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荆门

9199浏览    5173参与
無奈太疼n1

浮躁的心

好想找个地方放空自己,一个人安静下来,倾听内心的声音。

[图片]

好想找个地方放空自己,一个人安静下来,倾听内心的声音。

解墨古寻SICE
#写手30天挑战#第十三天#...

#写手30天挑战#第十三天#


刚刚接到她闺蜜的电话,还没反应过来。
“别开玩笑,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明明听得出来她声音里面的焦急与伤心,我却不想承认。
可事实就是如此,不幸降临在了我们身上。
我当时是怎么想得呢,刚开始那一会只是愣着,连手机都没放下,也没有其它任何动作,好像连呼吸和心跳都慢了一点,周围也都安静下来了,离我远去了。准确来说是我大脑开始有点昏,感激不到外面,只是在发愣,和觉得这件事不存在,是假的,是她骗我的。
一个同事发现我有点不对,过来拍了拍我:“没事吧。”
“嗯。”我回过神来,耳边手机里的大骂声还在继续,她很焦躁不安,我呢?一种不真实感包围着我,就跟做梦一样。
立刻就冲出了办公楼大门...

#写手30天挑战#第十三天#


刚刚接到她闺蜜的电话,还没反应过来。
“别开玩笑,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明明听得出来她声音里面的焦急与伤心,我却不想承认。
可事实就是如此,不幸降临在了我们身上。
我当时是怎么想得呢,刚开始那一会只是愣着,连手机都没放下,也没有其它任何动作,好像连呼吸和心跳都慢了一点,周围也都安静下来了,离我远去了。准确来说是我大脑开始有点昏,感激不到外面,只是在发愣,和觉得这件事不存在,是假的,是她骗我的。
一个同事发现我有点不对,过来拍了拍我:“没事吧。”
“嗯。”我回过神来,耳边手机里的大骂声还在继续,她很焦躁不安,我呢?一种不真实感包围着我,就跟做梦一样。
立刻就冲出了办公楼大门,连声招呼都没打,跑到车上,发动,踩下油门。很着急,完全顾虑不上其他任何东西,只想着赶快见到她。
一路上不算堵,可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慢,很慢,这一段路好像比以往更加漫长,连着超了好几个红灯,分数什么的完全不在意了,可事后想起来确是万般后悔。如果当时有人在我车前,这次的事故将再次发生。不论是玩,还是对方,都将是悲剧。
越来越接近医院了,我却慢了下了,万一只骗我的呢,万一呢。
内心的纠结,感觉有点喘不过气了,整个人都似乎陷入了沉思、低谷。上一次这种样子是什么时候,外婆去世了。
“该死!”我把手砸在方向盘上,骂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骂谁,只是在发泄一下心里的急躁不安。
停好了车,赶紧跑进了医院,跑向了急救室。
还是红灯,依旧是悬着的一颗心,在场的只有我和她的闺蜜,外面互相看了看,眼中的难言之隐毕露,没有说一句话,我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我也不知道这期间我是如何熬过去的,比自己出事更加难受,心感觉拧了起来,压迫着感到痛。一路上都没有流泪,这时候突然绷不住了,眼泪瞬间注满了眼眶,开始往下滴,我也低着都,看着地面,逐渐看不清。
不知道过了多久,红灯灭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出来了,我迅速扑了上去:“医生,怎么样了,没事吧,她怎么样了!”同样的话重复了好几遍,我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现在在转移到普通病房,放心吧。”
医生略带沧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谢谢!谢谢!”
说完就跑向了医生所说的病房。
站在门前,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推开它。
闺蜜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走到了玩跟前,用哭红的双眼看了看我,便自顾自的推开了门。
各种仪器摆在周围,唯一的病床上躺着她。走近,她的脸惨白,挂着呼吸器,隔着呼吸器可以看到几乎没有血色的嘴唇,头发披散着,眼睛紧闭着。
我跪在了床边,靠近了她,不敢动任何地方,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

解墨古寻SICE

复活篇十四

        “一共带出来了三十二个人,就差董隐了。”

  洛恒放下最后一个昏迷的人后,看了看校门外的后备组,转身又准确去寻找董隐。

  “等等,你们逛了这么一大群都没找到,再去又有什么用,你们更应该做的是赶快找出流浪级的位置,然后抓捕或者歼灭。”

  祭祀叫住了刚准备离开的洛恒,吩咐道。

  “可董隐如果没有打开护灵器,在这种灵力威压下会死。”

  “那是他的失误。”

  “你的意思是放弃董隐吗?”洛恒压低了眼眉,眼神变得冷了起来。

  “高级行动组的宗旨是抓捕和歼灭,而不是去救能力不足的人。”祭...

