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英零

11.3万浏览    393参与
玄叁
发张旧图,是小演员合照捏他

发张旧图,是小演员合照捏他

发张旧图,是小演员合照捏他

去以秋云

啊……我问一下,现在还有人想要《自是有相逢》吗?我在考虑要不要二刷,没有的话就算啦w

占tag致歉(合掌)

啊……我问一下,现在还有人想要《自是有相逢》吗?我在考虑要不要二刷,没有的话就算啦w

占tag致歉(合掌)

夜羽枫

【all零】重新开始——Restart②

预警:

1、剧情紧接动漫第二季结束,与漫画无关

2、半原著向,会根据剧情对原作做一定改动

3、重生后,一个接受自己吸血鬼身份的零

4、随缘更新,佛系写文,尽量不坑

5、尽量不OOC

6、CP如题all零注意避雷。

      单章无明显CP不打tag,涉及到会打相应tag。

      所以有时候只看某些tag的大家会看到标题序号跳跃,是因为那章没涉及这个cp就没打。

      all零tag保证...

预警:

1、剧情紧接动漫第二季结束,与漫画无关

2、半原著向,会根据剧情对原作做一定改动

3、重生后,一个接受自己吸血鬼身份的零

4、随缘更新,佛系写文,尽量不坑

5、尽量不OOC

6、CP如题all零注意避雷。

      单章无明显CP不打tag,涉及到会打相应tag。

      所以有时候只看某些tag的大家会看到标题序号跳跃,是因为那章没涉及这个cp就没打。

      all零tag保证可看全文,或者可以看合集。


——————————————


 Chapter 2

 

夜间部上课时间,吸血鬼教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说着血液锭剂的成功,可下方的“学生”们却都兴致缺缺,只有一个吸血鬼在奋笔疾书。

当然,他并不是在听课。

 

“真是气死我了。”

 

他只是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画涂鸦。

 

“锥生零。”

 

涂鸦的同时似乎还能听到这个吸血鬼愤愤不平的碎碎念。

 

“他以为他是谁啊,竟敢一把抓住玖兰宿舍长的手腕,还敢用那样的方式挑衅枢大人!”

 

当然,夜间部的众人全都耳聪目明,即使是很小的声音也能听到,更何况这并没有刻意放低声音的碎碎念。

 

“啊呀,你这样……”

 

这不,听到声音后,不务正业的吸血鬼面前出现一道影子,好奇地拿走了他涂鸦的本子观看。待看清了涂鸦的内容后,发出了满是叹惜的无奈声音。

 

“搞得好像爱上他了似的。”

 

影子的主人正是夜间部的贵族吸血鬼早园瑠佳。

 

“谁会爱上他啊!”

 

涂鸦本的主人,同样是夜间部的贵族吸血鬼蓝堂英听到这句话立即进行了反驳。

 

“我恨不得亲手了结了他,那个风纪委员。”

 

蓝堂英的笔记本上画的正是他直言讨厌的、不久前挑衅了玖兰枢的风纪委员——锥生零的Q版涂鸦。

占据整页中心位置的Q版小人做着可笑的鬼脸,旁边写着许多涂鸦主人公锥生零的名字,并且不是被打了大大的叉,就是被涂得面目全非。角落里还画了几只玫瑰,仔细看玫瑰的茎叶上还缠了丝带,只是花瓣画得参差不齐,涂色也不甚上心,导致玫瑰呈现出了一副枯萎待谢的样子。

瑠佳盯着这画得神似白天风纪委员借花献佛给枢大人的玫瑰欲言又止,眼神余光不自觉地往他们君主的桌上瞟。

那只玫瑰还好好的放在枢大人的桌子上呢,半点枯萎的模样也无。

叹了口气,瑠佳把笔记本合上扔回给蓝堂英,双手环绕在胸前,站着看了会儿接到本子再次开始涂鸦的蓝堂英,说话不由得语带戏谑。

“真是幼稚。”

啪的一声合上本子,蓝堂英霍然站起,双手撑在桌子上,眼看着就要和早园瑠佳吵起来。

 

“不过,很有趣的样子,那个风纪委员。”

 

平铺直叙的语气,说着似乎理所当然的话,后方的支葵千里懒洋洋的说话声打断了即将开始的争吵。

 

玖兰枢翻着书页的手停顿了一下。

 

周围的贵族也全都停下了动作,惊愕地目光全都看向仰躺在椅背上望天,似乎只是说了一段再平常不已的话的支葵千里。

 

“支葵。”

 

支葵千里的好友一条拓麻轻叫他的名字,语气带着一丝提醒,似乎是想告诉他说错了话。

 

“嗯?”

 

支葵千里转身,眼含疑惑地看向另一位好友远矢莉磨,看起来完全没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才惹来这么多注目。

 

莉磨的表情波澜不惊,坐在桌子上向支葵扔着零食。

“给,饲料。”

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起来也完全不觉得支葵有说错什么。

一条对莉磨和支葵两位好友毫不在意这件事的态度只有无奈扶额,感到毫不意外。

不如说他早就该预料到两人的这种做法,有话直说忠于内心,完全不在乎周围氛围的样子。

这算不算是另一种天然呆?

 

可惜,两人对一条的担忧毫无所觉,依旧我行我素的在教室里玩着投喂与被投喂的游戏,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看着当事人无所谓的态度,众人也都没了兴致,收回了目光。

 

当大家以为事情似乎告一段落时,玖兰枢从座位上站起,手上还拿着书本和收到的玫瑰,看起来是打算直接回宿舍不在教室里上课了。

作为纯血的君王,本就无人敢质疑更无人敢阻拦玖兰枢的一举一动。

 

“您很在意那个风纪委员,枢大人?”

 

突如其来的发问打断了玖兰枢即将离开的脚步。

 

支葵千里趴在桌子上,嘴里还嚼着远矢莉磨给的零食,盯着君王手里本该早就被丢弃的微不足道的玫瑰,似乎是借此刚反应过来自己之前的话有哪里不对,所以才有此直接的一问。

原本懒散靠在窗台边的一条拓麻吓得立马站直了身体,眼睛直接看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好友,继而把求助的急切目光看向离支葵最近的远矢莉磨。

哪知道即使是对目光十分敏锐的贵族吸血鬼,莉磨也并没有看向自己,她的眼睛和支葵一样正一错不错的盯着君主,目光里带着好奇,似乎是也对问题的答案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看着教室内气氛逐渐凝滞,无奈的一条正准备自己上前打圆场时……

 

“哼,对我们而言那不过是个天真小女孩罢了,对吧,枢大人。”

 

一条带着诧异的目光看向正单手撑脸望向窗外的蓝堂英,差点怀疑是自己幻听。

 

“啊,也许吧。”

 

玖兰枢目光晦暗不清,丢下这一句话继续往外走。

 

“啊,不……”

“支葵你不要再啰嗦啦!”

“唔……”

“好危险啊。”

 

蓝堂英直接把自己的涂鸦笔记本往后扔,差点砸到想再次说话的支葵的脑袋上,被后方纵观全局的莉磨一手接下,堪堪停留在离支葵脑袋不到一公分处。

这一手直接打断了支葵原本想继续的追问,使他的话生生转了个弯变成了对蓝堂危险行为的控诉,说话间玖兰枢也早已离开教室。

 

“哼,枢大人怎么可能真的会在意那个黑主优姬,你们真是多此一举。”

早园瑠佳撂下这一句话,瞪了一眼支葵千里后,也收拾东西离开了教室。

 

支葵千里收到瑠佳的狠瞪,嘴里咬着莉磨再次投喂的巧克力棒,一脸的不明所以。

 

一直默不作声看完全过程的架院晓,此时静静地看着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堂兄弟,眼神里满含询问:你今天怎么了?你在枢大人面前失态了,英。

 

收到自己堂兄关心目光的蓝堂英只是向他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就又开始在刚刚从莉磨那要回的笔记本上乱涂乱画。

 

这么一闹,夜间部众人都没有了上课的心思,虽然以前也不怎么把课程当一回事,可这么令人烦躁连表面样子都装不出来还真是头一次。

一条拓麻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今天操的心格外的多。

 

“不过……”

 

一条拓麻盯着教室门口,玖兰枢早已离开,那里早就没了他的身影。一条却还是盯着那里,仿佛那里存在着玖兰枢的幻影,而他能借此看透君王的内心一样。

 

“你那模棱两可的回应,是对千里,还是对英说的呢?”

