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荆州

14511浏览    15231参与
小千代

[柒七]玄冥花的禁忌(17)

     “这里是神锻国。”柒看着路两边的铁匠。“靓仔你不是没记忆吗?”

     “我只是没有你来到小鸡岛的记忆。”柒说,“走吧,去找一衣红雪安排的亲信。”

     不知道是不是伍六七的错觉,柒的魔刀千刃一直都在晃动。

     “听说咱们国跟异能国又要打仗了。”

     “天天打仗,烦死人。”...


     “这里是神锻国。”柒看着路两边的铁匠。“靓仔你不是没记忆吗?”

     “我只是没有你来到小鸡岛的记忆。”柒说,“走吧,去找一衣红雪安排的亲信。”

     不知道是不是伍六七的错觉,柒的魔刀千刃一直都在晃动。

     “听说咱们国跟异能国又要打仗了。”

     “天天打仗,烦死人。”

     ……

     “异能国与神锻国虽然没有玄武国与斯特国厉害。但打起仗来波动肯定也很大吧?”伍六七问。

     “那是当然。”奇怪的口音打乱伍六七的思绪。“你们就是梅小姐让我照顾的人吧?叫我陈匠就行。”

     这家伙的口音怎么比柒的口音还怪……

     “我叫伍六七,他叫柒。”伍六七用胳膊环着柒的脖子。“柒?”陈匠思索了一下,“玄武国的首席好像叫柒,听说失踪好几年了。”

     “你见到活的了。”柒说。

     ……

     “暗中杀了那个叫伍六七的,不准动柒一根头发。”路西法站在屋顶上,她身旁的刺客应了声“是”,便退下了。

     

     ……

     不见光的密室内,摆放着正方体的器皿。“这就是玄冥花吗?”一衣红雪打开器皿,想触碰里面的花。那朵花的花蕊长出了细小的红色藤蔓,轻轻缠住一衣红雪的食指。

     “为什么师傅把玄冥花藏的那么隐蔽?他到底想干什么……”一衣红雪取出玄冥花。这朵玄冥花有五片红色的花瓣,金色的花边。一衣红雪认得,刺杀博士的时候,他手里拿的花正是这一朵。

     “你的力量太强了。”一衣红雪抚摸着玄冥花,“师傅的心思谁也猜不透。玄冥花,跟我走吧。免得让师傅做错大事。”

     玄冥花很反常,收起了藤蔓。一衣红雪拿着它出了密室。但她没有注意的是,她的身后,一直有一只乌鸦在看着她。

     ……

     “所有可疑人员的名单都在这了。没什么事我就先看我的铺子去了。”陈匠说。

     “好,慢走。”伍六七送别了陈匠。然后端了把椅子坐在柒的身旁。“哇,这么多人……这怎么找啊……”

     “一朵玄冥花有五片花瓣,可以感染五个人。”柒说,“当年梅花十三只找到了一朵,算上我和青凤在内,还有三个人。”

     “梅小姐?是她找到的,那她会不会也被玄冥花感染了?”伍六七瞬间觉得自己很聪明。“青凤代替了她。”

     “哦……”伍六七给了一个白眼,“那梅小姐当初是怎么找到玄冥花的?”

     “刺杀陈嘉杰博士,阻止他们异能国与斯特国的基因融合实验。”

     也听四眼仔说过,梅花十三刺杀过他们的博士。但伍六七觉得她不刺杀更好,不然现在也不用看着满满的名单一一查人。

小千代

[柒七]玄冥花的禁忌(16)

     “所有的俘虏都在这了。”巨大的牢房,关着所有小鸡岛的居民。看到这一幕,伍六七的心不禁痛起来。

     “姐姐,为什么首领只让暗影刺客入内?按理来说,长老们都有权力进出的啊?”

     使者把猫放在桌子上,打开一份悬赏令。“最近白鹤刺客抓了几个潜伏在师傅(也就是首领)身边的卧底。为了保险,只让暗影刺客入内。”使者说,“对了,为什么刚刚不拿出你的令牌?”

     一衣红雪瞟了一眼...

     “所有的俘虏都在这了。”巨大的牢房,关着所有小鸡岛的居民。看到这一幕,伍六七的心不禁痛起来。

     “姐姐,为什么首领只让暗影刺客入内?按理来说,长老们都有权力进出的啊?”