        “一共带出来了三十二个人,就差董隐了。”

  洛恒放下最后一个昏迷的人后,看了看校门外的后备组,转身又准确去寻找董隐。

  “等等,你们逛了这么一大群都没找到,再去又有什么用,你们更应该做的是赶快找出流浪级的位置,然后抓捕或者歼灭。”

  祭祀叫住了刚准备离开的洛恒,吩咐道。

  “可董隐如果没有打开护灵器,在这种灵力威压下会死。”

  “那是他的失误。”

  “你的意思是放弃董隐吗?”洛恒压低了眼眉,眼神变得冷了起来。

  “高级行动组的宗旨是抓捕和歼灭,而不是去救能力不足的人。”祭祀的语气也变得低沉,极富威严。“让你们花费时间救下这些低级人员已经是够仁慈了,怎么可能会让你们去浪费时间救一个能力不足,连警觉性都没有的人。”

  “你。”

  “以祭祀的身份下令!”

  发出身为祭祀特有的灵力气息,命令着洛恒。

  “遵命。”

  洛恒低头受命,身为组织的一员,明白祭祀拥有的威严不容小觑,而且祭祀的特殊能力能够下达束缚,对接受服从的亚人的束缚,所以祭祀发出的命令必须严格遵守,哪怕身死。

  特殊的光晕在洛恒身上闪烁了一下,而后消失。

  “靠,这个祭祀早不严谨晚不严谨,偏偏这个时候严谨起来了,行动组去的时候都没用能力命令他们,现在却又来命令我们了。”

  洛恒向教学楼处跑过去,很快就与其他人汇合。

  汇报完祭祀的命令后,同样的,其余两个人身上也闪了一下,这代表着他们三个人都不能去找董隐而是必须去找流浪级。

  “难得的命令束缚,他居然会用这种东西,虽然那股震荡很强,但也不至于让他都这么重视。”王何感受到身上的束缚后也变得更加严肃点了起来。

  王凌由于没有持续受到冲击与压迫,并且也因为他特殊的能力,现在已经醒来过来。

  “王凌,你的万象现在能不能用了。”洛恒问道。

  “不行,现在条件还不够,得知道能力触发方式才能找到。”王凌想了想,“或许我可以试试万踪,说不定能找到他。”

  “条件满足了吗,如果可以就赶快用!”

  “好咧,王哥。”

  王凌的身体开始变小,随后从双手处迸发出一股黑烟,扩散开来,越来越大。

  “万踪!万物皆无踪!”

  身体保持在原来的零点八倍,围绕在身边的黑雾逐渐散去,消失。

  “不行,还是找不到,这股震荡很均匀,连波动都没有,更加找不出来中心点。”没多久,王凌恢复了原来的大小,叹气的说着。

  “有烟吗。”

  王何突然问道。

  “你要烟干嘛,你弟弟的能力都是你的进化版了,他都找不到,你难道找得到吗。”

  洛恒别了一眼王何。

  “说不定呢,现在祭祀都已经下命令了,能用的办法都试试才行。”

  “我这里没有,得去外面拿。话说呢怎么不随神带着,我以为你都是带了烟的。”洛恒随口回应道,又想到了什么,“难不成你就没用过那份能力?没有烟你不就只能用巨力了吗。”

  “的确,这也就是为什么我都是和王凌一起的,不仅是为了提携他,还是得依靠他的能力,我的能力在他面前只是微弱的替代品。”

  “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要和你们一起出任务。”洛恒摸了摸额头,叹了口气,“也不能回去,难不成只能在这里面找烟吗,学生的话应该是能找到的。”即是对自己说也是对王何说。

  “那个,其实我带了烟的,好像还剩几根。”王凌突然低低地插了一句话。

  洛恒和王何听到后都看向了他,带着诧异的眼神。

  “你带违禁品?真是搞不懂你们王家兄弟,怎么混到现在这样的。”洛恒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脸上已经是带着笑了,毕竟解决了眼下的问题。

  “不愧是我的好兄弟,这下就好办了。”

  王何拿过王凌手上的烟,手指擦了一下便燃起高温点燃了烟头,深吸一口,一根烟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碳化。

  肺部充满了淡灰色的烟,注入能量后一下子喷涌而出,迅速萦绕在王何身边,形成一层屏障。

  “踪!”

