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草丝的日子 · 食

152浏览    14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5 17:35
草丝的日子

等 待

等待是一个状态,也是一个话题。在中国,等待是一个常态。深秋时节到上海见艺术家查国钧、电影艺术家张芝华,很多年没见到他们了,神态和热情还是从前的,可被拜访的人和前去拜访的人都资深了,但话题也还是从前的老话题。“等待”似乎成了一个永恒的话题。查老师拿出一本画册给我们看,这个画展原是要在北京展出的,不让展,封了策展人。查老师说:”这本画册不能送你们,只有一本。”

日子似乎又倒回去了,回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当年那个轰动上海和中国美术界的“八三年阶段绘画实验展,又名”复旦十人画展“被封,展了一天半被封。八十年代那场“清污”运动实在厉害。尽管文革已结束,对非主流的亚文化毫不手软。...

等 待

等待是一个状态,也是一个话题。在中国,等待是一个常态。深秋时节到上海见艺术家查国钧、电影艺术家张芝华,很多年没见到他们了,神态和热情还是从前的,可被拜访的人和前去拜访的人都资深了,但话题也还是从前的老话题。“等待”似乎成了一个永恒的话题。查老师拿出一本画册给我们看,这个画展原是要在北京展出的,不让展,封了策展人。查老师说:”这本画册不能送你们,只有一本。”

日子似乎又倒回去了,回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当年那个轰动上海和中国美术界的“八三年阶段绘画实验展,又名”复旦十人画展“被封,展了一天半被封。八十年代那场“清污”运动实在厉害。尽管文革已结束,对非主流的亚文化毫不手软。从眼前回看,很有黑色幽默的意味。见张芝华自然就是那部上个世纪九七年被禁八年的沪语电影,《赵先生》,这是一部独立制作,获得过国际电影奖的电影。她在这部电影饰演赵先生的妻,下岗女工张若敏,还原那一时代上海的市井生活,张芝华的纯自然的表演真棒,这就是电影,是一部海派电影。回过头来看这部电影,一男三女的故事似乎有一种寓意,有人看到的是男权,而我看到的是寓意。用横断面的故事,展示了儒雅的的上海知识分子在沉重的市井生活中的真实欲望,这是人生的悲喜剧,在这部电影中最善良的,最没有希望的人是张若敏。她,他们在大时代中是铺路石,在小家庭中也是铺路石。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这部电影还被封着。之后过了八年才以DVD的形式放行。不管怎么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算一个好时代,没有独立电影,就不会有这部《赵先生》中国电影的经典。

坐在十八层楼顶画室外面的露台上,眺望到的大都是这十几年新盖的高楼密密匝匝,还好,都在远处,张芝华给我们看她的一本影集,这本影集是她的影迷帮她做的,从第一部电影的剧照开始,一直到后来的后来……岁月是无可解释的,走到哪步是哪步。

天色渐暗,我们又到画室看查老师的画。查老师的画是系列主题《混沌世界》《自然而然》无论是绚丽的抽象还是灰暗的抽象都呈现出大自然元素日月水火山石田土烟云气韵流动的色彩之悦目美。扇形、瓷器、宣纸、彩墨都是物质的东方元素,油画、布面、丙烯颜料……把西方艺术元素柔和在一起象征地表现东方神秘世界观之具象。查老师还给我们看了最有时代记号的一个系列,这个系列,厚厚的一叠,全是七十年代在农场的时候画的,风景的,色彩单纯明丽,水粉,绿色调居多。这个系列有我们童年和少年时代的生活印象。查先生比划给我们看,这些画,应该怎么布展。(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 新动向 ·

1. 早上看到上面要大力发展网络文学消息,官方为网络文学正名,配套政策须引产业迎利好;2.晚上看到“青春文学”写作者不靠写作吃饭的报道;3 中午看到敢和央视撕逼的90后摄影师王源宗的相关文章。版权问题是关键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半睡半看。题目出来了,就要做功课。看到“产业”和“利好”两个字,心发抖。官方的眼睛看到这两个词,我等就没份了。最关键的是环境不具备,连央视都可以无视版权,都可以说出蔑视著作权人的话(电话录音),而盗版者敢把著作权人的水印裁剪掉,著作权人的利益还有什么保障。在一个盗版大国说配套政策而不说法律,仔细想想,我等对前景只有恐惧和失望。

再说第2条消息:青春文学写...

1. 早上看到上面要大力发展网络文学消息,官方为网络文学正名,配套政策须引产业迎利好;2.晚上看到“青春文学”写作者不靠写作吃饭的报道;3 中午看到敢和央视撕逼的90后摄影师王源宗的相关文章。版权问题是关键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半睡半看。题目出来了,就要做功课。看到“产业”和“利好”两个字,心发抖。官方的眼睛看到这两个词,我等就没份了。最关键的是环境不具备,连央视都可以无视版权,都可以说出蔑视著作权人的话(电话录音),而盗版者敢把著作权人的水印裁剪掉,著作权人的利益还有什么保障。在一个盗版大国说配套政策而不说法律,仔细想想,我等对前景只有恐惧和失望。

再说第2条消息:青春文学写作者不靠写作吃饭的报道,显然给出了一个模糊潜台词,网络写作是写作是青春文学作者的娱乐消费,不是赖以为生的创造性劳动,可以不付稿酬或少付稿酬。这是“利好”的理由. 利好,谁的利好?网络上的著作权和知识产权用什么来保护?就是说制定了法律,仅仅靠法律是不够的,还必须有保护网络版权的技术。中国有网络屏蔽技术,没有保护网络版权,把好利分配给著作权人和知识产权人的技术。(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 小 黑 &m...

