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茅子俊

64266浏览    1245参与
越今朝的橙子

仙剑四游戏真人紫纱预告 茅子俊x鞠婧祎 翩翩白衣云端客,生死为谁一掷轻‖鞠婧祎x茅子俊 ‖慕容紫英x韩菱纱 仙剑四真人预告

仙剑四游戏真人紫纱预告 茅子俊x鞠婧祎 翩翩白衣云端客,生死为谁一掷轻‖鞠婧祎x茅子俊 ‖慕容紫英x韩菱纱 仙剑四真人预告

惟我

演好古装剧的一大要点就是体态。弓腰驼背的,扭腰摆臀的,真的很辣眼。体态有型,气质自然就上来了。完美的体态很能给一个演员加分。就算长得不那么完美,起码气质出众嘛!

演好古装剧的一大要点就是体态。弓腰驼背的,扭腰摆臀的,真的很辣眼。体态有型,气质自然就上来了。完美的体态很能给一个演员加分。就算长得不那么完美,起码气质出众嘛!

眉生三叠
【沈翠喜个人向】“生命以痛吻我...

【沈翠喜个人向】“生命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https://b23.tv/rRzcon3 

电视剧《当家主母》

主要人物:沈翠喜、魏良弓、曾宝琴、任雪堂

演员:蒋勤勤、茅子俊、杨蓉、徐海乔

虽然个人喜欢用冷门音乐剪辑,但不得不说Eutopia的情感递进和起承转合都非常合适影视混剪。

【沈翠喜个人向】“生命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https://b23.tv/rRzcon3 

电视剧《当家主母》

主要人物:沈翠喜、魏良弓、曾宝琴、任雪堂

演员:蒋勤勤、茅子俊、杨蓉、徐海乔

虽然个人喜欢用冷门音乐剪辑,但不得不说Eutopia的情感递进和起承转合都非常合适影视混剪。

鄜延路兵马钤辖

tag乱打的【捂脸】,如果有什么占tag引起不适的地方我这里表示非常抱歉。


考古《剑侠》。

片源来自b站wchunoo燕子大大的曹友cut

字幕是我。

主角吕洞宾(李宗翰饰),是军师呀。

单元主角曹恭(剧里改的名字,曹国舅本叫曹佾,我想应该是为了符合某种兄友弟恭),是花知寨啊。

单元女主叫曹友(茅子俊饰)素华。

这里的曹国舅还有个弟弟叫曹友,不错,兄友弟恭。

还有个姐姐,当然就是要进宫然后当皇后的。

这里姐姐刚进宫,他们家就让大水冲了,父母双亡,好姐姐也失联了。然后哥俩相依为命,哥哥为了弟弟偷过包子,弟弟小大人似的还教训哥哥。然后哥俩进了包子铺给人家打工,哥哥挣钱给弟......

tag乱打的【捂脸】,如果有什么占tag引起不适的地方我这里表示非常抱歉。



考古《剑侠》。

片源来自b站wchunoo燕子大大的曹友cut

字幕是我。

主角吕洞宾(李宗翰饰),是军师呀。

单元主角曹恭(剧里改的名字,曹国舅本叫曹佾,我想应该是为了符合某种兄友弟恭),是花知寨啊。

单元女主叫曹友(茅子俊饰)素华。

这里的曹国舅还有个弟弟叫曹友,不错,兄友弟恭。

还有个姐姐,当然就是要进宫然后当皇后的。

这里姐姐刚进宫,他们家就让大水冲了,父母双亡,好姐姐也失联了。然后哥俩相依为命,哥哥为了弟弟偷过包子,弟弟小大人似的还教训哥哥。然后哥俩进了包子铺给人家打工,哥哥挣钱给弟弟念书,抚养弟弟长大(确认过,是养成系)。

长大了,哥哥喜欢包子铺老板的女儿,弟弟也暗恋她。

弟弟不明不白地开始吐血(茅子俊请多来点血浆包,多吐点)

然后哥哥就去跋山涉水给他找前年灵芝(忘了是灵芝还是啥了,效果都一样),结果阴差阳错他自己给吃了。赶回去看见弟弟那个样子,于是割了手腕给弟弟喂血(草,血饲属于是)弟弟就好了。

