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荒御

49.2万浏览    954参与
本应无名

囚犯pa     p2防毒面罩  试试看    背景图网上搜的   数字不具备参照作用

囚犯pa     p2防毒面罩  试试看    背景图网上搜的   数字不具备参照作用

阿巴阿巴

这真的是巧合吗(๑♡ω♡๑)嗑到了

这真的是巧合吗(๑♡ω♡๑)嗑到了

阿巴阿巴
这不结婚很难收场啊

这不结婚很难收场啊

这不结婚很难收场啊

本应无名

文案憋不出来了   想出来了再说吧

文案憋不出来了   想出来了再说吧

Chuk
《沧海一粟》 摸了一个沧海皮小...

《沧海一粟》

摸了一个沧海皮小御和福福

好可爱 ( ・᷄ὢ・᷅ )

会再画一张沧海(清晏)皮荒

私心打个荒御tag 


《沧海一粟》

摸了一个沧海皮小御和福福

好可爱 ( ・᷄ὢ・᷅ )

会再画一张沧海(清晏)皮荒

私心打个荒御tag 


-逝昼-sayori☆

因为实在太像了,,,就改了图!原图来自@正向悖论 玄城妈咪!感谢(土下座)

授权(?)图p3(??)

因为实在太像了,,,就改了图!原图来自@正向悖论 玄城妈咪!感谢(土下座)

授权(?)图p3(??)

葵老狗无聊死了
城哥哥手书的荒御(◐‿◑)

城哥哥手书的荒御(◐‿◑)

城哥哥手书的荒御(◐‿◑)

音
【沉睡之时】 安静—— 处于沉...

【沉睡之时】

安静——

处于沉睡中的御馔津看起来比平时更加乖巧

荒忍不住为其整理着发丝


这套头饰还是之前……

当时为你梳妆时曾为你戴过,因为你觉得过于华丽就收起来了。

幻境中无人打扰

陪你度过无数个黑夜

再为你梳妆描钿。


【沉睡之时】

安静——

处于沉睡中的御馔津看起来比平时更加乖巧

荒忍不住为其整理着发丝


这套头饰还是之前……

当时为你梳妆时曾为你戴过,因为你觉得过于华丽就收起来了。

幻境中无人打扰

陪你度过无数个黑夜

再为你梳妆描钿。



本应无名

脑补荒御之间的故事的时候有一个无论如何都想实现但客观来讲因为能力不足无法实现的场景  发生在未来   他们加入主角团与最终的反派一决生死  他们兵分两路以自己的方式战斗到了最后    御再一次透支神力形神俱危最终与荒诀别


四下弥漫着的雾粘稠浓重且湿冷将视野之内都映成一片挥之不去的淡白    他们各据一侧远远地对视    这个时候稻荷神已经回想起了一切    ...

脑补荒御之间的故事的时候有一个无论如何都想实现但客观来讲因为能力不足无法实现的场景  发生在未来   他们加入主角团与最终的反派一决生死  他们兵分两路以自己的方式战斗到了最后    御再一次透支神力形神俱危最终与荒诀别



四下弥漫着的雾粘稠浓重且湿冷将视野之内都映成一片挥之不去的淡白    他们各据一侧远远地对视    这个时候稻荷神已经回想起了一切    他们之间所有本该厘清却因种种缘由未能得偿所愿的都在战前的长谈中讲明   他们都很清楚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即便再来一次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荒或许早就想到了会是这个结局   但在真正面临这一刻时心里比他预想得更不平静    隔着雾隐约得见她脸上的血污和就算闭上眼也能清晰浮现在眼前的平和面容   颔首垂目   镌刻着对众生的悲悯    


他们说着些胜利之后平安京如何平和美好   或者各方势力往日仇怨如何终得化解    这个世界将迈向的未来将如何虽艰辛却满怀希望   晴明一行不背弃的殊死战斗如何让他对人类改观并愿意尝试再次相信他们    以及一些无关痛痒的旧时闲话


