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茶仙

5250浏览    183参与
俺叫卿漓
【赞美王权至高无上.】 画过最...

【赞美王权至高无上.】


画过最复杂的背景。我晕了

【赞美王权至高无上.】


画过最复杂的背景。我晕了

萧铭
仍然速涂,笔的ob11和服茶

仍然速涂,笔的ob11和服茶

仍然速涂,笔的ob11和服茶

萧铭

10min摸了笔的两个鱼,小人真可爱啊不摸了无语

10min摸了笔的两个鱼,小人真可爱啊不摸了无语

一根鉛筆

一些最近比較不務正業的實例......


p1/2 休閑茶茶在線泡茶

p3 加班是不可能不加的

p4-6 和服

p7-8 發車啦!

p9-10 天茶預警,你已經被逮捕了!

一些最近比較不務正業的實例......


p1/2 休閑茶茶在線泡茶

p3 加班是不可能不加的

p4-6 和服

p7-8 發車啦!

p9-10 天茶預警,你已經被逮捕了!

翛遥法外

lof这边也发发

说好多少转发多少茶

我真的是茶厨(双重含义)

那个耐力和生命是黑色幸存者的三个道具,黑幸真的上头

本来是有打算好好上色然后把每杯茶的名字都写上的但是我真的画不动了

lof这边也发发

说好多少转发多少茶

我真的是茶厨(双重含义)

那个耐力和生命是黑色幸存者的三个道具,黑幸真的上头

本来是有打算好好上色然后把每杯茶的名字都写上的但是我真的画不动了

萧铭
姿势有参考。 总感觉照着搞出来...

姿势有参考。

总感觉照着搞出来人体到处都是问题,差点吓得不敢发了呢。

姿势有参考。

总感觉照着搞出来人体到处都是问题,差点吓得不敢发了呢。

俺叫卿漓

整整性转。茶茶在外面冷冷淡淡回家变成贴贴狂魔(...)再带个乱搞产物

整整性转。茶茶在外面冷冷淡淡回家变成贴贴狂魔(...)再带个乱搞产物

世
五分钟极限摸🐟 描的自己手稿...

五分钟极限摸🐟

描的自己手稿,混更新

五分钟极限摸🐟

描的自己手稿,混更新

俺叫卿漓
幼茶太太太可爱了呃呃呃呃呃呃妈...

幼茶太太太可爱了呃呃呃呃呃呃妈妈抱(何

幼茶太太太可爱了呃呃呃呃呃呃妈妈抱(何

俺叫卿漓

试试我流姐姐!p2是茶 我指天发誓再也不用彩墨上色

试试我流姐姐!p2是茶 我指天发誓再也不用彩墨上色

坦桑石子
是@虫下目害 家的性转茶,原图...

@虫下目害 家的性转茶,原图真的太香了大家都应该去看看

完全没画出想要的感觉,顺便蹭个tag

@虫下目害 家的性转茶,原图真的太香了大家都应该去看看

完全没画出想要的感觉,顺便蹭个tag

萧铭
实在不想细化,其实也没好好拍,...

实在不想细化,其实也没好好拍,怎么说呢就拿来凑个数吧……或许哪天就细化改好了也不一定XDDD

实在不想细化,其实也没好好拍,怎么说呢就拿来凑个数吧……或许哪天就细化改好了也不一定XDDD

虫下目害

久违的涂鸦,我现在的手不太方便画画哎(流泪)

是性转帝国三人组,私心茶时tag(安详)

久违的涂鸦,我现在的手不太方便画画哎(流泪)

是性转帝国三人组,私心茶时tag(安详)

七日灰白

【贩罪|纣临|惊悚|鬼喊】情人节

        (话说情人节了呢,情人节就要写文,是哪个魂淡说的?好吧,@至秦 不跟我说我压根想不到要写文)

  (好久不写文了,文笔退化了很多,多处文不达意,大家凑合着看吧。果然搞漫画不利于语言文字发展,我不该玩触漫的……)

  (不同的书的时间线是分开的)

@哈哈之王 话说我都产了这么多粮了你还什么都不写,该不会是退了吧?

  【一•天一】

  天一睁开眼时就看到顾问坐在他的床边,他没有丝毫迟疑,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了头。

  顾问没有客气,机械地掀开了天一的被子,眼镜片反射着白光...

        (话说情人节了呢,情人节就要写文,是哪个魂淡说的?好吧,@至秦 不跟我说我压根想不到要写文)

  (好久不写文了,文笔退化了很多,多处文不达意,大家凑合着看吧。果然搞漫画不利于语言文字发展,我不该玩触漫的……)

  (不同的书的时间线是分开的)

@哈哈之王 话说我都产了这么多粮了你还什么都不写,该不会是退了吧?