哥哥向老板借钱给弟弟上京赶考(哥哥的家底应该是之前都用来给弟弟买药了),弟弟半道遇上劫匪(当然是妖怪变的),被抢了,自己被打了一顿(又来虐茅子俊)。回去以后哥哥又向老板借钱,老板不借,被弟弟看到了,弟弟表示自己不想考试了,哥哥遂气急了表示“去偷去抢哥也让你上京赶考”,弟弟当然是更加不愿意去考了。

反派来偷了老板的私房钱,诬陷是哥哥偷的,弟弟也相信了。老板把哥哥赶走,弟弟就追上去要问明白,然后哥哥说“谁都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然后打了弟弟一耳光(嗯,茅子俊又被打了)

然后哥哥搬出去住了,被反派带坏了,学了一些妖术,劫富济贫(焯,还替天行道呢还,果然还是花知寨)打出了一个“半天云”的名号,但是没杀过人。

然后弟弟再次上京考试,考中状元了。皇帝就问他多大啦,家搁哪儿啊,家里几个人呀?

弟弟就把家里的情况说了,然后皇帝就说“你们哥俩是国舅,朕要给你们爵位”。

然后满朝文武就开始balabala嚼舌根,表示这个哥哥是一个卖包子的,怎么能封爵。

弟弟看满朝文武很不满,于是自请协同哥哥捉拿伤人性命的会妖术的“半天云”,在弟弟眼里当然是自己捉到了以后就说哥哥捉的,然后哥哥就可以封爵。

哥哥劫富济贫劫到自己家了,还想偷钦差印,结果发现是自己弟弟,就乖乖把印还了回去。由于弟弟是来抓“半天云”的,所以哥哥决定金盆洗手。

但是反派已经装作“半天云”开始虐杀大臣。

皇帝更加愤怒,下令要弟弟在限期内捉到“半天云”。哥哥怕弟弟丢了仕途,就又重操旧业,还和弟弟说“半天云”要来刺杀你,你到时候就乱箭射死他,把他头砍下来(这哥哥不会是有些抖M在身上吧)

然后哥哥下定决心要去给弟弟擒住了好交差,BGM就起了……我说那个歌词,真的不是给男女主写的吗?BGM可不兴乱用啊hhh。

好了,今天就侃到这里了。

岑商

[稳赢]檐上霜18

*青齐衍生

*嬴异人×温恬儿


“幸亏秦军退兵的消息及时,不然——”殷医师难掩担忧的看向温恬儿:“王上不仅不会放过秦王孙,更加会迁怒与你。”

  温恬儿捣着药草,微微有些失神,殷小春没好气点了下她额头,姑娘茫茫然,一双杏眸十分无辜的望过来。

  殷医师重重叹了口气:“我说你平时挺机灵的,怎么关键时候犯傻,你为何要帮那秦王孙说话?”

  温恬儿想都没想就要开口,殷小春提前驳回去:“报恩什么的话就打住,你上次答应出宫照顾王孙,替他捡回来一条命,早就抵得过他给你说句话的恩情了。”

  被小春这样一说,恬儿彻底没话说了,总不能叫她说是觉得秦王孙可怜,又或者他这样知礼节有善心的......

*青齐衍生

*嬴异人×温恬儿


“幸亏秦军退兵的消息及时,不然——”殷医师难掩担忧的看向温恬儿:“王上不仅不会放过秦王孙,更加会迁怒与你。”

  温恬儿捣着药草,微微有些失神,殷小春没好气点了下她额头,姑娘茫茫然,一双杏眸十分无辜的望过来。

  殷医师重重叹了口气:“我说你平时挺机灵的,怎么关键时候犯傻,你为何要帮那秦王孙说话?”

