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荒泷一斗

130.1万浏览    6161参与
鲑鱼鱼鱼鱼鱼鱼鱼鱼鱼

【鹿泷/泷鹿】有趣的毛球

前言:

我 还 活 着

最近忙着搞新oc没空写文

创oc一时爽,要填坑就火葬场

-

然后拖更拖到平藏立绘都出了

很兴奋,于是久违地打开文档码文

-

设定:

私设有,ooc大概有

平藏的外貌设定就按照立绘来了

-

平藏的设定是目无尊长,会说欠揍的话

不是ooc(大概

人还是挺彬彬有礼的,但是会说令人讨厌的话(?)

=

“做了就认罪,这才是乖孩子啊。”

-

在场的九条裟罗皱了皱眉,其他人意识到了邀请鹿野院平藏来出席荒泷一斗的判案似乎不太合适。

“哈?!”坚信自己绝对是清白的荒泷一斗拍案而起,调整了下手环的位置,打算就这么冲向前,朝......

前言:

我 还 活 着

最近忙着搞新oc没空写文

创oc一时爽,要填坑就火葬场

-

然后拖更拖到平藏立绘都出了

很兴奋,于是久违地打开文档码文

-

设定:

私设有,ooc大概有

平藏的外貌设定就按照立绘来了

-

平藏的设定是目无尊长,会说欠揍的话

不是ooc(大概

人还是挺彬彬有礼的,但是会说令人讨厌的话(?)

=

“做了就认罪,这才是乖孩子啊。”

-

在场的九条裟罗皱了皱眉,其他人意识到了邀请鹿野院平藏来出席荒泷一斗的判案似乎不太合适。

“哈?!”坚信自己绝对是清白的荒泷一斗拍案而起,调整了下手环的位置,打算就这么冲向前,朝不远去打着哈欠的少年挥拳,但被旁边的同心阻止了。

-

“鹿野院先生。”九条裟罗清了清嗓子“注意言辞。”

“啊——好麻烦,干脆终身监禁好了。”鹿野院平藏失重,坐在身后的椅子上,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又不是什么有趣的案子,非得要让本大侦探出马,天领奉行的人也太没用了。”

-

“别给我摆架子!乳臭未干的家伙!破了几个案子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啊?!”

不知道谁在旁听席大喊这句话,瞬间把气氛降到冰点。

-

为了能早点结束这场闹剧,九条裟罗只能打圆场。

“荒泷一斗的案子暂时保留,押送回町奉行,择日再判。”

-

临走前,在经过鹿野院平藏旁边的时候,荒泷一斗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等着!”

“等?等到你在牢里死剩骨头?”鹿野院平藏直勾勾望着荒泷一斗看,面对比自己高许多的人,也没有丝毫胆怯。

“你——!”

“是是是,赶紧回牢里睡觉吧。”

-

散了不久,九条裟罗叫住了鹿野院平藏。

“如果要说教的话免了,你知道我是个怎么样的人。”鹿野院平藏当然不是故意要捣乱,只不过是今天早上匆匆忙忙地被拉去陪审团的起床气而已。

“......”被猜中了来意的九条裟罗沉默了,思考了会又说“下次还请谨言慎行。”

“这样啊。”鹿野院平藏挑眉,表示明了“好吧,我答应了,但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

“什么事?”

“有那家伙的地方要叫上我,麻烦你了。”

-

时间很快来到下次审案。

-

“......”

荒泷一斗自上次和鹿野院平藏见面以来,对方已经被自己列入「荒泷天下第一斗的一生宿敌!!」里的榜首了。

本想着这次应该不会再见到,然后却在等候期间看到门那边突然冒出一个酒红色「毛球」。

-

“可以临时说我有急事不能参与今天的审讯吗?”

“如果是因为要避开鹿野院的话,不可以。”

-

鹿野院平藏径直走向上次坐的位置坐下,九条裟罗点头致意,收拾了下桌上的文件准备开庭。

-

看见这情况,人们开始七嘴八舌。

“谁让他过来的......”

“不知道啊,九条大人没说什么,我们哪敢多嘴。”

“但愿不要再发生上次的事了......”

-

当事人鹿野院平藏当然全听到了,但也不在意,毕竟那既不有趣,又浪费时间。

他在想这次要怎么戏弄被审判的那家伙才是最有趣的。

-

这次鹿野院平藏安分的很,除了在被点到名的时候说几句话,基本上都没出过声。

倒是荒泷一斗,由于太过在意鹿野院平藏的异样,导致说话前后矛盾,弄出了不少麻烦。

-

“那么——”

在九条裟罗快要宣布结案时,鹿野院平藏举起了手。

“请说。”九条裟罗只好先让鹿野院平藏说完话。

-

“现在说这个好像不太合适......但我这里有几份证明被告清白的文件。”鹿野院平藏把纸递给旁边的同心,由同心替他把文件交给九条裟罗查阅。

九条裟罗前后翻了翻纸张,是一张在案子发生前,由荒泷一斗亲手写下的悔改书。

-

“虽然证人有事在身,这次审讯未能出庭作证,但我想,这张悔改书已经足够证明清白的了。”

“......这张并不能作为有力证据,你应该很清楚才是。”

“没错。所以,若被告真的犯了罪,提供这份证据的我会代替他承受所有惩罚。”

-

“当真?”

