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茸茶

66.8万浏览    925参与
Ithurtstobecome
米斯达:怎么办,阿帕基!?乔鲁...

米斯达:怎么办,阿帕基!?乔鲁诺变成超级你的了!


阿帕基:不用担心。你看,我手边刚好有个大小合适的箱子,可以把你们的教父装起来送给街坊邻居。

米斯达:怎么办,阿帕基!?乔鲁诺变成超级你的了!


阿帕基:不用担心。你看,我手边刚好有个大小合适的箱子,可以把你们的教父装起来送给街坊邻居。

柳杉木

茸茶|薄荷糖

*私设乔鲁诺17岁

*半虚构德侵意时期,可以算一战AU


阿帕基身上有很多秘密。

经历过战争的人身上总有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但体现在男人身上似乎格外别致,无论是掺杂着微妙口音的意语,还是在行务中罕见的垂肩白发,那些可疑的谜团烟雾般将他包裹起来,渗入他覆着茧的手指,或眉间总带着刻薄或鄙夷的皱痕里。

秘密的主人不喜欢探究的询问,更讨厌回答问题,即使才只认识三个月,乔鲁诺也已经习惯了从细节拼凑答案,但没有一个能像这样让他惊讶。

"Árbol",他轻声说,"这是意大利语的'树'。"

才下过雨不久,树枝顶端轻易就能推开潮湿泥土,他写得认真...

*私设乔鲁诺17岁

*半虚构德侵意时期,可以算一战AU


阿帕基身上有很多秘密。

经历过战争的人身上总有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但体现在男人身上似乎格外别致,无论是掺杂着微妙口音的意语,还是在行务中罕见的垂肩白发,那些可疑的谜团烟雾般将他包裹起来,渗入他覆着茧的手指,或眉间总带着刻薄或鄙夷的皱痕里。

秘密的主人不喜欢探究的询问,更讨厌回答问题,即使才只认识三个月,乔鲁诺也已经习惯了从细节拼凑答案,但没有一个能像这样让他惊讶。

"Árbol",他轻声说,"这是意大利语的'树'。"

才下过雨不久,树枝顶端轻易就能推开潮湿泥土,他写得认真而虔诚,坐在枯树干上的男人却漫不经心,正用薄薄的纸张卷起到现在依然难得的烟草屑,甚至没往地上多看一眼。

少年注视着他按紧封口的修长手指,抬手替他拂去衣摆上沾着的草叶,阿帕基皱了皱眉,几乎是立刻拍开他的手,依然自顾自翻出外衣口袋里的火柴盒。

他像是没注意到男人的冷淡,"这个词用德语该怎么写,前辈?"

阿帕基说:"这种问题别来烦我。"

火舌伴随着刮擦声跃起,摇曳的橘红穿透血肉,让男人苍白的皮肤显出鲜润的透明感。乔鲁诺凝视着他的手指,火光很快熄灭,升腾的辛辣烟气令人不适,男人深吸了口烟,又看了一眼乔鲁诺,声音终于变得缓和了些,"我不知道。"

这不得不令人感到惊讶,尽管他的意语里掺杂着微妙的口音,但阿帕基是一名德国军官。他们才认识没多久的时候,曾经在街头被当地驻扎的士兵拦住过,乔鲁诺不得不在很近的距离倾听他们交谈。那种陌生的语言被很多那不勒斯人深恶痛绝,但阿帕基说得那么流利、简洁,他喜欢听,或者只是喜欢看他说话的样子。

乔鲁诺接着问:"那你该如何阅读那些上级交递给你的文件?"

"我只是个看守,"男人低哼了一声,像是讥讽或者嘲笑,"我需要读什么文件?"

第四号特别收容所位于小镇的乡间荒野里,离他们所处的位置只有五公里远,是德军将废弃的炼铁厂重新改造,用于临时收容战俘。而阿帕基就在那里工作,乔鲁诺其实并不知道男人的具体工作内容,但他知道那里关着五百五十一人,而这个数字正随着时间不断增长,其中有些人他甚至认识、在集市上打过招呼。

他知道那些人的处境有多么糟糕,他还知道如果没人去做点儿什么,那些姓名只会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黑暗里。

他注视着男人浅金色的眼睛,安静而探究,就像他从前很多次做过的那样,无声观察那份讥笑里或许会有的戒备。但阿帕基只是掸了掸烟灰,将快燃到底的烟卷按灭,又收进口袋里,站起来对他扬起下巴,"走了,回去吧,今天上午可真够呛。"

他们刚从休息日的集市回来,珍贵商品鲜少流通到这座偏僻的小镇,仅仅骑着单车从那不勒斯折返就耗去了大半个上午。这也是难得的他愿意和乔鲁诺出门的日子,夹杂着异国口音的那不勒斯话只会惹麻烦,而少年习惯察言观色,又熟识集市上的人,总能替他讲到最合适的价钱。

那些烟卷不用几天就会抽完,所以他们每周都会去。对于乔鲁诺,这就是罕见而珍贵的约会——他不确定对方是否也会这么想,但男人从不介意陪他在路边的冰淇淋摊前驻足。

他比阿帕基小四岁,对方显然也喜欢吃,但还是免不了每回都叫他幼稚的小鬼,然后理所当然地选择薄荷,或者朗姆酒。他知道阿帕基不仅抽烟,酒也喝得很厉害,他每次走进那个不算太宽敞的房间,都要小心别被扔在地上的酒瓶绊倒。