· 小 黑 ·

傍晚路过一家粥店,在粥店门口的台阶上看到这只全黑的小黑猫,特别喜欢它的眼神,警觉的、怯怯的。我常在这条路上走,它刚到这粥店不久,不常出来。用手机为它拍照。粥店在家门口,坡下。我家在半坡上。从谷歌卫星地图上看,我和小黑是邻居。粥店有老鼠,小黑是逮老鼠的猫,是黑猫警长。它瘦,正在拔长,拔高,长身材,像刚刚小学毕业刚刚上了中学的中学生。为小黑猫拍了照,继续往坡上走,从小黑猫家到我家还有100米。

九月里做的事很多,但是坏消息也很多,LinkedIn 上的主邮箱被关闭断开了,两年发展了肆仟壹佰多个人脉,建立的人脉都要被破坏,...

· 小 黑 ·

傍晚路过一家粥店,在粥店门口的台阶上看到这只全黑的小黑猫,特别喜欢它的眼神,警觉的、怯怯的。我常在这条路上走,它刚到这粥店不久,不常出来。用手机为它拍照。粥店在家门口,坡下。我家在半坡上。从谷歌卫星地图上看,我和小黑是邻居。粥店有老鼠,小黑是逮老鼠的猫,是黑猫警长。它瘦,正在拔长,拔高,长身材,像刚刚小学毕业刚刚上了中学的中学生。为小黑猫拍了照,继续往坡上走,从小黑猫家到我家还有100米。

九月里做的事很多,但是坏消息也很多,LinkedIn 上的主邮箱被关闭断开了,两年发展了肆仟壹佰多个人脉,建立的人脉都要被破坏,信发不进我的邮箱。这个世道无诚信可言!十月里平添了许多事,要把随手写在一些博客里的文字全都复制下网,不定啥时被丧心病狂全关上。靠不住。九月本猫对LOFTER最大贡献:1234都是务实方向,不许嘴讲话,不能不许嘴吃饭。眼下的生活实在浑浊,想想都觉得沤馊。人都做志愿者还这么被欺侮。小黑啊,这话对你说了,你也不懂啊!

草丝的日子
原點寫作 坐在這條路邊的十朝博...

原點寫作

坐在這條路邊的十朝博物館,搞定了《林間的草地》裏的三篇小説《梅雨霏霏》《不安分的春天》《窗帘》,前面兩篇寫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發表于《青春》雜志,後面一篇寫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發表于《湖南文學》雜志。這裏,是這三篇小説的原點,氣場之强大,强大到讓我再次修訂目錄,把這三篇小説排列在了一起。這樣,這本書就有了很深的意思。萬萬不可急功近利,很多想法都是慢中得來的。好題材,好選題,一定要精心做,特別是這類有保存價值的文本,那是一個一去不復返的時代,一個沒有解釋的時代,不能讓已經在自己筆下的生活煙消殞滅。坐在這裏,我才真正懂了海明威的"冰山一角“。望著夕陽照耀在路邊高大的懸鈴木上光...

原點寫作

坐在這條路邊的十朝博物館,搞定了《林間的草地》裏的三篇小説《梅雨霏霏》《不安分的春天》《窗帘》,前面兩篇寫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發表于《青春》雜志,後面一篇寫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發表于《湖南文學》雜志。這裏,是這三篇小説的原點,氣場之强大,强大到讓我再次修訂目錄,把這三篇小説排列在了一起。這樣,這本書就有了很深的意思。萬萬不可急功近利,很多想法都是慢中得來的。好題材,好選題,一定要精心做,特別是這類有保存價值的文本,那是一個一去不復返的時代,一個沒有解釋的時代,不能讓已經在自己筆下的生活煙消殞滅。坐在這裏,我才真正懂了海明威的"冰山一角“。望著夕陽照耀在路邊高大的懸鈴木上光輝,我心除了感慨,還是感概。外地游客到這裏,多數會迷路,而我,是這裏的活地圖。

(圖文/王心麗)



草丝的日子
又回到这里,昨傍晚在河边散步。...

又回到这里,昨傍晚在河边散步。烦躁的心情因换了生活环境而化解,撸到美图,心情特好,写博客需要有美图,我将长期与博客写作相依为命,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一个作家只要活着,就要写作,有公众目光所即的地方都可写满文字,表述自己的生活所感和所思所想。

今天阴云密布,午后北方的冷空气来了,有了秋之凉意。今年中秋过了快十天了,满街的人都还是夏天的样子,穿短裤和T恤。

发现凡是和网络相连的微机都完蛋了。世纪初的网络是提升人的智商的,而现在的网络是把人的智商往下拉,拉到弱智,全面地控制人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是在法制不健全的极权国家和地区,这东西是洗脑,控制思想和行动的工具。可恶...

又回到这里,昨傍晚在河边散步。烦躁的心情因换了生活环境而化解,撸到美图,心情特好,写博客需要有美图,我将长期与博客写作相依为命,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一个作家只要活着,就要写作,有公众目光所即的地方都可写满文字,表述自己的生活所感和所思所想。

今天阴云密布,午后北方的冷空气来了,有了秋之凉意。今年中秋过了快十天了,满街的人都还是夏天的样子,穿短裤和T恤。

发现凡是和网络相连的微机都完蛋了。世纪初的网络是提升人的智商的,而现在的网络是把人的智商往下拉,拉到弱智,全面地控制人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是在法制不健全的极权国家和地区,这东西是洗脑,控制思想和行动的工具。可恶而可怕。一切行踪在数据库里都有记录,上不上机都控制你,如刷脸。

被人工智能化的人群将不会用笔写字,也不会心算和速算,他们会很懒,一切依赖被设计好的程序,不愿做稍微麻烦的,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工作,不愿动脑筋,不会独立思考问题,一切都被暗示所控制,盲从而情绪化。

手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于青少年尤其是。等发现了,脑已残,人生过去大半,连刷新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了。(图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再說定力 呆在坑裏,過坑裏的生...

再說定力

呆在坑裏,過坑裏的生活,要緊的是定力。不受大環境干擾,不受各種空名和高帽子,“高尚帽子”的誘惑。這些説起來容易,做起來相當不容易。對自己說:你是最好的,當然你必須把所有的文稿修訂完畢,你才是最好的。

“定力”不是空話。是在調整生活后,在調整生活基礎上的定力。這幾天調整了冰箱,母親離世三年,我第一次恢復了母親在世時的生活水準,在冰箱裏放了隨手可拿適合自己的優質蛋白的食物,民以食爲天。然後就是閲讀與寫作的環境,然後就是心態。呆在坑裏比蟄伏在水下更厲害,蟄伏水下隨時都會浮上來冒一個泡泡,呆在坑裏就是目標明確的堅持,韌性生存。

出版紙書實驗到二〇一九年三月已結束。整個過程和結果都十分明...

