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荒九

74.2万浏览    1139参与
梓寻.

烟火 夕阳 湖水 青空 还有撒苦rua!🌸

这段故事里只有我和她


并不是两个女孩子单纯嗑cp!是恋与提瓦特哦哈哈哈 ୧⍢⃝୨发些和她在一起拍的照片诶嘿,虽然我俩究极杂食但是(怕踩雷我打了tag)

烟火 夕阳 湖水 青空 还有撒苦rua!🌸

这段故事里只有我和她


并不是两个女孩子单纯嗑cp!是恋与提瓦特哦哈哈哈 ୧⍢⃝୨发些和她在一起拍的照片诶嘿,虽然我俩究极杂食但是(怕踩雷我打了tag)

ZSYve

授权转载


来自twitter@KureNaiZ1

ID KureNaiZ1紅


🈲二传二改 🈲商用哦


前后没什么关系,就当做一个小合集

授权转载


来自twitter@KureNaiZ1

ID KureNaiZ1紅


🈲二传二改 🈲商用哦


前后没什么关系,就当做一个小合集

西戎

随便画的哈哈(看得见的潦草)

已经磕疯了

随便画的哈哈(看得见的潦草)

已经磕疯了

랑 언
试试水,看能不能放出来

试试水,看能不能放出来

试试水,看能不能放出来

神を殺す
占tag歉,原神官服,有没有大...

占tag歉,原神官服,有没有大佬带我打原神或者一起磕cp呜呜

uid128156129

占tag歉,原神官服,有没有大佬带我打原神或者一起磕cp呜呜

uid128156129

랑 언

憋不住,画完就想往外发

憋不住,画完就想往外发

零碎日ashi
荒九手书里的阿忍 很喜欢单独截...

荒九手书里的阿忍  很喜欢单独截来发一下

荒九手书里的阿忍  很喜欢单独截来发一下

原石全无真君

一点ooc摸鱼,大概是现代pa


“呦,你流鼻血啦?让我康康”


换个笔刷好快乐!!

一点ooc摸鱼,大概是现代pa


“呦,你流鼻血啦?让我康康”




换个笔刷好快乐!!

温酒醉歌

【占tap致歉,我真的难受,因为我不养一斗,不是讨厌一斗我大保底准备给以后温迪魈他们复刻用的,我就不应该为了久岐忍抽uo池子!我的错呜呜呜!】

啊啊啊!!!我要久岐忍不是一斗!!呜呜呜!为什么!我抽个久岐忍!40抽出个阿晴!!隔了五抽一个一斗!!

九条!!呜呜呜我要九条!!我稻妻角色没几个!!!

九条,你什么时候来……你家傻大个儿来了你啥时候来,虽然我最近磕荒九上头了但是这来自一斗傻大儿的爱太沉重了吧!!

来个九条给我收了这个一斗吧!【救命!】

【占tap致歉,我真的难受,因为我不养一斗,不是讨厌一斗我大保底准备给以后温迪魈他们复刻用的,我就不应该为了久岐忍抽uo池子!我的错呜呜呜!】

啊啊啊!!!我要久岐忍不是一斗!!呜呜呜!为什么!我抽个久岐忍!40抽出个阿晴!!隔了五抽一个一斗!!

九条!!呜呜呜我要九条!!我稻妻角色没几个!!!

九条,你什么时候来……你家傻大个儿来了你啥时候来,虽然我最近磕荒九上头了但是这来自一斗傻大儿的爱太沉重了吧!!

来个九条给我收了这个一斗吧!【救命!】

原神玩家重度依赖

记个梗

有个单机游戏「她最后对我说」

里面有一种花叫「天狗待宵花」

花语是「愿你的梦想成真」

看到天狗想到裟罗 某个场景下 想到斗子哥想要用自己的方式赢得人类的尊重的愿望

嗯 感觉我在狗叫 如果有会写的大佬可以看看(卑微)

对了游戏也不错可以看看

有个单机游戏「她最后对我说」

里面有一种花叫「天狗待宵花」

花语是「愿你的梦想成真」

看到天狗想到裟罗 某个场景下 想到斗子哥想要用自己的方式赢得人类的尊重的愿望

嗯 感觉我在狗叫 如果有会写的大佬可以看看(卑微)

对了游戏也不错可以看看

沐小九a

“终于忙完了(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九条大人!那个荒泷派又在闹事了!这次是那个荒泷一斗带头!!”

“(稻妻脏话)”


米忽悠的细节我真是又爱又恨!