其实这里不算太乱,墙上零散贴着几张过时的电影海报,这还是他带来的,房间里的东西不算多,甚至让人觉得冷清,而书桌上永远看不到任何文件、纸张,录音磁带被随意堆放着,亚平宁的明亮阳光从窗口洒进来,到处都暖洋洋的。

窗台上的那盆蟹爪兰显然被冷落了很久,花瓣都有些打蔫儿了,他找到杯子,在厨房里接满了水。阿帕基已经倒上了床,脱掉外套丢在椅背上,像是并未留意他从床前走过,伸长的腿却肆无忌惮拦在路中间,"给我。"

男人比他高不少,标准尺寸的单人床由他躺着就显得狭窄,乔鲁诺的目光随着贴在自己小腿的长靴向上,掠过被布料包裹着的修长的大腿,因处在放松状态而显得柔软的腰,一言不发,只是倾身将水杯递到了男人手边。

不知道是谁为他挑选的床单,温馨的浅黄色麻布格子图案,近乎和午后阳光融为一体,却并不让他身上那件深紫的衬衣显得突兀。阿帕基喝得很急,水珠沿着杯身滚下来,又砸在衬衣上,洇成仿佛永远无法清洗干净的浓黑。

乔鲁诺忍不住伸出手,冰凉的手指覆上男人因吞咽而起伏的喉结,接着就被握住了。只有在床上阿帕基才会主动触碰他,短暂的念头一闪而过,对水的渴望很快转成了另一种,杯子被放在床头上,压按在后脑的力道有点重,甚至扯痛了发根。

和他在床上总是会感到疼痛,也许男人是故意的,乔鲁诺轻嘶了口气,对方像是有点不情愿地松开手,他按住男人的肩,轻柔的吻和被拨乱的金发一起落下来。

"别急,长官。"

九⑨九感冒靈

mermer的耳朵有三十二块肌肉,听力是人的三倍,所以都不是mermer的问题🥺

mermer的耳朵有三十二块肌肉,听力是人的三倍,所以都不是mermer的问题🥺

Ithurtstobecome
今天米斯达把排队来见教父的人全...

今天米斯达把排队来见教父的人全部请回去了,无一例外。


“抱歉啦,老板今天有一些私事要处理。”

今天米斯达把排队来见教父的人全部请回去了,无一例外。


“抱歉啦,老板今天有一些私事要处理。”

傲鲛不骄

退坑回血

其中密瓜冰乔西发不了图,其余的没有问题

满100包邮

退坑回血

其中密瓜冰乔西发不了图,其余的没有问题

满100包邮

Ithurtstobecome
“妈妈在哪里?” “妈妈…妈妈...

“妈妈在哪里?”

“妈妈…妈妈不要我。”

“爸爸呢?”

“爸爸在埃及被人打死了。”


—————————————————

“雷欧警官,不会要把这小鬼带回局里吧?”


“——我不要进警察局!”


“问你话了吗?”


“…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喜不喜欢巧克力布丁?”


—————————————————


高个子警官一手摘下警帽,一手牵着泪痕未干的金发小孩大步跨进了甜品店。

“妈妈在哪里?”

“妈妈…妈妈不要我。”

“爸爸呢?”

“爸爸在埃及被人打死了。”


—————————————————

“雷欧警官,不会要把这小鬼带回局里吧?”


“——我不要进警察局!”


“问你话了吗?”


“…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喜不喜欢巧克力布丁?”


—————————————————


高个子警官一手摘下警帽,一手牵着泪痕未干的金发小孩大步跨进了甜品店。

中樾

有属于个人xp的女高的阿帕基学姐


以及ooc的零碎片段(大概会写完吧)


有属于个人xp的女高的阿帕基学姐


以及ooc的零碎片段(大概会写完吧)



Ithurtstobecome
今晚留下来保护老板的部下是阿帕...

今晚留下来保护老板的部下是阿帕基。老板一直工作到深夜


今晚留下来保护老板的部下是阿帕基。老板一直工作到深夜




九⑨九感冒靈
男朋友的手当然是玩不够的捏U...

男朋友的手当然是玩不够的捏U ´꓃ ` U

男朋友的手当然是玩不够的捏U ´꓃ ` U

Ithurtstobecome
接替并重建迪亚波罗的组织,乔鲁...

接替并重建迪亚波罗的组织,乔鲁诺终日在办公室处理工作事务,一个月没见过太阳。为了防止自己的老板变成吸血鬼,阿帕基把他推出办公室,来到阳光下,令乔鲁诺震惊的是,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看见雪了。那不勒斯,今年居然下雪了。

接替并重建迪亚波罗的组织,乔鲁诺终日在办公室处理工作事务,一个月没见过太阳。为了防止自己的老板变成吸血鬼,阿帕基把他推出办公室,来到阳光下,令乔鲁诺震惊的是,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看见雪了。那不勒斯,今年居然下雪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