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茨球

30178浏览    584参与
凌x渏2

【阴阳师】腐女进寮会怎样(五十一)

      茨球球在哪里,你猜到了吗?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镜梦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酒吞接着她也数完了,同样的四十九个。

  这下算是知道茨木恢复不了的原因了。镜梦和酒吞又再一次用各自的办法搜索了一遍大江山,还是没有找到最后的那个茨球球。

  “啧,”酒吞眉头皱成了川字,“这家伙就不能让本大爷省心一点吗!”

  “啊啊——这样吧,我把灵识扩散出去一些,酒吞你把妖力收一下。”镜梦虽然很喜欢茨球球,但也不能放着茨木...

      茨球球在哪里,你猜到了吗?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镜梦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酒吞接着她也数完了,同样的四十九个。

  这下算是知道茨木恢复不了的原因了。镜梦和酒吞又再一次用各自的办法搜索了一遍大江山,还是没有找到最后的那个茨球球。

  “啧,”酒吞眉头皱成了川字,“这家伙就不能让本大爷省心一点吗!”

  “啊啊——这样吧,我把灵识扩散出去一些,酒吞你把妖力收一下。”镜梦虽然很喜欢茨球球,但也不能放着茨木变不回来。随口通知酒吞一声(全力释放的灵识有压制效果),镜梦再次加强了释放灵识的强度,并把范围扩散到了大部分世界。

  “结果呢?”酒吞一边把不停扑到自己身上的茨球球“摘”下来,一边问。

  镜梦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面色复杂的看了看满地的白团子,有些心累的说到:“我去个地方找找看,你把这些小家伙看好就够你受的了。”。

  说完,镜梦直接从山上一跃而下,向目的地奔去。不是其他地方,正是镜梦出发的位置——阴阳寮。

  镜梦跑回去并不是因为最后的茨球球在寮里,而是在刚刚探查时发现了阴阳寮附近的有些不速之客。事不宜迟,全速赶路下,镜梦很快就回到了阴阳寮附近。

  绝对的潜伏能力在这个时候完美体现出来。

  镜梦把自己藏在树上,取下一直带着却没用过的弓箭,对着东南方拉开了弦。

  镜梦现在的眼神冰冷,仔细看还可以发现她已经是猫瞳的状态。

  “咻咻咻——”

  弓箭划破空气的声音骤然响起,连续三支箭从不同方向射向地面上不起眼的位置,紧接着的就是对方被击中的惨叫。事先撑开的隔音结界起了用场,叫声没有惊动围墙另一边打盹的三尾狐,而镜梦自己则一瞬间出现在了射中的家伙面前。

  “我想这里应该用不着一个满星的清姬如此小心的埋伏吧?”镜梦的猫耳猫尾还有尖牙利爪都显现了,就差没有解除力量的封印直接变成夜魅的状态。

  虽然妖怪间的种族压制没有普通动物那么明显,但是镜梦和清姬之间实力差摆在那里,刻意释放的气息还是让清姬感到了威胁。清姬不说话,镜梦也不着急,因为她感觉到了她身上有着一个熟悉的印记:“黑晴明又想干什么了?几次下来逼的急了,想让你来暗杀我么?”

  清姬的竖瞳骤然紧缩,镜梦一脸果然如此:“看来是我猜对了。”

  目的被看破,清姬突然开始暴走,直接无视蛇尾上的箭伤向镜梦扑过来。

  再然后,天上掉下来一个白白的东西准确的砸中了清姬的脑袋,镜梦举着准备攻击的爪子顿时愣在了那里。

  被砸晕的清姬:黑……晴明……大人……

  什么也没做的镜梦:到头来得到的全不费功夫啊……茨球球你咋从天上掉下来的?!!

  

  “唔……头好晕哦……”从天上掉下来的茨球球用小爪子捂住脑袋,两颗黑豆豆眼水灵灵的,看起来委屈极了。

  镜梦嘴角一抽:茨球球你知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掉下来的啊!还砸晕了一个人,偶不,妖哎!只是有点头晕有没有搞错啊!!

