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茉莉

17871浏览    3715参与
方寸莫離

【賈茉點文活動】

[图片]
※放上兩人最一開始打中我的那一幕


大家好,我是阿桓。六月六日,是我喜歡賈茉這個CP滿一週年的大日子。

當初看完電影,想說來寫個一兩篇賈茉解渴便作罷,沒想到能遇到這麼多熱情的同好;而若之後沒有大家的閱讀和回饋,我和賈茉也不會走滿這一週年的路,真的非常感謝大家!


因此,我想舉辦一個點文活動,感謝大家這一年來的支持。

點文的CP當然是賈方X茉莉

然後再麻煩請提供我:

1.要原作還是架空(架空的話也請提供是那一種類別,例如現代或角色PARO)

2.3個TAG(不一定都會用上)

3.特別想看到的情節(也可選擇讓我自由發揮)


請有興趣的朋友,在底下留言給我(害羞的話也...


※放上兩人最一開始打中我的那一幕


大家好,我是阿桓。六月六日,是我喜歡賈茉這個CP滿一週年的大日子。

當初看完電影,想說來寫個一兩篇賈茉解渴便作罷,沒想到能遇到這麼多熱情的同好;而若之後沒有大家的閱讀和回饋,我和賈茉也不會走滿這一週年的路,真的非常感謝大家!


因此,我想舉辦一個點文活動,感謝大家這一年來的支持。

點文的CP當然是賈方X茉莉

然後再麻煩請提供我:

1.要原作還是架空(架空的話也請提供是那一種類別,例如現代或角色PARO)

2.3個TAG(不一定都會用上)

3.特別想看到的情節(也可選擇讓我自由發揮)


請有興趣的朋友,在底下留言給我(害羞的話也可以私訊)

點文收到我不想收為止。

完成日期未定,完成後會發上來並標註點文者(不想標註的話也請跟我說)

歡迎喜歡賈茉的大家都來玩唷❤

谢浔久

〖督春〗夏梅春茉蝶欲来,遥是新人识旧面

我真的好喜欢嗑这一对呜呜呜感谢散老师拉我入坑我吹爆呜呜呜


前世今生是什么烂到发臭但还是那么香的设定啊呜呜呜

小学🐔文笔[虽然我已经很努力的让用词看起来高端了……]

————————————————————————————

夏家新出生了一个女儿,他们给她起名叫夏小梅。

  小梅这孩子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夏家的亲戚和街坊邻居都这么说,小梅的父母也因为她的“不一样”而并不对她那么好。

  旁人若是问起“那孩子哪儿不一样?”,这些信誓旦旦的人却又答不上来。

  是啊,是哪儿不一样呢?...


我真的好喜欢嗑这一对呜呜呜感谢散老师拉我入坑我吹爆呜呜呜

  

前世今生是什么烂到发臭但还是那么香的设定啊呜呜呜

小学🐔文笔[虽然我已经很努力的让用词看起来高端了……]

————————————————————————————

夏家新出生了一个女儿,他们给她起名叫夏小梅。

  小梅这孩子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夏家的亲戚和街坊邻居都这么说,小梅的父母也因为她的“不一样”而并不对她那么好。

  旁人若是问起“那孩子哪儿不一样?”,这些信誓旦旦的人却又答不上来。

  是啊,是哪儿不一样呢?

  也许是她阴郁的眼,也许是她每日随身带着镜子,却从不翻到正面梳理自己的形象,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抚着镜背,嘴里念叨着“阴阳各为配”之类的诗句,又也许是每次别人喊出她名字时她面上似喜似悲的,仿佛在透过这个称呼遥望一个很远的人似的。

  而就是这么个奇怪的小孩儿,就算成年了也不好好待在家乡嫁人,相夫教子,却是去了个什么博物馆,做一些整理之类的并不怎么有大用的工作。

  夏小梅却是不甚在乎这些旁人的评价,反正她本来就是个奇怪的小孩儿,不是吗?

  她是一定要去那里的。她这么告诉自己,只有在那里,她才能见到“她”。

  夏小梅很早就明白,她不是夏小梅,她是蝶儿。只有“她”才能被称作夏小梅。

  但,“她”,是谁?

  直到那次她去城里找工作,偶尔路过那座博物馆,她看着那间叫做[卒云馆]的宫殿。没来由的,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待在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才是她的归属。

  她急急地写了一份简历,第二天就跑去博物馆应聘了。招聘处的人倒是很惊讶,他们招收的职业枯燥至此,挂在门口半年都无人问津,这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怎么会对这种工作感兴趣?

  那招聘处的人拿过她的简历,小小声地发出了惊疑的声音:“你这名字,倒是和居住于卒云馆的嫔妃一模一样。”

  夏小梅又惊又喜。是“她”!一定是“她”!她激动地整个身子都扑到了桌子上:“请让我去卒云馆工作!拜托了!我什么都能做!”

  那工作人员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继续翻阅着她的简历,顺口说到:“卒云馆那地儿可基本没人去,听说那地方还闹鬼,你真的要去卒云馆?”

  “我不怕的,我一定能把工作顺利完成!”

  博物馆的那位确实是没见过如此有激情的姑娘,再加上夏小梅的简历也确实没什么纰漏,她很轻松的就拿到了工作证。那招聘处的小哥反复叮嘱她不要打开卒云馆的仓库,听说里面有不好的东西。

  夏小梅并未做声,只双手接过管事人递过来的钥匙,礼貌地道了声谢,便抬脚向门外走去。

  “哎,我领你去卒云馆吧。你第一次来。”

  夏小梅脚步一顿,转头朝那人微微的笑。她那条被扎成麻花的小辫儿,也随着她的回头,和这秋风肆意舞动。

  “不麻烦您了。”

——————分割线——————————

  霜风卷起夏小梅嫩色的裙摆,古朴又熟悉的木门在她眼前打开。她不断摩挲着手中的钥匙,附着在其上的铜绿“簌簌”地掉落在她脚边,那钥匙的一角也显现出它本身的古铜光泽,在落日的余辉下闪出古旧的光辉。

  “是你吗?”她喃喃道,“你在吗?”

  空寂的卒云馆中,除了她自己的回声,便在没有旁的声响了。

  夏小梅缓缓走进去,一步一顿,像是信教者对主的虔诚供奉。院子里的柳树已经枯死了,只剩一具残破不堪的躯壳。那年柳树葱郁之时,她们好像还在树荫下嬉笑;正厅里的一套桌椅,“她”将新做好的簪花亲手别到自己的发上;在里屋那张槐木雕刻的床上,她们同榻而眠……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足以唤起夏小梅往昔的记忆。

  但是,“她”去哪儿了?

  没有牌位,没有墓碑,好像除了夏小梅和《卒云馆实录》上记录的只言片语,再没有什么能证明“她”存在过。

  甚至连她亲手挂在床头的画,也消失了。

  夏小梅趁着清扫卒云馆的空挡,在各处角落寻找那画的踪迹,却一无所获。

  ……只剩仓库了。

  夏小梅终是站在了仓库门口——那也许不能称之为门,因为那所谓的门只不过是几块木板,上面留着“禁止入内”的字条也许是上一任负责卒云馆的工作人员留下的。

  夏小梅微微屈膝,从木板下钻进去。

  这木板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夏小梅带起的风轻轻一吹,便已有了摇摇欲坠的架势。

  随着夏小梅的一声惊叫,那些木板“啪塔”一声就落了地。

  仓库里黑黢黢的,跪在整个房屋中间的血尸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夏小梅哪儿还有找画的心思,连忙手脚并用的离开了仓库。她颤颤地从屋外空地上重新捡了几块木板,钉上门框的时候手还因为恐惧而不断发抖。冷风卷进室内,那几块松松垮垮的木板便吱吱呀呀地叫。

  那张原本写着“禁止入内”的字条也掉落在地,夏小梅想了想,重新拿了一张纸,写上“小心背后”四个大字贴在了木板上。

  做完这一切,夏小梅便拿着自己的东西匆匆离开了卒云馆。

  博物馆的其他同事听说新来了个漂亮的小妹妹,本想着邀了她去小马歌舞厅为她办个欢送会,心事重重的夏小梅却无意去凑热闹,婉言谢绝了。

  她在街上低头思索着那具无头尸的来由,不留神便撞到了前面走着的白裙女孩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夏小梅慌忙向那女孩道歉。那女孩儿却并不言语,只继续向前走着,她好像不甚在意着小小的插曲。

  灰白的地砖上落了一条吊坠,夏小梅料想应是那个女孩的,捡起吊坠急急的追上去。

  “等……等一下,你有东西掉了。”

  女孩转过头来,疑惑的望着她。

  她长得可真好看。夏小梅这么想着。她的眉眼清淡,脸上略施粉黛,身上萦绕着清甜的香气。那是雪花膏的香味吗?夏小梅不知道。那是生活在上海的大小姐才能拥有的东西。

  夏小梅将手中的吊坠举到女孩面前。

  “是……是你的吧?”