 

一条拓麻喃喃自语。

 

环顾教室,一条拓麻和架院晓对上了视线。

 

两人的目光相对,透露出他们拥有共同的想法。

 

估计大家也是一样明白的,毕竟同为吸血鬼上层阶级的LEVEL B贵族,谁也不蠢,千里出声询问大概也只是想要个确切的说法。

 

众人可都心知肚明,蓝堂英不过是捉住千里话中的漏洞偷换概念给众人解围罢了。

 

此风纪委员可非彼“风纪委员”啊。

 

夜之寮内,玖兰枢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锥生零递给他的玫瑰静静沉思。

 

“别人送的玫瑰花么……”

 

摘下一片花瓣夹到手边的书页里后,整朵玫瑰在他指尖迅速枯萎凋谢直至变为碎尘。

 

“那就留一瓣纪念足以,其他的……”

 

看着手里残存的尘土,玖兰枢似想起什么般轻笑一声。

 

“终归是离不开零落为泥土的命运。”

 

吸血鬼之夜中,唯有君王的双眼里,明灭着两点血红的微光。

 

——————————————

 

“我们又不是保护艺人出场的保安,没必要每晚都去看他们的‘表演’吧,理事长。”

“真是不容易呢,每晚都这样。”

“即使知道不容易你也不会给我们增加人手吧,毕竟你要保护他们身份的秘密吧。”

“哎?”

“而且这儿还有个完全不顶用的,还不如让我自己做来的迅速。”


出乎黑主灰阎的意料,他本来以为锥生零只是来向他表达自己做风纪委员为夜间部吸血鬼工作的不满,没想到零的不满似乎并不是很强烈,反而很理解他的用心。并且零希望只有自己工作,这样会更加便捷吗……

 

“我可是很努力工作的怎么会没有用!零你才是经常就翘班不见了吧。”

优姬大声反驳锥生零对自己的无情吐槽,想表达自己也是有存在感的,然而并没什么用。

“那是因为我工作效率高完全不需要管时间限制吧,毕竟我在时风纪还是不错的。”

这还真是一击必中的事实,优姬泪流满面无话可说。

 

看着蹲在墙角画圈圈的优姬,锥生零叹了口气。

他记得好多事如果优姬不在,自己单独行动的话是不会发生的,这样自己就能轻松好多。就算现在是人类,在迟早有一天会变成纯血吸血鬼公主的优姬身边,暗潮汹涌绝不会少。

不说那些残酷的斗争,最起码……

 

玖兰枢不在夜间部上课路上和自家妹妹打情骂俏的话,自己至少能少一大半工作量……

 

“你真的放心让自己的女儿去干这样危险的工作?我好歹也是个猎人,不能让我自己行动?”

看着语气坚决的锥生零,黑主灰阎表情有一瞬间的恍惚。

女儿吗?可是……

 

“不论你猎人的身份,你也是我可爱的儿子呀。这样的工作当然只有交给自己知情的可爱的儿子和亲爱的女儿做,我的心里才会放心,也不会那么愧疚啦!”

 

看着即将再次开始耍宝的黑主灰阎,锥生零心知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接下来无非又是一些黑主父女的‘吸血鬼如何和人类和平共处’的和平主义探讨时间,这一世再听一次也没什么意义。

 

“待不下去了,既然这样,我就出去巡视了。”

 

锥生零把优姬和理事长的呼喊抛在脑后,转身离去。

 

“又是这样,零也太我行我素了,这次居然想抛下我自己工作,理事长你以后也绝对不要答应他啊!零就不能和我一起搭个伴吗,这样什么都靠自己难道不孤单吗……”

优姬向理事长控诉的声音越来越小,孤单的尾音仿佛喃喃自语般难以让人听清。

 

“呜呜呜……”

“理事长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呀!”

“优姬,呜呜呜,零他这次没有反驳我他是我可爱的儿子这件事,他是不是默认了,咱们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他终于想开了愿意当我的儿子了,他还主动去巡逻我好开心呜呜呜。”

 

“理事长……”

零他好像说了是待不下去才出去巡逻的……

“是,「爸爸」。”

 

“爸……爸……”

 

看着激动的理事长,优姬保持着尴尬的微笑。

 

真相,说不出口啊……

 

————————TBC————————

【幕后小剧场】

Part 1:

生活不易,一条叹气。

生活不易,锥生叹气。

生活不易,理事长不叹气。

理事长选择开麦:寒夜飘零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Part 2:

早园瑠佳:不要问了!不要问了!我不就是想追个枢大人吗,你们越问我情敌越多了!这都又多了两个风纪委员了!俩了!

 

Part 3:

锥生零有话要说:我只是上辈子加这辈子听了两辈子都听习惯理事长叫我儿子了,一不留神忘记反驳了而已。

 

——————————————

【作者的话】

今天也是没有写完动漫第一集的更新(捂脸)

细微情节改动太多还都要写出来的忧伤……

大家看懂夜间部众人玩的文字游戏了吗?(ノ ̄▽ ̄) 

支葵千里和蓝堂英很机智的,你们看我真诚的眼神。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你    

 



日日樹喝碳酸饮料吗

啊 英后面接着的是零..这两个背影戳死我了……

啊 英后面接着的是零..这两个背影戳死我了……

暮酌

占tag抱歉,悄悄问一问有没有英右或者英中心的产粮群啊,或者冷cp单cp向的呢……好想拥有组织呀。

占tag抱歉,悄悄问一问有没有英右或者英中心的产粮群啊,或者冷cp单cp向的呢……好想拥有组织呀。

日日樹喝碳酸饮料吗
「对不起,我来晚了。」 画这张...

「对不起,我来晚了。」


画这张的时候快哭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




画这张的时候快哭了

有一颗水

占tag致歉,淡圈回血,出点儿冷cp本,走闲鱼。基本是全员,3A,零受向的本,还有一些其他的cp。具体索引见下


【图一】全员,3A向


【图二】晃零


【图三】凛零,薰零


【图四】英零,其他一些零受


【图五】英宗(已全出)


【图六】星北,翠弓,阿多晃,晃真,mika宗(已出)涉英



想要的小伙伴可以私信联系,联系前麻烦大家阅读一下最后一张图里的【必读】内容,鞠躬。

占tag致歉,淡圈回血,出点儿冷cp本,走闲鱼。基本是全员,3A,零受向的本,还有一些其他的cp。具体索引见下


【图一】全员,3A向


【图二】晃零


【图三】凛零,薰零


【图四】英零,其他一些零受


【图五】英宗(已全出)


【图六】星北,翠弓,阿多晃,晃真,mika宗(已出)涉英




想要的小伙伴可以私信联系,联系前麻烦大家阅读一下最后一张图里的【必读】内容,鞠躬。

日日樹喝碳酸饮料吗
就一草图 以后也不会细化 那个...

就一草图 以后也不会细化

那个涉娃是私心加的 没有别的cp向

就一草图 以后也不会细化

那个涉娃是私心加的 没有别的cp向

日日樹喝碳酸饮料吗
这几天补完南国剧情 我整个人都...

这几天补完南国剧情 我整个人都飞了他们是什么绝世可爱大宝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私心英零w

这几天补完南国剧情 我整个人都飞了他们是什么绝世可爱大宝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私心英零w

日日樹喝碳酸饮料吗

空间看到的,这是不是在说那谁和那谁(暗示)

p3p4是hs

空间看到的,这是不是在说那谁和那谁(暗示)

p3p4是hs

峰上松

20200110英智生日賀文

♧既然是給英智的生賀那肯定要寫雙會長

♧義大利paro,慶祝我生日池抽到兩張我沒有的英智卡&零卡

♧各位看文應該能看出我抽到哪兩張卡哈哈哈哈哈


「要來坐一回貢多拉船嗎?Maestro。」


又一場音樂會結束。義大利的夜晚,空氣中泛著淡淡的鹽味。

和樂團其餘人告別後,天祥院英智提著小牛皮箱走在磚石階上。一旁便是大運河,鵝黃的街燈泛著柔柔的光,依稀幾條在運河中撐船的影子,帶著威尼斯特有的風情。

天祥院英智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見到人的。

他打扮的很體面——一般撐船人其實沒那麼講究。白色的衣裝,戴著船帽,黑色的頭髮和夜晚融為一體,紅色的眼睛十分迷人。他就那樣站在船尾,和白色的船槳一同發著光——就...