  “咦?你是……镜梦对吧?为什么你会有耳朵和爪子?算了,你知道挚友在哪里吗?”茨球球揉揉脑袋,抬头看着镜梦开口问。至于一旁倒在地上的清姬,直接被他无视掉了。

  镜梦无奈叹气,不管是茨木还是茨球球,每一个见到她怎么都是这种情况……她在山上已经经历过二十多遍了喂!扫了眼昏迷的清姬(可怜的家伙就这么酱油了),镜梦收掉了猫化,挥手把青蛇妖捆的严严实实,留了张说明情况的纸条(已经懒得吐槽是哪里拿出来的了_)直接扔进了院墙。至于突然看到一个被五花大绑的sr掉到面前的三尾狐怎么想,就不关镜梦的事了。

  “抓好,我带你回去。”镜梦像最初那样把茨球球放到了肩上,认命的开始了她今天第四次长途跑动(捡茨球球那次也算)。

  赶路途中镜梦趁机问了些问题,总算弄清了大致情况。

  原来这个茨球球不知怎么的进了战场,由于战场开启期间的全方位隔离系统,没有第一时间回到这边,而是滞留到了比斗结束。刚随着其他人离开战场,猛地就那么掉下来了。

  镜梦表示:茨球球你掉的位置真是绝妙。嗯,时机也不错。


凌x渏2

【阴阳师】腐女进寮会怎样(五十)

       某!想!rua!茨!球!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事实证明镜梦没有担心错,当她快到山脚时正看到一个茨球球在往外跑。还好,酒吞的气息已经扩散开来,感受到挚友气息的茨球立刻调转了方向。

  镜梦:酒吞牌茨球收集器,你值得拥有。

  “你是镜梦,挚友呢?挚友在上面吗?”茨球球因为身形问题,努力想够到树上的镜梦却屡次失败。镜梦尽量不让自己看起来奇怪,双眼冒星星的跳下树把茨球捧到了手里。

  啊,好软...

       某!想!rua!茨!球!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事实证明镜梦没有担心错,当她快到山脚时正看到一个茨球球在往外跑。还好,酒吞的气息已经扩散开来,感受到挚友气息的茨球立刻调转了方向。

  镜梦:酒吞牌茨球收集器,你值得拥有。

  “你是镜梦,挚友呢?挚友在上面吗?”茨球球因为身形问题,努力想够到树上的镜梦却屡次失败。镜梦尽量不让自己看起来奇怪,双眼冒星星的跳下树把茨球捧到了手里。

  啊,好软!摸着好舒服!好可爱!!!

  镜梦结果还是没控制住自己,各种“蹂躏”茨球。还好,她还知道下手的轻重,茨球的幼龄化也让他不是很反感触碰。(某:某也想摸啊啊啊啊!!!  镜:你没有,嘿嘿嘿~)

  “挚友,我要找挚友。”等镜梦消停下来,茨球瞪着小眼睛望着她,提出了要求。

  “我知道啦!我还要去再捡几个‘你’才上去,先乖乖待着。”镜梦把茨球放到肩上让他自己抓好,然后真正的开始收集茨球。

  一个茨球球,两个茨球球,三个茨球球……十一个茨球球,十二个茨球球……二十个茨球球,二十一个茨球球!呼,终于到了。

  镜梦到达会合地点时,身上挂满了茨球,手里还抱着一些,还有两个在后面自己跟着。幸好的是,听到是要去见挚友,茨球球们都还很听话,没有到处乱跑什么的。不过酒吞那边就……镜梦想了想现在茨球们的智力水平,又想了想他们对酒吞的执念,最后参考自己满身茨球的状态,不厚道的笑了。

  哎呀呀,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个样子了啊~

  

  不得不说镜梦的想像完全正确,酒吞完全陷入了“被茨球球淹没不知所措”的状态,而且这些茨球球完全控制不了。二十多个茨球球挂在他身上,不少小家伙趁着身形小,不停的在那里拱啊拱,小爪子不停吃着挚友豆腐。

  酒吞也试过控制一下,可是平常对茨木根本起不到作用的重话搬到茨球球这里后,所有茨球球安是安静了,可是都一副被欺负的委屈样。酒吞一不小心心软了一分,结果就是再一次被当成了大型玩具。好不容易到了会合的地方,等待他的却是另一批茨球球。

