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荀政

35835浏览    153参与
TeacherZ呆
老婆自拍真好看(,,•́.•̀...

老婆自拍真好看(,,•́.•̀,,)

老婆自拍真好看(,,•́.•̀,,)

TeacherZ呆
老婆因为熊围 所以拍广告的时候...

老婆因为熊围

所以拍广告的时候下意识会拉一下扣子

老婆因为熊围

所以拍广告的时候下意识会拉一下扣子

归零

上色,三种

P3摆好姿势拍照👊

上色,三种

P3摆好姿势拍照👊

TeacherZ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婆你为什么没穿小背心!!

谢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婆你为什么没穿小背心!!

谢谢!!

名厚朴

【荒木惟&荀政】关于失恋的那些小事儿

ooc  ooc  ooc 真的ooc


荒木惟的快乐集邮遇到了阻碍

渣男荒木惟&纯情初恋荀政&


十月的风凉飕飕的,带着寒意。车子行驶过满是枯叶的公路,车轮碾碎叶子的声音吱呀吱呀的消散在黄昏中。


诈尸一下嘻嘻(♡˙︶˙♡)


被屏蔽了噫呜呜噫电子白痴要疯了


微博指路 小名名特别棒

[图片]

ooc  ooc  ooc 真的ooc


荒木惟的快乐集邮遇到了阻碍

渣男荒木惟&纯情初恋荀政&





十月的风凉飕飕的,带着寒意。车子行驶过满是枯叶的公路,车轮碾碎叶子的声音吱呀吱呀的消散在黄昏中。




诈尸一下嘻嘻(♡˙︶˙♡)


被屏蔽了噫呜呜噫电子白痴要疯了


微博指路 小名名特别棒

小埋最讨厌拉瓜踩瓜了!

每天一问,荀检什么时候上,馋死我了

每天一问,荀检什么时候上,馋死我了

杀手卡洛

【林涛x荀政】荀老师好!12.0 老冰棍儿 👓

12.0 老冰棍儿


林涛看着辰洛哭得止不住,忙把纸巾递给她,安慰道:“别哭了,这事儿也不能全怨你,也有我很大的原因。”


“是我太急了,我姐姐出了事儿。”辰洛吸着鼻子忍住泪,“我太需要那个角色了。”


昨天那个叫张林的,以一个重要角色骗辰洛签了个几乎“卖身契”般的合约,但实际上只有潜规则之实,而没有兑现任何承诺,昨天也是因为张林带着辰洛应酬,辰洛不想陪笑跑了出来才引起了那一场事故。林涛看着辰洛心里也又生气又懊恼,他拧眉叹了口气,“其实你应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辰洛用纸巾抹了抹眼睛,“是我自己做错了事儿,我没法向你开口。”她扯着嘴角,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我知道我们也没有太...

12.0 老冰棍儿


林涛看着辰洛哭得止不住,忙把纸巾递给她,安慰道:“别哭了,这事儿也不能全怨你,也有我很大的原因。”


“是我太急了,我姐姐出了事儿。”辰洛吸着鼻子忍住泪,“我太需要那个角色了。”


昨天那个叫张林的,以一个重要角色骗辰洛签了个几乎“卖身契”般的合约,但实际上只有潜规则之实,而没有兑现任何承诺,昨天也是因为张林带着辰洛应酬,辰洛不想陪笑跑了出来才引起了那一场事故。林涛看着辰洛心里也又生气又懊恼,他拧眉叹了口气,“其实你应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辰洛用纸巾抹了抹眼睛,“是我自己做错了事儿,我没法向你开口。”她扯着嘴角,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我知道我们也没有太合适,是我做错了,这不是你的责任。”


“这怎么可能没我的责任呢。”林涛垂着头想了想,说道:“这事儿我来解决,你想要的那个角色我来帮你拿。”


辰洛抬起头来,“林涛......”她眨了眨眼睛,立刻又说:“不用林涛,你不用这样帮我,而且我们应该已经分手了......”