  大吼一声后白色的烟层好像抖动了一下,然后迅速散开,跟刚才的万踪一样逐渐变淡直至消失。

  “覆盖完全了,波动很小,经验不足很可能忽视掉,有环状扩散,但几乎是平的。”

  说着看到的能量波动,王何现在正在洞察细微处。

  “找到了!真的很难分辨,也难怪王凌找不到,就算是s级的高级亚人都不可能做到这种细化。”王何解除了“踪”状态,看上去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严肃了起来,“恐怕,我们这个小队只是牺牲品。”

  “怎么可能,虽然我们是新组的小队,但好歹都是高级亚人,不可能连一个流浪级都应付不了啊。”洛恒质疑着。

  “王哥,你再说清楚点,那个祭祀看上去没那么坏吧。”王凌听了后也表示质疑。

  “他看上去的确不靠谱,但你们有想过如果他真的是那样不靠谱,怎么可能坐上祭祀的位子。”王何身上的肌肉紧绷了起来,直接把身体撑大了,本来就高的身材现在就像个人形兵器,“虽然这个敌人我们还没有看见,但是他已经给我们造成了两次惊喜,无论如何,都不是可以小觑的对象。”

  “所以说,找到了对吧。”

  “对,就在我们身边。”

  “什么!你在开玩笑吗!就在旁边?”洛恒本来已经开始展开能力护甲,但是被王何的这句话直接吓到了。

  “没错,中心点就是我们旁边这栋教学楼,但是也只能粗略到这一步了,剩下的就得靠我们去找了。”

  “这么近,居然都没发察觉出来,恐怕是个跟董隐一样隐秘型。但是这么长时间都没对我们下手,是为了什么。”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这栋楼是你搜索的,王凌,你之前有发现什么吗。”

  “王哥,这里面只有学生和老师,都是昏的,而且好像还是在下课时集体晕倒,乱七八糟的。”

  “那就都小心点,再仔细搜索一遍,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联系。”

梦里.

《独行》 2

<暂无时间线>


<虐甜>


<佐鸣>


<不定时更新(就是我不定时诈尸)>


<私设如山>


————————


三月前。


鸣人接下了一个任务。


与春野樱、佐井、大和三人一同通过​蝎的内应找到大蛇丸的据点。却​得知蝎的内应是药师兜。


在与兜、大蛇丸打过之后,佐井却叛变,与大蛇丸两人一起离开。三人本欲同追,鸣人却提出想只身前往追击。


“不行!这么危险,对方可是大蛇丸啊!”​樱第一个反对。


“我也不同意鸣人一个人去。”​大和也出言反对。“我知道你们...

<暂无时间线>



<虐甜>



<佐鸣>



<不定时更新(就是我不定时诈尸)>



<私设如山>


————————


三月前。



鸣人接下了一个任务。



与春野樱、佐井、大和三人一同通过​蝎的内应找到大蛇丸的据点。却​得知蝎的内应是药师兜。



在与兜、大蛇丸打过之后,佐井却叛变,与大蛇丸两人一起离开。三人本欲同追,鸣人却提出想只身前往追击。



“不行!这么危险,对方可是大蛇丸啊!”​樱第一个反对。



“我也不同意鸣人一个人去。”​大和也出言反对。“我知道你们口中佐助很可能在那里,但就算再重要的人也不比命重要。”



“小樱,大和队长。”鸣人摆出鲜有的认真的神态。“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我,但是我必须去。佐助是我的朋友,最重要的朋友,无论如何我都要带他回来。”



“可是,独自行动太危险...”樱还是面露担忧。



“就是因为危险我才要一个人去。”鸣人打断了樱的话。



“鸣人你...”“没事的,佐助他肯定不会杀我的啊我说。”听着熟悉的口癖,樱莫名的放下心。好像他真的能带回那个人。



“...那好吧,鸣人我可以同意你一个人去,但是你必须保证能安全回来。”



“喔!大和队长你放心,我一定安全回来,还要把佐助也一起带回来啊!”