“要是连我都说谎,这稻妻可就没有说真话的人了。”

-

“真是荒唐。”——第一次参与有鹿野院平藏在场的审讯的人们都那么说。

但那些和鹿野院平藏共事已久的人们,早已对他这种动不动就担上自己安危的行为见怪不怪。

-

终于恢复自由之身的荒泷一斗走出町奉行,深深吸了一口气。

要知道他可是整整三天没有出来过了......得好好感谢那个酒红色的「毛球」才是。

-

鹿野院平藏伸了伸懒腰,把久岐忍给他的那张悔改书放进文件夹里“你该感谢的是久岐小姐,我只是负责转交的。”

“......?!”荒泷一斗什么话都还没说,刚走到鹿野院平藏身后,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对方就已经开始说话了。

-

“没必要那么惊讶。”鹿野院平藏笑了,转身把装有悔改书的文件夹放在荒泷一斗手上“我答应久岐小姐的事做完了,接下来就没有需要见面的事了。”

不知是话里有话还是别的,荒泷一斗没想那么多,只是想着刚才鹿野院平藏不顾一切挡下自己犯的「罪」,很帅。

-

“你刚才也帮我了,所以本大爷把天下第三的称号给你,并且允许你随时来找我。”

“不是一也不是二......为什么呢。”

“一是我的,二是旅行者的,三才是你的。”

-

“是这样啊,那我可要努力点和你并肩站在第一位才是。”

“咦?为什么?”

“因为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好玩?那么就请多指教了,『朋友』。”

=

番外(补充一下忍给平藏悔改书的经过):

-

“久岐小姐亲自来找我,难道是担心你们老大了?”

“没有。我担心的反而是你,大概会因为好玩把我们老大送进牢子。”

“被猜中了呢,本来是打算这样的,好可惜啊。”

-

然后久岐忍拿出一个文件夹。

“在案子发生前,在荒泷派弟兄们的见证下,老大亲手写下了这份悔改书。”久岐忍把文件夹给鹿野院平藏,示意他打开。

“悔改书......唔。”鹿野院平藏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纸,歪歪斜斜的字体写着「荒泷天下第一斗绝不认输!!但是从今天开始就金盆洗手了!!」,然后右下角还有一个更加歪歪斜斜的签名和日期。

-

“久岐小姐,这种程度的证据可没办法把你们老大救出来,你也得去当证人哦。”

“这个我知道,但那天我恰好有事在身。”

“所以就拜托我了?”

“是的,麻烦你了。”

-

久岐忍没提到报酬。

她又不是不知道他们老大总能把「妖魔鬼怪」都吸引过去,就当是替老大多认识了一个朋友,找工作也方便些罢了。

-

鹿野院平藏见久岐忍没有干扰自己有意接近他们老大的想法,这当然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件事对久岐忍而言没有坏处,所以她不会干扰。

-

对他自己而言......这可是他人生中遇见的、也是鲜少出现在稻妻城内的鬼族。

要是不好好抓紧这个机会,岂不是错过了最有趣的部分?

=

作者小记:

太久没写忘了怎么抓平藏的感觉

趁实装前赶紧多写几篇,这样我就不是ooc了(?

-

找到手感之后再多写几篇爱情向

回顾刚开始那会动不动就亲亲的热恋期情侣,现在反而放得没那么开

可恶,我也想看小情侣亲亲(?

-



若晞

带好大儿进巨渊逛逛!好乖哦。


背景图片是很久前留影机拍的,都有参考,想试试不同的色调,草摸一个。

带好大儿进巨渊逛逛!好乖哦。


背景图片是很久前留影机拍的,都有参考,想试试不同的色调,草摸一个。

七海

P1-P2 尘歌壶霸凌,但是被绫人反杀

绫人:破我的防?想得美哦😇

P3 附赠一只被变态旅行者吓到的小侦探,我的老婆夸了我的另一个老婆,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

P1-P2 尘歌壶霸凌,但是被绫人反杀

绫人:破我的防?想得美哦😇

P3 附赠一只被变态旅行者吓到的小侦探,我的老婆夸了我的另一个老婆,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

晓落家的小树苗

提瓦特小朋友31.万叶!有变态—

前置剧情在26回!

这次试了一下草稿直接上色

彩蛋是万叶赶来之后的场景【x

彩蛋也可以直接去米游社看!

提瓦特小朋友31.万叶!有变态—

前置剧情在26回!