     使者把猫放在桌子上,打开一份悬赏令。“最近白鹤刺客抓了几个潜伏在师傅(也就是首领)身边的卧底。为了保险,只让暗影刺客入内。”使者说,“对了,为什么刚刚不拿出你的令牌?”

     一衣红雪瞟了一眼伍六七,使者也明白了个大概。“我带他们去看人,你多休息。”

     ……

     “你就不怕我们动手吗?”伍六七问使者。“不怕。因为你打不过我。”使者飞上并不高的一层一层的台阶。

     “刚刚听她叫你姐姐?”

     “拜的。”

     ……

    青凤站在高山上。这里,是曾经柒与赤牙单挑的地方,同样,也是青凤与赤牙单挑的地方。

     “白鹤刺客好有雅趣,独自来山顶看风景。”来者是位杏色长头发的女子,一袭白衣。

     这两人比起来,青凤却显得更有一丝韵味。“我没心情听你调侃。”

     女子有些恼火。“我可是帮你解决了你最恨的人 。你就这态度?”

     “可他还活着。”青凤冷笑着。“那只能说明他命大,反正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不是吗?能有什么威胁?”女子的语气充满了无所谓。

     “如果我说他想带走梅花十三呢?”

     ……

     “那就杀了他。”女子说,“我能杀他一次,就能杀他千次万次”

     “我期待你的表现,白。”

     ……

     此时的一衣红雪已经送走了柒与伍六七。

     “师傅已经在找玄冥花的感染者。他肯定是忘不了当年首席柒的那件事。”一衣红雪的眸子里写满了忧愁,“我害怕他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

     使者静静的看着她。因为戴着面具,并不能知道她的表情。“那你有没有想过,他收你为徒只是在利用你?”使者托腮,玩弄着一衣红雪的长发。

     一衣红雪犹豫了片刻,说:“当初想过。毕竟谁也不想身边多个累赘。”

     “那现在呢?”

     “现在不觉得。”其实一衣红雪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吧。

     “我是暗影刺客的使者,你是暗影刺客的信徒。你还记得我们的使命吗?”

     “杜绝他们内斗;保证暗影刺客的安全;协助他们的工作。”使者听的很是认真,一衣红雪的声音戛然而止,她也似乎高兴了一些。

     “我们的身份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我们永远都是暗影刺客的随从。”使者说,“尽到自己的义务就行。白鹤刺客那边,我会多加监守。妹妹不用担心。”

     “谢谢姐姐。”

     一衣红雪离开了这里。

     白鹤刺客……你早晚都要成为下一个柒。

     


     人物解锁

     姓名:路西法

     性别:女

     年龄:23岁

     身份:暗影刺客的使者,梅花十三(一衣红雪)的拜堂姐姐,刺客联盟首领的唯一徒弟

     武器:映月双刀(神锻国六大国宝之一)

     特点:爱戴着一个狸猫面具,见到她真面目的人屈指可数。武功高强却从不出手。格外关照梅花十三。

墨至笙歌落.

雪笙CP今天正式官宣❤️

 @并肩于雪山之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并肩于雪山之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逢舟

什么时候才能解封!每天都在压力和惊慌中,荆州太难了!没有一个消息可靠!肺炎什么时候才能过去!湖北各地级市也求关注!求物资!

什么时候才能解封!每天都在压力和惊慌中,荆州太难了!没有一个消息可靠!肺炎什么时候才能过去!湖北各地级市也求关注!求物资!

武昕昕
年 文/西西西里 记忆中的年...

文/西西西里

记忆中的年

是与兄弟姐妹的嘻笑打闹

是与爷爷奶奶亲戚好友围坐一桌的欢声笑语

是楼筒子里轰隆隆的礼花炮竹声

渐渐长大

年变成一个神偷

悄悄地偷走了光阴

偷走了城市足迹

偷走了你亲密的人

年味也随之越来越淡

我把对年的记忆珍藏在小盒子里

时光荏苒

岁月如梭

无论我身在何处

无论城市如何变化

无论年变成什么样

而我已经拥有对年最美好的记忆 @LOFTER元气客服酱  @LOFTER小秘书 


文/西西西里

记忆中的年

是与兄弟姐妹的嘻笑打闹

是与爷爷奶奶亲戚好友围坐一桌的欢声笑语

是楼筒子里轰隆隆的礼花炮竹声

渐渐长大

年变成一个神偷

悄悄地偷走了光阴

偷走了城市足迹

偷走了你亲密的人

年味也随之越来越淡

我把对年的记忆珍藏在小盒子里

时光荏苒

岁月如梭

无论我身在何处

无论城市如何变化

无论年变成什么样

而我已经拥有对年最美好的记忆 @LOFTER元气客服酱  @LOFTER小秘书 

ValLys
平安顺遂,湖北加油 - 湖北荆...

