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英雄联盟双城之战

76121浏览    587参与
壁纸头像🐰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哈哈哈哈...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哈哈哈哈

Ins | inhoso.art 蹲他推特几天了没更新这张图的高清版本🤣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哈哈哈哈

Ins | inhoso.art 蹲他推特几天了没更新这张图的高清版本🤣

壁纸头像🐰
你要我背叛我女儿?你们皮尔特沃...

你要我背叛我女儿?你们皮尔特沃夫有这个资格吗!

你要我背叛我女儿?你们皮尔特沃夫有这个资格吗!

壁纸头像🐰
爆爆:爆爆要抱抱!我才不是Ji...

爆爆:爆爆要抱抱!我才不是Jinx,是吧老爹

希尔科:你是最完美的,别听他们瞎说

Twi | oolonglatte_

爆爆:爆爆要抱抱!我才不是Jinx,是吧老爹

希尔科:你是最完美的,别听他们瞎说

Twi | oolonglatte_

Arteast
“看看谁来了,小不点大救星!”

“看看谁来了,小不点大救星!”

“看看谁来了,小不点大救星!”

Tangerine

9. 爆炸性新闻 (双城Marcus)

走访调查的工作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你们已经快调查了大半个月了,几乎把这片区域的人类男女老少都混了个脸熟;马库斯和你一起写了大约50页的报告,他甚至都背熟了你的特殊的记录符号。


这次轮到你问话了。其他人在一旁休息,他们连聊天抱怨的力气都没有。

你半跪着,努力让自己和眼前这个看起来疯疯癫癫、脏兮兮的约德尔人视线持平。


“您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你的嗓子沙哑,脸都要笑僵了。


“呵呵呵哈哈哈好好玩……你有吃的吗?有么?有么!”这个神经质的小毛球蹦蹦跳跳的,它肯定能听懂你说话,他只是不想听。


“……”你一时间不知道拿它怎么办。


回头看看你那些队友。他们都专注的观赏...

走访调查的工作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你们已经快调查了大半个月了,几乎把这片区域的人类男女老少都混了个脸熟;马库斯和你一起写了大约50页的报告,他甚至都背熟了你的特殊的记录符号。



这次轮到你问话了。其他人在一旁休息,他们连聊天抱怨的力气都没有。

你半跪着,努力让自己和眼前这个看起来疯疯癫癫、脏兮兮的约德尔人视线持平。


“您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你的嗓子沙哑,脸都要笑僵了。


“呵呵呵哈哈哈好好玩……你有吃的吗?有么?有么!”这个神经质的小毛球蹦蹦跳跳的,它肯定能听懂你说话,他只是不想听。


“……”你一时间不知道拿它怎么办。


回头看看你那些队友。他们都专注的观赏这出好戏。

让新人处理约德尔人算是警局传统,你对这些爱恶作剧的惹不起的毛球矮子也有所耳闻。

你给马库斯使了个眼色,做了个手势。

(要不要继续沟通)


马库斯点了点头,用手势回应了你

(继续)


你口袋里向来都揣着几颗糖果。

“给,”你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几颗糖,“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什么时候?”


“……”混蛋毛球矮子的小爪子紧紧攥着几颗糖果,它瞪大充满血丝的眼睛,耳朵不停的前后摆动,浑身的毛竖起。


“你还想要糖吗……?”你被这个约德尔人的诡异举动吓到了,想再掏出几个糖安抚它的情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约德尔人毫无征兆的尖叫吓了你一跳。

间隔仅仅不到半秒,西北方传来爆炸声。


爆炸中心离你们不远。不是寻常的爆炸物。你苦苦寻找的携带魔法微粒的黄铜力场在空气中急速扩散,突如其来的魔法力场的剧烈波动让你的胃里翻江倒海。


疯子约德尔已经跑没影了。你好像感觉到它猛拽了一下你的手腕。

不重要了。


你努力克服呕吐的不适感,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归队。小队瞬间拔枪站好队形进入戒备状态。


