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苹果杰克

13876浏览    442参与
萍琪派的DRACO

稀有苹果真爱!

AJ和瑞瑞赛高!

太好吃了!

稀有苹果真爱!

AJ和瑞瑞赛高!

太好吃了!

cin

新年快乐

是私设如天的酒杰和经理

祝大家新的一年都能磕到自己喜欢的粮


新年快乐

是私设如天的酒杰和经理

祝大家新的一年都能磕到自己喜欢的粮


一只小苹果的夹克🍎

在愤怒状态下画了一只Q版aj,本是除夕,确生气

在愤怒状态下画了一只Q版aj,本是除夕,确生气

ANGELULU

You are the AppleJack of my eye 3

You are the AppleJack of my eye 3


前文请点这里2 


注意cp非常冷,触雷就请迅速撤离谢谢您!虽然放了预警但我知道点进来的brony们几乎都不是这个党!所以难道大家不想围观一下最惨北极圈党是怎么就着眼泪咽腿肉的吗55555


cp是暮光苹果(小声)


我激推AJ,all林檎好吃~文中可能有轻微all林檎成分,注意避雷……(你写篇文怎么这么多雷bushi)


文中的角色们是拟人但是沿用了部分小马的设定,比如种族、能力,环境、背景等等。时间...

You are the AppleJack of my eye 3






前文请点这里2 




注意cp非常冷,触雷就请迅速撤离谢谢您!虽然放了预警但我知道点进来的brony们几乎都不是这个党!所以难道大家不想围观一下最惨北极圈党是怎么就着眼泪咽腿肉的吗55555


cp是暮光苹果(小声)


我激推AJ,all林檎好吃~文中可能有轻微all林檎成分,注意避雷……(你写篇文怎么这么多雷bushi)


文中的角色们是拟人但是沿用了部分小马的设定,比如种族、能力,环境、背景等等。时间线非常混乱,采用了部分原著剧情,但有些被我选择性忽视了……


文中的译名我都是觉得哪个好听选哪个,所以既有国配也有网络版,知道是谁就好,大家随意啦!


基本上我就是站在暮暮视角写AJ,所以暮暮成了痴汉我的锅, OOC也是我的锅……

有比较隐晦的暗示,请系好安全带。


可以接受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Apple——张开口腔轻轻送出柔软的气流,将上下两片唇瓣碰撞交合。只是简单地念出这个单词,都会使我的心一阵酥痒的颤动。



你无法否认苹果的魅力。恰到好处的弧度勾勒出精巧的外形,宛如黄金分割般神秘的美感是用最精确的仪器都无法丈量的。薄薄的一层果皮,在艳丽的赤色中暖融融地混合进金橘,泛出瓷釉般迷人的光泽,仿佛是在引诱着你去揭开她的外衣,窥探那一寸莹白的果肉。



越是天然纯粹,就越是会激起你探究的好奇。


用牙齿轻轻撬开一个小口,你就能听到“咔嚓”一下的脆裂声,唾液随着猛然扩散开来的芬芳而分泌,留下自己贪婪的标记,带来有些耻辱的窃喜与期冀。



舌尖仿佛能够感觉得到那清甜又略带酸涩的汁水,鲜活的醇香激荡在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刺激着味蕾,好像能顺着神经弥漫进大脑,融入血液,渗进骨髓,直到整个人都染上她的味道,欲罢不能。



想要拥有,想要独占,想要一点儿也不剩地吞下去。



连咀嚼都是一种奢侈,这样诱人的禁果,她的甜蜜与芬芳一刻也不能再停留下去,不然,就会被别人发现,掠夺。



在欲望面前,我就是如此的自私与丑陋。








三、



掐指算来,我到小马谷也有些时日了。可以骄傲地说,我已经熟悉了小马谷的绝大多数事物。当然,我第一个认识并且了解得最多的还是苹果嘉儿。她的身份着实算不上复杂,性格也坦诚直率,多观察一段时间自然能掌握个大概。



这么想着,我不禁稍稍侧过头,将眼角余光悄悄转移到正在干农活的苹果嘉儿身上。



她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在阳光下闪烁着汗水的光芒,金色马尾随意挽到胸前,显露出的小巧耳廓乖顺地蜷缩在刘海下,连同那少女感十足的后颈也清爽地呈现在我的视野里。她金灿灿的头上戴着那顶标志性的宽沿浅棕色牛仔帽,红黑格子衬衫袖口被简单地反褶至手腕上五英寸左右的高度,露出一截纤细结实的小臂,那千锤百炼的线条简直完美得让人想惊呼。



