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荒木惟 陈夏

19浏览    4参与
昕雅图

吻(下)

惊蛰CP大乱炖!!!

OOC预警!!!/虐向!!!

短篇/原剧向


离河


秋风拂过离别的气息,陈河即将要踏上去往前线的路。战争祸国,少年当万死以赴。张离心中虽有万分不舍,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骄傲,毕竟自己爱上的是有着满腔爱国情的少年英豪。


“临别前,我想送你一份礼物。”陈河看向张离,不舍中还带有些许歉疚,“可我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下次见面送我一支钢笔就好了,这样在我想你的时候就可以用它来写信。”张离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更多的是对陈河的宽慰。


“好,那下次见面我一定送你一支钢笔。”陈河望着张离,少女的长发在秋风中飘扬,眼底的笑意掩盖了所有的不舍,明眸皓齿,戳动心事。......

惊蛰CP大乱炖!!!

OOC预警!!!/虐向!!!

短篇/原剧向


离河


秋风拂过离别的气息,陈河即将要踏上去往前线的路。战争祸国,少年当万死以赴。张离心中虽有万分不舍,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骄傲,毕竟自己爱上的是有着满腔爱国情的少年英豪。


“临别前,我想送你一份礼物。”陈河看向张离,不舍中还带有些许歉疚,“可我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下次见面送我一支钢笔就好了,这样在我想你的时候就可以用它来写信。”张离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更多的是对陈河的宽慰。


“好,那下次见面我一定送你一支钢笔。”陈河望着张离,少女的长发在秋风中飘扬,眼底的笑意掩盖了所有的不舍,明眸皓齿,戳动心事。


气氛是恰到好处的暧昧和暖意。但陈河显然是被心底的爱意缠绕得有些局促,脸红了个底透,眼神也有些飘忽。张离不禁被这样纯情的陈河逗笑了。少女的心事就像飘飘欲飞的蝴蝶,肆意且明媚。陈河正疑惑于张离的笑意,下一秒却又被张离诱人的唇堵住了疑惑。


青涩的吻带着初恋的甜美草草结束,接着陈河就孤身一人踏上了不归路。


床头的钢笔将张离从年少的梦境中带回,泪水却湿了满眼。现实早已物是人非,故人不再。


荒山


是阴森的审讯室,弥漫着满腔的血腥味,昏暗的灯光再度加深了陈山的不适。陈山立即开启了混沌的大脑,试图在有限的时间里推算出逃离的生机。现在自己只是被绑在椅子上,所以荒木惟似乎还并没有打算将自己置于死地。陈山暗自松了口气,又立即盘算起如何再次获得荒木惟的信任。


然而荒木惟却并不打算再给陈山解释的机会,他伸手钳住了陈山的下颚,接着就狠狠的咬住了陈山的嘴角。“唔.......”陈山不可思议的抬眸,然而全身都被捆绑着让他无法反抗,他只能咬紧牙关,企图将荒木惟强力的吻推开。荒木惟立即加大了力道,没有给陈山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个吻是漫长的,带着浓厚的惩戒意味,不一会儿就见了血。嘴角和舌尖生出一股酥麻的刺痛感,伴随着逐渐加重的血腥味,竟然生生的将陈山的眼角激出了泪花。一吻结束,荒木惟放开了陈山,又轻柔的替他拭去了眼角的泪渍。“惩罚结束。”荒木惟满意的勾起了嘴角,“接着陈山君就去把那个欺骗你的女人抓回来吧。”


陈山显然还没有从刚才那个强暴的吻中回过神来,他怔怔的看着荒木惟眼底的笑意,只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永远无法摆脱主人控制的小狗,无力又绝望。但最让陈山绝望的是,他偏偏对荒木惟也怀有不可明说的爱意。


但猎人与猎物的爱,终究只能是你死我活。


荒夏


尖锐的枪声响起,陈夏洁白的衣裙点染上了鲜艳的红,像一朵弥留之际的玫瑰,带着暮气的紫红和血腥气的芬芳。那乌黑的长发也随风飘散了,接着便似花朵坠入泥地,硬生生的倒下。