这次试了一下草稿直接上色

彩蛋是万叶赶来之后的场景【x

彩蛋也可以直接去米游社看!

like

关于你是个青鬼却喜欢上荒泷一斗这件事5

你看着坐在窗边嘴里叼着一个棒棒糖的荒泷一斗,思考着他这样的姿势到底会不会掉下去。少年漫不经心的一只手抓着窗子身子微微后仰看着外面的风景,过了一会又把目光移到了屋内撞上了你的目光。


“一直盯着本大爷做什么,被本大爷帅的移不开视线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


他说话时隐约能看到他嘴里的糖,似乎是橘色的。你看着他亮红色的眸子顺着脸上的红纹反反复复的看了他好几遍,狂气的眉宇因为眼下的红纹显得有几分魅气,如果单纯看脸的话完全想不到他的性格会是那么活泼的一个人。不过在你的记忆中能几乎找不到几个能与面前少年媲美的存在。你毫不避讳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到


“不是,不过的确很...

你看着坐在窗边嘴里叼着一个棒棒糖的荒泷一斗,思考着他这样的姿势到底会不会掉下去。少年漫不经心的一只手抓着窗子身子微微后仰看着外面的风景,过了一会又把目光移到了屋内撞上了你的目光。


“一直盯着本大爷做什么,被本大爷帅的移不开视线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


他说话时隐约能看到他嘴里的糖,似乎是橘色的。你看着他亮红色的眸子顺着脸上的红纹反反复复的看了他好几遍,狂气的眉宇因为眼下的红纹显得有几分魅气,如果单纯看脸的话完全想不到他的性格会是那么活泼的一个人。不过在你的记忆中能几乎找不到几个能与面前少年媲美的存在。你毫不避讳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到


“不是,不过的确很好看”


本来都做好了被面前少女说自恋的打算突然的夸赞反而让荒泷一斗有几分慌了神,不过濑糍似乎也不是喜欢捉弄人的性格。


“我只是在思考你那样的姿势会不会掉下去而已”


“本大爷可是荒泷派的老大,怎么可能这么简简单单一个姿势都做不到,我还可以这样那,做不到吧!”


说完他便得意洋洋的坐在窗子单手抓着窗框向后倒的更深了。你低下头思考着到底要不要用从婆婆那里听来他与小孩子斗虫连输五次的事反驳他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女孩子的声,似乎是在叫荒泷一斗,本来坐在窗框上倒着的人急于翻身直接向后倒在了地上,他一骨碌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后笑着跑到了站在外面的金发少女面前。


你走到了窗边看着两人的交谈,外面那位金发少女你并不认识,两人似乎十分熟络交谈的有说有笑。过了一会金发少女似乎注意到了你这边的目光,似乎是询问了一斗几句,随后两人向你的方向走来。荒泷一斗先开口向金发少女介绍了你


“给你介绍一下,她叫濑糍是一位青鬼现在是 额 荒泷派的…实习生 对没错。濑糍她是莹,你也可以叫她旅行者”


你看着面前一脸惊喜的盯着你头上的角的莹有些发蒙的眨了眨眼,少女似乎对你头上的角十分好奇。


“旅行者你好,我叫濑糍,你是荒泷一斗的朋友吗?你…很好奇这对角吗?如果实在想摸的话…给你摸摸也不是不可以”


“嗯嗯!你可以叫我莹没关系的,我很少见到青鬼所以很好奇二者的角有没有什么区别…卓也的我也不敢摸。真的可以给我摸摸吗!谢谢你濑糍”


你冲着莹微微低着头,在莹要摸到你的角的前一秒荒泷一斗急忙制止了你们两人的行为。


“等!等等等等等,你们两个怎么就突然摸上角了,濑糍旅行者这个人可是很可怕的!上次她说想摸我的角然后她整整抓了半天!甩都甩不开。”


你在一斗身后探出头看着面前一脸失落的莹又想了想荒泷一斗刚刚说的话有些后怕的往后退了一步。荒泷一斗似乎也注意到了莹有些不开心,拉着她去抓下次斗虫用的鬼兜虫了,你则是以训练的理由回绝了两人一同前去的邀请



闭关学am

荒泷派vs天领奉行

p3五郎大将参上!

荒泷派vs天领奉行

p3五郎大将参上!

请假中

再搬运一下

因为输给一斗所以被迫cos鬼兜虫的sara 就连面具都鬼兜虫化了

小码一下因为过不了审

再搬运一下

因为输给一斗所以被迫cos鬼兜虫的sara 就连面具都鬼兜虫化了

小码一下因为过不了审

冷净

我的天呐!!!

今天我去楼下买雪糕,结果在那里抢到了最后一只一斗!!!

太好了!一斗封面的雪糕,果然更好吃(什

(〃▽〃)


@遗书 


我的天呐!!!

今天我去楼下买雪糕,结果在那里抢到了最后一只一斗!!!