  “咯咯咯……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镜梦看到被彻底埋掉的酒吞,非常不厚道的在一旁笑到打滚,丝毫没有打算去帮个忙。

  嘛,现在酒吞也没空去理镜梦了,满眼都是白色的小球,耳边全是各种“挚友”“吾友”“最帅”“最棒”,整个妖都不好了。

  “够了!都给我安静!”酒吞实在受不了了,猛地坐起身来大吼一句,总算控制住了局面。

  “哈……哈哈……哎哟喂,笑的我肚子疼。”镜梦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伸手抹掉眼角的生理盐水,喘着气提议到,“先数一下茨球球有多少个吧。”

  酒吞当然没意见,挣扎着从茨球球堆里脱身,看着满地蹦跶的茨球球感到无比的心累。

  镜梦笑意还在,不过正事排前面,她拍拍手示意茨球球们注意:“你们大概也知道是什么情况,想要帮助你们挚友的,就乖乖地过来排好队。如果有谁不听话,是会被讨厌的哦~”

  被讨厌是茨球球们最害怕的情况,立刻听话的一个个排好队等着镜梦的清点。酒吞也加入了清点的行列,以比镜梦晚上五个的速度进行着二次的确认。不过说实话,雪白的茨球球们数起来很伤眼睛的,数到三十多个茨球球的时候镜梦已经有些花了眼。若不是茨球球们头顶的小红角能当个标记,镜梦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数完。

  “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唉唉?!没了?!”

   ————————————

  成年茨木才不会吃豆腐hhhh

  变成茨球也改不掉的痴汉属性orz


凌x渏2

【阴阳师】腐女进寮会怎样(四十九)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镜梦离开时把手机落在了寮里(其实是八百比丘尼没有带,谁叫是她在玩手机),回来才发现王者图标上有消息提醒。点开一看,李白告诉她遇到了她口中的酒吞童子,还给她发了张酒吞的照片。

  这下好玩了,镜梦赶紧切出界面点开设置。果然,上面显示着新的连接口开启时间和开启的方法。

  “啧,怎么突然要有人去打开了?不管了,先把那两个接回来。”镜梦叹口气,身上服装还没换呢,又要出去了。

  你问李白都没提到过茨木,镜梦怎么知道是两个都在的?镜梦默默把照片放大,再放大,接...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镜梦离开时把手机落在了寮里(其实是八百比丘尼没有带,谁叫是她在玩手机),回来才发现王者图标上有消息提醒。点开一看,李白告诉她遇到了她口中的酒吞童子,还给她发了张酒吞的照片。

  这下好玩了,镜梦赶紧切出界面点开设置。果然,上面显示着新的连接口开启时间和开启的方法。

  “啧,怎么突然要有人去打开了?不管了,先把那两个接回来。”镜梦叹口气,身上服装还没换呢,又要出去了。

  你问李白都没提到过茨木,镜梦怎么知道是两个都在的?镜梦默默把照片放大,再放大,接着放大,然后指了指酒吞腰间跟挂饰一样挂着的真·茨球。

  因为镜梦懒得解释,所以她这次是直接翻墙出去的。传送点在大江山半腰,镜梦对这里已经熟门熟路,很容易就到了准确位置。用手机告诉李白,让他帮忙把酒吞带到原位,自己则开始准备开启传送门。

  “真是的,准备这个比改召唤阵还麻烦。”折腾半天终是弄好了,镜梦略略抱怨一下。(某:召唤阵是世界内部使用,传送门好歹也是个跨世界的好吗……  镜:不管,就是麻烦!)

  镜梦也只是吐槽一下,正好李白那边也把人带到了位置,现在就是等待开启的时间了。

  镜梦:话说那家伙去那边干嘛了?看这时间应该比我们多上几天,李白也有经验会拉上个翻译……啊啊啊,绝对要让他完整的说出来!(不要没事下这种没有意义的决心啦!)

  所以,酒吞到底在王者世界里干了什么呢?