荒木惟慌乱的上前,企图挽留住这花季的生命,然而一切都是徒劳,他只能搂住陈夏渐渐冰凉的身体,将最后的爱意给予于一个孤注一掷的吻。荒木惟轻柔的拨开陈夏额前的碎发,用凉薄的唇瓣相抵,用尽全力将嘴角的温存渡给她。千田英子放下了手中的枪,恭顺的立在一旁,其余人也只能屏住呼吸,无人敢应声打扰他们。


今日上海的傍晚是阴霾的灰色,伴随着凛冽的寒风。但荒木惟却不管不顾的跌坐在街道上,抱着陈夏静静的吻了许久。这是荒木惟第一次宣泄爱意,却也是最后一次。


最终荒木惟还是将陈夏抱回了尚公馆,“救活她!”手下的医生都唯唯诺诺的点着头,额头上却不断冒着虚汗,他们当然知道现在的陈夏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又怎么会有救活的可能?但他们谁也不敢触及荒木惟的逆鳞,只能装模作样的应声,再假意努力一番最后才向荒木惟报告陈夏的死讯。


荒木惟怒吼着将他们赶了出去,泪水却决堤般的上涌,他又一次死死地将陈夏揉进怀里,似乎这样就能与陈夏血肉相融。


这个像樱花一样纯净的少女,永远的沉睡在了荒木惟荒芜的心底。


————————————————————


惊蛰的同人在这里就完结了,感谢所有看过我文章的家人们。


最后,让我们一起祝福惊蛰里所有的人物在平行世界里都能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吧!!!

西关小姐

第二章

“荒木惟!老子陈山来了!”

“荒木惟!你他妈算什么男人!”

陈山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尚公馆内,划破了办公室里的宁静,他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

“小哥哥来了!”陈夏猛地回头。

“小夏!”

陈山看到妹妹安然无恙,总算松了口气。

“荒木惟,你他妈还是人吗?小夏要是有什么好歹,我……”

千田英子闻声冲进办公室里,荒木惟的手下已经先她一步将陈山摁在地上。

荒木惟不说话,脸色如常,从容的端起茶杯咂了口茶。

“想死是吗?竟然敢这么对荒木先生说话?”千田手里的木仓顶在陈山后脑勺上。

“小哥哥!你怎么了?”

陈夏推开荒木惟伸出的手,双腿因为过度害怕而致瘫软,没走几步路就无力地摔在陈山面前。...

“荒木惟!老子陈山来了!”

“荒木惟!你他妈算什么男人!”

陈山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尚公馆内,划破了办公室里的宁静,他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

“小哥哥来了!”陈夏猛地回头。

“小夏!”

陈山看到妹妹安然无恙,总算松了口气。

“荒木惟,你他妈还是人吗?小夏要是有什么好歹,我……”

千田英子闻声冲进办公室里,荒木惟的手下已经先她一步将陈山摁在地上。

荒木惟不说话,脸色如常,从容的端起茶杯咂了口茶。

“想死是吗?竟然敢这么对荒木先生说话?”千田手里的木仓顶在陈山后脑勺上。

“小哥哥!你怎么了?”

陈夏推开荒木惟伸出的手,双腿因为过度害怕而致瘫软,没走几步路就无力地摔在陈山面前。

“别怕,小哥哥没事。荒木惟!你大爷的,竟然玩阴的。”

陈山单腿跪在地上,不停地挣扎,但是胳膊被人缚住,只能任人宰割。

陈夏伸手在陈山面前来回探索,碰到了陈山的额头。

“嘶~”陈山额头上一阵火辣的刺激,鲜红的血顺着额头划过脸颊,留下了一道刺眼的痕迹。

“小哥哥,你受伤了?怎么了?”