“是船舱里的那种炸弹!”你有些耳鸣,说话都是用喊的。


“你能听出来?”那个胖子有些破音,听起来被吓得不轻。


“跟我来,我知道爆炸中心在哪。”你跑步的时候胃里还在反酸水。


“这我也知道!”瘦子马格尔什么时候都不忘挤兑你两句。


刚刚爆炸留下的痕迹鲜明的像聚光灯的光柱,你甚至不用刻意的保持共鸣状态。

你们在四处逃窜的惊慌的祖安人流中逆行,街道店铺本就带有裂痕的破旧玻璃已经被震得粉碎。越接近爆炸中心路上的血块肉块越多。


“是这……”你看着前面的快被炸成废墟的酒吧。店门口全是喷射状血迹,不用进去就知道里面的景象有多惨。


“原地警戒,等大部队支援。”马库斯不会同意你们贸然进入爆炸现场。


第一现场混乱不堪。人类的恐惧情绪也会汇聚交织成独特的魔法纽带,黄铜炸弹的位置在其他能量返照下更加清晰。


“那边有关键物证,可能是个还没爆炸的哑弹。”你指了指酒吧旁边巷子里的垃圾桶。


“这你怎么知道?”马库斯保持持枪警戒的姿势,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冷静。


“这点你可以相信我。”你确定以及肯定,环境的感知不会撒谎。


“等增援!”马库斯好像在单独给你下命令。


“里面肯定没有爆炸物。”


“我说了,等增援!!”


有些祖安人确实是重情重义,消息扩散的比往水里第一滴墨水还快。零零散散的胆子大的人不顾一切的想冲进现场。

有些人哭着喊着,估计是有亲人死在里面。还有些投机倒把的小偷甚至在抢死尸身上的值钱物件。


5个武装的皮城执法官也拦不住成群的阴沟佬。马库斯两次鸣枪警告根本没有一丝震慑作用。


“妈的!上面不让我们打死这些阴沟佬。”瘦子马格尔急得破口大骂。


“证物还在那边。”你看了看马库斯。他的表情有点狰狞,他的忍耐应该快到极限了。


“走!其他人留下!”马库斯选择相信你的判断。


万幸还没有祖安人接近那个垃圾桶。

人流量越来越大,他们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

马库斯走在你前面开路,他撞飞那些祖安人的力度肯定掺杂了不少个人情绪。

“你别被挤丢了。”马库斯让你用手勾住他的腰带。


厨余垃圾的酸臭味伴着血腥味扑面而来,几块碎砖和沙土盖在了露天的垃圾上。

那颗可以作为关键证据的哑弹就在里面。


你伸着头望向垃圾桶内部,感觉眼前一片血红,还没来得及看清。

马库斯迅速用手捂住你的眼睛。


你好像听到他呕吐的声音……

酸羊

脑子里的老婆是美好的、画出来是残忍

脑子里的老婆是美好的、画出来是残忍

沈与其
孤勇者 之前给朋友写的

孤勇者

之前给朋友写的

孤勇者

之前给朋友写的

高等数学

双城编剧在推特上的答疑搬运和个人翻译(金克丝、蔚)

1、关于金克丝的对象

提问:我把所有钱给编剧,求求你了,给金克丝一个女朋友吧!

回答:她需要一个治疗专家。

[图片]


2、关于金克丝杀希尔科

提问:金克丝杀死希尔科是因为音乐盒吗?我还以为她是本能地想保护蔚才杀死希尔科的。

回答:她就是出于想保护蔚的本能。

😭

[图片]

3,关于金克丝和艾克打架

提问:艾克和金克丝打架的时候,我们看见小艾克被射中后用了一种回溯的能力,那是不是意味着艾克回溯了时间,或者他只是在脑内模拟了一下场景?

回答:他在脑内想象了一下,回忆了之前和爆爆打架的时候的场景,因此预测了金克丝的行动然后打败了她。

(打脸一些傻瓜言论如“金克丝放水”)...

1、关于金克丝的对象

提问:我把所有钱给编剧,求求你了,给金克丝一个女朋友吧!

回答:她需要一个治疗专家。


2、关于金克丝杀希尔科

提问:金克丝杀死希尔科是因为音乐盒吗?我还以为她是本能地想保护蔚才杀死希尔科的。

回答:她就是出于想保护蔚的本能。

😭

3,关于金克丝和艾克打架

提问:艾克和金克丝打架的时候,我们看见小艾克被射中后用了一种回溯的能力,那是不是意味着艾克回溯了时间,或者他只是在脑内模拟了一下场景?