♧既然是給英智的生賀那肯定要寫雙會長

♧義大利paro,慶祝我生日池抽到兩張我沒有的英智卡&零卡

♧各位看文應該能看出我抽到哪兩張卡哈哈哈哈哈



「要來坐一回貢多拉船嗎?Maestro。」


又一場音樂會結束。義大利的夜晚,空氣中泛著淡淡的鹽味。

和樂團其餘人告別後,天祥院英智提著小牛皮箱走在磚石階上。一旁便是大運河,鵝黃的街燈泛著柔柔的光,依稀幾條在運河中撐船的影子,帶著威尼斯特有的風情。

天祥院英智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見到人的。

他打扮的很體面——一般撐船人其實沒那麼講究。白色的衣裝,戴著船帽,黑色的頭髮和夜晚融為一體,紅色的眼睛十分迷人。他就那樣站在船尾,和白色的船槳一同發著光——就像天使一樣。

如果真是天使,那麼這場相遇還真是浪漫啊。

天祥院英智想的有些出神,那人看著他笑了笑,朝這邊揮了揮手。


「晚安,先生。這個方向和打扮,您是位指揮家嗎?」


「是啊。今晚在聖維大理堂的音樂會剛剛結束,隨處走走。」


對方又笑了下,沒有普遍應有的粗獷野性,優雅的彷彿他是位音樂會的聽眾,而不是大運河旁的船夫。

他指了指腳邊擱置的船槳,輕鬆而禮貌地發出了詢問,明明該是招攬生意的勢利口吻,卻讓人感受不到絲毫不適。


「你叫什麼名字?你並不像是個船夫。」


「呼呼,感謝誇獎。不過吾輩的確是個船夫——駕駛這艘貢多拉船。」


對方沒有回答所有的問題,這讓天祥院英智越發好奇。他起了興致,如果這是一種新穎的攬客方式,他想他願意掏出這份錢,來一場浪漫的、戲劇性的邂逅。

他坐上船,沒有指定地點,僅讓對方划著貢多拉船慢行。

威尼斯的運河多且長,兩側的建築鮮艷而搶眼,倘若是白天應該會更加迷人。但夜晚也非無趣,遠處的燈光依稀映出熱鬧的聲響,天祥院英智不怎麼去酒館,不過聽說去了才算是真正體驗到威尼斯的風情——豪邁熱情的美麗。

鼻間的水氣透著鹹味,這讓他想起下周在德國的音樂會,臨近萊茵河的杜塞爾多夫音樂廳,星型的穹頂十分美麗,不過和現在抬頭可見的威尼斯夜空相比,或許自然的景更勝一籌。


「Maestro,沒有想去的地方嗎?」


天祥院英智被打斷了思緒,耳朵收到對方的詢問,低沉的嗓音像大提琴,喉間隨著說話震顫的喉結透著一股性感。他微瞥一眼錯開視線,正好望進那雙紅色的眼眸,看見自己小小的縮影。這竟讓他感受到一種別樣的魔力。

自己似乎是被這個船夫給誘惑了——儘管對方什麼也沒做,但他似乎天生就能輕易吸引視線,像是獨特的一段旋律,過了今天再想起威尼斯時便會浮現在腦海,響在耳畔,讓人再也無法忘記。

但天使不該帶著、魅惑——那是惡魔才會做的事。

好吧,他更正自己的評價,這是一位穿著白衣服的惡魔——單從外表來看的話。


「不,我還想在船上多待一會。」


「既然如此,吾輩便慢慢往聖塔露西亞車站的方向划行吧。正好可以讓您前往其他地方。」


天祥院英智應了句,而後問了方才沒有被解答的問題。


「你叫什麼名字?我可是讓你做成一筆生意,稍微滿足顧客的求知慾是應盡的義務吧。」


「很有道理。」


身著白衣的惡魔摘下頭上的船帽,行了個禮貌的禮節。


「吾輩名為朔間零,在這條威尼斯大運河上駕駛貢多拉船維生——這份介紹有滿足您的求知慾嗎?Maestro。」


「唔,暫時滿足。作為回禮,我也報上我的名字,天祥院英智,樂團指揮——這你已經知道了。」


「是的,吾輩聽過這個名字——年輕有為的新銳指揮家,很榮幸為您服務。」


天祥院英智笑了下,「上周的音樂雜誌?」


「不,是來往的遊客和準備聽音樂會的觀眾告訴吾輩的。當然雜誌也是,但不是最直接的原因。」


「呵呵,很誠實的回答啊。」


朔間零禮貌一笑,面前的客人帶著年輕人的傲慢銳氣,興許是職業因素,舉手投足除卻貴氣優雅,還透出一股唯我獨尊的不容置疑——是個相當有主見的人吧。

身上的氣質耀眼的即便是夜晚也無法掩蓋,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分辨。指揮家都是這樣的人嗎?不,興許只有這位名為天祥院英智的指揮家才有這種特別。


他不禁低喃一句:「Amore a prima vista.」


「什麼?」


朔間零微微抿唇,儘管他有一口流利的義大利語,然而他本人其實沒有那麼熱情直率,不過他還是又說了一次。


「汝十分耀眼,讓人一眼便難以忘記——您有著讓人一見鍾情的魅力,天祥院先生。」


「喔?我收下你的讚美,朔間先生。不過,我可以理解成,你也是一見鍾情的其中一人嗎?」


「……」


儘管面對義大利人的甜言蜜語,這種反應十分正確,不過被這麼反問,反倒換他有些應付不了,興許是身為日本人那一面的靦腆影響著他也說不定。


「朔間先生?」


「……嘛,興許是如此也說不定喏。」


天祥院英智彎彎眼眸,這場邂逅真是物超所值,發現了一位不那麼輕浮的義大利人——那可是比下金蛋的母雞還要稀有的存在。


「謝謝,我很高興♪方便的話,下次來還能搭你的貢多拉船嗎?」


「當然可以,不過吾輩會按路程收費的。」


「沒有問題♪」


貢多拉船漂在大運河上,直到抵達終點站,兩人沒有再說話,氣氛卻格外和諧。


這是一個讓人難以忘懷的威尼斯之夜。

直到日後想起,天祥院英智還是覺得,那天晚上在大運河畔的邂逅,是他記憶中最獨特、也最動聽的旋律。


峰上松

❆2019聖誕快樂❆

❉好久不見,最近事務多壓力大,都要荒廢產糧了QQ

❉用cp段子產生器測點小段子吃吃糧,並擴寫成這些散文小段,無論是沙雕搞笑還是正經文青,都希望看文的各位喜歡,也希望新的一年大家都能心想事成,萬事如意啦(筆芯)

============================================ 

⧒沙雕向⧒


天祥院英智和朔間零再次冷戰。

具體什麼原因不清楚,只知道脾氣不錯的兩人難得撕開表面微笑的面具,彼此大聲地指責對方,而後朔間零氣沖沖拖走一個行李箱,冷戰且暫時分居到了現在。

「吾輩有什麼錯?沒有,都是天祥院那傢伙的問題。」

啤酒罐占了半張桌,另一半...

❉好久不見,最近事務多壓力大,都要荒廢產糧了QQ

❉用cp段子產生器測點小段子吃吃糧,並擴寫成這些散文小段,無論是沙雕搞笑還是正經文青,都希望看文的各位喜歡,也希望新的一年大家都能心想事成,萬事如意啦(筆芯)

============================================ 

⧒沙雕向⧒

 

天祥院英智和朔間零再次冷戰。

具體什麼原因不清楚,只知道脾氣不錯的兩人難得撕開表面微笑的面具,彼此大聲地指責對方,而後朔間零氣沖沖拖走一個行李箱,冷戰且暫時分居到了現在。

「吾輩有什麼錯?沒有,都是天祥院那傢伙的問題。」

啤酒罐占了半張桌,另一半只擺了一罐,朔間凜月撇開頭,完全無視自家兄長的酒後胡言。

「沒、沒錯,天祥院君……吾輩、嗝、不會原諒你……嗝。」

朔間凜月充耳不聞。

眼見醉鬼念念叨叨,囫圇亂語,趴在桌上製造穿耳的噪音,而後砰的一聲一捶桌,雙眼怒瞪前方,彷彿那裡有一個天祥院英智,滿臉挑釁。

「根暗野郎,給我滾入地獄--」

最終趴倒在桌,世界歸於清淨。

鬆開擰死的眉頭,朔間凜月嘆口氣,嘴巴抱怨不休,身體仍力行地收拾桌面,拉出牆角一個惹眼的大垃圾袋,裡面滿溢而出的鐵罐全是番茄味的啤酒。

真是麻煩啊,這個令人窩火的兄長。

朔間凜月將垃圾袋踢到角落,拎了件毛毯蓋在朔間零背上,自己則悠悠晃至沙發躺了進去。

那兩人想怎麼樣,他都不會管,只是老打擾他、甚至還沒法跟醉鬼講道理--這是非常非常嚴重的越界情節。

「小~英到底什麼時候要來領走,我沒那麼濫好心處理你們的問題啊。」

雖然冷戰不是第一次,他也不是頭回被燒到邊角,然而這一回點火的原因連他也沒法從朔間零口中挖出,只好捨命陪君子、陪哥哥,當一稱職的垃圾桶。

朔間零嘟囊了句,轉瞬又安靜下去。

罷了。

朔間凜月搖頭,拉上毛毯,看著逐漸亮起的天色閉上眼睛。

 

天祥院英智睜開眼。

第幾天了呢?距離他和朔間零的冷戰拉了多長時間,或許終於突破紀錄也說不定。

不過這件事錯不在自己,沒理由白旗由己方率先豎起。

腦袋不斷釐清事故責任,天祥院英智洩憤似用叉子戳著番茄片,直到滿目瘡痍的窟窿淌出一灘鮮紅液體,才滿意地收回手,紆尊降貴吃進嘴裡。

酸,軟,爛。

就跟那傢伙一模一樣。

吃什麼像什麼,這句話一點也沒錯。

擺手讓僕人撤下餐具,天祥院英智就著紅茶閱讀今日的報紙,看到朔間開頭皺起眉,尾端凜月復又鬆開,Knights的巡迴表演反響熱烈,作為校友自然高興。

只要別看見那個討人厭的名字,保持好心情也不難。

話雖如此,待視線又一次滑過手機,特別設置的鈴聲通知仍舊沒有響起。

呵,忍耐戰?