  因为有了镜梦他们的先例,李白“捡到”酒吞后回头就扯上橘右京当翻译,顺利与鬼王大人进行了沟通。

  了解到酒吞就是镜梦嘴里那个有着她酒的爱酒家伙,李白直接拉着两人回自己家院子里喝酒了。橘右京平时不显,私底下也是个爱酒人士,珍藏了不少好酒。李白和酒吞也不会缺酒,三个人凑一块可谓是喝了个爽,酒吞性头上甚至把神酒都分了些出来。

  李白和橘右京不像酒吞能不吃不睡的喝上几天,疯狂一天一夜已经是极限了。最后三人是被来找人的韩信发现的,那个时候连酒吞也是醉倒在了地上。(谁叫你们拿镜梦酿的酒为主体的【擦汗】)

  阴阳寮里的众人错过了,酒吞倒是被李白拉去打了一场5vs5。

  对面的不知火舞大乔孙膑后羿扁鹊表示,面对酒吞·不用买装备升级自动加属性·攻击无cd普攻带加成·大招自带奶攻击超级远·童子,打毛线啊啊啊啊!!!

  还好,酒吞也就参加了一盘,对这种规矩太多的打法表示没兴趣,退出了队伍。李白和韩信表示很遗憾,毕竟酒吞可以轻易的守塔攻塔,是个超级利器啊。

  酒吞刚走出竞技场,就听到了一声奶声奶气的“挚友在哪里……”。他赶紧四下查看,最后凭着对茨木气息的熟悉程度,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变成茨球的茨木童子。

  “挚友!太好了,挚友还是那么英俊潇洒的样子!”茨球球使劲在地上蹦着,但由于太小了无论怎么使劲儿都只能跳到酒吞小腿的高度,声音也是奶声奶气的,听起来委委屈屈软软绵绵。

  酒吞看着茨球心情复杂,手倒是自觉的把茨球捧了起来。

  茨球:盯……挚友真帅!

  酒吞:盯……好像,有点可爱?

  现在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酒吞过去了,没变;回来了,也没变;茨木过去了,变了;回来了,没有变。

  没错,现在摆在酒吞和镜梦面前的就是这个问题:茨木童子回来了还依旧保持着茨球的样子。

  “挚友挚友,我变不回来了!!”茨球球边跳边围着酒吞转,由于小腿腿太短,看起来就像一个白团子在蹦。一阵危机感漫上酒吞的心头,赶紧把自己的白团子提到怀里放着,抬头果然看见了镜梦发光的眼神。

  对萌物没什么抵抗力的镜梦:茨球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酒吞:滚!这是本大爷的!

  不过茨球再可爱,把茨木变回来还是摆在第一位的。镜梦突然想起不少同人文提到的,茨球=茨木童子碎片的事。该不会是传送过程中出了什么事,让茨木整个妖碎片化了?

  镜梦把这个猜想告诉了酒吞,酒吞听后闭上眼睛感应着什么,没一会儿突然离开,然后又拎着一个茨球球回来了。

  “你说的应该是对的。”酒吞脸上的黑线非常清楚。

  经过两人双重的探测,总算把大江山上茨球们的位置确定出来了,镜梦从山脚往上,酒吞从山顶往下,两个目前实力最强悍的家伙即将展开“满山捉茨球”的活动。(某:能带某一个么?某也想抓茨球  镜&酒:不带!  某:QwQ)

  “你把气息散开,控制在大江山的范围内,防止有些茨球犯傻跑出去了。”镜梦分开前这么对酒吞说。

  第一次正式听到茨球称呼的酒吞:很形象的比喻,没毛病。

  --------------------------

  写这个的时候决战平安京还没出,现在看酒吞真无敌hhhhhh

  后面还有个时间线以及内容完全跑偏的大江山退治,也是没出的时候瞎写的。现在想来,这两个方面算是某的毒奶了?

  哦,对了,大江山某会重写,某看看能赶上当个春节贺文不?(两个版本应该都会放出来)


扶桑
球球好惨(ಥ_ಥ)

球球好惨(ಥ_ಥ)

球球好惨(ಥ_ಥ)

风末语
今日份的茨球依旧很可爱 ฅ(...

今日份的茨球依旧很可爱 ฅ( ̳• ◡ • ̳)ฅ

今日份的茨球依旧很可爱 ฅ( ̳• ◡ • ̳)ฅ

镹寎成歡箛獨成癮
爷孙日常⑦ 感觉蛇蛇的人设被我...