太好了!一斗封面的雪糕,果然更好吃(什

(〃▽〃)








@遗书 


f杯的袁湘琴

荒泷一斗安慰被噩梦惊醒的你【荒泷一斗x我】

⚠️ooc警告,荒泷一斗好感拉满设定

⚠️短打注意!文中的“你”非荧,自行带入


夏夜,房间昏暗,你眉头紧锁,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


不可以歪!我的……我的小保底…


你猛地惊醒,直直坐起身大口喘着气,瞳孔微缩,手心也潮湿不已,似乎眼前依然是梦魇里你保底歪了的场景。


荒泷一斗本睡得正香,被身旁你的动作给弄醒了,半撑开眼皮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你耳边传来荒泷一斗因为刚睡醒而微微沙哑的嗓音。缓了缓神,看到荒泷一斗担忧的神色,忙说道:“梦罢了,我没事,你继续睡吧。”


荒泷一斗伸手便把床边坐着的你揽进了怀里。


他一只手揽着你,一只手...

⚠️ooc警告,荒泷一斗好感拉满设定

⚠️短打注意!文中的“你”非荧,自行带入


夏夜,房间昏暗,你眉头紧锁,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


不可以歪!我的……我的小保底…


你猛地惊醒,直直坐起身大口喘着气,瞳孔微缩,手心也潮湿不已,似乎眼前依然是梦魇里你保底歪了的场景。


荒泷一斗本睡得正香,被身旁你的动作给弄醒了,半撑开眼皮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你耳边传来荒泷一斗因为刚睡醒而微微沙哑的嗓音。缓了缓神,看到荒泷一斗担忧的神色,忙说道:“梦罢了,我没事,你继续睡吧。”


荒泷一斗伸手便把床边坐着的你揽进了怀里。


他一只手揽着你,一只手将你额角的轻轻汗珠拭去,软下语调又问:“什么梦给你吓成这样。”


你姿态亲昵地双手环着他的腰,闻言仰起脑袋,便看到他无比认真的表情。


“不想回忆了……”


你吸了吸鼻子,将头埋在荒泷一斗的怀里,紧紧抱住这一份温暖。


荒泷一斗任由你抱着,心里回忆着鬼婆婆从前是怎么哄自己睡觉的,手上动作也没停,轻拍着你的背,用哄小孩一般的语气在你耳边轻轻说:“别怕啦,有本大爷在什么问题都会解决的……”


荒泷一斗如此温柔的一面还是十分少见的。


夏夜的晚风里夹杂着淡淡的青草香,伴随着身边荒泷一斗令人安心的气息,你在他的怀里逐渐平复了心情。


你手指轻轻把玩着荒泷一斗垂在胸口处的发丝,“一斗,我困了……”


过了好久荒泷一斗都没有应你的话,你疑惑地从他怀里抬头,就发现荒泷一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你无奈叹了口气,轻轻将他揽在你腰间的手臂松开。再轻手轻脚地挪动到床的另一侧,躺下,背对着荒泷一斗,闭上眼准备再度进入睡眠。


刚闭上眼没有两秒,便听到荒泷一斗在睡梦中呓语着什么。


几秒后,荒咯一斗在床上翻了个身,温热的鼻吸便洒在你后脖,他整个人都紧贴着你的后背,手臂环着在你的腰间。


这么近的距离下,你终于听清了荒泷一斗在说什么梦话,原来是:


“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生鲜
战损版斗子 (๑&ograve...

战损版斗子 (๑òᆺó๑)

战损版斗子 (๑òᆺó๑)

加一怪
欲买桂花同载酒…荒泷天下第一斗...

欲买桂花同载酒…荒泷天下第一斗!

欲买桂花同载酒…荒泷天下第一斗!

北野潾

【原神乙女】当你的原神周边被本尊附体㉓

*你是私设,非旅行者,是原神普通玩家,大家请随便代入~


*文中出现的周边不限于tb上原神店铺的官谷,有什么想看的可以在评论区补充!


*是乙女乙女乙女!【重要事情说三遍】有些角色不打tag是因为打不下了QwQ


*①②③④⑤⑥⑦⑧⑨⑩⑪⑫⑬⑭⑮⑯⑰⑱⑲⑳㉑㉒请在合集中查阅(*'▽'*)♪


*以上皆✓,请往下。


瞬息之间,根据一斗的只言片语,你已经设想出了很多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是出奇的镇定——脑子里没有乱糟糟的,但也绝不是一片空白。仅剩的几个念头忽远忽近地扑闪着,既没个定论,又没个解脱。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你还是不得不按耐下一闪......

*你是私设,非旅行者,是原神普通玩家,大家请随便代入~


*文中出现的周边不限于tb上原神店铺的官谷,有什么想看的可以在评论区补充!