“解决问题要紧。”林涛看着她说:“就算是作为朋友我也该帮你。”


辰洛看着他,眼泪从脸颊上滚下来,最终点了下头,低低说道:“谢谢。”

 


荀政拿着手机让家里那个盯着腚腚的摄像头转了一圈,但除了正在抓沙发的腚腚一无所获,而屏幕上的时间已经快六点了,荀政沉了一口气放下手机,拿起刀叉又开始切自己跟前的牛排。


秦翘楚眯起眼睛来看着荀政盘子里那份已经被他插得血肉模糊的牛排,终于再看不下去了,伸手把盘子抽到自己跟前来,“你糟践这肉干嘛啊?你不吃我吃。”


荀政抬眼看她一眼,用刀刃摁着肉把盘子拉回了自己面前,“我为什么不吃。”


“您吃您吃。”秦翘楚看着荀政拿起叉子狠狠插进一块肉里,在盘子里戳了半天就是不见他往嘴里放,她叹息一声终于问道:“你和那小孩儿谈恋爱了?”


荀政出神的目光猛地收回来望在秦翘楚脸上,用一种十分难以理解的语气回道:“当然没有。”


“那是你喜欢上人家了?”秦翘楚又问。


荀政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更困惑了,“你疯了吗?我对小屁孩儿没兴趣。”


“那你在这儿生什么闷气呢?”


“我生气?”荀政不敢置信地盯着秦翘楚,“我哪儿生气了?”


秦翘楚翻着白眼指了指斜对过那家火锅店的橱窗,“还没生气呢,瞧见了吗你现在就跟那锅一样,那烟冒得都快能升仙了。”


“那是干冰好吗。”荀政没好气地说。


“那你俩又没谈恋爱,你也不喜欢他,人家见个小姑娘怎么了?”秦翘楚挑眉看他,“难不成荀老师还不让学生早恋啊,这也不早了啊。”


“我这是对渣男的憎恶。”荀政把一块牛肉放进嘴里,嚼得咬牙切齿。


“还有人敢渣你呢?”秦翘楚一脸惊奇。


荀政瞪她一眼。


吃完了饭,荀政陪着秦翘楚买了身衣服,但仍旧一张打官司似的脸,秦翘楚看着烦,荀政也没心情逛,送佛似的让荀政先走了,她自己想了想又拐回去打算买双袜子。秦翘楚走下电梯走过拐角的奶茶店,脚下顿了顿又倒了回去,她定睛看着坐在门口粉红小桌上的三个大老爷们,揉了揉眼又揉了揉眼,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她走近了,盯着那三个身影试探地唤了一声:“燕师哥?”


只见另两个捧着粉色沙冰的兄弟也一起抬起了头来,秦翘楚疑惑的目光从燕小乙脸上滑到林涛脸上,最后终于在了同是大学校友的余译的脸上画下了一个完整的问号。秦翘楚来回指了指这三个人,又指了指这粉红的门面,酝酿了半晌终于说道:“姐妹茶话会?”


“就这家不用排队。”余译立刻说。


“可拉倒,你非说好吃。”燕小乙瞧着余译说。


“的确好吃。”林涛咬着勺说。


秦翘楚脸上的问号更大了,“不,不是,你们什么时候变这么和谐了?”


“咳。”燕小乙轻咳一声,“说来话长。”


“暂时联盟,塑料兄弟。”林涛也补充道,他看着秦翘楚问道:“姐,你自己一人?”


“荀政刚走。”秦翘楚回道。


林涛拧起眉毛,“你俩一直在一块呢?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


秦翘楚瞥他一眼,“为啥不接你电话,你自己心里没数?”她看着林涛茫然地眨巴了眨巴眼睛,又瞧了一眼燕小乙,把林涛从凳子上揪到了一边,“你下午干嘛去了?”


“我就去了个星巴克啊......”林涛猛地反应了过来,“你们也去了?”见秦翘楚点头,林涛顿时有点儿慌。


“那姑娘你女朋友?”秦翘楚问道。


“前女友,但荀政可能还不知道。”林涛说着忽然迈脚就要走,“他可能误会了,我这就去找他。”林涛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对着燕小乙和余译说:“我先走了,有事儿电话联系,回见。”


秦翘楚看着林涛一溜烟跑没影的背影,又看看十分冷静的燕小乙和余译,五官几乎要扭曲成一个问号,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林涛一路飞驰到了荀政家,心急火燎地就去解锁开门,但是连按了两次密码都是错的,他不可能记错密码,显然是荀政把密码改了。林涛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里面一点儿动静没有,又使劲敲了敲喊道:“荀政是我,你把门打开!”