回答:他在脑内想象了一下,回忆了之前和爆爆打架的时候的场景,因此预测了金克丝的行动然后打败了她。

(打脸一些傻瓜言论如“金克丝放水”)


4、关于三人年龄

提问:蔚、金克丝和凯特琳在这部剧里的年龄是?我们知道了杰斯的确切年龄,但其他人都好难确定。

回答:凯特琳和蔚在第一幕里年龄差不多,可能相差一岁?大概在14-16岁左右的样子。爆爆11-12岁。后面的剧集和前面的大概隔了6-7年,这些岁数都是估计性的因为符文大陆的时间和现实有点不同,也是开放性的供大家自己理解。

5、关于蔚

提问:在联盟里蔚戴着克莱格的护目镜,是同一个吗?是蔚从克莱格的护目镜上找到灵感给自己整了个相似的,还是她回去拿了克莱格的护目镜?

回答:好眼力!

6、关于蔚

提问:蔚在第一幕结束后立刻被送进了监狱吗?或者是在几个月或几年后被送进去了?

回答:马可斯立刻把她送进了监狱

再提问:我觉得马克斯捏造了她的年龄(指把未成年蔚送进监狱)

回答:很有可能


三呱吉

金克斯,愿你不再悲伤

全剧最痛苦的一个人,一直无法放下过去的所有,不被认同,害死伙伴这些念头一直挥之不去折磨着自己,即使没有人怪他,也无法得到自己的原谅,疯掉她来说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吧,不然可能自己耗死自己,每次看到她露出悲伤的表情,才觉得终于在正视自己,有的时候会觉得死亡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金克斯,愿你不再悲伤

全剧最痛苦的一个人,一直无法放下过去的所有,不被认同,害死伙伴这些念头一直挥之不去折磨着自己,即使没有人怪他,也无法得到自己的原谅,疯掉她来说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吧,不然可能自己耗死自己,每次看到她露出悲伤的表情,才觉得终于在正视自己,有的时候会觉得死亡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白菜目瞪口呆

怎么想都是拳头的错

感谢@赤色上苍 在我上一篇分析里的评论和分享,我陷入沉思并感到需要单开一篇认真回复,说一说这几天思考以后对金克丝、蔚和希尔科的理解。

[图片]

有一点,“蔚创造了金克丝”并不是我说的,而是金克丝/爆爆亲口对蔚说的,而我相信那不是气话。在我的理解里,蔚吼出"You ARE a Jinx"那一刻,金克丝就诞生了。也能够看出蔚对她究竟有多么重要:她此前的人格由蔚培养,自我肯定完全建立在蔚对她的肯定认可之上,蔚是她的大姐姐也是她的世界、她的标准、她的主心骨和她的方向。其他人的否定从根本上无法影响她,但蔚的否定不一样,蔚是她自我肯定的来源,...

感谢@赤色上苍 在我上一篇分析里的评论和分享,我陷入沉思并感到需要单开一篇认真回复,说一说这几天思考以后对金克丝、蔚和希尔科的理解。

有一点,“蔚创造了金克丝”并不是我说的,而是金克丝/爆爆亲口对蔚说的,而我相信那不是气话。在我的理解里,蔚吼出"You ARE a Jinx"那一刻,金克丝就诞生了。也能够看出蔚对她究竟有多么重要:她此前的人格由蔚培养,自我肯定完全建立在蔚对她的肯定认可之上,蔚是她的大姐姐也是她的世界、她的标准、她的主心骨和她的方向。其他人的否定从根本上无法影响她,但蔚的否定不一样,蔚是她自我肯定的来源,蔚一旦否定爆爆,爆爆也就不可能再肯定自己。于是她只能转向蔚对她的新定义——金克丝,带来厄运的人。


蔚不是故意的,当然不是故意的,那时候的蔚也只是个孩子,经历了混战和身心的伤害、经历了从希望到绝望的可怕落差、经历了几乎所有亲人的突然死亡,面对同样是无心造成悲剧的爆爆失控是太正常的事情。她也没有真的想丢下爆爆,如果希尔科没有出现,如果她冷静几分钟就回去找爆爆(我相信她是这样打算的),道歉、原谅、和解,爆爆还是能好起来,她们还是能一起好好生活下去,一起成长,而爆爆的天才在蔚身边同样不会被埋没,她或许会成长成一个——不那么复杂、不那么矛盾,实话说,也不那么有趣、不那么酷——但更加健康更加阳光的英雄。但阴差阳错,这一切就是发生了,蔚的一巴掌打碎了爆爆,一句怒骂使金克丝诞生,而她自此被迫从妹妹的人生缺席多年,没有机会再去修正这一切。