陈夏跪在地上,双手用力摁住陈山乱动的肩膀。

“小哥哥,我没事的,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陈夏从来都没碰到过这样的局面,着实被吓坏了,她扶着陈山的肩膀,颤颤巍巍起身。

“荒木先生,我不知道小哥哥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但是请您网开一面,放过小哥哥。”

陈夏红润的面庞被吓得顿时煞白,做工精巧的瓷娃娃也不及她这般脆弱。

“哈哈哈,小夏你别误会。”

荒木惟两手握住陈夏柔弱的肩膀,轻声安抚。

“你小哥哥没事,这里我说了算,不会有人动他的。”

“放人!”

“呃……”两个日本士兵面面相觑。

“ちくしょうやつ!  ひとはなし”荒木惟用日语命令手下放人。

陈夏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听见那两个士兵发出“嗨呀”的声音,然后小哥哥就被放了。

“谢谢荒木先生!”

“小夏!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陈山把陈夏拉过来看了又看,确保陈夏毫发未损,他才彻底放心。

“我没事的小哥哥,你不要担心我,荒木先生人很好。”

“陈夏刚刚受到惊吓,现在需要休息,千田,你带她去休息室。”

“是!荒木先生。陈夏小姐,请跟我来。”

“小哥哥……”陈夏死拽着陈山的胳膊不放手。

“小夏别怕,这里不会有人伤害你的,你先去休息。”陈山温声细语,在妹妹陈夏面前流露出难得的温柔。

“好吧,小哥哥你的头受伤了。”

“嗐,多大点事啊,我陈山福大命大,妹妹你不要担心我。”陈山伸手理了理陈夏略微凌乱的头发。

“麻烦千田小姐照顾好我妹妹。”

“知道了。”千田冷漠回应陈山。

千田英子引着陈夏去了休息室。

陈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荒木先生和小哥哥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犹豫再三,陈夏最终决定开口。

“千田小姐,我能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吗?”

“陈小姐不用客气,您直说就好。”

“小哥哥和荒木先生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不知为何,她觉得荒木先生和小哥哥的关系并不像朋友那样交好,刚刚那样的场面她何尝经历过,小哥哥会不会有危险。

千田英子撇了陈夏一眼,轻蔑的勾勾嘴角。同为女人,且她从事特务职业多年,怎会猜不透陈夏的心思。

“是这样的,有一次荒木先生因公事参加了一个酒局,正巧看到陈山被人为难,荒木先生他一向乐于助人,而且他对陈山一见如故,所以就替他解了围。”

“原来是这样啊,多亏小哥哥有荒木先生这样的朋友。”

千田一反常态收起以往冷冰冰的态度,拉着陈夏的手,刻意装出友好的样子主动跟她搭话。

“你知道吗?陈山他非常了不起,他现在帮我们做事,而且荒木先生特别赏识他。”

“真的吗?”

陈夏大喜过望,声调都提高了几个度。

“小哥哥太厉害了,难怪最近总是早出晚归的,原来是因为他太忙了。”

“是啊。”

千田英子有意迎合。

“现在上级下达任务,你小哥哥他深受荒木先生的信任,所以这次荒木先生指定由陈山亲自去执行这个任务,所以他马上就要到外地出差了。”

“去外地?就这两天吗?”

“应该是这样的。”

“小哥哥要离开我了吗?”

陈夏眼圈红了。声音也染上离别的愁绪,带着不舍的哭腔。

“他将要在外地待很长时间,不过您放心,荒木先生会替他照顾好您的,您接下来就由荒木先生代为照看了。”

“那……会有危险吗?”