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从门缝里传出来一声:“你哪位?”


林涛贴着门说:“我,林涛,我错了,你让我进去。”


门里的声音又说:“林涛?我不认识。”


是真生气了,林涛揉了揉眉心,“你先让我进去行不行?”他等了好一会儿里面又没了动静,只能又说道:“你不给我开我可撬锁了啊。”


门里面的人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二款。”


林涛闷哼了一声,想了想又说:“那我可喊了。”


没想到荀政今天压根不吃这一套,轻飘飘回了两个字:“随便。”


但绝不服输的林涛同学向来百折不挠,他站在门口想了一会儿,转身走进电梯下了楼,荀政的脸皮向来都薄得很,如果说他看起来不在乎只能说明在楼道里喊这事儿还不够丢人,于是林涛决定到楼下来喊。


“住在26楼的那位住户——”林涛扯着嗓门喊了一声,但他仰头望着荀政家26楼那层,只觉遥遥不可及,他的嗓门实在有限,于是林涛同学在小区里转了一圈,最后把便利店那喊促销的小喇叭借来了,他打开扩音举起喇叭站在荀政家楼底下又喊道:“住在26楼的那位住户——”


正坐在沙发上的荀政突然被这一声极具穿透力的喇叭声惊得站了起来,他在又喊起来的喇叭声里走到阳台,只瞧着隔壁和楼下的邻居也把窗户打开了,他低下头就看到拿着喇叭的林涛站在楼底下,而遛弯的大爷大妈也都围了过去,眼瞧越来越热闹,林涛也又提高了嗓门喊道:“住在26楼的那位住户,你知道有句台词吗?”


林涛仰头看着26楼阳台上的那个身影,忍不住笑了笑,才声情并茂地继续说:“安红,我想你。”林涛瞧着那立刻退进了屋里的身影,又笑着喊:“我可喊了啊!我想你想得睡不着......”果然他刚喊出声,兜里的手机就震了起来,他拿起手机打开荀政发来的信息,上面只写着三个字:“滚上来。”


企图达成的林涛喜滋滋地还了喇叭,一路小跑地上了楼,看着门开了道缝,忙推门进了屋。


荀政本来就生气,现在看着还在门口没皮没脸换鞋的林涛,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荀政转身就上了楼,睡裤也没换,随手拿了件卫衣就套在了身上。


林涛这边刚换上拖鞋走到客厅,就看着荀政一阵风似的从他身边掠了过去,拿起玄关柜上的车钥匙开门就走。林涛追上去一把拽住了荀政胳膊,“你上哪儿去?”


“关你什么事儿?”荀政转头看着他说:“你既然非要进来,那你就好好呆着。”说完荀政一下甩开了林涛的手,把门狠狠关上,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


“荀政!这人!”林涛只能连忙又把鞋蹬上,关上门追了出去。


腚腚看着瞬间空无一人的家,发出了一声困惑的叫声:“喵?”


也不知道荀政怎么就蹿得那么快,林涛眼瞧着荀政的车从地下开出去,只能骑上自己的摩托去追,可等他到了地面上,再骑上摩托,荀政的车也开得没影了。而荀政也借着上头的火气,把车开出了出租的感觉,一路驰骋着往车最多的路上扎,这么多车和人量林涛跑得再快,也找不到他在哪儿,就这么想着,荀政一路开到了王府井,他没停车又拐弯驶上了东长安街,才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来。


荀政揉着今天使用过度的脚踝,在车上坐了一会儿,又想着来都来了就下来透透气算了,只是他刚下了车关上车门,迎面就撞上了拿着头盔穿着皮衣的林涛。


“你,你......”荀政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林涛,他愣了半晌越过林涛又往前走,“你跟着我干什么!”


林涛一路也追得辛苦,要不是他之前开荀政的车连了他车上的GPS,估计他今天晚上也找不着荀政了。他追上去拉住荀政的胳膊,也颇为苦恼地说道:“你跑我不追你吗?”