自己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天祥院英智將手機塞入抱枕下方,頭也不回離開。公務電話會自動轉接到家用座機,基本不會有漏訊的問題。

只不過用工作壓榨自己,這種方式,換作對方也會這麼做吧。

那自己丟開手機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回到沙發翻出被掩埋的手機,乾淨的介面似乎在嘲笑自己的鑽牛角尖。天祥院英智眉頭一皺,不得不正視自己這幾天的反常。

不過是誰也不願意先低頭而已。

如果先開口就明晃晃的輸了戰爭--畢竟自己不是過錯的一方,又何必向對方低下高貴的頭顱打破沉冰?好像自己矮人一截一樣。

但想必對方也是這個想法吧。

--所以才冷戰至今。

盯著手機,天祥院英智深吸口氣,快速按了幾下,摁下發送鍵後直接扔進掛在衣架上外套的口袋,轉身快步離開,彷彿背後有鬼追似的。

他已經妥協一步,至於對方的回覆自己什麼時候要看,那就是自己能掌控的權力範圍了。

 

朔間零酒醒的時間正好是中午。

被窗簾削弱的陽光打在自己坐著的位置,朔間零皺眉,慢騰騰起身往旁挪了一格,復又坐了下來。

環視四周沒有半點聲音,按了按腦袋,依稀記起今天是Knights巡迴表演的日子,房子裡不會出現第二個人、理論上是如此。

手機震動了下,朔間零伸手按開,看見好幾天不見的名字傳來一條信息。被宿醉影響的大腦機靈一起,用最快的速度點了進去。

 

    「陽光普照.jpg」

 

嗯哼。

連個標點符號也沒有。

然而作為破冰的人,稍微包容點也沒關係,儘管這個問候十分不友好--甚至可以說是惡劣,但要說自己不激動,那是假的。

行吧,這回肯定是自己的精神勝利了。

作為戀愛關係中年長的一方,必須得成熟包容另一半一切幼稚的舉動才對。

--完全忘了這幾天醉生夢死的頹廢醉鬼到底是誰。

想了想,朔間零摁下通話鍵,然而接連等了幾次仍舊是系統機械式的忙音,只好撇下電話,用不甚靈光的腦袋和手指輸入信息回覆過去。

真是幼稚喏,天祥院君。連吾輩的電話也不接。

不過包容汝那小孩子般的脾氣,可是身為年長者的責任與優待啊。

 

天祥院英智按捺到傍晚才拿出手機。

雖然不想承認,不過在看見一條未讀消息和幾通未接來電後,那份勝利帶著滿足的感覺還是很取悅自己的。

信息內容十分簡單,然而這份簡單讓他的心情好了好幾度。

「晚點一起去吃飯吧,天祥院君。」

他回撥那支未接來電,短暫的等待音後很快被接了起來。

而後說了一句,「好啊,朔間君。」

 

 

我想你了。

 

 

我也是。

 

 

============================================  

⧑正經向⧑

 

朔間零和天祥院英智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一個仿若黑夜中的烈焰,稍有不慎便會被燒成灰燼;另一個如同陽光灑落大海,一旦失足便是萬劫不復。

如若要說共通點,那便是神秘與危險--恍若不覺時便已踏入圈套,一舉一動被看清的暴露感讓人十足畏懼。

那為何他們能走到一起呢?

因為,朔間零曾經給天祥院英智帶來了光芒。即便影響並非全然正面。

而現在--

是並肩前行。是互相理解。是彼此包容。

 

倘若他們的關係成為彼此道路的阻礙,那麼所謂的「關係」便會被埋入心底,即便眼神剎那間對望也不會產生破綻。

「一個親近的朋友,老朋友,投緣的朋友。」

這是給彼此最安全空間的定位與說詞,也是一種變相的保護。

即使對方或許足夠強大能獨當一面,仍用最周全的方式護他無恙。

操心是戀人的權利,也是特權。

 

早晨,由天祥院英智道早安。

深夜,由朔間零道晚安。

其他時間,他們不刻意說話,但什麼都知道。


香草太郎

我搞了。
爱了三年的cp糖越来越多了,我幸福(^o^)o

我搞了。
爱了三年的cp糖越来越多了,我幸福(^o^)o

卤面
我cp牵手了,他们是真的(当场...

我cp牵手了,他们是真的(当场去世)

我cp牵手了,他们是真的(当场去世)

疏水走月

本月都🈚粮 发个面板

可以截对视,太强了!!后面还有面无表情零和惊慌英 好像哄人被冷淡的英(什么东西)总之双人面板什么都可以弄!

es好冷大家快回来玩啊…!!(哀嚎)

本月都🈚粮 发个面板

可以截对视,太强了!!后面还有面无表情零和惊慌英 好像哄人被冷淡的英(什么东西)总之双人面板什么都可以弄!

es好冷大家快回来玩啊…!!(哀嚎)

峰上松

520貓貓快樂

*腦補一堆貓貓出來,浪漫的節日配上可愛的動物,治癒一下被生活操勞的心靈

*雖然我是狗派,但貓咪真是……啊,太可愛了

*私設海量,數不清的流水帳,要是哪裡寫崩了,先遞上一份懺悔

*文中外觀設定並非參照南嘉堂,而是圖中的同人吊飾,真是特別特別可愛

*喵喵喵喵喵,520快樂


1.

天祥院家的貓是高貴精緻的代表。

長相、血統、柔順的皮毛,奶金色澤的毛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每一處都被仔細整理,絕對沒有翹起的、突兀的、雜色的毛。

他有個名字,英智。獨一無二的貓,漂亮的純血品種。

唯一的缺點便是身體太過虛弱,準備的飼料和牛奶都被要求經過嚴格的...



*腦補一堆貓貓出來,浪漫的節日配上可愛的動物,治癒一下被生活操勞的心靈

*雖然我是狗派,但貓咪真是……啊,太可愛了

*私設海量,數不清的流水帳,要是哪裡寫崩了,先遞上一份懺悔

*文中外觀設定並非參照南嘉堂,而是圖中的同人吊飾,真是特別特別可愛

*喵喵喵喵喵,520快樂

 

 

 

1.

天祥院家的貓是高貴精緻的代表。

長相、血統、柔順的皮毛,奶金色澤的毛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每一處都被仔細整理,絕對沒有翹起的、突兀的、雜色的毛。

他有個名字,英智。獨一無二的貓,漂亮的純血品種。

唯一的缺點便是身體太過虛弱,準備的飼料和牛奶都被要求經過嚴格的篩檢,除了要有充足的營養,份量也不能太多,否則消化系統會出問題。

英智貓每天都要聽數個小時的古典樂,在高貴典雅的氛圍中浸染薰陶,偶爾會順著主人的要求穿上精緻的小禮服,優雅地繞著房間轉了一圈,最後回去專屬於他的被褥窩了進去,直到服藥的時間到來為止。

英智貓有專屬的各種房間,培養氣質的、玩耍的、吃飯的、洗澡的,不一而足。他最喜歡的臥室有一大片落地窗,無論晴天或雨天,英智貓都會坐在落地窗前,眺望遠處的景色。偶爾他會打開窗溜了出去,在被主人發現前回到房間,腳下的泥土或草屑會在窗緣抖落,若是不小心被發現,待主人要開口斥責時便會輕輕喵了一聲。

——主人就再也說不出話了。

英智貓除了偶爾被要求穿上小禮服,大部分時間那片漂亮的金色短毛是他明顯的標誌。頸部掛著專門打造的純金小項圈,上頭綴有名字縮寫的E開頭名牌和一顆小鈴鐺,走路時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淡淡的香味順著風,在尾巴繞了一圈後透入鼻息,海藍的眼睛深邃而美麗,整隻貓在陽光下耀眼的如同天使。

英智貓很喜歡擺弄茶具,為此主人專門弄了一套迷你的茶具給他。他不怎麼喝茶,確切說是被嚴格限制品嘗的量,但他還是很喜歡把玩那些精緻的陶瓷。天氣好的時候,英智貓會拉出特製的小桌子,鋪上白色的方巾,一個個小茶具被推上桌子,讓人撐起小陽傘架在桌上,而後悠閒的坐在軟墊,靜靜欣賞庭院的景色。偶爾會興致盎然叼一朵落下的玫瑰回來放在桌上,當風吹在他身上時,叮叮噹噹的聲響會讓他舒服的瞇起眼,打個呼嚕,微微閉目養神。誰也不能打擾他。

英智貓除了飼料之外,最喜歡肉類食物,精心燒製的煎小牛肉是他的最愛,若是分量充足,英智貓會滿足的喵了一聲,作為對主人的嘉獎。當他低頭吃東西時,一點點消滅盤中的食物對主人來說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飯後英智貓會去庭院散步,或者去專屬於他的玩具房逗弄那些精巧的小零件。有時會忘記休息時間,這時候若是上前打斷,或是拿走他正在玩的玩具,英智貓會頭也不回地回到他的臥室,並在之後讓你有一段時間都找不到他。

是隻會打擊報復的貓咪呢。

不過,就各方面而言,英智貓的完美無可挑剔,比起飼養他的主人,他倒是更像天祥院家真正的主人——想必主人也很樂意將整個家族都送給他也說不定呢。

 

 

2.