  【一•天一】

  天一睁开眼时就看到顾问坐在他的床边,他没有丝毫迟疑,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了头。

  顾问没有客气,机械地掀开了天一的被子,眼镜片反射着白光:“今天是二月十四日。”

  “哈,那我希望我再次睁开眼时是二月十五日。”天一死死揪住被子不肯放手,惺忪的睡眼一片雾气。

  “今天是情人节。”

  “所以,你是想让我陪你过情人节?”天一终于清醒了,松开了被子。

  顾问这才将被子扔到一边,起身去泡咖啡。

  天一怔怔地看着顾问忙碌的背影,不由有些失神。

  良久,他笑了笑,这些都是假的……

  果然,他还是放不下顾问。

  放不下,却还是不敢去寻找他的踪迹,只能在亚空间中让幻象模拟出一个个机械的动作,说出一句句苍白的话语——

  就好像他还在那样。

  顾问已经泡好了咖啡,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将手中的咖啡递给了天一。

  天一接过咖啡,顾问的影像在他面前化作光点散去。

  他抿了口咖啡,在床上静坐了许久,才将已经凉了的咖啡泼到脸上。

  “今天已经是情人节了呢,又是一年过去了呢。”

  “如果是顾问在这儿,他愿意因为情人节的缘故为我泡一杯咖啡吗?”

  良久,他嗤笑了一声。

  “我在想什么呢?”

  顾问应该已经满头白发,苍老得他都认不出来了吧。

  【二•顾问】

  “今天是情人节。”顾问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朵玫瑰,站在薇妮莎身后拿着玫瑰在她眼前晃了晃。

  “你无聊吗?都老成这样了还过什么情人节?”薇妮莎接过玫瑰,语气微嗔。

  “只要我还爱你,就随时都能过情人节。好吧,我只是想送你一朵玫瑰。……等等,你别笑啊,不过你越来越好看了。”

  【三•茶仙】

  茶仙的样貌没什么变化,变种人的寿命本就比旁人要长。

  姜筠是在一年前的那个冬天走的,她的身体弱,没能挨过寒冬。

  姜筠走的前几年,茶仙经常会和她过情人节。她显得很苍老,而他还是那么年轻。她时常觉得惶然无措,他能做的,只有尽他所能对她好——出于作为丈夫的义务。

  姜筠走的很安详,她太累了,早就撑不下去了。

  茶仙不知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他能做的,只有用更沧桑的眼睛继续看着这个世界。

  “又只剩我一个人了呢。”茶仙喃喃道。

  这个时代已经不再属于他那一辈人了,他还有多少故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呢?

  寇临哉早些年间就去世了;时侍和长缨在一起,他没必要去打扰他们。

  这时候,恐怕见到天一,都能让他欣然吧。

  “访旧半为鬼……”茶仙念道,哑然了,他开了音响,开始循环播放一首歌曲,依然是那首与他气质不符的“贫贱之交不可忘,友谊久且长……”

  【四•时侍】

  EAS的局长和副局长坐在办公室里,盯着满办公室的礼物盒发怔。

  长缨道:“你们这是要行贿?”

  “不不不……祝局长和副局长情人节快乐!”众人撤得飞快。

  “变相行贿。”时侍下完定义后,又道:“我们在思考这些东西的出处时浪费了十五秒……”

  【五•子临】

  子临坐在铁王座上,喝着红酒。或许是因为太无聊的缘故,他摸出了手机,打开了一个很老的游戏。

  一进游戏界面,就跳出一个花朵装饰的窗口。

  “情人节活动?”子临“啧”了一声,“无趣,我从来不过情人节。”

  他将手机随手砸到地上,闭上眼。

  他记得,他曾和子栖一同玩过这个游戏,当时这款游戏也有情人节活动……

  “子栖,这活动奖励蛮多的,你去开个女性账号,我们组个队。”

  “嗯,好。”子栖从来都是这样,格外听他的话。

  子栖去世多少年了呢?

  【六•杰克•安德森】

  杰克的笔记本上写着一个名字:“安琪儿。”

  “安琪儿,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呢?”

  杰克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他是个杀手。

  他从来不过情人节。

  【七•兰斯】

  平行宇宙的某所大学。

  “嘿,卡门,这是我们在这儿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吧?”兰斯一幅不良少年的样子,冲面前的女生吹了个口哨。

  “古凊同学,请不要在学校里动手动脚。”

  “好,莫莱诺长官!”兰斯摆了个别扭的立正姿势,“对了,你和你‘家人’谈好了没?关于你和我的事?”

  “你说呢?”

  “那就是没谈好的意思喽,没关系,我们可以私奔……哎呦!”兰斯夸张地捂着被卡门击了一手肘的腹部,“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慢慢来,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你知不知道我为了在这个世界找到已经不一样的你,经历了多少?