*是乙女乙女乙女!【重要事情说三遍】有些角色不打tag是因为打不下了QwQ


*①②③④⑤⑥⑦⑧⑨⑩⑪⑫⑬⑭⑮⑯⑰⑱⑲⑳㉑㉒请在合集中查阅(*'▽'*)♪


*以上皆✓,请往下。








瞬息之间,根据一斗的只言片语,你已经设想出了很多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是出奇的镇定——脑子里没有乱糟糟的,但也绝不是一片空白。仅剩的几个念头忽远忽近地扑闪着,既没个定论,又没个解脱。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你还是不得不按耐下一闪而过的不适,转而把注意力转移到祠堂的牌位上——上面写的大多是人名,看起来全像女孩子的,下面的小字则标明了是几年级几班。


你将东倒西歪的牌位一一放回去,屈指敲了敲供着牌位的桌子。


回声空荡,是空心的。


你连忙招呼:“一斗,可莉,看这里!”


可莉哒哒哒的跑了过来,一斗也手忙脚乱的起身。


嘎嘣一下,一斗一脚踩在了被遗弃的鲁班锁的木块上。


你胆战心惊,连忙跑去看——晚了一步,木块已经四分五裂了。


这……把钟离先生的天星拿过来赔偿一下鲁班锁,工作人员会放我们走吗?


“一斗,你先别动。”几经波折的你已经可以做到无动于衷了。


一斗不解的看着你,但是还是乖乖的留在原地不动,你心一横,大喊一声:“温迪——”


声音空空荡荡,在幽深而不见底的长廊里回响,却无人应答,你刚想再喊一声,却听见了吟游诗人俏皮带笑的声音:“怎么了,可是想我了?风可是会回应你的思念的。”


好家伙,吟游诗人居然是声控的。


话音刚落,吟游诗人温迪便从一旁的滑道轻盈的跳了出来,笑眯眯的牵住你的手:“怎么样,是害怕了吗?我可以……”


你心里一缩,一想到他这样对你或许是别有用心,就止不住的一阵反感,不由得礼貌的把手抽回来,公事公办道:“不是,一斗把鲁班锁踩坏了,你能不能按照上次修你自己的天空之琴的方法,来修一下这个鲁班锁?”


温迪眯起眼睛:“倒不是不可以,只是我需要它原本的样子,换句话说,一个参照物。”


鲁班锁的参照物……


只能把罪恶的手伸向天星了。


你咽了口唾沫:“那个,钟离先生——”


黑暗的走廊尽头隐隐有走动的声音:“嗯,我来了。”


钟离先生走的很慢,却很稳健,看着他不慌不忙的样子和身后冷着脸的魈……


你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联想,既然遇到苦厄可以直呼魈之名,那么魈一定是声控的,但显然钟离不是……


那么他听到你的呼唤能及时赶到,是不是因为魈扛起他一连用了三段e冲刺过来的?


岩王帝君的重量,令人安息。


你甩了甩头努力赶跑奇奇怪怪的想法:“钟离先生,能不能借你的天星一用?”


钟离轻轻点了点头,天星正浮在他手上转圈圈,你急吼吼的一把撩过天星开始拆。


“小姐,你这是……”钟离愣住了。


”一斗把鲁班锁踩坏了,我没钱赔,叫温迪来修,但是温迪要看过鲁班锁的造型和样子才知道怎么复原,就只能拆天星了。”你理不直气也壮。


钟离看着努力拆卸力图保住钱包的你,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在你好不容易拆出一个天星的零部件的时候,钟离终于没忍住,他蹲下身,礼貌的用手覆住你的手背:“交给我吧。”


你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手心萦绕着淡淡的光晕,紧接着,手中的天星应声而散。


你抽了抽嘴角,猛然感觉一直在努力拆卸天星的自己是个小丑。


钟离叹了口气,起身摸了摸你的头:“以后这样的事,让我来做便是,契约生效期间,我会护你周全。”


你听着他熟悉的安抚性的声音,不由得一阵又一阵心寒——是了,你和他哪来的契约,你和他不过认识了不到两天,契约之神骗起人来,也当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吗?


事已至此,你强撑着笑脸:“谢谢钟离先生。”


正刚想捡起七零八落的天星冒充鲁班锁,一旁的魈发话了:“桌子,有暗格。”


你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的锲住暗格,一发力把倒霉的暗格抠了出来:“不错,有我们要找的东西。”


干脆这鲁班锁也别拿天星冒充了,直接把魈仙人留下打工抵债吧,傩面一带,谁都不爱。


你自暴自弃的看着魈熟练的从暗格里抽出塑料肾脏,恶狠狠的思索了一下如果把魈仙人放在某鱼上卖了能换多少钱。


“诶嘿!给本大爷进去!”一斗忽然出声打断了你的思路,只见他恶狠狠的揪着鲁班锁的遗体试图把它拼回去。


你默默的和可莉交换了一下眼神,可莉走过去努力拍了拍一斗的膝盖:“荒泷一斗大哥哥,以后可莉来照看你吧。”


不愧是乖女儿小可莉,你默默点了点头,趁着其他人还在这里搜寻的功夫,借机进入了走廊:“我去看看万叶他们有没有收获。”


看万叶是假,见散兵是真。


预估着距离足够远了,你拍拍口袋:“执行官大人,别装死了,我知道你在。”


“喊我干什么?”散兵的口气依旧懒洋洋的,“如果是喊我为你的愚蠢买单的话,买不起。”


“他们确实动机不纯,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你压着嗓子不情不愿的道了个谢。


“盘问的手段明显而拙劣,毫无技巧,所幸选对了人——得亏是你找了个头大无脑的赤鬼。”散兵冷冷的哼了一声,“接下来一步,不需要我提醒你了吧?”