樱突然觉得眼前笑着保证的鸣人,像光,像太阳。他总能感染每一个人,情不自禁的相信他。



————————



此时坐在大蛇丸基地台阶上的宇智波佐助心中升起一丝异样。



这熟悉的查克拉...



啧,吊车尾的,还是来了啊。



追击的路上,鸣人没由来的激动。“佐助,等我!”



————————



“轰——”墙壁轰然倒下。撒下的灰尘中两个人沉默对视,气氛愈发紧张。



“哟,好久不见啊,鸣人。”佐助率先打破沉默。



“佐助你...”“如果你是来劝我回心转意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心思被说中,鸣人便不再开口,只是抬头盯着高处逆光站着的人。被这样炽热的目光盯着,就是佐助也有些受不了。



“吊车尾的,难不成你以为用看就能把我看回去。”不知为何,宇智波佐助的心中涌起一丝烦躁。



听到熟悉又陌生的称呼,鸣人的目光有一丝丝摇动。接着轻轻的摇了摇头,“不,不是的。”



两人都不再说话。



而再次打破漫长沉默的人,是听到动静赶来的大蛇丸。



“佐助君,是时候走了哦。”“...知道了。”



“佐助你要去哪?!”鸣人再也耐不住了。



好不容易找到你...好不容易再见面...我不允许你就这么走了!



“我要去哪与你有关么?”“当然!我们好不容易再见面,而且,而且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宇智波佐助内心的烦躁再也压不住了。



啧,每次听到这个白痴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就很烦啊...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第七班第一次集结的那天吧。



明明是个吊车尾,却非要假装自己很厉害的样子,哼,吊车尾的就是吊车尾的。



但是对我来说,他就像一束光,照亮了年幼的自己黑暗的内心。那时候真傻啊,总想着推开他。可惜,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佐助周身的气场骤然变得凌冽,冰冷的气息包围着鸣人,使他猛然一颤。



待他反应过来,佐助已经飞身到他身后。紧接着一记手刀,鸣人便软绵绵的向后倒去,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



意识模糊中,鸣人好像听见了几句对话。



“佐助君为什么不杀了他呢?”“闭嘴。”“佐井,你去找剩下两个人会和,就说鸣人在大蛇丸手里,不想让他死就别让木叶派兵。”



佐井?木叶?来不及想那么多,鸣人的意识就完全陷入黑暗。



——————————




作者逼逼时间~


怎么说呢,这章很水,特别水。

看过的小伙伴都知道,这是佐鸣蛇窟相遇,不过剧情被我改了一点,变成鸣人一个人去找佐助了。是的,二柱子又被发好友卡了(剧情需要嘛

除了这个没有什么新剧情,所以我很愧疚啊...但是下一章值得期待(姨母笑),当然这是来自一个自恋作者的自信!

还需要解释的是,这里是倒叙哦

中间夹着一点后来佐助的想法,其实也可以把这里当做佐助的回忆看。

最后如果哪里不好欢迎指出!

逼逼就到这,各位看文愉快~


ps.这是这周的第二更,本来是明天稿子,今天没忍住就发出来了(摊手)下次更新大概在下周一到周三

「純鏡」 MATSU

看看这里——✨

这是专门发松相关的一个号

时隔不知多久我又回松沼沉底了!!!!(可喜可贺!


主要会发一些我在语C群里面的垃圾罚戏,和日常画的一些垃圾(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那个语C群里面都是神仙天使哭泣了

「如果要到许可的话,想把群里大家玩的king game也发出来1551」


以前的我是ichi单推!现在的我是全员吹爆!!!——究极杂食党!(除了少量雷点以外都能磕的很开心


让我逼逼一下雷点:

ichi左位(攻)通通不接受!

十四相关的r18向有点磕不好(挠头

kara右位(除长兄外)通通不接受!


以上!


欢迎各位扩列私我——有兴趣一起进语C玩啊(笑

这是专门发松相关的一个号

时隔不知多久我又回松沼沉底了!!!!(可喜可贺!


主要会发一些我在语C群里面的垃圾罚戏,和日常画的一些垃圾(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那个语C群里面都是神仙天使哭泣了

「如果要到许可的话,想把群里大家玩的king game也发出来1551」


以前的我是ichi单推!现在的我是全员吹爆!!!——究极杂食党!(除了少量雷点以外都能磕的很开心


让我逼逼一下雷点:

ichi左位(攻)通通不接受!