不过最要命的还是她那性感的大腿,如此紧致而富有弹性,健壮又不失娇美,踢苹果树时凌厉狠绝的出脚使得那上面的肌肉条条绷紧,让人不禁想抚摸上去,感受一下自然青春的生命力……



“嗨,紫悦,好巧。”我的观察对象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转身,一眼便撞上我的视线,“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尴尬!她难道早就知道我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我慌了一下,但旋即强装镇定地假咳了一声,面不改色地现场编撰了一个理由:“咳咳,那个,塞拉斯提亚殿下让我汇报一下小马谷农作物的生长状况,我想着占小马谷最大面积的便是甜苹果园,于是就来这里观察一下……”



“可是苹果早就已经成熟了呀。”苹果嘉儿不解地歪歪头,“马上要入冬了,这些苹果都要尽早采集下来,不然就会烂在树上了,我今天就在忙这个。”



“嗯……就是想给大公主殿下上呈一份关于苹果庄园可以采用机械化采摘地提案……我认为这样可以提高效率还可以节省人力物力,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我硬着头皮说下去。不过我也的确这么想过。



苹果嘉儿听到我的发言,突然停住了手上的活儿,认真地向我解释起来:“其实我和史密夫婆婆曾经去考察过这种仪器……实际的体验效果就是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奇。用机器去摇晃苹果树,对苹果树会有明显的损害,进而影响到来年苹果树到生长。此外,苹果之间很容易互相碰撞,造成损伤,这样的苹果很难保存,一般都是用来做果酱和果汁的,对于习惯鲜食的小马谷来说,并不是很可取。紫悦,慢工出细活,虽然我能理解你的好意,但是对于这样一片我亲手培育呵护的苹果林,每一颗苹果都是我心中的挚爱,我是不敢用机器去动它们的。”



她从脚边的篮框里拾起一颗苹果,珍重地递给我。那双翡翠般深邃的眼眸像月光下的湖泊,牵动着柔和的粼粼波光。



我的心好像被这温柔又坚定的眼神触动到了。即使无法感同身受地理解她对于这些苹果的爱意,但那么一刻,神圣的庄严感笼罩着我,使我怀着敬意郑重地接过了她手中的苹果。



新鲜,饱满,艳丽,芬芳。我凝视着捧在手心里的这颗苹果,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对方刚才的台词——



每一颗苹果,都是我心中的挚爱。



突然,我的脑袋里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就率先作出了决定。我尝试发动魔法将临近的十几棵苹果树的枝冠都包裹起来,然后将力量集中在果实蒂的连接处。只听见齐刷刷的“啪啪”声,这些苹果就被顺利摘落了。我控制着力道用悬浮魔法托举着它们,小心翼翼地将这些苹果完好无损地放进大筐里面。



发现自己成功了以后,我有些得意地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冲苹果嘉儿抛去一个眼神:“锵锵!这样就可以在不损坏苹果的前提下高效作业啦!”



我有些雀跃地望向对方,心中莫名期待起她的表扬。但半晌都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



苹果嘉儿有那么一瞬尴尬地愣住了,然后她短暂地垂下了头,金色的额发稍稍挡住了眼睛,但很快地,她又抬起视线,努力扬起了语调:“不愧是紫悦!独角兽的魔法就是厉害!”



“也没什么……”觉察出对方的情绪有点不对劲,我及时咽下了“其实这只是一种简单的初级魔法”这段话,试探性地开口:“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我也许能为这庞大的采摘工作贡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



“哦紫悦,你不用顾虑太多。”仿佛是为了消除我的担忧,苹果嘉儿随即绽放出一个爽朗的笑容,“我已经不会像之前那样固执地不肯接受别人的帮助了。我只是……担心你会在这种小事上消耗过多的魔力……再说,这次我并没有强行揽下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活,这种程度对我来说还是轻松的,毕竟每年的工作安排都是按照这样的节奏。”



啊,也是啊。我不熟悉苹果园的具体工作流程,搞不好还会打乱他们的步调,毕竟这是苹果家族自己的事情。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之前的自己有些冲动。