  温恬儿想都没想就要开口,殷小春提前驳回去:“报恩什么的话就打住,你上次答应出宫照顾王孙,替他捡回来一条命,早就抵得过他给你说句话的恩情了。”

  被小春这样一说,恬儿彻底没话说了,总不能叫她说是觉得秦王孙可怜,又或者他这样知礼节有善心的君子不应该受到这种不公的待遇?她不是见外,但为难秦王孙的是赵国最尊贵的人,她的这些想法说出来都是对王上的不敬,既如此,与其强找一个理由搪塞,还不如不说。

  只是,她缄默不再应答的模样在殷医师心里,猛然冒出一个惊奇的想法,殷小春看着她,试探的问到:“你这么拼命帮秦王孙,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恬儿双眼瞪大,颇为无奈到:“怎么你们都这么想,”小春惊讶:“还有谁?”

  “公主雅,那日秦王孙全身而退,后来公主雅专门见了我一面,问我是不是喜欢王孙。”

  公主雅娴静多才之名虽扬名宫外,殷医师在宫中却知道这位公主不好惹,恬儿惹她不高兴恐怕会有麻烦,她连忙问:“那恬儿你没事吧?”

  “没事,我现在不是好好坐在你面前了么!”恬儿俏皮一笑,小春彻底放下心来。

  此时,有人轻叩门扉,殷医师让温恬儿安心捣药,走到门口,竟是她们刚刚提及的主人公之一。

  秦王孙虽为质子,比不得赵国公子轩昂气宇的傲然不羁,却气质儒雅,谦谦君子,温润清贵。

  王孙见出来的是殷医师,率先到:“我来找温医师。”温恬儿治好了王上的难眠症,王后便将她由医女晋升成了医师。

  殷医师折回屋内,不一会儿,恬儿就出来了:“不知王孙有何事?”姑娘眉目微敛,声音清淡。

  嬴异人自知之前刻意的疏离防备有些伤人,倒也没多说什么,从袖中拿出恬儿不慎遗失的玉佩递给她:“之前在花园中拾到,一直未有机会归还。”

  恬儿一面接过,一面感激:“多谢王孙,这是家父留下来的玉佩,我寻了好几天都没找到,还以为彻底丢了,王孙可帮了我的大忙。”

  说到帮忙,异人发自内心到:“那日殿前,医师不计前嫌帮异人说话,这份恩情,异人没齿难忘。”

  温恬儿忙道:“王孙言重,那日我只不过说了一些自己所知的皮毛,真正救下王孙的是秦军后撤的消息,恬儿不敢居功。”

  异人微怔,当日他也只是说了句人之常情,真正有效用的还是宫人畏惧公主雅,可她也照样回报他的恩情。

  面对一脸淡然的恬儿,秦王孙自知再说其他也是多余,便交叠双手高举过头顶,朝她深深一拜。

  恬儿急忙去扶他,“医师大恩,异人无以为报。”王孙解释过后便告辞离去。

  早在殿上她便见识到他处境不易,心中已不怪他,眼下看着他缓缓远去的身影,只觉那背影透出几分孤寂,恬儿忍不住唤到:“王孙留步。”

  嬴异人回头,讶然停在原地,姑娘转身进屋,没过多久又匆匆跑出来,手上多了一包东西。

  王孙轻问:“这是...?”

  “这是我闲来无事研制的清茶,王孙专程来送玉佩,恬儿深怀感激,聊以一点清茶赠与王孙。这茶中我加了几味药草,都是清热降火的功效,王孙可以放心。”

  嬴异人惊讶之余,终于确信,她不是吕不韦安排的人。

诚信票务

陈哲远 鞠婧祎 茅子俊《仙剑四》今天tg🈶 杀青大吉[庆祝]  现

​《人间烟火》今天时间➕地址🈶️

​出 美好年华互联社🏨

陈哲远 鞠婧祎 茅子俊《仙剑四》今天tg🈶 杀青大吉[庆祝]  现

​《人间烟火》今天时间➕地址🈶️

​出 美好年华互联社🏨

岑商

[稳赢]檐上霜17

*青齐衍生

*嬴异人×温恬儿


         医师馆位于王宫深苑,偏僻幽静,无病无灾,轻易不会有人来访,就是消息有些闭塞。

  温恬儿与殷医师都醉心于医理,对这些并不在意,倒是最近小侍卫齐孟有事没事总爱往此处跑,惹得殷小春都忍不住打趣:“恬儿,自从你来了之后,我这医师馆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温恬儿同样促狭的回到:“还是殷医师医术高超的缘故。”

  正闲话着,一名宫人走了进来,眼皮都不抬一下,直接冲着温恬儿到:“王上近来日夜难寐,召医女前去问诊。”

  恬儿还没答话,殷医...