爷孙日常⑦

感觉蛇蛇的人设被我扭曲了x

我也想有个猪猪【?】给我捂脸

这两天上课脚冷有感


算是有酒茨吧。。。下次画个大的x

爷孙日常⑦

感觉蛇蛇的人设被我扭曲了x

我也想有个猪猪【?】给我捂脸

这两天上课脚冷有感



算是有酒茨吧。。。下次画个大的x

米有棱角的鱼

阴阳师的杯子

我又可以了

|・ω・`)

阴阳师的杯子

我又可以了

|・ω・`)

笨蛋 木头

收到福袋啦!!!

小白盒蛋!!!!啊!!!!

扭蛋开出来茨球球(。・ω・。)ノ♡

还有老爷子牌的养生保温杯?!是在暗示什么么(눈_눈)

收到福袋啦!!!

小白盒蛋!!!!啊!!!!

扭蛋开出来茨球球(。・ω・。)ノ♡

还有老爷子牌的养生保温杯?!是在暗示什么么(눈_눈)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手游 ☆2020爱你爱你...

阴阳师手游  ☆2020爱你爱你☆
2020年的第一个午后,晴明和式神们在庭院中拍摄新年的第一张照片。扫地工突然发现,“2020”正是由两个“20”组成,这莫非也是云外镜的能力造成的吗?
大人们在2020年拍摄的第一张照片或者在相册里存的第一张图片是什么呢?请在原微博评论区晒出吧~扫地工将在评论区随机掉落阴阳师星河茨球挂件随机款*5!(截至2020年1月5日23:59)

原博:点我

阴阳师手游  ☆2020爱你爱你☆
2020年的第一个午后,晴明和式神们在庭院中拍摄新年的第一张照片。扫地工突然发现,“2020”正是由两个“20”组成,这莫非也是云外镜的能力造成的吗?
大人们在2020年拍摄的第一张照片或者在相册里存的第一张图片是什么呢?请在原微博评论区晒出吧~扫地工将在评论区随机掉落阴阳师星河茨球挂件随机款*5!(截至2020年1月5日23:59)

原博:点我

笨蛋 木头

茨球披风回来啦!!开心ヽ(○^㉨^)ノ♪


茨球披风回来啦!!开心ヽ(○^㉨^)ノ♪


白袅袅

平安京秘闻6

六、想要抓住女人的心,就得先抓住(讨好)她的……哥哥的宠物

 虽然被晴明赶去了教室,但是这不代表不良会改邪归正认真听课。而且酒吞童子发现了,茨木童子就是晴明派来坑他的,什么破风纪委员,说白了就是专门来气他的,也没看茨木童子去管别人烫头纹身带兵器。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一旦接受了茨木童子代替茨木子这个想法之后,酒吞童子总是不受控制的开始脑补。明明之前喜欢茨木子都没这么强烈过。但是要追茨木子,还是得把大哥给讨好,而要讨好大哥还是先要攻略那个球。

 啊,那个球,有着和茨木童子一样的鬼角,和茨木童子头发一样颜色和柔软度的毛……等等,怎么越形容越鬼畜,酒吞童子趴在课...

六、想要抓住女人的心,就得先抓住(讨好)她的……哥哥的宠物

 虽然被晴明赶去了教室,但是这不代表不良会改邪归正认真听课。而且酒吞童子发现了,茨木童子就是晴明派来坑他的,什么破风纪委员,说白了就是专门来气他的,也没看茨木童子去管别人烫头纹身带兵器。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一旦接受了茨木童子代替茨木子这个想法之后,酒吞童子总是不受控制的开始脑补。明明之前喜欢茨木子都没这么强烈过。但是要追茨木子,还是得把大哥给讨好,而要讨好大哥还是先要攻略那个球。

 啊,那个球,有着和茨木童子一样的鬼角,和茨木童子头发一样颜色和柔软度的毛……等等,怎么越形容越鬼畜,酒吞童子趴在课桌上看着那个奋笔疾书的球,突然有个想法,其实球才是本体吧?

 “大佬,肝绘卷呢?”