苹果嘉儿与其他小马不同,她太独立了。不知道是不是过早承担了苹果家顶梁柱责任的缘故,她显现出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成熟可靠,每一根头发丝上都写着倔强。但正是如此,也会让渴望帮助她的人感觉到一种礼貌性的矜持,错位的善意反而渐渐织就了一张坚韧的罗网,阻隔了大家的热情。让人担心撕破它的同时也会拉扯到对方那骄傲的自尊。



让我畏缩着不敢上前,伸出那双援助的手。



“如果觉得自己一个人很勉强,一定要告诉我呀。”最后,我也只得作这样苍白的补充。



只要你呼唤的话,我一定会出现的。我在心中默念。



突然间,尴尬的气氛被一道急速掠过的彩虹影子给搅开了。名为云宝黛西的女孩扑扇着蓝色的翅膀直直地降落,正好插在了我和嘉儿之间。她甚至没有看我一眼,便单刀直入地转向苹果嘉儿:“嘿,AJ,我新开发了一项力量训练技巧,要不要和我比试比试,感受一下?还有,关于我的新飞行动作,你上次给出的建议我回去试了试,我发现……”



她只花了短短一秒钟便成功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并无比自然地夺去了话题的主导权。我只得讪讪退下去,为她们留下交谈的空间。



为什么我无法做到与她们这样自然地相处呢?是因为我不会像萍琪一样从头发里掏出派对大炮还是因为我无法像瑞瑞一样在设计衣服的时候自带歌剧追光灯滤镜?哪怕是薇诺娜,也能毫不扭捏地大着胆子扑到嘉儿的怀里舔舐她的手指,而我连因接过她递来的苹果而指尖相触都心跳不已。更令人烦恼的是,我似乎已经隐隐意识到这时一件私密而羞耻的心事了,我甚至不敢写信给塞拉斯提亚殿下寻求建议。



魔法,我只能把这归咎于我还一知半解的魔法。



“那今天先到这里,云中城今天出了一点小事情,飞马们都忙着修理彩虹工厂的故障,我也要回去帮忙了。”云宝叨叨了一堆以后似乎想起了正事,但转身离开的时候又不忘抱怨两句,“我说,就这样保持暖和的天气不好吗?坦克会因为低温而冬眠的,哦,我简直不敢想象不能带着它飞行的冬天是什么样子的……啊小蝶在催我了!那就说好了,下周一进行友谊比赛哦!不见不散!”



话音刚落,她就化作一道飞驰的彩虹直冲云霄,与在云层上方悄悄等候的腼腆青梅并肩而去。



“那我也……”我无法忍受这么尴尬的氛围,更担心再继续与嘉儿独处下去我会难以掩藏心中混杂着失落与欲望的复杂情绪,于是作势离开。



“等等,紫悦。”苹果嘉儿叫住了我,“我等会儿去萍琪家帮忙烤蛋糕,大概傍晚回来。呃,我是说,你五点左右的时候有空吗?我有些事……想问问。当然,如果你忙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这些,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看着她有些局促不安的模样,我竟感到一丝新鲜。这份善良到有些沉重的礼貌也是她的可爱之处,然而这份矜持也正体现了我们之间的生分。我有些无奈。



“我很乐意为你解答问题,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麻烦。”脱口说出这句话后,我又有点为自己的莽撞自大而后悔,亡羊补牢地衔了一句,“我是说,我能力范围之内的问题。”



我在一整天焦急的煎熬中迎来了甜苹果园的傍晚。我到达的时候,苹果小姐早已在西边的山头上坐了很久了。群山簇拥着天空,静静地流淌着班卓琴的音色,在我的耳廓映照下琳琅的光,如同湖泊的涟漪微微荡漾。



一寸寸下沉的太阳把天空燃烧成一池熔化的金水,云朵宛如被光线照亮的澄澈水面,明明灭灭,把她缄默的侧脸染上瑰丽的深紫色,看起来既温暖,又伤感。稍远一点的天幕已垂下夜色,山的上方有点点星星汇聚,伴随着我们的呼吸,形成潮汐,同那拂过树梢的熏风一起,将世界都包裹在温柔的沙沙声中。