  女孩轻轻笑了一声,从她手中接过吊坠。

  “是啊,谢谢你。”女孩顿了一下,眼睛扫过她胸前的工牌,狡黠一笑,“夏小梅,谢谢你。”

  也许是头一次有人将她的名字念得如此动听,夏小梅不禁红了脸,支支吾吾了半天,也只挤出一句若有似无的“嗯,不客气。”

  “茉莉,快来!演出要开始了,老板催我们赶紧过去了!”

  马路对面,夏小梅看着几个或背着吉他,或背着书包的男生向这边招手。

  “哎,马上来!”那个被叫做茉莉的女孩应了一声,又转头面向夏小梅清浅地一笑。

  “那么,夏小梅小朋友,下次再见了。我叫茉莉,是小马歌舞厅的常驻歌手,有空记得来看我演出啊!”

  说罢,她便朝马路对面奔去,还不忘向身后的夏小梅挥手告别。

  夏小梅张了张嘴,想要挽留却想不出什么话,只眼睁睁地看着茉莉被那几个男生推搡着离开了。

  茉莉没想到从那以后她再也没能见到夏小梅,她等了很久也没有在观众席中寻见一个“夏小梅”。因为在她离开后不久,夏小梅鲜活的生命,就以极快的速度,终止了。

  嗯?你问后来?

  后来夏小梅便坐在了我面前,向我叙述了整个故事;而我,则将这故事略加修饰,记进了生死簿中。

  所以,你觉得,窥见了生死簿的凡人,应受到怎样的惩戒呢?

  凡人。


————————————————————————————

我知道结尾很中二别骂了别骂了别说了别说了


虽然很中二但我就是要放上去!!!


很可爱啊不觉得🐴不觉得🐴!!!

方寸莫離

賈茉/美人魚冰沙

※現代賈茉!我來灑糖了~~~

P.S 最後面有再新增小番外喔w


「先生,你的飲料好囉。」

戴著墨鏡的賈方從位置上起身,拿著白單走去領餐區。

那杯「夢幻飲品」就擺在木頭製的吧台上。以粉紅色的火龍果冰沙為底,上下層鋪著一層融合藍莓粉的白色鮮奶油,人魚尾巴造型的粉色巧克力則點綴在奶油球旁。

看上去,彷彿是捕捉到一尾正準備翻身潛入夢幻汪洋中美麗人魚的精緻畫面。

──他實在不懂不過就是一杯飲料,為什麼會這麼深受女性歡迎。

「請問你需要先拍張照片嗎?」

這一瞬間,賈方感受到店內幾乎所有人的視線。幸好他有先見之明,下了車踏進店內都沒有拿下墨鏡。

他拿起手機,忽略女友傳來的抱怨訊息,對準...

※現代賈茉!我來灑糖了~~~

P.S 最後面有再新增小番外喔w


「先生,你的飲料好囉。」

戴著墨鏡的賈方從位置上起身,拿著白單走去領餐區。

那杯「夢幻飲品」就擺在木頭製的吧台上。以粉紅色的火龍果冰沙為底,上下層鋪著一層融合藍莓粉的白色鮮奶油,人魚尾巴造型的粉色巧克力則點綴在奶油球旁。

看上去,彷彿是捕捉到一尾正準備翻身潛入夢幻汪洋中美麗人魚的精緻畫面。

──他實在不懂不過就是一杯飲料,為什麼會這麼深受女性歡迎。

「請問你需要先拍張照片嗎?」

這一瞬間,賈方感受到店內幾乎所有人的視線。幸好他有先見之明,下了車踏進店內都沒有拿下墨鏡。

他拿起手機,忽略女友傳來的抱怨訊息,對準桌上那杯飲料拍了兩張照片。


賈方把車停在公司大樓的門口,無視管理員的臭臉──對方一看違停的人是賈方,就摸摸鼻子走回原位。

他看著放在副駕座位上的紙袋,看著那杯開始產生變化的飲料。

昨天那個傳言跑進他的耳裏:據說在茉莉部門剛報到不久的帥氣小職員,叫什麼……阿拉丁吧?他跟他們那組的人宣稱,等他一通過試用期,就要買這杯人魚冰沙請她,感謝她的提攜。