但是正如这位姐妹所说,塑造、培养、鼓励她无限放大和发展属于金克丝的部分的是希尔科。不能说希尔科是真正爱“她”的人,但希尔科是真正且唯一爱“金克丝”的人,他对金克丝的爱胜过金克丝自己。他的爱绝对是真挚的、浓烈的,只不过是不健康的。他不只加深了她对蔚的误解、纵容和鼓励了她的疯狂,还培养了她对于爱的错误观念,让她认为真正的爱都应该像希尔科对她那样,极端的亲密、极端的排外、两人与世界为敌——这也是为什么以前两姐妹明明有别的朋友和亲人,再见后金克丝却无法容忍蔚身边的凯特琳。因为希尔科告诉她、也以实际行动向她展示,真正爱你的人只会在意你一个人,会把你之外的所有人都当做敌人,一丝一毫的关心和重视都不会分给他人。希尔科是这样让她相信的,也的确是这样去爱她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存在着一种不健康但非常诱人的张力,我想,许多人在心里某个部分应该都渴望过这样一种绝对的亲密,即使现实中健康的亲密关系里两人必然会有矛盾、不和、会各自有其他的朋友亲人其他的关系。金克丝没有机会去学习健康的亲密关系是什么样子,她觉得蔚不像以前那样爱她,除了蔚对金克丝的恐惧、不理解,除了蔚对她无心的逼迫和折磨,这应该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但,希尔科是真的爱金克丝,这种爱一开始可以被归为弗洛伊德分类的“自恋式的爱”中的“爱上自己过去的样子”——金克丝被蔚否定、被蔚抛弃的经历并由此产生的对蔚的怨恨,跟他过去和范德尔的经历太像。这其实可以说是一个误会,因为当时的姐妹俩和从前的他和范德尔并不一样,蔚不是真的要否定和抛弃爆爆,当时的她们之间也并没有范德尔和希尔科之间那种无法调和必然导致决裂的理念冲突。这个误会成为了希尔科爱上金克丝的契机,而此后他给金克丝的,都是那时候他自己想要的,不过是以一种极端的程度:亲密、理解、无条件的包容和接纳。但在他后来逐渐为了金克丝一次次违背原则、不顾大局甚至放弃了自己一直以来为之奋斗的理想的时候,这种爱逐渐脱离了自恋的范畴,走向了升华的牺牲和奉献,他的自我定位也逐渐成为了“父亲”——精神上他依旧脱离不了范德尔的影响,因此他最终活成范德尔那样作为父亲为了女儿牺牲其他一切的样子;他亲手塑造了金克丝,金克丝是他的造物也是他的孩子,最后以自我牺牲使造物完美像极了为创作献出生命的艺术家;而除去这一切,我想他对金克丝复杂而深刻的感情里,是有真正的、无条件的、不求回报只求成全的纯粹的爱的,而这样无条件的爱、无条件的肯定,促成金克丝最后决定做金克丝,也将从此支撑金克丝继续活下去。


而蔚,我之前说她只爱爆爆,但这个结论也许下得太肯定。在这场她和希尔科之间的“爆爆/金克丝”争夺战里,对她最不公平的是,她从来没有一个机会去好好认识金克丝,而希尔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慢慢地去了解爆爆,去一点点说服金克丝放弃爆爆,甚至亲手把她浸入水中去杀死爆爆——希尔科要金克丝活要爆爆死,希尔科不爱作为矛盾体的她而只爱金克丝,这已经表现得非常清楚。但蔚真的不能爱金克丝吗?如果她们能在合适的环境里好好相处,如果她能一点点了解金克丝都听说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思考了什么、挣扎了什么,如果她能有机会知道金克丝是如何变成现在的金克丝,她真的不能去爱她吗?金克丝想要蔚了解自己的,但最后的晚餐这种自我表达的方式冲击力太强,蔚在自己和凯特琳双双被绑命悬一线的时候,要求她立刻看懂金克丝恐怖程度堪比其创造力的求救信息也许太强人所难了。蔚是会逃避的,就像扇了爆爆耳光之后无法面对失控的自己和受伤的爆爆会逃避,后来在桥上看到杀人如麻的金克丝会逃避,最后的晚餐上她想要带着爆爆/金克丝一起逃避。但我不觉得她的逃避会是永久的。她会冷静下来,会收拾自己,会准备好然后重新去面对她需要面对的。如果她能把金克丝带走,她就不会一直逃避金克丝。只是每当她一逃一切就会向着无法挽回的方向发展下去。她从来没有得到过足够的时间,她们都没有,事情接二连三发生得太快,所以她们只能分道扬镳,直到最后,蔚都没有机会决定她愿不愿意、会不会爱金克丝。