十四相关的r18向有点磕不好(挠头

kara右位(除长兄外)通通不接受!


以上!


欢迎各位扩列私我——有兴趣一起进语C玩啊(笑

梦里.

《独行》 1

<暂无时间线>


<虐甜>


<佐鸣>


<不定时更新(就是我不定时诈尸)>


<私设如山>

————————


——  他曾经独自一个人走着一条路    也曾想过就这么走下去。


——  独行  是专属于他的名词。


——  一个人倒也自在。他这样想。


——  他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在黑暗中独行。知道他遇到了生命中唯一的一缕阳光。


—— ...

<暂无时间线>


<虐甜>


<佐鸣>


<不定时更新(就是我不定时诈尸)>


<私设如山>

————————


——  他曾经独自一个人走着一条路    也曾想过就这么走下去。



——  独行  是专属于他的名词。



——  一个人倒也自在。他这样想。



——  他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在黑暗中独行。知道他遇到了生命中唯一的一缕阳光。



——  温暖的  耀眼的  这辈子没有感受过的阳光



——  他抗拒那阳光的接近  他惧  因为那是不属于他的光



——————————

四处空旷。硝烟弥漫。



一人逆光而站,阳光为此人镶上金色的边。但温暖的光也无法削弱他寒冷的气场。



“切”他看着眼前身上已然挂彩的数十人,丝毫不惧。



“宇智波佐助!你说!你把他怎么了!”樱发的女人大叫。绝望又愤怒。



“难道他除了死,还能有别的结果吗”宇智波佐助淡然开口。



“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敢杀了他!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杀了你啊!”

“小樱!不行!你打不过他的!”春野樱想冲上前去,却被身边的井野拦住。



“为什么...你怎么...下得去手...”她失神低语。



宇智波嘲弄的扯了扯嘴角,而下一秒就来到樱面前,手中千鸟响起——



噗——



刺入肉体的声音在那一瞬间响起。和预想不一样的是,接下千鸟不是樱。



“卡卡西?”佐助微微惊讶。“卡,卡卡西老师...”樱猛然瞪大了碧绿的眼睛,积蓄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哟...小樱,别哭啊,女孩子哭了就不好看了哟...”



“卡卡西老师,你...你......都怪我!都怪我!”樱揪住自己沾灰的头发。



佐助惊讶过后,冷漠的抽回了自己没入曾经老师身体的手。旗木卡卡西被佐井接住。



“佐助...你们都是第七班的成员...咳咳...我一直坚信只有他才能拯救你...没想到...”他艰难道。



“拯救?一个天真的白痴谈何拯救?!”宇智波的语气微微激动。

“说起来我又何必陪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都去死吧!”决绝的声音再次响起。



——打斗声响起。





灰蒙蒙的天空显得过分压抑。



一滴、两滴、、、雨点打下。满地的血被雨稀释。只一人站在满地尸骸中,伤痕累累。



“宇智波佐助...你...会后悔的...”躺在地上樱发女人盯着站立的人,狠狠道。



宇智波没有理会樱,拖着岌岌可危的身体向前走着,依稀是木叶的方向。



雨水睡着手臂蜿蜒而下,沾上伤口的血,变为血色。



佐助丝毫不在意,只是向着木叶,仿佛那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体力不支又受了重伤,他被一个小石头绊倒。却依然支持着把满是血污的手伸出。



意识渐渐模糊,双眼迷离间幻出一个人影。金发很耀眼,笑容灿烂的望着他。



“呵...都出现幻觉了...”一声冷哼。




“佐助...”人影轻轻开口。




“ナル...ト?是你吗...”





“佐助...”





“你不是死了吗...”





“佐助...我不......”





“你说什么?我,我...”





“佐助...我不怪...”





眼睛几乎睁不开,意识快要散去。





到最后都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啊……他想。





就这样吧……他想。





————————





作者逼逼时间~

    ​这里是新坑《独行》


    还是介个作者,还是介两个主角~

    本来我想开个甜文坑,但是大纲写着写着就成了虐文(摊手)

    什么?你问我时间线?不可能!

    第一天认识我嘛,时间线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有!