平安顺遂,湖北加油


-

湖北荆州 · 荆州古城东城门宾阳楼

平安顺遂,湖北加油


-

湖北荆州 · 荆州古城东城门宾阳楼

※绝城♪公子ค
看到这个小鬼切了吗? 我的(′...

看到这个小鬼切了吗?

我的(′▽`〃)

看到这个小鬼切了吗?

我的(′▽`〃)

倾.尘

『塔巴斯x你』无界的彼方

Ooc注意,幼儿园文笔注意

我,滚回来更新了......ao3我搞好了,翻掉的车会补上。


那是2019的某一天,是在我刚刚成为塔巴斯部下还没过多久的时日。我,以及我的上司塔巴斯在外执行完任务后陷入了致命的状况,但严格来说,其实每一次和塔巴斯一起执行任务都会让我和他(并没有)陷入致命的情况。毕竟雅加为了试探他,所以总是会把那些棘手的事情丢给他,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可这次,情况特殊。原本在执行完任务后准备打道回府的我们,被人摆了一道,现在身处于荒郊野外,这次任务偏偏就只有我和塔巴斯,没有他人;再加上我们所处的地方无法联系到恶德花园的人,就连魔力通讯都受到了影响;更严重的是身上的水...

Ooc注意,幼儿园文笔注意

我,滚回来更新了......ao3我搞好了,翻掉的车会补上。



那是2019的某一天,是在我刚刚成为塔巴斯部下还没过多久的时日。我,以及我的上司塔巴斯在外执行完任务后陷入了致命的状况,但严格来说,其实每一次和塔巴斯一起执行任务都会让我和他(并没有)陷入致命的情况。毕竟雅加为了试探他,所以总是会把那些棘手的事情丢给他,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可这次,情况特殊。原本在执行完任务后准备打道回府的我们,被人摆了一道,现在身处于荒郊野外,这次任务偏偏就只有我和塔巴斯,没有他人;再加上我们所处的地方无法联系到恶德花园的人,就连魔力通讯都受到了影响;更严重的是身上的水和食物都所剩不多,这无疑是最致命的。唯一解决方法就是到达魔力通讯良好的地点和恶德花园联系,然而最近的地方也需要我们步行48小时才能够到达。


于是,我和塔巴斯开始了仅此于我两人的48小时旅程。


关于塔巴斯,雪露曾和我这么说过:“塔巴斯吗……他是有身为善的自觉性,但他也知道有行为冷酷的自己存在着的。然而冷酷那一面成为主要部分的原因……嘛,你也知道的吧。”


“怎么了,开始害怕了吗,Yolanda?”我的上司靠在旁边的一颗树上,表情淡淡的,一点也没有因为现在一团糟的情况而恼怒的样子。


“说实话,有点。”我开始思索这两天里可能会遇到的种种情况。


“也是啊。”他这么说着,“通讯断绝,水和食物也都告罄了,再加上身边只有我这家伙。所以啊,会感到害怕也是正常的啊,对吧。”他对我露出了有些狂气的笑容。


“……”我看着他不说话。


“……别那么恶狠狠的瞪着我。”他收起了笑,表情变的严肃“有没眼力见的东西打扰到我们废话了。”


我看着身边突然出现的敌人有些蒙圈。


“?什么时候?!”


“那就开始杀戮吧,虽然这种货色还算不上给我热身——嘛,偶尔也要尝尝种小吃啊!”


朱红色的枪在我身边划走,带起的风吹起我的发梢,然后枪尖就从敌人的脖颈快速的带过,收回在塔巴斯的身边,接着鲜红的血从脖颈喷涌而出。这一切发生不过三秒,手起刀落,干脆利落。


好快——词穷的我只能这么说,如疾风一般,敌人就这么被肃清了。


“哈……哎呀呀,还真是令人绝望的展开呢,Yolanda?”