另一間大房子雖然沒有天祥院宅邸那樣大氣雍容,卻也有著不輸於此的裝飾,宅內充斥著低調的奢華。裡頭的主人養了一對貓,一母同胞的兄弟。

他們有著長而蓬鬆的捲毛,大的那隻毛長得比較快,一年四季都頂著一副毛茸茸的模樣。純黑的色澤,皮毛光亮順滑,毫無雜質的美感看起來十足高貴。那雙紅色的眼睛如同黑夜中閃耀的不祥星子,卻也為其增添一分令人探究的神祕感。

主人為他們兄弟起了兩個名字,大隻的叫零,小隻的叫凜月。

大部分時間,凜月貓總離零貓很遠的距離,每當零貓要靠過去時,凜月貓總會一臉嫌惡地跑開。名為朔間的宅邸面積頗大,周遭種了許多蔭涼的大樹,凜月貓會一溜煙竄了上去,對著樹下的零貓齜牙咧嘴,威嚇不止。

然而即便他們感情似乎不太要好,睡覺時卻總是睡在一處,相較零貓長而蓬鬆的毛,凜月貓的毛偏短,看起來比零貓要小了一圈,睡覺時凜月貓會窩在零貓的肚子那兒,黑漆漆的毛讓他們看起來就像一個大黑團,沒打開燈的情況下分不清到底哪一隻是誰。

白天的時候幾乎看不見他們的蹤影,只有接近傍晚的時後才會出現。主人為他們特地弄了一張大床,但兩隻貓卻不怎麼睡床,而是睡在毛毯堆裡,毯子山凹了一個坑,四四方方的模樣就像一個棺材,然而貓咪們卻將此當作睡覺的窩,主人只好將毛毯窩原封不動搬上床,並加上許多枕頭和毛毯弄了個像是棺材蓋的東西,兩隻貓才肯睡上床——床上被圈出來的棺材窩裡。

偶爾白天會見到他們的身影,但一起出現的情況不多,棺材窩白天的時候是零貓的睡覺地,而凜月貓睡的地方千奇百怪,無論是衣櫃、茶几、餐桌下、天花板,各種地方都有,而主人也把找尋凜月貓當作一個遊戲,儘管他不喜歡被主人抱在腿上,但要是在他打呼嚕的時後輕輕把他挪到腿上,凜月貓通常是不會跳開的。

零貓相對來說隨和許多,要是先碰過凜月貓,零貓會很樂意靠過來,但要是先碰了零貓,再碰凜月貓會被尾巴掃開。以前零貓的個性比較暴躁一點,或許是毛還不夠長的緣故,房子的擺件時常被弄壞,那條尾巴甩來甩去,有時候是花瓶,或著掛畫,基本上都無法倖免於難,後來慢慢消停下來,性格也溫和許多,然而要是不小心讓凜月貓不滿,零貓便會暴躁起來——或許這份個性是因為弟弟才會出現或收斂也說不定呢。

神奇的是,明明兩隻貓都待在朔間家宅邸的範圍,然而帶他們出門的時候,周遭的貓咪總會靠過來,或者觀望、或者打招呼,主人也因為朔間貓咪們的好人緣而認識不少主人,交際圈比起飼養前要擴展不少。

是萬人迷般的兄弟貓咪啊。

儘管朔間家目前有些沒落,然而這兩隻貓卻是充滿人氣的明星貓,或許以後將朔間家交給他們發揚光大也不成問題喔。

 

 

3.

他們的相遇在一個下雨天。

十分樸素而老調的開頭,作為故事的開頭再好不過了。

英智貓坐在落地窗前,外頭正下著滂沱大雨,室內開著空調,絲毫不被外頭的潮濕影響。

主人外出,宅邸內除了僕人外,剩下的只有他了。

不知什麼原因,也許是無人說教,英智貓慢慢推開落地窗,輕輕一躍便離開屋子,大雨打在身上讓貓毛全濕透了,然而他似乎感到十分新鮮,在雨中來來回回走著,而後小跑到庭院的樹叢中,藉著灌木遮蔽雨勢,抖了抖身上的雨水。

沿著灌木走,高聳的牆壁帶著水泥的灰,英智貓抬頭向上,高處的牆上似乎多了一個物體,而那團物體在他注視下,便如此砸、或者掉了下來。

啪砰。

天上打了一道雷,英智貓終於看清那團黑漆漆的物體究竟為何。與此同時那黑團也動了動,露出一雙紅色的眼睛。

那雙紅色的眼中映射出的,是被雨水打濕,顯得比平時不那麼優雅美麗的英智貓。而英智貓如大海般的眼中,則是將黑團呈了進去。

——那便是他們相遇的開始。

 

當主人打開房門,看到的便是被拖出好幾條水痕的地毯,靠近落地窗的地板全濕了,而他最寶貝心愛的英智貓,身上的毛被雨水打濕,身旁則多了一隻同樣溼答答的黑團。

指揮僕人幫這兩隻被打濕的小寵物們洗澡烘乾,好不容易恢復本來面貌,房間也已重新整理好。盯著面前這兩隻貓,主人試著弄清事情的原委,卻無功而返。

而那黑團似乎被這麼折騰著感到疲倦,微微甩了甩尾巴,很快打起呼嚕來,毛茸茸的蓬鬆模樣看起來比英智貓稍大了些,漂亮的皮毛和紅色的眼睛,這似曾相識的特徵讓主人苦思許久,才終於將貓的身分給認出來。

是朔間家的貓啊。以體型和毛長來說,應該是哥哥貓吧。

思索完,想起方才的事情,原本打算訓斥英智貓的主人,很快便敗下陣來,那聲喵的殺傷力即便飼養了如此之久也無法抵抗,而英智貓想必也明白主人的死穴,總是以此讓人毫無還手能力。

那麼這隻多出來的朔間貓,零貓,究竟為何會跑來已無可考,剩下的便只有等這兩天天氣放晴的時候,盡快將貓給還回去吧。

又或者先連絡上對方,好讓人不那麼著急。

在主人為此思索時,英智貓看著比自己要大一些、毛也長一些的黑貓,繞著對方走了兩圈,低頭嗅了嗅,伸出右前腳掌踩了踩對方的臉,又踩了踩對方的肚子。黑貓動了動耳朵,沒什麼反應。這讓英智貓明顯感到無趣,毫不客氣窩成一團,睡在零貓的肚子上。

看來他們能友好相處呢。

這麼想著的主人,自發的去處理收留黑貓後的一切事宜了。

 

朔間家亂成一團,起碼在接到來自天祥院家的電話前是如此。

凜月貓來回踱步,繞著他們的棺材床,他也想不明白,明明只是和兄長玩捉迷藏,自己不過是誤導了對方尋找的方向,怎麼人、不,貓就不見了呢。

朔間家的主人已經指揮僕人在宅邸和周遭的樹林四處搜索,怕是被困在什麼地方,又或是被人偷抱走,一想到這些主人的臉越發白了起來,直到天祥院家的電話打了過來,朔間家的主人接完電話,臉色有些古怪,卻也鬆了口氣。

不過,天祥院家和朔間家隔著不小的距離,他家的零貓竟然會跑到那裡去,這件事讓他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凜月貓聽著主人嘮嘮叨叨的安撫,大概是兄長被找到了,雖然地點有些遠,不過就誤導方向來說……或許也不是不可能。

蠢蛋兄長。平白給人添麻煩。

凜月貓不悅的甩了甩尾巴,今晚的棺材窩少了一份體溫,讓他睡的不怎麼踏實,不過既然兄長平安無事,那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

總會回來的。

 

 

4.

零貓醒來的時候,感覺到肚子被壓著,低頭一看,而後又看向四周,眼中難得出現了驚慌無措。

這裡是哪裡?

被動靜弄醒的英智貓不悅的喵了一聲,難得可以有個品質不錯的睡眠,新來的床墊卻擅自動了起來,抬頭看見對方眼中露出的徬徨,英智貓慢慢走過去,有些興味地打量著。

「喵。」這裡不是你家,昨晚你掉到我家庭院,還記得嗎?

「喵……」你家?吾輩沒印象……你是天祥院家的?