    可能有人会骂我不尊重原著,那我也不能说什么,因为毕竟这样的行为确实不好(瑟瑟发抖)

    

    我是个新手,以前写过文,但都是半途弃坑,但是这本是我构思了很久的文,我也很用心去写,我不想它夭折,所以如果你们不喜欢,尽情骂我,不要针对它(跪)

    对于更新:虽然不定时,但我可以保证一周至少两更(除不可抗力因素)

    文章哪里不好可提出(一定要提出!)

    逼逼就到这,各位看文愉快~

风动影空
今天是第一天,做的午餐是番茄牛...

今天是第一天,做的午餐是番茄牛肉面。可能是番茄提前炒了一下,然后再做的汤可能有点点偏酸。

今天是第一天,做的午餐是番茄牛肉面。可能是番茄提前炒了一下,然后再做的汤可能有点点偏酸。

鬼莱

被爱情吓到瑟瑟发抖的你们选了b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明天更”

※乙女向注意避雷且ooc


你还是放弃了一一为什么一个这么好看的人会出现在森林里呢?

“这样啊。”漂亮的人笑了笑

“好吧,再见。”

你继续去找那个人住的地方

其实森林也挺漂亮的

你走着走着,忘了时间

猛地一抬头才发现天黑了

???

我才逛多久啊?!

你有点慌乱,脑子里响起了一大堆鬼怪魔神的故事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慌乱过后

却发现

你迷路了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祸是不是在你这开旅游团了?!!!!!!!!


好了,请选择

A,继续往前走

B,要不呆在原地看一步走一步?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明天更”

※乙女向注意避雷且ooc



你还是放弃了一一为什么一个这么好看的人会出现在森林里呢?

“这样啊。”漂亮的人笑了笑

“好吧,再见。”

你继续去找那个人住的地方

其实森林也挺漂亮的

你走着走着,忘了时间

猛地一抬头才发现天黑了

???

我才逛多久啊?!

你有点慌乱,脑子里响起了一大堆鬼怪魔神的故事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慌乱过后

却发现

你迷路了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祸是不是在你这开旅游团了?!!!!!!!!







好了,请选择

A,继续往前走

B,要不呆在原地看一步走一步?


406号摘星楼✨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

今天停止发文一天

对奋斗在一线的战士致以崇高的敬意!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奋发,愿祖国昌盛

今天停止发文一天

对奋斗在一线的战士致以崇高的敬意!

1ove_1314
2020.4.4 死去的人值得...

2020.4.4


死去的人值得纪念 

活着的人应该好好努力


好想被风刮走 

刮到你身边不走 

人生总是有得有失 得到什么的同时必定会失去什么

两个人在起关系越淡或越浓 对方多多少少都会感应一点吧


我的心里或许早就做好选择了

或者也是生活教会了我选择


2020.4.4


死去的人值得纪念 

活着的人应该好好努力


好想被风刮走 

刮到你身边不走 

人生总是有得有失 得到什么的同时必定会失去什么

两个人在起关系越淡或越浓 对方多多少少都会感应一点吧


我的心里或许早就做好选择了

或者也是生活教会了我选择



最A邢某人

黑暗的光

今天是2020年的4月4日,距离新冠爆发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

它来势汹汹,铺天倒地地来了。我们试图抵挡住它,还好,最终成功找到了方法。

全国突然开始出现大规模的病人,于是很多医者站起来去当前线治疗他们。那时的中国几乎可以说是一片黑暗,而医者和国家,是病人和我们眼中的光。

我看到有人听到自己确诊时埋头哭泣的样子,我看到有人抓着医生的袖子疯狂地问自己是否有机会可以活下去。他们将希望寄托到医生身上,医生一遍遍地说自己会尽力,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在救他们,而还有人认为那些医生未曾尽力,竟故意向他们吐唾沫,许多在前线的医生不幸感染,更多的人奋不顾身地站起来冲进前线。

有多少人倒下,就会有加倍的人冲进...

