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荀诩林楠笙

19浏览    2参与
西风容若

【宇龙】躬身入局—当荀诩遇上拇指小林 (2)

第二章

CP:荀诩-林楠笙


自摒弃了过去猫头鹰似的谍战模式,林楠笙对新作息适应很是不错。


看荀诩行卧把原来师范所学都勾了出来,这个人看似老气,却符合小说野史记述所讲“平生惟好读书,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辞,盖未尝顷刻释卷也”,还有“士人研究,一字一文,一衣一履,动辄数万字”的形容。


于朝日未出时醒来,又在落日暗下休憩。看荀诩日日跪坐回到几案旁,点亮油灯,擦拭案面。又看他一改往日扯一卷书或图纸去看的习惯,翻箱倒柜折腾出不同材质的几块儿布,提针引线。


窝在层层叠叠的“被子”里,林楠笙托着下巴观赏“巨人”皱眉缝补,生涩却顺畅地重复刺破、缠绕、抽拉的动...

第二章

CP:荀诩-林楠笙

 

自摒弃了过去猫头鹰似的谍战模式,林楠笙对新作息适应很是不错。


看荀诩行卧把原来师范所学都勾了出来,这个人看似老气,却符合小说野史记述所讲“平生惟好读书,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辞,盖未尝顷刻释卷也”,还有“士人研究,一字一文,一衣一履,动辄数万字”的形容。


于朝日未出时醒来,又在落日暗下休憩。看荀诩日日跪坐回到几案旁,点亮油灯,擦拭案面。又看他一改往日扯一卷书或图纸去看的习惯,翻箱倒柜折腾出不同材质的几块儿布,提针引线。


窝在层层叠叠的“被子”里,林楠笙托着下巴观赏“巨人”皱眉缝补,生涩却顺畅地重复刺破、缠绕、抽拉的动作,


古代实物研究对象并不知晓自己成了模特,他还在考量要新置办的东西。 吃穿用具皆需重制,被褥摸不准尺寸就叼着布在林楠笙身上比划,再从炉底拿出一截炭棍轻轻画上几笔。

 

“有劳了。”

 

“嗨,这有什么的。”荀诩弯了嘴角,眼睛眯成月牙,“不嫌弃就好。”

 

特制的小被褥到底方便许多,还有用竹子销出来的碗筷。

 

捧着竹竿一小截切出的半碗米饭,林楠笙感慨这一顿来之不易的安稳饭。穿越前最难忘的一顿……是蓝小姐做的红烧肉,那用血与泪和出来的恩情,这辈子看来还不了了。

 

“难吃?”荀诩还没拿筷子,就见旁边一颗颗米粒儿大小的珠子坠下来,陡时内疚。

 

林楠笙用手背抹了一下脸,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笑的不比哭好看多少,“不,好吃。”

 

哪里肯信,荀诩往嘴里塞了几口把每一样都重新尝了尝,仔细嚼了明确味道没啥大问题才怀疑是口味的原因。毕竟跨越几千年,人吃的东西怕也变了许多。他大口咽下嘴里的饭菜,“我……我这人过的糙惯了,你要是吃不惯就得和我说,我去外面弄点别的。”

 

“没,这样就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


这里的一切都相对平静许多,没有枪声,没有坦克,也没有日本人的进驻。虽风云变幻,却是完完全全属于中国人的故事。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林楠笙连着夹了好几口菜到嘴里。


“你不吃?”

 

“吃。”

 

见自己的饭卖出去了,荀诩生出一种老父亲的喜悦。之前将食物切成小块儿的主意果然是对的,这样剁碎了放在特制的小菜碟里,林楠笙可以用牙签粗细的“筷子”一夹一个准。


菜是好菜,只是……有点儿多。抱着比自己头还大的碗,林楠笙一边吃一边笑。


碗虽刻意做小了,但里面装的饭满满当当。四个菜,还两荤两素,荀诩这是做出了袖珍版的国宴。


荀诩确实参照了猫儿狗儿,堆得饭碟里的菜比人还高。


但最后遗憾发现,这人还不如雀儿的食量。

 

“我吃好了。”

 

“这就好了?”