 中午随意吃了点,酒吞童子赶紧坐到茨木童子前桌的座位上,和茨球套近乎。

 “天啊,大佬你超第二名两万多,这是要出第三只云外镜啊。”酒吞童子靠近茨球的屏幕不由得羡慕道。

 茨球瞥了他一眼:“是第四只,早上每日一抽出了第三只。”

 “巨佬给咱碎片吧!”要不是茨球没有腿,旁边的星熊童子已经挂上去了。“咱这个月零花钱已经氪没了,第二次非洲大阴阳师了连个ssr都没看见。”

 “等你砸到碎片再说吧。”茨球冷冷说道。

 酒吞童子见茨球不太爱搭理,便把星熊童子拉到一边:“给本大爷买点东西。”

 “什么?”

 “就是你帮本大爷去定做这些东西。”酒吞童子把手机里偷拍茨木童子家的照片点开。“就照着这样做成那个球的样子,但是颜色换成黑色,换句话说就是做成黑茨球周边。”

 星熊童子嘴角抽搐:“老大咱才说了咱这个月零花钱没了,而且,你这是为难咱,咱哪知道去做球的周边?”

 “你不是手工挺好的吗?”酒吞童子无视星熊童子的抱怨。“还有,本大爷这段时候都要去茨木童子家住,你早上不用来叫本大爷起床了。”

 “等等,这追都没开始追,你怎么就直接上门了,这要被弟兄们知道可要炸啊。”星熊童子说道。

 “闭嘴,你还想不想要嫂子了,你就当本大爷去躲吸血姬的约架了。”

 “咱看大哥就不错,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关键是你不是一直觉得女人麻烦吗,不如……”星熊童子话没说完,就被酒吞童子敲了一下。

 “本大爷觉得女人麻烦就等于本大爷要出柜?而且那个茨木童子除了脸和身材还有什么好的,说出去……反正不可能。”酒吞童子此时已经忍不住开始脑补自己和茨木童子站在一起指挥小弟的画面,意外的很搭很威风,可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脑洞酒吞童子还是急急否认。

 “好嘛,咱去做,但是好歹你也要让咱公款报销一下啊。”星熊童子委屈道。

 酒吞童子点开微信操作了一下:“好了,给你转过去了,哦,你顺便帮本大爷拿几件衣服,到时候本大爷打电话告诉你送到哪里。” 

 “才一百,老大你也太抠了吧。”星熊童子嘀咕道。“以后别真香才好。”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酒吞童子看到茨木童子带着茨球准备回家,他也赶紧跟了上去。

 “你跟着我干嘛?”茨木童子显然不想和酒吞童子有过多联系。

 “吸血姬整天追杀本大爷,本大爷想找个清净地方。”

 “不关我的事,你大少爷也别来脏了我的屋子。”茨木童子直接转头就走。

 酒吞童子也不放弃,就这样不远不近的跟着茨木童子,直到茨木童子进了一家超市。

 “大佬买菜吗?”酒吞童子看着茨木童子没受伤的手推着购物车往生鲜区走去。

 “废话,昨天你来家里把最后一盒咖喱都用完了,你还想来蹭吃蹭喝蹭住?”茨球突然接过购物车,把购物车推向处理商品那一片。“不好意思啊,大少爷,今天吃临期泡面。”

 茨球的意思很明显,酒吞童子也想好了对策。

 “茨木童子,你去买点零食,本大爷请客,本大爷和大佬看看今天买什么菜,顺便讨论一下斗技阵容。”

 “你不是从来不打斗技吗?”茨木童子盯着他。 

 “那讨论逢魔,本大爷要让大佬看看本大爷的离吞吞御魂还要调整没。” 

 茨木童子将信将疑的去了零食区,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人买单谁不愿?

 酒吞童子跟着茨球离开了处理区,拿出手机登了游戏,点开式神录:“大佬请看。” 

 茨球扫了一眼:“不是御魂的问题,是你的问题。你非得所有boss都用离吞吞吗,追书丑清茨不香吗?五条蛇不香吗?”