再說定力

呆在坑裏,過坑裏的生活,要緊的是定力。不受大環境干擾,不受各種空名和高帽子,“高尚帽子”的誘惑。這些説起來容易,做起來相當不容易。對自己說:你是最好的,當然你必須把所有的文稿修訂完畢,你才是最好的。

“定力”不是空話。是在調整生活后,在調整生活基礎上的定力。這幾天調整了冰箱,母親離世三年,我第一次恢復了母親在世時的生活水準,在冰箱裏放了隨手可拿適合自己的優質蛋白的食物,民以食爲天。然後就是閲讀與寫作的環境,然後就是心態。呆在坑裏比蟄伏在水下更厲害,蟄伏水下隨時都會浮上來冒一個泡泡,呆在坑裏就是目標明確的堅持,韌性生存。

出版紙書實驗到二〇一九年三月已結束。整個過程和結果都十分明確、明細。不要存在任何幻想,一件事做了三年,你盡了全部的努力和爭取,投入了心智,也投入了金錢,都沒有做成,這是前車之鑒。這是你的第二十部原創作品,不是第二部原創作品!現階段這事成功希望為零。所説的成功很是具體的,做出來必定吃得上飯,才叫成功。你是社会的人,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人。太陽和月亮都不會從西面出來,這些話都不是抱怨,是實驗結果。

定力不是憑空而言的,首先要拎清:圖書出版社說要吃飯,圖書經銷商說要吃飯,你這個作者是不是更要吃飯?要吃飯,要吃文學的飯,文本的飯就是運行規則。不求更好的日子,只要恢復到上個世紀末本世紀初的吃飯標準,按這個規則就不會被忽悠。你面對是是一個充滿忽悠和不守信的社會,聼其言是不作數的,觀其行有一大半也是不作數的,只有在合作過程中,才能得到第一手“真知”。世道就是這麽殘酷。(圖文/王心麗)





草丝的日子
早 读 昨天早上读清人恽寿平的...

早 读

昨天早上读清人恽寿平的《南田画跋》,读到"静水深流“四个字。甚喜欢。在烦躁的酷热季节,这四个字里面有许多的凉意,在嘈杂烦乱无逻辑的年代,读到了流水的肌理。把“静水深流”四个字工整地写在日记本上。

稍晚与宁文兄约定前往月牙湖观摩南京市慈善总会主办的俞律和李玉琴伉俪书画展,俞律老师九十有二,李玉琴老师八十有六,两位老人的字画里有情,有趣,有韵味,日常生活小情趣,怡然自得。读画,读字,读情,读趣,读字画里的逸趣神韵,读二老的人生经历,学二老的人生态度,都在枯湿浓淡之间。

俞老早年在上海和我母亲是大学同学,长我母亲一岁,我母亲离开这世界快三年了。见到俞老,坐在他身边,...

早 读

昨天早上读清人恽寿平的《南田画跋》,读到"静水深流“四个字。甚喜欢。在烦躁的酷热季节,这四个字里面有许多的凉意,在嘈杂烦乱无逻辑的年代,读到了流水的肌理。把“静水深流”四个字工整地写在日记本上。

稍晚与宁文兄约定前往月牙湖观摩南京市慈善总会主办的俞律和李玉琴伉俪书画展,俞律老师九十有二,李玉琴老师八十有六,两位老人的字画里有情,有趣,有韵味,日常生活小情趣,怡然自得。读画,读字,读情,读趣,读字画里的逸趣神韵,读二老的人生经历,学二老的人生态度,都在枯湿浓淡之间。

俞老早年在上海和我母亲是大学同学,长我母亲一岁,我母亲离开这世界快三年了。见到俞老,坐在他身边,坐在长辈的身边,非常温馨,感觉又回到从前。想到我的父母亲,不免唏嘘感慨。

人活着, 健康地活着,快乐地活着,与世无争地活着,真好,心态好,才能健康地活着,活着才是硬道理。母亲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赴美一年,回来后便不问政治,潜心习画。但是已经迟了,若是早一点,再早一点脱离政治专业,早一点用“出世”的态度“入世”,不定现在还活着。生活中不存在如果,也不存在若是。母亲六十八岁退休,和母亲同年代,同专业的还有两位女专家,三位都已谢幕。我父亲走得更早,他们“聊天小沙龙”的愤世嫉俗的聊友,一年走一个,一个比一个走得快。愤世嫉俗,对自己的伤害最大。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江河之远,与庙堂之高是不搭界的。更何况中国的庙堂有层层帷幕,君与民的关系,史书上记载得实在太明确了。只要君不太昏,民总有民的日子。

当晚在电话里同宁文谈感想:1.大多数能成为老寿星的人是心态超好的人,大腹能容,笑口常开,为人豁达,宠辱不惊 。2.静水深流,入世出世,进退有度。3.人与人相比的临了是寿命,大器总是晚成的,修炼到夕阳红才是真功,当然,夕阳也有夏冬之别。老辣,老道,老顽童,老顽童才是最高境界。

 

(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 洒 脱 &m...

· 洒 脱 ·这日子要悠着过,因为看不到前途。努力是一方面,你已经够努力了。有时侯命该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现在是三个都缺。所以要悠着过日子。这社会只会变得与你的价值观越来越远,临了你就是同风车打仗的唐吉可德。所有人都说眼下的理想:搞点钱,玩玩,再搞钱,再玩玩,洒脱一点。你怎么就洒脱不起来呢?但是你与他们不同,你是要搞饭吃的。人自甘颓废了,就是行尸走肉。最近十分奇怪,到处封喉,不让人表达自己的想法。天哪,怎么会沦落到这一步,我看这样连小钱都快搞不到了。

洒脱:把钱挥洒掉,然后裸奔?