“唔……”没有错了,这个地方很危险,随时都会有不稳定的因素在身边,一不小心就会丧命于此,就算是塔巴斯在,他也未必撑得起一波又一波的消耗。


“继续赶路吧,别浪费时间了。”


夜晚倒是很快就降临了,可是身上的食物和水的消耗也是很大了,虽说已经很节省了,可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总之先好好休息,继续明天的赶路吧。


“周围没有敌人的气息,有危险的话我会挡下来。”塔巴斯在刚刚升起的火堆旁坐下,侧身对我说。


“谢谢你……今天有好几次遭遇战斗都是你帮……”


“废话真多。”他打断了我的话,“这是同僚之间理所当然的相处方式,杀死敌人、守护己方这种事罢了。当然,如果对面有勇气国的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背叛这种事我所痛恨的。”


“我知道了。”我看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


“知道就好,……休息吧,我会继续看守的。”我躺下身来,准备闭上眼睛。


“啊啊,睡前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他说,“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路?恶德花园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小姑娘就应该跑到茶会上喝喝花茶,这地方不适合你。”


“啊,因为啊,我总觉得这条路走起来会不错呢。”我想了想。


“哼……这样吗……”


“快出发,小姑娘,快走快走。去前面森林那片树的根部去收集些水来,距离我们的目的地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呢。”


就在我们匆匆赶路时,我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小姑娘?”


“前面似乎有复数敌人正向我们的方向前来。”我不禁有些担心塔巴斯的身体是否还能继续下去。“塔巴斯,现在应该可以了,魔力通讯的安全性已经达标了,我们可以和恶德花园联系而转移地方了……所以……”


“你先去安全的地方,我解决完后去找你。”他说着这样的话,神色如常。


“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样。”他说。


他把我送到了安全的地方,然后重复了刚才的话,“我解决完后,就来找你。”


“……别那么看着我,我还没到那种地步,不必担心。”接着,他把食物和水都交给了我,“记住,如果等了很久我都没来,那就自己先走,我会赶上来的。”


“走了,小姑娘。”


我只能看着塔巴斯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不见,然后等他。可是我也知道,如果我执意和他一起,他还要分心来保护我,这反而会给他造成累赘。


塔巴斯知道,这场战斗必须快速解决,但敌方的数量已经对他进行了压制,以单骑快速解决是不太可能的,这也说明在这场战斗中他一定会负点伤。可是啊,那个小姑娘还等着他,万一她突然遭遇了危险该怎么办?想着这些,塔巴斯不禁加重了攻击的力度,真是的,自己居然有了弱点吗?


“呃……”什么时候身上被攻击到了,好几处伤口涌出的鲜血暴露在空气中,气温升高。


“净化回复!”我终究还是偷偷跟在了塔巴斯的身后,随他来到了战场。


“啊、帮大忙了……”他转头扫了我一眼,“很快就结束了!”那种嚣张的笑容又出现在他的脸上,不过我知道,那所谓的意义。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敌人一个一个被击杀,这场斗争很快的就结束了。


“……姑且算是收拾掉了,好,就这么突破过去吧。”


“你生气了?”我小心翼翼的问他。


一阵沉默过后他才开口:“啧,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我并没有生气。”我松了口气。“那 还要走一段,水和食物还在?”


“啊。”都忘记在了那地方……


“啊!你是要饿自己肚子吗,已经没办法回去了。你就啃石头树根吧,别给我抱怨,都是你自己做的孽。”


在此之后,当然是和恶德花园顺利汇合了,虽然没能直接的得到什么,但我想,我从这次48小时的旅途中得到了贵重的经验。当然,对于我来说——人生不会再有啃树根的经历了。




新年快乐啊,各位。顺带一提身为湖北人,谢谢大家的关心已及祝福啦!!!

我的cp经不住慢放
🐳给大家拜年啦~❤️

🐳给大家拜年啦~❤️

🐳给大家拜年啦~❤️

我的cp经不住慢放
🐳祝大家新年快乐❤️

🐳祝大家新年快乐❤️

🐳祝大家新年快乐❤️

千里之绯

大家新年快乐。

收到了很多人的鼓励和安慰,谢谢大家。

昨晚心口和胸部有一些疼,但没有持续很久。

今天上午肋骨下方(可能是胃或者靠近肝的地方)疼了两次,仍有轻微鼻塞。不过没有出现发热,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

可能是拜年祭看久了,稍微有些头疼。睡一觉起来后好了一些。

今天没有吃感冒药,因为吃了三天都没有什么变化,所以准备停了试试看。家里的药也不够了。

写这段话的时候,左边肋骨中下部位有点疼。所有的疼痛持续时间都比较短,所以准备在家观察一段时间。

有时候会想,如果躺在隔离病房里,能不能有什么方式记录一些东西下来。如果假想死亡迫近,我会做些什么呢?