也许,如果有机会,她真的会。希尔科的爱是给金克丝的,他爱她是因为他看到了她身上的金克丝,因此他必然不能接受爆爆。但蔚不是因为她是任何样子而爱她,蔚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是无条件的,爆爆或者金克丝只是蔚的爱(或者伤害)的结果。那么,在合适的环境下,在充分的理解下,蔚未必不会愿意为了她去接受她,去接受再也回不去从前模样的爆爆,去接受杀人如麻的疯狂的金克丝(当然,她会试着改变她),去接受一个支离破碎的矛盾混合体,去磨合,去探索新的相处模式,去重新教给她健康的亲密关系是什么样子。


——只不过该死的命运AKA拳头没有给她们机会,也不会再给她们机会了。




千岱

错位倾诉(2)

(1)在这里 

   过去的希尔科X现在的金克丝

   应各位的要求续写的穿越梗

   ooc我的,正文如下⬇️

    “你走吧,别再招惹野火帮了。”

     艾克看着金克丝失焦的瞳孔,他又一次放弃了除掉她的打算。

    他收缩了时间卷曲器,上面的挂表在金克丝眼前闪过,她渐渐回神。

    “你怎么做到的,小...

(1)在这里 

   过去的希尔科X现在的金克丝

   应各位的要求续写的穿越梗

   ooc我的,正文如下⬇️

    “你走吧,别再招惹野火帮了。”

     艾克看着金克丝失焦的瞳孔,他又一次放弃了除掉她的打算。

    他收缩了时间卷曲器,上面的挂表在金克丝眼前闪过,她渐渐回神。

    “你怎么做到的,小不点?”

    “你怎么让我回到过去的?”

     金克丝闪到艾克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就算回到过去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他盯着金克丝,轻笑一声。

    他也曾在过去的时间节点里迷失过,试图改变面前女孩的人生,但无论怎么做,她都会以不同的方式成为金克丝。

   结局都是一样的,未来永远是让人无力的殊途。


   “可我想见他…我只想见见他...我还没听完他给我讲的故事...我还有好多话没对他讲....”

   她哀戚的神情让艾克有瞬间的恍惚,但她旋即又用红瞳看着他,露出偏执的大笑。

  “让我回去!”她拽住那个挂表,冲它喊道。

  “我得回去!”她看着艾克无动于衷的脸,将枪口对准了窗外正在抓蝴蝶的孩子。


   “好吧,但我要告诉你,不要妄想改变什么。”

    艾克妥协地叹了口气,将时间卷曲器伸展开,挂表闪着蓝色的光芒,周遭的空间扭曲成了小小的漩涡。

  “还有,现在的你进入了当时的节点,就会替换掉原本时空中的你。”

  “少废话,快点开始吧!”金克丝迫不及待的看着艾克按下挂表,她的耳边又是空气高速流动所传来的轰鸣。

  

    她睁开双眼,脸颊上的泪痕未干。希尔科已经讲完了他的故事。

  “人总是会变得强大的,小姑娘。”

   他低头看着她,他在等她松开紧抱着自己的手。

  “你现在该回家了。”

   女孩对他的话视若无睹,他根本挣脱不得。

   他有点后悔自己突发善心了。

  “我可以,跟你回家吗?”

   被泪水浸的透亮的红瞳锁住他,他看到了里面呼之欲出的乞求。

  “我没有家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划开了他的心脏,密密麻麻地疼痛扩散到全身,他的拒绝被堵在咽喉,最后分崩离析。

   为什么,他会为一个陌生的女孩感到心痛呢?

  “我们走吧。”

   他叹了口气,他又突发善心了。

  

   一路上,女孩牢牢地攥紧他的手,他能感受到指甲扎进他皮肤的刺痛。他听着身旁传来的轻快的不知名小调,还是没有甩开手。

  “到家了。”

  金克丝闻声抬头看向这座破旧的三层小楼,她曾在这里居住过,那是希尔科收养她的第一年。

  她甚至清晰地记得自己的房间在第三层的楼梯处,那是离希尔科最近的房间。他能听到自己夜里的哭喊,然后冲进来给她讲睡前故事。

  都是些无聊至极的故事,她一个也想不起来了。

   她觉得自己应该再听一遍。

  “去选个房间吧。”

   推开门,希尔科带她站在楼梯口,向她指了指空荡荡的二楼。让她想想,二楼最左侧的房间,是他的办公室,她曾在里面缠着他要求陪自己玩耍。

  “我想要这间。”她还是走到了三楼,站在了自己曾经的房间前。

  “随你吧,我会派人来整理的。”

   希尔科看了眼那个就在自己隔壁的房间,转身下了楼。


  “你叫什么名字?”