 

林楠笙的红耳朵埋进衣服里,低头看看自己环在碗两侧的脚尖,嘟囔道:“挺多了。”总不能说是荀诩做得多,补充道:“我一贯吃得少,这样……”他指了指饭碟,“已经是往常的双份了。”

 

“行吧。”把吃剩的都扒到自己碗里,荀诩又清了其他盘子,几下解决了。

 

莫名的熟悉感拉扯出回忆,让林楠笙想起小时候过生日。母亲做一桌好饭庆祝,两个鸡蛋和一碗长寿面,他自己吃不完就有父亲自己的父亲帮他解决剩饭。

 

如今荀诩虽是差不多的年岁,却因年代距离与体型差异,让他生出家人般的亲近感。


如今想来,跨越时代本就是如梦般的事情。


他一个现代人,带着记忆回到古时,天然的信息优势也没有被剥夺,那这遭遇的目的又是为何。


封闭的五感顿时更加敏锐,敏锐到心里冒出不安。

 

敏锐到,会觉得老天爷正在门外瞪着一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盯着他在这里的一言一行。

 

他知道这个时代的结果,却不知道自己的结果。

 

“你老是不说话……”荀诩忍不住开口,“在想啥?”

 

被问的一愣,林楠笙睁眼回望,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想家?”

 

林楠笙摇摇头,家,早没了。

  

那些过往经历里的人、事……左丘明、老顾、蓝小姐、朱怡贞……每一样他都想留住,却都一次次不得不与命运妥协。

 

从入职的第一天起,他就被安放进一个无限运转的齿轮,被推着往前,去改变。在经历了背叛、自我怀疑和迷茫,他转变了信仰,开启新的路途。迎来一位位战友,又亲自目送他们一个个离开。

 

从最开始的难过愤慨,慢慢蜕变为无声告别。

 

他似乎已经释然了。

 

“有什么想要的就和我说,”荀诩把林楠笙放到自己肩膀上,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念叨,“这几日我无事,还能看着你,以后忙起来,你得自己多提。”

 

“嗯。”

 

不得不说,荀诩的嘴仿佛开过光。


第二日,看着这人被带走的林楠笙如是想。

 



西风容若

【宇龙】躬身入局——当荀诩遇上拇指小林(1)

 第一章

CP:荀诩-林楠笙


林楠笙再醒来时,他正飘在河里。


湍急的流水,让他没有力气去摆动身体,更没有余力去抓住朱怡贞。


就这么飘过去,飘到尽头也无妨。


对于未来,对于新中国的信心,他一直都有。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他的同志们会接过这火把,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呼吸到了极限,唇边吐出一连串的水泡后,他失去了行动的力量。


水不停地灌进鼻腔,眼前什么都看不清。他仿佛被吸进一个黑色的漩涡,闭上眼,顺着水波往下沉去。


不知这样沉了多久……


背后一暖,似乎...

 第一章

CP:荀诩-林楠笙


林楠笙再醒来时,他正飘在河里。

 

湍急的流水,让他没有力气去摆动身体,更没有余力去抓住朱怡贞。

 

就这么飘过去,飘到尽头也无妨。


对于未来,对于新中国的信心,他一直都有。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他的同志们会接过这火把,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呼吸到了极限,唇边吐出一连串的水泡后,他失去了行动的力量。


水不停地灌进鼻腔,眼前什么都看不清。他仿佛被吸进一个黑色的漩涡,闭上眼,顺着水波往下沉去。

 

不知这样沉了多久……


背后一暖,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把他往上推。


林楠笙试着去拉住这个力量,却只抓住穿过指缝的水。

 

黑暗里,他什么都看不见。


……


再睁眼,一切都变了。

 

看着恩人的打扮和周围的环境,多年的特工素养让林楠笙不难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

 

这是一个战火纷飞的时代,也是英雄鼎立的时代。

 

从文本资料的记载变成实实在在地切身体会,这里的每一丝气味都让林楠笙迷醉。

 

与同志们并肩作战的往事历历在目,那些炮火、鲜血与仇恨,那些意志、信念和力量……经历了太多以后,他想着,应该将自己最后的光芒奉献给国家。

 

而现在,让他活在另一个战乱年代。


或许也是命运的安排。

 

眼前这个留着胡子,一脸严肃的人,叫荀诩。

 

荀诩也在看着林楠笙。

 

把林楠笙从河里捞起来的时候,他不曾想过这世上真有这么小的人,只有手掌大小。


衣服破破烂烂,身上各种疤痕,从水里挑出来时似乎已失去呼吸的本能。


不敢随便喊人帮忙,他便自己翻书找着方法去救。


终是把这人抢回来了。

 