稻荷神看眼前人历经千年之后眉眼如初却又有些许不同    他在这次战斗中直面了禁锢他的深海    再一次挣出并与曾经那个哀恸怨愤的少年和解    自此了无遗憾


稻荷神想托荒代她见证这之后的人世   荒拒绝   说想见证的东西要自己亲眼去看    荒要稻荷神在这世间还有遗憾    要她还有未了的心愿   要她对这片将要与之分别的土地还有未能兑现的诺言    否则她要循着哪条路回来


稻荷神行礼拜别


“荒大人  此行无期  万望珍重”


荒注视着她迷雾中的身影


“下次重逢的时候  不要再说'初次见面’了”


稻荷神的身子似乎微晃了一下    随即在愈加浓重的雾里成为一个剪影    更多更浓的雾海浪一般席卷而来吞噬二人    待消退时一丝雾气都不再有   仿佛从未存在过     


只是荒还在原地    稻荷神所立之处一株参天的银杏树已取而代之    荒上前接住一片掉落的银杏叶    注入神力将其变作耳饰    换下了右耳的那个    良久   转身离开




最深的绝望中才会诞生最真切的期盼     希望总是自绝望而生    再落入无望的绝境时她或许就会回来

半颗芋泥冻冻

发发以前的图图~

我永远爱崽崽呜呜呜

٩(๑ơలơ)۶♡

小缘  妈妈爱你(大声)

发发以前的图图~

我永远爱崽崽呜呜呜

٩(๑ơలơ)۶♡

小缘  妈妈爱你(大声)

音

一堆cp来袭

随便写写٩(๑•̀ω•́๑)۶

一堆cp来袭

随便写写٩(๑•̀ω•́๑)۶

音

为荒御写的字(இωஇ)

今天也是为神仙爱情欢呼的一天

为荒御写的字(இωஇ)

今天也是为神仙爱情欢呼的一天

清河影上

【荒御】悬溺.迷雾.I

*哨向,哨兵荒 x 向导御,半架空

*相爱相杀,演员两只,HE,ooc归我

*上章可以点合集看

*哨向设定、世界观、人物设定➡️这里 

*新年快乐!


日不落帝国最强的军队是皇家海军特种部队,而最强的个人无疑是塔的黑暗哨兵以及其候选人。他们体能优异、反应极快、战力强悍,哪怕处在狂躁期,也是侵略性极强的,呆愣、迟钝这样的字眼绝对与他们无关。

是以,御馔津忘不了荒那时的表情。

眉毛还皱着,薄唇微启,唇珠凸起,保持着被她吻过后的状态,烟波蓝的眼瞳瞪大,里面的海定格成静湖,倒映着她,不动了。

虽然不过几秒,可那无懈可击的哨兵,陡然就漏洞百出,...

*哨向,哨兵荒 x 向导御,半架空

*相爱相杀,演员两只,HE,ooc归我

*上章可以点合集看

*哨向设定、世界观、人物设定➡️这里 

*新年快乐!





日不落帝国最强的军队是皇家海军特种部队,而最强的个人无疑是塔的黑暗哨兵以及其候选人。他们体能优异、反应极快、战力强悍,哪怕处在狂躁期,也是侵略性极强的,呆愣、迟钝这样的字眼绝对与他们无关。

是以,御馔津忘不了荒那时的表情。

眉毛还皱着,薄唇微启,唇珠凸起,保持着被她吻过后的状态,烟波蓝的眼瞳瞪大,里面的海定格成静湖,倒映着她,不动了。

虽然不过几秒,可那无懈可击的哨兵,陡然就漏洞百出,有机可乘。

 

可她又无懈可击到哪里去呢。

逃避掉了的心跳,两天后又加倍返还到她的胸腔中。

御馔津想不明白那是怎么发生的,等她反应过来,食指就被荒含在口里。

“谢谢你,哨兵先生。”

指腹似乎还残留着他舌苔拭过的触感,那短短的两秒像一个土星日那样漫长。她凝着他,是本能的反应,是瞬间的防备,语气平平,情绪不能很好地填充进去。

手腕骨被他轻轻握着,躲不开,挣扎着虚握两下,他却依然没有放开的意思。

“连自己手割破了在流血都没意识到,木头人么?”