我知道一些比例不对,我已经涂了大半的色,所以才懒得改了

今天也好累


“终于忙完了(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九条大人!那个荒泷派又在闹事了!这次是那个荒泷一斗带头!!”

“(稻妻脏话)”




米忽悠的细节我真是又爱又恨!

我知道一些比例不对,我已经涂了大半的色,所以才懒得改了

今天也好累


wwDNAww
B站广告,我tm直接代😋 真...

B站广告,我tm直接代😋

真香,嘿嘿,真香

B站广告,我tm直接代😋

真香,嘿嘿,真香

랑 언

老被屏,玉玉了。


需要有人和我口嗨小情侣

老被屏,玉玉了。


需要有人和我口嗨小情侣

臭写字的

【荒九】 帮派老大的罗曼史

 1.


 荒泷一斗的生活最近很不平静。


 虽然作为花坂街头上有名的混混,生活注定是难以平静,但是这段时间确实太夸张了……


此时此刻被一棒子打昏迷的帮派老大正被天领奉行的奥诘众们架着,身边的天狗大将抓着他手上锁链的另一头,将他拽入了那森严到能够隔断花坂街人间烟火之气...

 1.

        

 荒泷一斗的生活最近很不平静。

        

 虽然作为花坂街头上有名的混混,生活注定是难以平静,但是这段时间确实太夸张了……

        

此时此刻被一棒子打昏迷的帮派老大正被天领奉行的奥诘众们架着,身边的天狗大将抓着他手上锁链的另一头,将他拽入了那森严到能够隔断花坂街人间烟火之气的天守阁中。

        

“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三次了吧?”刚刚睡醒就要担任制服这只恶鬼的任务的木村打折哈欠,疲惫的说道。由于赤鬼最近入狱频率过于高了,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睡觉了。


       

“是啊,真不知道怎么回事。骑在神樱树上睡觉和到处抢孩子零食还能理解,衣衫不整怎么能作为被逮捕的理由啊。”有人附和道

        

“诶,你们看。”木村似乎发现了什么,小声说道

 

“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九条大人的神色好像有点……害羞?”


墙头不知什么时候站上了一名看样子就充满活力的红发少年,他翻下墙头,与木村勾肩搭背着,说道:


“诶,木村同心,这你们就不懂了吧,所谓逮捕和讯问不过是幌子,实际上是什么心思……啧啧啧……”


 队伍前方的九条裟罗听到了后方木心和红发少年的谈话,面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又染上了一阵蜜桃般的红。她努力使这抹害羞的桃红褪去——虽然不知道是否管用。旋即扭过头来大喝道:


“木村,鹿野院!你们两个,也想陪他一起去天领奉行府坐坐吗?”


木村赶忙道歉,吓出一声冷汗。心想这位从社奉行借来的鹿野院同心可真是胆大包天,居然连九条将军的心思都敢胡乱揣测。要是和这家伙走的太近得罪了九条大人,可没他好果子吃。想到这里,他甩开少年,如同耷拉的狗尾巴一样,低头跟在了九条身后。


没有人听到鹿野院小声且夹杂着粗口的抱怨……


就像没人看到九条耳根处的那一抹潮红一样


2.


九条裟罗最近的生活很不平静


虽然作为稻妻的大将,生活不平静是正常现象。但是身边的人都感觉到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就好像一潭清水中落入一尾小鱼一般。多了一份活力。无风自动,轻泛涟漪……


“长大了啊”


九条家的大公子观望着义妹在靶场上拉弓的模样,对身边正为与勘定奉行所千金订婚而焦头烂额的弟弟感慨道。


“裟罗今年也不小了,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有了心上人,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诶,大哥,你说我们要不要给小妹好好张罗一下,万一以后成了老姑娘没人要了可怎么办 ”


九条镰治放下拆了一半的信封,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道。


“你这小子,就不能想点好的!”九条政仁笑骂道着,拍了一下弟弟的脑袋,又突然若有所思似的,说道: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小妹是需要找个好人家……这样吧,你派几个人去查一下,姓名,外貌,职业,为人都给我查清楚了。如果人还不错,就好生招待,客客气气的,争取给小妹说成这门亲事。如果是个渣滓的话……”


常年奔赴前线的九条将军卸下了对家人的温柔和包容,重新穿上了那身从生死杀机的战场上练就的杀气,一刀斩下了桌角,低吼到:


“那便让他知道什么是九条家的正义!”


九条镰治被这一刀吓了一跳,随后反应过来,心疼的捂着桌子,责怪道:


“大哥!这是千里专门送我的!你怎么说砍就砍呢!”