“真好看啊。”嘉儿轻轻呼出白气,落在空气中,成为初冬的霜。



我突然觉得有些哽咽。太温柔了,温柔到仿佛能无声无息地接纳包容所有。但是即便是这样的温柔,我都难以直视,不敢靠近,害怕自己的触碰,会击溃这和谐的一瞬间。



“以前有段时间我会坐在这里,就这样看一会儿夕阳。有时候一发呆就会到晚上,自己都意识不到地继续看着星星,直到衣服都被夜晚的露水打湿。”



苹果嘉儿很自然地叙述着:“后来麦托什和小萍花也发现了这样一个好地方,他们会在傍晚窝在这棵苹果树下面,一边聊天一边看远处的景色。我倒是渐渐不怎么来这儿了,都是在山脚的农场里收尾工作,喊他们下来吃饭。”



“不过他们一般不会待很晚,所以这个视角的星星,还是我看的比较多吧。”她轻笑一声,目光中包含着深沉的怀念。



“我也喜欢……看星星。”我尝试着接下话题,“小时候我每天晚上都会用卧室的望远镜观察星空,对比书上的知识记下笔记。”



我想起以前的自己。那是个没有朋友成天闷着头读书的小姑娘,对星座有着执念般的痴迷。不知道是否是由于我的可爱标志与星星相仿的缘故,星空之于我就像迷途的旅人找到的港湾,有一种归宿般的魅力。



但是我也曾想过,为什么我会这样喜欢星星呢?那不全然源自对于未知的探索、对于知识的渴求,大概是因为我缺乏安全感,对这个偌大的世界充满着迷茫,所以才去寻求一种神秘的、庄重的、属于科学与理性的慰藉吧。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抽象至极的失落感。并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但是非常空虚而难熬。仿佛血管里流淌的不是温热鲜活的血液而是空气,随着呼吸被肺腔泵入一个无底的黑暗深渊。比起失去,未曾拥有的无知就这样代替着满足与期待陪伴着我的每一天。



“紫悦你,真的是从小就很厉害呢。”苹果嘉儿望着我的眼睛,“其实我一直都很敬仰你们独角兽,羡慕着你们强大的魔法。魔法……总给我超越了自然的神秘感,小乡村里的我从未知晓过魔法的极限。”



我回望着她。她的面庞在朦胧的月光下晕染出梦幻的光,像模糊失真的老相片。无声的晚风混杂着她脆弱的呼吸拂过我的耳畔,我似乎嗅到了她身上若有若无的苹果清香。



“我在凝视着星星的时候,一直在想,哪两颗会是我的父母。我在望着他们的同时,他们是不是也在注视着我。如果我和他们说话,他们是不是可以听见。我说,紫悦——”



她尝试着张开嘴唇,哆嗦着吐出接下来的话语:“有没有,有没有一种魔法,可以将星星变作他们?魔法的极限……究竟可不可以跨越生死呢?”



那一刻,失落感达到了巅峰。血管里的空气汇聚成汹涌的暗河,猛烈冲撞着我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深渊里仿佛伸出锋利的爪牙,无声无痛地将内脏撕裂成碎片,绞入空虚的深处,我连指尖都没有确确实实的存在感。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我的无知使我不能为她分担哪怕一丝一毫的痛楚。



原来她一直抱有着这种期待,原来这样的想法曾无数次在她的脑海中打转。那从前的那些夜晚,她究竟是怎样度过的呢?是怎样的不甘,怎样的寂寞,怎样的不忍割舍呢?没有人可以撒娇的成长过程中,她又承担了多少本不该是这个年纪所要肩负的责任呢?如果她感到疲倦痛苦,又有谁可以依赖呢?



光是想象,我的心就痛得发抖。



“……”我的鼻尖和眼眸泛起热意,喉咙像是被塞了棉花一样发不出声,话语因我的颤抖而变得支离破碎,我只得僵硬地避开她的目光,咽下那如鲠在喉的回应。深呼吸一次后,我压低嗓音开口:“抱歉。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生命的尽头是否会有一片承载着孤独灵魂的星空,让流浪的爱与正义枕着希望同眠;我不知道我的回答是否能为这个摇摇欲坠的女孩做出什么,弥补她这么多年的缺憾与执念;我不知道所谓能升起日月星辰的魔法所不能及的地方是否会是神秘学本身软弱的七寸。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能够跨越种族的鸿沟陪她走过多长的时间,她的一生又是否能够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为我停留。