陈夏不自觉抓紧千田的手,微凉的指尖轻轻发抖。

“危险是在所难免的。”

千田拍了拍陈夏的手,以示安慰。

“但是我们会派人暗中保护他的,陈小姐大可以放心。”

“哦,对了。”

千田觉得,她有必要为刚刚的事情对陈夏做一个合理的解释,以此彻底打消陈夏的怀疑。

“刚刚是手下不懂事吓到了陈小姐,您不要紧张,像我们这样的部门处事风格都比较严肃,您放心,他们是不敢怎么样陈山的。”

“没关系,本来就是小哥哥的不对,他刚刚太莽撞了,还好荒木先生大度,要不可就麻烦了。”

陈夏柔和的笑着,如上海三月份的春风,温暖治愈,任谁看到这样真诚的笑容,都会心情大好。

“陈小姐,您先好好休息,这是我的手下,有什么事情您就吩咐他。”

“好,谢谢千田小姐,有劳您了。”

“好好照顾陈小姐。”

“是,千田队长!”

西关小姐

第一章

第一章     

荒木惟记得千田英子带陈夏来到他办公室的那天,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斜斜地撒在陈夏身上,她沐浴在阳光之下,宛若天使降临人间。一向不近女色的他竟然有些恍惚了,那女孩儿没有说话,脸上挂着好看的笑容,安静地站在他面前。

她的眼睛里仿佛有一团浓雾,眼神飘忽不定。荒木惟这才注意到陈夏双目失明,不知为何,他竟为这个女孩感到惋惜。

“我叫荒木惟”

“有姓荒的吗?”

“只要愿意,姓什么都可以。”

荒木惟被女孩的单纯打动,露出了一抹明媚的笑容,他鲜少笑得这么明朗。陈夏被男人爽朗的笑声吸引,脸上晕染了一大片红潮。荒木惟看着眼前害羞地低头捏衣...

第一章     

荒木惟记得千田英子带陈夏来到他办公室的那天,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斜斜地撒在陈夏身上,她沐浴在阳光之下,宛若天使降临人间。一向不近女色的他竟然有些恍惚了,那女孩儿没有说话,脸上挂着好看的笑容,安静地站在他面前。

她的眼睛里仿佛有一团浓雾,眼神飘忽不定。荒木惟这才注意到陈夏双目失明,不知为何,他竟为这个女孩感到惋惜。

“我叫荒木惟”

“有姓荒的吗?”

“只要愿意,姓什么都可以。”

荒木惟被女孩的单纯打动,露出了一抹明媚的笑容,他鲜少笑得这么明朗。陈夏被男人爽朗的笑声吸引,脸上晕染了一大片红潮。荒木惟看着眼前害羞地低头捏衣角的女孩,内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激了,心脏不受控制般剧烈的跳动着,他捂住胸口,眉头紧皱,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荒木先生,你没事吧?”

荒木惟突发心脏病,吓坏了一旁的千田英子,千田绕过陈夏,大步流星走向荒木惟,荒木惟接过千田手中的药,塞进嘴里咽下,千田小心翼翼的帮荒木惟按揉胸口,他吃过药后很快缓过劲来。

陈夏空洞的双眼没有目标的注视着前方,她捕捉到细微异常的声音,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安静的站在一旁不说话。

“我没事了。”

荒木惟眼神涣散,双眼不对焦地盯着地上某处角落,发白的嘴唇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额间的碎发被汗水打湿,无力地塌在鬓角上。

“你先出去。”荒木惟挥手示意千田英子。

“是,荒木先生。”

“荒木先生,您的心脏似乎不是太好?”

陈夏依旧站在一旁,或许是因为太紧张,两只手紧紧地攥着衣角,掌心里沁出粘腻的薄汗。

“哦?你怎么知道?”

荒木惟抬起眸子,收起了以往冷冰冰的不近人情的眼神。因为刚刚犯病,此刻他的身体正处于虚弱的状态。

人在最虚弱的时候,总是表现的毫无攻击力,荒木惟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看起来温和又无辜,就像奈良晨间在森林里觅食的野鹿,干净的一尘不染。

“因为我听到您的心跳声很不规律,时而缓时而急。”

荒木惟突然觉得,陈夏可以不用死了。按照他本来的计划,他只是打算将陈夏留在自己身边作为控制陈山的砝码,如果陈山不听话,他大可以用陈夏的性命相威胁。可是荒木惟万万没想到的是,陈夏竟然天赋异禀,他有了另外的打算。