荀政挣开他的手,加快了步子,林涛只能小跑两步跟上去,问道:“你到底跑什么啊?”


荀政瞪他一眼,又走快了两步,“不想看见你,这很难理解吗?”


长安街上的人多得很,眼瞧着前面的人要撞上荀政,林涛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我知道你生我的气......”


荀政把自己的手腕抽回去,立刻截住了林涛的话,斩钉截铁地反问道:“我没有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


林涛也加快步子,但这人流太急,他也没法再去拉荀政,只能跟在他后面说道:“我知道你看到我和辰洛在星巴克了,但是我俩真什么也没有,我和辰洛已经分手了,见面是因为她出了点儿事儿我想帮她解决。”他看着前头的荀政,身上套着卫衣底下还穿着睡裤和拖鞋,头顶的毛在风里一扬一扬的,特别像个临时起意离家出走的小孩儿,但可惜这小孩儿脾气实在不好。


“你不用告诉我,这跟我没关系。”眼前的荀政小朋友越走越快,挤过人流,莫名其妙地跟上了一支举着小旗的旅行小队。


“那你不是因为这事儿在生气吗?”林涛穿过人流跟在他后面问。


然后林涛就听着荀政生气地说:“我没生气!”


林涛看着荀政的后脑勺,无奈地笑起来,“你没生气你躲着我干嘛啊?”


“我。”荀政突然停了一下,回头看了林涛一眼,立刻又说道:“谁躲着你了,是你非要跟着我。”


荀政转身又走,差点和俩正撒欢的小孩儿撞上,林涛手疾眼快地把他搂到自己身边来,“你走慢点儿!”


“你别碰我!”荀政立刻推开了林涛落在自己腰上的手。


“好好,我不碰你,你别走那么快。”林涛跟在他身后问:“你脚不疼吗?”荀政根本不理他,跟着前头的旅行团就一头扎进了过安检的队伍,林涛拧着眉喊住他:“你干嘛去啊?”


“观光。”荀政回道。


林涛也只能跟着他一起挤进队伍,“还观啊,天安门你没观八百回。”


“我乐意。”于是他俩一路竞走模式地走过国家博物馆,下了地下通道,但这一路实在太远了,他走得又快,脚还疼,一路飞驰的荀政同志终于在人头攒动的金水桥跟前慢慢停了下来,掐着腰喘道:“累死我了......”


但小年轻林涛同学仍旧健步如飞,他走到荀政身边劝道:“别走了,你脚不行。”


荀政粗喘几口,嘴上仍然绝不服输,“你,你管,你管我呢。”实在不行了,他喘得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又扶着腿缓了一会儿,才步履蹒跚地找到个花坛的石台边坐上去。


林涛也在他边上坐下来,等着他气稍微喘顺了,正想张嘴,突然就被荀政一句:“不听。”给堵了回来。


“你怎么还不让人说话呢。”林涛怕荀政又要跑,先攥住了他的胳膊,才继续解释起来:“真不是你想的那样,辰洛让人给骗了,昨儿晚上让李思铭正好撞见了,折腾了一晚上,你不信问李思铭,要不问燕小乙也行。”


“燕小乙?”荀政拧眉看着林涛,完全不信他嘴里的任何一字,“你在放什么屁?跟燕小乙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儿林涛也百感交集,“燕同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他看了荀政一眼,回忆着昨晚工体的逃亡之夜,感叹道:“燕老哥真的猛,他这路见不平一声吼,差点吼成ICU组团旅游。”


荀政想到林涛身上的伤,但仍旧有点儿疑惑,“你们昨天晚上真去打架了?”


“可不,《古惑仔》之魂断工体。”林涛煞有介事地说道。


荀政眯着眼看了他一会儿,最后得出了结论:“我觉得你在放屁。”


“诶!我真没骗你!”林涛看着荀政那一脸仍旧毫不相信的表情,朝四周望了一圈,忽然举起两根手指说道:“我对着天安门发誓!”