“就……没什么感觉。”

 

脚边是刚摞好的芦苇堆,左侧有一小支芦苇杆上沾着她的鲜血,御馔津扁了扁嘴,明知荒故意试探,故意小题大做,却又无法轻易拆穿。

闻他的哨兵素就知道了。

她的吻叫他破绽百出,所以他就得反过来将她一军,真是个……睚眦必报的臭男人。

还演了起来——

“你不能受伤,否则就是我的失职。”

御馔津便同他虚与委蛇:“哨兵先生,感激你替我的分担,但你无需因为我而背上心灵的枷锁。”

“我只是出于对同事的关心。”

“不需要。”

“以及……对未来伴侣的诱引。”


直球。

摆明了的试探。明着的坑。

绅士地弯着腰请她跳进去。


她可是真的惊慌了,那双眼尾上挑的枫糖色眸子含着水,有堂皇也有怔愣,宜嗔宜喜,倒像是委婉的亲昵,叫人看得眸光一跳。

御馔津手指蜷缩,却被他轻轻握牢了,尔后手腕反转,手指钻进指缝,摩挲带电,隐约是个钳制手指的姿势,或者说好听点,是十指交扣。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哑了哑:“哨兵先生一向这么多情?”

“并没有,向导小姐。”

他端正的面孔向来冷淡,哪怕是现在分明饶有兴致,也仅仅微微扬起了眉,只瞳仁变成稍深的钴蓝色,一点一点倾泻向她:“我的情感谈不上充沛,却也不廉价。”


她不喜欢他的,不会也不应该。

她这样告诫自己。

分明理智清醒地高悬头顶,此刻却似乎还有一半的自我被他蛊惑了,鼻息全是他沁凉的雪松味哨兵素,手指留恋着他的指尖,目光缠绵着他的目光。


“不…廉价?”

“嗯。”

“竟是可以用金钱买到你的……”

“嘘。”

荒竖起食指,压在她的唇上,阻了御馔津试图依凭口齿与谈吐理清思路:“二十便士,一个吻。别人我不告诉他。”

她垂下眼,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薄唇:“你没有骗人……”

话说不完了。

他俯视着她,抬起她的下巴,把她的仰望调整成合适自己埋首的角度,尔后慢慢逼近,直到距离为毫米、为零、为负,他裹挟着她柔嫩的嘴唇,将她昭然若揭的幻想付诸现实。

他是激流,是漩涡,她是磐石,是斗兽,而后便被缴获,成为游鱼,成为浮萍,他去到哪她就飘到哪,偶尔掀起小水花,也被他欣然收藏,尽数化为彼此口中的新一轮喘息与喟叹。

一望无垠的苇海里,只有两匹骏马,两顶帐篷,两个人。两个人在一轮凸月的见证下,于一片湖泊边,逐渐吻合成一个影子。

 

御馔津其实吻过很多人,也接受过很多吻:觐见女王时收受的贴面吻,向天照大人表示忠诚时的吻手礼,和小狐狸亲近时的吻……但没有一个吻像荒带给她的那样,触及灵魂。

或者说,那些都是浮于表面的,她的内里好像只有他触达过。

那荒呢?

二十便士就能出卖自己的吻。

一定很多人都买过单吧……

 

“!”

腹部突然感觉到突起的异样,御馔津诧异,微微张大了口,他便立刻欺身而上,深入她。那物却不来自于他,发出了如婴孩牙牙呜咽的尖声,荒放开她的手,擒住了那煞风景的小生灵,捏着它的后颈肉将它提起来。

“这是你的精神体?”