这些天在南通总算恢复了元气,本来预计今天回...

· 洒 脱 ·这日子要悠着过,因为看不到前途。努力是一方面,你已经够努力了。有时侯命该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现在是三个都缺。所以要悠着过日子。这社会只会变得与你的价值观越来越远,临了你就是同风车打仗的唐吉可德。所有人都说眼下的理想:搞点钱,玩玩,再搞钱,再玩玩,洒脱一点。你怎么就洒脱不起来呢?但是你与他们不同,你是要搞饭吃的。人自甘颓废了,就是行尸走肉。最近十分奇怪,到处封喉,不让人表达自己的想法。天哪,怎么会沦落到这一步,我看这样连小钱都快搞不到了。

洒脱:把钱挥洒掉,然后裸奔?

这些天在南通总算恢复了元气,本来预计今天回宁,理家理累了,明天走。走到哪里都是独行者,没有必要那么赶。雨后蚊子很凶猛,晚饭后沿濠河散步就被咬了几大口。隔着袜子都咬。秋后的蚊子!

 

草丝的日子
· 碧山随感&...

 · 碧山随感·

       当今在很多乡村已见不到牛,“牛耕田”已成为书面文字。

      然在碧山乡间看到了牛,水牛!十分惊喜。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八十年代初台湾校园歌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当年台湾校园跟着收录机时代进入大陆。当年大陆的乡间少年通往城市的路,只有读书进城和进城当兵转业。大陆对城镇和乡村有严酷的户口控制。导致乡村青年厌恶自己生长在乡村的蓝印命运,大陆城市青年对台湾校园歌曲的喜爱,因为当年中国大陆...

 · 碧山随感·

       当今在很多乡村已见不到牛,“牛耕田”已成为书面文字。

      然在碧山乡间看到了牛,水牛!十分惊喜。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八十年代初台湾校园歌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当年台湾校园跟着收录机时代进入大陆。当年大陆的乡间少年通往城市的路,只有读书进城和进城当兵转业。大陆对城镇和乡村有严酷的户口控制。导致乡村青年厌恶自己生长在乡村的蓝印命运,大陆城市青年对台湾校园歌曲的喜爱,因为当年中国大陆生活缺少“小清新的青春情怀”,那时的台湾政治已是蒋经国时代。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牧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直到二十一世纪2017的春天,我走在碧山的小路上才真正感受的与质朴的农耕生活一起融入大自然的这份怡然和美好。

       触景生情想到台湾导演侯孝贤的一系列青春片,疑惑进入电影里的生活氛围或情境,尽管有差别,但还能关联上。侯孝贤的青春电影电影是那年非典时期路学长给我开的必看电影目录,目录里有很多各国电影,凡是能能找到的都看了。对侯孝贤镜头语言印象非常深刻难忘。

       中国大陆的文化进程比台湾落后五十年。投资人李宏伟先生在台湾台东考察调研,发了一个乡村旅游的田头土灶项目在微信群里,一望无际的田野,田埂上排列了土灶,种田人中午的饭就在田间地头对付了。这是人与自然的贴近,与乡土的贴近,与劳动生活的贴近。人类的食物是从田野里生长出来的,要膜拜土地,善待田野,尊敬为提供人类食粮而劳动的人们。

       看到该劳作的季节闲适在田间的牛,水牛成了怀旧的观赏物,实在为它们担心,前些日子看的一本小书:《I have a dream》,这牛已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不需要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劳作了。但是整个牛类的命运也将改变,多舛莫测,凶多吉少。(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 算 账 ·

       这个题目写过不止一次,因为钱少,需要花钱的方面多,所以要经常算账。这次为徕卡照相机算账。一算账气就不打一处来,一部长篇小说的稿酬都换不来一部徕卡数码相机,这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去年买了一只LEICA D-LUX6 一般玩玩的,手感好啊,消费级的,玩了两个月就想再买,升级。买还是不买,很纠结,因为来钱不易,真的不敢花钱,钱要花在最需要的方面。可玩照相机是有年龄的,现在已不愿意用单反照相机,嫌重。玩照相机要能跑,长腿,这是另一个条件限制。

 人不是天地日月,不可能万寿无疆。七老八十的时候只要不痴不呆还能坐...

       这个题目写过不止一次,因为钱少,需要花钱的方面多,所以要经常算账。这次为徕卡照相机算账。一算账气就不打一处来,一部长篇小说的稿酬都换不来一部徕卡数码相机,这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去年买了一只LEICA D-LUX6 一般玩玩的,手感好啊,消费级的,玩了两个月就想再买,升级。买还是不买,很纠结,因为来钱不易,真的不敢花钱,钱要花在最需要的方面。可玩照相机是有年龄的,现在已不愿意用单反照相机,嫌重。玩照相机要能跑,长腿,这是另一个条件限制。

 人不是天地日月,不可能万寿无疆。七老八十的时候只要不痴不呆还能坐在家里写作,拿着照相机四处拍摄就要当心再当心不能折了腿脚。所以玩照相机要趁早玩。假如人到七老八十的时候坐在家里写作,能换到钱,现在就不在乎花钱,“天生我财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这是李白的诗句。小时候就会背的,也是我的文学动力之一。拉美作家是用稿酬养活文学的。作家们谈稿酬,算稿酬是诚实的。但是现实不是这样的,眼下中国大陆写作者的稿酬是全世界最低廉的。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心里明白不让说。什么都开放了,惟有出版一块非但不开放,反而更垄断。说薄利,薄利还要垄断,骗鬼啊!苦逼的眼前,看不见的未来,谁之过?