“是的,我从小心脏就不是太好,只能依靠药物治疗。”

荒木惟点燃一根雪茄,淡淡的烟草味随着空气的流动弥漫整个办公室,好闻却不呛鼻子。

陈夏的话不多,不说话的时候,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什么都不做,他示意陈夏坐在他面前的位子上。

“荒木先生,我什么时候才能看见我小哥哥。”

陈夏的手乖巧的搭在膝盖上,背挺得很直,下巴微微扬起,在空气中划出一个流畅的弧度,修长白皙的脖颈无意间露出,她像在湖里游弋的天鹅,美丽又纯洁。

“陈山正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他把事情办完之后就会来接你的。”

“我小哥哥说过,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哄我开心。”提起陈山,陈夏满脸骄傲,那双原本灰暗的眼睛,突然有了光彩。

“哈哈哈,看来你跟你小哥哥的感情很好。”

“是啊,小哥哥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爸爸之外对我最好的人,还有我大哥哥陈河,只可惜几年前他失踪了,跟家里再也没有联系了。”

陈夏一直都很想她大哥陈河。几年前,陈河突然失踪,从此之后他与家人就断了联系,现在生死未卜。虽然陈山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大哥的下落,可是陈夏知道,这种几率微乎其微,就如同大海捞针。现在她一心一意地希望陈山能好好的,只要小哥哥好好的陪在她身边,她就很知足。

“荒木先生,你有兄弟姐妹吗?”

“我家就只有我一个孩子。”提到这的时候,荒木惟的眼光黯淡了。

“真羡慕陈山有你这样懂事又可爱的妹妹。”

荒木惟出身贵族家庭,他家虽是奈良的名门望族,可是家中人丁稀少,所以父亲从小就对他寄予厚望,大力栽培他。他的童年没有要好的玩伴,没有手足,只有做不完的功课以及父亲严苛的要求,他的童年很孤单。

“我小哥哥说了,我是他的公主,只要我想要天上的星星,他能连月亮都摘下来。”

陈夏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投下两道扇形的阴影,如空中飘逸的羽毛,沉静又灵动。

“小哥哥说,公主都是要住城堡的,他告诉我,他要很努力的赚钱,然后给我盖一栋大大的城堡。”

“可是我不想住城堡,因为那样的话,他就会非常累,荒木先生,你说,我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住城堡的公主吧?”

“哈哈哈。”荒木惟被陈夏认真又单纯的表情逗笑。

“不管任何人,只要遇见你,都会被你的单纯可爱所感染,你是所有人的公主。”

荒木惟嘴角勾起一个自然的弧度,那双迷人深邃的眼睛里却讳莫如深。都说透过眼睛,可以看清一个人的内心想法,可是这种观点在荒木惟身上并不灵验,他正在用一种温和但不可言喻的眼神看着陈夏,谁也猜不透,这双眼睛的主人,此刻究竟在想什么。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天使,那一定会长成陈夏这般模样。也许陈夏真的就是上帝派给他的使者。遇见她之前,荒木惟从不相信缘分与巧合,所谓的命中注定就是一场早有准备的棋局,在这场棋局中,要么满盘皆输,要么大获全胜,而荒木惟只会选择后者,他要做整场棋局的操纵者。可是陈夏的出现让他突然觉悟,也许有时候,某些事情会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他要做的就是将不可控因素转化为可控的能为他所用的有利条件。

西关小姐

楔子

荒夏

残秋遇见盛夏,就有了四季

我遇见你,便得到救赎

木枝

山有木兮木有枝

我只为你,枝繁叶茂

惟子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此生,惟你

荒木惟×夏枝子

藏在名字里的爱情故事

荒夏

残秋遇见盛夏,就有了四季

我遇见你,便得到救赎

木枝

山有木兮木有枝

我只为你,枝繁叶茂

惟子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此生,惟你

荒木惟×夏枝子

藏在名字里的爱情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