“有病吧你?”荀政瞪着林涛,“天安门多爱搭理你。”


“我真没骗你。”林涛一脸坦诚地继续说:“那孙子骗辰洛签了个合同,也巧了,这孙子之前还借了余译三百万没还。”


“余译?”这人他倒熟,燕小乙当时好得穿一个裤子的狐朋狗友之一,但是荀政越听越乱,拧着眉问:“怎么还有余译的事儿?你说的那人到底谁啊?”


“叫张林,前几年和余译有点儿交情,后来好像卷了不少的人就跑了,现在搁这儿充江湖老炮儿,骗辰洛能帮她拿《上京路》的女二,但他那公司我查了,他压根就没这本事。”


“上京......”这名儿听着实在耳熟,荀政眨了眨眼,对上林涛的眼睛,“这不是你妈参与编剧制片的那部?”前两天林涛妈妈还一块和他看剧本来着,“这不是舍近求远了?她怎么不来找你啊?”


“知道我家事儿的人不多。”林涛回道。


荀政想了想又问道:“合同公证了吗?”见林涛点头,他微微皱了皱眉头,“那这有点儿麻烦,得取证。”


“不用取。”林涛胸有成竹地笑了一下,“这对待什么人就得用什么手段。”


“你们又要打人?”荀政听着林涛那语气,就知道准没好事儿。


“那哪儿能。”林涛同学的一张帅脸笑得无赖,“顶多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燕小乙和余译怎么想的?”荀政看着他问。


“我们战略统一。”


“你们的智商倒是很统一。”荀政翻了翻眼睛,虽说以毒攻毒也没错,但说到底现在是法治社会,荀政垂着眼睛沉声道:“这事儿不算小,解决不好帮不了辰洛,反而会害了她,再说你们把这人折腾这一通,他光脚不怕穿鞋的,谁知道他能干出什么事儿来?你爸妈身份在那儿,燕小乙又是国家运动员,这事儿闹出来没一个是好处理的,到时候有理变没理就实在太亏了。”


林涛看着荀政认真思索的模样,他头发长长了不少,放下来垂在额前的时候把眉毛也都盖在了下面,林涛的目光聚焦在他嘴唇下面那个小小的唇洞上,无声地握紧了他的手腕,轻声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荀政推了推眼镜,“虽说赶狗入穷巷,必遭反噬,但是要是把这狗打死了就没事儿了。”


“嗯?”林涛回过神来,看着荀政眨了眨眼忙说:“我可不杀人啊。”


“你脑子有什么问题。”荀政十分嫌弃地瞪他一眼,“我的意思是,瞧这人劣迹斑斑想是以前也得有不少案底,沿着这口往下查,估计能揪出来不少,用法律制裁他,送进去怎么也要蹲几年,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都听你的。”林涛柔声道。


“那我明天回一趟法院,你把这人的身份信息发给......”荀政说着抬起头来正碰上林涛正看着他的眼睛,他拧着眉头问道:“你盯着我干嘛?”


“我看你怎么就那么好。”林涛笑着把脑袋蹭在荀政肩膀上,可怜巴巴地说:“你是不是不生气了。”


“起开,这么多人呢。”荀政一把推开他,这会儿让林涛闹的,他的火气也没刚才那么上头了,但是脸上又有点儿挂不住,偏着头说道:“我本来也没生气。”只是他肚子实在不争气,突然一个高音叫得那叫一个响亮。


林涛看他扬起笑来,“饿啦?不能气得一天没吃饭吧?”他拉着荀政的胳膊站起来,“走吧。”


荀政没动,只仰头看他,“干嘛去?”


“王府井啊,车还在那边停着呢。”


“不去,这么远,我脚疼死了,歇会儿再说。”荀政言辞拒绝,虽然他现在又渴又饿,但是他觉得饿死也比累死强。


“不是你刚才跑得飞快的时候了。”林涛蹲下来,把荀政的两只胳膊搭到自己肩膀上,“上来。”他扭头看了眼荀政,又说:“没人认识你,快点儿,再不上来我可喊了。”