  “金克丝。我是金克丝。”

  “确定要住在这里吗?”

  “当然!我不会白住的,我的意思是,我会帮你的忙。”

  坐在餐桌上的希尔科看了看面前的女孩,他实在不知道除了身后的那把枪,她还能帮自己什么忙。

  “我讨厌这个!”

   金克丝把盘子里的青菜挑出来,正准备放进希尔科的盘子。

   “好孩子不该挑食的。”

   希尔科握住了她的手腕,把那些青菜压回到原处。

 面前的女孩有些放肆,他想她的家人对她太纵容了。

  金克丝不解地看着他,她以前就是这么做的。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希尔科走过去开了门。

  是塞薇卡和另一名女人。

 “上去打扫一下我隔壁的房间。”

  那个女人恭顺地点了点头,旋即上楼了。

 “是有客人吗,老大?”

  塞薇卡并没有看见餐桌上的金克丝,她有些诧异为什么希尔科要派人整理一个新房间,还是在他隔壁。

  他最讨厌别人打扰他了。

 “算是吧。”

  希尔科看了看正在重新把青菜都挑出来的女孩,点了点头。

  塞薇卡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金克丝。她感到错愕又震惊。

 “您认识她吗?”

 “她可是个疯子!”

  她又想起冰冷的枪口对着她,女孩准备扣动扳机的样子,她浑身发麻。

  “哦,是吗?”

   希尔科重新坐回餐桌前,看着盘子里多出来的青菜,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不过是个挑食的小姑娘。”

高等数学

编剧在推特全答疑搬运和个人翻译(第二季、杰斯、维克托、蔚凯)

1、关于第二季

提问:你们已经写了几季剧本了?或者你们正在写第二季剧本吗?

回答:第二季已经在制作中了,那意味着第二季剧本已经完成了,我不能再多说了!

[图片]

2、关于杰斯

提问:杰斯小时候和他妈待的那个下雪的地方是哪?弗雷尔卓德和皮尔特沃夫离得很远,而巨神峰又如此难攀登。

回答:是在皮尔特沃夫之外,符文之地的某处。

[图片]

3、关于杰斯维克托年龄

提问:我想知道维克托比杰斯年轻还是年长?

回答:我不知道!我们都觉得他们年龄相近。

[图片]

4、关于维克托

提问:你们团队有想过维克托会有如此恐怖的人气吗?

回答:我们都爱维克托所以我们毫不惊讶其他人也喜欢他。...

1、关于第二季

提问:你们已经写了几季剧本了?或者你们正在写第二季剧本吗?

回答:第二季已经在制作中了,那意味着第二季剧本已经完成了,我不能再多说了!

2、关于杰斯

提问:杰斯小时候和他妈待的那个下雪的地方是哪?弗雷尔卓德和皮尔特沃夫离得很远,而巨神峰又如此难攀登。

回答:是在皮尔特沃夫之外,符文之地的某处。

3、关于杰斯维克托年龄

提问:我想知道维克托比杰斯年轻还是年长?

回答:我不知道!我们都觉得他们年龄相近。

4、关于维克托

提问:你们团队有想过维克托会有如此恐怖的人气吗?

回答:我们都爱维克托所以我们毫不惊讶其他人也喜欢他。

5、关于蔚凯

提问:在床上的场景里蔚抓住凯特琳的手,这是写在剧本里的,还是导演/动画师的决定?

回答:是在剧本里的,但导演把这一幕整得比我想象得还要好。

6、关于蔚凯

提问:你能让我们看看 蔚脑海里闪回躺在床上的小蛋糕这段 在剧本上是咋写的吗?

回答:(读剧本中,和剧里一样就不翻译了)

是导演特意加入的闪回哦,剧本里没有。😉

7、关于蔚凯

提问:我注意到蔚凯在大桥上拥抱的时候,小蛋糕小声地说了一个词,说的是“我爱你”吗?

回答:那进展太快了!剧本上说“这个拥抱萦绕着情感。她们俩还不想说出来(情感),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如果你真的听到了,那可能是动画师的选择?

8、关于蔚凯

提问:我们能瞅瞅洗澡那段的剧本不?这上面有没有写小蛋糕对蔚很生气或是后悔她自己的行为?

回答:那个回忆的插入画面是导演的选择,不在剧本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