我痛恨于自己的无知,又深深畏惧于这个世界的未知。



魔法,我只能把这归咎于我还一知半解的魔法。








TBC





抱歉咕了这么久还毫无质量,本来已经想弃坑了的说……原因可能还是小马完结季的那个寿命论太毒了,我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一想到我新鲜甜美的小苹果也会在某一天衰老干枯,失去自己珍视的亲人,对死亡作出妥协,我就难受得不行,根本不能想象作为天角兽的暮暮到底是怀抱着怎样一种心情。当年的感情有多深刻,回忆就有多苦涩……爆哭。不管怎样,我还是想给当年喜欢AJ的自己一个完整的交代,也想试着去探索她们的心情,发掘她们更多的魅力,我会坚持写完的呜呜呜有缘下一篇再见!

泽鹬
角色:Apple Jack拟人...

角色:Apple Jack拟人

出镜:泽鹬(本人)

摄影:艾天(微信:LSAFOR)

感谢❤️❤️❤️🍎🍎

角色:Apple Jack拟人

出镜:泽鹬(本人)

摄影:艾天(微信:LSAFOR)

感谢❤️❤️❤️🍎🍎

离殇落花✨💗💗

🐑✨


好久没更新辽:D

画师也好久没更新辽(

是库存~~

作者:TCN1205

🐑✨






好久没更新辽:D

画师也好久没更新辽(

是库存~~

作者:TCN1205

骨头
恶心坏我了,求大家扩散 让大家...

恶心坏我了,求大家扩散

让大家看看把抄袭吹的花枝乱颤的粪作,咱大中华传统文化禁不住恁这样侮辱嗷,别给咱中华人民共和国丢脸了

身为老马迷,我感受到了严重的冒犯。

何况,这是我活那么久,第一次见在现在版权意识极度普及的情况下,还敢这样顶风作案的

请问这种劣质的抄袭动画能教多少所谓的中华传统文化

中华传统文化宣扬的不偷不抢吃了吗?

您多大脸子自称国创?

占tag致歉

恶心坏我了,求大家扩散

让大家看看把抄袭吹的花枝乱颤的粪作,咱大中华传统文化禁不住恁这样侮辱嗷,别给咱中华人民共和国丢脸了

身为老马迷,我感受到了严重的冒犯。

何况,这是我活那么久,第一次见在现在版权意识极度普及的情况下,还敢这样顶风作案的

请问这种劣质的抄袭动画能教多少所谓的中华传统文化

中华传统文化宣扬的不偷不抢吃了吗?

您多大脸子自称国创?

占tag致歉

一张纸kami
死对头_(:D)∠)_ 人体杀...

死对头_(:D)∠)_

人体杀我

我真的要吐槽一下copic的笔!上一次笔头就断过了,又买了一只画两下就没水了我甩了两下它笔头给我搞飞了我气死!!!最后只能用不同颜色笔画颜色冲突太大了爷就给调成黑白的

反正吐槽一下

死对头_(:D)∠)_

人体杀我

我真的要吐槽一下copic的笔!上一次笔头就断过了,又买了一只画两下就没水了我甩了两下它笔头给我搞飞了我气死!!!最后只能用不同颜色笔画颜色冲突太大了爷就给调成黑白的

反正吐槽一下

暮夏丸子
我太爱AJ了她好撩呜呜呜

我太爱AJ了她好撩呜呜呜

我太爱AJ了她好撩呜呜呜

离殇落花✨💗💗
2020,一起前行💕 作者:...

2020,一起前行💕


作者:TCN1205

太太的跨年图一直没时间发💦

2020,一起前行💕






作者:TCN1205

太太的跨年图一直没时间发💦

一张纸kami
虹林檎日常~ 在rd第199次...

虹林檎日常~

在rd第199次偷走aj的帽子之后,aj终于养成了条件反射

新人第一次在老福特发画,请多关照!!!~

虹林檎日常~

在rd第199次偷走aj的帽子之后,aj终于养成了条件反射

新人第一次在老福特发画,请多关照!!!~

TKOTU

今年的m6!

画完啦终于

我想要小心心小蓝手(

最后一张是去年的

如果有想要的角色也可以评论,有时间画

今年的m6!

画完啦终于

我想要小心心小蓝手(

最后一张是去年的

如果有想要的角色也可以评论,有时间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