 “大佬说的是。”酒吞童子配合道。

 倒不是他不愿意用其他阵容,他也知道追书丑清茨的厉害,就是他现在有些茨木恐惧症。主要是那天和红叶锁在教室里,然后没想到那个红叶是个腐女,因为半天没人来救就刷起了同人文,还自称什么“酒茨女鬼”。酒吞童子扫了一眼顿时觉得老脸通红,所谓的“酒茨”就是游戏里酒吞和茨木组的cp。他自认为自己小黄书小电影看得也不少,可是看到同人文开起车还是觉得自愧不如。

 当然,有大金主在,无论是茨球还是茨木童子都拿了一大车,也亏得酒吞童子是个真少爷,不然随便逛一次超市就花了快七百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茨木童子是故意拿了这么多的,一是为了测试他是不是在说谎,二是,反正自己吊着一条手臂,那七八袋东西肯定是酒吞童子拿。

 在进超市时,酒吞童子就给星熊童子打了电话,让他把衣服送过来。等到出超市时,一袋换洗衣物加上买的东西就差不多十袋了,迫于无奈,酒吞童子还是叫了辆出租车。

 一回到家,茨球就抱着食材去了厨房,没了茨球,茨木童子也没法洗澡,只能在沙发上玩手机,而酒吞童子怕茨木童子反悔,赶紧把顺便买的牙膏牙刷毛巾放在洗漱台上,然后去浴室洗澡了。

 茨木童子实际上也不是那么排斥酒吞童子,反正这样一来完成了晴明的要求,二来又有个肉盾防着源赖光。

 不得不说茨木童子的沐浴露和洗发水是真的好闻,难怪茨木童子那么爱洗澡。酒吞童子舒舒服服的洗完澡,到阳台挂衣服的时候一抬头,一只球……啊不,一条画着茨球的内裤就挂在头顶。   酒吞童子不是没住过学校宿舍,不是没看过舍友的内裤,但是……这么粉嫩可爱的内裤是真第一次见,不用质疑那就是茨木童子的,但是茨木童子本人真的对此毫不在意,好像反正能用就好,颜色图案造型都是浮云。

 酒吞童子擦了头发,把毛巾挂起来,打算去厨房找茨球,察觉到茨木童子敏锐的目光,赶紧解释道:“本大爷找大佬问逢魔高分阵容。”

 “大佬,看您还没大江山之主的头像框,那个地狱之握的入门费已经转过去了,您看……” 

 “懂事。”茨球擦了擦爪,把锁屏划开。“你不就是想知道茨木子的事嘛,我现在给你泄露一个情报。茨木子的爱好也很普通,虽然她不玩游戏,但是她喜欢看书,看恋爱小说。”

 随着茨球的操作,酒吞童子的脸色一下凝固起来。

 “茨木子也没什么其他爱好,就剩看书了,能不能理解就看你了。”

 在酒吞童子心里无数次的祈祷后,茨球还是点开了那个写着“L”的图标,随着APP打开,消息栏赫然显示着数目惊人的未读消息。

 “害,别这么看人家,人家好歹也是个APP认证的同人写手。”

 “这个ID……”酒吞童子面色沉重。“你是认真的吗?” 

 “喏,就是这个了,茨木子最近最爱看这个话题的同人文,就看你想不想追她了。小子,多多保重。”

 那个ID,滚滚大人,再加上茨球头像,不就是那个女鬼那天喊的“滚滚太太”吗!原想终于躲过了酒茨但是没想到现在却不得不主动了解。

 酒吞童子不是反感耽美,只是觉得不是自己的爱好。他颤抖着手把LOFTER下了,然后点进了酒茨超话……

 今晚酒吞童子一夜无眠,满脑子都是自己和茨木童子的各种恋爱情节,没错,不是游戏里的酒茨,是他自己和床上睡着的那个茨木童子。

鱼罐头
茨球收到了圣诞礼物🎁圣诞快乐...

茨球收到了圣诞礼物🎁
圣诞快乐!

茨球收到了圣诞礼物🎁
圣诞快乐!

淀清大叔不是萌妹
大神活动#神奇合伙人#ip创意...

大神活动#神奇合伙人#ip创意设计大赛参赛作品。开心最重要。

大神活动#神奇合伙人#ip创意设计大赛参赛作品。开心最重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