御馔津未敢看荒的眼睛,咽了口唾沫,把红透的脸颊贴在灵狐茸茸的躯体上蹭了蹭,尔后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蜜糖喂给小生灵,是补充能量的梨膏软糖:“嗯,是狐狸。”

“我以为,你的精神体是刺猬。”

“啊?”

荒手里的小狐狸含着糖,掉头瞪他,不满地嘤嘤叫。

“不是么?”荒望着她,望进她眼睛里,一字一顿,“温驯,易受惊,有刺,孤独,唔……还有点丑。”

御馔津:“……”

她鼓着腮帮,倒像只小河豚一般,军靴抬起来,落点在他的脚背上,她很早很早以前就想这么做了。

“不、好、意、思、喔,自以为是的流氓先生。”

荒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下:“彼此彼此。”

你是你,我是我,哪有什么彼此。

御馔津转身,拿了换洗衣物,离开这名危险人物:“我去洗澡了,不许过来。”

“喔。”

 

荒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舔了舔唇,将她的馨香复习。他坐下来,坐在芦苇垛上,折了根芦苇逗弄她的小狐狸。

狐狸模样周正,通体雪白,只耳朵绒毛和尾巴尖上有一点殷红。红色的兽眼盯着他,圆溜溜的,眼角尖而下垂,外眼角上挑,天真而带着不自知的媚。

它的眼睛长得很像它主人,性格却不像她那样敏感而防备,迟钝地盯了一会儿他手里摆动的芦苇,才伸出爪子扑抓起来。

“……笨。”

笨得要死。

脑容量比狐狸还要小。

荒注视着小白狐的眼睛,他的目光经由黑夜,经由海底,最终无可避免地尖锐了起来。那是将所有情绪隔断,用与生俱来的冷漠,将所有都驱逐在视界之外,不要再看见,那样极端的厌弃。

芦苇杆在手中变形,他冷哼,是从心里发出的嘲弄。

“愚蠢。”

也不知是在说谁。

 

许是他的戾气过于外放,灵狐怕也似的,动作顿了顿,后退了几个小碎步。它歪过头瞧了他半晌,陡然从他手里夺走那支半折了的芦苇杆,攀上他膝盖,用湿润的鼻子点了点他的侧脸,然后温驯地伏在他膝头,巴望着他,似乎要陪伴他,待他情绪平复。

荒摸摸脸,眉头打了个结。

“不要碰我。”

狐狸着实生得灵动可爱,嘤嘤两声如撒娇,荒想了想,伸手摸摸狐狸的脑袋。

狐狸伸出舌头要舔他手指,荒又立刻收回了手。

“闭嘴。”

喔,所以就只许他碰它,不许它碰他,是么?

黑暗哨兵·流氓·尊敬的队长·荒先生果然很在意被向导小姐偷吻了的这件事情。

 


隔日,灵狐就不愿意回去御馔津体内了。它窝在荒的胯间,站在马背上,迎风傲立,尾巴常常扫到荒握缰绳的手上,惹得他又是一个皱眉,可他只是安稳地驾马急奔,什么也没说。

御馔津也是皱眉。

这小调皮怎么这么不矜持?明明见了玉藻前大哥也只会怯生生地扒拉自己的裤腿的呀。

相容度97%大概说的是狐狸和他吧。

 

知识渊博的向导小姐选择性地忽略了精神体也是部分的自己,她赤红色的眸子望向了前方隐隐萦绕着雾霭的天幕——

迷雾荒原。

帝国最为凶险的区域之一。芦苇和浅水都被溶解,无法抵御的寒风肆虐,黑色的玄武岩深埋土里,磁场紊乱,指针、罗盘全都失灵,浓重的迷雾让能见度不达三英尺,甚至带着能蚕食皮肤的腐蚀性,随地可见动物的残肢或不完整的骸骨。


“鲸骨?”