今天是2020年的4月4日,距离新冠爆发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

它来势汹汹,铺天倒地地来了。我们试图抵挡住它,还好,最终成功找到了方法。

全国突然开始出现大规模的病人,于是很多医者站起来去当前线治疗他们。那时的中国几乎可以说是一片黑暗,而医者和国家,是病人和我们眼中的光。

我看到有人听到自己确诊时埋头哭泣的样子,我看到有人抓着医生的袖子疯狂地问自己是否有机会可以活下去。他们将希望寄托到医生身上,医生一遍遍地说自己会尽力,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在救他们,而还有人认为那些医生未曾尽力,竟故意向他们吐唾沫,许多在前线的医生不幸感染,更多的人奋不顾身地站起来冲进前线。

有多少人倒下,就会有加倍的人冲进去。

他们每个人都在尽自己全力付出,他们来不及吃上一顿饱饭,来不及看看自己的爱人家人,来不及和自己朋友说下话,刚坐下休息几分钟就又要冲上前线。

幸而他们的努力是有用的。

病情得到控制,人们得以和家人见面,个个喜笑颜开,而他们,没有一句吹嘘,没有一声抱怨,慢慢地脱下护服退场,和他们许久未见的家人见面,吃饭,和互相思念的爱人拥抱,亲吻。而他们其中也有许多人,永远留在了春天。

他们面含微笑,身上带光,去往天堂。





没想好打什么tag,有知道的小伙伴可以私信我我打上

解墨古寻SICE
#写手30天挑战#第十二天#...

#写手30天挑战#第十二天#


从睡梦中被呛醒,感觉鼻腔里面满是灰尘,喉咙也无比干燥。
睁开眼看到的第一幕,是漫天的黑烟布满了卧室的房顶,灰蒙蒙的好像仍在梦中,大脑还有点模糊,只是感觉奇怪,直到听清楚了烧起来的木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感觉爬起了床,却感觉身体比平时更加沉重,好像有满身的铅块,站起来都是问题。已经被烟尘迷糊了的气管,在迫切的需要滋润,还好我有在床头柜上放水的习惯,拿起被子一饮而尽,顾不得那么多了,而且现在大脑异常疼痛,之前几天到熬夜直接反应在了现在,真是该死的任务。
缓一会儿后,看了看房间里面,除了天花板上的黑烟以外,还没有火苗的出现。不对,卧室房门下面的缝...

#写手30天挑战#第十二天#


从睡梦中被呛醒,感觉鼻腔里面满是灰尘,喉咙也无比干燥。
睁开眼看到的第一幕,是漫天的黑烟布满了卧室的房顶,灰蒙蒙的好像仍在梦中,大脑还有点模糊,只是感觉奇怪,直到听清楚了烧起来的木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感觉爬起了床,却感觉身体比平时更加沉重,好像有满身的铅块,站起来都是问题。已经被烟尘迷糊了的气管,在迫切的需要滋润,还好我有在床头柜上放水的习惯,拿起被子一饮而尽,顾不得那么多了,而且现在大脑异常疼痛,之前几天到熬夜直接反应在了现在,真是该死的任务。
缓一会儿后,看了看房间里面,除了天花板上的黑烟以外,还没有火苗的出现。不对,卧室房门下面的缝隙中窜出了火苗,幸亏摊子离门较远,不然直接就引燃了。从房门逃出去不可能了,只能从窗户那边想想办法了。
楼层不高,探出窗户看了看下面七楼都防盗网,思考着能不能站上去时便听见了消防车的鸣笛,以及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或许可以呼救等他们来救我。我拿起了收藏的大喇叭,只是买来玩一玩,没想到派上了用场,录好后放在窗口外放并且挥舞着双臂。
突然,只听见背后一阵boom,我几乎被爆炸波冲出了窗户,背后火辣辣的痛,我趴在了窗沿上,被痛苦感让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心里突然好难过,积攒了这么久的一切直接消失殆尽,连命也快没了,明明已经感到脱水了,却还是被泪水打湿了双眼,滴在了楼下的防盗网上。
耳边听到都只有大火蔓延的吱吱声,不敢回头看也没力气回头看,然后,我混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我看着离我几米远点白色天花板,我活了下来。

花钿

清明节,感恩所有先烈英雄和所有故去的人民战士,同时怀念留着时光里的亲人们。

清明节,感恩所有先烈英雄和所有故去的人民战士,同时怀念留着时光里的亲人们。

翩翩游侠

晚上和近亲小聚,久违的团聚让疲惫压抑的身心得到了释放,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暂时分割了亲友的联系,但也让人明白亲情的可贵,更加珍惜相聚时刻

晚上和近亲小聚,久违的团聚让疲惫压抑的身心得到了释放,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暂时分割了亲友的联系,但也让人明白亲情的可贵,更加珍惜相聚时刻

叶子骑士

叶子

我是一片叶子

我爱上了一位每日途径树下的女孩

我喜欢每天注视她走近,再目送她离开

她总能让我感到快乐


可她却从未注意过我   

我不甘心

我便日日向丘比特祈祷


于是我在等待中渡过了春天

又在期待中熬过了夏天

命运之神终于发了善心  


我想我的机会来了

因为我又一次看见了她


我虔诚的向风恳求

请您折断我的叶柄吧…

接着

我刻意的模仿枯叶蝶的姿态   在空中翻转

像个小丑


我想  我一定是她所见过最美的叶子吧

如果我刚好停驻在她的脚前...