“我知道,需要找一个突破口……”你抿了抿唇,眼底有厉色一闪而过。


既然所有人……不,除了散兵之外的所有人都在讨好你,那你不妨将计就计。


若是寻找一个目标,专一的回应他的示好,是否能从别人的反应里套出想要的答案?


这个办法有些冒险,你更倾向和他们中的一些人单独相处,尔后从其他人的反应里窥探出蛛丝马迹。


当然,首先要创造出的便是独处的条件。


你想了想,脑海里浮现出阿贝多的身影,以及昨日里的,他彬彬有礼的扶助,和那若即若离的香气。


你心里一颤,然而一种更加强大的力量支持你肯定了自己的决定。


既然他是一个知情不告者,那也就别怪你利用他了——毫无疑问,炼金术的神奇对你的计划来说应该是不小的助力。


“希望你这次的计划不要像上次一样幼稚又破绽百出。”散兵冷冷的丢下一句话,“旗鼓相当的对手,才会让这场戏变的有意思,不是吗?”


旗鼓相当的对手……戏……


那么,散兵,你在这场“戏”里,扮演的又是怎样的角色呢?


【tbc】









作者的碎碎念:


又是卡在了我卡文的地方www——周末不更新偷懒的屑作者,以及转眼间我这个小透明六百粉啦——抓一个宝点梗www【虽然五百粉的点梗致谢还只写了八百字的屑作者如是说】你们相信我!我会更的!我不更我家猫也会帮我更新的!她打字可快了【bushi】







团吱部kapa

没有豆子的杏仁豆腐!

宝我下次要请你吃真的豆子(不是

当着天领奉行的面给鬼吃豆子是会被以谋杀罪关起来的吧

没有豆子的杏仁豆腐!

宝我下次要请你吃真的豆子(不是

当着天领奉行的面给鬼吃豆子是会被以谋杀罪关起来的吧

正义人

就浅约次会吧~(一斗梦女)

是小情侣约会,一样的小短篇。

先放一个无关的脑嗨


“遇事只会逃跑是吗?!”

“你不是说会永远跟我在一起吗!”

他捏住你的脸颊,疼痛使你张开嘴巴。

“让本大爷看看,你到底还说过多少违心的话!”


正文

      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你跟着一斗漫无目的的闲逛。夜晚的祭典上人云亦云,话语声欢笑声滔滔不绝。鸟蛋烧冒着热气、汤水咕噜噜的冒泡。

      祭礼灯串挂起,明而黄的光照在所有人身上。...


是小情侣约会,一样的小短篇。

先放一个无关的脑嗨


“遇事只会逃跑是吗?!”

“你不是说会永远跟我在一起吗!”

他捏住你的脸颊,疼痛使你张开嘴巴。

“让本大爷看看,你到底还说过多少违心的话!”


正文

      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你跟着一斗漫无目的的闲逛。夜晚的祭典上人云亦云,话语声欢笑声滔滔不绝。鸟蛋烧冒着热气、汤水咕噜噜的冒泡。

      祭礼灯串挂起,明而黄的光照在所有人身上。

      

      相比之下,你跟一斗之间的沉默与这气氛就显得格格不入,像误闯私宅的过路人。

       

      你有些尴尬,晚饭后一斗问你要不要去逛逛花见板的祭典,听说今晚有烟花会很热闹,也许是不错的消遣。

      你欣然答应,心里浮想联翩。盘算着借此机会或许可以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到时候两人的游玩顺序也可以由你来决定。你们可以一直玩到街头人烟散去,然后在一片狼籍的路上、在飘落着花瓣的樱花树下接吻。

      

     只是你单单没有设想过这种局面。一斗走在前、你跟在后。装作心不在焉的左顾右盼希望可以找到合适的话题。

    

      "这个大傻个也不知道等等我,"你想"走那么快我怎么跟上啊"你愤愤地踢开路面上的石子,那小石子迅速的飞到了一片阴影下,消失了。

     你抬眼,停下脚步。小摊上挂着的恶鬼面具吸引了你的注意。你想过去细细观察,却有些拘谨,站在原地踟蹰不前。

      走在前面的那人很快注意到了你的止步,倒回来查看。


    