拜年祭,疯女人和zc的视频让我看得很...

大家新年快乐。

收到了很多人的鼓励和安慰,谢谢大家。

昨晚心口和胸部有一些疼,但没有持续很久。

今天上午肋骨下方(可能是胃或者靠近肝的地方)疼了两次,仍有轻微鼻塞。不过没有出现发热,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

可能是拜年祭看久了,稍微有些头疼。睡一觉起来后好了一些。

今天没有吃感冒药,因为吃了三天都没有什么变化,所以准备停了试试看。家里的药也不够了。

写这段话的时候,左边肋骨中下部位有点疼。所有的疼痛持续时间都比较短,所以准备在家观察一段时间。

有时候会想,如果躺在隔离病房里,能不能有什么方式记录一些东西下来。如果假想死亡迫近,我会做些什么呢?

拜年祭,疯女人和zc的视频让我看得很开心。FGO和方舟在拜年祭里也露了个脸。艾叶大佬的作品一如既往地精彩,可惜我还没刷出另外两个结局。桌上还有一堆作业等着我完成,过几天就有老师要查作业了。

福袋老爷子宝具喜+1。2.3还没打完,打不了活动。这几天肝一下吧。

参与了空间的一个小抽奖。不知道会不会中呢?虽然我从来没中过……

最后,还是希望大家都好好地过个年。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这里记录了一些我的状况和小想法。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hsiongeiu

January twenty-fifth. twenty twenty

    昨天晚上,大概六点多时,打开了电视看节目,等到七点左右,把微信好友认为该发送贺年的都发了贺词,小家伙要我的手机去看,丝毫没有犹豫的递给她,不曾想,让她看到给向皓发送的信息,希望他跟德伟讲一声,要她认真学习考试的事情,她看到之后,直接的质问我:“你看你跟他讲这些,他跟你回话了没有……?”因为德伟已经跟她提出来,要她考试了的,所以,她叔叔没回话……!

    这种事情,如果你愿意努力认真的学习,当爹的也不发愁了,回来十几天的打算,一直床上躺着玩手机,就连去洗澡都觉得累的,实在找不到任何好话来形容了……!...


    昨天晚上,大概六点多时,打开了电视看节目,等到七点左右,把微信好友认为该发送贺年的都发了贺词,小家伙要我的手机去看,丝毫没有犹豫的递给她,不曾想,让她看到给向皓发送的信息,希望他跟德伟讲一声,要她认真学习考试的事情,她看到之后,直接的质问我:“你看你跟他讲这些,他跟你回话了没有……?”因为德伟已经跟她提出来,要她考试了的,所以,她叔叔没回话……!

    这种事情,如果你愿意努力认真的学习,当爹的也不发愁了,回来十几天的打算,一直床上躺着玩手机,就连去洗澡都觉得累的,实在找不到任何好话来形容了……!

    晚间的《春节联欢晚会》播到十二点半左右才结束,总算把她闹到自己单独去睡觉了,躺下之后,又是半天的不满意,实在难得入梦……!

    大约四五点钟醒来,打开广播听节目,到了接近七点才迷糊着又睡了一会儿,总书记觉得再也不能睡了,起来,做午饭,十二点左右,吃过饭之后,又脱衣裳睡下了,小家伙独自在她房间看手机,两点左右又过去我们房间挤在床上看手机,她甚至还在感慨:“武汉市的市长这回应该是要下台了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在开会,吃饭……!”对于她的话,我不予评论,也懒得搭讪,随她的便,稍后,看到网上宣传的已经出了药物预防控制了,她又在改变说法:“不要这么早就出来药物,我不想去上班呢,……!”很是尴尬和无奈的……!

    只希望公司早日要她离家去上班,我们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和舒缓,她过年回家时,公司还没发工资和奖金,等她回去的时候,最少也得等到二月中旬才成,这期间的生活费她一分也不会掏出来,还得为她的各种消费买单,唉,无奈之举……!

子夜青甜

【SpeXial /桓易】人不风流枉少年(校园论坛体)

肢体僵硬请狂笑/Riley:@网瘾少年是网红/Ian!

眼癌哭包何弃疗:他和彭彭去食堂了,估计暂时不会看消息了。

我是群欺我委屈/Wayne:好了你们别闹了,看Evan脾气好就欺负他。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Brent:不欺负Evan那你给我们欺负咯?