*青齐衍生

*嬴异人×温恬儿


         医师馆位于王宫深苑,偏僻幽静,无病无灾,轻易不会有人来访,就是消息有些闭塞。

  温恬儿与殷医师都醉心于医理,对这些并不在意,倒是最近小侍卫齐孟有事没事总爱往此处跑,惹得殷小春都忍不住打趣:“恬儿,自从你来了之后,我这医师馆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温恬儿同样促狭的回到:“还是殷医师医术高超的缘故。”

  正闲话着,一名宫人走了进来,眼皮都不抬一下,直接冲着温恬儿到:“王上近来日夜难寐,召医女前去问诊。”

  恬儿还没答话,殷医师直言不讳:“既是给王上问诊,理应召医师前去,怎能召一个小小的医女,岂不怠慢?”

  宫人答:“医女连秦王孙都能治好,区区难眠之症定不在话下,殷医师见怪,奴婢也是宣达王上的命令。”

  提到医治秦王孙,殷小春哪里还不明白,她脾气燥,当下就恨不得啐他们,恬儿奉命去医治,医不好是死,医好了还要遭他们反复惦记刁难,这哪里还有一国之君的风度。

  只看她柳眉倒竖,温恬儿便知她气的不轻,未免一时失言,她连忙拉住殷小春,一面应下宫人:“我去准备一下药箱,请稍候片刻。”

  这名宫人也是出入此处跑腿传话的常客,在殷医师身上吃过不少苦头,自然知道厉害,反正都已应下,倒也没催促,只说王上那边还等着。

  恬儿拉着殷医师进屋,殷医师见事已成定局,不好多说什么,埋头为沉默着她准备用得上的药材和工具。

  到了赵王寝殿外,温恬儿看着眼前熟悉的与自己不对付的宫人,心中暗叹果然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此人为赵王近侍,今次恐怕也是他故意为之。

  进殿前,恬儿取出一块布帛遮住脸颊,她记得赵王爱美憎丑。

  进去后,赵王果然问她为何戴着面巾,有何不可示人,恬儿坦然直道貌若无盐,不敢污王上眼。

  赵王闻之面色有变,原应上前听脉,现在却叫她隔着帘幕问诊。

  引她进来的宫人脸上都笑出褶子了,料定她此次必死无疑。

  恬儿从善如流,取出一早准备好的药草,焚之可以安神。宫人暗讽:“王上用了那么的安神香都不管用,你这和安神香有什么区别?”

  赵王亦沉声到:“倘若无用,寡人可要治你之罪。”

  恬儿掷地有声到:“如若无效,全凭王上处置。”

  赵王和宫人有心找她麻烦也要有个由头,便依言卧床而眠。恬儿在外间点燃香炉,药草焚烧的气味渐渐散开来。

  未几,宫人轻唤两声,赵王已沉沉入梦,岿然不动。他横了眼外头的女子,只道她运气好,他就不信她能次次运气都这么好。

  不知过了多久,温恬儿跪坐在香炉前腿都发麻了,赵王依然在酣睡之中,她暗暗调整一下姿势,并没有得到缓解,她内心无比期盼要是现在能有人将他叫醒就好了。

  显然是不可能的。医女麻木的维持着添药的动作,屋外忽然传来一阵琴音。

  潺潺如流水,却暗含金戈之气,她脑中莫名浮现出一个人来。

  恰是此时,赵王在榻上翻身,梦呓数声:“金子!”

  铮铮曲调,琴音扰眠。赵王从梦中惊醒,怒上心来:“这是谁在抚琴?”