过去的六年本人要是不做电书测试,不寻找传播新空间,而是吊在纸媒出版的一棵树上,为了把稿字印成书,削足适履,压低稿酬,做写字狗,提升不谈,只怕要写到尘土里去了!即便外表光鲜,内心里真真苦逼到骨髓。所好这个“如果“对我来说是被删除的。告诫自己:钱怎么花都不能花在奢侈方面,要忍住,克制。现在手里的钱都是“钱种”还有实验没有做,这个实验是需要花钱的,没有人支付这个实验的钱,就必须用自己的钱。想法有了两年,在心里。若不做,永远是想法,只有付诸行动,才会有成功的机会。然还要有瞅准机会的眼光才能圆满。

  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奇怪的事

接连两天外出改稿,效率非常之高,在东郊坐六七个小时,也不感觉累,一回到家就感觉累,坐不多久就要躺下。我把这个懒惰的现象叫做“晒网”。家里有什么鬼?气场不行?


在东郊坐,摊开稿纸,有精神,有力氣,有靈感。摆场子是要花银子的,沒有銀子是擺不了場子的。难道花了银子就不累,不花银子就累?真是笑话。但是东郊那里人来人往,不很安静。我喜歡安静。沒有找到安靜的角落。但是原点的气场实在厉害。

最近不能喝濃茶,不能喝咖啡,但是必須消費,點一款普爾菊花茶。可选的太少了。

今天一早奔到東郊擼圖,用相機擼圖,寫博客沒有圖片效果不是很好的。那么多图片哪里来?一张一张拍出来的。清晨的陽光下,一邊走,一邊想,昨晚在微...

接连两天外出改稿,效率非常之高,在东郊坐六七个小时,也不感觉累,一回到家就感觉累,坐不多久就要躺下。我把这个懒惰的现象叫做“晒网”。家里有什么鬼?气场不行?


在东郊坐,摊开稿纸,有精神,有力氣,有靈感。摆场子是要花银子的,沒有銀子是擺不了場子的。难道花了银子就不累,不花银子就累?真是笑话。但是东郊那里人来人往,不很安静。我喜歡安静。沒有找到安靜的角落。但是原点的气场实在厉害。

最近不能喝濃茶,不能喝咖啡,但是必須消費,點一款普爾菊花茶。可选的太少了。

今天一早奔到東郊擼圖,用相機擼圖,寫博客沒有圖片效果不是很好的。那么多图片哪里来?一张一张拍出来的。清晨的陽光下,一邊走,一邊想,昨晚在微信裏看到一些現象,有些人被猫激活了,他們很不舒服,敏感地做了不少動作。想笑,忍住了,沒有戴口罩,若戴了口罩,就愉快地笑出來了。對自己說:現在你是斜杠:紙媒寫作/電媒寫作。青蛙?烏龜?水鳥?还是做独行侠的鱼,潜水快乐。

(文/王心麗)

霧 愛 Love Fog

入 定!

这两天状态很差,莫名的郁闷无法排遣,昨天参加董健师告别仪式,十分压抑。没有悼词,没有评价,没有哀乐,只有鲜花和沉默不语的亲朋好友。“干预”已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回到城里,独自坐在宝莱纳吃午饭,一边吃一边流泪。不得不承认处在一个十分糟糕的生活环境中。父亲离世十年了,母亲也离世三年了,这三年我尽了全力,还是一事无成。对自己说:要入定!要有平常心,最高境界的生活是隐于市!天体每秒钟都在运行。结账的时候,服务员拿来账单说:看好,这是你点的三样,106元!服务员是新来的,以为我会为这个价格惊讶,她以衣貌取人了。也许我只该吃16元的饭!其实不在于便宜和贵,有朋友一元钱的午餐比我吃得好多多,要懂人不可比人的...

这两天状态很差,莫名的郁闷无法排遣,昨天参加董健师告别仪式,十分压抑。没有悼词,没有评价,没有哀乐,只有鲜花和沉默不语的亲朋好友。“干预”已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回到城里,独自坐在宝莱纳吃午饭,一边吃一边流泪。不得不承认处在一个十分糟糕的生活环境中。父亲离世十年了,母亲也离世三年了,这三年我尽了全力,还是一事无成。对自己说:要入定!要有平常心,最高境界的生活是隐于市!天体每秒钟都在运行。结账的时候,服务员拿来账单说:看好,这是你点的三样,106元!服务员是新来的,以为我会为这个价格惊讶,她以衣貌取人了。也许我只该吃16元的饭!其实不在于便宜和贵,有朋友一元钱的午餐比我吃得好多多,要懂人不可比人的道理。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总是在这里用餐,在迷人的灯光中迷惑自己敏感的心。用餐只是一种仪式,证明自己活着。安抚一颗不平静的心是需要物质付出的,有价的。一份三文鱼色拉,一份传统牛肉汤,一壶英式红茶,这算一份简餐。贵是贵了些,但能入定也很好。单身猫过单身猫的的日子,一猫饱全家饱,已习惯这样的生活,与这里的其他消费者不同的是在酒吧坐,却滴酒不能沾。宝莱纳的鲜黑啤,好极了。

(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金牛座

金牛座的人天生就会算账,算账是他们的本能。因为会算账,别人看不到的漏洞和劫财,以及潜藏的危机,他们都能看到。从眼前往以后看,把资源转变为账面上的财富,怕是越来越难了。劫财太多。漏洞多,劫财更多,越搞不到钱,越是被劫。无论在南京还是在南通,都看到路边的店面关门打烊,很久都没有商户来租用的景象。这是一个社会最危险的现象,一棵植物根系坏死,那么这科植物很快就要落叶、枯枝,濒临死亡。

前几天遇到弟弟的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送纪念册《岁月如歌》给我,他在前十七年间买了房子,以房养房,女儿在国外完成了高等教育。我一个人生活,为嘛处处觉得手头紧张。因为我是自由作家,我的稿酬没有房价增长快,而且是负增长,早些年...