九条政仁这才意识到自己冲动了,忙褪去了一身杀气向弟弟道歉。一旁的九条裟罗看着两位兄长嬉笑的样子,不禁浅笑一声。威严的奉行所内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三天后


正在处理公务九条大公子便收到了这样一份情报,他赶忙放下手中的文书,打开了这封文件。只见文件上赫然写着一行大字


“荒泷一斗,花坂街‘荒泷派’老大,为人单纯。目前正因衣衫不整在奉行所监狱中进行管教,由九条裟罗大人亲自审问。”


九条政仁微微扶额……


他很清楚,根据稻妻律法,衣衫不整别说入狱了,连拘押都轮不上。按说口头教育一下也就完了,然而这位荒泷一斗居然因为这件事被裟罗专门关起来亲自每天审问?这……很明显,这就是培养感情啊!但是至今一点进展没有的话……恐怕问题就是出在这个荒泷一斗身上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看来有必要去专程拜见一下这位荒泷先生了”


3.


荒泷一斗醒来时发现眼前不是如往常那张姣好却满脸写着正直严肃的面庞,而是一名写着更加正直更加严肃的方脸,不禁皱了皱眉。


“喂,你是谁啊,九条天狗呢?”


“真是无礼。“


趁着九条裟罗执勤偷偷来到奉行所监狱的九条政仁听到这鬼说话居然这么无礼,顿时在心里给这位荒泷先生打了个低分。


“喂喂喂,你倒是回答我啊,你们那个什么天狗大将呢?”


赤鬼看眼前这人迟迟不回答,以为是天狗出了什么问题,又逼问了一句,周身顿时散发出骇人的气息,竟使军旅出身的九条政仁有了一种“这男人要是愿意的话随时能像大爷一样大摇大摆的从监狱逃出去,而且幕府军倾巢出动都不一定能奈何他”的感觉


九条政仁额头渗出一滴晶莹的汗珠,倒抽了一口凉气


赤鬼没听到这声音,又问道:“喂,你们那个什么大将到底去哪里了?可不能出事啊,我和她还有无比重要的‘复仇之约’没有兑现呢!”


“复仇之约?”九条政仁正擦汗呢,听到这句顿时来了兴趣,“什么复仇,你和九条大将怎么认识的?”


荒泷一斗像是找到了某种发泄口,泄愤似的将自己被九条裟罗各种针对和欺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从收缴神之眼时利用他不欺负女生的男子气概把他暴打了一顿到豪鼓祭演时往他们的场子上竖告示牌。事情都很滑稽,很无厘头,还夹杂了许多荒泷一斗对九条的主观评价,但是九条政仁听的很认真,就像是荒泷一斗是他的剑道师傅,正在传授什么很重要的技巧一样。而言辞恶劣且幼稚的赤鬼并没有这份“虽然面前这个人正在一本正经的听我说的话但他只在意情感部分且对加入帮派压根并不感兴趣”的自觉,说完后还不忘补上一句:


“我看你也是个有本事有志气的汉子,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荒泷派,保证比在九条天狗手底下当差快活。”


九条政仁没有搭他的茬,而是冷不丁的问出来那个他最在意的问题


“荒泷先生,对吧?额……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哪位九条大将有喜欢的人了,你会怎么办?”


赤鬼听到这问题,愣了一下,罕见的进入了思考的状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就有一道黑色的影子闪到荒泷一斗面前,一掌就劈向了他那的脑袋。转眼间,九条政仁就看到那位被绑住双手的赤鬼先生已经不省人事的倒下了,而旁边那个出手的,正是他那位平日里寡言少语,不苟言笑,此时却表情羞涩,耳根潮红的义妹。他伸手欲扶住荒泷一斗,没想到九条裟罗反手就拍开了他的手,把荒泷一斗接在怀里,就像是保护自己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


九条政仁的手悬在空中,保持着被拍开的姿势,有些不知所措。九条裟罗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正想低下头向兄长道歉。却看九条政仁脸上浮现出了极少见的尴尬的表情……九条裟罗依稀记得上一次兄长露出这种表情还是无意间看到二哥给柊千里小姐写的情书的时候……


她就这么看着兄长大人,满面紧张和羞怯。


九条政仁沉思了一会,拍了拍九条裟罗的肩膀。张口欲言,又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九条裟罗正疑惑呢,突然明白过来俏脸一红,也顾不上礼仪了,直接大喊到:“兄长大人,不是你想的那样!”


4.

荒泷一斗今天十分烦躁。


虽然那天之后他就被放了出来,可是有一个问题始终在他心头缭绕。


“九条天狗有喜欢的人了?”