哼,說的這麼好聽,還不是藉機獻殷勤,更有可能是想追求她……


賈方看到茉莉氣沖沖地步出大門,筆直地朝他的方向快步走來。

她拉開副駕的門,怒火從腳步轉移到說話的聲音。「我不是說了你不必來接我,你居然二話不說就直接就把公司車開走,我跟哈金抱怨……這是什麼?」

賈方以眼神示意茉莉。茉莉一臉狐疑地拿起提袋,並朝裏頭瞥了一眼。

「天啊!這個是…….美人魚冰沙?你專程去買的嗎?」

「……對。妳先上車吧,我想管理員就要打電話上去蘇丹的辦公室了。」


茉莉以各種角度欣賞著她手中的夢幻飲品,還不時拿高拿低。

賈方覺得跟這杯飲料相比,還是自己女人的表情好看。

最後她做出一個結論。「你知道這種飲料,就是要買來拍照的嗎?我發現它看起來跟網頁上的照片不太像,尾巴還沉到冰沙裏……」

「店員有先讓我拍照,我等下傳給妳,讓妳拿去炫耀。」

茉莉挑起眉毛,露出玩味的笑。「哦?是嗎,真可惜我沒有在場。我好奇在場的人,會怎麼看待一個大叔拿手機拍攝這種夢幻飲料。」

賈方想起那些目光,輕輕一哼。

「你臉紅了嗎?」

「…..妳快點喝,不然它要融光了。」


茉莉將吸管插進飲料中吸了一口,發出了一個軟綿綿的感嘆聲。

賈方克制著自己,不丟下手中的方向盤側身去吻她。

在等紅綠燈時,茉莉轉頭望著他。「嗯,想必你也聽到那個傳言了。」

「這東西究竟有什麼稀奇,有錢有閒就買得到。」

「對你來說當然很容易,但對一個新進員工……好,我知道,你賈方就是不要當第二,連請飲料這種事也是。」

「那個年輕人就是圖謀不軌。這種人我看多了,他們也不想想自己是什麼身分,一進來就想攀上集團的大小姐──」

「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吃醋了。來,給你吃一口,緩解一下。」

茉莉將盛著冰沙的小湯匙湊到賈方的嘴巴前。賈方睨了她一眼,微張啟嘴巴,卻不主動吃。她嘆了口氣,將冰沙送進他的嘴裏。

冰涼酸甜的滋味立刻在舌尖蔓延,但這樣的味道對他來說過於甜膩,他不由自主地皺了下眉頭。

「太甜了?果然……」

賈方聽到她的語氣裏帶著些許失望,莫名感到有些不服氣。

「那你還想吃嗎?」

他不吭聲,專注開他的車。內心卻想著:這跟我想不想吃沒有關係,而是跟妳有關係。妳如果想要我吃,就餵我吃,就跟剛才一樣……

然後茉莉就真的如他所願,又挖了一口強行塞進他的嘴裏。


餵了他幾口後,茉莉似乎滿足了。她嘴裡哼著歌,專心對付剩下的飲料。

賈方偷覷著她,心頭滋生的甜蜜,遠勝口裡殘留的滋味。


兩人抵達住家的地下停車場。賈方準備要熄火時,茉莉出聲制止他。

「你要吃人魚尾巴嗎?剛剛它一直沉在冰沙裏。」

賈方沒有回答,但他看到她將那塊巧克力啣在嘴裏,注視著自己的雙眼充滿期待與誘惑。

他臉上的燒灼肯定被她發現了,因為他看到她的眼底浮現調皮的笑意。

他傾身,咬住了人魚尾巴的另一半。接著,緊密地包覆住她同樣粉色的唇。

「……一杯飲料換一個吻,實在太便宜你了。」

「我倒覺得比平常還貴。」眼看她想出聲反駁,他又在她嘴上輕輕一啄:「不過,也更甜。」


END


「阿拉丁桌上那杯咖啡是你放的對吧!」

「嗯?誰?」

「阿──拉──丁──!」

「喔……怎麼了嗎。」

「他消失了一整個早上。我原以為他翹班跑去看公關部的新人妹妹,結果他說,他肚子很不舒服,早上都離不開洗手間。他以為那杯咖啡是我請的!」

「哼,他應該很感謝妳讓他能光明正大的翹班。」

「賈方!」

「妳居然先懷疑我,而不是去懷疑隔壁那間咖啡店?」

「……當然。你要去哪裡!」

「當然是要去找那個誰,阿拉丁?告訴他,沒錯,就是我,阿格拉巴的副總裁,故意要毒死他。」

「你不要這麼幼稚!」

「這都是某個人害的。」

「好,都是我的錯。你過來。」

「……我不要這麼敷衍的補償。衣服脫了,坐下。」


方寸莫離

賈茉/願忘-58

此刻賈方看著自己的眼神,茉莉原以為他鬆開緊握著手,是為了要捧起她的臉給她一吻。他將掉落的油燈放回她手上,接著起身去床鋪旁,拿起那兩把匕首交還給她。

比起下意識接過神燈,茉莉慢了幾秒,才將匕首收進懷裡。

「事已至此,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就得進行調整──」「──你早就計畫好了,是嗎?」

賈方瞅著她,慢慢咧嘴而笑。「沒錯。」

若不是他的眼睛裡還有淚水,讓她想起他剛才的那些話,或許這抹笑會令她更加不寒而慄。

「接下來這幾天,妳肯定會想起更多的細節。妳需要的就是冷靜,然後,去正視這些妳曾經犯下的過錯。」

「如果妳想要重新獲得人民信任,那麼,就不能再刻意去遺忘和逃避,反而更要記清楚,盡己所能去...

此刻賈方看著自己的眼神,茉莉原以為他鬆開緊握著手,是為了要捧起她的臉給她一吻。他將掉落的油燈放回她手上,接著起身去床鋪旁,拿起那兩把匕首交還給她。

比起下意識接過神燈,茉莉慢了幾秒,才將匕首收進懷裡。

「事已至此,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就得進行調整──」「──你早就計畫好了,是嗎?」

賈方瞅著她,慢慢咧嘴而笑。「沒錯。」

若不是他的眼睛裡還有淚水,讓她想起他剛才的那些話,或許這抹笑會令她更加不寒而慄。

「接下來這幾天,妳肯定會想起更多的細節。妳需要的就是冷靜,然後,去正視這些妳曾經犯下的過錯。」

「如果妳想要重新獲得人民信任,那麼,就不能再刻意去遺忘和逃避,反而更要記清楚,盡己所能去坦承、去彌補、去修復。讓所有人都能看到妳真心誠意的懺悔。但是,妳不用期待所有人會赦免妳,只是在這段過程中,妳必須要做到能夠原諒妳自己。」

「而我,親愛的蘇丹,我能做的就是陪伴妳,協助妳理清事實、幫助妳正視這些事情。最後,妳便能放下這一切,尤其是他、阿拉丁,去準備接受一個嶄新的未來──我們的未來。」

賈方停了下來,瞅著她的臉。「妳看起來很驚訝,但我完全不意外。」

「這不像是你會說的話。」

「但還是能夠說出口,不是嗎?」他輕輕摟住她的肩膀。「當然了,是妳教會了我這些事。在神燈裡,無事可做時,我也會學習反省。現在,先睡吧。」

最後說的話使她聯想到和阿里的事。茉莉下意識抓住賈方的袖口,「你難道不生氣嗎?」

「妳指的是哪件事?」

「……所有事。」

「所有令我憤怒的活人,仍活得好好的。」他抱起她,帶到床上。「晚安。如果妳又夢到他,夢到阿拉丁,能替我捎個問候嗎?」

頭幾天茉莉情緒十分低落,氣色也受到影響,即便如此,她依舊盡力保持原有作息。她的脆弱,只展現給賈方一個人看。

阿里不忘調侃,阿依莎仍置身事外。蔓蘿邀請她用餐時,看她的眼神也多了一絲玩味。

但到了夜裡,賈方都在。他有問必答。他會給她看相關的證據:無論是實物,或者,記憶。

「這些,妳都可以選擇相信或不相信。」賈方拿了幾張當時的流言記錄給她,上面寫著:《茉莉蘇丹始終不孕?憂心繼位問題?阿拉丁是否有機會繼承蘇丹之戒?》,另外一張寫的則是:《阿格拉巴正式向希拉巴德宣戰:蘇丹的理由並不單純?》

茉莉緊盯著那張記錄紙。她並沒有照單全收,但清楚這些事情確實曾經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事實的真相,就與阿依莎在地牢中朗讀的內容相去不遠。透過賈方協助,茉莉逐日想起的諸多細節,補足中間的空缺。由於自己過度自負、強烈的愛與散佈於城中的流言,讓她走向失控和毀滅,失去自己最深愛的國家與丈夫。

後來茉莉再讀過同一本繪本的內容,確實為同樣的陳述;而書架上的書,也與她當初所見大相逕庭。令她不禁懷疑若不是阿依莎有動手腳,就是她在這段期間內被什麼力量矇蔽雙眼,導致她對於那段往事能夠刻意迴避、或一概不知。

那股力量,和她會把這麼重大的事件徹底從腦子裡抹去、甚至扭曲事實,是不是有所關聯?

她不是沒有想過,當時受到強烈打擊後發生選擇性失憶的可能性,但她懷疑更有可能是阿依莎的魔法。她從賈方口中證實,阿依莎確實和他一樣有巫師的身分。

「兩種原因都有。」

「為什麼她想讓我忘記?這對她有什麼好處?依照過去經驗,她更希望我能好好記住這件事。如果是蔓蘿,應該也是……她肯定會希望我永遠遭受此事的折磨,不會下答這種命令,喔不……或許,她是想見到我最後終於想起來自己做出這種事的反應……」

「誰知道呢?我不懂妳們女人的心思。」

茉莉無言地看著賈方,他正在慢條斯理地翻著手中的書。

她之所以會想起這些事情的開端,正是那本繪本──若阿里那個吻不算數的話。而繪本正是由賈方交到她的手裡,之後他沒有制止阿依莎和阿里在牢內合演的戲碼,也不去破壞那個有阿拉丁的夢──這一切是順勢而為、還是刻意為之?不過,既然賈方已明確表示過他的立場和想法,他的改變……是讓茉莉更加信任他的理由之一。