金牛座的人天生就会算账,算账是他们的本能。因为会算账,别人看不到的漏洞和劫财,以及潜藏的危机,他们都能看到。从眼前往以后看,把资源转变为账面上的财富,怕是越来越难了。劫财太多。漏洞多,劫财更多,越搞不到钱,越是被劫。无论在南京还是在南通,都看到路边的店面关门打烊,很久都没有商户来租用的景象。这是一个社会最危险的现象,一棵植物根系坏死,那么这科植物很快就要落叶、枯枝,濒临死亡。

前几天遇到弟弟的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送纪念册《岁月如歌》给我,他在前十七年间买了房子,以房养房,女儿在国外完成了高等教育。我一个人生活,为嘛处处觉得手头紧张。因为我是自由作家,我的稿酬没有房价增长快,而且是负增长,早些年我没有固定的收入,不能参加按揭买房,原先就职的国企,没有分配给我房子,我没有原始资源参与社会交易(把老房做抵押贷款买新房,再用新房做抵押,买更新房的连环交易)。所以在这个城市里,在这个国家里,我是一个完全出局的人,目前我不如碧山村民。我的利益是被剥夺的。这是一方面的被剥夺。另外在自我维生方面步步被墙。智慧加努力为零效益,在与谷歌的合伙方面,谷歌没有因为我是最小最微弱的合伙人而忽视我,忽略我。我的利益是被这边墙住的。取消了独立域名就丧失了创业机会,意味着只有参与,永无大数据时代的利益分享,羊毛出在牛身上,到猪那里拿钱都不可能。这是怎样的苛刻盘剥,怎样的掠夺,普通人要有怎样的脑子才能算得了这笔账。有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沦落为穷人,为什么老是亏损,我知道。

没有经济利益的人,他们的社会坐标在哪里?他们的社会地位在哪里?他们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在哪里?国家的概念太大,说生活的,他们的家庭地位和尊严在哪里?

除非闷在家里不与任何人交往,一旦外出与人交往就触景生情,脑子里就是一笔明细账。这不是患得患失,患得患失是选择时刻犹豫,而我、我是一个被强迫,被强迫定位在贫穷和没有尊严的人群之一,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草丝的日子

· 纯 夜 ·

      皖北乡间的夜是纯夜。我说的纯夜是没有光污染和声污染的自然状态里的夜。这样的夜在城市中心已没有了,或许在富人们的郊外别墅恐怕还有。但在我住的市中心已没有了。这次到皖北乡下感受了久违的纯夜。阴天,天空有厚厚的云层,看不到星空,但是黑和静让人感受到原生态的夜。

      带了一只LED电筒下乡,白亮的强光在无边的夜色里只是一个小白点。想到过去很多小说里对夜色的描写,也想到十八岁那年下乡第一次走夜路的情境。那时我读屠格涅夫的作品《猎人笔记》,一心向往乡间生活。可下到乡...

      皖北乡间的夜是纯夜。我说的纯夜是没有光污染和声污染的自然状态里的夜。这样的夜在城市中心已没有了,或许在富人们的郊外别墅恐怕还有。但在我住的市中心已没有了。这次到皖北乡下感受了久违的纯夜。阴天,天空有厚厚的云层,看不到星空,但是黑和静让人感受到原生态的夜。

      带了一只LED电筒下乡,白亮的强光在无边的夜色里只是一个小白点。想到过去很多小说里对夜色的描写,也想到十八岁那年下乡第一次走夜路的情境。那时我读屠格涅夫的作品《猎人笔记》,一心向往乡间生活。可下到乡下全然不是猎人笔记里的描写,因为那处乡间是中国的乡间。这处乡间何尝不是中国的乡间?

       平时一掠而过的感想在浓漫的夜色里如奇异的星光闪现,灵感和思维都异常活跃,感觉到一个文学自我的存在。在这里我是不是能写作?问自己,回答:能的。只要有遮风避雨的房子就能写。用文字描述乡间生活像画家写生一样容易。但是人不可能生活在文学中,忍不住说:如果……但是我越来越不喜欢假设。一切假设都必须用排除法来证实是否可行。但是总是忍不住用假设。

       来到乡下很荒诞?我想不。当我一进果园就感到一种危险一种被投资的危险。果农很容易在自己的家园里沦为投资者的劳动力,不知不觉地丧失对土地和果树的所有权。开发者会把这些看作投资机遇。被投资未必是件好事,自然的、民间的农户经济就不存在了。说果园只是一个比喻。在完全没有灯光的夜里,思维才会如此清晰地延伸到所有方面。

      听到第一遍鸡叫,第二遍鸡叫,第三遍鸡叫。皖北乡间的夜是寂静的。在南京我总以为自己耳鸣,到医院找专家查过,未见异常。到了乡间才懂:异常的是城里的噪音,声污染。(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明確,有一種生活戛然而止,不可能再有了。眼前的生活已對接到一個陌生的節點上。最近寫作找資料,翻看舊書,所謂舊書就是十幾年前,二十年前的書,那些書已不可能再印,很悲哀, 悲哀的是那個時代已過去了; 這慶幸,慶幸的是我此生與已過去的生活有關,有所經歷,並經歷全程,抓住那個時代的全部時間,一天也沒有浪費。

現在與未來的日子不僅需要健康的身體,還需要强健的心理,對於不習慣的生活要有長期的心理准備,這次修訂寫作新文本,是寫作以來最艱難的寫作,除了心里的光和自我文学信念,已无其它。我已被時間的流水衝刷蕩滌得只剩我活著肉身和屬於這個肉身的文學。有一種以示...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明確,有一種生活戛然而止,不可能再有了。眼前的生活已對接到一個陌生的節點上。最近寫作找資料,翻看舊書,所謂舊書就是十幾年前,二十年前的書,那些書已不可能再印,很悲哀, 悲哀的是那個時代已過去了; 這慶幸,慶幸的是我此生與已過去的生活有關,有所經歷,並經歷全程,抓住那個時代的全部時間,一天也沒有浪費。

現在與未來的日子不僅需要健康的身體,還需要强健的心理,對於不習慣的生活要有長期的心理准備,這次修訂寫作新文本,是寫作以來最艱難的寫作,除了心里的光和自我文学信念,已无其它。我已被時間的流水衝刷蕩滌得只剩我活著肉身和屬於這個肉身的文學。有一種以示決心的説法:剃了頭上,那麽我再度剃頭,第一次剃頭是三十年前。(圖文/王心麗)