      “两位来玩吧,这逛祭典不戴个面具可就格格不入了啊!”摊主热情的招待着说。

      “你喜欢这个吗?”一斗问,随手拿起一个狐狸面具。

      “嗯。”你凝视着那个形态恐怖的红色恶鬼面具回答道。


      于是变成了两人各拿一个面具,并排走着。却依旧没有言语。你双手将恶鬼面具捧在胸前,低头观察着。


      “喂”一斗说,他停下脚步,你也随之停下。


      “你这样低着头不怕撞到人吗?”他问,接着他向你伸出手来:“同时也是为了防止你走丢。”

      

       你注意到他脸颊的绯红,和向你温温柔柔的笑。或许是错觉吧,是头顶的纸灯笼将它自身的红色印记染到他的脸颊上吧,还是自己眼花单纯的看错了吗?

      总之,你迅速伸出手放到一斗的手心里,躲过与你们逆行的路人,贴在一斗的胳膊上,由他带着你走。


     "真是惊险啊......"你想。


     两人之间算是温度上升了,也终于开始回复了平日里舒服的相处方式。同样的东看看西转转中,彼此间也染上了街道柔和兴奋的氛围。


     你们尝试了许多活动。两人一起品尝美食、尝试独创奶茶,或者和孩子们打牌。当你看见一斗在画马摊上,将木片上画上你和他并挂在架子上时,不由为心底产生的情绪而心动。


      “我们去看烟花吧!”他挂好牌子,转过头来对你说:“时间差不多快到了哦。”    

      "烟花下接吻......"你的脑海中闪现出这段文字。



      “嗯,走吧。”你回答。



    

仓鼠警官

请假条

最近要考试没时间更文,第三章尽量在6月里赶出来

最近要考试没时间更文,第三章尽量在6月里赶出来

请假中
无cp向 搬运一下裟罗姐和一斗...

无cp向 搬运一下裟罗姐和一斗的角色试吃语音,,,因为我不玩尘歌壶所以就放这儿存个档。。。

总感觉,,,裟罗姐你有些冷淡呢,,,,,555为什么😭😭😭

无cp向 搬运一下裟罗姐和一斗的角色试吃语音,,,因为我不玩尘歌壶所以就放这儿存个档。。。

总感觉,,,裟罗姐你有些冷淡呢,,,,,555为什么😭😭😭

Mi_AQi

【原神】(九条裟罗&荒泷一斗)在回忆里的她身边(序)

ooc,故事架空警告!




         海里,寂静得令人胆寒,眼前的那一抹蓝色光亮逐渐黯淡,伸出手,却握不住任何有实感的东西……

          意识渐渐流失,最后才发现……

          坠入海里的,只有她自己……......


ooc,故事架空警告!





         海里,寂静得令人胆寒,眼前的那一抹蓝色光亮逐渐黯淡,伸出手,却握不住任何有实感的东西……

          意识渐渐流失,最后才发现……

          坠入海里的,只有她自己……






         “听说九条将军昨天在天守阁外面和一个人打起来了?”

         “是啊,但是听他们说她中了一剑后就不知道踪影了……”

          “千万不要有事啊……”


          稻妻人们议论纷纷,对于九条裟罗的下落大家都无从而知,虽说是关心,但也只是茶余饭后的一些闲谈罢了。

           幕府军找了几天,无功而返后便举行了一场简单的追悼会,大家聚在一起悼念后,一切都回到了以前的样子。


           本该是一个平常的一天,却因为一个声音打破了……

 

          “嘿!那个人吃了面不给钱!” 

          “什么?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站住!”


           同一条街的商贩们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追着一个蒙着面具的男人——显然他就是那个吃面不给钱的家伙,但他出奇的能跑,大伙追了几条街都追不上,最后还是一哄而散了。

           见追兵都离开了,他也从一个拐角处探出头,确认没人了才敢走出来。


          “累死了,下次不该吃这么饱的……”  


          他长舒一口气,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寻人启事,上面画着九条裟罗的肖像以及各种特征。

           他摘下面具,赤色的角与白色长发,眼里多了几分惆怅,他腰间依旧别着两枚神之眼,其中那枚紫色的神之眼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这预示着她还活着!但这么多天的搜寻下也没有任何发现,今天他打算顺着海边寻找。

           正当起身,一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能明显的感觉到持刀者的手在颤抖。


         “不……不可能!你是那天……那个被雷电将军……”

          “是我是我……老子荒泷一斗的冤魂来找你们了!”