「妳告訴我,妳現在在想什麼。」

茉莉站到他的身旁,手輕輕覆上他握著書封的手。「你如果不懂女人心思,又怎麼能夠待在我的身邊?」

茉莉做出一項決定。早前她透過賈方和拉米掌握住身陷囹圄者的身分與狀況。她大可以由他們兩人之一帶她前往牢房,但她更希望自己的帶路人是另外一位。

她在一天結束時,在阿里離開後,詢問阿依莎:「妳能夠再帶我去那座監牢嗎?」

「……無論您想做什麼,都於事無補。」

「即便如此,我必須得做。這是我的義務和責任。」茉莉挺直身子,凝視那雙警戒的灰色眼睛。「因為我是阿格拉巴的蘇丹。」

阿依莎懵了一會。她絞著雙手,眉宇輕蹙。

她緩緩搖了搖頭。茉莉原以為她要拒絕自己,正要開口說服,她卻說:「您剛才說話的樣子,就像是阿拉丁口中的那個人。」

茉莉愣了一瞬。不曉得是因為阿依莎這句話,還是她忽爾展露的笑容。

這似乎是茉莉第一次見到她微笑的模樣。

「若您今晚方便,我能帶您前往。」


待續_

每個人~都在改變~真的是~太好了~呢♪


憨死了憨死了 呜呜呜

昨天搞到屑图,妹发出去 呜呜呜

一定要看p2啊啊啊🤯

昨天搞到屑图,妹发出去 呜呜呜

一定要看p2啊啊啊🤯

印胤

[墨莉]荼靡之时

全文4k+,是六一贺文,

跪求小红心小蓝手和长评呜呜呜qwq


墨莉文合集 


“您好,墨丘利先生。”


漂亮的穿着银灰色长裙的少女向墨丘利躬身行了一个优雅的提裙礼,少女面容精致美丽,像是不存在与这世上的,完美的瓷娃娃。


墨丘利认识她,准确的来说,他只是知道她,这个漂亮的女孩是现在举国上下最红的明星莉莉斯,她坐拥千万粉丝,出演过的电影“夜莺与玫瑰”“羽落星渊”都曾取得过傲人的票房,她的代表作“雾与星”更是助她斩获了年度最佳女主角的宝座。出道至今,莉莉斯从未有过任何黑料,她没有任何绯闻八卦,热心慈善,工作敬业,半个娱乐圈的人都是她的好友。


总而...

全文4k+,是六一贺文,

跪求小红心小蓝手和长评呜呜呜qwq



墨莉文合集 





“您好,墨丘利先生。”


漂亮的穿着银灰色长裙的少女向墨丘利躬身行了一个优雅的提裙礼,少女面容精致美丽,像是不存在与这世上的,完美的瓷娃娃。


墨丘利认识她,准确的来说,他只是知道她,这个漂亮的女孩是现在举国上下最红的明星莉莉斯,她坐拥千万粉丝,出演过的电影“夜莺与玫瑰”“羽落星渊”都曾取得过傲人的票房,她的代表作“雾与星”更是助她斩获了年度最佳女主角的宝座。出道至今,莉莉斯从未有过任何黑料,她没有任何绯闻八卦,热心慈善,工作敬业,半个娱乐圈的人都是她的好友。


总而言之,莉莉斯就是一个完美的,符合所有人设想的少女偶像,唯一可惜的是,莉莉斯从不唱歌。但这并不在意,莉莉斯擅长演戏和舞蹈,她有着娱乐圈女王的美称,唱歌这种事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不会似乎对她的演绎生涯也没什么大的影响。


墨丘利经常在街上看到莉莉斯的海报和宣传片,他对这个大明星并没有什么很深刻的印象,这次见到她,也不过是因为公司和她达成了一项代言合作,他作为总裁,出来和莉莉斯打个招呼,表示一下公司对这位娱乐圈女王的尊重罢了。


墨丘利看着眼前这位散发着浓烈的夜来香气息的少女,她的真人比海报和视频里还要漂亮,但是墨丘利却觉得她很像一个人,从他看见莉莉斯的第一眼她就这么觉得。


“你认识灰灰草吗?”


面前的少女没有丝毫停顿,她抬起头,直视着墨丘利,面上露出甜腻的,令人无法抗拒的微笑。


“墨丘利先生,我并不认识一个叫灰灰草的人,请问她对您而言很重要吗?”


其实灰灰草对他而言并不重要,那只是一个丑陋的,会唱歌的,从前公司一个代言人的替唱罢了,但是墨丘利总觉得莉莉斯很像灰灰草,却又不像灰灰草,莉莉斯身上有灰灰草的影子,却无法在她身上找到任何灰灰草的痕迹。


“没什么,只是一个以前认识的故人罢了。”












莉莉斯爬上了总裁大人的床。


每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很震惊,墨丘利先生素来展现的都是冷漠寡欲的形象,是曾经把一个想勾引他的,偷偷跑进他办公室的赤身裸体的女人直接扔了出来的人,每个人都以为墨丘利不会对任何人动心,甚至连情妇都不会找,莉莉斯却能够爬上他的床。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不是那么令人惊讶,那可是莉莉斯,无数人为之沉醉的娱乐圈女王,没有人不爱她,墨丘利先生愿意和她上床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


墨丘利并不是娱乐圈的人,但他很有钱,还很有人脉,自从莉莉斯攀上他,各种资源代言更是不要命的砸向她,也许这之中有墨丘利先生授意的,送给他小情人的礼物,但更多的是想借此通过讨好莉莉斯来讨好墨丘利的。


毕竟这可是墨丘利先生唯一的情人。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她还能成为总裁夫人。


这样的大腿,不抱的恐怕是傻子。莉莉斯借着墨丘利的势在娱乐圈平步青云,原本就红的女孩更是出名,没人不知道莉莉斯的名字,没人不爱女王殿下的漂亮出色。






“墨丘利?”


莉莉斯拥住身前的男人,甜腻诱人的香气环绕着墨丘利,像是引人堕落的毒药。


“墨丘利,我等一下要去洛洛梨那里做造型,我收到了星羽天鹅音乐节的邀请函,夜骸让我去提前选好那天的服装和造型。”


“嗯,晚上老地方见。”墨丘利吻了吻怀中少女的嘴角,他很喜欢莉莉斯,却是像对宠物一样的喜爱,莉莉斯漂亮听话,床上功夫也是一流。


他给莉莉斯资源,莉莉斯给他她的身体,他们之间是交易,莉莉斯也非常懂事,从来不去妄想那些不属于她的东西和位置,安分守己的做一个听话的情人,墨丘利先生很少遇到这么识时务的女孩了。因此他也不吝啬给这个乖巧的宠物多一些自由和甜头。


莉莉斯开心的从他的身上跳下来,赤着足在光滑的地板上转了两个圈,她拿起手机和小提包,向男人眨了眨眼,


“那说好了,我们晚上见。”











夜幕降临,忙碌了一天的小女王驱车前往墨丘利为她置办的别墅,墨丘利还没来,她洗了个澡,蓬松的灰色长发随意的散落在她的肩头,莉莉斯正准备开瓶红酒等待墨丘利的到来,经纪人夜骸的电话却抢先打到了她的手机上,


“莉莉斯,你快点去看微博的热搜!不知道是谁把你和过去那些人上床的照片发给了那些营销号,现在整个微博都已经炸开了!!”


墨丘利打开别墅的大门进来的时候,正看到莉莉斯穿着紫色的丝绸吊带长裙,整个人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双眼无神的盯着手里的手机。墨丘利知道她在看什么,夜骸同样也和他打了电话。


“墨丘利,”


莉莉斯把自己的脸埋在膝盖里,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墨丘利,你看到了?”


“嗯,我看到了。”墨丘利走上前,从她的手里抽出了手机,发着亮光的屏幕里,莉莉斯和好几个不同的人上床的照片正在社交网络上疯狂的传播。


“天哪,莉莉斯居然和这么多人上过床,平时看她那个冰清玉洁的样子可真是看不出来呢。”


“啧啧啧,原来背后玩的这么花啊莉莉斯,床上的照片真是一个荡妇样呢。”


“跪求求莉莉斯上床完整视频!!莉莉斯改行去当女优吧嘻嘻嘻。”


“所以没有人还记得当初因为欺负莉莉斯而被骂道退出娱乐圈的佩佩舞和乔伊吗!天哪,她们两个该不会是被莉莉斯给故意设计了吧?”