  “王上,是秦王孙在为王后抚琴。”门外随候的宫人进来答道。

  赵王连日难眠皆因秦军兵压边境,现下听到秦王孙之名,越发怒不可遏,急冲冲的就要去问罪,走到门口看到还跪在那的恬儿,只到:“你医治有功,不过寡人现在没心情给你封赏,想要赏赐自行跟上来找王后要去。”

  不想封赏可以不封,温恬儿很想说她不要,但赵王此刻正在气头上,只怕说什么都会惹他生气,她连忙起身,还险些因腿麻摔倒,好在她即使稳住身形才避免难堪。

  大殿之上,公子蛟刚隐射秦王孙有不臣之心,气氛正是微妙,赵王带着人走进,十分不爽到:“寡人刚找了医女来解难眠之症,难得入睡,却被琴音吵醒。”他瞪了眼秦王孙,幽幽到:“原来是你,靡靡之音,曲带不祥,王孙,你是在诅咒我赵国上下吧。”

  王孙连忙告罪,但赵王越说越气愤,指着他怒道:“你何止有罪,简直罪该万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温恬儿看了眼王孙,秦王孙垂首立在一侧,他心知辩驳无益,只能放低姿态。他国质子,稍有不慎就命悬一线,她莫名释怀了他前些日子的疏离猜忌,王孙的境地如履薄冰,却还能为王宫中最低下的奴婢说话,如今却没有人帮他说话,质子就是原罪么?

  医女鼓起勇气上前,赵王正当气头上,摆摆手到:“你添什么乱,要赏赐待会再问王后要。”

  恬儿解释:“王上息怒,奴婢是想到曾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记载,琴音也可助眠,能够治疗王上的难眠之症。”

  赵王瞪眼:“大胆,小小医女也敢求情?”

  恬儿直到:“奴婢人微言轻岂敢为王孙求情,只是突然想到这个良方,斗胆请借王后的琴一用。”

  王后如何不知她的打算,倒也应允了,还顺水推舟到:“王上,臣妾最近亦睡眠不佳,既然温医女有法子,不如请她试试?”

  公主雅适时和声到:“父王且慢,雅儿曾经也看到书上记载音乐可以达到治疗的效果,不如今日就让我们见识一下吧。”

  一时间赵王被堵住话头,无奈摆摆手应允了。

  温恬儿跪坐在琴案前,潺潺琴音从指尖流淌开来,殿上众人只觉心向悠然,烦躁一扫而空。

  嬴异人诧异的看着抚琴的医女,从曲调之初他就听出来了,竟是他刚才所奏曲调的变调。自古听琴可以觅知音,嬴异人一时有些分不清,她是为了吕不韦甘冒不韪保他,还是——

  他怎敢想,一个流落异国仿佛被人遗忘的质子,谁人瞧得起他呢?

诚信票务

谢彬彬 郑湫泓《请成为我的家人》明天tg🈶外景 现🉑接包月

​陈哲远 鞠婧祎 茅子俊《仙剑四》明天通告🈶 杀青大吉[庆祝]

​赵丽颖 林更新 何与《与凤行》双组tg🉑接包月

谢彬彬 郑湫泓《请成为我的家人》明天tg🈶外景 现🉑接包月

​陈哲远 鞠婧祎 茅子俊《仙剑四》明天通告🈶 杀青大吉[庆祝]

​赵丽颖 林更新 何与《与凤行》双组tg🉑接包月

惟我

起个大早。☀早安!

起个大早。☀早安!

云里有鹤

东海【二】

法海想伸手摸摸紫宣的头,毕竟机不可失,以后说不定就看不到他这样了。

在法海罪恶的手到达之前,紫宣先他一步跑开了,可毕竟是小孩子,还没跑多远就被法海拎起领子提了起来,还坏心思地甩甩手上的小孩。

这下紫宣涨红了脸,对着法海恶狠狠恶狠狠道:“你快放我下来!信不信我把你小时候偷偷……”

话还没说完就被法海堵住了嘴:“你这小孩怎么尽瞎说啊,没有的事,你再说我揍你。”

紫宣眼睛直直地盯着法海,觉得他比以前更不要脸了,又趁他不注意,狠狠咬上了他的手腕。

“啊!你给我过来!”法海伸手抓住了紫宣,正打算给他也来一下,见到来人,慌乱地扔下紫宣。

“见过青帝。”

紫宣仿佛想到了什么,又看看法海,哇的一...