  卡门这么想着,却只是沉默。

  【八•封不觉】

  “《惊悚乐园》情人节活动?有没有搞错?”躺进游戏舱后,进入游戏空间,封不觉看着活动界面跳出的公告,虚着眼吐了个槽。

  “切,把《惊悚乐园》这种游戏和情人节联系起来,我仿佛能看到了开发商满满的恶意呢。”这么说着,封不觉的目光还是瞥向好友似雨若离的状态栏,“在线,又不在游戏中,她在干什么呢?”

  我们的封大文豪十分手欠地进入了情人节活动,并向若雨发送了组队申请。

  “情人节刷剧本就跟情人节看鬼片一个道理吧。”封不觉已经脑补出了黎若雨吓得抓住他的手臂的样子,尽管这情景很不现实,但梦想还是要有的。

  于是,封大文豪的脸上浮现出了猥琐的笑容。

  “不觉,你是不是对我们的关系有什么误会?”若雨已经同意了组队申请,出现在封不觉的旁边,自然也看到了“情人节活动”那行字。

  “哟嚯,误会什么?”封不觉收起了脸上的猥琐笑,挂上了另一种贱得无边的笑容。

  “没什么。”若雨的脸色有些微微发红,“进入剧本吧。”

  今天的惊悚世界依旧无比和平呢,嘿嘿嘿……

  【九•伍迪】

  “嘿嘿嘿,情人节了还得加班,西蒙是不是太没人性了……”

  “你觉得身为魔鬼还会有‘人性’吗?”说话的是文森特。

  “嘿嘿嘿,看来你也很赞同我的观点。”

  “我只是陈述事实。而且,我没听说过有哪个地方情人节放假。”

  “嘿嘿嘿,也对,像我们这种存在,情人节也只能一起凑一桌麻将。”

  “我不觉得西蒙会同意你的提议。”

  “嘿嘿嘿,谁说要带上西蒙了?我们可以把封不觉拉过来。”

  “明白,你想以打麻将的名字让封不觉和你一起过情人节。”

  “嘿嘿嘿……”

  ……

  “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封不觉嘟囔着,进入情人节剧本。

  “嘿嘿嘿……欢迎来到惊悚乐园……”

  除了这句话,什么都没有。

  “连剧本简介都省了,那个嘿嘿精在搞什么?”

  落地后封不觉便发现他和黎若雨的联系断了,只能通过队友状态栏知道对方的状态。他的面前是一张三缺一的麻将桌,某个金发贱人笑得无比猥琐。

  “坑爹呢这是?!”

  【十•王诩】

  (假设鬼喊世界的故事从二月份开始)

  “今天是情人节啊!要不要这么卑鄙?!”

  “我可不想和一群女鬼过情人节啊!!!”

  “你们别过来啊!老子跟你们无冤无仇!”

  王诩在鬼境中狂奔,第N次和鬼群在巷口遭遇后,他迎风流泪。

  “你要是不想这个情人节都和女鬼们过,就动作快点把它们处理掉。”猫爷叼了根烟,坐在事务所的窗前,完全是看戏的架势。

  “你混蛋啊!”

  (就这么些了,实在写不下去了,最近我的文风不太对劲,模仿不出三渣的感觉……)

枝低系客舟

茶时CP表格搞完啦!

头像是@虫下目害 的美图~

一填表才发现三渣没交代的地方还蛮多的嘛……就都私设了(死鱼眼)

有bug的话欢迎捉虫,ooc不知道有没有……先预个警吧。

这张表很好玩的说,P2放了原图,下次有机会再试别的CP……XD。

茶时CP表格搞完啦!

头像是@虫下目害 的美图~

一填表才发现三渣没交代的地方还蛮多的嘛……就都私设了(死鱼眼)

有bug的话欢迎捉虫,ooc不知道有没有……先预个警吧。

这张表很好玩的说,P2放了原图,下次有机会再试别的CP……XD。

Huaen
很草率的画完了茶仙() 打算定...

很草率的画完了茶仙()

打算定点小东西之类的玩xxx

可能还会画别的(咩)

很草率的画完了茶仙()

打算定点小东西之类的玩xxx

可能还会画别的(咩)

世
标签太太的模板 只有头发是我画...

标签太太的模板

只有头发是我画的(划重点)

茶仙×我(臭不要脸)


标签太太的模板

只有头发是我画的(划重点)

茶仙×我(臭不要脸)


俺叫卿漓
感觉茶从小到大都活在禁锢下,父...