“肯定是!!当初莉莉斯本来什么名气都没有,就是因为这两件事她才出的名,搏了一波路人的怜爱才建立了最初的名气,天哪,莉莉斯真的是一个蛇蝎女人,踩着别人上位,太恐怖了吧!莉莉斯滚出娱乐圈!!!”


“莉莉斯滚出娱乐圈!!”


铺天盖地的黑料和辱骂遍布了整个微博哦,热搜榜前三都是和莉莉斯有关,“莉莉斯滚出娱乐圈”很快占据了话题榜第一名。


人们过去对莉莉斯的爱有多深,此刻反噬的就有多严重。


娱乐圈里,潜规则是一个一直都普遍存在的,却一直为大众所不容的东西。


“莉莉斯,不要去看这些,我会去买好公关为你澄清,帮你撤热搜的。”墨丘利弯下腰,想给她一个拥抱,但是莉莉斯推开了他。


莉莉斯抬头,一双黑色的,像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墨丘利。


“为什么要去给我澄清呢?”少女歪了歪头,嘴角流露出一抹与平时无异的,甜美的微笑,


“为什么要去澄清呢?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啊。“我可不是什么天真的小白兔,我出道的时候没有资源没有人脉,空有一张好脸蛋,我就去勾引了金牌经纪人夜骸,让他成为了我的经纪人,给我砸资源。


“我和洛洛梨是旧相识,她是业内最出名的造型设计师,我就去和她上床,让她为我推荐时尚资源,帮我拓宽人脉。


“对了,我原名叫做灰灰草,我这张漂亮的脸蛋是花钱整来的,整容前呀,我长的很丑,脸上都是很吓人的疤痕哦,我就是个丑八怪呀,可不是什么漂亮的瓷娃娃,


“我从前是佩佩舞的替唱,佩佩舞总是打我骂我,所以我出道后就特意去参加了她所在的一个综艺,我潜规则了那个综艺的导演,佩佩舞原本就很骄纵,我只是让导演帮我小小的恶意剪辑了一下,整个综艺就从原本的只是她看不惯我这个新人变成了她欺凌侮辱新人,我买了黑公关,在网上带节奏抹黑佩佩舞,把她逼到退圈,我踩着她的人气,成功搏得了最初的一批粉丝和人气。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叫乔伊的蠢女人,那个蠢女人居然真的非常相信我,以为我被佩佩舞霸凌,在娱乐圈没有人脉被人欺负,她可是当时正当红的女演员,我装出一副小白兔的样子,她居然就信了,带我去见她在圈里认识的著名导演,演员,为我建立了不少人脉,后来她看中了一部大制作的电影,就是那部“雾与星”,她费尽心思的通过了导演的面试,满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可惜她不知道的是,我早就和那个导演上了床,女主角的位置早就内定好了是我,我断了她的戏路,抢占她的番位,逼着她一步步过气,真实一个可怜的,无可救药的蠢女人。


“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恶毒,放荡,不知廉耻。墨丘利,何必再去堵住那些人的嘴呢,他们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啊。”


墨丘利看着眼前笑得灿烂的少女,她很美,却带着衰败的气息,像是荼蘼花一般,绽放出最美的,带着腐朽与糜烂气息的花朵。她最美的一刻,就是即将凋谢的那一瞬间,如同熟透了的果实,果香中蕴藏着腐烂的味道。


“墨丘利呀,”莉莉斯看着他,整个人无比妩媚娇艳,她双手搂住墨丘利的脖颈,轻轻地在墨丘利的耳畔呢喃,像是恶魔的低语,


“墨丘利,你可以最后,帮我一个忙吗?”





舆论已经持续在网上发酵了整整一周,莉莉斯滚出娱乐圈的呼声在网上愈演愈烈,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莉莉斯却仍旧确定,要登上星羽天鹅音乐节的舞台,人们啧啧赞叹着莉莉斯身后金主的强大,居然还能再这个风口浪尖上保住莉莉斯的资源。


音乐节那天很快就来了,无数记者媒体在那天涌入了会场,争先恐后的挤进舞台的前方。这可是莉莉斯继舆论风波以后的第一次露面,必定是能登上明日头条的大新闻。


舞台后台,莉莉斯整理着自己的仪容,身后的洛洛梨帮她挽起长长的裙摆,莉莉斯看着镜子前的自己,满意的露出一个笑容。


“你是压轴出场,想好怎么应对那些和疯狗一样的媒体了吗?”


“当然。”莉莉斯回头,向站在门口的墨丘利眨了眨眼,


“我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星羽天鹅音乐节走向了尾声,但是人们的热情没有丝毫减退,莉莉斯马上就要上场了,这位负面新闻缠身的大明星可谓是今晚的重头戏。


媒体们架起了自己的摄像机,无数镜头此刻牢牢地锁定着舞台的正中央,少顷,一个穿着火红色长裙的少女站在升降台上,出现在了那个瞩目的舞台正中央。


这是人们第一次看到莉莉斯穿着这么鲜艳明亮的颜色,她头上带着一顶镶满水钻的皇冠,脸上化着浓烈的妆容,


莉莉斯从前走的一直是清纯天真中带着少女的妩媚的路线,这是她首次在公众场合,用这么大胆夺目的装束出现,却远比过去的任何时刻都要美丽。


她向舞台前的观众们弯了弯腰,音乐响起,她抬起手臂,踩着舞点旋转起来,鲜红的长裙随着她的动作飞扬,少女的身体在音乐的伴奏下不断的变幻着动作,像是古代祭祀神的巫女,在最神圣的舞曲里跳出最美艳的舞蹈,


她的每一步都像踩在通向祭坛的台阶之上,她的舞姿带着神的魅力,没有人能抗拒神的威严,她是向神献祭自己的少女,用着自己的生命舞蹈,只为给神献上最完美的演出。


舞蹈到了高潮,莉莉斯踮起足尖,不断旋转着,她的身体沿着高高的舞台边缘移动着,像是即将振翅而飞的蝴蝶。


少女越转越快,音乐也越发急促。鼓点变得尖锐,最后戛然而止,少女的舞姿也随之猛地停下,她站立在舞台的最前方,一低头,就能看见下面如潮水般的观众。


整个观众席安静了两秒,随后,一片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每个观看着这场表演的人都忘记了他们来看表演的初衷,没人不为这惊心动魄的舞蹈沉醉。


莉莉斯向观众们弯了弯身,拎起裙摆行了个优雅的提裙礼,她看向观众席,嘴唇翕动了几下,墨丘利看着大屏幕上莉莉斯的脸,他看出来了,莉莉斯说的是,


“墨丘利,我爱你。”


下一秒,莉莉斯冲向舞台的边缘,她纵身冲出高高的舞台,银灰色的长发和火焰般长裙一齐在空中飞舞,娇弱的如同纸张一般的身躯狠狠地砸向了地面,


小女王落地的那一瞬间,墨丘利甚至透过舞台边缘的麦克风,听到了骨骼破裂的声音。


漂亮的,不可一世的莉莉斯,用她能想到的,最决然最盛大的方式,死在了万众瞩目的舞台之上。


就像荼靡一样,死前那一秒,绽放出了最美的花朵。















可可灵儿

贺图。。来不及了。。

(为什么我没有六一/默默哭泣)

暑假会补回来的!!!真的!


(我想要评论。。/悄悄)

贺图。。来不及了。。

(为什么我没有六一/默默哭泣)

暑假会补回来的!!!真的!



(我想要评论。。/悄悄)

木三色色色

今天也是快乐摸鱼的一天。

督春组这甜美的爱情i了i了。

金姐最帅,i了i了。

今天也是快乐摸鱼的一天。

督春组这甜美的爱情i了i了。

金姐最帅,i了i了。

殊途.