“你喊个屁。”想起来刚才林涛在楼下拿喇叭那贱样他就来气,但他也实在累得不行还渴得要命,也懒得再顾忌别的,全无心理负担地上了林涛的后背。


荀政抱着林涛的脖子,看着天安门在夜晚的灯光里被映得红彤彤作一片,长安街在路灯底下也金灿灿地发着光,路对过的五星红旗在夜幕中高高地飘扬着,瞧着比星星还要亮。一场大雨下来,让北京终于入了秋,风迎面拂过来,吹得他身上刚才出的汗凉丝丝的,这像极了他来北京上学的第一年。那年秋天来得早,他背着书包站在天安门广场上,风一样的凉,天安门也一样的又亮又红,只是他当时孤零零一个人,站在人潮里只觉得陌生新奇,从未想过会留在这个城市,也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人背着走在长安街上。


还记得那时候天安门上还有好些拿着相机专门给游客拍照的景点摄影师,当时15块钱一张,他嫌又贵又不好看,最后也就作罢,只是现在科技的发达让景点摄影师们都逐渐了下岗,那色调暗沉胶片质感的游客照却也成了时代的印记。也许当时该拍一张呢?荀政正想着,忽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俩。


“小哥哥小哥哥,拍张照片吗?”


荀政转头看到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个拍立得,心里觉得实在巧,于是问道:“多少钱一张?”


“50.”小姑娘说道。


荀政惊讶地扬起眉:“50?也太贵了。”才十年过去,这物价飞涨得也太快了。


可林涛说道:“拍吧。”


“拍啥啊,50太贵了。”荀政忙拍着林涛的肩膀说。


可小姑娘压根不理他这一茬,立刻找好角度举起相机来,“小哥哥还摆什么pose吗?”


“这样就行。”林涛说道。


“诶?”荀政还没反应过来,就听着小姑娘喊道:“就趁现在人少!看镜头!”紧接着闪光灯一闪,林涛就掏手机扫码交钱了。


荀政接过照片,看着上面林涛背着他站在天安门前扬着一个傻得冒泡的笑容,他自己那来不及反应的微笑更是傻得冒泡,照片构图一般光线更不怎么样,但荀政却觉得有点儿好看。林涛拿过照片看了看,笑着撇了撇嘴,“也还行。”然后把照片塞进了荀政的卫衣口袋里,又把他捞到自己后背上来。


林涛背着荀政一路走得慢慢悠悠,从长安街上拐到了东交民巷上,不过几百米的距离,这儿却没了广场上的人山人海,整条巷子上只有安安静静的灯光和树影,偶尔路过一个开着环卫三轮的大爷。


荀政看着那生满了铁锈的法国邮政局旧址的老牌子,在静谧的空气里轻声问道:“你要帮辰洛拿那个角色吗?”


“也不好说。”林涛把荀政往上背了背,“这剧制作大,也不是我妈一个人说了算,再说,我妈那人瞧着脾气好,但是最看不上这走后门插演员的事儿,只能说尽力帮她争取,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只是我觉得我做得也不好,能帮就帮,反正先把这眼前棘手的事儿解决了。”


荀政撇撇嘴,“渣男的自白。”


“我渣吗?”林涛不服气地回头看他一眼,“当时要不是你也没这出。”


“关我什么事儿?”


“怎么不关你的事儿?我当时就想知道我到底还直不直了。”林涛叹了口气,又说:“现实证明,我还笔直,对你是特殊案例,忽略不计。”


“听听你自己说的是人话吗。”荀政白他一眼。


又走了一段,虽然林涛同学体力过人,但实在架不住这路途遥远,林涛喘了两口气,终于再背不住荀政了,满头大汗地说道:“累死我了,你下来自己走会儿。”


荀政看小孩儿这样心里直想笑,故意说道:“不行,我脚特别疼,你再坚持坚持。”


“你说你,刚养好点儿了,你就非乱跑,要不明儿再去趟医院吧?”林涛特别艰难地又坚持了一段,终于耗尽了最后的体力,他把荀政放下,扶着路灯柱子气喘吁吁道:“不行了,我实在不行了。”


荀政站在一边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孩,心里乐得不行,嘴上还不饶人,“林涛同学,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


林涛勉强抬头看他一眼,“你少找事儿,等我歇会儿,我就让你,让你知道我到底行不行。”林涛缓了一会儿,抬头看看荀政又望了望四周,忽然想起点儿什么似的直起腰来说道:“你在这儿等我会儿。”