我是群欺我委屈/Wayne:威~Evan呢?被你们吓跑了?

风流倜傥眼神赞/Evan:我在,我在看股市行情。

霸气总攻厨艺赞/Teddy:大神,求包养!

不姓王也不姓胡/Simon:喂!向熙你的高冷傲娇人设呢?

全民总攻有肥晋/Wes:高冷傲娇是什么,能吃吗?

冷傲外表澎湃的心/Sam:不能。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Brent:所以...

肢体僵硬请狂笑/Riley:@网瘾少年是网红/Ian!

眼癌哭包何弃疗:他和彭彭去食堂了,估计暂时不会看消息了。

我是群欺我委屈/Wayne:好了你们别闹了,看Evan脾气好就欺负他。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Brent:不欺负Evan那你给我们欺负咯?

我是群欺我委屈/Wayne:威~Evan呢?被你们吓跑了?

风流倜傥眼神赞/Evan:我在,我在看股市行情。

霸气总攻厨艺赞/Teddy:大神,求包养!

不姓王也不姓胡/Simon:喂!向熙你的高冷傲娇人设呢?

全民总攻有肥晋/Wes:高冷傲娇是什么,能吃吗?

冷傲外表澎湃的心/Sam:不能。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Brent:所以你的冷傲也屈服于金钱了。

冷傲外表澎湃的心/Sam:我还要赚钱养你呢。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Brent:好吧,算你过关了。

肢体僵硬请狂笑/Riley:秀恩爱,分得快!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Brent:轮椅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惦记我家竹马很久了。

网瘾少年是网红/Ian:好像一回来就赶上二男争一男的精彩画面。

我比屁孩大两岁:搬凳子拿爆米花,真刺激!

网瘾少年是网红/Ian:明杰哥我支持你干掉轮椅王,学长快点宠妻灭小三!

霸气总攻厨艺赞/Teddy:下注了下注了,多买多赢,Evan你来做庄家。

风流倜傥眼神赞/Evan:Ian乖,别闹,你饭这么快都吃完了?小心消化不良。Teddy……不要教坏小孩子。

脚背起身没在怕/执:瞧这宠溺的语气。

网瘾少年是网红/Ian:马振桓!我,不,是,小,孩,子!还有,我和彭彭打包了。

老幺颜值我的菜/Dylan:难得礼不可废的执同学也会调侃人。

脚背起身没在怕/执:生活太乏味,偶尔调剂一下也不错。

老幺颜值我的菜/Dylan:给你点个赞。不过我的小男神也是有很多人追的,才过了一个军训的时间听说已经收了不少情书了,对吧?@网瘾少年是网红/Ian?

网瘾少年是网红/Ian:我都已经说过谢谢了,而且我都没好意思看……

风田不疯癫/Win:老幺好纯情!

全民总攻有肥晋/Wes:你也不错,娇羞的外表有颗少女心。

肢体僵硬请狂笑/Riley:哈哈哈哈!大哥干得漂亮!

霸气总攻厨艺赞/Teddy:Evan,你似乎并不介意老幺叫你中文名,就算老幺是个英语渣你也太纵容了吧?

网瘾少年是网红/Ian:向熙哥,看破不说破,朋友有的做!中文名怎么了吗,是他自己说他叫马振桓的啊?

我是群欺我委屈/Wayne:小辰,Evan从小在国外长大,很不习惯别人叫他中文名。

全民总攻有肥晋/Wes:Evan,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开玩笑,你好像真的对老幺过分纵容了?

风流倜傥眼神赞/Evan:他不是不知道吗。

霸气总攻厨艺赞/Teddy:可你也没有纠正过他不是吗?你们应该今天在群里才遇见吧,没有见过甚至连认识都不算。

风流倜傥眼神赞/Evan:他又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你们太严肃了。

我是群欺我委屈/Wayne:小辰呢?怎么不说话了?

我比屁孩大两岁:他在旁边练舞。

眼癌哭包何弃疗:莫非害羞了?

x予笙
凹凸世界乙女语C, 喜欢的进

凹凸世界乙女语C,   喜欢的进

凹凸世界乙女语C,   喜欢的进

廉价把戏

我家这边也缺物资

今天去买口罩,已经从一人限购5个变成了一人限购2个

唉,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尽己所能扩散一下

我家这边也缺物资

今天去买口罩,已经从一人限购5个变成了一人限购2个

唉,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尽己所能扩散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