“能听懂我说话吗?”荀诩尽量把每一个字说的又慢又准,他从没想过救了人还要考虑交流上的问题。

 

虽然发音上古语和现代语确实有差别,但还不到听不懂的程度。林楠笙在脑子里把“诺、是、喳……一系列可能的答复语言略过,选了最直白的去说。“嗯,可以。”

 

声音比他想的要清脆一点儿,荀诩兀自猜测,也不知是不是体量小的缘故。

 

他简略了解到林楠笙是来自未来的人,并且短期内可能很难回去,便大义凌然接下了照顾林楠笙的重任。

 

第一步,将胸口里的铜疙瘩挖出来,把伤口贴在火上,一烫,那伤口就结了痂。

 

刺痛感和灼烧感,林楠笙咬着自己的袖子,才忍着不发出声音。

 

第二步,把林楠笙身上的伤都包扎好。按手、按头、按脖子。


第三步,从后背上剥下一层皱起来的死皮,再把药酒抹上去,一点一点地揉。


最后,从柜子里挑出几件不那么粗糙的衣服,叠成了小型卧榻,把林楠笙放进去。


大老爷们粗糙惯了,这下多了个孩子似的娃娃……荀诩不得不精细起来。


他把炭火挑到最旺,又在林楠笙身上裹了好几层才放心去睡。

 

夜里,林楠笙是渴醒的。


他从荀诩包了好几层的布料被子里爬出来,跨过层层叠叠的“被褥”,爬到桌子上去取水。

 

但毕竟出了一身的汗,刚一离开被子,身上就被冷得抖起来,手脚更没有什么力气。


他一瘸一拐探头到杯子边沿,双膝一软,当头栽进了水里,淹过半个身子。

 

虽说顺势护住了头并翻了身,但到底被碰的头晕眼花。

 

杯里的水早凉透了,沾湿衣服贴过来,林楠笙只觉得身体空空荡荡,好似一根大竹管。


呼呼的风从毛孔钻进来,又从他的另一边钻出去。

 

荀诩被这动静惊醒,翻身看见被子空了就四处找。最后端起杯子把林楠笙一下子倒进自己手里。


顾不得其他,三五下给冷得发抖的林楠笙除去湿透了的衣服,包进自己外衫里。

 

等布料把水都吸干,又往外面裹了一层擦脸的干帕子。

 

发现这人不抖了,才贴近火源给他擦背。

 

林楠笙此时身上没有多少力气,全靠荀诩扶着才能坐直。


他的手无意识的扣住扶着自己的手,比例和肤色差距都极大。


“自己竟变得这么小么?”他伸出一根手指比了比,再抓上去,才意识到自己抓得有多紧。

 

荀诩是会武的,手臂紧实。

 

林楠笙抓到的肌肉一缩一滑,那触感就像是抓了一把高浓度的乳脂。他略微松了松力,肌肉从指尖滑落。

 

“疼了还是冷了……就和我说。”荀诩觉出他的动静,隔着布把人圈的更紧了些。

 

“还好。”林楠笙试着用手捂了捂额头,手掌下一片粘湿,“就是没什么力气。”

 

涂完新药,荀诩从自己内衫上剪下一条袖子,上面缝了几针,旁边掏了俩洞,给林楠笙做了个简易的衣服。

 

“你那会儿是要喝水啊?”

 

林楠笙点点头。

 

荀诩拿筷子沾了些新水,喂到林楠笙面前,“先这样将就一下,我明儿给你寻其他器具。”

 

“谢谢。”林楠笙双手捧住筷子,将脸凑上去舔水。

 

刚伸出舌头,又觉得不对劲,便呲了呲牙笑道:“……我觉着这样不太好看。”

 

任他接受能力再强,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要像猫一样用舌头喝水。


更不愿意自己这样的窘态还要被另一个男人“欣赏”。

 

荀诩一愣,随即又反应过来,点点头偏过脸去,“有事喊我。”

 

他实在怕林楠笙又因为身体太小的原因受伤。

 

等那人喝完水了,荀诩又认命地揽下了母亲般地职责。

 

把碎布撕得更碎,在林楠笙脸上擦掉余下的水渍,又换了新布清理伤口。

 

干涸的血痂,在湿毛巾的浸润下,也被擦得干干净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