在迷雾的最外围,靠近他们的所在,有一具巨大的骸骨遗迹横陈,没有头部,仅有一段肋骨,半截陷在荒原地里,半截露在空气中,饶是如此,荒和御馔津立马于前,也渺小如蜜糖之于蝼蚁。

“不是鲸骨,是……”

“蛇骨。”

御馔津和荒异口同声,她侧头,终于敢认认真真地瞧他。

“嗯,虽然此地离多塞特郡很近,极有可能有鲸搁浅,但这些肋骨曲度相近,长度相似,肋骨与肋骨之间的间隔也相对紧凑……”

“可以想见该生物的体态是偏修长的圆柱状,并且由于长期匍匐在地,或是游曳于水中,肋骨下端明显后倾,所以是蛇骨。”

荒伸手触上骸骨,摸到了一手的尘埃,尔后毫不可惜地一把抹在狐狸洁白的毛皮上,吓得狐狸惊叫着扑到御馔津背上:“这只巨蛇葬身于此,应有十年以上了。”

御馔津莫名被灰拂了满脸,咳了两声:“……哨兵先生!”

 

荒勾起唇角,但他很快策马背向她,在镂空的巨蛇遗迹下逡巡,叫御馔津几乎以为是错觉。

她抿抿嘴,拍拍狐狸不安分的小脑瓜,利落地下了马,往反方向调查。

“轻微风化,没有被迷雾腐蚀,骨质表面都较为平整光滑,保存完好……”

“是否可以说明迷雾区在这十年间没有南移的倾向?”

“嗯。”

“那此地基本确认安全,晚上在此驻扎?”

“好的,哨兵先生。”

……

“向导小姐,你能分辨出哪一端更靠近巨蛇头部么?”

“还……不行。”

遗迹一点点没入干燥的荒原里,青黄色的杂草在骸骨的背风处疯长,根系之下有生物的踪迹,是蚁穴的孔洞,甲虫的躯壳。

一望不见底的森然白骨旁,还有半截蠕动的蚯蚓,小灵狐把它扒拉出来把玩,本就灰扑扑的爪子又沾染了黄土。

御馔津叹了口气,扔了颗梨膏软糖给它,以防狐狸直接把蚯蚓吃了,尔后将工兵铲拔出,继续向前。

一个生命的零落,能换来一众小生灵的生机。

尽管,它是那样的不详。

 

10英里的可视范围内,骸骨依然次第延伸开去,毫无直径变小的倾向,御馔津的心无可避免地沉了下去,她像是一脚陷进了沼泽,又像是一手沾了昆虫的卵,恐慌得几乎要反胃,要瑟缩。

一条正常发育完全的蛇,有250-300对肋骨。

也就是说,这条巨蛇活着的时候,长至少有三百英尺,就好像天上的……


“九头蛇。”

男人的声音自上而下传进她的耳里,御馔津仰头,就看见站在蛇脊椎骨上的荒,居高临下地用鼻孔对着她:“我那侧的骸骨,脊椎处有齐整的断口,应是被极有力气的人用利器斩断的。”

她喃喃下了结论。

“这条蛇死于人为。”

如九头蛇一般庞大的怪物,世上居然还有第二只,那会不会还有第三只、第四只?

它们潜伏在哪里?

塔的兵力能不能够对付?

御馔津没有想过此次任务需要直面这样冲击性的信息,她深信自己能够掌控全局,连最为凶险的迷雾区她也尽在掌握,可为什么……为什么仍有这么庞杂的危机与未知?

战友被冻僵的灰白面孔,他们折去的残腿断肢,雪地上凝固的暗红血液,落了满地的针筒,还有九头蛇长长的蛇信子,以及恶臭的大张着的血盆大口……

许许多多联想不可遏制地浮现脑海,御馔津咬住了唇,思绪丰富得理不清主次,故而显得匮乏。

 

“向导小姐。”

“……”

“……金鱼……脑子?”

荒从十英尺高的蛇脊椎骨上跃下来,落地轻巧,云淡风轻,甚至还有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他站在她面前,微微折身平视她:“你,害怕了?”