荀政看着林涛转身拐进了一条小胡同里,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俩老冰棍儿,荀政接过来撕开,听着林涛说道:“这附近都没啥卖东西的了,就这家还幸存,我小时候常买,但种类特少,可吃着特甜。”他看着男孩儿满是汗水的笑容,把冰棍儿咬进嘴里,确实很甜。


他俩在无人的胡同里边吃边走,林涛歪头偷偷瞥了瞥荀政,月光和路灯把他的侧脸耀得既光亮又柔和,冰棍儿却把他的嘴唇冻得发红,他盯着荀政扫在眉心上的刘海,不自觉地伸出了手,轻轻地把他那缕快遮住眼睛的头发捋到了一旁,他似乎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做,当荀政的眼睛对上他的时候,他眨了眨眼,轻咳了一声,才说道:“你头发长了。”


荀政看了看林涛,把目光落了下去,没有作声。他俩又并肩走了好一段,荀政偷瞧了眼林涛,他觉得自己不该问,但又实在很想问,就这样酝酿了半天,等到他俩的老冰棍儿都快吃完了,他才低声问道:“你昨天晚上没有接到我的电话吗?”


“嗯?”林涛低头看了看他,“你给我打了?我根本没接到啊,那地儿信号就不行。”林涛看着荀政微微点了点头,轻轻笑起来:“我看你早晨就不太高兴,因为这事儿?所以你看都是误会一场,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你别生气了。”


荀政有点儿后悔问了这话,他皱了皱眉头,低声道:“我没生气。”


“我知道,你没生气。”林涛看着他只是笑。


过了一会儿,荀政忽然感到林涛抓住了他的手,他抬起头来看林涛,男孩儿却不看他,只用了个十分蹩脚的理由解释道:“冰棍儿冻得我手冷。”


荀政没说话,只觉得在这安静的巷子里,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


“其实。”男孩儿的声音在静悄悄的空气里停顿了半晌,似乎是想了许久,但最后还是低低说道:“你生气,我还挺高兴的。”


荀政脚下猛地一停,转头对上了男孩儿正好也望向他的眼睛,他俩都愣了愣,紧接着又一起转开了,荀政没再去看林涛的表情,他只感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自己的耳膜里轰鸣一片,男孩儿抓着他的手也滚滚发烫。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谢谢!


预售本子详情: 📚📚

(优惠活动延期了,需要的速速抓住时间)

本:🍑🍑🍑


怪鹅
荀老师最正的难道不是这张吗??...

荀老师最正的难道不是这张吗????

荀老师最正的难道不是这张吗????

杀手卡洛

【荀老师好 正经本宣】

本子📖:《HELLO TEACHER.X》(荀老师好)

中篇都市校园狗血搞笑爱情故事

字数:13w+ 收录2个不外放番外

tb:🍑🍑🍑 

微博抽奖:🎁  

抽到就不用花钱啦!


关于包和本子:本子是因为有一些非cp圈的朋友来问我这个是不是笔记本,想用来做笔记本,所以出了一个无内容的笔记本。(为了方便使用上面是没有我的署名的)

帆布包是做东西上瘾,然后做了一个,第一是想传达希望大家都可以活得”像风一样自由“(自由真的很重要!),二是心形函数这个知识点真的很浪漫,文中的荀政和林涛就像xy...

【荀老师好 正经本宣】

本子📖:《HELLO TEACHER.X》(荀老师好)

中篇都市校园狗血搞笑爱情故事

字数:13w+ 收录2个不外放番外

tb:🍑🍑🍑 

微博抽奖:🎁  

抽到就不用花钱啦!


关于包和本子:本子是因为有一些非cp圈的朋友来问我这个是不是笔记本,想用来做笔记本,所以出了一个无内容的笔记本。(为了方便使用上面是没有我的署名的)

帆布包是做东西上瘾,然后做了一个,第一是想传达希望大家都可以活得”像风一样自由“(自由真的很重要!),二是心形函数这个知识点真的很浪漫,文中的荀政和林涛就像xy轴,他俩的生活轨迹就像公式,最后画出了一个心形函数。自我感觉很浪漫!