【茉莉×夏小梅】蝶恋花

*两个女孩子的日常,平行世界,时间设定为孙美琪系列结案后

*微意识流


她是喜欢花的。


夏小梅从博物馆下班回来,路过花鸟市场时忽然想到。卖花的老婆婆摆出了小朵小朵的茉莉花,插在几个花篮里,熙熙攘攘,和急着回家的人们一样,娇艳、吵闹、生机勃勃。她犹豫了片刻,买下了一个篮子装的花。


夏天是茉莉花开的季节。炎热得头晕眼花的酷暑,茉莉却小心而热烈地开着,纯白色一点也不张扬,只是倔强,总能听见它在大汗淋漓地高歌。


多像她呀。


穿过了两个街区,筒子楼里门上唯一贴着“福”的那间房就是她们的家。掏出钥匙打开门,不出意外地看见爱人站在厨房里,焦头烂额地盯着菜谱。听到开门...

*两个女孩子的日常,平行世界,时间设定为孙美琪系列结案后

*微意识流





她是喜欢花的。


夏小梅从博物馆下班回来,路过花鸟市场时忽然想到。卖花的老婆婆摆出了小朵小朵的茉莉花,插在几个花篮里,熙熙攘攘,和急着回家的人们一样,娇艳、吵闹、生机勃勃。她犹豫了片刻,买下了一个篮子装的花。


夏天是茉莉花开的季节。炎热得头晕眼花的酷暑,茉莉却小心而热烈地开着,纯白色一点也不张扬,只是倔强,总能听见它在大汗淋漓地高歌。


多像她呀。


穿过了两个街区,筒子楼里门上唯一贴着“福”的那间房就是她们的家。掏出钥匙打开门,不出意外地看见爱人站在厨房里,焦头烂额地盯着菜谱。听到开门声,茉莉惊喜地小跑过来:“今天下班比较早吗?”


“嗯嗯,今天没有开放参观,整理一下资料就行了。馆长让我早点回来做饭,不然锅又要坏一个。”夏小梅放下花篮,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以后我来就好了,你安心练歌。”


茉莉撇撇嘴,颇有些委屈地说:“我想多帮你一点。”


她们的关系并没有声张,但亲朋好友都知道。出乎意料地,在听了她们的故事后,没有人反对她们,不仅待她们如常,甚至多了些关照。馆长听说这件事后,感慨地叹了口气:“前世今生,缘不可灭。”


无论上辈子发生了什么,她们只想珍惜当下,安安稳稳走完这一生。


茉莉将花从篮子里取出来,找了个瓶子装着,摆放在桌面上。她凑近花朵,嗅了一鼻子淡香:“好香,是哪里买的?”


“不告诉你。”夏小梅忍着笑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晚餐做得很简单,两个人吃,不需要太过复杂的菜式。吃饱后茉莉洗了碗,看了会电视,收拾收拾就准备出门散步。自从和夏小梅在一起,茉莉也不再每天都去歌舞厅了。跟老板和乐队的人打过招呼,鹏哥还调侃:“之前一直拒绝我们哥几个,没想到谈起恋爱来这么黏黏糊糊的。”


大家都笑起来。多年的好友自然清楚对方是在开玩笑,张子跟着瞎起哄,杜模范只是憨笑着,说:“你们到时候结婚需要摄像师吗?我来给你们拍照。”


一群纯朴可爱的人。


风裹着热气拂过万物的脸,使人没有多少留恋。北京城晚上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她们就挑着比较昏暗的角落,在路灯下微弱的光中牵手,拥抱,或接吻。一吻结束,夏小梅总会笑着说:“跟做贼似的。”


做贼也没关系,只要你陪我一起,偷故宫我也愿意。这话茉莉可不敢说出来,夏小梅之前因为那群偷文物的贼气了好几个月,直到现在有时候还会絮叨:“多少是点美好回忆......就这么偷走了,留下的全是不好的东西。看见那些牌匾我就生气。”


不知道刘警官的同事抓到那群贼没有。茉莉想着,和夏小梅聊着天,诸如今天卒云馆的文书又修复了哪些啊,地上的血迹总算淡了些啊,馆里随大同和周芳留下的痕迹用什么东西弄干净了啊。


说到这里,夏小梅问:“随大同的情况好些了吗?周姐呢?”


“昨天碰到王警官和刘警官了。他们说大同已经转到研究中心观察了,周姐做了手术,下周就能出院了。”


“那就好。”夏小梅点点头。


经历过战争后,和平无比可贵。


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无人是赢家。她们也曾经历了无法想象的磨难,现在这样的结局,比任何童话故事都要美好。


生命短暂,不求轰轰烈烈、今朝有酒今朝醉,但求平平安安,一生一世一双人。


茉莉看着灯光下飞来飞去的小黑影,忽然问道:“蝴蝶晚上都在干什么呢?”


“诶?”夏小梅愣了一下,“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茉莉也不知道自己的思维怎么这么跳脱。但她还是说:“白天蝴蝶都在吸食花蜜,到处都能看到它们飞来飞去的,怎么一到晚上就都不见了?”


“好像是呢。可能蝴蝶也要睡觉的吧。”夏小梅回答。


夜晚蝴蝶究竟在哪儿?这个谁也不知道,两个人带着疑问溜溜达达地回到了家。


窗子没关好,风把窗帘吹起一个肿胀的弧度。茉莉一边抱怨自己粗心一边去关窗,手刚触到窗沿就被叫住了。


“茉莉!你看!”夏小梅惊喜地喊道。


一只白色的蝴蝶停在茉莉花上。它合着翅膀,和茉莉花在黑夜融为一体,像是不小心闯进花儿的世界,又像是早已相爱了千年的灵魂伴侣。

悅洛今年也要加油✨
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画的 我画到现...

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画的

我画到现在(?)

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画的

我画到现在(?)

方寸莫離

賈茉/願忘-57

對方的胸膛緊貼著她因冷汗而溽濕的背部。熟悉的溫度和氣息所帶來心安感,溫柔安撫她麻木體內的暗火。然而,這雙遏止的雙手卻忽然施加新的力道,意圖將她抓著燈的手指往前推。

「摩擦它吧……」他靠在她的肩頸上,附耳輕輕呼出甜蜜的蠱惑。

她只恍神那矇蔽所有感知的瞬間,立刻回神加以反抗。掙扎中,那盞燈差點從她濕黏的手中滑出,她低呼一聲,順勢掙脫他摟著自己的雙臂並坐倒在地,緊接著轉身面朝他往後退了數呎。

一片黑暗中倏地燃起三團紅色的焰火,飄在空中的火光照亮他們之間的距離,與兩人同樣蒼白的面龐。

除了那張看不出情緒的臉,賈方身體的其餘部分皆隱匿在陰影中。他垂著頭,沉默地凝視著茉莉。

凝重的氣氛僵持在火光...

對方的胸膛緊貼著她因冷汗而溽濕的背部。熟悉的溫度和氣息所帶來心安感,溫柔安撫她麻木體內的暗火。然而,這雙遏止的雙手卻忽然施加新的力道,意圖將她抓著燈的手指往前推。

「摩擦它吧……」他靠在她的肩頸上,附耳輕輕呼出甜蜜的蠱惑。

她只恍神那矇蔽所有感知的瞬間,立刻回神加以反抗。掙扎中,那盞燈差點從她濕黏的手中滑出,她低呼一聲,順勢掙脫他摟著自己的雙臂並坐倒在地,緊接著轉身面朝他往後退了數呎。

一片黑暗中倏地燃起三團紅色的焰火,飄在空中的火光照亮他們之間的距離,與兩人同樣蒼白的面龐。

除了那張看不出情緒的臉,賈方身體的其餘部分皆隱匿在陰影中。他垂著頭,沉默地凝視著茉莉。

凝重的氣氛僵持在火光與暗影中,兩人似乎都不打算先開口。她唯一能聽到的聲響,只有她急促的呼吸聲,以及她劇烈的心跳......