虽然平日里跟九条吵吵闹闹又被带到奉行所吃牢饭很生气,但是听闻了九条裟罗有了喜欢的人时还是感觉有一种低落的情绪。甚至比他斗虫三连败都难受。


一种奇怪的感觉在他心里缭绕,有些酸涩,还有些愤怒。


这种感觉似乎是……


“不甘心吗。”


一斗自言自语道。


是啊,他不甘心,他不知道天狗为什么突然会有喜欢的人了,明明和自己还有“复仇之约”尚未履行呢,却喜欢上了别人,难道在她心里自己就这么没地位?对她来说和自己充满热血的复仇之战还没有爱情重要吗?


赤鬼努力说服自己生气是因为天狗爱上了别人,忽略了和他的复仇之约。然而,他的心中却响起了另一个声音:


“我喜欢她”


“就像鬼婆婆教我的‘爱’的感觉一样。”


“老大,听说九条裟罗小姐要订婚了,现在就在木漏茶室门口等另一家的人呢。”


久岐忍冲进了帮派大门,大声说道


“她要订婚了?”荒泷一斗感到五雷轰顶。


“那……我怎么办”荒泷一斗心乱如麻的想到


“是像男子汉一样冲出去表达心意?还是留在这里,像个懦夫一样看着她生儿育女,从此踏上陌路?”


他突然暴起冲了出去。


“要我承认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啊!我可是荒泷天下第一斗啊!像丧家犬一样承认失败,这可一点都不‘荒泷一斗'啊!” 下定了决心,荒泷一斗便感受不到那种心爱之物被抢走的沮丧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我要把我的心爱之物抢回来”的昂扬战意!


久岐忍看他暴起冲了出去,吓了一跳,旋即反应过来在后面大喊:“老大,你干什么!我还有事要向你汇报!”


荒泷一斗顿了顿,声音有些发颤:“阿忍,有什么话一会再说,我现在要去干一件大事。我有预感,如果不干这件事的话,我这一生都不会快乐了。”说罢,他冲出了房门,只留下一串飞扬的尘土……


久岐忍看到老大已经走远,这才叹了口气,如释重负一般,低声说道:“九条小姐,我可是把话带到了。至于你们能不能修成正果……哎,老大,就是看在我为了你的幸福这么操心,你也一定要成功啊……”


5.


九条裟罗已经是第三次走出茶室了


“无需着急,再等等吧”


九条政仁坐在茶室内,为自己和弟弟各倒了一杯清茶,不紧不慢道。


他们从来没看到小妹有如此紧张的时刻。这让他想到了小妹第一次来到九条家时的拘谨,不同的是,这次的拘谨中,却又带上了一丝独属于情窦初开的少女般的青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间,便红日入海。天的边际如同战场上盛开的血斛一般,红的令人震撼。然而,那位九条家以豪华的阵容——三位幕府重臣翘首以盼的荒泷一斗还是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不是拜托他们帮派的二把手带话了吗,怎么还没来,难不成真就是个不开窍的木头?小妹怎么会看上这种人?可恶,如果小妹因为这件事情伤了心,出了事,我绝对要把这个荒泷一斗大卸八块。”九条镰治小声怒道。即便斯文如他也有些着急了


“得了吧,连我都没有把握跟他打个平手。再说了,我感觉他不是那样的人。”


九条政仁故作镇定的说着,实际上心乱如麻,看着小妹的眼神从期待到疑惑到失落再到绝望,他感到了一种对现实的无力,还有对荒泷一斗的怒其不争。


“兄长,我们走吧。”


九条裟罗眼睛红了。她终究没等到那个一直以她的对手自居,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心悦于他的家伙的家伙。


她最后望了一眼荒泷派大本营的方向,望眼欲穿。


也罢,本身就不会有结果。那就让这段记忆成为心底的回忆吧


她转身,抬腿欲走。却感到心里堵的很,脚下的贴足靴子也如千斤重一般,抬不起来。


身后的九条兄弟看着妹妹的样子,想上前去安慰一下,却还是没说出口,只变成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喂!九条裟罗!你给本大爷站住,我有话对你说!”


远处,一声大吼传来。随后房梁边上露出了一颗白发红眸的青年的脑袋,俊朗却凌乱。


九条兄弟惊喜的对视了一眼,:“还是来了啊”


听到这声熟悉的声音,原本失落的天狗顿时眼睛一亮,琥珀色的眸子里又写满了期待。她转过头,努力控制住这份期待的目光故作镇定道:“哦?你怎么来了,赤鬼”


荒泷一斗在被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屑狐狸耍了三次去了三个错误的地点后,还是找到了木漏茶室的所在。他抓住了九条的肩膀,大声说道:


“九条裟罗,本大爷喜欢你!你愿意嫁给我吗?你要是愿意,本大爷一定会对你特别特别好,你要是缺钱我来养你,你要是受伤了本大爷帮你报仇,你要是御前决斗输了,我……我就帮你抗那个雷神的无想一刀!”