「喵♪」答對了,我是天祥院家養的貓,我叫英智,至於你,是朔間家的零吧。

零貓甩了甩尾巴,「喵。」是啊,吾輩該回去了,謝謝汝等的收留啊。

英智貓動了動耳朵,右前腳掌向前踏了一步,正好堵在零貓的路上。

「喵♪」不行喔?在弄清你來這裡的原因之前,還有很多事情是主人們要處理的,你得先留在這裡才行。

「……」可是、吾輩……只是找凜月……不小心迷路了喏。

英智貓眨了眨眼,情緒在剎那的意外和不可置信後,轉為毫不掩飾的大笑和調侃。

「喵喵……」太有趣了,光憑迷路就能走這麼遠的距離嗎?哈哈,你倒是挺厲害的啊,零。

被調侃的對象瞥了一眼,轉過身直接離開。背脊的毛微微豎起,顯示出內心的不平靜。

有這麼好笑嗎?吾輩可不是故意的喏。

有些忿忿不平用爪子撓了撓地毯,零貓撓著撓著,對毛茸茸地毯的興趣倒是慢慢多過惱羞成怒,一點點趴拉著地毯邊緣突出的毛線頭,直到身後被狠狠撞了一下,他被嚇得跳起,轉過頭怒視著撞貓的罪魁禍首。

「喵、喵♪」這麼生氣?呵呵,我只是有些好奇你到底在做什麼而已。

英智貓歪了歪頭,看著零貓腳下踩著的毛線頭,爪子伸過去也趴拉了下。沒嘗試過的經驗讓他感到很新鮮,樂此不疲的勾弄著線頭,讓本來有些磨損的毛毯被拉出更多毛線,有些纏在零貓腳上,有些則纏在英智貓腳上,線頭被兩隻貓弄得全跑了出來,大部分被斬落於貓爪之下,但也有一些纏在爪間、腳掌間等等,一不小心兩隻貓滾作一團,一隻壓著另一隻,上頭那隻爬了起來,想要扯開卻又被線頭纏著動彈不得。

端著藥的僕人走進來,一看嚇了一跳,連忙放下藥將兩隻貓腳上的線清理乾淨。

英智貓用完藥,藥物的作用讓他有些倦意,轉頭看到零貓正用一種探究的眼神看著自己,他也沒介意,走到落地窗前坐了下來。

身後傳來輕巧的步伐,而後餘光多出一隻黑色的身影,兩隻貓一同看著庭院的景色,下過雨的天氣仍帶有些許水氣,陽光從疏落的雲朵中透出,將院中的植物鍍上一層漂亮的金色。

「喵?」汝身體不好嗎?看起來倒是習慣用藥了啊。

「喵。」習慣了,不這麼做大概也活不到現在,雖然一直很想出去走走,倒也只能在庭院活動而已。

零貓沒再說話,頭輕輕拱了拱對方的背脊,被精心打理的短奶金毛十分柔軟,蹭起來也很舒服,讓他不禁瞇起眼,發出幾聲呼嚕。

「喵。」說起來,你的毛還真是長啊,零。

英智貓回過頭,對方的慰藉他收到了,回禮般也蹭了下對方的毛,提出了剛見面就想向對方提出的問題。

「喵?喵……」這個啊,吾輩也不清楚喏。凜月的毛和汝差不多,吾輩的倒是被修剪了好幾次,很快又長長了,拿它沒辦法也只能任由它自己長了。

零貓甩了甩尾巴,懶洋洋的趴了下來,略長的毛順著動作在地面散開來,看起來像個黑毛的拖把,沒有桿子的那種。

身上又多了個重量,零貓動了動耳朵,卻默許對方的舉動。

上面的物體動了動,而後發出舒服的呼嚕聲,最後慢慢沒了動靜,零貓垂下耳朵,瞇著眼看向窗外的景色,隱隱約約映出的倒影讓他瞧見背上那坨奶金色的毛團正睡著舒服,想起對方方才用藥,還有比一般貓要瘦弱些的體型,零貓也閉上眼睛,很快打起呼嚕來。

要是自己的毛有這麼舒服,稍微給對方睡一下應該也沒關係吧。

 

等主人處理完一天大小事,終於有時間抽空治癒一下自己的心靈,便看到一副如斯溫馨的畫面。

——夕陽下,一金一黑兩隻貓咪彼此睡在一處,奶金色的貓靠趴在黑貓身上,幾乎將黑貓遮掉一半的身體面積,而被壓著的貓卻也沒有將之趕走的意思,任由對方壓著自己,不受影響打著呼嚕睡覺。

真是可愛的畫面啊。

拍了張照片傳給朔間家的主人,或許下次能讓兩家的貓咪一同交流,感情竟是十分要好,明明才相處沒兩天,這似乎能稱作是投緣吧。

而朔間家的主人看著照片中和諧友愛的貓咪們,招呼了凜月貓一同欣賞如此溫暖人心的畫面。

看著照片中明顯是兄長的貓,以及另一隻金燦燦的貓,凜月貓喵了一聲,兄長那傢伙倒是在其他人那裡玩的挺開心的啊。

真是討厭的傢伙。

不過,兄長似乎挺縱容那隻貓,能讓他這麼心軟倒是少見。

踩了下照片的角角,凜月貓趴下身體,靠著照片安穩的睡了起來。

算了,開心就好。

 

 

5.

在天祥院家待了幾天,零貓最終還是回到朔間家去了。

甫進門便被親愛的弟弟甩了一臉尾巴,零貓一聲痛呼,此後被凜月貓拒絕接近好一段時間,儘管睡覺仍睡在一處,然而一旦凜月貓睡醒,便會躲往各處,一點靠近的機會也不給。

零貓委屈的低低哀鳴,他是真迷路走遠了,可不是故意不回來的啊。

凜月貓趴在樹枝上,睥睨著樹下的零貓,他當然知道事情的原委,主人成天在他面前絮絮叨叨,好像自己一旦少了兄長就會像花瓶被摔碎似的,他可沒有那麼脆弱,知道對方沒什麼大礙自然就放心、不,是沒那麼需要操心了。

零貓好不容易哄回自家親愛的弟弟,今日登訪的客人卻讓原本慵懶趴在樓梯上的他楞了片刻。

那個眼熟的、奶金色的毛團,不是天祥院家那隻,叫英智的貓嗎?

凜月貓正趴在主人腿上打著呼嚕,感覺到異樣的氣息,敏銳的睜開眼,視線被一團金黃燦亮給晃了眼,微微甩了甩頭才將這隻原本在照片上見到的、兄長難得對其縱容的貓給認了出來。

是他啊,稍微瞧了兩眼,凜月貓又閉上眼睛繼續睡覺。

英智貓有些好奇地看著面前和零貓頗為相似,卻又不完全是複製體的黑貓。和自己的毛差不多長,除了額頭那裡多了一撮蓬鬆的毛,體型比零貓小一點,和自己比又偏壯一點,或者說健康,純色的漆黑看起來十分神祕而美麗,反應頗為敏銳,距離稍微近一些就被發現了。

難得被主人帶著出門,以往也不是沒有過,只是拜訪的地方就他一隻寵物,大部分時間他也得保持那份優雅高貴的姿態,聽著周圍對他和主人的讚美,那種社交場合去多了也漸漸不耐煩,表達幾次後也就不怎麼出席了。

跳下主人的腿,今天的目的本來就是貓咪間的交流玩耍,英智貓饒有興致的在朔間家的宅邸逛著,剛踏上樓梯便見到熟悉的黑團,喵了一聲算是打了招呼。

「喵。」你好啊,又見面了,零。另一隻是你弟弟嗎?

「喵喵♪」是啊,吾輩最喜歡最可愛最寶貝的凜月喔,他很好看吧?皮毛比誰都要漂亮柔順,雖然偶爾會和吾輩鬧脾氣,不過就算是如此叛逆的凜月也十分可愛♪

「喵、喵。」啊啊,以前就聽說過你對你弟弟無上限的寵愛,看來一點也不誇張呢。說起來,他真的很敏銳,警戒範圍比其他貓要大多了。

「喵~♪」那當然,他可是吾輩最值得驕傲的弟弟喏,一想到可愛的凜月有可能被其他來路不明的對象帶壞拐走,吾輩都要傷心地哭泣了。哦呀,凜月也來了嗎?哥哥在這裡喔~這裡♪

一臉嫌棄的將尾巴甩在零貓臉上,凜月貓瞥了眼一旁意外的英智貓,懶洋洋的喵了一聲。

「喵……」啊,你好,你叫英智吧?兄長在那邊給你添麻煩了對吧……他啊,就是這樣的傢伙喔?老是「凜月、凜月」加上一堆毫無意義的語尾詞,語調上揚的喊著,這麼羞恥的事情也就他能做出來了吧。

「喵。」呵呵,請多指教,凜月。你和你哥哥完全不一樣呢,雖然個性有所差異,不過你們感情很要好這點我還是看的出來喔。

「……喵。」啊?有那種事情嗎……我可不想被說和他感情很好喔?真是的,不過沒把我們搞錯或者說很像什麼的,這點倒是挺合我意,我就暫且不計較剛剛的話吧。

被冷落在一旁的零貓為自家弟弟撇清關係感到難過,他躺倒下來露出柔軟的肚腹,試圖用弟弟最喜歡睡覺的地方博得關注,凜月貓見狀,慢慢踱著步子走過去,伸出右前腳踩了踩零貓的肚子,而後尾巴一甩,頭也不回的走了。