          他把恶鬼面具戴上一个转身,那个士兵被吓得当场脚底抹油就跑开了,他的刀还落在地上,恰好,他可以拿着这把刀防身或者做点其他什么。


         




         薄樱散落在悬崖下的沙滩上形成星星点点的几抹粉白,一排脚印顺着岸边延伸着。

          他小跑着前进,时不时看看她的神之眼,只要还有光芒就还有希望,所以他一刻也不敢停歇,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黄昏……


         天色渐暗,只见沙滩旁一明一暗的两枚神之眼光亮在跳动,伴随着疲惫的呼吸声,他双腿一软便倒下了……


          在以前,他可以随时去找她,而且每个直觉都会把他带到她的身边,但现在,她就像海浪激起了浪花,随着浪流飘去,成为了沧海一粟,去到了他触摸不到的地方……

           灰色的海平面上,一点光亮渐渐升起,那不是月光,却比月光更加耀眼,只见那光亮随着海浪靠近,一缕轻盈的丝带环绕在那光周围,越来越近,他发现是一名女子正在海上行走,缓缓靠近他,光亮越来越强烈,他闭上眼,于海浪里沉睡……






          睁开眼,渐渐清晰的视野里映入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虽是晚上,但周围的光亮让一切都宛若白天,斑斓的泡影飘在空中,他怀疑是自己在做梦于是伸出手戳了一下,却发现一切都是有实感的东西,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蚌壳里……


       “你醒了?”  


        一个温柔的身影在身边响起,他转过头,看见一名少女走过来,她身上的丝带让他一下子认出来她就是在海边看到的那抹光亮。


        “我对你稍加治疗了一下,感觉好些了吗?”

        “啊……嗯,谢谢……” 

        “举手之劳。”


         她的嘴角只是浅浅的一个弧度,让人捉摸不透她的想法。这时她拿出来一个面具。


          “你是来找她的吗?”


         荒泷一斗定睛一看——那是九条裟罗的面具!他一下子丧失理智冲上去。


           “她在哪儿?” 

           “她现在很安全,只是因为一些伤势,现在还处于昏迷中。” 


           荒泷一斗听后长舒一口气,倒在地上,他的世界好像又明亮了一些。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她的?” 

          “大海听见了你的请求,也感受到了你的诚意,所以她派我来救下你,同时,你的那位朋友也是被大海救下的,因为大海感受到了她心中的愤怒与悔意,还有遗憾……”


            听到这,荒泷一斗的心里五味杂陈,但最后还是无法说什么,只能将积攒的话语叹出。


          “你应该就是荒泷一斗了吧?”

          “这也是大海告诉你的?”

          “不,这是那位九条裟罗小姐在昏迷中隐隐约约说出的名字——你大概是她很重要的人。”

          “算是吧……”


          他挠了挠头,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珊瑚宫心海,珊瑚宫军的军师。”

          “珊瑚宫……”

          “你应该也有所了解吧,毕竟眼狩令的时候我们和幕府军有过节……”

            “嗯……虽然我不怎么关心这些事,那个时候……九条裟罗即使是幕府军,你也要救她吗?”

           “当然,我们生长在稻妻的土地上,本该是一家人,我们也没理由因为家人间的一些小打小闹而闹得支离破碎吧。”


          她看了看远处的海平面,渐渐泛红,眼里的澄清也被染成樱花的颜色。


          “我带你去看看她吧。”


       




         步行没多久,珊瑚宫心海带着荒泷一斗来到了一个军中营帐,掀开帐子,荒泷一斗看见了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九条裟罗,她的胸口处缠着绷带,腿上也做过了治疗,但那张脸,无论多少次都能让他心里一颤。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她的床边,俯下身,熟悉的感觉再次浮现出来。轻轻撩开被风吹散到脸上的发丝,微红的玉肤和舒张的眉宇,把他带入了那段一起度过的时光……


         “裟罗……”


        他轻抚着她的脸,她突然眉头稍微皱了一下,呼吸渐渐加快,不久,眼眸微张,他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你是……”

           “裟罗!”


         他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立马拉起了她的手,谁知下一秒,九条裟罗将手一抽,一个翻身将荒泷一斗踢开,最后因为脚伤而不得不靠在床上。

        荒泷一斗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她的眼里,没有原来的温柔与看见荒泷一斗时的羞涩,取而代之的,则是杀意与警惕。


         “你们是什么人?”


          她问道。


          “裟罗,是我啊!荒泷一斗!”

          “荒泷一斗……我们见过吗?” 


         荒泷一斗难以置信地起身,但九条裟罗的突然招架让他感觉自己和九条裟罗之间已经出现了隔阂,那眼神十分陌生,警惕到令人难以接近的地步……


          “对不起,裟罗,我……” 

          “别过来!”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这里是哪里?”


          她打量着周围,目光在珊瑚宫心海身上停下。


          “是你?我的军队呢?” 

           “军队?”


           珊瑚宫心海也在状况外。


          “是吗……幕府军输了?”

           

           她自言自语道,好像着一切都是如此陌生的样子,但最难受的,则是那位在角落手悬在半空,想要接近她的荒泷一斗……

慕容久熙_
有一种向兄弟们介绍自己女朋友的...

有一种向兄弟们介绍自己女朋友的感觉

这是个温柔的斗大哥

有一种向兄弟们介绍自己女朋友的感觉

这是个温柔的斗大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