我是一片叶子

我爱上了一位每日途径树下的女孩

我喜欢每天注视她走近,再目送她离开

她总能让我感到快乐


可她却从未注意过我   

我不甘心

我便日日向丘比特祈祷


于是我在等待中渡过了春天

又在期待中熬过了夏天

命运之神终于发了善心  


我想我的机会来了

因为我又一次看见了她


我虔诚的向风恳求

请您折断我的叶柄吧…

接着

我刻意的模仿枯叶蝶的姿态   在空中翻转

像个小丑


我想  我一定是她所见过最美的叶子吧

如果我刚好停驻在她的脚前

她定会将我拾起 并用作书签

这样她的剪水明眸中   就会有我一席之地


我相信她会的


她越来越近了

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心跳

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脚步声


我期待着 闭上了眼…


“咔嚓”

 。。。
















七个八个九个

恭喜我终于发了第一条帖子🎆

写一下今天的经历吧:

今天起床有点晚了,没跑成步,上午刷了会微博,找选题的人物,做了一些新闻心理学的笔记嗯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下午吃完饭,去街上买了菜,去亲戚取东西,回来后带着小姐妹去拍照,如下(周末修出来

晚上跑了三十七分钟的步,慢跑 还蛮舒服嘻嘻。


ps今日独特瞬间:有个小男孩今天好像要回去了来跟我们道别,前几天一直跟我们玩。


恭喜我终于发了第一条帖子🎆

写一下今天的经历吧:

今天起床有点晚了,没跑成步,上午刷了会微博,找选题的人物,做了一些新闻心理学的笔记嗯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下午吃完饭,去街上买了菜,去亲戚取东西,回来后带着小姐妹去拍照,如下(周末修出来

晚上跑了三十七分钟的步,慢跑 还蛮舒服嘻嘻。


ps今日独特瞬间:有个小男孩今天好像要回去了来跟我们道别,前几天一直跟我们玩。


梦里.

《独行》(新坑预警)

——  他曾经独自一个人走着一条路    也曾想过就这么走下去。


——  独行  是专属于他的名词。


——  一个人倒也自在。他这样想。


——  他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在黑暗中独行。知道他遇到了生命中唯一的一缕阳光。


——  温暖的  耀眼的  这辈子没有感受过的阳光。


——  他抗拒那阳光的接近  他惧...



——  他曾经独自一个人走着一条路    也曾想过就这么走下去。



——  独行  是专属于他的名词。



——  一个人倒也自在。他这样想。



——  他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在黑暗中独行。知道他遇到了生命中唯一的一缕阳光。



——  温暖的  耀眼的  这辈子没有感受过的阳光。



——  他抗拒那阳光的接近  他惧  因为那是不属于他的光。

    ​


——  他无数次想推开“它”  却狠不下心  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  在他都认知中  他是属于黑暗的人  高傲的拒绝“它”的靠近。



——  直到他亲手掐灭那一缕光。



——  他摆脱过独行  却又固执的把自己归属于独行。



——  不配。



——  失去光  才是真正的独行。







对于我今天没有更甜文...我很抱歉。


因为我准备开新坑啦!结果努力的一天,大纲还没写完。(其实就是给自己咕咕咕找借口)


想着总不能白瞎这一天,干脆把预告发出来。


如果觉得老套就不用点开了。(嗯...虽然已经在最后了)


最后,祝愿新坑一切顺利~

庆曦

二刷发现一组奇怪的情头?(bushi

这种可以打个人tag吗,第一次发,有什么做错的地方可以指出~(⑉• •⑉)‥♡

二刷发现一组奇怪的情头?(bushi

这种可以打个人tag吗,第一次发,有什么做错的地方可以指出~(⑉• •⑉)‥♡

菩提子
睡前佛系一锻!!!

睡前佛系一锻!!!

睡前佛系一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