感觉茶从小到大都活在禁锢下,父王 HL 王权甚至这个时代,维特斯托克的姓氏注定他生而孤独。但这样的人挥动衣袖,却能带来万顷阳光。


好 我不会写 我倒下了

感觉茶从小到大都活在禁锢下,父王 HL 王权甚至这个时代,维特斯托克的姓氏注定他生而孤独。但这样的人挥动衣袖,却能带来万顷阳光。


好 我不会写 我倒下了

浮日-FREEEND

【贩罪/茶天】传奇

·题目是歌名,因为我化用了某句歌词XD

·懒得设定具体时间地点了随便吧串戏的话就当是平行宇宙

·人物属于党老师,ooc属于我


午后,街边。

一家书店里,心不在焉的老板喝着咖啡,翻着一本黑色封皮的书,而同样的书在书桌上堆成了一座山。

谁又能看出来这是个能决定人类命运的家伙呢。


书店的门被推开,午后的阳光让略显昏暗的书店明亮了些许。


天一略微抬头看了看来者,然后又把头埋回书堆后。

“真是恭喜你啊,又找到了我这。走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

他早该想到来者会是谁了,从早上那奇怪的预感说起。...

·题目是歌名,因为我化用了某句歌词XD

·懒得设定具体时间地点了随便吧串戏的话就当是平行宇宙

·人物属于党老师,ooc属于我


 

午后,街边。

一家书店里,心不在焉的老板喝着咖啡,翻着一本黑色封皮的书,而同样的书在书桌上堆成了一座山。

谁又能看出来这是个能决定人类命运的家伙呢。

 

书店的门被推开,午后的阳光让略显昏暗的书店明亮了些许。

 

天一略微抬头看了看来者,然后又把头埋回书堆后。

“真是恭喜你啊,又找到了我这。走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

他早该想到来者会是谁了,从早上那奇怪的预感说起。

“如果你还是锲而不舍地尝试逮捕我什么的,那我奉劝你放弃。”

 

克劳泽毫不客气地从书店的角落里拣出一把椅子坐在了书桌对侧,对天一逐客的话置若罔闻。

“我只是想和你聊聊。”

 

天一对这话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对方是来做个决断的,然后…他不想多做什么,计划如果赶不上变化,他就用绝对的力量先控制住一切。

“聊聊…这些年都干什么了。你认识我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他头都没有抬,继续看着眼前那本心之书,目光却开始有些游移。

“…至于非得这样吗?”

 

克劳泽注意到了天一神色哪怕只有微毫的变化,只希望…这变化是他所希望的方向。

他继续道:“你知道我这些年干的都是些什么吗?”

 

天一从书后抬起头打量着对方,从肩头披散着的发梢,到那并非制服却有几分庄重的上衣的领口,到他泛着比往日显得过于激动的神色的脸颊,目光最后与他深邃湛蓝的眸子相对。

有些出乎他意料的事发生了。

天一一向以为他了解眼前这个人,不论是HL的特别探员、七皇子还是那个被他暗中操控着的孩子,他熟悉他能做出的一切。他知道他的智谋会是什么程度。

但这次他看不透。

什么都看不透。

他将说什么、将做什么,本来已经在彼此眼中清晰的事情因为这次造访的短短几句话中再次模糊。

 

“你…想说什么?”

天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给自己压压惊。短短几秒内他已经想了几句对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对眼前这一幕做好准备。

谁知道即使是传述者也会有语塞的时候呢。


“你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吗?什么威胁等级六,再加上对那些案件的追查,对“逆十字”的关注,以及所谓对帝国的革新,也从来就不是了伸张正义,或者是挽救这个近于分崩离析的王朝。

我知道你都看在眼里,但你不知道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克劳泽站起身对视着桌后似乎还是心不在焉的天一,对于将要说出的话渐渐没了底气。


天一皱起了眉头,半晌没有说话,手头的咖啡杯哐的一声砸在桌上。

“那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他也从桌后站了起来。


“洗耳恭听。”

克劳泽双手撑住了桌边,几乎和天一脸贴脸。

 

“我这些年所做的—那些案件,那些游戏者、受害者,甚至之后我将对帝国、对反抗组织所做的帮助也好,打压也罢,或者说再往前…我承认这一切最初都别有目的,但现在,都只是为了…”

天一顿了顿,似乎不想往后再说下去,他又端起了自己的咖啡,叹了口气,忍住了因为自己刚刚的语无伦次泼自己一脸的想法。

“我说…”

“那什么…”

“让你再多看我一眼就那么难吗?”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道。

 

一阵漫长的沉默后,还是克劳泽先开了口。

“罢了,我走了,还是再也不见比较好。”

看起来神色如常的七皇子扭过头,这句话并没有给他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让他更加煎熬。


看着对方已经走到门口,天一也没有一点挽留的意思,他只是又抿了一口咖啡,慵懒地闭上眼,像是在回味。


浮日-FREEEND

我吹爆捏她啊啊啊

【用不上picrew的悲伤

是个微信小程序

p1顾问,p2觉哥,p3茶仙私服

充满私心

我吹爆捏她啊啊啊

【用不上picrew的悲伤

是个微信小程序

p1顾问,p2觉哥,p3茶仙私服

充满私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