竹~南音

英雄

我们想成为英雄,不过是为了守护心中的那些美好!


致敬伟大的英雄:托尼·斯塔克

我们想成为英雄,不过是为了守护心中的那些美好!


致敬伟大的英雄:托尼·斯塔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