九条裟罗原本听着赤鬼毫无逻辑和技巧的告白,还能绷着一张脸,但听到了最后那句“我帮你抗那个雷神的无想一刀”时,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笨蛋,我可是百战百胜的九条裟罗啊,哪里需要你来保护我。”


赤鬼原来还害怕她不同意,但听到了那声轻笑,顿时放松了许多,胆子也大了一些,他轻轻的掏出了那个狐狸女人塞给他的带有血斛图案的小镯子,像一只小兽一样可怜巴巴的问道:“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见她不回答,他直接拦腰把九条裟罗抱了起来,又重复了一遍:


“九条裟罗,你愿意嫁给我,做荒泷派天下第一的老大发誓要拼尽一生守护女人吗?”


向来不苟言笑的天狗大将的脸上泛起了羞涩的桃红,奋力挣扎着想要挣脱。荒泷一斗这才注意到,原来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天狗大将,抱在怀里也只是小小的一只而已……


“好了!我答应了!那我就看你婚后表现了,要是你食言我饶不了你!喂,你还准备抱我到什么时候!快放我下来!”


九条裟罗本来想再让他干着急一会,没成想荒泷一斗的眼神竟如此炙热,搞的她被他盯的脸红到了耳根,还是没忍住,答应了下来。荒泷一斗惊喜的将她抱在了怀里,想要亲她一下,却被天狗用双手挡住了嘴。荒泷一斗立马转移目标,去进攻九条的耳垂,又被九条裟罗一拳打倒……


九条镰治看着妹妹和这位鬼族青年相拥在一起,对旁边的哥哥笑道:“兄长,他们这个样子真幸福啊”


“是啊”


6.

那天以后,人们便鲜少看到荒泷一斗被抓到天领奉行了。取而代之的是常常看他主动溜到天领奉行,翻进九条裟罗所在的房间,为他所谓“太瘦”的天狗大将加餐,然后被连人带饭推出了奉行所的大门。


“宵宫姐姐,一斗哥哥为什么不来找我们玩了啊”


“那是因为一斗哥哥正在恋爱啊”


“恋爱?那是什么啊”


宵宫正不知道该回答,就见到荒泷一斗正在烟花店门口和老爹奋力的交流,过去一问,才知道荒泷一斗正在为了九条裟罗的生日准备“惊喜”。她连忙赶制了一批烟花,看着荒泷一斗一边抱着烟花一边向她点头道谢的样子,宵宫陷入了沉思。


那天晚上,稻妻城的上方亮起了美丽的烟花。灿金色的流光夹杂着血斛般的红,显得格外耀眼。宵宫抱着那几个孩子,想起来他们白天问的那个问题。再看着一朵朵绽放的烟花,她突然有了答案。


“恋爱有很多不同的感觉哦,有的像史莱姆凝液,黏黏糊糊的,让人脱不开身,有的像来自璃月的绝云椒椒一样,充满热辣与激情。而你们一斗哥哥的恋爱啊……”


“就像烟花一样绚烂夺目,散发着美丽而强烈的光,就如同能永远照亮世界的每一处角落一样。”





——————————华丽的分割线——————————



这是我第一次写纯爱文,笔法有些生疏。九条政仁和九条镰治的性格包含了一些私设,九条的性格为了剧情推进我塑造的可能偏感性一些,荒泷一斗和九条裟罗单独交流的内容少是因为我感觉直接写对手戏会找不到那种两情相悦的感觉。如果有意见可以私我,不喜欢可以不看,但是勿无脑喷,谢谢



陨石撞火星

为什么粮这么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快饿逝了啊啊啊(悲痛)  每天就盯着那么几个文啊图啊短漫啊根本吃不饱啊啊啊——!!   不能翻墙好痛苦啊啊啊啊——

好多本子啥的都在外网我真的会馋死啊啊啊(精神失常)

荒九…我的荒九…(痛哭)

为什么粮这么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快饿逝了啊啊啊(悲痛)  每天就盯着那么几个文啊图啊短漫啊根本吃不饱啊啊啊——!!   不能翻墙好痛苦啊啊啊啊——

好多本子啥的都在外网我真的会馋死啊啊啊(精神失常)

荒九…我的荒九…(痛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