“曾经人们也是害怕九头蛇的。”

“意思是你不怕?”

“没有。”御馔津摇摇头,“人类的力量太过微小,不足以与自然抗衡,怎么可能不惧怕?但只要顺应自然的法则,遵守秩序,它便不会过多为难,九头蛇如此,迷雾荒原的通行捷径也是如此而来……”

“你觉得九头蛇是自然法则的一部分?”

“是。它和大洪水、埃及十灾一样,是上帝、或者说是自然的惩罚。”

“……”

见他不接话,御馔津连忙继续往下说,细削的手指无意识在空中小小挥舞:“我听惠比寿爷爷说,从前并没有九头蛇,那时候黑夜是懒散和自由的,它来的很晚很晚,白日很长很长,晚上六点钟天还是亮的,还有一种彩色的云朵叫做晚霞……我实在想象不出那是什么样子的,真想看看啊……”

未知有两种样貌,一种长得绚烂美好,另一种的代名词是毁灭与破坏,平凡琐碎的当下霎时就被撕碎成渣。

她当然喜欢前者。

但更喜欢能确定的当下。

“前人能从没有九头蛇的日子过渡到现在,我们……也许可以从一只九头蛇的日子慢慢适应……两只九头蛇的日子。”

 

落日一弯腰,草木流动的筋骨毕现。巨大的骸骨横亘在荒野之上,北方高天似有兽鸣呼应,紧接着是九头蛇吐着信子,穿天而过,其势巍巍,其状威威,黑暗如它的影子,铺满大地,也铺满御馔津的心。

此刻,她的视界里唯一毫发毕现的,就是面前刻薄的哨兵先生。

他应该嗤笑她自己吓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的。

他却抬手,比她大很多的手骨节分明,干燥白皙,他温和地拍拍她的脑袋,来自北冰洋的凛冽朔风抚过她的发丝,她素丽的面孔迎向他,未知的未知似曾相识了起来。

“我也没见过晚霞。不过只要杀掉它,就可以看了。”

“来一只,杀一只。

“来两只,杀两只。”

他泰然自若,仿佛没有察觉自己说了多么狂妄的惊世之语,可世上总有一种人,能够叫她人去相信、去希冀他构筑的未来。

他咬破她的嘴唇,一遍一遍地舔她的伤处,嗓音暗哑地命令道:“向导小姐,把你不能承受的情绪分享给我。”

“咬我。

“与我精神互通。”

 

御馔津贴着他的胸膛,细小地呻吟着,他给了她足够的氧气,去运转大脑。

她抬起腿勾住他的腰,右手手腕一翻,摸出了腿上绑带里安放多时的那把匕首。

开刃,弯曲,锋利,淬毒。

她分心地吻着他,找寻着某个好下手的地方,尔后高高地举起了右臂——


---------

下一章:会刀么会刀么会刀么?



清河影上

一个很赶的#本宣#,将就看看

这次是荒御短篇集~


本来是cp29的本宣的,结果延期了……🤣

会去广州阴阳师only展的朋友欢迎面基。

摊位:B12 水稻批发中心

不能去现场的可以私聊我预定,邮费自理,cp29也会去摆摊的,届时会增加新的无料,不用着急着买hhh


蓝手红心里抽一个送本子,1/5抽。

《悬溺》明天更新,应该是晚上发了,到广州后😎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一个很赶的#本宣#,将就看看

这次是荒御短篇集~


本来是cp29的本宣的,结果延期了……🤣

会去广州阴阳师only展的朋友欢迎面基。

摊位:B12 水稻批发中心

不能去现场的可以私聊我预定,邮费自理,cp29也会去摆摊的,届时会增加新的无料,不用着急着买hhh


蓝手红心里抽一个送本子,1/5抽。

《悬溺》明天更新,应该是晚上发了,到广州后😎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本应无名
总之是在明年之前画完了

总之是在明年之前画完了

总之是在明年之前画完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