法海想伸手摸摸紫宣的头,毕竟机不可失,以后说不定就看不到他这样了。

在法海罪恶的手到达之前,紫宣先他一步跑开了,可毕竟是小孩子,还没跑多远就被法海拎起领子提了起来,还坏心思地甩甩手上的小孩。

这下紫宣涨红了脸,对着法海恶狠狠恶狠狠道:“你快放我下来!信不信我把你小时候偷偷……”

话还没说完就被法海堵住了嘴:“你这小孩怎么尽瞎说啊,没有的事,你再说我揍你。”

紫宣眼睛直直地盯着法海,觉得他比以前更不要脸了,又趁他不注意,狠狠咬上了他的手腕。

“啊!你给我过来!”法海伸手抓住了紫宣,正打算给他也来一下,见到来人,慌乱地扔下紫宣。

“见过青帝。”

紫宣仿佛想到了什么,又看看法海,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声音可以说是响彻云霄。

青帝走到他面前,凭着感觉认出了紫宣:“你又怎么了?”

紫宣的哭声很快引来了众多仙侍,在经过示意下走上来,抱住了哭得撕心裂肺的小孩。

紫宣见目的达成,颇为挑衅得转头看了一眼法海,看见他黑了一半的脸,边哭边观察他的神情。

青帝心下了然,转头问法海:“来九奚山有何事?”目光注意到了他带着牙印的手腕。

法海顾不上瞪紫宣,恭恭敬敬地回答:“是师父有事请您来昆仑一叙。”

“知道了,下去吧。”

临走之前,还看了紫宣一眼。

待到法海走后,青帝才让仙侍放下还在哭的紫宣,紫宣还是红着眼眶擦眼泪,脸上尽是得意。

青帝颇为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行了法海走了别装了,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变成了小孩子。”

“我没有,是他先要打我的,我手腕都被他拽红了。”话毕露出了红着的小臂。

不过青帝明显不信:“你这话自己信吗,没看到法海那张跟黑炭一样的脸,你演得好我早送你去戏班子了。”

紫宣泄了气,变成小孩子的缘故,他心智也退化了不少,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又打算跑,又被揪着领子拎起来了。

“你放开我,难受。”

“你刚刚咬人家的时候人家就不难受不疼了?”

眼看着紫宣偏过头去,他才拿出手帕擦干净小孩脸上的眼泪。

“他不也要打我了,我们扯平了,是他先欺负我的。”

“您今年贵庚?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小孩。”说完把紫宣放下了。

紫宣唰地就跑了,没给他在抓的机会,毕竟他小时候一直秉持着“不管我有没有犯错,你凶我就是我的错”的道理。

紫宣跑回了房间,在床上滚了几圈就睡着了




腹黑的总司

星语星愿【江枫余火】茅子俊X易柏辰【向星许愿:让它知道我爱你】

天人永隔,生死两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星语星愿【江枫余火】茅子俊X易柏辰【向星许愿:让它知道我爱你】

天人永隔,生死两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云里有鹤

东海【一】

“哦……当日先天帝下令赐死我母族亲您是何其决绝,怎的死了的人变成了斩荒,您就如此上心,当真可笑。”

天帝轻声叹息,方才的不悦已经烟消云散:“她也是我妹妹,但她不应私通妖族,当时的魔尊修炼诡道,魔力滔天,天下妖魔皆为之臣服,锦瑟不应因男女私情而透露九重天的情报,稍有不慎便将天下大乱。”

六万年前。

锦瑟公主私下凡间,与魔尊有过一桩露水情缘,后魔尊修炼诡道,先天帝为了得到东海的镇魂塔控制魔尊,将锦瑟公主下嫁东海,但在九重天即将完胜魔族之时,魔尊骗取锦瑟公主的信任,以获得九重天的计划,她在几位上神共商大计时偷偷听了去,好在春神及时发现并阻止了她,可这件事魔尊岂会善罢甘休,把锦瑟公主的事传得人尽...