「喵!」凜月、凜月你怎麼不理哥哥了呢!哥哥好傷心喏,咦喔咦喔咦喔。

被弟弟連續打擊的零貓頹廢的趴了下來,眼角餘光瞥見一旁金燦燦的毛團還在,說起話來也變得有氣無力。

「……喵。」汝來這裡做什麼?吾輩只是一個被親愛的弟弟拋棄的可憐的哥哥而已,難不成汝也要來嘲笑吾輩嗎。

欣賞完鬧劇,心情頗好的英智貓愉快的甩了甩尾巴,雖然方才上演的戲碼讓他們兄弟二人看起來很不合,不過就凜月貓走開時遞過來的眼光,英智貓想了想,湊過去低頭舔了舔零貓頭上翹起的毛。

「喵。」你家凜月可沒有拋棄你喔?要是我拿這件事來取笑欺負你,他肯定會立刻出現阻止的吧。好了,帶我參觀一下你們的宅邸吧?就像前幾天你參觀我家一樣。

零貓耳朵動了一下,而後慢慢垂了下來,享受著對方的舔毛,瞇起眼發呆片刻,最後懶洋洋的喵了一聲,算是答應對方的請求。

兩隻貓慢悠悠走在宅邸中,長長的走廊,低調奢華的裝飾,整體偏暗色的設計,窗戶並不多,透進稀薄的陽光零貓都繞開了,不過這點陽光對英智貓來說卻是舒適的,不由得停下腳步站在陽光照射的小地方,瞇起眼感受灑在身上的熱度。

零貓看了一會,倒也沒催促的意思,他慢慢走過去,在離那塊小地方一點距離的位置坐了下來。

「喵?」汝今天不用吃藥嗎?這麼走沒問題吧。

「喵。」出門前先用了藥,傍晚再服用一次就可以了。你們家窗戶不多啊,看不到外面的景色呢。

「喵。」吾輩和凜月晚上比較有精神,主要也是那時間活動的多。主人也不喜歡陽光,但景色還是能看到的。吾輩等會帶汝過去看看吧。

「喵?」不喜歡陽光?說的也是,貓多是夜晚活動的生物呢。不過曬太陽是很舒服的事情喔?不試試看嗎。

零貓猶豫片刻,尾巴尖往那塊光影戳了戳,而後軟軟的放了下來。

「……喵。」有些熱喏……不過還不算糟就是。

不過尾巴尖沒放多久還是縮回去了,英智貓曬完太陽,往前走了走,一頭紮進對方那長長的毛中。

「喵!」喂喂,汝很熱啊!身上都是陽光的味道和熱度喏。

零貓扭了扭身體,英智貓埋在毛裡的頭也跟著動了動,抬起頭,臉上多了一點黑色的毛。零貓瞥了一眼,湊過去替對方舔掉多餘的黑毛。

「喵。」好了,汝也玩夠了吧?吾輩帶汝去庭院吧。凜月大概也會在那裡,比起和汝待在一起,吾輩更想去和可愛的弟弟玩耍啊。

英智貓甩了甩頭,方才舔弄的感覺有些奇妙,他倒是沒有舔和被舔的經驗,今天把第一次全體驗了,這份新鮮感讓他沒反駁零貓的話,乖乖跟著對方走到庭院,凜月貓正躺在其中一棵樹的枝頭,藉著樹木的遮蔭擋掉陽光的曝曬。

「……喵?」唉呀,你們竟然來了嗎……打擾我休息了啊,真是的。

凜月貓頭動了下,微微翻了個身背對他們倆,零貓小跑到樹下,繞到弟弟面朝的方向,周身滿溢而出的愛心讓英智貓有些意外。

「凜月,哥哥在這裡喔!別露出這麼厭惡的表情,吾輩只是想和汝好好玩耍而已。況且今天不只有吾輩,還多一個能一起交流的傢伙……」

凜月貓甩了甩尾巴,翻了個身再次背對對方。

正好面對凜月貓方向的英智貓瞧見那張臉上無奈的表情,半瞇著眼掛在樹枝上,雖然沒有要移動的意思,那雙耳朵大概正聽著下面的一舉一動吧。

「喵。」能帶我逛逛庭院嗎?我家也有一個呢。

「……」不去,好麻煩,你讓兄長帶你參觀吧。我躺在這裡就好……真好睡啊。

英智貓看了半晌,確定對方真的在上頭打盹起來,才慢慢走到零貓旁,伸出爪子拍了拍對方的肩。

「喵?」你們每天都這樣?

「喵……」是啊,雖然這樣鬧彆扭的凜月也很可愛,不過還是很想聽他喊著「哥哥」、撲進吾輩懷裡的樣子呢。

零貓有些垂頭喪氣,帶著英智貓往庭院另一側走去,樹上的凜月貓睜開眼,目送著兩貓離開的身影。

嘛,雖然想睡覺也是真的,不過在別人面前一點面子都不要的說這種話,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

一點也不想承認那傢伙是哥哥,真的是……

算了,兄長也好那個叫英智的也好,只要不妨礙自己睡覺,要幹嘛都無所謂。

凜月貓翻了個身,繼續睡了起來。

 

逛完院子,零貓帶著英智貓回到飯廳,正好接近傍晚,也到英智貓用藥的時間。

乖巧的將主人給的藥用完,英智貓舔了舔牛奶,用了淺淺一層就推開碗,一旁的凜月貓啃著小魚乾,瞧了眼那沒怎麼動過的牛奶,開口問了一句。

「喵。」你生病了?

「喵。」老毛病了,現在靠著藥物和運動、飲食維持身體穩定的狀態。要是不用藥就會不大舒服呢。

「……喵。」這樣啊。那祝你早日康復……別把身體弄壞了。

英智貓搖了搖尾巴,「喵。」謝謝。下次有機會要一起聊聊玩耍嗎?

「喵。」欸,好麻煩啊,要一直動嘴巴講話什麼的……不過也不是不行,只要兄長不要老是用那副毫無羞恥的口吻稱呼我的話。我可沒面子承認是他弟弟啊。

「喵♪」呵呵,下次來我家,我開個茶會歡迎你吧。

這邊英智貓和凜月貓交流的友好,而從玩具房叼了球過來,想和弟弟玩耍的零貓,叼著的球從嘴中掉了下來,咕嚕嚕滾到凜月貓腳邊。

凜月貓瞧了一眼,身體往旁邊挪了挪。而英智貓伸出爪子碰了碰球,輕輕一推又滾回零貓腳邊。

「……」

於是三隻貓便有了推球、挪開、推球的遊戲,這段影片被主人們偷偷錄下來,之後放到愛貓交流社團,被頂上熱門影片好一段時間。

 

 

6.

兩家貓咪逐漸熟絡起來。

大部分時間英智貓會被主人帶來,偶爾是朔間家的兩隻到天祥院家做客,靜態的、動態的活動都有,茶會也開過,撲蝴蝶、滾毛線也有,有時候主人會逗逗他們,更多時間是三隻貓咪待一塊兒,或者兩隻,在第三隻又睡覺的時候。

凜月貓一如既往縮成一團睡覺,下方墊著兩個「墊子」,奶金色的毛團和黑漆漆的毛團,像是疊羅漢般,遠處是一片新鑿的湖泊,炎熱的夏天似乎也降溫不少。

被壓在最下面的零貓低鳴了一聲,對現狀有些無奈,卻又動彈不得。

位處第二層的英智貓晃了晃尾巴,戳了戳零貓的尾巴,被瞪了一眼後戳得更起勁了。

啪的一聲,零貓用自己長毛的大尾巴拍掉對方的尾巴,細長的金毛尾巴被挨了一記,拉開距離也狠狠拍了回去。

如此往復。

最頂層的凜月貓動了動身體,尾巴向下垂,往正糾結在一處的尾巴們掃了過去,原本的雙雄爭霸現下成了三國鼎立,懶洋洋喵了一聲,凜月貓跳下來,在一旁的地板重新趴著睡覺,遠離那處幼稚的決鬥。

零貓喵了一聲,對罪魁禍首的英智貓表示不滿。

「喵。」瞧瞧汝幼稚的舉動,吾輩親愛的弟弟都睡不安穩,甚至挪地方遠離吾輩了。

「喵♪」我可沒做什麼?只是稍稍玩個小遊戲而已。

英智貓低頭蹭了蹭零貓的頭頂,坐在零貓身上沒有挪開的意思。

零貓動了動,好幾次想站起來,顧及上頭的貓又停了下來。尾巴在地板掃來掃去,如此明顯的暗示對方卻沒有接收的意思,讓他頗為無奈。

凜月貓懶洋洋瞄了一眼,維持旁觀沒有摻入的意思。

「……喵。」汝可以下去了吧?吾輩想伸個懶腰喏。

「喵。」午安。

「……」

儘管硬是站起來對方大概也不會直接摔下來,不過想到對方偏瘦弱的體型,還有定時定量吃藥、飯量不大的樣子,零貓心裡敗下陣來,默認對方的舉動。

英智貓動了動耳朵,半瞇著眼正好和凜月貓對上眼,兩貓彼此間用眼神交流片刻,復又閉了起來。

「……」你還真是欺負人啊,是因為兄長無法拒絕你麼。

「♪」呵呵,我很喜歡他喔。當然你也是♪而且他身上真的很舒服啊。

「……」……我可沒精力管你們的事情,不用額外加上喜歡,我可不吃這一套。

「♪」我很真心誠意呢。好吧,先提前說句謝謝了♪

滿足的蹭了蹭底下毛茸茸的厚「墊子」,金黃的尾巴勾住對方的尾巴,英智貓低下頭,美美的睡了個午覺。

零貓看了眼一旁睡覺的弟弟,又聽著頭上對方時不時的輕聲呼嚕,低低喵了一聲,也閉上眼睛睡過去。

午安。

 

 

7.