草丝的日子

· 文本的魅力 ·

蜗居在家里写作,偶尔也外出活动,看风景,看看别人出书。起先很动心。现在是一种旁观,因为已知书籍行走不畅的原因。更多的人喜欢在书的环境、在书氛围里面喝咖啡,疗伤,冥想,阅读手机、和自己的心灵说话,为自己拍照。而不在意阅读了什么,也没有我等青少年时代的那种强烈的阅读欲。我希望出版的书是精神加物质的,是心灵感应,是传播媒介,是本真的表述,也有一笔满足心理价位的润笔。我是爱写作的人,也是爱书人,因为爱阅读而爱写作,因为爱写作而爱阅读。因为渴望倾诉而写作,因为渴望心灵共鸣而爱阅读。文字是我的画笔和颜料,是我的照相机和胶片。如果时光倒退二十年,真的无所谓出版什么,被审就被审,被删就被删,我有漫长的时间可通...

蜗居在家里写作,偶尔也外出活动,看风景,看看别人出书。起先很动心。现在是一种旁观,因为已知书籍行走不畅的原因。更多的人喜欢在书的环境、在书氛围里面喝咖啡,疗伤,冥想,阅读手机、和自己的心灵说话,为自己拍照。而不在意阅读了什么,也没有我等青少年时代的那种强烈的阅读欲。我希望出版的书是精神加物质的,是心灵感应,是传播媒介,是本真的表述,也有一笔满足心理价位的润笔。我是爱写作的人,也是爱书人,因为爱阅读而爱写作,因为爱写作而爱阅读。因为渴望倾诉而写作,因为渴望心灵共鸣而爱阅读。文字是我的画笔和颜料,是我的照相机和胶片。如果时光倒退二十年,真的无所谓出版什么,被审就被审,被删就被删,我有漫长的时间可通过再版、再次修改来完善、抵达原汁原味的本真文本。

2009年再版四部小说的经历证明:在文本的思想表达方面,又拉上了一层铁丝网,敏感段落和词汇又增加了。七年过去了,翻看一些读本,对艺术的精髓自由思想方面控制筛选更严。

从写作者的角度认为:作者的原生态本真文本为上品(没有被删改的)。只要文本有魅力,绕过眼前又何妨?航空母舰在浩瀚的大海中行驶,狭窄的海峡区域用小巧精锐的快艇。这是一个战略问题。作为一个资深写作者不会把自己的文字自我屏蔽起来,现在也不是只有纸质出版一条路可走。在这方面我的灵感又发芽了,已经发芽了。无论在什么载体上要展示的,全是自己的文字魅力:外面的和里面的,全方位的。这就是初衷。

上个世界九十年代阅读日本的浮世绘艺术,浮世绘是印在包装纸上的艺术,也是印在包装纸上的艺术广告,商业广告,和日本的商品一起漂洋过海到欧洲,我需要的就是无处不在的浮世绘精神。

对自己说:无论何时何地何载体上,你的魅力就在于文本与文字。这是你的实力,也是你拥有的合伙资格和合伙资源,无论在地球的哪个角落,只要各种类型的传媒载体存在,你的文字就存在。(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岁与月的见证

那天找书,在书橱里看到了这本通历,唏嘘感慨不已。马上就是2020年了,不觉得匆匆忙忙十八年过去了。这十八年我的生活变化实在之大。

而我看这本通历仍然是那么亲近,那么亲切,这里面收藏了一去不复返的好日子。拿着这本书,就拿着一去不复返的好年代,好时光,它知我知。面对这本书,我突然发现:过去的岁月是可以拿在手上回味的,无论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那年我的双亲都还健在,我曾经生命的365个昼夜,在这本通历里面。这本通历是香港海风出版社出版的。我的文友金艳蓉送我的。

2002年和1984年一样,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在我的文学经历的轨迹上做了一个标记:我的百万字长篇小说《落红沉香梦...

岁与月的见证

那天找书,在书橱里看到了这本通历,唏嘘感慨不已。马上就是2020年了,不觉得匆匆忙忙十八年过去了。这十八年我的生活变化实在之大。

而我看这本通历仍然是那么亲近,那么亲切,这里面收藏了一去不复返的好日子。拿着这本书,就拿着一去不复返的好年代,好时光,它知我知。面对这本书,我突然发现:过去的岁月是可以拿在手上回味的,无论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那年我的双亲都还健在,我曾经生命的365个昼夜,在这本通历里面。这本通历是香港海风出版社出版的。我的文友金艳蓉送我的。

2002年和1984年一样,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在我的文学经历的轨迹上做了一个标记:我的百万字长篇小说《落红沉香梦》《落红浮生缘》《落红迷归路》(落红三部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以为文学出版更宽松的时代即将到来。

这本2002年通历里还夹有一封陈老萌,老萌兄写给我的信,信纸已发黄,信是用蝇头小楷写的。之前我寄了一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陌生世界》给他,老萌兄对我这部长篇小说,谈了他的看法,评价了这部小说,并同当红的一些作家做了比较,这些私下的笔谈,不上网的。

拿着这本通历,又拿着这封信的时候, 犹如触摸到当年的岁月。 如果这封信是电子邮件,不会有书信的感觉。实物怀旧,比记忆怀旧,更为具体和强烈。

时代变化很快,特别是在中国,用邮票寄信的感觉,已是稀有感觉。夜里醒来,特别想用信笺写信,特别想拿着装在信封里的信,@到邮局去,买张邮票贴上,投进邮筒,再盼望回信。但是不知道,这信写给谁?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用纸笔写信了,眼下是一键清空的时代。(图文/王心丽)

图二,是2019中国最美图书,一本关于邮票的书.设计师 王俊

草丝的日子

初冬的味道

夜裏下雨了,迷迷糊糊中聽到雨聲,原計劃今天離開南京,早上卻臨時改變,到了東郊,享受這個溫暖的初冬,為了新書再拍一些初冬的圖片,都是。今年是枯秋,不要指望紅葉了,樹上的葉子,直接變枯,落下。林中的一些喜歡濕潤的灌木已枯死了。往返東郊這麽許多年第一次在林間聞到初冬的味道。這裏多三角楓,樹葉含糖高,濕潤的空氣中有微甜微酸的山楂味道。真想把這種味道做到我的書裏 ,這是激發靈感的味道。

《林間的草地》的文本被我修改得非常細緻,等於重新構思一本書。它和《碧山紀事》一樣美。對與我來説,我對於書來説,必須儘最大的努力做好。博客也需要制作,需要美图,感性的,直白的,贴身文字篇章,而模版是工程师做的,...