这两个都是50个成团,若不成团,全额退回。


这次的所有内容都算是我做的十分用心的了!希望大家喜欢,当然不喜欢也没事儿!

优惠活动:6.18—6.22 📖+📒+🎒= 90R

tb:🍑🍑🍑 

(已经买过本但还想要本子和包的同学可以通知客服改价也可以重新拍)


最后给自己打个广告:因为最近在复健ps,所以如果有喜欢我这种设计风格的太太有需要的话可以联系我,我想练手!我便宜!愿意为太太服务!(我设计、排版均可)

想来玩耍的朋友可以加Q和wx群(q群号:671755138),无法tb的朋友也可以通过群联系我。(港澳台都可邮寄)

一定会努力的做到精美!谢谢大家了!

杀手卡洛

预售:🍑🍑🍑🍑

打个广告喜欢我这种风格的太太可以找我!

我正在复健设计技能 练手状态我便宜!愿意为太太们服务!

预售:🍑🍑🍑🍑

打个广告喜欢我这种风格的太太可以找我!

我正在复健设计技能 练手状态我便宜!愿意为太太们服务!

颂颂子吃不饱

【路人/荀政】丈夫的背叛

⚠️ 补档

预警见文章开头

解密:荀政出自哪部作品

⚠️ 补档

预警见文章开头

解密:荀政出自哪部作品

by Only.

ฅ(^•ω•^)ฅ 

choose your fighter


ฅ(^•ω•^)ฅ 

choose your fighter


杀手卡洛

先发个预告

《荀老师好》封设

等我全部p完然后正经本宣一下

希望到时候大家来捧场!

(白色是背面 但是现在咋觉得当正面也还行)

如果有喜欢我这种封设风格的朋友可以找我

预售:🍑🍑🍑🍑 

先发个预告

《荀老师好》封设

等我全部p完然后正经本宣一下

希望到时候大家来捧场!

(白色是背面 但是现在咋觉得当正面也还行)

如果有喜欢我这种封设风格的朋友可以找我

预售:🍑🍑🍑🍑 

☁️☁️
@闲昀野鹤 点图画完惹(ノ)`...

@闲昀野鹤 点图画完惹(ノ)`ω´(ヾ) ​​​  俺尽力了查了查资料。。他俩职位好像没啥交集。。

@闲昀野鹤 点图画完惹(ノ)`ω´(ヾ) ​​​  俺尽力了查了查资料。。他俩职位好像没啥交集。。

安锦

【all荀政】无处可逃12

预警:🚗 ,甜奶🚗 ,对不起,这个爆裂飞车不爆裂,也没飞起来……

顶风做案有点怕怕的,看完昀大大的禁断之毒,我一度想弃文,感觉自己这是写了个啥,感谢@央离 同学一直持续不断的夸我给我自信哈哈哈哈哈哈~


荀政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却没看到秦风,喊了几声也没人应,他估摸着秦风可能是去买东西了,便窝在沙发上,边看书边等他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荀政侧头看过去,“你干嘛去了?”

秦风提了一个黑色塑料袋,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径直朝卧室走去。

荀政不知哪儿得罪了他,觉得好笑,“又怎么了?小孩子脾气……”

谁知这句话一下点燃了秦风,他回头...

预警:🚗 ,甜奶🚗 ,对不起,这个爆裂飞车不爆裂,也没飞起来……

顶风做案有点怕怕的,看完昀大大的禁断之毒,我一度想弃文,感觉自己这是写了个啥,感谢@央离 同学一直持续不断的夸我给我自信哈哈哈哈哈哈~


荀政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却没看到秦风,喊了几声也没人应,他估摸着秦风可能是去买东西了,便窝在沙发上,边看书边等他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荀政侧头看过去,“你干嘛去了?”

秦风提了一个黑色塑料袋,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径直朝卧室走去。

荀政不知哪儿得罪了他,觉得好笑,“又怎么了?小孩子脾气……”

谁知这句话一下点燃了秦风,他回头看着荀政:“你心里是不是一直就拿我当小孩子,骗我耍我好玩吗?”

荀政被数落的莫名其妙,抬头蹙眉看着他:“你还真是属狗的,一回来就乱咬人,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密码:荀政的女搭档(名字首字母,小写,3个字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