之後一段時間他們彼此玩得還算愉快,稱得上是熟稔的程度,而後某一天原本該是對方要來的日子,被臨時取消後,就沒有消息了。

零貓趴在樓梯上,藉由神通廣大的交際圈他摸清了英智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然而那件事卻是設想最壞的情況。

英智貓病倒了。

儘管目前確切如何並不清楚,但一想到對方可能無法撐過這次的病,零貓甩著尾巴,心情莫名煩躁起來。

起身,零貓跑到庭院,站在之前玩捉迷藏自己開始尋找的樹下,順著枝椏延伸出去就能去往牆外,零貓猶豫片刻,爬到樹上,看著那通往外處的樹枝,他該親自去探望對方嗎?

或許對方早就好起來,但又可能是最壞的情況。

「喵。」哥哥。

零貓一驚,視線向下看見站在樹下的弟弟。

「喵。」雖然很麻煩,不過小~英究竟情況怎麼樣,我也很想知道。你一定還記得路怎麼走吧,就算那天因為下著雨所以不小心迷了路跑出去,現在也能完整回憶自己究竟怎麼走的吧。

「喵、喵。」所以,你只要選擇去或不去就好,至於主人那裡,我會讓他放心的。

零貓看著自家弟弟,他一直將他視作自己最親愛和最需要保護的親人,然而當對方對他說這些話,他才驚覺自己記憶中那幼小的身影,已經擁有足夠的力量來保護他自己,甚至是他的兄長。

「……喵。」謝謝汝。吾輩最親愛的弟弟。

看著黑色的身影消失在不見盡頭的枝枒,凜月貓看了一會,而後轉身走回宅邸。

雖然幫忙這種事很不符他平日嫌麻煩的作風,不過今天例外。

希望他們兩個都不要出事,之後再好好討要報酬吧。

 

循著記憶中的路途,零貓悄悄溜進天祥院家的庭院內。

儘管已鄰近傍晚,然而原應燈火通明的宅邸此時一片漆黑,疏落的光點在他處,記憶中和對方一同欣賞風景、擁有大片落地窗的臥室靜悄悄的,零貓的視線掃了一圈,輕輕推了推窗溜進來。

指針的滴答聲和輕微的呼吸聲,暗無光亮的環境中,零貓的視線落在那張大的可以翻滾幾十圈的大床上,一個隆起的鼓包。

跳上去,蜷縮成一團的奶金色貓咪緊閉著雙眼,身上的毛塌軟下來,似乎方才出過一身冷汗,微微顫抖的身軀和刺鼻的藥味說明對方狀態十分糟糕,甚至可以看見些許肋骨的線條——已經是瘦骨嶙峋的模樣了。

「……喵。」……英智,吾輩來看汝了。

奶金色的貓耳微微動了動,緊閉的眼洩出一絲海藍,然而那海藍頗為暗沉,彷彿死寂的大海,一點點凋零著生命。

「……」你好呀,零。

零貓走過去,低頭舔了舔對方身上的毛,英智貓稍稍動了下身體,尾巴甩的有氣無力,復又垂躺在床上。

「喵……喵。」汝現在還好嗎?吾輩和凜月都很擔心喏。

「喵。」目前還可以,不過或許……這次有點危險吧。

零貓沉默,一點點縷順對方身上的毛,那微微顫抖的身軀漸漸放鬆下來,甚至稍微蹭了蹭,用頭輕輕頂了頂零貓的肚子,柔軟的觸感讓英智貓又蹭了蹭,舒服的瞇起眼。

感覺到自己最隱蔽的肚腹被頂了頂,零貓沒有停下舔毛的動作,他的尾巴輕輕勾住對方的,而後往旁邊躺倒,露出自己的肚子。

「喵。」過來吧,吾輩的肚子還是可以貢獻一下給汝做枕頭的。

英智貓聽罷,撐起身體挪過去,比起之前要輕上一些的體重讓人心疼,零貓調了下姿勢,讓雙方都能睡得舒服。

而後一片沉寂。

 

「喵。」謝謝你。

安靜的夜晚,一聲細微響起,得到的回應是被舔了舔的頭頂,英智貓閉上眼,漸漸睡了過去。

零貓睜開眼,其實他並不怎麼睏,然而要是能讓對方好好睡著,稍微陪一下也無所謂。

希望他能好起來,這樣就好了。

看著窗外的景色,其實貓的視野很廣,只是畫面色彩不那麼敏銳,然而當想起之前和對方在這裡相處的回憶,不知為何,那份油然而生的快樂伴隨著睡意,讓零貓也閉上了眼睛。

 

當主人帶著醫生打開房門,看到的便是兩隻貓溫馨的睡在一處,醫生也有些驚訝,比起之前瀕死的狀態,現在的英智貓看起來竟好上不少。

輕手輕腳的做了檢查,醫生開了藥,和主人說明情況便離開了。主人看了看床上的兩隻貓,雖然很意外零貓的出現,但也為他們之間的好交情感到欣慰,看到英智貓睡得如此安穩,主人放心的笑了笑,而後離開房間。

傳了消息通知朔間家的主人,天祥院家的主人仍感到不可思議,彷彿人類般栩栩如生的情感,在貓咪間也能有所體現,如此深厚的感情讓他不忍心讓零貓不要打擾英智貓,或者說零貓的出現讓多日難眠的英智貓有了安穩的睡眠,身為主人他非常感激,也情願讓零貓多待一段時間,只要能讓自家貓咪早日康復,多個陪伴也是好的。

而朔間家的主人聽罷,看了看一臉事不關己的凜月貓,嘆了口氣。怪不得今天凜月貓出現在他視線的次數比以往要多上不少,甚至不用刻意去找,這讓他心裡有些挫敗,凜月貓肯定是為了不讓他想到零貓才把自己的注意力盡可能都放在他身上,平時怎麼就沒這麼乖巧黏人呢。

不過,要是能讓天祥院家的那隻貓好起來,讓零貓住在外面一段時間也沒關係,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儘管自己還是不知道零貓究竟是怎麼跑去那裡的。

唉,是不是該裝監視器之類的東西呢?

不過肯定也會被躲避過去吧。

 

 

8.

英智貓奇蹟般漸漸康復起來。

從只能躺在床上,到逐漸能下床,甚至能和零貓一塊走走,不過走的距離不遠,還是一點點照顧著才能走得遠些。

那身美麗的皮毛慢慢回復原有的光澤,零貓每天都會幫英智貓舔毛,這似乎加快了英智貓回復的速度,而英智貓有時也會幫對方舔毛,兩貓的關係明顯更加要好起來,甚至有時讓主人有些忌妒。

過不久身體應該就能穩定下來,不用這麼頻繁的吃藥了。

英智貓坐在落地窗前,身旁的零貓和他一併坐著,兩貓看著窗外的景色,今天難得是個下雨天,例行的散步只能在宅邸進行,等會便是用藥時間,用過藥需得睡上一覺,直到下一次用藥時間前醒來。

「喵。」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天氣呢。

「喵……」是啊,現在想想還是有些難為情,吾輩也不知道怎麼跑這麼遠喏……不過幸好碰上汝,否則大概會被大雨淋一晚上吧。

英智貓愉快的晃了晃耳朵,輕輕笑了起來。

「喵♪」這個理由即便現在聽起來也很神奇呢,呵呵,下次帶我走一次?我也想試試靠自己的力量去你們家玩。

「喵。」可以是可以,不過汝的身體能受的住嗎?要是不行可不要勉強啊。

「喵♪」慢慢練習或許有機會呢?雖然身體很沒用,但這個目標總有實現的一天……現在就這麼放棄可就一點成功的機會也沒有了。

「喵。」說的也是喏,吾輩會陪汝練習的。

英智貓向旁邊靠過去,尾巴輕輕甩了甩,蓬鬆柔軟的黑長毛讓他忍不住蹭了蹭,零貓沒有動作,身後的尾巴也輕輕晃了起來。

叮叮咚咚的雨聲像是演奏交響樂,時間彷彿定格在此。和平的、淡然的日常,兩隻貓靠在一處,淅瀝淅瀝的雨模糊了窗外的視野,而室內卻更加靜謐。

溫馨寧人。

 

 

9.

在雨天第一次的相遇。

而現下,彼此正共賞著同一個雨天的風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