夜裏下雨了,迷迷糊糊中聽到雨聲,原計劃今天離開南京,早上卻臨時改變,到了東郊,享受這個溫暖的初冬,為了新書再拍一些初冬的圖片,都是。今年是枯秋,不要指望紅葉了,樹上的葉子,直接變枯,落下。林中的一些喜歡濕潤的灌木已枯死了。往返東郊這麽許多年第一次在林間聞到初冬的味道。這裏多三角楓,樹葉含糖高,濕潤的空氣中有微甜微酸的山楂味道。真想把這種味道做到我的書裏 ,這是激發靈感的味道。

《林間的草地》的文本被我修改得非常細緻,等於重新構思一本書。它和《碧山紀事》一樣美。對與我來説,我對於書來説,必須儘最大的努力做好。博客也需要制作,需要美图,感性的,直白的,贴身文字篇章,而模版是工程师做的,图片文字是我在模版上搭配的。纸书文章图片是我的,书的设计纸质选材是设计师的创作,文章和图片是设计师搭配的。虽然都是读本,区别差异是很大的。《碧山纪事》博客电书,三年我同步做了四个。纸书做成了,却未能出版!我认为写作是关联的,阅读却是井水河水两回事。纸书有味道,电书很难做出味道。博客电书便捷灵活,纸书出版过程很慢,受限制太多。《林间的草地》是一本散发出林间味道的纸书,这味道在字里行间,在每一个段落间忽隐忽现地弥散。它的一些篇章也将以另一种形式呈现于电书。这个时代赋予我更为灵活的创意。(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有 别 这是第三个春天进入碧...

 有 别

这是第三个春天进入碧山古村,无意间转身拍到了还未返青的树木。

人与人不同,树与树也不同。两天前在车上看到远处水边的柳已泛出蒙蒙的绿,柳是报春的树,寒风中的柳条绿了,春天已到。而眼前的还在深睡中的树会在清明时节突然醒来,然后疯狂地长出绿叶,一天一个样。

当今世事的变化与季节中的万物是不一样的,无规律可言。理想主义变成了一种十分可笑的主义。因为世事的走向与理想完全不搭界。就是整个强势的团队也跟不上世事的变化。“大美在民间”“大美在民间B”才几年?再说“碧山纪事”的写作这才几年?纸质书还未做出版,世间的情形已不是当初的情形。随后要做的图册的立意已完全随世事而改变了...

 有 别

这是第三个春天进入碧山古村,无意间转身拍到了还未返青的树木。

人与人不同,树与树也不同。两天前在车上看到远处水边的柳已泛出蒙蒙的绿,柳是报春的树,寒风中的柳条绿了,春天已到。而眼前的还在深睡中的树会在清明时节突然醒来,然后疯狂地长出绿叶,一天一个样。

当今世事的变化与季节中的万物是不一样的,无规律可言。理想主义变成了一种十分可笑的主义。因为世事的走向与理想完全不搭界。就是整个强势的团队也跟不上世事的变化。“大美在民间”“大美在民间B”才几年?再说“碧山纪事”的写作这才几年?纸质书还未做出版,世间的情形已不是当初的情形。随后要做的图册的立意已完全随世事而改变了,不想改变也得改变。

这日记也变得隐晦了,因为观察只是观察,如是要紧的话是不能说的。(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老猫的书生活

上午在网络上别苗头,寻路,午后读朋友的画册和朋友的小说,做阅读笔记。网络上有路没?刚刚抬头呼吸一下,又把猫头按到水底,混沌世界啊!猫要吃饭!只有一个想法:《碧山纪事》的初级目标:征订销售10000册。

在一个14亿人口大国,一本书征订销售10000册简直是小众之小众的小众!就是10000x5,这个数字还是小众之小众的小众。这点必须极其清醒。在死海里钓鱼,死海看上去一望无边全是水,里面能钓到老猫吃的鱼吗?!是做水粉,还是做靶向, 这是推广理念问题,对压根儿不买书的人做推广等于对牛弹琴,做适合他们书,臆想为他们服务,其实他们根本就不需要,书再便宜,再好,他们不需要。要为爱纸书的人服务,...

上午在网络上别苗头,寻路,午后读朋友的画册和朋友的小说,做阅读笔记。网络上有路没?刚刚抬头呼吸一下,又把猫头按到水底,混沌世界啊!猫要吃饭!只有一个想法:《碧山纪事》的初级目标:征订销售10000册。

在一个14亿人口大国,一本书征订销售10000册简直是小众之小众的小众!就是10000x5,这个数字还是小众之小众的小众。这点必须极其清醒。在死海里钓鱼,死海看上去一望无边全是水,里面能钓到老猫吃的鱼吗?!是做水粉,还是做靶向, 这是推广理念问题,对压根儿不买书的人做推广等于对牛弹琴,做适合他们书,臆想为他们服务,其实他们根本就不需要,书再便宜,再好,他们不需要。要为爱纸书的人服务,为他们制作最有亲和力的精美纸质图书。

昨天在亚马逊订购了一本制作PPT的书,接下来要为自己制作几个看起来专业的、规范的、漂亮的PPT。这年头这些都是必要的技能。这年头仍然要有理想,有抱负,矢志不移,无论做电书还是做纸书,都要百分之百的真诚,百分之百的热情。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有一部朝鲜电影《卖花姑娘》电影里有一句对白:只要心诚,石头也会开出花儿来。当然还有商界的、资深出版业的朋友支招。老猫,努力吧,路在脚下。(文/王心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