“哦……当日先天帝下令赐死我母族亲您是何其决绝,怎的死了的人变成了斩荒,您就如此上心,当真可笑。”

天帝轻声叹息,方才的不悦已经烟消云散:“她也是我妹妹,但她不应私通妖族,当时的魔尊修炼诡道,魔力滔天,天下妖魔皆为之臣服,锦瑟不应因男女私情而透露九重天的情报,稍有不慎便将天下大乱。”

六万年前。

锦瑟公主私下凡间,与魔尊有过一桩露水情缘,后魔尊修炼诡道,先天帝为了得到东海的镇魂塔控制魔尊,将锦瑟公主下嫁东海,但在九重天即将完胜魔族之时,魔尊骗取锦瑟公主的信任,以获得九重天的计划,她在几位上神共商大计时偷偷听了去,好在春神及时发现并阻止了她,可这件事魔尊岂会善罢甘休,把锦瑟公主的事传得人尽皆知。

东海龙王怒上心头向九重天讨要说法,先天帝无奈,赐死了公主,离殇在大殿内磕破了头,也没换来先天帝的一丝容情,就连当时的大殿下,今日的天帝,也不为公主说一句话,最后还是被龙王打晕了带走。

最后,大殿下利用镇魂塔联合春神两面夹击魔尊,魔族战败,先天帝也在这场战争中灰飞烟灭。

大殿下继承天帝之位,春神受封青帝,二殿下不知所踪,至此,再无战乱。

六万年间,离殇从未对天帝再有过好脸色,直至今日,锦瑟公主的事他依然耿耿于怀,仿佛母亲被赐死的那天还是昨日。

面对天帝,他不愿再与之有任何联系:“难道我母亲对你而言就不重要了,也对,九重天最是薄情寡义,我早就知道,可青帝是她多年玩伴,为什么要去告发,我如今也不过是想让他的徒弟吃点苦头,有什么不可以,还是您对于紫宣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天帝:“我们想让她活下来的……魔尊不爱她,为了实现目的步步为营,最后也是他把这件事传得四海皆知,你可有想过,若是青帝不去告发,等待天下苍生的会是什么,就算你恨青帝,也不应迁怒他人,我知道你一直都恨我,但我不后悔,我无法用天下赌一个人的命,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切莫再伤害他人。”

天渐渐下起了小雨,离殇对于天帝,只觉得讽刺至极。

紫宣被天帝带走了,在刚才的谈话中他也知晓了事情的一二,天帝忽然停了下来,害他撞倒了。

“啊呜,您干嘛忽然停下来。”紫宣说。许是身体变小了,心智也变成了小孩子。

天帝颇为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走路就好好走,别总在那三心二意的想别的事。”

天帝怎么知道他在想事情,也对,毕竟是天帝嘛。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东海?”

紫宣撇了撇嘴:“一个月后,我还要回九奚山一趟。”

“好,九奚山的雪樱子下次记得带点来。”

“是。”

紫宣回到了九奚山,去找青帝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法海,发出了一阵爆笑声。

“紫宣,你是紫宣,怎么变成这样了,哈哈哈哈!”

“不是说出家人不苟言笑的吗,看看你这样子!”



素远suyuan333

天哪,凯凯和子俊的双眼皮和嘴唇是我喜欢的类型,果然, 人的喜好是不会变的。你会反复喜欢类似的人和事物。

天哪,凯凯和子俊的双眼皮和嘴唇是我喜欢的类型,果然, 人的喜好是不会变的。你会反复喜欢类似的人和事物。

wyhk09_8

2012年《红酒俏佳人》剧照篇

2012年《红酒俏佳人》剧照篇

素远suyuan333
紫英,你什么时候来?

紫英,你什么时候来?

紫英,你什么时候来?

腹黑的总司

人间纵有百媚千红 唯独君是情之所钟【警医】

什么样滴恋爱可以让人感觉眼神会拉丝儿捏,hhh

人间纵有百媚千红 唯独君是情之所钟【警医】

什么样滴恋爱可以让人感觉眼神会拉丝儿捏,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