賈方又再一次的姍姍來遲,她拒絕接受他每一次以苦衷做藉口,認為這回便是他刻意要讓自己去承受所有關於阿拉丁的完整記憶──正如他所預料──,他就能好好欣賞她為此而生的苦痛與折磨。她又想起他曾經指責自己沒有看顧好他的燈,同時那把白色匕首和繩索融合的可怕畫面挾持著她。憤怒、恐懼、委屈,與絕望……所有的情緒剎時如海嘯席捲而來。她攫緊懷裡冰冷的油燈,努力想要維持鎮定與抑制嘔吐感,混亂的腦袋與冷熱交替的身軀卻愈發無法控制的顫慄。

「茉莉。」

他的嗓音沙啞,並朝光、朝她在的方向踏出一步,黑色的眼睛鍍上紅光。他的舉動像是濺出的星火,潑往她曝露在外的肌膚,疼痛使她意識到稍早前她拒絕接受他的誘惑。

他朝她投來的目光……他是否真認為抗拒就是她所做出的選擇──她要的,終究還是過去的阿拉丁,而不是現在佇立在她身前的賈方。

在她回過神時,話已脫口而出。「那並不是一種選擇,我、我只是……」

「妳只是?什麼?」

茉莉啞口。是她一時的迷惘和衝動嗎?在他現身前,她並非沒有考慮去摩擦他的燈,但這只會更加凸顯自己的猶疑與虛偽。

妳為什麼非得解釋?茉莉。心中的一個聲音尖銳的發出抗議。為什麼妳需要跟「他」解釋?

就因為妳是他的主人?還是因為妳需要他?或者是妳……

茉莉咬緊下唇,抬頭瞅著賈方。都不是。是我、是我自己想要開口,我想……我不想讓他產生誤解。他是欠自己許許多多的解釋,但不代表自己就得和他一樣。

她正要再度開口,即使腦裏仍沒有明確的字眼。而賈方走到她的身前,他蹲下身並朝她伸出手。她盯著他的指尖,一度興起閃避的念頭,最終內心堅定的聲音告訴自己──不要拒絕。我不要拒絕他。

賈方的雙手緊緊握住她抱著神燈的手,他的掌心和自己無異,濕冷而發顫。

近距離下,茉莉迎視著賈方扎人的深邃目光。他的眉宇輕蹙,溫濕的鼻息磨蹭她的鼻尖。

她含糊地喚了一聲他的名字,接著她抽了口寒氣。

「我只是……害怕……」她不清楚她是否確實把這幾個字說出口,或者只是她內心的雜音。但當她清楚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她確實明瞭:此刻她非常害怕這一切,害怕事實,害怕忘記,還有害怕……眼前這個男人──害怕賈方。

忽爾,茉莉猝不及防地被賈方緊緊拉入他的懷裡。出於對他的恐懼,茉莉下意識想掙開他,卻發現她做不到,在他的體溫與氣息的包覆下,反倒更想伸手去擁抱他。

她遏止著這樣的衝動,卻無法一心二用,眼眶中的眼淚再也不受控制地滾落。

賈方摟著她的力道又更緊了,像是想將相對纖細的她揉入他的身體內。而她也是,渴望將這個厚實的人融進自己殘缺的體內。

茉莉原本盼望能聽到賈方柔聲地安撫自己,說著:「別怕,有我在。」但他在她的注視下,低聲道:「這就是妳想要的結果,我已經告誡妳許多次……」

他的話像是硬生擠出,充滿隱忍的怒氣和嘲諷,聽在她耳裏卻怪異地像是一種另類的撫慰。她動了動身體,或許這讓他誤以為這是遲來的抵抗。她感覺有個冰冷的吻覆在她的鎖骨上,那裏傳來他悶哼的嗓音。

「我和妳一樣難受。」

茉莉稍微退開距離。見到他眼眶同樣浸潤著痛楚的水光,內心的絞痛抵過她的驚詫。但一想起他的話,言語又不由自主地摻入譏諷:「為什麼?因為我沒有如你的期望摩擦神燈嗎?」

她立刻感到後悔,卻急著說出另一句針對的話。「無論我想起過去那些事、還是選擇忘記阿拉丁,全都是你想要的結果。」她猛烈地搖著頭。「你不可能,你不會、絕對不會和我一樣難受!如果是你,你甚至能面無表情去親手殺害自己最深愛的人。」

青年賈方將欲望填進蔓蘿的身體裏,並且伸出雙手扼住她的脖子。愛恨交織的瘋狂,在宣洩後化作無盡的虛無──那時他無法殺她,而如今對他而言易如反掌。

賈方似乎是怒極反笑,扭曲的微笑唇線上垂掛著悲悽的霜。就如同她所期望,他將雙手放到她血管突出的頸子上,注視的眼神充斥複雜情緒。他的掌溫比剛才更冷,而且顫抖得更加劇烈。

『我就和蔓蘿一樣。』

所以,只要你說出口,說你恨我──說你愛我,我就能夠從這一切解脫。我們都能解脫。

茉莉能感受到生命之火在他施加壓力的掌中開始消逝。她露出了笑,他的雙手卻突然放開她,去捧住她佈滿淚水的臉龐。

「妳說的完全正確,我就是如此的冷血、自私、及殘酷!我想要的、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我自己,不惜殺死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

「正因如此,我才會……如此難受。」他哽著喉頭,貼近她的額間。「我想傷害妳,為了我自己,可是……妳終究還是為了那個男人而流淚。」

茉莉怔忡地看著他,心跳的頻率帶著苦澀。他的淚水沾濕的睫毛如蟲翅微落的閃動。他的臉在她的眸底變成一片片塊狀的模糊陰影。不曉得為什麼,她很想說對不起,承載的意義相當繁複,不單只有對他,或許……她也是為了她自己。

賈方和她肯定想到同一處,因此他在她準備發聲時摀住她的嘴。她嘗到淚水的味道。

他把唇靠在自己的掌背上,好似這樣就能完完全全封住她的聲音。

過了一會,賈方緩慢地說著:

「任何事,我始終無法忍受屈居第二。」

「妳先愛上他,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但是,我們都清楚,我們……不管那是否有意識,都正在為彼此而做出改變。」

「那些曾經的念想如今早已改變。我確實曾想將妳困在宮殿內,就像我曾經想和妳結婚,都是想對妳的折磨、與占有,我要妳那雙高傲睥睨的眼裏有我,不管妳是否真心誠意,都必須臣服於我。同理,我也曾誘使、逼迫妳要忘記阿拉丁的一切。但這些早就不同了,我們已經不是初次見面時那樣的人。我還是我,妳還是妳,但內心終於有了彼此,這點妳無法否認。」

「別想要用那簡短的字,將至今我們所做的努力都否定。」

「我……」茉莉想要出聲,他掩蓋的力氣又壓了上來,若非他要繼續說話,她相信他會立刻狠狠咬住她的嘴巴。

「還有,妳和那個女人絕對不同,妳是茉莉,是阿格拉巴的蘇丹。不要因為過去與流言迷失自己,妳要相信妳自己是誰。」

「就算妳產生迷惘、想放棄妳自己──就像現在──妳要知道,妳的身邊有我,妳看得到,也摸得著,這樣的我,能幫助妳想起真正的自己。我不是以精靈的身分,而是……」

他止住話語,按壓的力道隨之削弱。他緩緩睜開溽濕的雙眼,兩人相互對視。他擰著眉心,似乎正在謹慎選擇接下來要說出的詞彙。

「……而是,以一個男人的身分。」

賈方的這些話,加上他再一次雙臂環抱她的力勁,比起最純粹的告白還要更令茉莉感到震撼。她一時間說不出任何話語,任憑眼淚隨著情感湧洩沾濕他的胸襟。

她第一次感受到一股想去依賴眼前這個男人的強烈想法,讓她更加深入埋進他的胸膛,渴望去聽清他那確實存在著的有力心跳。

然而,她的內心出現一個微小的聲音:

妳要成為一個堅強的王者,妳不能夠依賴任何人──這樣的意念一直深植在她的心理中,尤其當年父親因過度依賴賈方而導致後來的叛變。因此,當她正式成為蘇丹後,她嚴格規範自己不過度依賴朝臣,要更相信自己的智識與判斷,這樣的做法後來使她在面對所有問題時,無論是國政或自己的私事,都傾向拒絕傾聽,進而變得獨斷。

阿拉丁的事,以及衍生的戰端,也是因為如此。

而這些事是自己的事,理當來說該由她自己獨自面對,無關對何人的情意。不去依賴,避免重蹈父親的覆轍,或許,也才不會傷害賈方。

彷彿得知她心中反對的雜音,緊抱著她的賈方再度開口:「妳對我的依賴只有我會知道。我會和妳一起面對妳的過去、還有我們的未來。妳再也不會是一個人,我也不是。」

她的腦海裡浮現出賈方最初在阿格拉巴時企圖迷惑她的說法:『關於這件小事,妳無需許願,我會幫助妳面對這一切。』

她在對比之中看見兩人巨大的轉變。

「……我真的能……這麼做嗎?」

「只要妳願意相信。」

她深深凝視著他。在他的眸底,如今只有淚水和真摯的情感,便沒有其他的了。沒有她一直揣測與提防的算計和陰謀,也沒有威脅利誘與謊言,以及……或許從來就不存在的恨意。

茉莉終於鬆開手中的燈,去握緊他再度遞來的溫暖雙手。對這個世界的恐懼仍如同揮之不去的殘影存在於她內心深處,但她認為那些徬徨無助已離她遠去。

眼前這個人,他不是精靈,而是男人、是賈方。

那些他未說出口的承諾和情感,此時此刻,她確實接收到了。

「我願意。」


待續_

這回很難寫,分了幾次才寫完……下回沒意外還會有延續

乍看之下似乎沒什麼劇情,但有著兩位主角糾結且複雜的情緒在裏頭……我也跟著糾結了(艸)


西风冷
菜鸡选手卑微摸一发茉莉姑娘 9...

菜鸡选手卑微摸一发茉莉姑娘


90年代北京比较流行金发,所以私设茉莉头发是金色‎|•'w'•)و✧


立麦和背景的茉莉花有参考

菜鸡选手卑微摸一发茉莉姑娘


90年代北京比较流行金发,所以私设茉莉头发是金色‎|•'w'•)و✧


立麦和背景的茉莉花有参考

带着冬天逃跑

【孙美琪疑案】夏小梅✘茉莉(现代)

现代平行世界,纯属虚构,小糖块儿

没有文笔可言,瞎写着玩儿的

By冬天


某一天


为了卒云馆能赶在下一个黄金周顺利开馆展览,最近夏小梅总是加班到很晚。万恶的馆长以她没有对象,在家待着也是虚度光阴还不如努力赚钱为由特别“贴心”地给她多安排了好几个大夜班。

夜深难熬,后半夜尤其。

这会儿,夏小梅只觉着自己的眼皮直打架,手里的文稿资料半点也看不进去了,便也没再勉强。顺手抓过旁边座椅上放着的抱枕靠在自己背后,半仰着身子刷起了手机。

原本打算听一会儿广播剧,奈何微信右上角的那个红1过于醒目,停顿了片刻她还是选择先把它点掉。

是一则来自“小马歌舞厅”酒吧的推送。

标题如下:

小马...

现代平行世界,纯属虚构,小糖块儿

没有文笔可言,瞎写着玩儿的

By冬天


某一天


为了卒云馆能赶在下一个黄金周顺利开馆展览,最近夏小梅总是加班到很晚。万恶的馆长以她没有对象,在家待着也是虚度光阴还不如努力赚钱为由特别“贴心”地给她多安排了好几个大夜班。

夜深难熬,后半夜尤其。

这会儿,夏小梅只觉着自己的眼皮直打架,手里的文稿资料半点也看不进去了,便也没再勉强。顺手抓过旁边座椅上放着的抱枕靠在自己背后,半仰着身子刷起了手机。

原本打算听一会儿广播剧,奈何微信右上角的那个红1过于醒目,停顿了片刻她还是选择先把它点掉。

是一则来自“小马歌舞厅”酒吧的推送。

标题如下:

小马歌舞厅520“想把我唱给你听”有奖征集活动开始啦!

另附一短视频。

画面定格在一个长发女孩倚靠在窗边,怀抱吉他低头浅笑的瞬间。

尽管画质有些模糊,夏小梅却是一眼认出了那个让她心念的人儿。

那妙人儿有一个好听又好记的名字——茉莉。


因为性子比较闷,又是外地来的,夏小梅在b城除了郎冥其这个自来熟的同事兼损友以外,再要好的实在寥寥。直到遇见她。

她爱笑,她是那样的活泼开朗,她把她乐队里的成员挨个儿地介绍给自己认识,她会好多种乐器,她唱歌很好听……

一提到茉莉,夏小梅好像能想到关于她的很多很多。

而此刻她只想茉莉。

她意识到自己因为加班,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去过小马歌舞厅了。


鬼使神差地点开了那个置顶的聊天窗口,发了一句“在干嘛”之后夏小梅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后半夜,赶忙撤回。对方却是直接弹了一个视频电话过来,吓得夏小梅一瞬间睡意全无,直坐起身来。

视频里的茉莉穿着奶茶色的波点睡衣,盘腿坐在床上,撅着嘴好似有些不太开心地嘟囔道:“好好的消息干嘛撤回。好久都没见你来了,听阿其(郎冥其)说你最近在加班?我怕你在忙,也不敢打扰你。”

“我……”

“呐,看到我们酒吧的活动推送了吗?不管你最近再怎么忙,520都一定要空出时间哦~因为那天,我的歌只想唱给你听。”

“好……好想那一天快点到来啊……”


挂了电话的某人,突然改了主意。明天说什么也不加班了,一早儿下了班她就去找茉莉。唔,或许在那之前应该先回家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再买一束花,就香水百合吧……

JJ
你们总在夏天开 又在夏天谢 我...

你们总在夏天开

又在夏天谢

我失去你们就像失去那个人一样

只是不同的是花儿们明年会再来

像花儿般的你在天堂那边永远也不会来了

但一样的是我的记性很差

我都把花的味道和你的容貌忘了

只有每年闻到花香的时候会想起有你的夏天

我为什么不能留住花儿呢

为什么我也留不住你呀

你们总在夏天开

又在夏天谢

我失去你们就像失去那个人一样

只是不同的是花儿们明年会再来

像花儿般的你在天堂那边永远也不会来了

但一样的是我的记性很差

我都把花的味道和你的容貌忘了

只有每年闻到花香的时候会想起有你的夏天

我为什么不能留住花儿呢

为什么我也留不住你呀

曰归曰归
修干净后发新芽啦!生机勃勃!

修干净后发新芽啦!生机勃勃!

修干净后发新芽啦!生机勃勃!

叶铭铭
脑的这一世的两位姐姐能遇见,平...

脑的这一世的两位姐姐能遇见,平平安安的过一生。茉莉唱完歌之后夏小梅去接茉莉…。大概是这个意思,不好意思我不会画双人,真的很画渣

脑的这一世的两位姐姐能遇见,平平安安的过一生。茉莉唱完歌之后夏小梅去接茉莉…。大概是这个意思,不好意思我不会画双人,真的很画渣

易轼是个菜狗
做废了,我太烂了,有时间重新画...

做废了,我太烂了,有时间重新画一个

做废了,我太烂了,有时间重新画一个

枕上听风
尝试了一下上色……果然是手残本...

尝试了一下上色……果然是手残本残了╮( ̄▽ ̄")╭ 

尝试了一下上色……果然是手残本残了╮(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